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5章 与狼共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老公,我们以后都不吵架了,相互信任,好不好?”

    这才是纪勤最主要的目的。

    沐风微顿,方道:“好!以后都不吵架,相互信任。”

    “老公,我不爱慕遥,只爱你!”

    纪勤趁热打铁,表明心迹。

    “嗯。”

    “我身上的伤,确实和慕遥有关。我不起诉他,只是想握着他的把柄等到关键时刻再拿出来。毕竟现在我也同样是官司缠身,要想楚家撤诉,现在还不能和慕遥闹翻。”纪勤从沐风怀里抬起头,轻咬着嘴唇,开始解释:“老公,你能理解我吗?”

    “对不起!那天我太冲动了!”

    此时沐风已经冷静了下来,再加上心存内疚。纵使心里依旧对慕遥介怀,心中自然更倾向于相信纪勤。

    纪勤双手搂住沐风的脖子,将唇送了上去。

    “老公,谢谢你!我爱你!”

    “小勤,我也爱你!”

    两人激烈的拥吻,跌入沙发中,落了一地的衣衫。

    ……

    “懒虫起床!懒虫起床!”

    纪茹茜被手机的闹钟吵醒,翻了个身,睁开腥忪的睡眼,对上了一张熟睡的美男脸。瞬间睡意全无,“蹭”得坐起来。

    “你,你,你……”

    她急得连话都说不全了!

    太震惊了!太惊悚了!

    睁开眼,床上躺一美男。关键是这美男居然还是顾意?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起得动作太大,将顾意也吵醒了。顾意却比她淡定的多,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懒懒的道:“怎么啦?”

    纪茹茜目光四处瞟,确定这是她的房间,确定不是她半夜梦游爬上了顾意的床,瞬间有底气了,质问道:“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床上?”

    顾意揉了揉因为睡姿不正确而痛得厉害的脖子和腰,另一只手微微一扯薄被,与纪茹茜相握的手露了出来,笑着道:“这就要问你自己了!”

    问她?

    纪茹茜低头看向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确切的说是她紧紧的抓住了顾意的手。

    她连忙松开顾意的手,往后退了退,又抬头想了想顾意刚才摸脖子和腰的动作。

    摸脖子和腰,这是几个意思?

    脖子?腰?她干了什么吗?

    她连忙低头往被子里面看,松了一口气。

    她还穿着昨晚的衣服,也就是昨晚他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那么又回到了顾意为什么会睡在她的床上这个问题上。昨晚顾意开车载她回来,然后她在车上睡着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昨晚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

    迤鹊奈侍饣卮鸩簧侠丛趺窗欤扛辖舯苤鼐颓幔苹疤狻

    “我抱你回来的!”

    顾意看向纪茹茜,见她目光四处乱瞄,就是不敢直视他,笑着答道。

    “为什么不叫醒我?”

    “看你太累,睡得实在是很香。”

    “顾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纪茹茜开始指责顾意。

    “我不对?”顾意似笑非笑的看着纪茹茜,道:“怎么说?”

    “你难道不觉得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抱我是耍流氓的行为吗?另外,如是你昨晚叫醒我,又怎么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乌龙?”

    纪茹茜开始强词夺理。

    “所以现在倒成了我的错了?”

    “不然呢?”

    纪茹茜撇了撇嘴,朝着顾意翻白眼。

    顾意却突然笑了,又是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你笑什么?”

    纪茹茜表示有点怕怕的。

    “茹茜,你每逢理亏时,就会强词夺理。”

    顾意一副“我很了解你”你的模样。

    “施绫被,解罗裙,脱红衫,去绿袜。花容满面,香风裂鼻。”

    菊笑突然飞了进来,停在桌子上,冲着床上的两人叫道。

    顾意抵唇轻咳,耳垂又红了。

    纪茹茜却是比较粗暴,拿起床上的枕头就朝着菊笑砸了过去。

    “色鸟,闭嘴!”

    菊笑挥舞着翅膀,一冲而上,避过砸过来的枕头。眯着眼睛,对着纪茹茜笑得很猥琐。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床上狗男女,其中就有你!”

    “哈哈哈!”纪茹茜大笑起来,挑眉看向顾意,道:“顾意,这狗男女,骂得可是你呢。”

    顾意嘴角微抽,敢情她没包括在里面似的?

    “彼此彼此!”

    “那么还在等什么呢?一起联手除色鸟啊!”

    纪茹茜开始挽袖子,嘿嘿!色鸟,这回你死定了!

    “主人饶命!姐有重要情报,愿意将功补过!”

    菊笑落在门口,两边的翅膀交叉放到胸前,微微拱起,作求饶状。

    顾意笑了笑道:“什么情报?”

    “姐是纪茹茜染指主人的目击证人!纪茹茜睡了主人,不想负责,所以要偷偷除掉姐。主人千万不要中了她的奸计!”

    对于菊笑来说,从来没有最猥琐,只有更猥琐。

    纪茹茜眼睛瞪起。

    她睡了顾意,不想负责?

    她必须的是敢作敢当!

    但是她没做过,怎么当?她连顾意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要负责?那顾意都强吻她两回了,怎么不见他对她负责?

    “顾意,我可什么都没对你做过。”

    顾意勾唇一笑,笑得贱贱的。

    “如果你真想对我做些什么,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我知道了!”纪茹茜点头,目光在菊笑和顾意之间来回的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你们一人一鸟,合起来欺负我!”

    菊笑抬头看纪茹茜,那眼神明明就像看一个白痴。

    什么合起来?笨蛋!是主人授意姐这么干的!

    “你想多了!懒虫,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顾意又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和腰,下床,笑着道。

    “顾意,你的绅士风度呢?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我说你就不能让让我?”

    纪茹茜表示很不服气。

    顾意回头,朝着纪茹茜微微的一笑。“绅士风度这么高贵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有?”他微微一顿,又道:“不过,如果对方是我女朋友,我也许,可能,应该就会让让她!”

    ------题外话------

    上架倒记时第二天,最后一次要票!

    评价票,大家兜里若有,何妨掏出来给我?

    难道真让我来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5章与狼共枕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