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1章 借刀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以私人名义捐赠一亿人民币给希望小学的这位重量级嘉宾是纪茹茜小姐!”

    此言一出,连纪茹茜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一亿人民币?她捐赠一亿人民币?

    这是主持人报错了名字吧?

    她要是有一亿人民币,何苦现在还在娱乐圈摸爬打滚?

    尼玛!这主办方不会就这样坑她一个亿吧?更要命的是,她就是卖血卖肾也拿不出一个亿啊!

    “顾意,这是什么情况?”

    纪茹茜的声音有些哆嗦,轻扯着顾意的衣袖,问道。

    顾意摇头,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是千思百转。到底是谁以茹茜的名义捐的这一亿人民币?宁浩?还是又出现了新的情敌?

    新的情敌?这样的认知让他很不爽!

    “不行!我得去和乐乐说说,他们弄错了!”纪茹茜霍然站了起来,正色道:“一亿人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就是倾家荡产也拿不出来!”

    “慌什么!”顾意拉住纪茹茜,微微一笑,“有我在,别怕!”

    “可是那是一亿啊!一亿!”

    纪茹茜咬牙切齿的道。

    就算当初她还是纪氏总裁的时候,也没富裕到这么烧钱啊!

    “嗯。”

    顾意拉着纪茹茜的手没有放开,而是站起来,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淡淡的答道。仿佛那一亿人民币就是一个数字,毫不在意。

    纪茹茜刚坐下,便见安乐朝着她走过来了。她“蹭”得一下又站了起来,急切的说道:“乐乐,那个捐款是怎么回事?我除了那对翡翠手镯,可是什么都没捐!”

    安乐微微一笑,拉住纪茹茜的手,道:“谁说你没捐?那一亿人民币就是你捐的。”

    “我……”

    纪茹茜还想要解释,安乐朝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说你捐了,你就捐了!”

    “乐乐,到底怎么回事?”

    纪茹茜被安乐绕得有点晕了。

    安乐淡淡的一笑,道:“那一亿人民币是我以你的名义捐的。”

    “什么?”纪茹茜顿时瞪大了眼睛,嘴巴张成“o”字型,惊讶的道:“乐乐,这怎么可以?”

    安乐挑眉一笑,看向顾意。目光相撞时,都在各自眼里看到了同样的用意。然后目光迅速移开,落在纪茹茜身上,笑着道:“你被纪勤和纪家欺负时,我不知情,而你竟然也没有告诉我。纪家人卑鄙无耻,栽脏嫁祸让你背了黑锅。今天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纪茹茜有钱,而且任性!一个慈善拍卖会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个亿。这样的纪茹茜会稀罕纪氏集团那点公款,简直是瞎了他们那一对狗眼。”

    “乐乐,谢谢!”

    纪茹茜用力的抱紧安乐,咬牙将欲夺眶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

    “谢什么?跟我何必这么见外?”安乐轻拍着纪茹茜的背,柔声道:“下回如果受了委曲,一定要让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强大到可以让你依靠,所以不要跟我客气!”

    “好!”

    血浓于水的亲人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不曾相信她,诬陷她,驱逐她。而那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一如顾意,蓝朵,安乐,那些素未谋面的读者,却为她不遗余力。

    “茹茜,你只要记住,你并不是一个人!谁若让我的好姐妹受伤,我必毁她整个天堂!”

    “好!”

    ……

    乐天慈善基金拍卖会成功落幕,纪茹茜可以说是最大的赢家。以一已之力捐款两亿人民币,瞬间让她名声鹊起。纪家的私生女,商界的害虫都抵不过慈善家三个字。

    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两个亿的慈善家,会盗窃商业机密,挪用公款,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纪茹茜这样的商业奇才都会被解雇,纪氏集团是不是要倒闭了,董事会都是吃屎的吗?怎么一点明辨事非的能力都没有?

    同时,《娱乐周刊》也对此进行了大肆的报导,从而让纪茹茜在公众面前树立了正面的形象。

    另一边,记者已经致电宁浩工作室,并证实将由箫笑接替沈芸,出演《谁主江山》的女二号。

    沈芸的经纪公司也对外发言,表示因为沈芸的个人原因,已经正式和公司解约。从今往后,沈芸的一切言行仅代表她个人,与公司无关。

    ……

    晚上九点半,纪氏集团。

    纪勤坐着专用电梯,从顶楼前往电下车库。因为和如意集团的视频会议,所以今天下班比平时要晚许多。

    纪勤走进车库,刚掏了车钥匙,后颈脖一阵痛意袭来,眼前一黑,她晕了过去。

    她的身后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将她扶起来,从角落里又走出来一名带着墨镜的男人捡起纪勤掉在地上的车钥匙,打开车门。另外那名男人抱着纪勤坐上车,三人开着车子大摇大摆的离开。

    直到车子消失在车库里,墙角的摄像头才又重新亮起,运转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待纪勤醒来时,已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她挣扎的坐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发现自己被绑着手脚,丢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而她的手机和背包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而沈芸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正拿着一个注射器往手臂上注射着什么。她的神色有点奇怪,很兴奋,欲仙欲死,似乎极是享受。

    “沈芸,放开我!”

    没有人回应她,沈芸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似乎正沉醉在某种极乐世界中。

    “沈芸,你这是犯法,你知道吗?我劝你最好放了我,否则你就等着去蹲监狱吧!”

    纪勤试图和沈芸讲道理,试图说服她。

    闻言,沈芸拔了手臂上的针头,向纪勤走过来,一耳光甩过去,冷声道:“贱人!都成阶下囚了,还敢威胁我?”

    声落,就朝着纪勤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道:“贱人!我让你过河拆桥,我让你陷害我,我让你对我落井下石,我让你对我赶尽杀绝……”

    越骂越兴奋,越打越疯狂。

    “住手!快给我住手!”

    纪勤缩在地上,大声叫道。

    沈芸脸上是那种疯狂的笑意,带着嗜血的意味。不但不住手,而且还更用力的踹纪勤。

    “贱人!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吗?我偏不!我要毁了你这张脸,找十几个男人轮了你,让你也尝尝失去所有的滋味!”

    “你敢!”

    这一刻,纪勤才知道害怕。

    沈芸已经疯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要不要试试呢?”沈芸捡起丢在地上的注射器,在纪勤面前半蹲下来,举着针头,看着纪勤笑道:“别人说,一个人尝尽了快乐之后,再慢慢的被折磨死才是最痛苦的。我这么恨你,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去死,当然要慢慢折磨你。来!先尝尝能让你快乐,欲仙欲死的东西!”

    “不!不要!”

    挨得这么近,纪茹茜终于看清楚了那注射器中的是什么――毒品。

    “不要?”沈芸冷冷的一笑,“怎么可以不要呢?这可是好东西,一般人我才不给她呢。”

    “走开!”

    纪勤眼里的恐惧越来越深,一旦染上毒瘾,后果不堪设想。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芸一巴掌朝着纪勤甩了过去,另一只拿着注射器的手已经抬起,就要往纪勤手臂上扎。

    也不知道纪勤突然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就挣脱开了沈芸的手,就地一滚,让沈芸手中的注射器扑了个空。

    “只要你肯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沈芸已经疯了,纪勤心里清楚此时唯一能自救的法子就是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想让我放过你?”

    纪勤点头,“是!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可以让你重新回到娱乐圈,成为那个人人敬仰的天后。”

    “那你求我啊!”

    “好!我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此时,纪勤不敢忤逆沈芸。

    “哈哈哈!”沈芸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冲了过去,揪着纪勤的衣领,按住她的头就往地上撞。“贱人!当时我求你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肯放过我呢?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纪勤撞破了额头,鲜血直流,却无暇顾及。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她必须要想办法自救。

    “沈芸,一切还来得及!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一定可以让你回到你事业的颠峰时期,你相信我!我身后是若大的纪氏集团和沐氏集团,我一定有办法的!你难道不想重回大屏幕?你难道不想恢复你曾经的辉煌吗?”

    “我当然想!”

    沈芸抓住纪勤衣领的手一顿,有一瞬间的恍惚。

    “我可以帮你!我可以让你在娱乐圈更加辉煌,只要你肯放了我!”

    纪勤抓住沈芸的弱点,循序诱导。

    “贱人!你又想骗我!我杀了你!”

    沈芸突然就朝着纪勤扑了过来,整个身体压在纪勤身上,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她,另一只手中的注射器猛得朝纪勤的手臂扎了过去。

    “啊!”

    纪勤浑身一颤,毒品已经注射进了她的体内。周身细胞都在叫嚣,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贱人,是不是很舒服,很快乐啊?”

    沈芸脸上的神色已经扭曲,狰狞的看着纪勤。

    “滚开!”

    纪勤躺在地上,缩成一团,恨不得将沈芸千刀万剐。

    而沈芸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刀,冰冷的刀口贴着纪勤的脸慢慢的划过。

    “这细皮嫩肉的,我该先从哪里下手呢?”

    “你想干什么?”

    沈芸冷冷的笑,疯狂而狰狞。

    “我很讨厌你这张脸,当然要毁了它!”

    “我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求求你放过我!”

    这一刻,让纪勤想起了前世。也是阴暗的地下室,疯狂的顾意,而她仿佛就是别人刀俎上的鱼肉,绝望的任人宰割。前世的恶梦,这一瞬的恐惧冲击着她的神经,心在深渊,身临冰窖。

    不!她不甘心!

    凭什么两世她都不得善终?

    纪勤,别怕!要冷静!沈芸不是顾意,这一世,你有爱你的爸妈,还有沐风,一定会有办法的!

    “叶舒影,你怎么来了?”

    纪勤突然坐了起来,双眸猝然睁大,惊恐的看着沈芸的背后。

    关于沈芸的那些丑闻,她也是留了心的。叶舒影是当年和沈芸同时出道的女星,也是沈芸最好的朋友。曾经风靡一时。而那时的沈芸还只不过是一个小龙套,是叶舒影一步一步带着她,为她争取了一个又一个的角色,沈芸才开始慢慢在娱乐圈站稳脚。据说叶舒影后来因为嗑药被奸杀,自杀在自己家中。更有消息爆料,沈芸同当年叶舒影的死脱不了干系,更有可能是主导者。

    沈芸为了搏上位,不择手断,害人无数。如果说,她还有良心,心存内疚,那么就只有对叶舒影而已。听说注射毒品容易让人产生幻觉,所以这时搬出叶舒影,最容易扰乱沈芸的心绪。

    “舒影?”

    沈芸惊慌的转身,手中的小刀丢在地上,跌坐在地。

    “小芸,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害我?”

    纪勤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故意改变了声调,阴冷的道。

    “啊,舒影!你不要过来,不是我害的你!”

    沈芸抱头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纪勤一边轻轻的移动身体,伸手去勾沈芸扔在地上的小刀,一边继续说道:“是你!是你在我的酒里放了药,也是你叫来的记者,更是你爆光的那段视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害我?”

    “不!舒影,不是我!不是我!”

    沈芸抱头趴在地上,身体已经开始发抖。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坏女人!我把你当成姐妹,将你捧红,反过来你却将我送进地狱。你丧尽天良,为什么不去死?”

    纪勤已经割断了绑着双手的绳子,又去割绑着双腿的绳子。

    而沈芸却是趴在地上,朝着眼前她所看到的虚影,不停的嗑头。

    “舒影,对不起!我也不想害你,可是我没有办法。都是许以诺那个贱人逼我的。你当时太红,挡了她的路,所以她要除掉你。我如果不按照她说的做,失去所有的就是我自己。我不像你,有好的家世,后台又硬。我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我输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许以诺那个贱人,后来我找了十几个乞丐上了她,给她注射了毒品,身败名裂之后,她跳楼自杀了。我也算是为你报仇了,你原谅我!”

    “原谅你?你配吗?你该死!沈芸,我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善终!”

    纪勤已经恢复了自由,小心翼翼的往门口移去。

    沈芸跪在地上,突然抬起头,拼命的朝着自己甩耳光,一边打,一边哭喊着道:“是我该死!我对不起你!舒影,求求你原谅我!不要再来找我!”

    “沈芸,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化成厉鬼日日夜夜,扰得你不得安宁!”

    声音越来越远,然后随着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彻底消寂了。

    “啊!不要来找我!求求你不要来找我!”

    沈芸抱头缩成一团跪坐在地上,连声音都带着轻微的颤音。

    半晌,再也没声音传来。

    沈芸依旧缩成一团坐在地上,身体在微微发抖,连头都不敢抬。

    周围瞬间安静了,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纪勤!”

    沈芸突然醒了过来,猝然转身,身后只剩两条被割断的绳子扔在地上。她猛得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追了出去。

    ……

    三天后,沈芸被发现在家中割腕自杀。经法医检验,她体内留有残液,同时还检验出海洛因等药物的成分。初步判定沈芸是嗑药过量,精神恍惚,导致的自杀,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确认。

    沐家别墅,纪勤戒毒的第二天。

    纪勤手脚被绑住,锁在床上。锁链被她大力的扯着叮当响,她脸色苍白,额头上不停的冒汗,全身都在发抖,却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说话。

    沐风站在床前,拿着手帕帮她擦拭因为毒瘾发作,一直流的眼泪和鼻涕。

    “小勤,你再忍一忍!马上就会过去!”

    纪勤没有说话,被锁链绑着的双手猝然收紧,牙齿用力的咬破了嘴唇。

    沐风别过脸,不忍看此时的纪勤。两天了!纪勤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三天前,当他和纪家二老在城效找到纪勤时,纪勤体内的毒瘾已经发作了。只是纪勤却异常的冷静,忍着毒瘾和她回到家,然后让他想办法给她弄了点毒品注射了。过了毒瘾之后,她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她说,阿风,沈芸留不得,我要她不得好死。

    然后,她通过一些特殊渠道,请了一些人,一起去了找沈芸。

    当晚凌晨,她才回来。她回到家时,毒瘾又犯了。原本他打算让她再注射一些毒品,可是她却果断的拒绝了。并让他将她绑在床上,开始戒毒。

    这两天她被毒瘾折磨得生不如死,哪怕第一天,她差点自残,她都没有开口说过要放弃。

    一直以来,他所了解的纪勤――善良,柔弱,温顺。他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么坚韧的一面。而这样的她,让他更加心疼,也更加的深爱。

    突然纪勤“蹭”得坐起来,双手扯着锁链,歪着身子,头往墙上撞。

    “小勤!”

    沐风大惊,连忙抱住纪勤。

    “放开我!”

    声音吵哑,却是两天来,纪勤说的第一句话。

    沐风用力的抱紧纪勤,死死的按住她。

    可纪勤却是大力的挣扎,锁链磨破了手腕,也在腿上勒出一条条青紫色的伤痕。可她却不自知,张口用力的咬在沐风的肩膀上。

    “嘶!”

    沐风皱眉,却并没有躲开,也没有推开纪勤。

    “小勤,再忍一忍!”

    声音温柔,如沐春风。

    “老公,我快要坚持不住了!难受,太难受了!”

    终于,纪勤靠在沐风的肩膀上,哇哇大哭起来!

    “小勤,乖!我陪着你,我们一起挺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

    盛世华庭。

    纪茹茜正在看今天的报纸,而顾意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正用左手和右手在下棋。

    纪茹茜将报纸折好,放到一边,勾唇一笑,道:“沈芸自杀了!”

    “嗯!”

    顾意专心的在下棋,头都未抬,淡淡的答道。

    “你找的那些人可靠吗?”纪茹茜端起桌上的茶杯,浅茗了一口茶,嘴角噙着浅笑,带着期待的意味,道:“现在有没有好消息提供给我们呢?”

    顾意放下棋子,抬头看向纪茹茜,道:“我做事你放心!”

    声落,顾意的手机便响了。

    他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开始接听电话,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成了!”

    挂断电话之后,顾意道。

    纪茹茜脸上的笑意晕开,明知顾问道:“那么现在纪勤在干什么呢?”

    “戒毒!”

    顾意起身,正准备去倒水,纪茹茜已经倒好了一杯,递了过来。他接过杯子,笑着答道。

    “怎么办呢?”纪茹茜作为难状,笑着道:“这样劲爆的新闻,我要是不爆料给媒体,我于心难安呢!”

    “同感!”顾意朝着她竖起了大姆指,笑得阴险。“我倒是更想知道,杀人罪会让她在监狱里呆几年呢?”声落,又点了点头,道:“当然!要是判死刑,我会更欢喜的。”

    “那还在等什么?赶紧的讨债去!”

    纪茹茜起身,哼着小曲,开工去了。

    顾意坐在沙发上,看着纪茹茜的身影,笑得欢乐。

    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

    茹茜不屑玩手段,但并不代表她不会。看!这一手借刀杀人,玩得多么高明!真是甚合他心啊!

    原本在他报复沈芸,爆出沈芸的那些丑闻之时,他就已经派了人开始严密的监视着沈芸。所谓狗急跳墙,沈芸这个女人心太狠,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他担心沈芸会对茹茜不利,上次安柏辰那样的事情,他绝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果然,从沈芸别墅发回来的监控记录,沈芸果真打算报复茹茜和纪勤。他将监控记录拿给茹茜看,提醒她小心沈芸。

    没想到,茹茜看完监控记录之后,却摸着下巴笑了好久。然后她告诉他,她打算请他看一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戏。当初沈芸就是玩得这一出,利用安柏辰来对付茹茜。现在茹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更完美的回击了沈芸。

    于是趁着安乐在a市举办的慈善拍卖会,向沈芸抛出了橄榄枝。沈芸四面楚歌,孤立无援,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机会。而乐天基金慈善拍卖会,可以提供给她最好的机会,她又怎么会不抓住呢?

    而纪勤作为商界名流,自然会出现在那场拍卖会上。亏心事做多了,总是会疑神疑鬼的。一如沈芸,一如纪勤。沈芸害怕纪勤对她落井下石,而纪勤害怕沈芸说出真相,牵连到自己。互相怀疑和互相防备,是必然的。

    至于方卓夫妇则完全是巧合,当然,就算没有方卓夫妇也会有他们安排好的其他人。沈芸受尽唾骂,以纪勤的性子自然会落井下石。只有让沈芸再无翻身的余地,纪勤才能彻底放心。

    所以前有纪勤对沈芸的落井下石,后有宁蔷的挑拨离间。沈芸必定会对纪勤怀恨在心,以她极端的性子,就算不能完全相信宁蔷的话,也会狠狠的报复纪勤。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已经一无所有,赔上自己,也必定会拉上纪勤一起去死。

    果真她对纪勤下手了,虽然除了让纪勤染上毒瘾,并没有对纪勤造成其他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光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另外,他又适时给纪勤透露了一个消息。上次纪勤在酒店被下药,被拍了那些不雅的视频。当天晚上,沈芸也刚好入住了那家酒店。

    若是平时,纪勤也许还会冷静的再查证。可此时,纪勤正在气头上,早已经失去的理智。所以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必定会让她乱了方寸,更加的疯狂,更加坚定她对沈芸除之而后快的决心。

    这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和监控之中。纪勤弄死了沈芸,再造成她自杀的假象。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知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要的就是纪勤和沈芸的狗咬狗,这两人斗得越狠,他们越省事。沈芸害了茹茜一次又一次,自然是留不得。所以这一次,借纪勤之手,兵不刃血的解决了沈芸这个大麻烦。而纪勤为了报复沈芸,永绝后患,留下了犯罪的证据,自然会惹得一身骚。

    茹茜不费吹灰之力,就虐得沈芸和纪勤,一死一伤。这一箭双雕之计,真是太完美了!

    至于沈芸让纪勤染上毒瘾,这纯粹是一个意外的惊喜。狠狠的教训了纪勤是小,这事如果利用的好,再加上纪勤落在他们手里杀害沈芸的证据,绝对能让纪勤吃不了,兜着走。

    接下来,他很是期待,纪勤如何让自己和纪氏集团渡过这次难关。纪勤陷害了茹茜这么多次,这一次也让她尝尝被陷害的苦果。

    ……

    第二天,警察突然出现在沐家别墅,带走了毒瘾发作的纪勤。并以吸毒和涉嫌杀害沈芸为由,逮捕了纪勤。

    这是两个月里,纪勤第二次进警察局。显然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凶险。

    一时间,纪氏集团和沐氏集团皆受到影响,股价下跌不说,甚至还引起了各客户和供应商的恐慌。

    损失最惨重的还是纪氏集团,以如意集团为首的纪氏集团几家重要客户,纷纷因此与纪氏集团中断了合约。更要命的是,这几家客户都是当初纪茹茜谈下来的,此时就算纪安邦出面挽回,对方也不买账。

    纪安邦公司和警察局两边跑,一边要处理公司的危机,一边还要到警察局去替纪勤打点。可他多次出入警察局,甚至连安家也在托关系打点,他却依旧没能见到纪勤。

    另一边,沐风约了纪茹茜在咖啡厅里见面。

    难得这一次,纪茹茜很爽快的来了赴约。不过对上沐风,依旧没有好脸色。

    “有什么事?”

    “坐下说吧!我帮你点了拿铁。”

    沐风没有了往日的盛气凌人,平和的道。

    纪茹茜在沐风的对面坐下,端起咖啡慢慢的喝起来。等她喝完了半杯,沐风还是没有说话。

    “沐先生,如果你没事,那么我就先走了!”

    声落,纪茹茜已经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茹茜!”

    沐风连忙站起来,拉住了纪茹茜。

    纪茹茜目光一冷,看向沐风拉着她手臂的手,冷冷的道:“放手!有事就说,别动手动脚的!”

    沐风松开手,看向纪茹茜的目光里带着一丝请求。

    “茹茜,你帮帮纪勤!”

    闻言,纪茹茜嗤笑了一声,嘲弄的看着沐风,仿佛他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沐先生,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如果真有那么大的能耐,当初又怎么会被你们逼得净身出户,流落街头?”

    沐风知道纪茹茜说的是实话,其实他也不相信纪茹茜能帮纪勤。他托了那么多关系,可警察局回复给他的永远只有一句话――案件还在查证阶段,犯罪嫌疑人不得见家属。纪茹茜只不过是娱乐圈一个新人,又怎么有能力救得了纪勤呢?只是纪勤被带走时,却和他说,务必要纪家二老去请纪茹茜帮忙。他了解纪勤,不可能只是随便说说。她既然说纪茹茜可以帮忙,那么必定是有依据的。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仓促,她没得及解释。

    “茹茜,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沐先生,我不知道你怎么会突然对我这么有自信?警察局不是我开的,法律也不是我定的。纪勤现在犯的可是杀人罪,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况且就算我真的有这个能耐,我又为什么要帮她呢?你们又凭什么要求我去帮她呢?”

    “茹茜,你们是姐妹,体内流着同样的血。”

    “姐妹?简直是笑死人了!”纪茹茜只觉好笑,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她陷害我的时候,有当我是姐妹吗?纪家不是不认我这个女儿吗?我又哪里来的姐妹呢?”

    “茹茜,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当帮帮我!”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配吗?”

    纪茹茜气打不一处来,真想转身就走。

    “纪茹茜!”沐风咬牙切齿的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纪茹茜突然笑了,却是笑里藏冷。

    “当初她逼得我连工作都找不到的时候,怎么不说要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沐风叹了一口气,知道他不可能说服纪茹茜去帮纪勤,只得退而求其次。

    “那你想个法子,让我见纪勤一面吧!”

    “我就只是娱乐圈一个小小的艺人,能有什么法子?”纪茹茜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沉声道:“不过,你倒是可以去找一个人。”

    “谁?”

    沐风急切的问道。

    “楚七少,楚北辰!凭着楚家在军界的地位,如果有楚北辰出面,见纪勤一面不在话下。”

    ……

    纪茹茜刚从咖啡厅回到家里,就接到了安雅的电话。

    “纪茹茜,是不是你陷害的小勤?”

    安雅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

    “纪夫人,警察一定早就告诉过你,凡事要讲求证据。你的小勤犯得可是杀人罪,难道你以为是我杀了人,然后嫁祸给她?”

    纪茹茜淡淡的答道。

    “你是不是能帮小勤?”

    安雅即使有求于纪茹茜,语气依旧生硬。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如果可以让小勤脱罪,你想要什么可以尽管提!”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故意说道:“如果我说我想要纪氏集团呢?你肯给吗?”

    “纪茹茜,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纪夫人,既然出不起价,那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替你办事!”

    纪茹茜亦是语气生硬,没有丝毫的心软。

    “纪茹茜!”安雅气得咬牙切齿,直想摔电话。但是想到现在也许正在警察局受苦的纪勤,又生生忍住了。“你别忘了是谁把你养这么大?”

    “我和纪家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纪夫人慎言!”

    纪茹茜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果真要狠起心来,她不会输给任何人。

    “纪茹茜,你帮小勤这一次,就当是还了纪家对你的养育之恩。”

    安雅依旧还在用昔日的情分牵绊纪茹茜。

    “纪夫人,我早就已经不欠纪家了!”

    “纪茹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安雅耐心耗尽,在电话的另一端朝着纪茹茜吼道。

    “这句话,刚好我也想问纪夫人。我希望纪夫人不要强人所难……”

    纪茹茜还没有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安雅挂断了电话。

    纪茹茜放下手机,苦涩的一笑。昔日无话不谈的母女,今日却是争锋相对。真的回不去了!

    ……

    楚家,书房。

    “少爷,纪小姐让人传话,要求见您一面。”

    李管家正在向楚北辰汇报纪勤的情况。

    楚北辰从文件中抬起头,问道:“她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纪小姐不肯说!”

    “你去安排一下,明天我去警察局见她一面。”

    “好!”

    ------题外话------

    这一章爽不爽?

    上架的第二天,一直有读者给我留言,认为女主太弱。

    我一直以为真正的强大在于内心,真正的强大在于善用他用的长处,真正的强大在于不战而屈人之兵。

    茹茜会越来越好,请多一点耐心。相信我,成全她。

    既然渣渣已虐,表白还会远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1章借刀杀人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