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4章 顾色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看着顾意,而身后却有掌声响起。

    乔晚用力的鼓掌,又跳又笑,已经是处于颠狂的状态。

    “唉西!小心肝太给力了!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求婚了!可瞒得我老人家,好苦啊!这下我的孙子可有着落了!”

    安乐也在鼓掌,撇了撇嘴,不是说表白吗?早知道他要求婚,她可没这么轻易就答应来帮他。虽然被顾意摆了一道,心里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真心的为茹茜开心。

    而蓝朵却是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仿佛嫁女儿一般。认识纪茹茜五年,这一路她走得有多么辛苦,她比谁都清楚。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她并不了解,可是光从今天这里的精心安排,小到每一个细节都是按着茹茜的喜好来的。就可以看出,他对茹茜一定是用情至深。这一刻,她只觉无比欣慰。

    “嫁给他!嫁给他!”

    蓝朵用力的鼓掌,率先说道。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乔晚,安乐以及站在一旁餐厅的工作人员也立马跟着大声的叫起来。

    纪茹茜回过头,面对的是众人期许的目光。她微微一笑,看向顾意,目光定在他举着尾戒的手上。

    尾戒代表的意义,永远只爱一个人!

    今天顾意带给她的震撼,不止一点点。只是感动归感动,这个家伙……哼哼哼!

    “我饿了!先吃饭吧!”

    纪茹茜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更没有去接顾意的戒指,而是越过他,朝着大厅里布置的最雅致的餐桌走过去。

    顾意既然这么了解她,自然知道她的喜好。所以扫过整个餐厅里精心布置的餐桌,她一眼就知道顾意选的地方是哪里。

    纪茹茜这一举,真是惊煞了一众人的眼。

    尤其以乔晚反应最大,扼腕,急得直跺脚,追问道:“宝贝,你到底是答应,还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给个准话,这么吊着,乔姐的心脏受不了啊!”

    纪茹茜脚步一顿,回过头,看向乔晚,笑着道:“乔姐,蓝姐,乐乐也一起来吃饭吧!”

    顾意站了起来,目光冷嗖嗖的射向三人。大有她们要是敢点头,坏了他和纪茹茜的两人世界,就等着他报复的意思。

    “不!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三人异口同声的答道,边说边往外退。

    别说安乐和蓝朵,就连好奇心最重的乔晚,此时都不敢留下来。顾意要是告白成功还好,万一他被茹茜拒绝了,她可没法承受他的怒意。

    纪茹茜倒也不强留,而是自顾自的在餐桌旁坐下。

    顾意跟在纪茹茜身后,讪讪的在纪茹茜的对面坐下。皱着眉,也不说话,显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茹茜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以为茹茜就算现在还不喜欢他,至少对他好感还是有的。难道这些都是他的错觉?这样念头一冒出来,他只觉害怕!

    “顾意,生日快乐!”

    纪茹茜也不管顾意高不高兴,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道。

    顾意接过小盒子,兴致不高的放在一边。抬眸看向纪茹茜,可怜兮兮的道:“不快乐!”

    纪茹茜微微一笑,全当没看见顾意诅丧的脸和没听到他不开心的话。

    “有准备蛋糕吗?”

    “没意思!”

    顾意表示,告白不成功,哪里还有心思过生日?

    纪茹茜却依旧不理顾意,而是伸手招来了服务生,交待道:“请帮我们准备一个生日蛋糕。”

    “以后再也不要过生日了!”

    顾意被纪茹茜彻底无视,心情糟糕透了。

    服务生看了看纪茹茜,又看了看顾意,一脸的为难。

    纪茹茜挑眉看了顾意一眼,然后道:“没事,去准备吧!”

    “是!”

    服务生退了下去。

    顾意一瞬不瞬的盯着纪茹茜,可怜巴巴的,一脸求安慰的表情。

    纪茹茜却是继续不理顾意,托着下巴,看向窗外,似乎沉醉在窗外的美景中。

    顾意恨不得一拳打破那见鬼的落地窗,然后让纪茹茜只看着他。

    悠扬的音乐,暖暖的灯光,良辰美景,佳人倚窗而坐。

    画卷如此美,可顾意却没心思欣赏。关键是他的佳人,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看一下他,这让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茹茜,我……”

    顾意这么干坐着可不是好现象,他必须主动出击。

    纪茹茜回过头,打断了顾意的话。

    “顾意,我今天是来帮你过生日的!”

    这言下之意就是,其他事情免谈。

    顾意顿时又焉了,一股深深的挫败袭来。他烦躁的将领结扯下来,扔在一旁。然后气鼓鼓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小盒子,开始拆礼物。

    莫名的烦躁,莫名的无力,捣弄了半天,居然连盒子都没打开。他恼怒的将盒子扔在桌子上,负气的道:“不拆了!”

    “不喜欢?”

    纪茹茜明知顾问。

    “没心情!”

    顾意冷哼一声,别过脸,不理纪茹茜。

    “哦!那就还给我吧!”

    纪茹茜伸手去拿被顾意扔在一旁的小盒子。

    “送给我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

    顾意双手一扫,将盒子扫到自己面前,赶紧护进怀里,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你不是不喜欢吗?”

    纪茹茜似笑非笑的道。

    “那我喜欢你,你要不要给?”

    顾意“蹭”得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前倾,猝然靠近纪茹茜。

    纪茹茜看向顾意,眼角有笑意,却不说话。

    “纪茹茜,我喜欢你,我要娶你!”顾意有些激动,又有些惶惶不安,提高了分贝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顾意,这么大声干嘛?比谁声音大吗?”纪茹茜却突然笑了,身体往后靠,仰在椅子上,又道:“表白表成你这样,还真是古往今来头一遭,好醉呢。”

    顾意无力的坐下来,又“蹭”得站起来,冷冷的瞪着纪茹茜。

    “茹茜,你是我的!这一点无庸质疑,你只能喜欢我!谁要跟我抢,我杀谁!”

    那是纪茹茜第一次见到顾意在她面前露出狠虐和暴戾的一面,也是她看到顾意最不冷静,最冲动的一次。

    霸道总裁有木有?

    “喊打喊杀的干什么?不是要表白吗?把你的压轴戏拿出来溜一溜!”

    纪茹茜笑咪咪的道。

    顾意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气急败坏,喊打喊杀的。反观纪茹茜却是云淡风轻的,不慌不忙。如果说以前,他对纪茹茜是了如指掌。那么这一刻,他却是完全看不透纪茹茜。这样的无力感,让他害怕。

    “茹茜,你……”

    一时间,顾意不知道如何开口。

    而纪茹茜却是双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顾意,脸上是浅浅的微笑。

    “嗯?”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

    突然传来菊笑的声音。

    纪茹茜抬头,只见头上绑着一根红丝带的菊笑从屋顶飞舞着翅膀俯冲而下,落在餐桌上。一双翅膀背在身后,朝着纪茹茜半鞠躬,说道:“主人得了相思病,医生开出的药方是,需要永恒的爱情炖熬一辈子。茹茜,请赐药!”

    纪茹茜轻飘飘的看了顾意一眼,笑着道:“不错!继续!”

    顾意灰暗的眸子瞬间一亮,原来她喜欢这个调调?这是有希望了吗?

    菊笑站起来,翅膀从身后伸出来,一个戒指盒摊开在纪茹茜面前。它低头,尖尖的嘴巴打开戒指盒,露出一枚镶着紫色钻石的钻戒。

    “茹茜,你愿意嫁给主人吗?”

    纪茹茜目光落在那枚钻戒上,如果她没看错,这枚钻戒上镶的紫色钻石应该是至尊紫心。至尊紫心是目前所知的最大的鲜紫色钻石之一,她因为钟爱紫色,所以曾经关注过有关至尊紫心的报道。而且至尊紫心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从一个角度看,它呈现的是深紫色。换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它呈现的却是深红色。

    安乐曾经说过,她最适合的是深红色。而她最钟爱紫色,所以当时看到至尊紫心的报道时,她还曾和安乐开玩笑说,至尊紫心这枚钻心就是专门为我定制的。以后如果有人拿着这枚钻石向我求婚,我一定嫁给他。

    安乐当时还打趣她,茹茜,你这样不可以,会嫁不出去的。

    现在顾意却让她如愿以偿。

    趁着纪茹茜思索分神的时候,菊笑立马开始挖坑。

    “不说话用肢体语言也行,点头是同意,摇头是不反对,不点头也不摇头是默认。”

    卖萌猥琐专业户兼传话筒菊笑,也被黑化了!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顾意那双蔚蓝色的眸子,贼亮贼亮的,等着纪茹茜表态。半晌,都不见纪茹茜有反应。顿时欣喜若狂,道:“这是默认了吗?”

    他一边说话,一边朝着菊笑使眼色。还不赶紧替茹茜戴上戒指?

    而纪茹茜还在考虐,点头不行,摇头也不行,不点头不摇头还是不行,那么她还能用什么肢体语言?

    另一边菊笑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钻戒套在了纪茹茜左手的无名指上。

    这一人一鸟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

    纪茹茜微愣,低头看无名指上的钻戒,右手手指刚抚上钻戒,顾意就“蹭”的站起来,用力的按住了她的手,道:“不准摘!一经售出,概不退货!”

    纪茹茜抬头看顾意,推开他的手,并没有去摘钻戒,只是轻轻的转动着。低着头,似是随意的道:“顾意,你喜欢我?”

    “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喜欢了很久很久!”

    菊笑拍打着翅膀,抢先替顾意回答了。

    “闭嘴!”

    顾意一掌拍飞菊笑,冷声道。

    虽然纪茹茜语调随意,可是顾意却知道她此时很慎重。收起了先前的轻慢,是很郑重打算面对他要问的问题。

    “我不会是一个好的女朋友。我很冷,很淡。不会撒娇,也不会关心人。和我在一起,你会很无趣。”

    纪茹茜垂眸,手指依旧在转动着钻戒,淡淡的道。

    “没有关系!我会是一个很好的男朋友,我很热情,也很会关心人。和我在一起,你会很有趣。”

    顾意毫不犹豫的答道。

    “目前来说,就算我们确定恋爱关系,也不能对外公开。”

    “只要不是你出墙,其他的我都无所谓。”

    “在感情上,我很自私。必须要对方先付出,对方走出十步,我才会走一步。如果对方后退一步,我不会挽留,只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也许我一辈子最爱的都只是我自己。”

    “茹茜,如果一段感情是一百步。那么你只要站在原地,我会走完这一百步来到你的面前。我若爱一个人,我希望她能好好爱她自己,最爱她自己。”

    “我很固执,有时还会很强势,还有些任性。脾气也算不上好,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

    “我会让着你!”

    “顾意,这样的我,你确定要娶吗?”

    “我确定!”

    纪茹茜转动着钻戒的手放了下来,抬眸看向顾意,脸上的笑容直达眼底。

    “那么,顾意,我们交往看看!至于要不要结婚,看你表现!”

    顾意双眸猝然睁大,人生里第一次目瞪口呆。

    “茹茜,你说什么?”

    他有些不敢相信,唯恐这是在梦中。

    “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纪茹茜笑着道。

    “茹茜,你赶紧掐我一下,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纪茹茜站起来,走向顾意,微微俯身,轻吻顾意的额头。

    “现在清醒了吗?”

    声落,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被顾意抱进怀里,压在长椅上。下一秒,顾意的唇落在她的唇上。轻轻浅浅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下。不是曾经的小心翼翼,浅尝辄止,也不是掠夺的,攻占城池的吻。而是温柔,珍惜,两情相悦的欢愉。而纪茹茜也不是曾经的拒绝,而是双手搂紧顾意的脖子,开始生涩的回应他。

    她的香甜,他早就尝过。只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你情我愿,可以得到回应的亲吻那才是最*的。

    在顾意的主导下,吻渐深,而纪茹茜也慢慢变得熟练。两个人的舌尖彼此缠绕,互相挑逗,跳跃,奏出一曲旖旎的乐章。

    “小姐,你们的蛋糕……”

    声落嘎然而止,服务生端着蛋糕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纪茹茜瞬间一震,猛得推开顾意,连忙开始整理衣服。

    “滚!”

    顾意却是立刻将纪茹茜抱进怀里,声音蹙冷。

    服务生欲哭无泪,表示很委曲,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打扰他们好事的。在顾意足以杀死人的目光下,立马放下蛋糕,火烧屁股般转身就跑。

    “放开我!”

    纪茹茜一阵懊恼,真是太丢人了。

    “怕什么?我们这是合法的!”

    现在他们已经确定恋爱关系,亲个嘴怎么啦?这可是明正言顺的。

    以后可以天天亲她,真是美妙好滋味!

    顾意却抱着她不撒手,还往她的脖子上蹭了蹭。

    “别!”纪茹茜伸手推顾意,道:“吃蛋糕了!”

    “不吃!我还想亲你!”

    “不行!生日要许愿的。”

    “我的愿望就是想亲你!”

    “顾、意!”

    对于顾意这种耍流氓的行为,纪茹茜表示好恼火。

    ……

    两人又玩闹了一阵,顾意才放开纪茹茜。

    纪茹茜起身,正打算回到对面的座位上去。

    顾意却拉住了她的手,身体挪了挪,然后伸手拍了拍旁边空出来的地方,示意纪茹茜坐下。

    纪茹茜觉得,她应该远离顾意这个流氓。

    “我还是坐对面去吧!”

    顾意皱眉,霸道的道:“要么坐我旁边,要么我抱你坐我腿上,没有第三个选择。”

    纪茹茜抓狂,可是想着今天顾意是寿星,不好发作。只得顺了他的意,在他旁边坐下。

    “我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一个家伙?”

    顾意笑,伸手搂着纪茹茜的腰,温柔的道:“你记住,我这么一个家伙是你的男朋友,将来还会是你的老公。”

    纪茹茜拍掉顾意在她腰间作乱的手,将二十八根蜡烛插好,然后点燃。

    “快许愿!”

    顾意却是看都不看插在蛋糕上的蜡烛,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纪茹茜。

    “我想要娶茹茜!”

    “换一个!这个问题刚才我已经回答过你了!”

    纪茹茜抚额,很苦恼。

    “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

    纪茹茜果断的拒绝。

    “那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可以吻你吗?”

    “嗯,可以!”

    于是下一秒,顾意就吻上了纪茹茜的唇。一边磨蹭着她的嘴唇,一边含糊的说道:“这可是你要求的。所以你不能推开我,不能咬我,要热情的回应我!”

    “唔,唔……”

    纪茹茜被他吻得快喘不过气来了,用力的去推顾意。

    顾意抬起头,纪茹茜已经涨红了脸,连忙张口大口大口的吸气。她想,如果顾意再不肯放开她,她也许就会成为史上第一个接吻接到缺氧而死的人。

    真他妈太丢人了!

    “宝贝,我们再来,好不好?”

    顾意对于接吻这件事还真是孜孜不倦。

    纪茹茜气结,“顾意,你这么无耻,别人知道吗?”

    她想念那个听首艳诗就能脸红的顾意啊!不是说这个家伙被下药还能坐怀不乱吗?现在这个如狼似虎的又谁?

    顾意摇头,一本正经的答道:“别人不知道,就你知道!”

    ……

    “赶紧许个正经点的生日愿望!”

    “我希望睡前可以看到你,睡时可以抱着你,醒来可以亲吻你。”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精虫充脑?”

    “不能!”

    “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追求了吗?”

    “有!”

    “那赶紧再许个心愿!”

    “我想和你生孩子!”

    ……

    纪茹茜表示很无力,根本没法沟通。

    最后顾意还是没有许出一个像样的心愿,纪茹茜对此已经绝望。于是两人切开蛋糕,开始吃起来。

    其实只是纪茹茜在吃,而顾意是在喂她吃。

    “我要吃水果!”

    顾意于是叉几片水果喂进纪茹茜嘴里。

    “我不要奶油!”

    顾意立刻切一小半蛋糕,一口干掉上面的奶油。

    “顾意,那上面都是我的口水!”

    纪茹茜吃了个半饱,才发现顾意似乎一直没吃,而是一直在舔她吃过之后的叉子。而且是她每吃一口,他就要舔一下。

    知道顾意有洁癖,她故意恶心他!

    “我不介意!”

    这样一来,他吃了她的口水,她也吃了他的口水,就相当于是亲上了!唉!饥渴难耐,他也就只能这样望梅止渴啊!

    “你不是有洁癖吗?”

    “对你例外!”

    ……

    吃完蛋糕之后,就是烛光晚餐。

    纪茹茜喜欢吃甜食,而这家餐厅的蛋糕做的确实美味。所以刚才差不多就已经吃饱了,此时虽然都是她喜欢的菜色,但是却实在是吃不下了。

    纪茹茜不吃,顾意也不吃。

    “顾意,你刚才都没吃,怎么现在也不吃?”

    顾意叹了一口气,道:“美色在前,食之无味!”

    “顾意,我告诉你,适合而止啊!今天是你过生日,我才会这么好说话。想当初沐风……”

    纪茹茜自知失言,立马住了口。

    顾意勾唇一笑,纪茹茜却只觉阴风阵阵。

    “宝贝,我突然间想吃醋!”

    声落,他就开始招呼服务生。

    “服务生,给我来……”

    纪茹茜“蹭”得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个跳到顾意坐着的长椅上。一手捂住顾意的嘴巴,一手拉住的手,道:“顾意,我错了!”

    顾意一怔,随即脸上的笑意晕开。

    下一秒,纪茹茜只觉指尖一股酥麻感袭来。她微愣,只见顾意正含住她的指尖,享受又轻缓的吮吻。

    她猛得缩回手,捂嘴的手改去推顾意,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顾意身上,直接将他推倒。

    “以后你还是改名叫顾色色得了!”

    顾意微微一笑,“如果你喜欢,当然可以!”

    纪茹茜气结,怒火中烧。原来在她这里,不是恋爱中的女人真可怕,而是恋爱中的男人太可怕。明明先前很正人君子,这一下子就变成一头狼了。对于顾意的无耻,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顾意,你还能再无耻一点?”

    顾意双手搂上纪茹茜的腰,对于软香温玉在怀很是享受。哪怕此时他们的姿势很有违和感,他也笑得极开心。

    “宝贝,不公平!”

    “什么?”

    顾意往纪茹茜怀里蹭了蹭,深深的吸了几口香气,酸酸的道:“我从小到大,三尺内没出现过女人这样的生物。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可你为什么会有个前男友?我都吃了好几十斤醋了!你必须得好好补偿我!”

    纪茹茜被气笑了,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感动。在这个浮夸的年代,连女人都已经不会再守身如玉,而顾意这样要钱有钱,有权有权,才貌双全的钻石男,居然还能抵得住诱惑,耐得住寂寞。看来,她真的是捡到宝贝了!

    “你真的还是处?”

    “要检验么?”

    顾意表示真金不怕火炼,欢迎验证,更期待验证。

    “滚蛋!”

    纪茹茜算是明白了,顾意压根就是一只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衣冠禽兽。

    “不滚!除非你再亲我一下!”

    顾意眼角眉峭都带着笑意,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不得不说,有时候纪茹茜还真是生猛的可爱。如此时,若是换成别的姑娘,也许会羞涩,也许会欲拒还迎,也许会脸红矫情。可是纪茹茜这一刻想的却是,顾意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确实是不容易,怕是憋坏了,首先值得表扬。他憋了那么久,就是接个吻都能让他化身为狼,一发不可收拾。她已经可以预见到她未来的夜晚必定是特么的筋疲力尽。

    现在顾意还有所顾虑,以后那就说不定了。所以如果现在不将他喂饱,没准以后他会变本加厉的折腾她。

    防患于未然,那是必须的!

    哼!不就是亲个嘴吗?姐,今儿个就一次性满足你!

    说干就干!

    顾意还没反应过来,纪茹茜已经双手捧起了他的脸,吻了上去。

    顾意的眼睛瞬间睁着大大的,什么情况?

    茹茜在吻他?

    而且还是主动的,用力的,狠狠的,疯狂的在吻他?

    真是受宠若惊,欣喜若狂啊!

    味道真甜美啊,滋味真*啊,姿势真劲爆啊!

    茹茜在强吻他!

    多么有历史纪念性的一刻,必须留个记念!

    这样的福利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可遇而不可求。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了。以后如果没有了,他也好拿出相片来回味一下。

    于是被强吻的某人,一边回应着女霸王的激吻,一边伸手偷偷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咔嚓!”

    拍了一张。

    “咔嚓!”

    又拍了一张。

    “咔嚓,咔嚓……”

    左一张,右一边,换个姿势再来一张。

    一张张全是纪霸王在急色的激吻着身下的顾受受。

    顾意的手机功能很好,相素高,拍照时还可以设置成无声模式。而此时纪霸王正在忘情的吻着顾受受,所以一点点细小的声音,她根本就注意不到。

    连拍了十几张之后,顾受受表示满意了。

    宝贝,这些可都是你的罪证哦!

    于是,一个翻身就纪茹茜压在身下,化被动为主动,立马变身为顾大攻。

    “宝贝,虽然我很喜欢你主动的样子。但是这种事情,还是由男人主动比较好!”

    声落,就低头封住了纪茹茜的嘴唇。

    顾意虽然是个禁欲控,但是男人在这方面有着天生的领悟力。而他观察力又一流,最重要的是他明着暗着也在纪茹茜身上实践了许多次。所以现在他的吻技可称得上如火炉青,而纪茹茜在他的引导下,也是渐入佳境。

    热恋的人儿,爱意浓浓,情意浓浓。似春水在唇间荡漾的化开,春意绵绵,缠绵不休。

    “唔……顾意,这里是餐厅,有客人在的!”

    被吻得七荤八素,纪茹茜才想起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这么美好的两人世界,我怎么可能让别人来打扰?”

    顾意并没有放开纪茹茜,一边轻吻着她,一边含糊的答道。

    纪茹茜觉得肉疼,众所周知,爱琴海餐厅是a市出了名的高消费。若非权贵,平时想要订位都非常困难。这家伙倒好,一出手就包下了整间餐厅。这得多少钱啊!这家伙这么败家,看来以后这财政大权,必须得由她来掌!

    “还有餐厅的工作人员。”

    “不管!谁敢来打扰我,我开除他!”

    “这家餐厅是你开的?”

    “宝贝,这不是重点!分心,要罚!”

    顾意微微抬起头,离开了纪茹茜的唇,两人唇间的银丝似藕丝般牵扯开来。

    声落,又俯身噙住了纪茹茜的唇。

    ……

    半晌,传来纪茹茜气喘吁吁的声音。

    “顾意,我快不能呼吸了!”

    “吸一口气,再来!”

    ……

    又是半晌,传来纪茹茜恼怒的声音。

    “顾意,你饱了没?到底够了没有?我嘴唇都被你咬破了!”

    “不够!”

    ……

    又过了半晌,只听“砰”的一声,顾意被纪茹茜一脚踢了下去,跌坐在地上。

    “顾意,你再这样精力充沛,不知疲倦,我就要被你接吻接死了!”

    纪茹茜暴跳如雷,什么一次性满足顾意,果然是她太天真了!

    顾意却是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宝贝,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

    又是一阵闹腾之后,两人才各自回到座位上。

    为了今天的表白,顾意也是准备了好几天。今天更是精神高度紧张,此时也确实是饿了。

    于是顾意低头吃饭,而纪茹茜却是不停的给他布菜。

    顾意优雅的吃着纪茹茜给他夹的菜,嘴角勾着笑,时不时抬头看一下正专心给他挑菜的纪茹茜。

    今天这一桌的菜色是按着纪茹茜的口味准备的,纪茹茜爱辣,偏重口味。而顾意的口味却偏清淡,尤其不吃葱。

    此时纪茹茜面前正放着一盘菜,她仔细的将葱花一点一点的从盘子里挑出来。确定里面不再混有葱之后,才夹给顾意。

    顾意眉开颜笑,只觉今天这菜真是美味。是他目前为止,吃过最美味的一道菜。当然并不是说这道菜有多么好吃,关键在于茹茜的心意。

    他从来没有说过他不吃葱,可是茹茜却知道。你爱着的人,也在默默的关心你,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宝贝,今天我是寿星,所以我最大,对不对?”

    顾意吃完一碗饭之后,放下筷子,双手撑着下巴,看向纪茹茜道。

    纪茹茜点头。

    “那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先说说看!”

    纪茹茜已经领教过顾意的无耻了,所以此时答得很谨慎。生怕一不小,就掉进顾意挖的坑里。

    “你现在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其实也是对我有感觉的。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顾意一脸期待的看着纪茹茜,道。

    闻言,纪茹茜却突然笑了,不答反问道:“顾意,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顾意何许人也?一听纪茹茜这口气,自然就知道她这是打算秋后算帐的意思。心里暗道一声“糟”,可是除了坦白,此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很久以前。”

    “在我婚礼之前,你就认识我?”

    这是纪茹茜心里一直疑惑的地方。她可以确定自己在那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顾意。可是顾意对她太了解,甚至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所以让她不得不怀疑。

    顾意点头,“是!在那之前我们有过几面之缘,只不过你并不知道而已。”

    “在英国的时候?”

    “也可以这么说!”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我们之前见过面?”

    “你没有问,我也就没有说!”

    纪茹茜呵呵的一笑,“就算我问了,你恐怕也不会说吧?”

    “嗯!”

    “所以我婚礼那天,你的出现并不是巧合。你出手帮我,本来就是有目的。你出现在我身边,也是别有居心的。”

    对于顾意的出现,纪茹茜从一开始就有所怀疑。只不过当时她因为纪家乱了方寸,再加上也确实需要顾意的帮忙,所以才无暇顾及这些。此时,确定顾意了心意,自然也就能猜到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

    “嗯!对不起!但是我对你从来没有恶意,也不是故意想要瞒着你。”

    顾意自知理亏,赶紧认错。

    “所以我就这样被你骗了这么久?”

    纪茹茜阴恻恻的笑道。

    “对不起,是我的错!”

    顾意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惭愧又后悔的看着纪茹茜。

    “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纪茹茜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意,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宝贝,我的生日愿望能不能改成求原谅?”

    顾意很怕纪茹茜一怒之下,跟他提分手。所以虽然很想听茹茜亲口对他说那几个字,可比起茹茜的怒气,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了。只要茹茜不生他的气,总会有机会听到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刚才那个问题,我也就不必回答了,是吧?”

    纪茹茜摸下巴,笑得眉眼弯弯。

    “我想听,可是不敢!只要你不生气,肯原谅我,其他的以后再说。”

    顾意垂头丧气的道。

    “好吧!”纪茹茜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又道:“那把礼物还给我吧!”

    顾意刚松一口气,觉得茹茜真是宽容。下一秒,就立马心生警惕。

    “为什么?”

    “那原本是我用来向你表白的东西,现在你不打算听了,自然应该还给我。”

    纪茹茜特无辜,特纯真的,随口答道。

    “什么?你向我表白?今天?”

    顾意全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纪茹茜,以为自己听错了。

    纪茹茜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今天如果我不表白,你也会向我表白?”

    顾意咬牙切齿的道。

    “对啊!被你抢了先,真是好遗憾!我长这么大,头一回想要表白,结果还没表成功。”

    纪茹茜唉声叹气的,对于表白被抢先,极为的惋惜。

    纪茹茜越是一副惋惜的模样,顾意越是气得想要吐血。

    茹茜表白?那是多么难得的事情?比茹茜主动还难得?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就算以后会有,也不再是现在这样的感觉啊!

    他默默的爱了那么久的人,在他惶惶不安无法确定她的心意的时候,她却突然告诉他,顾意,我也喜欢你很久了!那样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他疯狂。

    可现在就这样生生错过了!原本他要是不知道还好,现在这样如梗在喉的滋味让他如何不难受?

    他为什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他为什么没能再等等?

    这一刻,如果面前有一面墙,顾意绝对会选择毫不犹豫的撞上去。

    “给我来一瓶最烈的洋酒!”

    顾意气呼呼的仰靠在椅子上,扬手招呼服务生。

    纪茹茜微微笑着,也不阻止,明知顾问道:“怎么好端端想喝酒?”

    “茹茜,你别气我了,成不成?我现在只想一醉方休!”

    顾意此时是欲哭无泪,无语问苍天。懊悔,气愤,不甘心,偏偏还发作不得。他知道茹茜是因为他的隐瞒在生气,所以故意气他,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唉!有个太聪明的女朋友,还真是一件令人烦恼的事情。生气的时候,不吵也不闹。而是脸带微笑,不动声色的阴人。随随便便一出手,不但让你气得直吐血,还让你掉坑里爬都爬不起来。

    说话间,服务生已经拿着一瓶洋酒过来了。

    顾意也不待服务生动手,直接拿过酒瓶,朝着服务生挥了挥手,就要开酒。

    纪茹茜却伸过手来按住了他的手,笑着道:“怎么样?滋味不好受吧?可是长记性了?”

    顾意点头如捣蒜,“茹茜,我保证没有下次了!我可以写保证书!”

    纪茹茜自动脑补成,顾意跪在搓衣板上,写保证书的情景,顿觉莫名喜感。于是玩心顿起,想要见识一下顾意的保证书。

    “好!”

    顾意连忙招呼服务生拿来纸和笔,顾意将白纸在桌上铺开,拿起钢笔,正打算下笔时,又突然一顿,放下钢笔,将手指放进嘴里,张嘴就要咬下去。

    “你干什么?”

    纪茹茜连忙拉住了顾意的手,惊讶的道。

    “为了表达我最真诚的歉意,我决定写血书。”

    “血书?你疯了吧?”

    纪茹茜死死的拉住顾意的手,不可置信的道。

    顾意却是满脸的歉意,一副“你要是不惩罚我,我于心难安”的表情。

    “茹茜,你不要管!这是我应该受到的惩罚。只有深刻的反省,才能长记性。写血书,是很好的方法。”

    声落,就欲挣脱开纪茹茜的手。

    “根本就没有必要!”

    纪茹茜坚决反对,如果不是她了解顾意,她简直都要怀疑顾意是不是有病?

    “不行!”顾意却很固执,“你在生气,我必须要惩罚自己。”

    “我不生气了,还不行吗?”

    纪茹茜都快急坏了。

    “真的不生气,原谅我了?”

    “是!我原谅你了!”

    “那你对我的感觉……”

    “喜欢已至,真爱未满!”

    纪茹茜没有细想,心里的答案脱口而出。声落,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顾意阴了。

    “顾意,你混蛋!”

    纪茹茜朝着顾意扑了过去,挥就拳头,就对着顾意一顿暴打。

    而顾意却没有躲开,纪茹茜的拳头很有分寸,打在他身上就跟挠痒似的。此时心里仿佛吃了蜜一样的甜,只想纵容着她。

    “宝贝,你喜欢我,我知道了!”

    “知你妹!”

    纪茹茜越想越气。

    “宝贝,你这样殴打寿星兼男朋友,真的好吗?”

    顾意没脸没皮的道。

    “你欠揍!”

    “宝贝,你这么喜欢我,还对我下这样的狠手,你不心疼吗?”

    “无耻!”

    “我知道你最喜欢我无耻了!”

    “你去死!”

    “你舍得?”

    ……

    两人一阵打闹之后,纪茹茜又被顾意压在长椅上吻得个不知东南西北。

    “宝贝,这是我有史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一个生日。谢谢你!”

    “最幸福?”纪茹茜勾唇一笑,朝着顾意绽放了一个极美,极艳,极妖的笑容。“你今天确实用光了你未来三个月里所有的福利,所以未来三个月,没经过我的同意,你不能再碰我!一根头发丝,都不可以!”

    声落,冷哼一声,拿起包包,昂头往外走。

    顾意拿起桌上的纪茹茜送的礼物,然后立马跟上,伸手就要去搂纪茹茜的腰,抗议道:“宝贝,这些都是合理要求,正当福利,我抗议并要求上诉!”

    纪茹茜身体微微一侧,避开顾意的手,强硬的道:“驳回!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很固执,有时还会很强势。所以我说出来的话,不要质疑!”

    顾意顿时焉了,伸手又去拉纪茹茜的手。

    “可是……”

    纪茹茜脚步一顿,转过身,边后退边说道:“还有一点,在公共场合,我和你没有关系哦!要谨记哦!”

    说完,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离开。

    而顾意愣在原地,摇头失笑。

    宝贝儿,还在生气呢。可是生气也好可爱,怎么办?越来越爱了,根本停不下来!

    两人回到家之后,纪茹茜原本打算回卧室去码字的,却见顾意鞋都没换,就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拔电话。

    纪茹茜脚步一顿,转身也在另一边沙发上坐下。她倒要看看,顾意这么急切是给谁打电话?

    哼哼!最好不要是女人,否则他就死定了!

    “阿琛啊!”

    顾意眉开眼笑的,连声音都像是在唱歌。

    纪茹茜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目光虽然看在书上,但是却竖着耳朵仔细听着顾意的动静,目光也时不时的偷瞄顾意,以致于书拿反都不知道。

    阿琛?听起来像是男人的名字。最好是男人,只能是男人!

    只下一秒,顾意说出来的话,差点让纪茹茜破功。

    “我跟你说啊!我现在有女朋友了!我今天表白成功了……对!就是顾氏集团的代言人,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她真人可比电视上要漂亮的多,羡慕我吧?哈哈哈!”

    顾意那是又骄傲,又自豪。

    挂断了电话之后,又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容锐,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顾意留意到纪茹茜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特意将手机设置成免提。

    “等你结婚的时候,再来向我炫耀不迟!”

    对方似乎心情不佳,语气不善,“啪”的一声重重的挂断了电话。

    顾意微微皱眉,似乎不服气,又不甘心。他立即又回拨了一通电话过去,挑衅的道:“如果你有女朋友,也可以向我炫耀!”

    然后不待对方回答,也“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接着又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厉诚啊,我打算明天就来公司上班。”

    “boss,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

    电话那端传来厉诚狂喜的声音。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有了女朋友,就今天刚表白成功的!”

    “那真是恭喜boss!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毕竟boss单身了那么多年,又从不让女人近身。现在交了女朋友,他们终于可以彻底放心了,boss是真男人,性取向也正常。

    “嗯!所以为了庆祝一下这天大的喜事,我决定再请一个月假,在家里好好陪陪女朋友。你一定不会有意见的,对不对?”

    “boss……”

    厉诚欲哭无泪,懊悔的想撞墙。

    让你嘴贱!

    “好了!那就这样!我很忙的,我还要去和别人分享这个好消息!”

    “boss,boss,boss……”

    厉诚还在喋喋不休,顾意却已经收了线。

    然后他又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乔姐,托你的福,我今天的表白圆满成功。”

    “茹茜,答应你啦?”

    电话里乔晚的声音很激动。

    “茹茜说她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

    “唉哟!小心肝真是太棒了!茹茜呢,我要和她说话!”

    电话里传来乔晚雀跃的笑声。

    “乔姐,茹茜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她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我的,你好好陪沐叔,不要来占用我的时间!”

    “哼,臭小子,小气鬼!”

    “我忙着让你早日抱孙子呀!不小气点,时间哪里够?”

    “好,好,好!要不要我给你们寄一两件助性工具?玩*么?”

    ……

    纪茹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紧起身往楼上走去。

    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顾意的无耻,果然和乔姐是有关系的。

    一个小时之后,纪茹茜码字码得有点累了。从楼上下来,准备倒杯水喝。没想到居然看到顾意还坐在沙发,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仍旧还在眉开眼笑的打电话。

    “赵老板,我交了个女朋友。长得可漂亮了,身材可好了,性格可讨喜了。什么时候有空,大家一起聚聚……”

    纪茹茜抚额,表示真希望不认识这个家伙。

    又过了半个小时,纪茹茜下楼,顾意居然还在讲电话。

    “太叔公,我偷偷告诉你,我交了个全世界最好的女朋友。你只告诉你一个人,你要为我保密,千万不要告诉老爷子!”

    太叔公?

    纪茹茜表示已经忍无可忍了,顾意这也太鸡婆了吧?

    “顾意,你够了啊!”

    顾意刚好挂了电话,抬头看向纪茹茜,然后又低头看手机。

    “咦!手机怎么没电了?我的充电宝呢?那只好休息一下,接着再打!”

    ……

    半天不到,顾意交了女朋友的消息,就传开了,也很快传到了顾家人的耳朵里。

    顾家书房。

    顾老爷子正在听管家汇报顾意的近况,当管家讲到,刚接到消息,顾意交了一个女朋友时。顾老爷子拄着拐杖的手猝然收紧,微眯的双眸突然睁开。

    “你说什么?”

    “现在外面都传开了,顾少爷刚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且顾少爷似乎很喜欢,很认真。”

    管家又重复了一遍。

    顾老子微微一怔,似在思索,半晌,方道:“看来他这是在向我示威呢。”

    “您的意思是……”

    “下周的家宴取消,他不会来的,白家来了也是无用。”顾老爷子微一沉吟,又道:“替我带句话给白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白家的那朵牡丹,如果不能训服我顾家的野马。那么纵使是国色天香,我顾家也消受不起!”

    “是!”

    ……

    另一边,顾意又打了半个小时电话之后,就坐在沙发上开始拆纪茹茜送给他的礼物。

    这可是茹茜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必须要妥善保管,好好珍藏。

    嗯,锁进保险柜里,加双重密码锁。

    这可是他最宝贵的财富,必须要藏好!

    之前因为心情不好,将包装纸胡弄的扯掉了。这会却是小心翼翼,轻轻在开着装盒,惟恐弄坏了包装盒。

    对于茹茜的所有给予,他都倍感珍惜。即使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包装盒,在他看来,都值得收藏。

    打开盒子,里面是两粒袖扣。光是从色泽上面就可以看出,绝对的价格不菲。

    顾意从盒子里取出袖口,仔细的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品牌出产的,而且还是全球限量版定制的。

    他正打算将袖扣放回盒子里面,却发现袖扣的反面刻着字。

    ------题外话------

    补昨天的两千字,明天就只有九千字了。

    明天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日子,明天是我的婚礼。

    明天能让我收到你们的祝福吗?期待中!

    ps:小色色,客串的可满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4章顾色色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