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9章 有香不偷是傻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意了解纪茹茜,虽然刚才她借机将沈芸推给宁蔷去对付,但是她绝不可能撒手不管。

    通常,她喜欢玩阴的!报仇,她更喜欢亲自动手!

    纪茹茜狡黠的一笑,朝着顾意招了招手。

    顾意会意,低下头。

    纪茹茜俯在顾意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温热的气息拂面而来,鼻间飘散着她独有的淡淡芳香。顾意不由自主的往纪茹茜身边凑了凑,再近一点,再久一点。

    她的亲近,得来不易!曾经不敢想,后来却是想念的太久,每一分每一秒都应该好好珍惜。

    “就是这样!”

    纪茹茜将自己心里的打算仔细的告诉顾意,正打算抬起头。

    而顾意刚好在这个时候,侧了侧脸。

    于是……

    纪茹茜的唇便吻上了顾意的脸,虽然只是一擦而过,但却同样令人脸红心跳。

    什么情况?

    一瞬间,纪茹茜觉得自己偷亲了顾意。

    “你干嘛离我这么近?”

    纪茹茜微微一愣之后,立马推开顾意。先发制人,来个“恶人先告状”。

    每逢理亏时,就会强词夺理。

    顾意在纪茹茜亲过的脸颊上摸了摸,又抬起衣袖擦了擦,那神色明明就在提醒纪茹茜刚才干了什么。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

    顾意很无辜,纪茹茜很恼火。

    “你在嫌弃我?”

    天知道纪茹茜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句这样的话,话一出口,她都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不然呢?口水沾我脸上,难道我该欢喜?”

    顾boss口是心非的道。

    尼玛!没有情趣的家伙!

    我亏大发了!向你献吻,你居然还敢嫌弃?

    口水?口水?洁癖狂!

    纪茹茜怒火那个烧,嫌弃我是吧?那我就更要沾你一脸口水,你能怎么滴?

    纪茹茜势要好好报复一下顾意。

    于是,纪茹茜猝然靠近顾意,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嘴唇直往他脸颊上送。巴拉巴拉几口亲下去,顿时顾意的左边脸上出现了好几个口水印。

    当然用纪茹茜的话说,她不是亲下去,她是去吐口水的。

    末了,唯恐顾意脸上沾得口水不够多,还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她正洋洋得意,等待顾意那个洁癖狂发飚时。顾意已经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唔,唔……”

    纪茹茜下意识的去推顾意,所谓的乐极生悲不过如此。

    顾意却根本不容她拒绝,舌头直接撬开她的牙关,伸了进去,席卷她的口腔。

    这回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有香不偷是傻瓜!

    今天可真是个黄道吉日!主动献吻,她主动向他献吻,还不止一个吻!

    嗯!这么美好的日子,可以成为结婚纪念日!

    明年的今天结婚!

    似乎有点久,等不急了!

    那明年的今天他们的孩子出生!

    嗯!这个想法不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顾,顾意……”

    纪茹茜还在试图挣扎。

    可是顾意却不肯放过她,舌尖轻挑着她的舌头,席卷着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吸吮着她独有的芬香。彼此温热的气息,柔软的唇,淡淡的芳香。属于她的每一寸土地,都让他留连忘返,欲罢不能。

    真是*好滋味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奔放啊!”

    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顾意一怔,纪茹茜猛得用力推开她。

    一个捡垃圾的大妈左手一只大麻袋,右手一只可乐瓶。站在他们的不远处的垃圾堆旁,正伸长脖子,仿佛观看动物园的猴子一般,看得津津有味。

    纪茹茜刚抬起头,又连忙缩进了顾意的怀里。

    呜呜!太丢人了!没脸见人了都!

    顾意脸红了,耳垂也红了。见纪茹茜一个劲的往他怀里躲,嘴角一勾,表示很满意,福利又来了!

    嗯!原本对那个大妈打扰他们亲热很是不满!不过现在嘛!冲着茹茜这投怀送抱的福利,他决定原谅她!

    “大妈,你好啊!”

    他搂紧纪茹茜,满面春风的和那位大妈打招呼。对待给他送福利的人,必须要热情。

    “不害躁!”

    那捡垃圾的大妈可能是个保守派,表示世风日下,跺跺脚走了。

    “大妈,我的吻技还不错吧?”

    顾意开始得意忘形,吻了!还是深吻!而且还是她主动的!现在依旧软香在怀,能不高兴吗?

    “男人之耻!”

    纪茹茜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磨牙,真想一口咬死顾意这不要脸的家伙。

    “这可是你主动的,我只不过是在配合你!”

    顾意见纪茹茜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无辜的道。

    嚓!配合她?

    尼玛!配合需要舌吻吗?

    明明就很享受,都停不下来了!

    纪茹茜推开顾意,连退了好几步,赶紧捂着嘴,一副生怕顾意又会扑上来吻她的模样。

    “别啊!再靠会啊!我不会介意的!”

    顾意一副“我知道你想靠我怀里,来!不要害羞,我可以满足你!”的模样看着纪茹茜。

    我介意,好吧?

    纪茹茜气得话都不想说了,鼓着腮邦子,一声不吭,转身气鼓鼓的往回走。

    “茹茜,等等我!一起嘛!”

    顾意在身后笑得眉眼弯弯。

    纪茹茜不理他。

    “茹茜,你觉得我的吻技怎么样?是不是比前两次有进步了!”

    某人太过得意忘形,开始口无遮拦了。

    比前两次?记得倒是挺清楚!

    记得这么清楚,以前竟然跟她装傻?

    混蛋!

    纪茹茜脚步一顿,转身,气冲冲的走向顾意,二话不说就揪住他的耳朵,气急败坏的道:“顾意,说!你为什么吻我?”

    顾意虽然脸上是龇牙裂嘴的,心里却很是享受。

    敢拧他耳朵的,除了纪茹茜,这世上怕是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脾气这么大,这么任性,全是他宠出来!

    这感觉真美妙!顿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见顾意不说话,纪茹茜另一只手又去搓他的脸,咬牙切齿的道:“顾意,我告诉你,别又跟我说让我猜!我猜你二大爷!”

    “我没有二大爷!”

    顾意答得飞快。

    纪茹茜用力的掐顾意的脸,扯他的耳朵,化身为母老虎,朝着顾意大声的吼道:“顾意,三天!就三天,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意嘴角一勾,咦?这是要他表白吗?

    嗯!貌似时机也差不多了!

    真善解人意啊!这是给他三天,让他好好想想如何能成功表白的意思吗?

    ……

    第二天,《娱乐周刊》新推出的《娱乐新锐军》如期播出,而纪茹茜作为特邀嘉宾,做客《娱乐新锐军》。

    这一期的《娱乐新锐军》讲述的是纪茹茜从商界转战娱乐圈的传奇,以她背后的故事展开了这次采访。那是一个观众所不知道的纪茹茜,五年前,接手濒临破产的纪氏集团,以一已之力力挽狂潮,不但让纪氏集团起死回生,而且仅用五年的时间,便将纪氏集团推上了颠峰。

    这是曾经在商界的纪茹茜――商业鬼才纪茹茜。

    商界五年的艰辛,也是五年的辉煌,同时还造就一代言情天后凤夕。五年的时间,五本完结小说,七百多万字,全部出版。五本网站红文,数万名读者。她的努力,有目共睹。所以,她的成功才会这么的理所当然。

    这是业余小说作家纪茹茜――读者们都称她为拼命三娘。

    现在她进军娱乐圈,非科班出身,却直接挑大梁。你问她凭得是什么?她告诉你,她凭得是演技!一个新人,各种绯闻告诉你,她是没有演技的花瓶,靠得是潜规则上位。谁会相信她有演技?但是如果她是国内第一个打入好莱坞的女明星,并有着‘好莱坞票房冠冕王’之称的小乔的关门徒弟,你还会质疑她的演技吗?

    这一期的节目中,主持人现场连线了退稳多年的乔晚。乔晚说,纪茹茜是一个很有灵性,也很努力的演员。不出三年,她一定会成为娱光圈一颗最闪亮的新星。强将手下无弱兵,她的徒弟没有演技,这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原本她早就想站出来为纪茹茜澄清,可是纪茹茜却拒绝了,纪茹茜希望靠自己打拼出一条路来,而不是因为是乔晚的徒弟而成功。

    这是初入娱乐圈的纪茹茜――不惧风雨的铿锵玫瑰,娱乐圈的新锐军。

    《娱乐周刊》这样权威性的媒体,它的报导自然也极有权威性。它所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个不一样的纪茹茜――背景强大,有天赋,有才华,肯努力。冲击着先前那些负面的绯闻,观众们开始质疑,之前那些报道的真实性。

    同时,安柏辰,宁蔷,宁浩纷纷表示力挺纪茹茜。继他们三人发言之后,他们的粉丝纷纷表示支持纪茹茜。

    安柏辰澄清了与纪茹茜的绯闻,并公开向纪茹茜道歉。表明两人只是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合作伙伴。对于纪茹茜的那些过去,他表示相信纪茹茜的为人,怀疑其中另有隐情。

    宁蔷充分肯定了纪茹茜的演技,同时也十分感激纪茹茜对她粉丝的宽容处理。

    宁浩工作室公开了女一号选角的视频,力挺纪茹茜,并表明纪茹茜绝对是《谁主江山》当之无愧的女一号。

    而纪茹茜的粉丝后援团发起了万人联名信,表示力挺纪茹茜,并要求媒体还纪茹茜清白。

    星宇娱乐更是给报导纪茹茜负面新闻的财经专栏和娱乐专栏两家媒体寄去了律师函,声称会通过法律的途径为纪茹茜洗脱罪名。

    另外,比安柏辰成名更早的天王巨星顾流年,发表微搏:笑称纪茹茜是她的小姨子,演技无需质疑,希望大家能多多关照她。

    而顾氏集团与纪茹茜的签约仪式也在这一天举行,纪茹茜正式和顾氏集团签约,成为顾氏集团未来十年的形象代言人。

    顾氏集团行销副总景琛出席了这次签约仪式,同时代表顾氏集团对外发言。

    他表示,顾氏集团这一次想要寻找的形象代言人,贵在神,而不在形。顾氏集团历尽风雨,却依旧屹立不倒,是因为它的坚韧,这便是顾氏集团的魂。而纪茹茜这朵不惧风雨,永远绽放的铿锵玫瑰,能贴切的体现顾氏集团的精神,是顾氏集团形象代言人的不二选择。

    对于景琛这样的发言,外界不以为然。

    电视机前顾氏集团某高管,噢!呸!

    什么顾氏集团的魂?瞎扯!什么不二选择?瞎掰!损害公司形象还差不多!

    一个满身污点,没名气的新人菜鸟,凭什么能成为顾氏集团的形象代言人?这样的决策,他们宣传部一定会反对到底!怎么在这之前,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公司突然启用纪茹茜为形象代言人,为什么会跳过宣传部?这不应该是由他们宣传部来决策的事情吗?他这个宣传部长是不是要下马了?

    ……

    “砰,砰,砰……”

    京都顾家书房,连连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胡闹!”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手中的拐仗敲得“咚咚”响,吹胡子瞪眼的,气得直发抖。

    “让他立刻给我滚回来……什么他不肯回来?那就给我绑回来!”

    ……

    某豪华别墅客厅,某人在大口大口的吃瓜子。一边吃一边笑得前俯后仰。

    你一定会问瓜子不是应该一粒一粒的剥着吃吗?怎么可能大口大口的吃?除非这人连壳一起吃掉!

    非也!非也!

    某人吃的瓜子是已经全部剔掉壳的瓜子仁。

    哟西!顾和尚的春天终于来了!

    切!不是不给他们看吗?藏得紧又怎么样?可惜人家姑娘做得就是抛头露面的营生啊!

    听说顾和尚现在已经改名叫“顾醋醋”了!

    还真是蛮想看看顾意这个禁欲控吃醋的样子啊!

    某人摸下巴,唉!就是没有机会啊!

    要不要制造点机会呢?

    ……

    另外,知名言情小说作家蓝朵也出席了那场签约仪式。作为rx国际的销售总监,蓝朵表示同纪茹茜相识于网络,同是业余小说写手,只是私人交情,两人一共只见过两次面。平时聊天的话题仅限于作品和生活,从不谈公事。她否认与纪茹茜存在私下交易,同时也代表rx国际对外发言,rx国际作为国内知名的大公司,所经手的每一个案子,都是凭着自身的实力,通过正当途径达成的合作,绝不存在“暗箱”操作,恶意打击同行的行为。对于某些人的恶意诽谤和利用rx国际恶意炒作的行为,rx国际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此一来,纪勤指控纪茹茜盗窃商业机密的言论根本站不住脚,不攻而破。

    而纪茹茜也在现场播放了一段电话录音,以及纪氏集团因为海外资金亏空而引咎辞职的财务总监关晴提供的帐册。

    “阿风,这一次纪茹茜是彻底翻不了身了。盗窃商业机密,挪用公款,商界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以后你再也不用看她的脸色,以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你高不高兴?”

    “是啊!以后小勤就是沐太太了,我当然高兴!”

    “阿风,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如果不将纪茹茜踩在脚下,我就会失去你。为了和你在一起,我变成了一个坏女人。陷害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你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我?”

    “傻瓜!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讨厌你呢?”

    “阿风,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会活不下去的!”

    “嗯!关晴和公司另外的几个知情人要处理的干净点,可别让纪茹茜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

    而许晴所提供的帐册,详细的记载了纪氏集团海外亏空的那一亿美金的去处,以及纪氏集团某些高层人员挪用的一些公款。从这本帐册中可以看出,纪茹茜担任纪氏总裁期间所用的每一分钱都有帐可查,全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并没有因为私人的关系挪用公司一分钱。

    这些证据都足以证明,纪茹茜挪用公款,纯属是遭人陷害,替别人背了黑锅。

    一夜之间,形势逆转。纪茹茜的遭遇,搏得所有人的同情。她的坚韧,更是让所有人佩服。如果说先前她因为那些不堪的过去受万人唾骂,那么现在她俨然成为了受害者。因为她的坚韧,而受万人敬仰。

    纪茹茜的人气迅速飙升,《谁主江山》这部电视剧更是未播先红。而纪氏集团的股价,却因为纪茹茜公开的真相而受到了影响,呈现持续下跌的趋势。

    ……

    纪家。

    纪勤带着满身的疲惫从公司回到家里,一进门,就见纪安邦和安雅神色严肃的坐在客厅里,一副打算兴师问罪的模样。

    “爸,妈!”

    纪勤皱了皱眉,抚额,在沙发上坐下,疲惫的朝纪安邦和安雅打招呼。

    纪茹茜的反击让她措手不及,原来一直以来她都低估了纪茹茜。更让她始料不及的是,京都顾家的态度。虽然一个形象代言人对于京都顾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可是却可以从中看出京都顾家的态度,很明显它是偏向纪茹茜的。

    前世,顾意只是顾家一个不起眼的私生子,也是不被顾家承认的儿子。前世的顾意,动摇不了顾家分毫,更不可能有能力让顾家出面帮纪茹茜。可是现在顾家的态度,说明在顾家至少有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在帮着纪茹茜。这个人会是顾意吗?这一世的顾意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如果不是顾意,那么又会是谁在帮纪茹茜?

    原本公司的问题已经够让她焦头烂额的了,但是接到安雅的电话之后,她还是撑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纪家是她的依靠,父母更是她的仰仗,她绝不能失去这些。她很清楚自己手中的筹码是什么,也知道父母的软肋是什么。所以这一局,她虽然处于劣势,很被动,只要利用的好,于她未必是坏事。

    “小勤,新闻上出现的电话录音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本帐册,到底是真是假?真的是你陷害了纪茹茜?”

    纪安邦语气不善,质问道。

    “爸,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纪勤仰在沙发上,右手轻握成拳,一下一下轻捶着额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答反问。

    “小勤,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安雅虽然也同样迫切的想知道真相,可是看到纪勤此时的疲惫,终是不忍心。连忙站起来,坐到纪勤身边,拉着她的手,担心的问道。

    纪勤却突然伸手抱住了安雅的腰,依偎在她的怀里,那模样要委曲就有多委曲。道:“妈,头痛!”然后微微抬起头,眼里溢满了泪水,却咬着牙,拼命的压抑着不让泪水流下来。抬手指向心口,哽咽的道:“这里也痛!”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安雅伸手替纪勤擦拭眼泪,心疼的不得了,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那些新闻真实与否,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女儿重要。“告诉妈妈,到底怎么啦?”

    纪勤却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说道:“妈,你也和爸爸一样不相信我,认为是我陷害了纪茹茜,对不对?”

    “我……”

    一时之间,安雅不知道如何回答。纪茹茜所提供的那些证据,让她就算是想,也很难去相信纪勤。

    “为什么你们宁愿相信纪茹茜那个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这个亲生女儿?因为她在你们身边长大的孩子,而我却是在孤儿院没有人管教的孩子。所以我的品性就不值得你们相信?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你们心中的天平就会倾向纪茹茜。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在你们心中,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外人。”

    纪勤越说越激动,哭得泣不成声。并不急着解释自己到底有没有陷害纪茹茜,而是打着亲情牌,控斥自己的父母。

    “小勤,你怎么会这样想?你是我和你爸爸最宝贝的女儿,我们疼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将你当外人?”安雅一直都知道纪勤对于这个家缺少安全感,可是她却不知道原来纪勤竟然这么自卑。自卑到惶惶不安,草木皆兵。这一刻,真相什么的都不再重要,她只是心疼纪勤。原来她的女儿心里这么苦,原来她这个母亲做得这么不合格。她一边伸手轻拍纪勤的背,满心都是愧疚;一边使劲瞪纪安邦,责怪自己的丈夫,也怨自己。“都怪你!你看把女儿委曲的?应付公司里的事情已经够辛苦的了,回到家里还不让她清净清净。有什么好问的?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个贱人的女儿怎么会是个好的?”

    “小勤,对不起!是爸爸错了!爸爸向你道歉,好不好?”

    被纪勤这么一闹,安雅这么一番责怪,安柏辰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想起纪勤之前的不容易,心里满满都是愧疚。安雅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他应该相信小勤的。于是他连忙站起来,走到沙发上相拥的那对母女身旁,抱紧她们,柔声的哄道。

    “爸爸,我没有陷害纪茹茜,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纪勤依旧在哭,呜咽着道:“那段电话录音和那什么帐册都是假的,是纪茹茜想要陷害我。她现在有京都顾家当靠山,伪造出那些证据根本就不在话下。她知道我最在意的就是你们,所以故意想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爸,妈,我求求你们相信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们,我不能再失去你们!”

    纪勤知道父母对自己心存愧疚,所以她表现的越委曲,越容易取得他们的信任。两世为人,对于人心的揣摸,她已是炉火纯青。

    安雅也跟着纪勤哭了起来,说不出的心疼,说不出的愧疚。

    而纪安邦却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怀中的宝贝,不知道怎么样让能抚平怀中宝贝心里的伤。

    “别说了!我们相信你!”

    这一刻,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罢了,罢了!不管真相是什么,是纪勤陷害纪茹茜也好,是纪茹茜陷害纪勤也好,都由他去吧!他都不想再去管。

    他亏欠纪勤的太多太多,他应该好好弥补她。纪勤,是他爱的女人和他的孩子,是他最宝贝的孩子,纪家唯一的继承人。就不管对错,由着她,宠着她吧!

    没有人看到,纪勤在安雅的怀中嘴角微勾,笑得得意。

    纪茹茜,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爸妈就算知道真相,我依旧还是纪家的千金,依旧还是爸妈最疼爱的女儿。

    所以,这一局,输得依旧是你!

    ……

    而另一边,沈芸的丑闻陆续被爆出来。媒体以《娱乐周刊》为首,开始对沈芸这个宅男女神穷追猛打。出道时,为搏上位,爬上导演的床;私生活糜烂,曾被多名富商包养;为出名,不择手段,卑鄙无耻的陷害新人,排挤新人,打压新人……宅男女神跌落云端,光鲜的外表下,内在早已是腐烂不堪。

    《谁主江山》因此暂停拍摄,宁浩工作室对外发言,表示因沈芸个人的原因以及观众的要求,制作方正在考虑换角的问题。

    空荡的房子里,窗户紧紧的关着,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

    沈芸穿着睡袍,赤脚,正半跪在地板上打电话。

    “李老板,我是沈芸……”

    她拨通一个电话,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女人的骂声。

    “贱人,还敢打电话过来勾引我老公……”

    后面的话,不用听都知道一定有多么的不堪入耳,沈芸慌慌张张的挂断了电话。

    “乔少,我沈芸啦!什么时候有空,大家出来聚一聚!”

    她翻了翻手机上的通讯录,又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不认识!”

    然后便是“嘟嘟嘟”,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她不死心,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莫老板,我……”

    对方似乎记得她的声音,她还没自我介绍,就“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沈芸不甘心,又重拨了过去,却是一直显示忙音。

    连姓莫的这个色鬼老头,都不愿意接她的电话,她还可以找谁?

    “啪!”

    沈芸猛得将电话摔在地上,扯着头发,开始嘶噶底里的大叫。

    该死的!

    一个个都过河拆桥!骗子,全都是大骗子!

    当初追她的时候,恨不得给她摘星星捞月亮,甜言蜜语将她骗上床。现在她落难了,就一个个全都不认识她了!

    她无力的靠着茶几,瘫坐在地上。烦躁的拿出一根烟,打火机吧嗒好几下也没打着火。

    “啪!”

    打火机被她大力的甩向墙壁,随手一扯,手嘴里叼着的烟折断扔在地上。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酒,急躁的直接用嘴咬开瓶盖,仰头整瓶往嘴里倒。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

    三天了!她不敢接电话,也不敢出门。

    经纪公司和她毁约,通知被撤,广告商要求她赔款,记者们堵在她的门口,等着看她的笑话,挖她那些阴暗的过去。

    八年!

    为了出名,她不择手段,出卖自己的*,变成一个恶毒的女人,无所不用其极。她好不容易成为影后,好不容易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现在什么都完了!

    不!她不甘心!

    还有谁可以帮她?

    纪勤!

    如果不是为了对付纪茹茜,她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纪勤是纪氏集团的总裁,还是沐太太,如果她能代言纪氏和沐氏集团旗下的产品,那么就一定能撑过这次难关。

    她的神色顿时变得激动起来,摸索着睡衣口袋,拿出私人手机,将电话拨给纪勤。

    电话连响三声之后,就接通了,传来纪勤的声音。

    “哪位?”

    “纪小姐,是我,沈芸!”

    沈芸目光带着微微喜色,满满皆是期待。

    “你居然还有脸打电话给我?”

    纪勤的声音瞬间就变得冷漠起来。

    “纪小姐,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帮帮我!如果我能渡过这次难关,我一定能帮你让纪茹茜滚出娱乐圈。”

    沈芸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纪勤,现在纪勤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必须要抓住。

    “帮帮你?”纪勤冷冷的一笑,“你现在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身为天后的时候,你都不能动摇纪茹茜分毫,现在我还能指望你这个废物去对付纪茹茜?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

    “纪小姐,你别忘了我是因为谁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沈芸气得想摔电话,却只能忍气吞声,拼命压抑着心中的怒气。

    “我是让你去对付纪茹茜,可没让你把自己搭进去。你还有脸怪别人?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愚蠢。”

    纪勤冷哼一声,不耐烦的道。

    “你……”

    “别再打电话给我!看在你曾为我办过事的份上,我会打二十万到你的帐上。识相的就拿着这些钱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去过平静生活,如果敢牵连我,我保证你会比现在更惨!”

    声落,便挂断了电话。

    “啪!”

    沈芸气恼的将手机朝着墙壁砸,摔成两半。

    “啊!”

    她抬手将茶几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酒瓶,烟灰缸掉在地上,碎了满地的玻璃渣。

    地上玻璃碎片倒映出她此时的模样,衣衫凌乱,头发因为没有护理,乱糟糟的如稻草一般。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因为睡眠不足,眼睛有些红肿,还有黑眼圈,整个人透着一种颓废感。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曾经那个光鲜艳丽的宅男女神,此时俨然就是一个邋遢的大妈。

    “啊!这是谁?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沈芸抱头跌坐在地上,玻璃碎片割伤了她的脚,鲜血直流,她却无暇顾及。她满房间的跑,看到能倒映出她脸的物件,全部都推倒,砸碎。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能砸的全部都砸碎了,不知是累了,还是终于清醒了。她终于停了下来,就那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手上和脚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流血,可她却仿佛什么也感觉不到。

    没有人肯帮她,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人生的谷底,心在深渊,却没有人肯拉她一把!

    纪勤,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不帮我?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被你害的!

    还有纪茹茜,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沈芸已经处在疯狂和崩溃的边缘,恨意在疯长,只想要狠狠的报复全世界。

    纪勤,纪茹茜,既然你们不让活,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她已经一无所有,活着对她而言本就是折磨。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能让害她的这两个贱人陪着她一起去死,她想她会笑着离开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

    ------题外话------

    首订的奖励已经发了,请注意查收,获奖名单请见评论区和公告。还有几位中奖的亲,从来没有在评论区留言的妹子(qaz2226310,1215788129,khs00,纯棉的天空,ywwy8866,st2200,拉风拉风,豆豆豆豆豆a,970647459,babyp1025)请到评论区留言,我好给你们发奖励。我看到许多妹子都只订了今天的更新,应该漏订了昨天的。大家要注意哦,昨天的情节很重要,肥章一万八,不要忘记看哦!么么哒!

    今天更的有点少,明天多更,绝对虐渣渣,好戏不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9章有香不偷是傻瓜!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