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6章 你所有的亲密戏都被我承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意接到肖柔的电话时,正在和总公司开视频会议。

    他挂断电话之后,二话没说,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boss!”

    厉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快步跟上顾意,打算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会议取消!”

    顾意脚步未停,声音很硬,很冷,周身寒气四肆。

    厉诚苦着脸,不敢再问,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顾意开着车子扬长而去。然后认命的回去给顾意收拾烂摊子,编造理由向董事会解释。

    顾意开着车,车速极快的往片场去。

    他冷着一张脸,拿出蓝牙耳机戴上,然后拨了一通电话给安柏辰。

    “安柏辰,是我,顾意!”

    突然接到顾意的电话,安柏辰有些意外。

    “你怎么……”

    后面的话,安柏辰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顾意急切的打断了。

    “安柏辰,在我赶到之前,你如果敢碰茹茜一下,我绝对弄死你!”

    即使是在电话那端,安柏辰也能想象到顾意此时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极冷,极寒,极吓人的。

    “什么意思?”

    一瞬间,安柏辰并没有明白顾意指的是什么。

    “不准和茹茜拍吻戏!”

    顾意几乎是对着麦克风吼道。

    “这是我的工作!”

    安柏辰好笑又好气,他已经领教过顾意的狠,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虽然他对于和纪茹茜的吻戏也并不期待,可是作为一名专业演员,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不喜欢就可以不去做的。

    “我管你是什么?不怕死,你就试试?”

    声落,顾意就挂断了电话。

    他气恼的将蓝牙耳朵一扯,扔在一边。将油门踩到底,提速冲向片场。

    剧组。

    安柏辰挂断电话之后,刚好看到宁浩向他走来。

    “浩子,顾意刚才打电话来威胁我,不准我和纪茹茜拍吻戏。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经过上次的事情,安柏辰对顾意还是有几分忌惮的。虽然顾意这要求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可是顾意压根就是一个疯子,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若是以前的他,也许会争一时意气。可是现在的他有了宁蔷,所以他不想去冒险,只想好好的,一直陪着她。

    “神经病!”宁浩神色瞬间一冷,对于顾意这样的行为嗤之以鼻。“纪茹茜是一名演员,别说是吻戏,就是要演床戏,也是纪茹茜应该做的,他有什么资格管?不要理他!”

    “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和纪茹茜沟通一下比较好!”

    “不必!”

    宁浩似乎有些生气,不悦的道。

    两人说话间,纪茹茜已经化好妆。她手里拿着剧本,似乎有什么有要请教楚莫,正朝着在现场指挥布景的楚莫走过去。

    “茹茜!”

    宁浩朝着纪茹茜招了招手,道。

    纪茹茜会意,脚步一顿,转向宁浩走来。

    安柏辰突然拿起了手机,他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往人少的地方走,一边说道:“我先去接个电话,你先和纪茹茜沟通一下。”

    “宁浩,有什么事吗?”

    纪茹茜已经到了宁浩的面前。

    “接下来的一幕戏,准备的怎么样了?”

    “有点紧张,一直蕴酿不出感情来。”

    纪茹茜垂着眸,如实以答。

    “你第一次演吻戏,紧张是难免的。不如,我先和你对一下戏吧?”

    宁浩心想,顾意那个自私自利的自大狂,不帮着茹茜成功,反而成为她的阻碍。居然还有脸说不让茹茜演吻戏吗?茹茜想要在娱乐圈有所成就,亲密戏是她首先要克服的第一个心理障碍。今天他必须帮着茹茜,克服这个心理障碍。

    “好吧!”

    纪茹茜答得有些勉强,却又不好拒绝宁浩的好意。

    纪茹茜将剧本放到一本,神色便瞬间改变了,那双潋滟的桃花眸透着迷离的光芒,眼尾微微勾着笑。脚步不稳,摇摇晃晃的向宁浩走去,俨然就是一个醉汉的形象。

    “来!喝酒,一醉方休!”

    “小九!”

    宁浩伸手去扶她,眼里的神色既宠溺,又无奈。

    龙映寒对由吾九沧暗藏的心思,此刻被宁浩一个眼神,表现的淋漓尽致。

    纪茹茜却是摇摇晃晃的甩开了他的手,打了一个酒嗝,说道:“不要碰我!去找你的依瑶!”

    而纪茹茜举手投足之间,将由吾九沧酒后吃醋的形象演泽的也是入木三分。

    “小九!”

    宁浩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跟在纪茹茜的身后,生怕她跌倒,又伸手去扶她。

    “阿映,白眼狼!”

    纪茹茜却突然转过身,一个踉跄,扑向宁浩。宁浩立马伸手去抱住她,两人齐齐跌倒在地。

    “噗!”

    原本是极好的氛围,接下来本该由吾九沧借着酒劲,强吻龙映寒。可纪茹茜却一个没忍住,破了功,笑起来。

    她从宁浩怀里爬起来,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

    宁浩也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道:“重来!”

    “好!”

    于是两人又从头开始,前面一直都很顺利。可是一到由吾九沧强吻龙映寒这一幕戏,纪茹茜就是各种状况层出不穷。不说吻,连贴一下面纪茹茜都办不到。

    在第四次ng之后,宁浩终于没了耐心。

    “纪茹茜,你到底怎么回事?”

    纪茹茜自知错在自己,微垂着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到那里就完全没有了感觉,而且特别紧张,根本就没法演下去。”

    “纪茹茜,你当初是怎么承诺我的?现在演个吻戏,还是错位,你都办不到?你还当什么演员?不如早点给我滚蛋,别毁了我的心血。”

    “对不起!我会努力去克服的!”

    纪茹茜的头越垂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弱。

    片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纪茹茜和宁浩这边。这还是宁浩这个老板,第一次在片场发火。而且还是对他一直夸赞有加的纪茹茜发火。

    “浩子,别把茹茜逼得太急。她毕竟是第一次演吻戏,需要时间适应。”

    楚莫走过来,轻拍宁浩的肩膀,替纪茹茜说情。

    “需要时间适应?”宁浩冷哼一声,又道:“你问她,我们有没有给她时间适应?我是投资方,可不是搞慈善的。不会演就别来当演员,我可没这么多的闲情来陪她玩……”

    宁浩毫不留情面的将纪茹茜一顿臭骂,直骂得她狗血淋头。

    顾意赶到片场时,就看到是这样一副画面。纪茹茜低垂着头在挨骂,而宁浩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顾意走过去,二话不说,拉着纪茹茜就要走。

    “我们不拍了!”他拉着纪茹茜走了几步,才说道:“违约金我来出!宝贝,咱们不受这个气!”

    他的女人,他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宁浩那粒小芝麻,凭什么?

    纪茹茜微微一愣,没有想到顾意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轻轻扯了扯了顾意有的袖,轻声道:“顾意!”

    “投资方了不起吗?以后你所有的片都由我来投资。”

    顾意却根本听不进纪茹茜的话,半拉半拖的带着她就要往外走。

    片场的工作人员皆被这一幕惊煞了眼,“剧情”转换的太迅速,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从《铁血老板与女同事不得不说的故事》升级为了《霸道总裁救美记》。

    纪茹茜感觉到了周围异样的目光,连忙甩开顾意的手,朝着四周微微欠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顾意有些失望的收回手,然后目光一斜,挑衅的看着宁浩。那意思很明显,爷的女人不是你想骂就能骂的,你给爷等着!

    而纪茹茜已经几步走到宁浩的面前,抱歉的道:“对不起!你骂得很对,确实是我的问题。刚才顾意只是一时冲动,我一定能克服心里的紧张,请相信我!”

    宁浩正要说话,顾意却抢先答道:“什么他骂得很对?明明就是有人自己演技差,没法让人入戏,还怪你!”

    “顾意!”

    纪茹茜转过头,瞪了顾意一眼。

    宁浩却是冷冷的一笑,“你会,你来啊!”

    “好!”

    此话正和顾意的心意,他表示认识宁浩这么久以来,他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什么?”

    纪茹茜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意,震惊道。

    “我来和你演!”

    “这不可以!导演不会同意的。不说你的演技问题,剧组不可能说换男一号就换男一号的。”

    顾意的存在感太强,气场太强大。所以当顾意说,他来和纪茹茜演时。纪茹茜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顾意要代替安柏辰成为男一号。虽然她知道顾意对于演戏没有任何经验,他突然说要来演男一号有些匪夷所思。可是如果这个人是顾意,相对于顾意的演技,她更担心的是剧组这边。

    “我的意思是,我来当安柏辰的替身,代替他和你演吻戏。”

    顾意的回答却出乎所有人意料。

    纪茹茜全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意。她简直不敢相信,当安柏辰的替身这样的话是由顾意嘴里说出来的。强大,骄傲如顾意,怎么会愿意去当别人的替身?

    “那个……”

    一时间,纪茹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宁浩一字一句的道:“你、最、好、有、成、为、一、名、替、身、的、资、格!”

    宁浩这明明就是在侮辱顾意!

    “宁浩!”

    纪茹茜目光一冷,就要冲过去同宁浩理论。

    虽然这件事原本错在她,可是宁浩这样侮辱顾意,让她极为不舒服。哪怕因此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此时她也顾不了许多。她的事业重要,可是顾意也同样重要。

    不想顾意却拉住了她,朝着宁浩挑眉一笑,毫不在意的一笑,道:“只有没本事的男人,才会在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出言不逊,这是最愚蠢的行为!”

    宁浩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楚莫,准备一下,五分钟之后开始!”

    宁浩一离开,纪茹茜连忙拉着顾意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担心的问道:“顾意,你到底行不行啊?”

    顾意勾唇一笑,“宝贝,记住!永远不要问你的男人到底行不行,这样的问题!下回,我可是会让你亲自验证的哦!”

    纪茹茜掐着顾意的胳膊,用力的一扭。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轻点,轻点!”顾意龇牙裂嘴的,哇哇叫。半晌,方道:“放心!我只要本色演出就好!你等下可得演得投入一点,我牺牲这么大,不惜来当安柏辰的替身,你总得让我赚够本。我们假戏真做,效果一定会很完美的!”

    “嗯。”

    纪茹茜微微红了脸。

    “那你先和我讲讲要怎么演?”

    “刚才那么神气,我还以为你演技很好呢。”

    纪茹茜故意打趣道。

    “我需要演技干嘛?我只要有吻技就好了!”

    “不要脸!”

    “为了能和你演吻戏,我这么拼,难道你不该表扬和奖励一下我吗?”

    ……

    五分钟之后,正式进入拍摄。

    首先进入镜头的是一间酒窖,接着是由吾九沧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而龙映寒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

    不管是纪茹茜,还是安柏辰,对于角色的拿捏都十分到位。此时两人一出场,哪怕还没有一句台词,便将那种爱在心口难开的纠结表现的淋漓尽致。

    如纪茹茜和宁浩对戏时一样,前面这一段戏十分的顺利。醉熏熏的由吾九沧将龙映寒推倒,跌进了他的怀里。

    “咔!”楚莫喊了一身,又道:“工作人员准备,替身就位!”

    纪茹茜从安柏辰怀里站起来,皱了皱眉,对于楚莫用“替身”两字形容顾意十分的不悦。

    倒是着装之后的顾意,眉开眼笑的走向纪茹茜。然后很是享受的半躺在安柏辰刚才跌倒的地方,目光柔情似水的看向纪茹茜,一副求扑倒,求蹂躏的神色。

    周围一阵阵抽气声响起,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解。

    纪茹茜就是这么好命啊,连和她演对手戏的替身都长得这么人神共愤?简直是暴殄天物!

    那个男人和纪茹茜到底是什么关系?那个男人一看就不简单,居然会屈尊降格来演一个替身?这个世界真是玄幻了!

    纪茹茜站在一旁没动,她在回想当日在爱琴海餐厅,自己强吻安柏辰的那一幕。

    这一幕戏,由吾九沧喝醉了酒,压抑在心中已久的情绪似终于找到了一个渲泄口,喷薄而出。所以由吾九沧此时的吻,是意识迷离下的吻,也是惩罚性的吻,更是心中最直接的*。

    这一幕戏的关键在于,似醉非醉,似醒非醒,如在梦中。

    她想,如果和她演对手戏的是顾意,那么她应该就能很好的把握住那些情感了。

    她走向顾意,以一个扑倒的姿势,压在顾意的身上。

    “各就各位,a!”

    楚莫一声令下,镜头对准了纪茹茜和顾意。瞬间纪茹茜脸上的神色一变,脸上是那种酒意熏陶下,似醉非醉,似醒非醒,旖旎的笑意,吃吃的笑着。

    “阿映只有我可以叫,别人不准!”

    下一瞬,纪茹茜已经捧着顾意的脸,吻了上去。

    这一刻,由吾九沧的生涩,怒意,心中的郁结,难以开口的心事。在纪茹茜的一举一动下,完美的呈现。那种激烈的,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情绪,瞬间便渲染出来了。

    随着楚莫的手势一起,顾意一个翻身,将纪茹茜压在身下,捧住她的脸庞。他的手在轻轻的颤抖着,从眉峭,眼角,嘴唇一路向下,最后缓慢的印上了她的唇。那般温柔,那般轻柔,那般珍视。他亲的很仔细,很温柔。那种压在心底,无法与人诉说的情愫,瞬间决堤,如潮水般涌来。那吻顾虑重重,却也情意浓浓。

    一个意识迷离,以为身在梦中;一个明明清醒,却宛如身在梦中。一个激烈,一个温柔。那样的一幕,展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对彼此深爱的两人,那么近,却也那么远。那些横生的误会,那些压抑在心底的情意,那种对彼此深深的渴望,却苦求不得的苦,痛,心酸,让人泣然泪下。

    吻渐浓,两人都进入了各自的角色里。忘情的拥吻,这一刻,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他们两人。镜头,周遭的人都不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阿映,阿映,阿映!”

    纪茹茜情不自禁的唤着,似梦呓。

    突然镜头一转,来到纪茹茜的眼角,来了一个大特写。

    纪茹茜的眼角有泪水,只她的脸上却是明媚的笑意。她一边在欢喜,一边却是苦涩不堪。

    纪茹茜眼里的泪水顺着眼角滴落在顾意的脸上,一滴一滴往下掉,冲击着顾意的感官。

    顾意全身一震,猛得推开了纪茹茜。

    “咔!”楚莫扬手,转身又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道:“准备下一场戏!”

    纪茹茜从地上站起来,连忙看向楚莫,担心的问道:“导演,没有问题吧?”

    “perfect!”

    楚莫朝着纪茹茜竖起了大姆指,满意的道。

    “谢谢!”

    而顾意却是慢腾腾的从地上站起来,摸着嘴唇,挑眉看向宁浩。

    “有些人啊,真是枉称天王。这演技啊,还不如我一个业余人士。我都替他感到羞愧!”

    宁浩气得脸色铁青,朝着纪茹茜吼道:“纪茹茜,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哟!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顾意不怕气不死宁浩,对于火上浇油这种事情表示最乐意。

    “纪茹茜,你是演员。拍场吻戏还得找一名御用替身,你果真有出息!他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辈子。你的演艺事业,难道就想止于此?”

    宁浩却根本懒得理会顾意,只对着纪茹茜说教。

    “谁说我帮不了她一辈子?”顾意勾唇一笑,对着纪茹茜说道:“茹茜,以后你所有的亲密戏都被我承包了!”

    “什么意思?”

    一时间,纪茹茜也有些懵,没明白顾意的意思。

    “以后我就是你所有亲密戏的御用替身。”

    宁浩冷冷的一笑,“顾先生,还真是有闲情!”

    “我喜欢,我乐意,怎么着?”

    顾意一脸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

    今天幸好他赶来了,这么激烈的吻戏,他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占了茹茜的便宜?必须去当替身,这样他又多了一个和茹茜亲热的机会。

    楚莫摸着下巴,在宁浩,纪茹茜,顾意三人之间来回的看,有点意思!

    茹茜不是错位接吻都会紧张吗?可是刚刚明明就是真枪上阵,不但没有丝毫的紧张感,而且还非常完美!

    原来茹茜这紧张也是因人而异的,看来浩子,这回要吃点苦头了!

    而纪茹茜却是一脸感动,她以为骄傲如顾意,当一次安柏辰的替身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甚至替身两字用在他身上,本就是一种侮辱。可现在他居然说,要成为她所有亲密戏的御用替身。那么不仅是安柏辰,以后还会有许许多多同她合作的男演员。强大的人,尊敬对手,敬佩强者,却从不屑于那些比自己弱的人。这便是强者的骄傲,显然顾意就是如此。

    可是这样的顾意,却愿意为了她甘愿成为那些他不屑一顾人的替身。高贵耀眼如顾意,却愿意为了她低入尘埃,敛尽光耀,弃了骄傲。

    顾意曾说过,喜欢一个人,是给她一双飞翔的翅膀,而不是折断她的羽翼。只要是她想要去做的事情,无论什么,只要他能,他都将不遗余力。

    平时,她就是被其他男人碰一下手,顾意都能拿条手帕给她来回擦好几遍,更何况是她拍吻戏?顾意不喜欢娱乐圈,也不喜欢她进娱乐圈,更是无法接受她与别的男人拍亲密戏。可是哪怕他再怎么不喜欢,他都不曾阻挠她分毫。而是改变自己,为她不遗余力。

    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顾意一直在实贱着对她的诺言――给她一双飞翔的翅膀,只要是她想要去做的事情,无论是什么,只要他能,他都将不遗余力。

    “好!谢谢!”

    “我不同意!”宁浩坚决反对,冷冷的道:“顾先生,我希望你记住,这里是剧组,不是你家的后花园。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来,就能进来的地方。”

    ------题外话------

    这几天都是很甜的情节,让你们乐一乐!可欢喜?

    从上架开始,看到很多读者给我送花,送钻,送票票。因为这半个月都特别忙,所以就没有一一在评论区表示感谢了。但是后台都看得到,一切记在心里。

    过年这段时间,没办法万更了,真的已经尽力,希望大家不要见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6章你所有的亲密戏都被我承包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