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0章 赚钱就为讨老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乐天基金慈善拍卖会现场。

    纪茹茜和顾意因为路上堵车姗姗来迟,而举办方却因为他们两人延迟了开场的时间。

    乐天基金这一次举办的慈善拍卖会,是a市近五年规模最大的一次,集齐了各界名流。原本定于晚上七点半开始的慈善拍卖会,却突然宣布因为有两位重要嘉宾的迟到,而延后至八点开始。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众人纷纷在猜测,那两位重要嘉宾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大牌,竟然让那么多人等他们两个人?这么能耐,竟然能让举办方破例延后开场时间?

    纪茹茜和顾意充分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心,所以当他们出现在门口时,迅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纪茹茜身着一套大红色鱼尾旗袍,而顾意却是一套纯黑色手工裁剪的西装。一红一黑,一妖艳一沉静,一个光芒四射一个冷洌内敛。那一瞬,方知什么叫惊艳,什么叫气场,什么叫般配。

    这样的一对璧人,宛如画中仙。他们迎着光,缓缓走来。那一刻,满室五彩斑斓的灯光瞬间失色,只余满布黑色背景里的那一抹鲜红。

    “茹茜,欢迎!”

    身着深紫色长裙的安乐迎了出来,给了纪茹茜一个大大的拥抱。

    “乐乐,好久不见!”

    纪茹茜紧紧回抱这个几年不见的昔日好友,微笑着道。

    而她们身后,顾流年和顾意很有默契的同时向对方伸出手。

    “顾流年!”

    “顾意!”

    声落,两人莞尔一笑,握手。分开时,友谊之花已开在彼此心间。

    在顾意这里,对方是谁不重要,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对纪茹茜怀有善意。他的出发点在于纪茹茜,所谓拥护纪茹茜的人,都是他的朋友。

    “我宣布基金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

    安乐一手拉着纪茹茜,一手摆弄了一下嘴边的麦克风,直接站在人群中宣布道。

    她的态度轻漫,对于慈善拍卖会不以为意。因为纪茹茜这个好友,延迟开场时间。又因为纪茹茜的到来,轻漫拍卖会的开场。慈善拍卖会固然重要,可是纪茹茜这个朋友更重要。

    现场顿时沸腾了,工作人员开始有序的上台,各种叫买叫卖声响起。

    “茹茜,我们先说会话,重头戏在后面!”

    安乐拉着纪茹茜往角落里走去,比起拍卖会,她们续旧更重要。

    顾意和顾流年如两个护花使者一般,一左一右跟在她们身后,也往角落里走去。

    四人在角落里站定之后,安乐就拉着顾流年给纪茹茜介绍,道:“茹茜,这是顾流年,我男朋友!”然后那双黑亮的葡萄眸目光一转,看向纪茹茜,又道:“这是纪茹茜,我在英国留学时最好的朋友。身手一流,帮过我很多次哦!”

    纪茹茜朝着安乐眨了眨眼,了然的道:“哦!就是那个一顾流年误终生的――顾流年!”

    顾流年勾唇一笑,妖娆天成。

    “幸会!茹茜,谢谢你帮我照顾乐乐!”

    纪茹茜微微一笑,道:“是我该谢谢你的帮忙。”

    “小姨子应该的!虽然我现在已经退出了娱乐圈,但是在娱乐圈还有些人脉。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必客气!”

    顾流年一方面是感激纪茹茜,一方面是因为纪茹茜和安乐的关系。所以对于纪茹茜的事情,不遗余力。

    “好!”

    “喂!顾流年,你不要乱说!我还没嫁给你,茹茜怎么就成了你小姨子了?”

    安乐翻了个白眼,对于顾流年这种“无耻”的行径非常的不满。

    “乐乐现在就可以嫁给我!”

    顾流年虔诚的看着安乐,那模样呆萌呆萌的。

    “谁要嫁给你?”

    安乐嘴上说着不乐意,脸上却笑开了花。

    “好啦!好啦!你们小两口就别在我这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了,成不?”

    纪茹茜摇头失笑,直呼受不了。

    安乐那双黑葡萄眸转啊转的,看向顾意,似笑非笑的道:“茹茜,不介绍一下你家这位吗?”

    闻言,顾意唇边一抹笑意晕开。表示后面的那一句,很合他的心意。

    原本,对于顾boss来说,一切试图接近茹茜的生物,不管雌雄,都应该保持高度警惕。原本对于安乐对纪茹茜一搂一抱的行为,十分的不喜。不过听到她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喜欢她!

    而纪茹茜却是两颊染了红霞,轻咳了一声,道:“这是顾意,乐乐,你别误会,我们只是朋友!”

    安乐摸下巴,看了看顾意,又看了看纪茹茜,笑着道:“茹茜,你确定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顾意点头,觉得安乐这姑娘真不错!

    嘴巴讨喜!真会说话!

    “乐乐,你真的误会了!”

    纪茹茜急切的解释。

    “没关系!我又不介意!”

    顾意笑着道。

    纪茹茜:……

    这个净知道添乱的家伙!

    安乐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看着纪茹茜,点了点道:“茹茜,你的眼光越来越好了。眼前这位可比那叫什么沐风的不知道强多少倍……”

    顾流年轻咳一声,打断了口不遮拦的安乐。

    “乐乐!”

    顾意原本带笑的脸色瞬间一冷,沉声道:“安小姐,请不要将那个全身上下一无是处的男人拿来和我比,这会降低我的格调,谢谢!”

    纪茹茜一脚踩在顾意的脚上,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用眼神告诉顾意。

    “你的格调就是找虐!”

    顾意笑得满面春风,那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纪茹茜,意思很明显。

    “茹茜,我们这样在公共场合打情骂俏,真的好吗?”

    “唉哟!这是在眉目传情吗?”安乐表示很好奇,这大眼瞪小眼,很好玩吗?目光转向顾流年,又道:“顾流年,我们回家也试试?”

    “乐乐,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家!”

    顾流年表示他很迫不急待。

    “你们可以就地表演!”

    顾意提议道。

    顾流年表示,好主意!

    安乐觉得,好害羞!

    于是顾流年拉着安乐试验去了!

    顾意很苦闷,什么时候茹茜也能像安乐一样主动呢?

    顾流年真是好命!

    他是不是应该向顾流年取取经?参祥参祥“驭妻之道”呢?

    纪茹茜看顾意的神色,就知道他一定又在捣弄着什么坏主意。提了提裙子,转身就走,她需要远离这个祸害。

    “咦!这不是茹茜吗?”可纪茹茜一转身就碰上了纪勤,她有点惊讶,笑着与几个同行说道:“我竟不知道原来戏子也能来参加慈善拍卖会呢?是打算唱戏,还是给我们表演一段呢?”

    周围那几名富家小姐一哄而笑。

    “戏子?”安乐快步走了过来,冷冷的一笑,抢在顾意之前开口说道:“纪小姐,这是在指骂槐?我倒很想知道,手段肮脏,抢人未婚夫的纪小姐又有多高贵?”

    “安小姐误会了!”

    纪勤脸色顿变,却只能咬牙吞下。她对安乐还是有几分忌惮的,严格来说,她与安乐还有几分渊源,安乐背后的安家,她不能得罪,所以此时不能和安乐闹得太僵。

    “众所周知,我男朋友顾流年出身娱乐圈。看来纪小姐是瞧不上我安家,那么好走,不送!这里也不欢迎纪小姐!”

    安乐护犊子一般的将纪茹茜护在身后,毫不留情面的道。

    “我没有……”

    纪勤自知失言,却不知如何解释。

    “啪!”

    挽着沐容正好经过这里的乔晚,一耳光甩向纪勤。

    “你怎么打人?”

    纪勤被打得个措手不及,差点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乔晚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瞄纪勤一下,仰头对沐容说道:“沐老头,有人骂我是戏子呢。”

    “打得好!”

    众所周知,黑道教父沐容曾为一个叫乔晚的女人弃了半壁江山,金盆洗手,从黑道枭雄变成一名商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更是没少做。别说乔晚这会只是打了纪勤一耳光,她就是砍断了纪勤一条手臂,他的答案也不会改变。

    “小勤,你怎么样?”

    匆匆赶来的沐风,将纪勤搂进怀里,目光冷如冰霜扫过在场的众人。

    “手疼不疼?我看看!”

    沐容全部的心思都在乔晚身上,拉着她的手,细细的看。一副乔晚要是点头,他随时准备找人算帐的表情。

    “安小姐,作为主办方,我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沐风没有去质问沐容夫妇,而是将矛头直向安乐这个主办方。

    顾流年挡在安乐前面,温润的一笑,却是笑里藏冷。

    “解释什么?纪小姐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吗?”

    “她出手打人!”

    纪勤气得满脸通红,从沐风怀里抬起头,指着乔晚,怒声道。

    “打人?”沐容搂着乔晚,微微一笑,冷厉的目光扫过纪勤身边的那几个富家小姐,淡淡的道:“你们看见了吗?”

    他的目光淡淡,声音淡淡,可是就是这样似乎毫无杀伤力的感觉却让那几名富家小姐不寒而栗。那是属于上位者的威慑,那是经历过腥风血雨所独有的杀气。

    “没,没,没有!”

    那几名富家小姐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低着头,答道。

    说完,便提着裙子急急的离开。

    “纪小姐,你这样血口喷人真的不太好!”

    沐容表示对于纪勤的行为很不耻。

    “你们……”

    纪勤气得直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沐风拉住纪勤,还算镇定的道:“我们要求查看场内监控!”

    “可以!”顾流年勾唇一笑,道:“不过,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不存在的事情,你们看什么都没用!”

    顾流年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看什么都没用,我们既然敢打人,又怎么会让留下证据让你去查呢?

    “既然这样……”纪茹茜突然也走了过来,一把扯过靠在沐风怀里的纪勤,一记耳光甩了过去。“那么纪小姐得罪了!”

    很响亮的一耳光,打得纪勤猝不及防,左边脸被打肿了。

    “纪茹茜!”

    沐风一手扶着纪勤,另一只手扬起,欲甩纪茹茜一耳光。

    只沐风的手才扬起,顾意就已经挡在了纪茹茜的前面,一把握住了沐风的手,用力的往后一甩。

    “姓沐的,我容忍你到现在,只不过是因为你曾经是茹茜的男朋友。现在你连个屁都不是,你他妈的敢再动她一下试试?”

    “你们欺人太甚!”

    沐风被顾意甩得跌倒在地上,怒声道。

    而纪勤原本是倚着沐风站着的,此时因为顾意那大力的往后一甩,她一个没站稳,也跌倒在地上。

    “欺人?”顾意冷冷的一笑,“我们欺的明明就是两条狗嘛!也不用你那个为负数的智商想一下,你配当人吗?”

    “我们走!”

    沐风目光如淬了毒一般,冷冷的扫过在场的几人,恨不得将他们活剐了。只是纵使心有不甘,他却也明白此时对方人多势众,再闹下去,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他扶起纪勤,拉着她,就要往外走。

    纪勤正准备答“好!”时,突然目光一顿,看到站在门口正与一个男人攀谈的沈芸,连忙轻扯了一下沐风的袖子,俯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老公,还不能走!这次慈善拍卖会聚集了各界名流,我们不能就这样白白错过结识他们的机会。况且我们还想借着这次拍卖会多多宣传沐氏和纪氏集团,如果就这么走了,那刚才的委曲我们不就白受了吗?我们如果能顺利攀上权家的太子爷,这些人还不是任我们搓遍捏圆?”

    沐风虽然气得咬牙切齿,却明白纪勤说的有道理。他冷哼一声,拉着纪勤往拍卖会的席位走去。

    安乐看着纪勤边走目光边往门口瞟,与纪茹茜相视而笑。

    呵呵!好戏要来了!

    “顾流年?天涯小鲜肉!快让姐抱一下!”

    赶走了不相干的人,乔晚就张开双手朝着顾流年扑了过去。

    娱乐圈风风雨雨,不断的有人过气,也有人一炮而红。顾流年是她最看好的一个后辈,可惜却在前几年演艺事业的高峰期突然隐退,这几年他已经很少出现在人前了。

    只是下一秒,她就被沐容给捞进了怀里。

    “不准!”

    乔晚在沐容怀里不停的挣扎,不服气的道:“沐老头,我就追个星,怎么啦?”

    “不准!”

    沐容连招呼都不打,抱着乔晚转身就走。

    “放我下来!我讨厌你这个糟老头,我要小鲜肉!”

    乔晚挥舞着拳手轻捶着沐容,在他怀里大喊大叫。

    “讨厌我这个糟老头,喜欢小鲜肉?很好,很好!”

    沐容脚步不停,对于乔晚这样小儿科的拳打脚踢毫不在意,咬牙切齿的道。

    “沐老头,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走,我要看小鲜肉。”

    乔晚在沐容怀里使劲的挣扎,伸手朝着顾流年的方向不停的挥舞着。

    “原本……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沐容抱着乔晚经过拍卖会的席位,众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可是他却是目不斜视,毫不在意。声音冷冷清清的,带着森冷的寒意。

    “你改变主意和我有个毛关系?”

    乔晚可不怕沐容,虽然沐容在外人眼里是个冷面阎王,可是他在乔晚这里却只是一只纸老虎。

    “小晚,我一直在等你自己想通。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因为顾流年和那个人的关系,所以你就这么迫不急待?你从来都知道怎样能伤我最深!”

    沐容脚步一顿,抱着乔晚的手猝然收紧,声音沉重的可以滴出水来。

    “你,你什么意思?”

    乔晚吞了一口口水,缩了缩脖子,有些后怕的看着沐容。

    与沐容纠缠了一辈子,她了解他,就像她了解她自己一样。如此时,虽然沐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依旧清冷,可是乔晚却能感觉到他的不同。自从萧逸死了之后,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沐容了。他一直在压抑着他的脾气,宠着她,让着她。不管她怎么放肆,他总是包容着她。只现在,她知道那个强势,霸道,独裁的沐容又回来了。

    “我们纠缠了一辈子,你恨了我大半辈子。所剩不多的余生,我不介意你继续恨下去!”

    这样的沐容,让乔晚害怕。因为他已经从纸老虎变成了一头狼。

    “你,你想干什么?”

    “去民政局!”

    “去民政局干嘛?”

    “和你扯证!”

    “不要!”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沐容,我、说、不、要!”

    乔晚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

    “我允许你恨我,但是今天你必须冠上我的姓!”

    ……

    乔晚又打又踢又咬的,可是沐容却无动于衷,只是抱着乔晚往外走。然后坐进一辆黑色的宝马里,扬长而去。

    纪茹茜眼睛瞪着大大的,这是什么情况?

    乔姐还没有嫁人?

    乔姐居然在顾意的眼皮底下被逼婚?还要被绑着去扯证?而顾意竟然不阻止?

    “顾意,乔姐不会有事吧?”

    纪茹茜怎么想都觉得这个事情很不妥,担心的问道。

    “沐叔,不会伤害乔姐的,放心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顾意莞尔一笑,又道:“乔姐太固执了,沐叔其实早该采取这样的非常手段。只是沐叔太宠着乔姐了,不然他和乔姐何至于错过这么多年?”

    “乔姐明明就不愿意。”

    “乔姐会愿意的,乔姐恨沐叔,但也爱着沐叔!”

    ……

    沈芸如一只花蝴蝶一般,飞舞在拍卖会的每一个角落,与各色各样的男人攀谈,暗送秋波,眉目传情。原本她已经绝望,却突然收到乐天基金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她不知道四面楚歌的自己怎么还会受到乐天基金的青睬?可却明白这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在娱乐圈形势瞬变,也许这一秒你受尽千人唾骂,当机遇来临时,也许下一秒你就能受到万人的爱戴,大红大紫。

    她现在身在地狱,群狼环绕,四面楚歌。可是只要她耐得住寂寞,能傍到有力的靠山,沉寂一段时间,待那些丑闻平息之后,凭着她的演技和出色的外表,她一定能再次登上神坛,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为了今天的慈善拍卖会,她戒了烟,戒了酒,化了妆,拿出了大半的积蓄,添置了昂贵的珠宝,恢复成那个光鲜艳丽的宅男女神沈芸。她不怕苦,也不怕累,甚至不惧任何牺牲。只要有人肯帮她,拉她一把,她什么都可以忍。她可以爬上那人的床,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半百的老头,哪怕她会成为对方发泄的工具,她都可以不在乎。

    所以能出现在这里,她特别的小心翼翼,也特别的珍惜。她一进来,就注意到纪勤也在这里。后来,她又看到了纪茹茜,安柏辰,宁蔷,还有宁浩。她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她一边保持高度警惕避开这些人,一边在不停的勾搭男人。

    好不容易她与几名富商搭上线,沉重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才哼着小曲去洗手间补妆。可不想她从洗手间补妆出来,就被纪勤堵在门口。

    “沈芸,你为什会在这里?”

    沈芸想到那几名富商对她痴迷的眼神,知道接下来的交易已经是十拿九稳,顿时多了几分底气。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声落,沈芸就要越过纪勤往前走。

    纪勤拉住沈芸,用力一扯,猝然靠近她,冷冷的道:“沈芸,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纪小姐,彼此彼此!”

    沈芸现在已经身败名裂,纪勤担心她会牵连到自己。而沈芸却怕纪勤会对她赶尽杀绝,破坏她好不容易即将到手的机会。

    “管好你的嘴,不要乱说话!如果敢出卖我,我保证会让你死得很惨!”

    纪勤今天在拍卖会上受了那么大的委曲,还是决定留下直到拍卖会结束。并不是因为她和沐风说的那些理由,而是因为她看到沈芸出现在这里。她好不容易哄得纪安邦和安雅相信自己,绝不能再出任何差错。所以沈芸这个定时炸弹,她不得不防。

    “这句话,我同样送给纪小姐。我们最好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纪小姐如果不让我活,我死自然也会拉上纪小姐垫背。”

    沈芸也不是省油的灯,况且这一次她是放手一搏,不成功,便成仁。

    说完,沈芸理了理头发,转身就走。

    纪勤双手握拳,脸色铁青,恶毒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沈芸的身影。

    贱人!凭你也配威胁我?

    沈芸回到正厅,脸上立刻绽放出艳丽的笑容,迎上正站在一旁等她的一个半秃老头,挽上他的手臂。

    “亲爱的,久等了!我们走吧!”

    只沈芸挽着那老头还没走几步,一个又矮又胖的女人不知从哪里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揪住沈芸的头发,一耳光甩向她。

    “不要脸的贱人!”

    “你干什么?”

    沈芸被那个女人一巴掌掀翻在地,抚着脸,坐在地上,大声的叫道。

    可那个女人却根本不给沈芸反应的机会,立马又冲过来,将沈芸推倒,一屁股坐在她的身上,左边一耳光,右边一耳光开始扇起来。边打边骂道:“我抽死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敢勾引我老公?我呸!臭婊子,不要脸的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你怎么不去死?”

    那个女人力气很大,声音也很大。不一会儿就引来了一大群人的围观,纷纷对着沈芸指指点点的。

    “你这个又矮又肥又丑的疯婆子,给我滚开!怪不得你老公要和你离婚,我简直怀疑方老板到底是怎么忍受你这么多年的?”沈芸又恼又羞,挥舞着双手去推骑在她身上的女人。只是那个女人身板硕大,沈芸那点力气根本不能动摇她分毫。沈芸越是嘴硬,回应她的越是更加大力的耳光。沈芸已经被扇得失去了理智,早已顾不得其他,哭着喊着向那名富商求救。“方老板,救救我!我快被打死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和这个肥婆离婚再娶我的吗?”

    “方卓,你个被猪油蒙了心的老不羞!当年如果不是有我爸的资助,你现在还在那山沟里种地。现在居然敢嫌弃我?也不撒包尿照照你自己是个什么样?敢在外面养狐狸精?还要和我离婚?”

    那个女人骑在沈芸身上,扭着水桶腰,瞪着那个半秃的老头,质问道。

    “老婆,你别听这个贱人瞎说!都怪我一时糊涂,被这个贱人迷惑了!我怎么可能会和你离婚?”方卓原本站在一旁,连上前劝架都不敢。此时被沈芸的话推出来,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他突然冲了过来,一脚朝着沈芸踢过去,冷冷的道:“贱人,都是你勾引的我!不要脸的小*,给我老婆提鞋都不配!娶你?简直是做梦!”

    方卓的态度很明显,正室就是正室,而小三始终是见不得光的。更何况沈芸连小三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他偷欢未成的对象。众目睽睽之下,傻子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与自己的老婆闹翻。

    “咦!这不是我们的宅男女神沈芸吗?怎么成了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哦!我想起来,这几天娱乐新闻不是炒得很热吗?这位宅男女神可是娱乐圈里有名的公交车呢?”

    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众人纷纷回过头让出一条道来,而纪勤从人群在走了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沈芸,幸灾乐祸的道。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原来她就是那个人尽可夫的坏女人!”

    “贱人!”

    “小*!”

    “不要脸的狐狸精!”

    “宅男女神?我呸!不知羞耻的臭婊子,简直丢尽了我们女人的脸!”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唾骂沈芸。特别是现场的一群贵妇,骂得最凶,恨不得将沈芸千刀万剐。她们最痛恨的就是小三,毕竟她们太多数都身受其害。

    “方老板,是吧?”纪勤冷冷的目光掠过沈芸,收尾处却是方卓,好心的提醒道:“你可千万别犯糊涂,被这个女人的外表给骗了!她为了出名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听说在娱乐圈睡过她的男人不计其数。为了一双破鞋,破坏了与嫂子多年的夫妻之情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的对,是我一时糊涂了!”方卓连连点头,拉起那个肥胖女人的手,讨好的道:“老婆,我们回家!别为了一个婊子坏了你的心情!”

    那个肥女人这才站起来,一口啖吐在沈芸的脸上。

    “呸!小*,再敢来勾引我老公,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才气冲冲的被方卓拉着往外走。

    沈芸就那样躺在地上,衣服破了,发型乱了,脸上鼻青眼肿,火辣辣的痛。周遭各种辱骂声不断,她被千夫所指。而纪勤那张可恶的嘴脸在眼前被无限的放大,那红唇仿佛瞬间变成了血盆大口,一字一句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字眼。

    “纪勤,你这个贱人!”

    沈芸突然“蹭”得坐起来,就朝着纪勤扑了过去。

    而纪勤似乎早有防备,在沈芸起身时,她就已经往后退了好几步,沈芸扑了个空,以一个狗吃屁的姿势趴在地上。

    “保全,快将这个疯子给赶出去,别坏了大家的兴致!”

    纪勤勾唇冷冷的一笑,道。

    两名保全人员立刻走了过来,一人拖着一条手臂,带着沈芸往外走。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赶我走?我是拍卖会邀请的贵宾。”

    沈芸依旧在挣扎。

    纪勤冰冷的一笑,在沈芸经过她身边时,俯在她耳边,轻声的道:“沈芸,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纪勤,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沈芸挣扎的扑向纪勤,可是却抵不过保全的力气,只能被他们拖着往外走。

    一路走,一路骂。可惜所有人都当她是疯子,没有人在意她说的是什么。

    保全将沈芸丢在外面,然后关上了大门。

    “开门,开门!”

    沈芸尤自不死心,爬起来,用力的拍打着大门。

    “沈芸,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沈芸回过头,便看到并肩而立的安柏辰和宁蔷。

    “宁蔷,少在那里幸灾乐祸。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沈芸冷冷的看着宁蔷,咬牙切齿的道。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活该你失去所有!”

    宁蔷高高的扬起下巴,俯视着沈芸,讽刺道。

    “你什么意思?”

    宁蔷冷冷的一笑,“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之所以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都是拜纪勤所赐。你以为纪茹茜有多大的能耐,可以挖出那些丑闻,更是让媒体对你穷追猛打?这些都只不过是纪勤为了防止事迹败露,在打压你而已。你以为今天为什么会那么凑巧,你前脚刚和那个叫方卓的富商搭上线,后脚人家老婆就发现了。我听主办方说,方卓的老婆根本没有收到邀请涵。那么她到底又是怎么进来的?她迟不来,早不来,偏偏选在那样的关键时刻出现,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呢?这次慈善拍卖会聚集了各界的名流,你以为就你现在的风评凭什么能收到邀请函?主办方可是鼎鼎大名的安家千金,而纪勤的母亲也姓安,难道这也是巧合?说白了!这些都是纪勤设计好的,只是想要羞辱你,将你踩在脚底,让你再无翻身的机会。”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会这么好心?”

    沈芸警惕的看着宁蔷,对于她的话半信半疑。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上次的粉丝团打人事件拜她所赐,我差点就毁在她的手上。你说,我难道不该恨她,报复她吗?当然信不信随你,你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也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提醒你这些,只不过是求个心安而已。”

    沈芸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嘴角微勾。上次的粉丝团事件,其实是她策划的。原本她是想借此,将纪茹茜赶出娱乐圈。如果事迹败露,牵连的又是宁蔷。就算害纪茹茜不成,也能借机打压宁蔷。不过当时她留了一个心眼,故意留下了一些证据,将矛头直向纪勤。如今宁蔷果然将目标锁定在纪勤身上,不过她是不会告诉宁蔷真相的。

    纪勤那个女人确实该死!让宁蔷去和她狗咬狗,倒也挺不错的!

    “我知道了!”

    “差不多了!进去吧!”

    安柏辰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沈芸一眼,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温柔,始终不离宁蔷。

    “好!”

    两人出示了邀请函,顺利的走了进去。而纪勤原本还想跟着他们一起进去,却被拒之门外。

    “纪小姐已经交待过了,你不能进来!”

    站在门口的保安冷漠的道。

    沈芸不甘的站在门口,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纪勤,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

    慈善拍卖会已经进入了后半段。

    沐风和纪勤分别代表沐氏集团和纪氏集团捐出了价格不菲的古董,是拍卖会从开始到现在所捐赠出来最昂贵的东西,从而获得了各界名流的一致好评。纪勤和沐风,因此在上流社会圈里火了一把。

    而纪勤捐赠的古董被拍卖之后,紧接着被拍卖的是纪茹茜捐赠的一对翡翠手镯。

    纪茹茜一向热衷于慈善,但从来都是量力而行。在她还是纪氏总裁的时候,她每逢在慈善晚会上出手都很阔气。只是现在,却是今非昔比。所以在收到安乐寄来的慈善拍卖会的邀请函之后,她准备了这样一对并不昂贵的翡翠手镯。打肿脸充胖子并没有任何意义,慈善本就贵在真。

    比起纪勤价值五千万人民币的古董,纪茹茜的这一对翡翠手镯确实不够看。

    “这是由纪茹茜小姐捐赠的一对翡翠手镯,起价五万元人民币,请各位开始应价。”

    拍卖师站在台上,开始宣读拍卖规则。

    纪勤挑眉看向纪茹茜,眼里带着轻视和嘲弄。

    五千万对五万,果然冒牌货就是冒牌货!

    而纪茹茜却是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对于纪勤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

    在婚礼那天以后,她就学会了忍耐和等待。对于纪勤,她在忍耐,也在等待。纪勤过去,以及现在对她的种种,她迟早会讨回来,现在只是时机未到。

    “五千万!”

    顾意突然举牌竟价。

    众人皆是一愣,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顾意。

    这是哪里来的傻冒?明明就只是一对普通的翡翠手镯,十万都已经算是天价了!居然还有人叫价五千万,这人是疯了吧?

    纪茹茜也是一震,伸手拉了拉顾意的袖子,微微俯下身,低声对他说道:“顾意,你在开玩笑吧?五千万?你是说错了数字吧?赶紧的快改!”

    顾意神色未变,淡淡答道:“一群不识货的渔村人类!懂什么?他们当然看不出那对翡翠手镯里含有帝王绿,五千万我都算是捡漏。别声张,我还指望着借此大赚一笔呢。”

    “真的吗?”

    纪茹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运气会这么好,三万块钱卖的手镯,居然还能捡漏到帝王绿?这运气,她可以去买彩票了!而且顾意这也太急切了点,就算里面真有帝王绿,他完全可以叫价二十万。有必要一下喊个五千万的天价,打草惊蛇吗?

    “当然是真的!”顾意撒起谎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在你心里,我难道就这么傻?”

    纪茹茜摇头,顾意的聪明无庸置疑。也不是她不相信顾意,只是这事真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五千万一次!”

    拍卖师第一次落槌。

    “五千一百万!”

    宁浩突然也开始举牌竟价。

    顾意目光一顿,看向宁浩,顿觉很有危机感!

    这是个什么鬼?

    想和他比谁更有钱?还是想和他抢茹茜?

    比有钱,他会分分钟钟碾压他!

    抢茹茜,他就分分钟钟碾死他!

    “六千万!”

    顾土豪表示,一百万一百万的加有什么意思?要加就加一千万,当然加一亿他也是没有意见的?茹茜的东西,那是无价的。他那么辛苦的赚钱,不就是为了讨老婆么?

    “六千一百万!”

    宁浩似乎和顾意耗上了。

    这下纪茹茜真的有点相信,她那对翡翠手镯,也许,可能真的含有帝王绿了。不然顾意抽一下风也就算了,怎么连宁浩也跟着开始叫价呢?

    “八千万!”

    顾土豪很生气,宁家这败家子抽得什么风?

    他的女人,哪里轮到不相干的男人来造势?通通拖出去打死!

    “八千万一次”

    “八千万两次。”

    “八千三百万。”

    宁浩又一次举牌竟价。

    “一亿!”

    顾意嘴角噙着笑,脸上带着点兴奋,似乎很是期待宁浩继续竟价。

    继续啊!敢和我抢女人,分分钟钟让你破产!

    “一亿一次。”

    “一亿两次。”

    “一亿三次。”

    宁浩有些颓然的坐在位子上,没有再继续追加。

    “成交!”

    拍卖师一槌定音。

    “承让!”

    顾意朝着宁浩挑眉一笑,薄唇轻启道。

    哼!手下败将,看你还敢不敢和我抢女人?

    宁浩微垂着头,额间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碾压了宁浩还不够,纪勤也不能放过。

    蠢女人,区区五千万,有什么好神气的?

    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和茹茜叫板?茹茜有我这座金山在,比有钱,这是找虐,还是找死的节奏?

    他目光一斜,睥视着纪勤,轻声道:“纪总裁,也不过如此!”

    “该死!”

    纪勤接收到顾意挑衅的目光,听到顾意那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气得咬牙切齿,一脚踢在前排的座位上,却撞到了脚。

    “怎么啦?”

    沐风见纪勤扶着脚,直呼痛,连忙问道。

    “没事!”纪勤摇了摇头,靠进沐风的怀里,娇滴滴的道:“老公,今天纪茹茜可是出尽了风头。她在故意针对我,你说她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

    沐风轻拍纪勤的背,柔声道:“她再怎么出尽风头,也改不了她私生女的事实!为了一个私生女生气,简直降低了我们的格调。”

    “嗯,好!”

    ……

    “宁蔷,你还好吧?”

    安柏辰坐在宁蔷旁边,听着宁浩和顾意为了纪茹茜争风吃醋,而争相叫价。他的目光不停的偷瞄宁蔷,观察着宁蔷的一举一动。

    “没事!”

    宁蔷神色淡淡,语气也淡淡。

    “浩子那个人最爱玩了,你别往心里去!”

    安柏辰担心宁蔷会因此不开心,所以连借口都替宁浩找好了。

    “嗯。”

    “宁蔷,浩子说他不喜欢纪茹茜,你信我!”

    “安柏辰,你到底有完没完?宁浩喜欢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宁蔷却突然生气了。

    安柏辰那双黯然的冰眸瞬间一亮,激动的抓住宁蔷的手,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

    “十年无望的等候,他从不曾回头看我一眼。我早该明白,宁浩并不属于我。我已经没有多少个十年可以再去浪费了!”

    “那你可不可以……我是不是有希望……”

    幸福来得太突然,安柏辰太激动,太高兴,太紧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安柏辰,你给我好好说话!”

    宁蔷在笑,那笑容直达眼底。

    “我……”

    安柏辰的手在发抖,手足无措的看着宁蔷。人前光芒四射,面对镜头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安神,原来也会有这么怂的时候。

    这段感情,他从来珍视,从来小心翼翼,从来卑微至尘埃里,甚至能开出一朵花来。以至于现在这样的幸福,他从来不敢想。这一刻,他激动,高兴,紧张,不敢大声说一句话。他害怕这是梦,他害怕会打碎这样的美梦。

    “安柏辰,我说你向我表个白会死吗?”

    宁蔷被安柏辰给气笑了。

    “不是,宁蔷!你……不是……我……”

    安柏辰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往,又是扯头发,又是抹脸的,急得满脸通红,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宁蔷看着眼前这个成熟,却也幼稚的男人。他可以完美的演译千面,可在她面前他从来都只是最原本的样子。她想,如果不是太爱,一个经历过无数次灯光和镜头锤炼的天王巨星,怎么会在面对她时手足无措,逄俪瞿兀

    “安柏辰,你到底要不要我做你的女朋友?你要是再这么不说话,我就当你拒绝了!”

    宁蔷双手搂住安柏辰的脖子,笑着道。

    “我要!”

    答得斩钉截铁,毫不迟疑,声音响亮,几乎整个会场都能听到。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目光齐齐转向安柏辰和宁蔷。

    而宁蔷却是笑靥如花,吻上了安柏辰的唇。

    她想要全世界知道,宁蔷是安柏辰的女朋友。虽然现在她还不爱安柏辰,但是没有关系,她会很努力很努力的让自己爱上他。然后更爱他,像他爱她一样,因为他值得。她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

    这个男人这么傻,这么爱她。爱了她那么久,那么久。如果不紧紧抓住,她想她会后悔的!

    “柏辰,我们欠纪茹茜的已经还清,由着他们去折磨,我们回家好好过日子吧!”

    “好!”

    安柏辰将宁蔷打横抱起,脱下外套将她整个包裹在怀里,往外走。

    他的美娇娘,美是他的,娇也是他的,才不要给别人看到分毫。

    而宁蔷在安柏辰怀里,咯咯的笑。

    她知道,这一方怀抱,就是她的幸福。

    宁浩看着那两人远去的身影,会心的一笑。

    好兄弟,祝贺你终于如愿以偿,一定要幸福!

    宁蔷,对不起!

    另一边,安柏辰和宁蔷离开之后,慈善拍卖会迎来了最后的压轴戏――以私人名义捐赠一亿人民币给希望小学的重量级嘉宾。

    当主持人念出这名重量级嘉宾的名字时,全场震惊。

    ------题外话------

    一万二,补昨天的少的一千字,明天更9000。就算订阅很差,我也会努力万更的。

    两千的收藏,首订当天真正订阅的却只有一百多个,真是好心塞!

    求安慰!求表养文,求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0章赚钱就为讨老婆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