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3章 表白求婚一体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半个小时之后,顾意出门了,而茹茜也回到屋里开始码字。

    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对着电脑居然没有码出一个字来。这样的状态,前所未有。她站起来,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着。明明心里想要构思小说的情节,但是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顾意,还有被他喜欢的那个女孩。

    她懊恼的将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尽,然后打开门,下楼。

    客厅里静悄悄的,她在秋千椅上坐下,轻轻的荡着椅子。

    “纪茹茜,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只需要保护好自己。别人是死,是伤,都跟你没有关系。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敢动你一下,你都给我十倍,百倍的还回去。不用去管后果,不必害怕。你纵使捅破了天,也有我给你顶着。”

    “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有顾虑。我会一直在你身后,在你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只要你需要,我就会一直在。”

    “你有家,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你还有我!”

    “你的后路是我!”

    ……

    脑海中浮现出那些他不经间说出口,而她却铭记于心的话。

    “骗子!”

    等纪茹茜反应过来,心中的想法已经是脱口而出。

    她苦涩的一笑,从秋千椅上站起来,往外走。

    她想她需要冷静,需要好好的理一理脑海中那些莫名的情绪。

    从家里出来,她一个人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沿着道路慢慢的走。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等她回过神来,太阳已经开始落山。她抬起手腕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她转身打算往回走,可是周围的景物却很陌生,她连自己在哪里都搞不清楚了。入眼处是一条宽阔的高速公路,一眼忘不到尽头。

    她第一反应是想要打电话给顾意,点开手机屏幕却突然一顿。依赖顾意,这样的习惯不好,要改!

    她将手机放进口袋,凭着感觉往回走。反正还早,一个人再走走看。再不济也可以问问路人,她就不信她这么大一个人还找不到回家路了。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纪茹茜又走了一个小时,天已经快黑了。这一路上,竟没有碰到一个行人。再加上她本来方向感就极差,这会身在何处,走了多远,是否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她一概不知。

    她叹了一口气,蹲下来,揉了揉酸痛的小腿,然后拿出手机。手机信号很好,却没有一通未接电话。看来顾意出门去了,应该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她打开通讯录,正准备打电话给肖柔。

    突然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在她的面前停下来,车窗落下,露出了宁浩的脸。

    “茹茜,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纪茹茜目光一亮,有些不稳的站起来,不好意思的一笑。

    “我迷路了!”

    宁浩连忙从车上走下来,半蹲着,伸手准备去揉纪茹茜的踝骨。

    纪茹茜却急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似乎很怕宁浩再来揉她的脚,连忙抬了抬脚,道:“我没事,真的没事!”

    “嗯,那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好!谢谢!”

    纪茹茜没有去坐副驾驶,而是在后排的位子上坐下,然后打开了后排的车窗。

    “你住在哪里?”

    宁浩的声音从驾驶位上传来,有点冷,也有点硬。

    纪茹茜微微一顿,方道:“你将我送到市区就可以了!”

    她和顾意住在一起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而宁浩和她,只是工作上的伙伴,现在顶多算得上是普通朋友。所以有关她的私事,她并不想摊开在人前。

    “好!”

    宁浩并没有多问,发动车子,上路。

    “真巧!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

    纪茹茜随口找了一个话题。

    “我从外地拍外景回来,路过这里。”

    宁浩淡淡的答道,似乎并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打算。

    纪茹茜见宁浩似乎并没有聊天的*,而且开车的时候确实也应该专心一些,所以她也就不再开口说话,静静的坐在后面。

    半晌,车里静悄悄的,除了窗外的风声,就只剩彼此的呼吸声。

    “啊嚏!”

    突然后座一道喷嚏声传来。

    “怎么了?”

    宁浩这才开口说道。

    纪茹茜轻揉着鼻子,赶紧将车窗再打开一些,道:“没事!我对香水有些过敏!”

    宁浩神色瞬间一僵,想起了顾意曾经就对他说过,茹茜对香水过敏,而你的车上坐过的女人太多。这一瞬,只觉无比恼怒。

    “不好意思!”

    “没事!”纪茹茜微微一笑,道:“忍一忍就过去了!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茹茜,为什么你总是和我这么客气?”

    宁浩似乎有些生气。

    这下纪茹茜有些懵了,她怎么有一种现在的宁浩有点像当初安柏辰的感觉呢?这样的兆头可不太好!

    “宁天王,到市区了,我就在这里下吧!”

    纪茹茜看着车子已经进入市区,赶紧转移了话题。

    “你住哪里,我直接送你到家!”

    “不必!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纪茹茜立马拒绝。

    宁浩一个急煞车,将车子停在路过,转过身,妖娆的凤眸透着冷厉的光看着纪茹茜,冷声道:“你在怕我?”

    “宁天王,我和你无怨无仇,没欠你钱,也没欠债,为什么要怕你?”

    纪茹茜神色淡淡,反问道。

    宁浩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又被轻飘飘的弹回来。那感觉,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纪茹茜,我不是安柏辰!”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防备?

    纪茹茜又懵了,她觉得宁浩真是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提安柏辰干嘛?他和安柏辰有什么共同点吗?

    “宁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开门,我要下车!”

    纪茹茜对于宁浩的莫名其妙有些烦躁,目光一冷,与他对视,毫不示弱的道。

    “你……”

    宁浩有些气结,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叹了一口气,只得先替纪茹茜开门。

    纪茹茜走下车,转身就走向路边去拦出租车,边走边朝着宁浩挥手道:“谢了!”

    宁浩也下了车,一个箭步冲到纪茹茜面前,将她拉进怀里。

    “茹茜,我不会再让了!”

    纪茹茜猝不及防,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推开宁浩,冷冷道:“宁浩,你干什么?有病啊!”

    纪茹茜本就是个练家子,此时又正在气头上,出手自然不会含糊。而宁浩没有料到纪茹茜居然会这么大的力气,没有防备,直接被她推倒在地。

    纪茹茜冷哼一声,懒得管宁浩,转身就要走。走了几步,似乎还不解气,又折了回来,抬脚用力的踹了宁浩两脚。

    “我告诉你,再有一次,我让你断子绝孙!”

    声落,气冲冲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宁浩坐在地上,“嘶嘶嘶”的抚着腿,嘴角却噙着笑。

    原来她还有这样的一面?

    小辣椒,怎么办?真是越来越喜欢了呢。

    纪茹茜不是宁蔷,他已经无法放手了!那么,除了拿下她,也别无他法了!

    女朋友――纪茹茜,这样的感觉貌似还不错。

    ……

    而宁浩不知道的是,这一幕,让站在不远处的顾意尽收眼底。

    直到宁浩开着车离开,顾意都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伸手又去口袋里掏烟,掏了半天,只掏出了两片口香糖。

    前一阵子,他想戒烟。可有时烟瘾犯了,就会忍不住去口袋里掏烟。茹茜知道之后,就在他的口袋里塞了些口香糖。

    他剥开口香糖,放进嘴里,用力的,咬牙切齿的嚼着口香糖。仿佛宁浩就是他嘴里的那片口香糖,不嚼碎,不嚼得连渣都不剩,绝不罢休。

    走了一个安柏辰,又来了一个宁浩。这一只,两只,跟苍蝇似的,真是烦不甚烦!

    看来表白要趁早,确定关系也要赶紧,如果被宁浩这只苍蝇抢了先,他找谁哭去?

    现在没名没份的,想要对付个情敌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对情敌,玩阴的,他不喜欢!不过在这样的关键时期,就算不喜欢也不得不玩一两把。哼!跟他抢女人,那他就让他被女人抢。

    ……

    盛世华庭。

    纪茹茜回到家里不久,顾意也回来了。

    “茹茜,你也出去了刚回来?”

    顾意随口问道。

    “嗯!”

    纪茹茜坐在沙发上看书,头都未抬的答道。

    “不是说今天要在家里码字吗?怎么突然又出去了?”

    顾意对于宁浩抱了纪茹茜耿耿于怀,想要从纪茹茜这里找安慰,又不好明说。只得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围着这个话题转。

    “卡文,出去走了走!”

    纪茹茜的注意力依旧在书上,淡淡的答道。

    “现在不卡了吗?”

    纪茹茜从书中抬起头,看了一眼顾意,然后道:“还好!”

    顾意还想要说什么,纪茹茜已经拿着书站起来了,转身往书房里走去。

    “茹茜,你在生气?”

    顾意跟在纪茹茜后面,问道。

    “没有!”

    纪茹茜脚步未停,答道。

    “你明明就在生气!”

    顾意无比肯定,他了解纪茹茜,哪怕只是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他都能感觉她心情的不同。

    纪茹茜突然转过身来,声音蹙冷。

    “说了没有!”

    声落,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心情不太好!”

    说完,也不等顾意回答,就小跑的上楼去了。

    顾意愣在原地,心想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心情不好呢?莫非是那个来了?

    思及此,他赶紧搬来电脑,开始上网查女人的生理期需要注意什么。

    他一边抱怨,女人真是麻烦;一边又在自责,怎么会这么粗心,连茹茜的生理期都忘了呢?活该被她凶,必须好好反省。

    捣弄了半个小时,他拿着车钥匙风风火火的出门去了,然后不一会儿,抱着一个大箱子,又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接着又跑到厨房捣弄了一阵子,然后一手端着一碗红糖水,一手拖着那个大箱子,上楼去了。

    他站在纪茹茜的门口,开始敲门。

    纪茹茜打开门,看到顾意这架势,微微一愣。

    “怎么了?”

    “先喝了这碗红糖水。”

    顾意直接将托盘递给纪茹茜。

    纪茹茜云里雾里的接过托盘,实在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顾意这唱的是哪一出?

    顾意见纪茹茜接了红糖水,连忙将那只大箱子拖过来了。翻啊翻的,翻出几片暖宝宝。然后又翻啊翻的,翻出一个热水袋。

    这下纪茹茜更疑惑了,这大热天的,顾意拿这些东西干嘛?

    “你不能受凉!”

    顾意抬头看纪茹茜,突然说道。

    我不能受凉?我为什么不能受凉?

    “啥意思?”

    “茹茜,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自己的身体,你怎么会这么不操心?”

    顾意开始数落纪茹茜。

    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怎么啦?

    纪茹茜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如果顾意是医生,她简直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我怎么啦?”

    “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茹茜你不要害羞,我都知道。”

    顾意一本正经的道。

    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说的好像他也有过一样。所以给她准备红糖水,暖宝宝,热水袋,就是以为她来了大姨妈?

    “那个,我……”

    而顾意已经蹲在地上,又开始翻箱子。翻啊翻的,掏出一包七度空间夜用卫生棉放在一边。接着又低头翻啊翻的,又掏出一包苏菲日用的卫生棉。总之就是翻啊翻的,掏出一包,翻啊翻的,又掏出一包。不停的翻,不停的掏,堆了一地的卫生棉。不同的牌子应有尽有,配备齐全。

    纪茹茜眼睛瞪得大大,嘴巴张成“o”字型,顾意不会是把超市里的卫生棉都搬来了吧?

    “不知道你喜欢用哪个牌子,所以每个牌子都给你拿了一包。有日用,夜用,还有护垫。你要是不够,我再去帮你买!”

    顾意抬头看纪茹茜,手里还拿着一包卫生棉,道。

    纪茹茜看着这一地的卫生棉,觉得就算姨妈真的逆流成河也用不完啊!

    “这些都是你买的?”

    顾意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纪茹茜想着顾意一个大男人,拿着个大箱子,像个卫生棉狂魔一样在超市的货架上狂扫卫生棉,嘴角就不禁抽了抽。

    “你一个大男人去买女性用品,还一次性买这么多,你不觉得那啥?”

    “大男人买女性用品怎么啦?”顾意不悦的看向纪茹茜,又道:“大男人还不是女人生的?女人要不来大姨妈,能生吗?只有愚蠢的男人,才会觉得买女性用品那啥。”

    纪茹茜立马朝顾意竖起了大姆指,她觉得顾意这话应该让广大男同胞听听。完美男人啊!这觉悟是多么的高啊!

    果然顾意说的没错,沐风那就是一个全身上下写满愚蠢的男人。想当初,他对于女人那几天是有多么的嫌弃啊!

    “谢谢你!其实这些我自己去买就可以了!”

    “嗯。一回生,两回熟。下回如果有需要,我也还是可以代劳的。”顾意没有丝毫的迤龋槐菊挠值溃骸安皇撬蹬嗣扛鲈碌哪羌柑欤继乇鹑菀追吃曷穑坎蝗纾忝魈毂鹑ヅ南妨耍爰僭诩倚菹⒁惶彀桑

     “不用,不用!”

    纪茹茜连连摇头,也不知道顾意怎么就会错了意,还扫购了这么多卫生棉回来。她要怎么和顾意说,其实她没来那啥。她如果说出真相,顾意会不会气得揍她一顿?

    “明天我生日,想请你吃饭来着。”

    顾意搬出了重磅级的理由。

    “明天你生日?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请你吃饭好了!”

    “可以!不过地点我来定,可以吗?”

    “好!”

    ……

    两人一起在外面吃了晚饭,纪茹茜就赶去了剧组拍夜场。因为纪茹茜已经答应第二天请假,所以顾意也不好再阻止。只是往纪茹茜的包包里塞了几片暖宝宝和一包卫生棉。

    夜场这一幕戏是:由吾九沧昏迷三年之后醒来,当她好不容易找到龙映寒时,他却为了救她而另娶了云国的公主云凤幽。虽然两人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可是这些由吾九沧却是不知情的。此时龙映寒还不知道由吾九沧对自己的心意,一心想着成全她和别的男人。

    这一幕戏是三个人的悲哀,由吾九沧九死一生的醒来,以为终于能和龙映寒在一起。不想却是物是人非,情不在。龙映寒好不容易等到由吾九沧醒来,却因为现实的种种为难,那些不明的心意,难解的心事,只能是求而不得,舍而不能。云凤幽横在两人之间,进不得,退不得,左右为难,左右都是错。

    原本昨晚也是在拍摄这一场戏,却因为纪茹茜对情感的把握不到位,所以ng了好几次。楚莫本来还在担心纪茹茜的表演不到位,特意让安柏辰给她讲解和指导。不想这一次,纪茹茜却是一次就通过了。表演十分到位,对由吾九沧情感的把握更是炉火纯青。将三个人的感情里的那种痛,苦,悲哀,无奈表现的入木三分。

    “ok!很好,收工!”楚莫下令结束拍摄,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走向纪茹茜,笑着又道:“茹茜不愧是乔晚的教出来的,士别三日就当刮目相看。今晚和昨晚完全是两个状态,今晚的表现很棒!”

    “谢谢!”

    纪茹茜淡淡的笑道,只眼中的苦涩却隐藏得极好。

    只有纪茹茜自己知道,今晚之所以如此顺利。是因为她将龙映寒直接想象成顾意,而今晚所演绎出来的只不过是她这一天心情的真实写照。她表演的越到位,就说明她对顾意的心意越明显。

    那些莫名的情绪,直到这一刻终于有了宣泄的理由。她也终于明白,不知是何时,她对顾意的感觉开始变得特别,而不再是纯粹的朋友。看来,有些事情是时候该了结了。

    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应该给自己一个交待。有些心意,虽然还不明确,但是是继续,还是结束,必须是她说了算。

    ……

    第二天,爱琴海餐厅。

    纪茹茜刚下车,就有身着正装的服务生迎上来,微笑道:“请问你是纪茹茜小姐吗?”

    纪茹茜点了点头,“我是!”

    “纪小姐,里面请!”服务生半弯腰,朝着纪茹茜做了“请”的动作,依旧微笑着道:“顾先生已经订好了位子。”

    “好,谢谢!”

    纪茹茜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里走。

    爱琴海餐厅是a市有名的高消费场所,是上流社会情侣约会的必选之地。以奢华,优雅,浪漫的用餐环境,优质的服务,高消费标准而闻名。

    她以前和沐风来过一次,她记得当时室内的色调是以淡淡的粉红色为主。而现在却变成了深蓝的色调,除了过道,到处都插满了新鲜的蓝色玫瑰。不知道玫瑰是不是今天才插的,花朵上居然还有晶莹剔透的露珠。虽然插的玫瑰花很多,却并不凌乱,而是自成图案。有心形,正方形,菱形,甚至是一些粗线条。奢华,优雅,美丽,却不花俏。比起先前的布局,现在这样的改变多了一分大方和浓情。不得不说,这样的设计更得她心。

    她记得,那会和沐风来的时候,她就曾开玩笑说,她不喜欢这里的设计。她说,如果这里将主色调改成蓝色,那么会有韵味许多。当时沐风却摇头说,他喜欢粉红色,粉色更浪漫。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沐风的坚持,只不过是因为纪勤喜欢粉红色。没想到,她所喜爱的东西,却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她的眼前。

    餐厅很大,此时除了工作人员和她,并没有其他的顾客。悠扬的音乐响在耳边,一首并不算出名,但是却是她很喜欢的英文歌《a,little,love》。轻轻的,淡淡的,柔柔的感觉,却曾感动过她一次又一次。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一如她初见顾意的时候。

    “darling!”

    突然乔晚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捧蓝色的玫瑰向她飞奔而来。她脚步一顿,乔晚已经到了她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乔姐!”

    她微微一愣,叫道。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茹茜,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宝贝,你是我的骄傲!加油!”乔晚轻轻推开纪茹茜,将手中的一捧蓝色玫瑰交到她手上,笑着道:“前面会有惊喜等着你哦!”

    “乔姐,谢谢你!”

    此时千言万语,唯有汇聚成一句“谢谢”。

    这一刻,那些缺失的亲情似乎瞬间被填满。被亲生父亲毫不留情的抛弃,伤害所留下的创伤瞬间被抚平。

    真好!她还有家人!

    在她被纪家赶出家门之后,她又重新拥有了可以让心灵停泊的港湾。

    纪茹茜在乔晚满脸笑容的注视下,捧着花继续往前走。

    而前面,安乐也是手捧蓝色的玫瑰向她走来。

    安乐走到纪茹茜的面前,同样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将手中的玫瑰花交给她,微笑着道:“茹茜,以后让我来做你的闺蜜。请相信我,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姐妹,好闺蜜。”

    “好,乐乐!”

    与纪勤认识十年,从高中到大学,再到步入社会。她们曾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给过彼此最真的温暖。她一直以为纪勤会是她一辈子的好朋友,好闺蜜。可转眼间却是针锋相对,刀剑相向,势同水火,不死不休。

    所以在经历纪勤的背叛之后,她不敢再相信友情。她宁愿不去触碰,也怕再因此而受伤。所以当她被纪家赶出家门,流落街头,净身出户时,她宁愿与陌生的顾意交易,也没有向昔日的朋友开口帮忙。

    只不过是因为她在害怕,她害怕再一次经历如同纪勤一样的背叛。十年的闺蜜,说翻脸就翻脸。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她又怎么敢再有所希翼?

    这一刻的安乐,却温暖了她,治愈了她那颗被友情伤得千疮百孔的心。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纪勤。真正的朋友,也许并不经常见面,也许也很少联系。但是当你需要的时候,她一定会不遗余力,甚至是竭尽全力。

    终于,她不再紧闭心门,她又开始相信友情。

    “小夕!”

    纪茹茜还愣在原地,前面传来了蓝朵的声音。

    她抬眸,便见蓝朵一手捧着蓝色的玫瑰,一手拿着丘比特之箭的布偶,正微笑着看着她。

    “蓝姐!”

    蓝朵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走过去。

    纪茹茜捧着花,走向蓝朵。

    “小夕,请相信它能给你带来最美好的爱情。你很好,值得被最好的对待。所以一定要幸福!”蓝朵将手中的布偶和玫瑰花一起交给纪茹茜,又问道:“茹茜,你手中刚好是一百四十四朵蓝色妖姬。你知道一百四十四朵蓝色妖姬代表的花语是什么吗?”

    一百四十四朵蓝色妖姬代表:爱你日日月月生生世世!

    有些答案在脑海中呼之欲出,让她雀跃不已。

    婚礼上,沐风的那些话,击碎了她的自信。那这一刻,她终于可以重拾信心。

    原来,她真的很好,很好!

    有人爱你日日月月生生世世,她又怎么会不是那个人心中的最好呢?

    她心中那些缠缠绕绕,不得结的死结,有人在耐心的替她解开。她关闭的心门,有人固执的重新敲开。那些她失去的亲情,友情,爱情,有人在一一给予。

    曾经她做过一场很美的梦,梦里有人对她说,宝贝,我一个人能给你所有的爱。

    那时的她,只觉梦太美,舍不得醒来。这一刻,她美梦成真,只觉欢喜,无限欢喜。这一刻,于她才是真正的重生。抛弃过往那些束缚,从沉痛中醒来,凤凰泣血而归。她想,从今以后,她将无坚不摧。

    墙壁上厚重的窗帘缓缓落下,大厅里的灯光突然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随即,一束白色的灯光照在一个阴暗的角落。一身白色西装的顾意,坐在一架黑色钢琴前。他抬头,朝着纪茹茜微微一笑。宛如春风过碧水,荡起一池春江水。那是纪茹茜从未见过的顾意,眼角眉峭皆是笑意。那双深邃的蔚蓝色眸子,此时宛如雪空中的一抹深蓝,幽深幽深的,仿佛随时能将她吞噬。

    同时,一束追光灯打亮,照亮了纪茹茜站立的地方。

    顾意低头,五指轻扬弹起了轻缓的琴声。伴随着琴音,充满雌性的声音响起。

    敬爱的神:

    她,那个我想要与她共度一生的人,虽然不在这里。

    但是我相信,某个时候,你将会让我见到她,能不能好好照顾她。

    让她过得舒适,还要佑护她,直到我们见面的那一天。

    还有,让她知道我的心为她而存在。

    ……

    一首中文版的《my,prayer》,让纪茹茜几近落泪。devotion乐队是她最喜欢的乐队,而这首歌也是她喜欢的一首歌。严格来说,她有些冷情。无论是听歌,还是看电影,不管多么感人的画面,她都能淡然处之。唯有《my,prayer》这首歌,几乎是第一次听就被它所倾倒。七岁之后,她一次流泪却是因为这首歌。

    这首歌的含义,她再清楚不过。爱的祈祷,爱是等待,痴情的的用一生等待真爱的男子。一生唯一人,只为她而存在。那是她少女时代对于爱情的期许,最美丽的梦。

    大厅舞台的屏幕突然亮起,淡黄色菊花的背景上,有字闪着五彩缤纷的光芒,忽隐忽现。那字苍劲有力,却不露锋芒。纪茹茜记得,那是顾意的笔迹。而现在,那些笔画却透着温柔,旖旎,组成充满浓浓爱意的句子

    “一生的脚步是与你相随,一生的情话与你倾诉,一生的缠绵是与你相伴,一生的长路是与你同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茹茜,嫁给我,好吗?”

    而满室的蓝色玫瑰上面,也有灯光亮起。灯光绕着玫瑰,组成了一些线条和图形。而那些线条和图形却组成了一行字。

    “茹茜,我爱你!”

    琴音停止,灯突然亮了。顾意站起来,逆着光走向纪茹茜。他边走边开始取戴在小手指上的尾戒,来到纪茹茜的面前,单膝跪地,一手举着那枚尾戒,那双深邃的眸子缠缠绕绕只看着纪茹茜,道:“茹茜,嫁给我,让我来给你幸福,好吗?”

    ------题外话------

    这样的表白,喜欢吗?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卡了三天,就写了这么点字数。

    今天有点少,明天补两千。

    《myprayer》这首英文歌,很符合顾意对茹茜的爱,大家可以去听听,很不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3章表白求婚一体化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