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8章 我爱她,与所有人都无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想干什么?”

    安柏辰目光一冷,顾不得满身的伤,挣扎的要坐起来。

    顾意还没有说是谁,他就已经乱了方寸。

    顾意冰冷的一笑,不慌不忙的道:“这么激动?”

    “顾意,你敢动她一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安柏辰死死的瞪着顾意,那双冰眸里满满皆是阴冷和杀气。

    “哦?这么在意那个女人?”

    顾意嘴角噙着笑,声音却是说不出的冰冷。

    既然你也有捧在手心里的女人,那为什么又要动我的宝贝?

    “对不起纪茹茜的是我,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说一开始安柏辰对于顾意是无所谓,那么此时就是害怕。他不怕死,却害怕顾意对她下手。

    顾意冷哼一声,对于安柏辰的话不以为然。

    “安柏辰,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对茹茜下手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前,对于安柏辰的话,顾意一个字也不信。安柏辰与茹茜无怨无仇,纪茹茜在娱乐圈只不过是一个新人,目前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根本威胁不到安柏辰。当然就算安柏辰要防患于未然,他应该是对纪茹茜除之而后快,而不会选择对茹茜下药,还搭上自己这样愚蠢的方法。所以安柏辰对茹茜下手,处处充满着怪异。

    他也曾猜测,安柏辰的背后是纪勤。可是以安柏辰的身家背景,一个纪勤,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更不可能帮着纪勤去害茹茜。只是如果不是纪勤,那么又是谁想害茹茜?

    他必须要查出幕后真相,纠出幕后凶手。安柏辰对茹茜做出的事情,他不想发生第二次,也不可能容忍第二次。

    “我……”

    安柏辰在动摇,心已乱。

    “还是不肯说?”顾意似乎耐心已经耗尽,冷笑着道:“那么我只好和宁蔷好好的算一算这笔帐了!”

    “如果我说出真相,你是不是就不会再为难她?”

    瞬间,安柏辰的眼里凝满恐惧和沉痛。

    “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顾意的语气不慌不忙,却是咄咄相逼。

    “你……”

    安柏辰又慌又急,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记得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的耐心不太好!”

    顾意却是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仿佛在审判罪犯一般,在等待罪犯自己坦白。

    安柏辰却突然笑了,脸上慌乱的神色瞬间敛尽,只余平静。

    “顾意,你不必如此!虽然不了解你,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你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手。而宁蔷,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

    顾意冷冷的一笑,反问道:“难道茹茜不无辜吗?她和你无怨无仇,你又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呢?”

    “我……”

    安柏辰似乎想要解释,顾意却打断了他的话。

    “宁蔷无辜又如何?你伤了茹茜,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而且你在害怕,不是吗?也许在这件事上,宁蔷是无辜的,但是绝对和她脱不了干系。我说的,对不对?”

    在茹茜的事情上,他从来就没有原则。她若安好,他可以心存慈悲;她若被伤害,他便是恶魔,不惧鲜血,不惧罪恶。

    这一瞬,安柏辰不得不佩服顾意的敏锐。

    他的心里已经陷入天人交战,到底说,还是不说?

    他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现在这样的选择,他将会失去什么。

    而昨天当他知道顾意的身份之后,他也明白自己得罪了谁,甚至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从最开始到现在,他的初衷不曾改变――他惟愿她安好。

    那么这一刻,他要如何选择,她才能安好?

    “顾意!”

    在顾意耐心就要耗尽之时,地下仓库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纪茹茜的声音传了进来。

    顾意一怔,手中的匕首从手中掉落,慌乱的看着纪茹茜。

    怎么办?

    她那么善良,而他却满手鲜血,她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就这样开始讨厌他?

    也就在顾意失神这一瞬,安柏辰猛得暴起,一脚就朝着顾意的小腹踢去。

    “顾意小心!”

    纪茹茜大惊,朝着顾意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声的叫道。

    纪茹茜出声时,顾意也已经感觉到了危险,身体立即迅速的往后退。而安柏辰却在身体腾空时,又朝着顾意补踢了一脚,顾意不得不继续往后退。

    这一系列的攻击,防御动作皆只不过发生在一瞬间。

    “砰!”

    安柏辰因为腾空连续踢腿,重心不稳,掉了下来。可他的目光却一直不离顾意,嘴角噙着冷笑。

    而纪茹茜也已经到了顾意面前,突然她的双眸猝然睁大,眼里满是惊恐。

    “不!”

    声落,纪茹茜就朝着顾意撞了过去。

    顾意一愣,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却是脚步一顿,顺着纪茹茜撞过来的方向,张开双手将纪茹茜搂入怀中,两人偏离了顾意原来后退的方向,倒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

    顾意紧紧搂着纪茹茜,成了纪茹茜的肉垫。

    “怎么了?你有没有受伤?”

    顾意低头仔细的端祥着纪茹茜,担心的问道。

    纪茹茜从顾意怀里惊恐的抬起头,依旧在喘着粗气。突然却伸手抱住了顾意的腰,朝着他大声的喊道:“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顾意全身一怔,他感觉到纪茹茜的激动,紧张,甚至是害怕。

    “我没事!”

    此时他脑海中一片混乱,还没有理清楚纪茹茜所指的危险是什么。可心里却有一条清晰的思路――安慰她,不要让她担心。

    同时,他也在窃喜。她因为他紧张,害怕。这让他很欢喜!

    而顾意带来的那几个人,在安柏辰掉下来时,立刻就一拥而上。可安柏辰却一改开始的被动挨打状态,此时纵使全身是伤,却依旧以一对五,打成平手。

    与纪茹茜一起过来的宁浩,却是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安柏辰,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与安柏辰兄弟多年,他竟然不知道原来他的身手如此不凡。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安柏辰了。

    “别打了!”

    纪茹茜从顾意怀里站起来,走向正在与几人缠斗的安柏辰。

    那几人看向顾意,顾意朝着他们点了点头,才收了手,退到顾意身后。

    宁浩回过神来,连忙跑过去,扶住安柏辰,关心的问道:“柏辰,你怎么样?”

    “我没事!”安柏辰抬起衣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右手按住左手的伤口,摇了摇头道:“你怎么来了?”

    “你突然就在医院不见了!我很担心你,所以请茹茜帮忙找来了这里。”

    宁浩看了顾意一眼,方道。

    “真是兄弟情深啊!可惜人家却未必拿你当兄弟!”

    顾意站到纪茹茜身旁,看向宁浩,讽刺的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

    宁浩目光一冷,不悦的道。

    顾意勾唇一笑,看向安柏辰的目光带着丝丝挑衅。

    “这就要问你的好兄弟《匀丬缦乱抢袼K馐窍胍倭巳丬纾故窍胍倭四愕恼獠康缡泳缒兀啃值茏龀赡忝钦庋乙彩亲砹耍

     倒是他低估了安柏辰,明明身手不弱,却在一开始就藏拙,故意不抵抗。也是!安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呢?刚才如果不是茹茜及时阻止,他现在怕是已经住进了医院里。

    安柏辰应该早就算计好了位置和角度,他向他发起攻击,出其不备,算准了他要避过必须要后退。而他后退的方向,放着几台废弃的机器。因为无人管理,机器乱七八糟堆放在一起。他如果再往后退几步,就会直接撞向背后机器上那些锋利的锯齿和钢钉,就算不重伤,也要脱几层皮。

    安柏辰敢阴他,他不送他点回礼怎么也说不过去。

    “柏辰,快告诉我,他在骗我,这些都不是真的!”

    宁浩看向安柏辰,没有质问,而是希望安柏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以反驳顾意的话。明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依旧说服自己去相信安柏辰。

    安柏辰侧目看向宁浩,那双冰眸带着丝丝歉意。

    “浩子,对不起!”

    宁浩眼里满满都是震惊,凝视着安柏辰,道:“我昨天会突然晕倒,也是你下的药?”

    安柏辰点头。

    有些事情,迟早是要去面对的。他对不起宁浩的地方太多,不想再骗他。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纪茹茜,突然开口说道:“安柏辰,我很好奇,纪勤到底给了你什么?让你不惜对不起兄弟,赔上自己,也要毁了我?”

    许久,安柏辰都没有说话。

    顾意冷冷的一笑,不管安柏辰,而是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故意提高分贝,说道:“厉诚,找几个人去将宁蔷给我轮了!”

    “你敢!”

    一直沉默不语的安柏辰脸色剧变,宛如一只暴怒的狮子,伸出锋利的爪子,露出了尖尖的獠牙,似乎随时随地就要扑过去,将顾意撕碎。

    “你大可以试试!我倒要看看顾家想要毁到一个小明星,谁敢拦?”顾意神色莫测,眸色沉沉。“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我说!”

    安柏辰脸色惨白,双手紧紧握拳,咬牙切齿的道。

    顾意放下电话,脱掉戴在手上的白手套,随手扔掉。然后才拉着纪茹茜在仓库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下,自己则站在纪茹茜的身旁。

    “沈芸!”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这样的答案谁都没有想到,谁都没有预到。

    “柏辰,沈芸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要听她的?”

    比起顾意和纪茹茜,宁浩更清楚娱乐圈的那些恩恩怨怨。在安柏辰面前,沈芸只不过是个小角色,不值得一提。她怎么可能威胁得了安柏辰?

    而顾意也在纳闷,沈芸是个什么鬼?很厉害吗?他依稀记得沈芸似乎是茹茜拍的那部电视剧中的女二号,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他们就这样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安柏辰苦涩的一笑,几分讽刺,几分嘲弄。却不知道是讽刺宁浩,还是嘲弄自己。

    “她确实不是个东西,而我也确实没必要听她的。可是她告诉我,你喜欢纪茹茜。”

    宁浩很纳闷,他喜欢纪茹茜吗?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纪茹茜更纳闷,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宁天王会喜欢她?开玩笑的吧!况且就算宁天王真的喜欢,和安柏辰要对付她有什么必然关系吗?莫非安柏辰对宁浩……好有基情啊!

    顾意挑眉,哼!宁浩的床上人来人往,太脏了!也配喜欢茹茜?

    宁浩好笑的道:“我不认为这两件事存在必然的联系!”

    安柏辰垂眸,半晌抬起头看向宁浩,那双冰眸里满满皆是死寂,暗淡成灰。

    “宁蔷爱你,而我爱她!”

    宁浩全身一震,灵台瞬间清明起来。往昔那些不经意间的种种,瞬间连成一条线。

    第一次和安柏辰合作的时候,他说,宁天王,你和宁蔷很熟吗?我很喜欢她演的戏!

    安柏辰出道之后,只接受过唯一的一次访谈。他在那次访谈中说,我不喜欢演戏,但是有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在这里,我想离她更近,所以我努力进入了这个圈子。

    他说,这些年摸爬打滚,这么努力,只为站得更高,能和她并肩,让她可以看到我。

    他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每部戏和我演对手戏的都是蔷姐。

    他说,浩子,宁蔷喜欢你,你要好好珍惜她。

    ……

    安柏辰了解他,在他的心里兄弟排在第一位。所以安柏辰才会故意接近纪茹茜,故意让媒体写他和纪茹茜的绯闻,故意让他以为他喜欢纪茹茜。更是决绝的对纪茹茜下药,意图和纪茹茜发生关系。所以那一天,安柏辰才会给他下迷药。如果顾意没有出现,那么那一天,他醒来看到的一定是衣衫不整的安柏辰和纪茹茜。

    而安柏辰,甚至事先都已经联系好了记者。如果不出意外,他还会爆光那段视频。纪茹茜从出道开始就一直站在风尖浪口,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还爆光在观众眼前,那么纪茹茜就彻底毁了。

    以他的性子,如果纪茹茜和安柏辰当真发生关系。不管他是真的喜欢纪茹茜,还是其他的什么,他和纪茹茜断不会再有可能。所以安柏辰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为了让他彻底放弃纪茹茜。

    他不明白的是,聪明如安柏辰,怎么就不明白,难道没有纪茹茜,他就会喜欢宁蔷吗?接受宁蔷吗?他费尽心思毁掉纪茹茜,到底于宁蔷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这些宁浩能猜到,纪茹茜却是完全摸不到头脑的。

    “就因为你爱宁蔷,而宁蔷爱宁浩,然后宁浩貌似喜欢我,所以你就要毁了我?”

    这是什么逻辑?安柏辰是疯了吧?

    “对!”安柏辰冷冷的看着纪茹茜,脱下了昔日的伪装,眼里满满都是厌恶。“因为你挡了宁蔷的路,因为你让宁蔷不开心,所以我要毁了你,要你滚出娱乐圈,要你永远也不会出现在宁蔷的面前!”

    对待宁蔷这件事情上,安柏辰是疯狂的。因为宁蔷,一念成魔。

    “沈芸心术不正,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她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利用你对付茹茜吗?”

    宁浩不明白,沈芸那些话明明就漏洞百出,安柏辰怎么会这么糊涂?

    “我知道!”

    安柏辰答。

    这一刻,宁浩真想甩安柏辰两耳光,打醒这个大笨蛋。

    “知道你还傻傻的就往沈芸设的圈套里面钻?”

    “我不在乎!我心甘情愿入了她的局。纪茹茜让蔷姐不开心是真,我要毁掉纪茹茜也是真!至于是不是被沈芸利用又有什么关系?”

    安柏辰毫不在意的答道。

    真相已经大白!沈芸就是那个在背后害她的人。

    不论是最开始的绯闻,还是宁蔷粉丝团的打人事件,还有艳照门,都是出自沈芸之手。纪勤收卖了沈芸,而沈芸除了背地里的那些小动作,还利用了安柏辰来对付她。

    不得不承认,沈芸玩的一手“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好计。她了解安柏辰,知道他对宁蔷的疯狂。也正是利用了安柏辰这一点,所以三言两语就激得安柏辰对纪茹茜下手。而她,却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她甚至有恃无恐的断定,安柏辰为了宁蔷,就算事迹败露,也什么都不会说。所以不管安柏辰成功与否,她都会是安全的。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顾意在纪茹茜的事情上,容不得一丝万一。所以,沈芸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安柏辰,你难道不知道,你做出那样的事情,不但毁了我,也毁了《谁主江山》这部电视剧,更会毁了你自己。《谁主江山》是宁浩的心血,你难道就不曾顾虑一丝你们之间的情义吗?因为沈芸一句捕风捉影的话,你不顾后果,不惜毁了自己,值得吗?你难道就不会后悔吗?”

    纪茹茜很震惊,更是无法理解。

    “值得!只要她好好的,只要她开心,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无所谓。在我心里,事业,兄弟都很重要,但都不及她分毫。为她,我可以没有自己。这些年,从头到尾,我只不过求一个她。我怎么会后悔?”

    安柏辰答得斩钉截铁,毫不迟疑。仿佛那是刻在心里的话,那样的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呵呵!”顾意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道:“真是痴情啊!”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认为我很傻。但是没有关系,我爱她,与所有人都无关!”

    这些话似乎压在安柏辰心里太久太久,这一刻如决堤一般,堵也堵不住。

    这一刻,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所有人都因为安柏辰而震撼。

    他对宁蔷的爱疯狂,浓烈,甚至是决绝。他成神,还是成魔,全在于宁蔷。一生爱一人,一生为一人。他不惧献血,不惧罪恶,只不过求宁蔷安好。

    这样的爱伟大,却也可怕!爱到没有自我,抛弃所有,只不过因为太爱。

    “柏辰,这些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曾告诉我?”

    宁蔷突然出现在门口,逆着光走了进来。

    “蔷,蔷,蔷姐!”

    安柏辰看到宁蔷全身一震,脸上那种疯狂的狠意瞬间敛尽,小心翼翼的看着宁蔷,紧张的连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顾意看向纪茹茜欣慰的一笑,应该是她通知宁蔷的。她从来都是这么善良,这么玲珑。

    “柏辰,你爱我?”

    宁蔷走到安柏辰面前,直视他的目光,与他四目相对,直面他一直不曾言说的这个问题。

    初见,他有些腼腆,不爱讲话,冷冷清清的。对于那些意图和他搭话的女明星,也是爱理不理的。却在她离席的时候,他跟了出来,对她说,宁蔷,我很喜欢你演的戏。希望下次有机会合作!

    再见,她被一个富商纠缠,他替她解了围。他说,宁蔷,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不要跟我客气。

    后来,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总是陪着她,安慰她;她有困难的时候,他会不遗余力的帮她;她生病的时候,他会彻夜不眠的照顾她;她事业陷入低谷,他陪着她一起挺了过来……他对她的好太多太多,多到数不清,说不完。

    她想,如果没有安柏辰,也许就没有现在这样令人骄傲的宁蔷。

    再后来,他知道她喜欢宁浩。他开始叫她蔷姐,开始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只要她有需要,他依旧是随叫随到。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父母,安柏辰是对她最好的人。她常常会想,能有安柏辰这样的朋友,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

    一直以来,他从来不曾向她表露心迹,她亦从来不曾察觉他的心思。今天如果不是接到纪茹茜的电话,她想也许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如果不是纪茹茜这通电话,也许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她这些。

    他曾经说过,他说,蔷姐,我若爱一个人,我只愿她幸福安康,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她何其有幸,被他这样爱着!

    “我……”

    安柏辰不知是紧张,还是害羞。看着宁蔷,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宁蔷很强势。

    “是!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在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

    在心里过滤了千万遍,以为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这一刻,终于可以大声的告诉她。如此,这段感情里,他再也没有遗憾了。

    “傻瓜!”宁蔷扑进安柏辰的怀里,紧紧的抱紧他,张口朝着他的肩膀上咬了下去,用力的,狠狠的,直到嘴里尝到了血腥味才松口。抬眸,早已是泪流满面。“为什么从来不让我知道你的心思?为什么那么傻?你他妈的难道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吗?”

    安柏辰站得笔直,僵硬的仿佛被人施了法术定住了一般。任宁蔷抱着,手无措的垂在两边,抬起又放下。任她咬,任伤口逸出鲜血,却依旧在傻笑。

    他要怎么告诉她,他不是没有勇气,他不是不敢。他只是因为太爱,所以在害怕。他害怕说出来之后,他连站在她身边的机会都会失去。他更怕说出来之后,他连关心的她的资格都会被剥夺。

    他一直都知道,她爱的人是宁浩。她爱了宁浩多久,他就爱了他多久,甚至更久。因为爱她,所以不敢告诉她,怕打扰她,怕给她压力。

    爱她是本能,希望她好,也是本能。除此之外,他别无所求。

    “深情告白结束了吗?接下来,是不是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帐了!”

    顾意表示看了这么久的“狗血剧”已经用光了他所有的耐心,他对这些卿卿我我的戏码没有兴趣,还是赶紧的欠债还钱是关键。

    “蔷姐,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安柏辰立刻推开宁蔷,然后目光一斜,看向宁浩道:“浩子,麻烦你带蔷姐先离开。”

    宁蔷宛若未闻,解开系在脖子上的丝巾,拉着安柏辰受伤的左手开始替他包扎伤口。

    顾意冷冷的一笑,“离开?我说过她可以离开吗?”

    “顾意,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安柏辰顾不得左手掌上的伤口,握住宁蔷的手,将她推至身后,怒视着顾意。

    宁蔷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仿佛没有听到顾意的话一般。她一手握住了安柏辰的左手,也不说话,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伤口包扎。

    “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顾意似乎下定决心要和安柏辰耗到底。

    “顾意,为难一个女人,你难道就不觉得丢人吗?”

    安柏辰冷哼一声,眸色沉沉。

    顾意挑眉一笑,道:“说的你好像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似的。”

    “顾意,你到底想要怎样?”

    安柏辰暴跳如雷,事关宁蔷的安危,他没办法冷静。

    “茹茜,柏辰确实有错。可万幸并没有对你造成伤害,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宁浩终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安柏辰面临危险,安柏辰对不起他是真,而他将安柏辰当兄弟也是真。他想,他与安柏辰这么多年的兄弟情谊,能让他包容他偶尔犯错。况且在宁蔷这件事情上,他一直心存内疚,不管是对宁蔷,还是对安柏辰。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原谅他,以后还是兄弟。

    顾意目光移向宁浩,又看了看安柏辰和宁蔷,意味深长的一笑。

    “放他一马,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愿意娶宁蔷!”

    安柏辰伤了茹茜,还想抱得美人归,没门!

    哼!至于宁浩,不是喜欢茹茜吗?结了婚,有了老婆,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抢茹茜?

    对于情敌,必须扼杀在摇篮中。

    纪茹茜惊讶看向顾意,一脸的疑惑。

    这好端端的是打算改行去当媒婆吗?

    “不要!”

    “不行!”

    宁蔷和宁浩同时开口说道。

    闻言,安柏辰垂下的眸子瞬间抬起,目光一亮。

    蔷姐拒绝了!

    “既然喜事不成,那就只好做白事!这样,你们三人就各留下一条手臂吧!”

    顾意恶趣味的道。

    “我们走!就算顾家能一手遮天,现在这个时候要动安家,也得掂量掂量。”

    安柏辰拉着宁蔷就要往外走。

    顾意嘴角噙着笑,倒也不拦安柏辰,只是幽幽的道:“呵呵!安家?这话到你做得了安家的主的时候,再说不迟!”

    “你……”

    安柏辰脸色铁青,气得直发抖。顾意总能这样轻易的就拿捏住他的软肋。

    “何必这样要打要杀的呢?多麻烦呀!欠你们的,我们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还!”宁蔷松开安柏辰的手,转身走回来,看向纪茹茜,又道:“茹茜,你以为呢?”

    纪茹茜挑眉一笑,她从宁蔷眼里看到了同自己不谋而合的想法。

    “蔷姐,打算怎么还?”

    称呼上的改变就可以看出,两人态度上的变化。

    顾意嘴角带笑,双手环胸,微微退后,完全放心让纪茹茜自己处理。

    而安柏辰走上前,正打算开口说什么时。宁浩却拉住了他,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他暂时不要插手。

    倒也不全是因为对宁蔷有信心,而是因为宁蔷找对了突破口。在这件事情上,顾意的态度如何,主要在于纪茹茜。所以由宁蔷出面和纪茹茜交涉,女人与女人之间的较量,顾意反而不会插手。如果他和安柏辰介于其中,以顾意那个护短的性子,怎么会让纪茹茜受到丝毫的欺负。顾意才是最有危险的那一个,顾意如果不介入,事情就会变得容易解决很多。

    宁蔷微微一笑,“今天大家不打不相识,就当交个朋友,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也好有个照应。我,柏辰,浩子三人在娱乐圈也算有些影响力和人脉,以后但凡茹茜需要,我们一定鼎力相助,就当我们给你赔罪。茹茜,觉得怎么样?”

    宁蔷选择化干戈为玉帛,化戾气为祥和。虽然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纪茹茜,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纪茹茜很聪明,善于利用一切劣势。

    “冤家宜解不宜结!”纪茹茜淡淡的一笑,侧目看向安柏辰和宁浩,又道:“娱乐圈太小,我反倒希望以后可以和安氏集团和宁氏集团合作。”

    站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顾意,抬眸勾唇一笑。

    野心挺大的嘛!

    不过,他喜欢,而且是爱不释手啊!

    安柏辰和宁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讯息。

    纪茹茜从来绝非池中物!

    “我也同样很期待!”

    宁浩妖艳的一笑,率先向纪茹茜伸出手。

    纪茹茜正欲伸手同宁浩握手时,顾意却抢先握住了宁浩的手,笑着道:“以后茹茜还请你多关照!”

    归属权必须明确,很显然,宁浩是外人。

    宁浩被顾意大力的握住手,摇得头晕,赶紧甩开他的手。

    不知是不是因为宁浩甩开手的力气太大,顾意一个重心不稳,往后退了两步。他脚一偏,差点扭到脚。他委曲的看向纪茹茜,道:“茹茜,你看宁天王又多了一个缺点――没礼貌!”

    纪茹茜不置可否。

    于是顾意又掏出那条红手帕,低头开始擦手,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擦了个遍。

    哼!你既然这么没礼貌,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睡过那么多女人,真是脏死了!

    安柏辰轻咳一声,看了顾意一眼,没有找虐的去同纪茹茜握手,只朝着她点了点头道:“我只有安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权,没有太大的决策权。只要你别让我太为难,我会尽力帮你!”

    显然安柏辰已经是拿出了最大的诚意。

    “谢谢!”纪茹茜满意的一笑,“至于沈芸,还希望你们能不遗余力!”

    纪茹茜从来都不是圣母,被沈芸阴了这么多次,不从她身上讨点回来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放沈芸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她也日夜难安。她不会去害人,但是有人要害她,她绝不会手软。

    “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不会放过沈芸。”

    说话的是宁浩。

    “那么合作愉快!”

    纪茹茜展颜一笑,看了顾意手中还没有收进口袋的红手帕,终是没有再向宁浩伸出手。

    “合作愉快!”

    事情已经谈妥,安柏辰拉着宁蔷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等!”

    顾意又突然开口说道。

    安柏辰烦躁的停下脚步,到底有完没完?

    “还有什么事情?”

    “你的恋情,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一下。一直连累茹茜,你该当众向她道歉!”

    顾意表示,一群没眼光又愚蠢的人类!安柏辰算个什么东西,怎么配得上茹茜?

    绯闻传得那么没有水准,真是烦死了!

    他已经忍耐很久了!必须要澄清!

    以后得想个办法让茹茜和他传绯闻,茹茜的荧幕初次绯闻竟然是和安柏辰,不可忍!

    “嗯!”

    明知顾意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是却不得不点头答应。虽然与顾意接触不多,但是对于顾意的难缠却是深有感触。也许你现在不答应他,下一刻等待你的就是更过分的要求。

    “好了!走吧!”

    顾意朝着安柏辰挥了挥手,那神色,那动作,仿佛一个帝王在对着底下臣子说,“爱卿们,跪安吧!”

    安柏辰表示和顾意那简直是两看相厌,一刻也不想多呆。拉着宁蔷,说道:“蔷姐,我们走吧!”

    宁蔷却突然甩开了她的手,率先往前走,不悦的道:“以后不要再叫我蔷姐!”

    “蔷……”

    安柏辰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到宁蔷了,只得快步跟上,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宁蔷了。

    宁浩朝着纪茹茜点了点头,跟在安柏辰身后,走了出去。

    接着顾意带来的那几个人也出了仓库。

    “顾意,谢谢你,这么帮我!”

    对于顾意,感谢太轻,可是除了谢谢,纪茹茜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顾意伸手揉了揉纪茹茜的头,笑着道:“走吧!回家!”

    “顾意,你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安柏辰?”

    虽然她不知道在这之前顾意和安柏辰是怎么谈的,即使在她出现之后顾意就特意隐藏了他身上的杀气,可是她却知道顾意一开始对安柏辰不但起了杀心,甚至连安家他都想连根拔起。说不出为什么,她就是知道。可是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顾意的整个初衷突然就改变了。顾意心狠,并不大度。对于得罪他的人,不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他绝不会罢手。可是今天,对安柏辰却似乎有些仁慈。

    顾意脚步一顿,看向纪茹茜,蔚蓝的眸子目光飘得有些远。

    “安柏辰对宁蔷……让我想起了一些旧事。而且你不是也不希望我下手太狠么?现在这样是你喜欢的处理方式,讨好又省力,没有什么不好的!”

    “嗯!”纪茹茜笑了笑,“你……”

    有时候,纪如茜都怀疑顾意是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即使她什么都不说,顾意也总能轻易的猜到她的想法。

    比如这一次,一开始她其实是想要狠狠的报复安柏辰的。安柏辰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值得原谅。可是知道真相之后,却因为安柏辰对宁蔷那种疯狂的爱而震撼。不知是感动,还是羡慕,她突然想要原谅安柏辰,想在成全他和宁蔷。

    也许安柏辰很混蛋,但是他对宁蔷的爱却很美好!

    “怎么啦?”

    顾意见纪茹茜欲言又止,问道。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纪茹茜却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先前的话题。

    其实她原本想问,顾意说的那些旧事是什么。可是想了想,觉得探听顾意的*似乎不合适,所以没有再问。

    “好!”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半晌,顾意突然又说道:“那个,那个我平时其实没有这么暴力,今天实在是太生气了!”

    纪茹茜难得见顾意说话吞吞吐吐,有意想要逗逗他,故意道:“你还别说,你拿着匕首的那个模样,还真有点吓人!”

    “那你会害怕吗?”

    顾意脚步一顿,看向纪茹茜,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却又害怕听到答案。

    纪茹茜长睫垂落,不说话。

    顾意的心不由沉了一分,双手握住纪茹茜的肩膀,目光将她整个凝住,担心的问道:“你在害怕?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这样?”

    纪茹茜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茹茜……”

    顾意欲言又止,握着纪茹茜肩膀的手开始轻轻的发抖。

    纪茹茜一愣,不知道顾意这是怎么了,直觉似乎是因为自己玩过头了。

    “顾意,你怎么啦?你逗你的啦!”

    “纪、茹、茜!”

    顾意握着纪茹茜肩膀的手瞬间收紧,咬牙切齿的叫道。

    “对不起!我错了!”

    纪茹茜觉得顾意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她居然还惹他不高兴,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嗯!”顾意似乎并不打算和纪茹茜计较,懒懒的道“对于沈芸,你有什么打算?”

    ------题外话------

    先传再捉虫。

    昨天的首订多谢大家的支持,中奖的妹子请注意查收币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8章我爱她,与所有人都无关!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