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5章 顾意,你是不是爱惨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my,love。”

    简单的两个英文单词,分别刻在两个袖扣上。

    可这一刻,顾意拿着袖扣的手却在轻轻颤抖,激动,欣喜若狂。轻轻的咀嚼着这两个单词,只觉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仿佛听到幸福的花儿绽放的声音。

    “茹茜,茹茜!”

    他拿着袖扣跑上楼。

    纪茹茜一打开门,顾意便将她紧紧的的拥入怀中。

    纪茹茜微怔,正打算推开顾意,耳边便响起了顾意低沉却带着欢愉的声音。

    “茹茜,my,love!”

    纪茹茜轻咳了一声,推开顾意。

    “那个不是我刻的啦!”

    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喜欢,我很喜欢!”

    纪茹茜不好意思的别过脸,道:“你喜欢就好!”

    顾意眼角噙着笑,目光扫过纪茹茜的房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你进来吧!”

    纪茹茜退开,让顾意进来。

    顾意走进去之后,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仿佛在研究什么新鲜玩意儿似的。

    “有什么事情吗?”

    纪茹茜看顾意现在这个模样,俨然就是一个刘姥姥进了大庄园。

    顾意回过头,见纪茹茜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连忙道:“没什么!你忙你的,我就想在这里陪你一会。”

    纪茹茜也不是矫情的人,这一刻,顾意想要陪着她,而她喜欢被他陪着。这样的一幕,曾几何时,她也曾期待过。她希望自己的喜欢的人,能支持她的梦想。当她码字累的时候,一回过头就能看到那人的微笑。她希望心灵停泊的港湾,在她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而顾意,从来都是最懂她的人,也从来不吝于给予,如此刻!

    “好!”

    纪茹茜在电脑前坐下,欢喜非常,突觉灵感如泉涌,止都止不住。

    这间房里没有多余的椅子,顾意只得坐在床上。当初置办这间房间的家具的时候,主要是考虑到纪茹茜的喜好以简单,舒适,放松为主。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多余的椅子,那他到她的房间里就只能坐床上。她的床,上面有她的味道。不能睡,坐一坐也好!

    甚至当初房里家具的摆放角落,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比如他坐在床上,而茹茜坐在电脑房,角度就刚刚好,丝毫不会影响他清楚的看到纪茹茜的一举一动。

    刚才茹茜虽然急急的关掉了电脑的网页,但是他还是看到了。茹茜更新了今天的微搏,上面写着:“今天的我,很幸福,很幸福!幸福的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无庸质疑,她的幸福是因为他!能成为那个给她幸福的人,真好!

    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

    所以,他也很幸福,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纪茹茜没有回头,专心的码着字。而顾意在专心的看着她,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纪茹茜,眼角眉峭皆带着飞扬,仿佛眼前是她的王国,任她随意翱翔的天空。无所顾忌,肆无忌惮。

    他扬起手机,轻轻的按下快门。拍下了这一瞬,那个不一样的纪茹茜。

    “顾意,给我一杯水,口渴。”

    纪茹茜头也不回,一点也不客气的使唤顾意。

    顾意脸上笑靥如花,从桌上拿过杯子递给纪茹茜,那脸上的神色仿佛就在说,欢迎使唤,欢迎奴役。而纪茹茜很自然的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水,又递给顾意,然后又码字去了。

    虽然被纪茹茜忽略了,但是某人还是很高兴。

    还是确定关系了好啊,看!现在就知道依靠他了!

    等爷将你宠得别人都受不了你的脾气,爷也就成功了!

    顾意将杯子放回桌子上,正打算坐到床上继续去看纪茹茜。突然看到半开的抽屉里有一张便签,上面是纪茹茜的笔迹。

    他将便签拿出来,看到上面用绢秀的字体写着“声东击西”四个字。他回过头看了纪茹茜一眼,然后摸着下巴,笑得很阴险。

    看来茹茜早就有了打算,纪勤,纪家,你们死定了!

    而他只要搬张椅子等着看好戏,再多点两把火就成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纪茹茜已经顺利完成了今天的码字任务。回过头,顾意竟然还坐在那里。见她回头,朝她温柔的一笑。

    “你怎么还在这里?”

    “说好陪你的,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你不觉得无聊吗?”

    纪茹茜差不多码字码了两个多小时,顾意就那样干坐在床上两个多小时,脸上似乎笑意未散,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

    “陪你怎么会无聊?”

    顾意反问道。

    “其实没关系,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不用陪我!”

    纪茹茜有些内疚,毕竟是她将顾意晾在一边的。而且如果现在换成她是顾意,绝对是做不到的。

    “男朋友陪女朋友,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茹茜,你这么大度,我会很没安全感的!”

    “为什么?”

    纪茹茜不懂大度和安全感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别人说恋爱中的女人都特别小心眼。太过大度,只能说明她根本不在乎对方。”

    “别人说?”纪茹茜看着顾意阴沉沉的笑,又道:“不是说从不让女人近身的吗?这些又是谁告诉你的?”

    “我从书上看到的!”顾意如实以答,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纪茹茜这语气怎么听着酸溜溜的。瞬间目光一亮,又道:“宝贝,你这是在吃醋么?”

    “你觉得呢?所以现在可是觉得很有安全感。”

    纪茹茜调皮的一笑。

    顾意直点头,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宝贝,你赶紧的多吃点!你吃得越多,我越高兴!”

    “吃撑了怎么办?”

    “我负责!”

    “好啦!我现在吃得太撑了,表示想要冲凉,然后睡觉。你也洗洗睡吧!晚安!”

    纪茹茜伸了一个懒腰,表示对于顾意的无耻程度,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好吧!”

    顾意拖拖拉拉的,终于出去了。

    二十分钟之后,纪茹茜刚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便响起了敲门声。

    她打开门,就看到顾意抱着衣服站在门口。

    “你干嘛?”

    纪茹茜警惕顿生,戒备的看着顾意。

    “我屋里浴室的水龙头坏了,我是来借浴室的。”

    “进来吧!”

    纪茹茜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顾意哼着小曲走了进来,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

    纪茹茜为了避免尴尬,于是出了房间。打算到客厅里去看会书,等顾意冲完凉,再回去。

    半个小时之后,纪茹茜打着哈欠回房。打开房门,见顾意居然穿着睡袍,躺在她的床上睡着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家伙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呢?

    她半弯腰,轻轻的推了推顾意,道:“顾意,起来了!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顾意翻了个身,往里面挪了挪,继续睡。

    “顾意!”

    纪茹茜又去推他。

    “别吵!乖!”

    顾意胡乱的挥了挥手,嘴角带着浅笑。

    “顾意!”

    纪茹茜直接怒了,发出了河东狮吼。

    这个家伙,还真是蹭鼻子上脸了!

    “怎么啦?”

    顾意“蹭”的坐起来,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惊慌的道。

    “顾意,你别给我装!滚蛋!”

    纪茹茜今天已经领教过无数回顾意的无耻了,这回决定绝不心软,绝不再上当。

    “宝贝,我很困!”

    顾意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仿佛坐着也能睡着。

    “装可怜,没用!”

    纪茹茜冷哼一声,道。

    “那什么有用?”

    “顾色色,我警告你,休想!”

    纪茹茜直想一巴掌拍飞顾意。

    顾意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茹茜,恨不得从她脸上瞪出一个洞来。目光灼灼,深情款款,既委曲,又可怜。

    直到纪茹茜别过脸,顾意才收回了目光,低眸,长睫垂落,整个人似乎沉浸在悲伤中。

    “茹茜,你知道喜欢的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能抱,不能亲,晚上还得孤枕难眠有多么痛苦吗?”

    半晌,纪茹茜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意。想从他脸上看出他是否只是在伪装,哪怕只有一丝,她都会毫不犹豫让他滚蛋。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伪装都没有。她能感觉得到,这一刻的顾意没有刻意,悲伤来自内心深处。仿佛曾经经历过求而不得,舍而不能深入骨髓的痛。

    “睡觉!”纪茹茜爬上床,在另一边躺下,扯过被子盖上,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你要敢乱来,我绝对立刻将你踢下床!”

    很明显,纪茹茜是妥协,让步了!

    “好!”

    顾意满口答应,眉开颜笑的在另一边躺下。

    床很大,两人各自睡在两边,中间隔着很大的空隙。顾意没有动,纪茹茜也没有动,

    微暖的灯光,轻浅的呼吸,各怀心事。都说孤枕难眠,原来这样迷人的夜,与心爱之人同床共枕,也同样难眠。

    “谢谢!”

    半晌,顾意的声音传来。

    茹茜,你不会知道,这一刻我等待了多久。与你同床共枕,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一生执念,不过一个你而已

    谢谢你让我实现了梦想。

    “什么?”

    “没什么!睡吧,晚安!”

    “嗯。”

    许久之后,身后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可纪茹茜却依旧还没有睡着。

    纪茹茜轻轻的翻身面向顾意,顾意神色安祥,嘴角带着浅笑,睡得很熟。

    她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今晚睡不着的居然是她。人生的二十多年里,身边第一次睡着一个男人。同一张床,同一床被子。那么近,近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闻到他身上清新的草木气息。

    那种感觉很奇怪,有点小激动,有点紧张,还有淡淡的暖。并不讨厌,反而有着淡淡的欢喜。

    她想,也许因为这个人是顾意,所以她才会欢喜。

    不过顾意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就不激动,不紧张?不然他怎么可能睡得那么熟?

    不是说男人在床上都是禽兽吗?她就睡在他的身边,他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如果放小说里,此情此景,男主角不该是欲火焚身,各种睡不着,然后起床去冲冷水澡的吗?

    纪茹茜轻轻掀起被角,往被窝里看。虽说她穿的睡衣有些保守,无法完美的衬出她姣好的身材,可是也不至于对顾意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啊!

    难道是她的魅力下降了,还是说顾意真的有某种隐疾?

    呸,呸,呸!

    纪茹茜,你到底在想什么?赶紧收起你脑海中那些黄色废料,睡觉!

    她翻身,背对着顾意,开始数绵羊。

    数啊数,她都数到一万只绵羊了,却依旧没有一点睡意。

    她想,可能是姿势不对,所以睡不着。

    于是她翻过身,朝顾意身旁挪了挪。

    半晌,还是睡不着。

    可能是睡觉的位置不对,她平时都是睡在床中央的。

    于是她又往顾意身边挪了挪。

    半晌,依旧没有睡意。

    难道是因为有点冷?

    她摸了摸手臂,确实有些凉。

    于是她缩进了顾意的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嗯,这下暖和了!

    可是手还是有点凉,她干脆将双手环住了顾意的腰。

    嗯,全身上下都是暖暖的,很舒服。

    好像有点睡意了。

    不过,她这样算不算是占顾意的便宜呢?

    我呸!

    什么占他便宜?

    她抱一下自己男朋友,摸一下自己男朋友,怎么啦?

    她可是合法的!

    于是某人终于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早晨,顾意睁开眼,看到的便是纪茹茜如八爪鱼一般的挂在他的身上。

    他睡相极好,一般睡着之后都不会乱动。更何况昨晚是他这些年以来,睡得最安心,最放松的一晚。所以睡得特别沉,也不可能会动。昨晚他不想吓着她,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所以他特意睡在床的这一边,而现在他依旧还是睡在靠墙壁的床边。而原本睡在床的另一边的纪茹茜,却睡在了他的怀里,而且双手还紧紧搂着他的腰、

    看来,这是她自己主动靠过来,主动抱的他。

    这样的认知,让他欣喜若狂。

    如果以后每天的早晨都以这样的方式醒来,那该有多好?

    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下快门,拍了一张照。

    茹茜脸皮薄,以后可以拿着这些相片,去向她讨福利。

    他轻吻纪茹茜的额头,因为怕吵醒纪茹茜,所以只得压下心中奔腾的*。伸手抱紧她,闭上眼,陪着她一起睡觉。不一会儿,他又睁开眼,拿起手机关了机,才又重新闭上眼。

    可不能让公司里的那此破事,打扰到茹茜休息。

    日上三竿,纪茹茜才幽幽转醒。

    她一睁开眼,就对上了顾意笑意吟吟的脸。

    “顾意,早!”

    纪茹茜半眯着惺松的睡眼,极自然的和顾意道早安。

    “宝贝,早!”

    顾意轻吻纪茹茜的额头,笑着道。

    “今天不用拍戏,再睡一会!”

    纪茹茜往顾意怀里蹭了蹭,双手很自然的抱紧顾意的腰,又睡着了。

    “好!”

    顾意抱紧纪茹茜,也闭上了眼。

    中午的时候,纪茹茜才醒来。确切的说,她是被饿醒的。

    “顾意,我好饿!”

    纪茹茜坐起来,摸了摸肚子,道。

    下一秒,她就被顾意压在床上,吻了起来。

    “唔,唔,唔,我还没刷牙!”

    “我也没有!”

    顾决表示不嫌弃,都没刷牙,吻得心里很平衡,也很舒服。

    半晌,顾意才松开纪茹茜,笑得满面春风。

    “咕噜。”

    “咕噜。”

    纪茹茜看向顾意的肚子,顾意看向纪茹茜的肚子。

    纪茹茜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却再也不敢提自己饿的事情。

    而顾意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纪茹茜,柔声道:“宝贝,我也饿了!”

    纪茹茜正想说,我们赶紧去做饭。突然又想到什么不对,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唇。

    “吃饭,不准再吃我!”

    “哈哈哈!”顾意趴在被子上大笑起来,道:“宝贝,怎么办?你这么可爱,我又想吻你了!”

    “滚蛋!”纪茹茜一脚将顾意踹下床,自己也爬起来,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宝贝,你怎么能这么粗暴?”

    顾意捂着心口,作伤心状。

    纪茹茜冷哼一声,“你现在要求退货还来得及!”

    “宝贝,你这是在暗示我,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私人物品了吗?”顾意摸着下巴,咀嚼着这一词,又道:“私人物品?还真是美妙啊!”

    纪茹茜重重的摔门而出,这一刻,她悟出了一个道理。她悔不当初,她这绝对是进了贼船。

    顾意其人,神马都是浮云,唯无耻二字当之无愧。

    待纪茹茜梳洗完下楼,顾意已经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

    纪茹茜挽起袖子,走进厨房,打算帮忙。

    “不用,我来就好!”

    顾意却半推半就,将她推出了厨房。

    “可是……”

    纪茹茜有些过意不去,虽说她在国外求学多年,可是骨子里有些思想还是很古板的。比如,她并不排斥女主内,男主外的思想。所以对于做饭,她一直认为这是女人的事情,虽然她并不喜欢。

    “你不喜欢做饭,就不要勉强自己。在我面前,你只需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顾意正在熬粥,没有回头,随口答道。那样的自然而然,仿佛那是刻入骨髓里的想法。

    “那以后我都可以不做饭吗?”

    纪茹茜觉得,她也被顾意传染了,变得有些无耻了。

    以后?这也是一个美妙的词!

    嗯,她和他会有很多个以后。

    “可以!你不喜欢,我来做就好!”

    “这样没有问题吗?”

    “我批准的!我的家,我就喜欢给你做饭,碍着谁什么事了吗?谁敢说一个‘不’字?”

    “顾意,我觉得你不无耻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纪茹茜站在门口,笑意盈盈,声音柔软的像二月的春风。

    闻言,顾意转过身,朝着纪茹茜走过来,然后拉着她的手,往嘴边送,轻轻的吻着她白的手指,笑着道:“你的手指只是用来摸我和爱抚我的。所以我不喜欢你的青葱玉指沾染油烟,以及一切脏东西。还有,我只对你无耻。我对你无耻的时候,最欢喜!”

    爱抚?

    纪茹茜只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立马缩回手。

    “恭喜你,又多了一个名字,顾贱贱。”

    “多谢宝贝赐名,以后它可以成为你对我的爱称。”

    纪茹茜暴走,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纪茹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顾意将饭菜端出来,在餐桌前坐下。

    “宝贝,吃饭了!”

    纪茹茜之前已经吃完了一碗粥,所以这会倒也不怎么饿。正在看一档她特别喜欢的娱乐节目,因为不怎么饿,所以头也没回,只朝着顾意摆了摆手,道:“你先吃!”

    顾意看了纪茹茜一眼,没说话,也没动筷。

    半晌,纪茹茜依旧在专心的看电视。顾意站起来,朝她走过去。站到她面前,将整个电视屏幕挡住。

    “顾意,你别挡着我!”

    纪茹茜侧着身体,脖子伸得老长,唯恐错过了精彩的瞬间。

    顾意转身,面向电视屏幕,脸色瞬间一变。

    呵呵!宁浩的专访!

    “茹茜,我站在你面前,居然还没宁浩那个流连花丛,风流成性的男人吸引力大?”

    顾意的语气酸溜溜的,目光也是阴森森的。

    纪茹茜觉得顾意这醋也真是吃得冤枉,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又扯到宁浩了呢?《背后的故事》这档节目,是她比较喜欢的一档电视节目。而今天宁浩会坐客《背后的故事》主要也是为了宣传《谁主江山》这部电视剧。而她作为《谁主江山》的主演,难道不应该关注一下吗?

    “顾意,你这醋吃的有点莫名其妙了啊!”

    “你为了看宁浩,连饭都不吃了,我怎么就莫名其妙了?”

    顾意不服气的道。

    她为了看宁浩?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

    “顾意,我说你这帅哥中的战斗机,总裁中的vip,怎么会这么没自信呢?我放着你这大西瓜不要,去捡宁浩那粒芝麻,我又没病!”

    他是大西瓜,宁浩是芝麻!

    虽然这大西瓜听起来不怎么好,可宁浩那粒芝麻,却让他爽到了!

    大西瓜就大西瓜吧!

    顾意突然笑了,走近纪茹茜,半蹲下来,俯身对她说道:“茹茜,你的胃不好,所有三餐必须要正常。你想要做的事情,不管我喜不喜欢,我都不会去阻止。但是你必须向我保证,你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会让我担心!”

    “对不起!”

    纪茹茜感觉到顾意语气里的郑重,连忙道歉。

    “知错能改的,都是好孩子!”顾意直起腰,拉起纪茹茜的手,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好!”

    纪茹茜跟在顾意身后,错过了顾意嘴角那抹得逞的微笑。

    宁浩,果然就是一粒小芝麻,不足为惧!

    两人开始吃饭。

    纪茹茜首先给顾意夹了些他爱吃的菜,然后才低下头开始吃饭。

    她似乎有心事,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茹茜,你怎么了?”

    纪茹茜这才抬起头,看向顾意,道:“顾意,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进娱乐圈?”

    顾意没有料到纪茹茜会突然问他这样的问题,微微一沉吟之后,才点了点头。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真真假假的,我不太喜欢那个圈子,而你也不适合那个圈子。”

    “我也不喜欢,现在只是暂时的,我迟早会退出来。你相信我!”

    纪茹茜郑重的道。

    顾意微微一笑,夹了一些菜放进纪茹茜的碗里,道:“没有关系!喜欢一个人,是给她一双飞翔的翅膀,而不是折断她的羽翼。只要是你想要去做的事情,无论什么,只要我能,我都将不遗余力。”

    “谢谢!”纪茹茜看向顾意,眼里是少见的柔软。“我会学着做一名合格的女朋友。”

    “好!吃饭吧!”

    顾意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了解茹茜,如她自己所说,她其实很固执。她的个性**,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自己。只现在,她说,我会学着做一名合格的女朋友。她愿意为他去改变,哪怕只是很小的一步。于他,已知足。

    吃完一碗饭之后,顾意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碗,站起来,道:“我有件东西要给你!”

    说完,他就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他拿着一个文件袋下来了。

    他将文件袋递给纪茹茜,道:“你只要签字就可以了!”

    纪茹茜放下碗,打开文件袋,不禁瞪大了眼。里面是一份恋爱协议书,和财产转移协议,还有几张银行卡。

    纪茹茜大致的看了一下恋爱协议书,协议书上的内容是,如果两人未能如愿走入婚姻的殿场,最终造成分手。不管分手是由谁提出来的,错在哪一方,纪茹茜都将会得到顾意名下所有的私人财产。

    而签名栏里,顾意已经签了字。

    纪茹茜数了数,顾意名下光是私人财产就是以亿计算的,而且还是亿后面再加好几个零。

    她第一个念头是,发了!

    她第二个念头是,顾意是傻了吧?

    从这份恋爱协议书上看,明明割地的是顾意,赔款的也是顾意。这样“丧权辱国”的协议,顾意到底是怎么捣弄出来的?

    她深深的怀疑,这协议不会是某个高手拟的吧?表面上吃亏的是顾意,实则里面已经挖好了无数个陷井在等着她。

    “顾意,按你这协议上所说,如果我们分手,我就能立马得到你名下所有的私人财产。是这个意思吗?”

    顾意点头,“是的!”

    “那如果我不和你分手,我是不是就一分钱得不到?你不会是移情别恋看上了别的女人,所以抛出这样诱人的条件,想和我分手吧?”

    不能怪纪茹茜乱想,这恋爱协议简直是太诡异了。

    顾意被纪茹茜的话给逗笑了,拿起桌上的财产转移协议递给纪茹茜,道:“再看看这份协议,你想知道的答案在这里。”

    纪茹茜接过财产转移协议,翻开来看。这上面的内容是,两人如果结婚成为夫妻,那么纪茹茜将成为顾意所有财产的唯一所有人。里面有一份顾意的个人声明,顾意自愿将名下所有财产无偿转赠给纪茹茜,并表明不接受纪茹茜的回赠。同时上面还有一份顾意的财产清单,包括顾氏集团旗下的股权,私人财产,以及海外资产。

    纪茹茜拿着这两份协议的手有些抖,她这是要挤身世界富豪榜的节奏吗?

    “那这几张银行卡是干什么的?”

    她又指了指桌上另外的几张银行卡,问道。

    “这些是我平时花哨用的银行卡,现在全部交给你保管。”

    “那你要花钱怎么办?”

    “我会向你申请。”

    这下纪茹茜明白了,顾意这是打算将家里的财政大权交到她的手上。而且还是将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交到她的手上,顾意可真是放心她啊!

    “顾意,你就不怕我携款私逃?”

    顾意肯定的答:“你不会!”

    好吧!她确实不会!

    “你那份恋爱协议书上面说,不管提出分手的是哪一方,我都能得到你名下的所有私人财产。如果是你提出来的分手,我可以理解为是你移情别恋,那些财产是你对我的补偿。如果是我提出来的分手呢?错在我,我为什么还能得到你的财产?”

    纪茹茜又问道。

    顾意笑了笑,答道:“首先,我绝不可能会提出分手,永远都不会。如果是你提出来要分手,那么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问题肯定是出在我身上。如果我让你伤心,或者你对别的人动心,就说明我一定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那么,我活该失去所有。”

    “顾意,你是不是爱惨了我?”

    协议书从纪茹茜手上滑落,她站起来,跑到顾意面前,用力的抱紧顾意。

    到底是怎样的深爱,才可以这样无底线的包容,无限度的付出?她又是何其有幸,能被顾意这样爱着?

    “嗯。”

    淡淡的一个字,包含的却是无限深情,无限爱意。

    “那我就这样成为了亿万富翁吗?”

    “嗯。”

    “那我可以拿着这些钱去开公司,搞垮纪氏集团吗?”

    “嗯。”

    “那我可以拿着这些钱去养很多个小白脸吗?”

    “嗯。”顾意惯性的答应,突然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道:“纪茹茜,你说什么?”

    纪茹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道:“我什么都没说!”

    顾意却是看着纪茹茜阴恻恻的笑,“纪茹茜,好样的啊!还想养很多个?嗯?”

    “你听错了!”

    纪茹茜耍赖,不承认。

    “不如你还是包养了我这个小白脸,怎么样?”

    声落,顾意打横将纪茹茜抱起来,往楼上走去。

    “顾意,你要干什么?”

    纪茹茜在顾意怀里使劲闹腾。

    “你既然已经包养了我,我当然是替你暖床啊!”

    “不要脸……唔……”

    纪茹茜还没骂完,就被顾意封住了嘴。

    “宝贝,你这样的想法,必须扼杀在摇篮中。这个真不可以有!”

    ……

    第二天,纪茹茜回到剧组,继续进行《谁主江山》的拍摄。

    因为箫笑将接替沈芸演剧中的女二号,所以箫笑之前演的那个配角,宁浩接受了纪茹茜的建议,由乔雨桐这个新人来演。

    而纪茹茜这几天也将进入紧张的拍摄阶段。

    纪茹茜在开拍时就同宁浩和楚莫讨论过,对于剧中的几幕亲密戏,她希望能放在一起拍摄。因为她以前没有过类似的经验,所以要入戏会比较难。放在一起拍摄,她就不用分好几次蕴酿感情,一次性过渡完,效果也会更好。

    接下来,纪茹茜要拍摄的就是剧中的第一场吻戏。

    由吾九沧与龙映寒心生误会,由吾九沧负气在酒窖里喝酒,结果将自己给灌醉了。由吾九沧本就视礼教如无物,喝醉之后更大胆。渲泄着心中不满的情绪,对龙映寒又打又骂。最后直接将他推倒,强吻了他。

    而龙映寒也同样深爱着由吾九沧,所以这是一幕极尽缠绵的戏。何谓是*,天雷勾地火,差点就擦枪走火。

    场外。

    安柏辰已经准备妥当,因为纪茹茜还在化妆,所以他正站在一旁和楚莫聊天。

    “柏辰,好小子!艳福不浅啊!茹茜的荧幕初吻哦!”

    楚莫往化妆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打趣道。

    安柏辰摊了摊手,表示无福消受。

    楚莫一拳打在安柏辰的胸口,笑骂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宁浩那小子倒是想,可惜却一直没有机会。”

    “敬谢不敏!老规矩,错位。我演吻戏,宁蔷会不高兴的!”

    安柏辰双手一揖,一副求放过的模样。

    “国民男神变成妻管严,不知道又有多少女人要伤透心了!”

    楚莫不放过一丝嘲笑好兄弟的机会。

    安柏辰懒得再理会楚莫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懒得听他再取笑自己。越过他,率先进入了片场。

    另一边,小唐正在给纪茹茜化妆。

    纪茹茜坐在镜子前,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

    这一幕戏,虽然蕴酿了很久。可是真到要上场时,还是会紧张。即使知道,吻戏会采取错位,可是想到有可能会被顾意以外的男人亲到脸,或者其他部位,她就浑身不自在。

    她知道,作为一名专业的演员,这是她必须要克服的。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却依旧还是会介怀,无法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同时,她有些担心顾意。顾意那么爱吃醋,如果知道她演吻戏,会不高兴的吧?

    第一次,她有些后悔进了娱乐圈,成为了一名演员。

    场外。

    肖柔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打了一通电话给顾意。

    “顾先生,茹茜今天要拍摄的都是亲密戏。”

    ------题外话------

    第九天万更,九千字,正好也是我结婚的日子。

    长长久久,也愿在看文的各位许多美好的事情都能长长久久。

    这几天很甜,很火爆木有?

    对于万更我已经尽力,真的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从明天开始只能先暂时保持六千更。接下是年底,要忙工作,忙婚礼,还有过年的事情。所以请你们谅解我,多多包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5章顾意,你是不是爱惨了我?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