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7章 这个男人,他是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对于宁浩十分不满,哼!一个破替身,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的好像谁愿意来似的!不说其他,就单从外貌和气场上,顾意那是天生的主角光环。人家屈尊降贵来演一个替身,那简直就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

    顾意却是毫不在意的一笑,“宁天王,有句话说对了,剧组还真是我家的后花园。《谁主江山》这部电视剧是由宁浩工作室和华娱传媒联合出品的。我没记错的话,华娱传媒所投入的资金占三分之二。不巧,前不久华娱传媒刚被顾氏集团收购。这就是你对合作伙伴应有的态度?难道我这幕后老板,竟然连这点发言权都没有了?”

    “什么?”

    宁浩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意,以为自己听错了。

    华娱传媒是国内十分有实力的娱乐公司,对于电影和电视剧的制作可以说是行业里属一属二的。特别是从三年前开始,华娱传媒所推出来的,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几乎每一部都是精品。就算个别收视率不佳的电视剧,票房不高的电影,口碑却也是极好的。

    当初在选择合作方的时候,他一眼就挑中了华娱传媒。而且华娱传媒除了要求以多的资金,换取高额的分红之外,其他的合作条件都十分的合理。所以最后他选择了同华娱传媒合作,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是,华娱传媒是老牌的娱乐公司。它的发展,一直以来都比较平稳。怎么会在没有任何风声的情况下,就在前不久突然被顾氏集团收购了呢?

    纪茹茜也很惊讶,顾意不是说他是星宇的股东吗?原来这华娱传媒也是他家开的?她发现顾意就像个万花筒,摇一摇,换一个模样。关键是她需要什么,他就能是什么。以后顾意会变成什么呢?她还真是期待。

    顾意却是冷哼一声,懒得搭理宁浩,转身往外走。

    “顾意!”纪茹茜却叫住了他,有些底气不足的道:“等下还有两场吻戏和一场床戏。”

    “宁浩,这可是宫延大戏,又不是买肉的?作为制片人,你是不是该深刻检讨一下?”

    顾意脚步一顿,转而质问宁浩。

    宁浩冷冷的一笑,“作为华娱传媒的老板,你这样的外行,我相信华娱传媒马上就会宣告破产。”

    “我破产总比你买肉要好!低俗!”

    宁浩嗤的一声笑,看向纪茹茜,道:“茹茜,好好和这无知的人讲一讲,什么叫艺术,什么叫低俗?另外你写出来的东西,你编制的剧本,被贴上低俗的标签,或许你该好好反省一下!”

    顾意暗道一声糟,本想挤兑宁浩,不想骂的却是茹茜。真是烦人!看来回去必须要好好的恶补一下娱乐圈的行业知识了。

    “都只不过是过过场子,尺度都不大的。”

    纪茹茜倒也没生气,看向顾意,心和气和的道。

    顾意心想,都吻上了还叫尺度不大?那怎么样才叫尺度大呢?这娱乐圈真是混乱啊,真是开放啊!可千万别把她家茹茜带坏了,不过茹茜要是坏一点点,就一丁点。只对他开放一点,他还是很欢喜的。

    “嗯,那就赶紧拍吧!拍完好回家!”

    回家?这词真是很有歧义的啊!

    宁浩冷嗖嗖的目光直射顾意,他们住在一起?

    纪茹茜轻咳一声,有些尴尬的道:“我先去化一下妆!”

    然后就小跑着进了化妆间。

    而顾意却是挑眉的看着宁浩,那神色要多神气有多神色。

    小样儿,好奇吧?

    你猜啊,我就不告诉你,急死你!

    接下来拍摄的几场戏都十分持顺利,顾意这个替身可谓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楚莫很高兴,作为导演,每一幕戏都能一次性通过,那真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纪茹茜也很高兴,因为和她演亲密戏的是顾意,所以她不紧张,也不会对顾意有内疚感,工作也没耽误,她很满意。

    顾意也很高兴,虽说这几幕戏尺度都不大,可是他还是借机占了茹茜不少便宜。还混到了一个御用替身的身份,以后有的是机会明正言顺的和茹茜亲热。真是想想就让人很欢喜啊!

    只有宁浩很不高兴。

    楚莫忙着拍戏,纪茹茜忙着准备下一场戏,自然都没有注意到宁浩的异样。而顾意却是表示,情敌不高兴,他就很开心。没让他更不高兴,他已经很不开心了。

    宁浩气冲冲的走了,顾意觉得周遭的空气似乎都清新了不少,眉开颜笑的站在一旁等纪茹茜拍完戏一起回家。

    这还是顾意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见纪茹茜和别人飙戏,骄傲和自豪感顿然而生,他家茹茜的演技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什么安柏辰简直弱爆了。

    顾意看着正起劲时,突然一道娇柔的声音传来。

    “顾先生,你好!我是苏暖儿!”

    顾意从声音里听出是个女人,并没有回头,而是向前走了几步,显然对于苏暖儿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还是唯恐避之无不及。

    “唉哟!”

    突然苏暖儿一个踉跄,就朝着顾意扑了过去。

    顾意皱眉,眼里满满都是厌恶,身体迅速一让。苏暖儿扑了个空,以一个十分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

    顾意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打算换个地方去等纪茹茜。

    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她是空气,无视她!

    “我手里握有纪茹茜致命的秘密,你想不想听?”

    苏暖儿顾不得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急切的朝着已经转身的顾意说道。

    顾意脚步一顿,转身,双眸带着幽蓝的冷光直射苏暖儿,笑着道:“什么寒什么儿是吧?”

    苏暖儿目光一亮,欣喜的道:“我叫苏暖儿。苏州的苏,温暖的暖……”

    今天因为她的戏在下午,所以她到达的剧组的时间比平时要晚一些。一进剧组就听到大家都在讨论,华娱传媒老总亲临现场成为安柏辰的替身和纪茹茜演亲密戏。华娱传媒的老总,听着就像是一个老头。什么替身?说的倒是好听。八成是那个老头看上了纪茹茜,又不好明目张胆对她怎么样。所以就假公济私的来了这么一出。纪茹茜那个贱人也真是不要脸,众目睽睽之下,还能对着一个老头又亲又吻又摸的。估计用不了多久,纪茹茜就会爬上那个老头的床吧?

    原本她是打算来看看纪茹茜是如何对着一个老头放荡的,却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顾意,顿时觉得惊为天人。在娱乐圈这几年,她见过不少长得不错的男人。比如宁浩,安柏辰,都是在娱乐圈中容颜值破表的人物。可是不管是妖艳的宁浩,还是高冷如荒原雪的安柏辰,都没有眼前这个男人让人着迷。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只有精致,宛如上帝手下最完美的作品,毫无瑕疵,恰到好处,无一处不精致。尤其是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强大,深沉,高深莫测,带着令人致命的吸引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沦。

    当助理告诉她,这个男人就是华娱传媒的老总顾意时,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结交这个男人。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成为这个男人的女人。哪怕只是床伴,她也在所不惜。

    在娱乐圈拼的不仅仅只是演技,还有后台。她出道三年,花瓶是娱乐圈对她的定位。她参演过许多大片,却都只是里面一些不起眼的配角。那是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爬上了导演和富商的床换来的。她清楚自己的长处,漂亮的脸蛋,是她唯一可以依仗的东西。

    对于这个男人,她必须好好把握。娱乐圈瞬息万变,而她少的只不过是一个机会。她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机会。强大的背景,那样的迷人,她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如果她能顺利成为这个男人的女人,何图没有成名的机会?

    她猜顾意和纪茹茜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她故意抛出了有关纪茹茜的诱饵,果然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她自认为不比纪茹茜差,所以成功的引起顾意的兴趣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她势必使出浑身解数将他拿下。

    顾意却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你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我没有兴趣知道,直接说重点!”

    除了纪茹茜,顾意这辈子就没正眼看过其他女人。除了纪茹茜,他对其他女人也没有耐心。对于那些对他图谋不轨的女人,他更是深恶痛疾。此时如果不是怀疑纪茹茜上回在安柏辰家里发生的事情,泄露了出来,他一个字都懒得和苏暖儿多说。

    “我扭到脚了,你可不可先拉我起来?”

    苏暖儿朝着顾意绽放出一抹自认为最迷人的微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顾意,朝她伸出手,娇滴滴的道。

    顾意只觉鸡皮疙瘩掉一起,恶心的直想吐。

    拉她起来?直接送她上西天还差不多!

    “抱歉!我对丑女没有兴趣。给你提个建议,下回出门记得带个面具,别让城管和市容看到。他们很辛苦的。”

    “你……”

    苏暖儿气得直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最好别说话!口臭!”

    顾意却还不肯善罢干休,似乎不骂得苏暖儿无地自容,他不打算收手。

    “我……”

    苏暖儿气得直哭,第一次被人当面骂得这么惨。

    “哦!你不说话不行,你不是要告诉我茹茜致命的秘密吗?来,快点!我可是被熏得很难受。”

    顾意对于苏暖儿的眼泪视而不见,站在离苏暖儿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只手不停在鼻间扇着风,似乎他真的闻到什么很臭的气味似的。

    苏暖儿咬着嘴唇看向顾意,顾意的目光亦是轻飘飘的落在她的身上。那一瞬,顾意明明神色淡淡,目光亦是淡淡,可苏暖儿却是全身一震,只觉寒气森森。

    苏暖儿突然有些后怕,怯怯又楚楚可怜的看着顾意。目光痴痴缠缠,却也又惧又怕。

    “说!”

    顾意微微弯腰,猝然靠近了苏暖儿一分,语气突然一冷,耐心耗尽。

    清新的草木清香扑鼻而来,苏暖儿心里一荡,说不出的喜悦,自我感觉良好的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引起了顾意的兴趣。虽然心里对顾意依旧忌惮,但是却抵不住她对名利的渴望。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苏暖儿痴痴的看着顾意,深情的表白。

    她一直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此时机会就在眼前,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机会从自己手中溜走呢?而且她能见到顾意的场合本就不多,所以今天她必须放手一搏。害怕,矜持在这一刻皆抵不过她要成名,而顾意能让她成名。

    顾意脑海中冒出的第一念头是,这个疯女人是在找死吧?

    他正打算给这个痴心妄想,不知死活的女人一个教训。抬起头,就见纪茹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拍完了戏,嘴角勾着冷笑,手指转动着小手指上的尾戒,正朝这边走来。

    “茹茜!”

    顾意脸上的笑意瞬间晕开,正打算迎上去。

    苏暖儿却突然朝着他倒了下来,双手挥舞着要去抱他的腰。

    顾意身手敏捷,身体微微一侧,苏暖儿就扑了个空,重重的扑在地上。

    她正准备爬起来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木屐。

    下一秒,那双木屐已经踩在苏暖儿的手背上,并使劲碾压着她的手。

    “啊!”随即苏暖儿凄楚的叫声响起,“痛!好痛!”

    十指连心,又怎么可能会不痛呢?

    “唉哟!这不是苏暖儿吗?怎么无缘无故的趴在地上干嘛?”

    纪茹茜低头,踩着苏暖儿手背的脚并未移开,依旧在微微用力,看向苏暖儿的目光很惊讶。

    “走开!”

    苏暖儿此时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哪有心思听纪茹苦废话,伸手就要去推她。

    可纪茹茜却是不动如山,另一只脚似是无意的往前迈了一步,却刚好又踩到苏暖儿的另一只手背上。

    “啊!痛!纪茹茜你个贱人,滚开!”

    苏暖儿的叫声更惨烈了。

    “啊!对不起!”纪茹茜似乎是才发现自己踩到了苏暖儿的手,一脸无辜又抱歉的看着苏暖儿,道:“实在是抱歉,我眼睛有近视。刚才没看到你趴在地上,不小心踩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嘴上虽然在道歉,可脚却并没从苏暖儿手背上挪开。

    “救……”

    苏暖儿扯开噪子想大声的喊“救命”,可是她“救”字才出口,纪茹茜就移开了脚。

    她半蹲下来,伸手去扶苏暖儿。

    “滚……”

    “唉哟!”

    苏暖儿正要推开纪茹茜,纪茹茜却一个踉跄,顺势朝着苏暖儿倒了下去。角度不偏不离,刚好压在苏暖儿那双疼痛难耐的手背上。

    “啊!”

    苏暖儿又是一声惨叫。

    “对不起,对不起!”

    纪茹茜这回倒是反应很快,只是她身上的戏服和脚上的木屐都很笨重。她急急的站起来,一个不慎又被戏服绊了脚,重重的跌坐在苏暖儿的身上。

    “纪、茹、茜!”

    苏暖儿差点咬碎了牙。

    纪茹茜这才爬了起来,看向苏暖儿,无辜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是有意的!

    “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暖儿都已经这么狼狈了,还搞不清楚状况,朝着纪茹茜叫嚣。

    纪茹茜半蹲了下来,伸手捏住苏暖儿的下巴,娇娆的一笑,却是笑里藏冷,声音冷如冰霜。

    “苏暖儿,你偷窥的这个男人,他是我的!”

    “不要脸!”

    苏暖儿一直都不将纪茹茜放在眼里,就算此时频频在纪茹茜手上吃亏,她也依旧很嚣张。

    “啪!”

    纪茹茜一记耳光朝着苏暖儿甩过去。

    “这一巴掌告诉你,说错话是要掌嘴的!”纪茹茜冷声道:“今天我敢打你,还会安然无恙。如果换成是你,你敢吗?你能吗?”

    苏暖儿顿时哑口无言,这时她才发现,她和纪茹茜已经快要打起来了,周围却连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所有人都仿佛说好了一般,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往这边瞟一下。

    只有顾意站在一旁,双眸含笑,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深,温柔的看着纪茹茜。很显然,他在等着看纪茹茜如何对付情敌。

    “苏暖儿,记住!顾意是我的男人,别再肖想他。否则,沈芸就是你的下场。”

    声落,纪茹茜起身,眼角余光都没有瞟顾意一眼,转身进了化妆间。

    顾意站在原地,目送纪茹茜的身影离开,才收回目光,摸着下巴笑得好不得意。

    那个男人,他是我的!

    顾意是我的男人!

    这是顾意第一次见纪茹茜这么凶狠,可是他却很喜欢。

    他希望她可以变得更凶狠,只为他凶狠。

    他的目光轻飘飘的掠过呆坐在地上的苏暖儿,茹茜吃醋了,可也生气了!这个叫苏暖儿的罪魁获首该怎么处置呢?

    肖柔说,这个女人一直在剧组排挤茹茜。刚才还骂茹茜来着,那就新帐旧帐一起算。

    情敌!情敌!

    呵呵!他们的情敌如果睡在一张床上,那画面一定很美,他很想看呢。

    纪茹茜从化妆室卸妆出来,就看到站在一旁等她的顾意。她目不斜视,越过顾意就往外走。顾意嘴角微勾,也不说话,跟在纪茹茜后面。

    一路上不管顾意怎么逗纪茹茜,纪茹茜却是眼睛看着窗外,不说话,也不理他。

    车子停在盛世华庭,纪茹茜打开车门,率先走了进去。

    顾意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想着等会要怎么哄她呢?

    顾意因为在想事情,所以走得比较慢。等他进屋,纪茹茜已经坐在沙发上在喝茶,旁边还放着一个茶杯,显然在等顾意。

    见此,顾意立刻眉开眼笑的走过去在纪茹茜的旁边坐下。

    纪茹茜没有看他,而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顾意,以后你的桃花,你自己剪。”

    顾意对于纪茹茜吃醋的行为十分满意,目光看向纪茹茜,笑意深深。而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揭盖,浅茗了一口茶。

    下一秒,他猛得吐了出来。这才发现,他杯子里的不是茶,而是醋。

    纪茹茜也不管顾意喝不喝,也不看他。而是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道:“我很霸道,却也很怕麻烦,我讨厌和女人争风吃醋。所以你最好不要去沾花惹草,能自己了断你的桃花。否则,你如果脏了,不好意思,别的女人用过的,我绝不会再用。”

    “宝贝,我冤枉啊!我绝对没有去沾花惹草。不信,你可以验身!”

    顾意放下杯子,一副就要宽衣解带的模样。

    纪茹茜也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的看了顾意一眼,鼻子吸了吸,道:“你身上的气息脏了!”

    纪茹茜的意思很明显,顾意身上沾惹了别的女人的气味。

    顾意一脸无奈,将衣袖放到鼻间嗅了嗅,道:“那个女人明明就连我的衣角都没碰到。”

    “给我立刻去里里外外的洗三遍,这套衣服扔了,以后都不准再穿。”

    纪茹茜却根本不听顾意的解释。

    “好!”

    对于纪茹茜现在这个吃醋的模样,顾意是既享受,又无奈。享受着她的在意,却无奈她的不按理出牌。现在她还在生气,就算他对此有异议,也只能是她说什么是什么。

    顾意起身就要上楼。

    “等等!”纪茹茜却又突然叫住了他,又道:“先把茶喝完再去洗吧!”

    茶?明明就是醋嘛!

    顾意看了看纪茹茜,又看了看放在桌上的茶杯,有些迟疑。

    “有问题?”

    纪茹茜见顾意没动,淡淡的问道。

    “没问题!”

    顾意只得又重新坐下,苦着一张脸端起杯子。

    她说,我不喜欢和女人争风吃醋。所以她如果吃醋了,他也必须陪着一起吃醋。

    纪茹茜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对顾意说道:“茶要慢慢品。”

    顾意本来打算一饮而尽,此时只得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喝。

    这回杯子里的醋与上回他在饭店里吃的不一样,特别,特别的酸。

    纪茹茜喝完一杯茶,顾意也喝完了一杯醋。

    “味道怎么样?”

    纪茹茜问道。

    “酸!”

    顾意如实以答。

    “怎么会酸?明明是苦茶啊!不然我再给你去沏一杯?”

    纪茹茜很惊讶。

    ------题外话------

    本文建了一个读者群,群号83135875,敲门砖:折眉。

    如果有兴趣的可以加一下群,亲妈表示可攻可受可调戏,妹子们可以来群里尽量的high!

    我已经备好醋醋,等着大家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7章这个男人,他是我的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