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8章 这是个好姿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茹茜!宝贝!我错了还不行吗?”顾意哭丧着一张脸,向纪茹茜保证道:“以后再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我绝对转身就走,不多看一眼,不多呆一秒。不!我绝对不会再有桃花!”

    那醋茹茜一定在里面加了料,不然怎么会那么酸?真要再来一瓶,他那一口牙齿怕是就要废了。

    “不多看一眼?不多呆一秒?”纪茹茜反问道:“看来今天你是多看了许多眼,也多呆了许多秒了。”

    “宝贝,是那个女人说她手上握着你致命的秘密,我才多看了她一眼的。”

    顾意表示,吃醋的茹茜可真难哄。

    “结果呢?”

    “没有结果。我这不还没出手你就出来了么?”

    纪茹茜似笑非笑的道:“敢情是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我只和你干好事。”

    顾意没脸没皮的道。

    纪茹茜轻咳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边往楼上走,边道:“既然如此,苦茶我先收起来。下回如果再犯,苦茶可就不是今天这个味道了。”

    顾意看着纪茹茜的背影,摇头失笑。

    茹茜说,她很冷,很淡。还真是没有错,连吃个醋都吃得这么冷,这么有味道。

    吃完晚饭之后,纪茹茜回到卧室码字。顾意遵循“领导”的意见去洗第五回澡。

    半个小时之后,顾意身穿睡袍敲开了纪茹茜的门。

    “干什么?”

    纪茹茜倚门而立,一手按住门,并没有让顾意进来,而是疑惑的问道。

    “请求领导检验!”

    顾意却是双手快速的扯开睡袍,坦露出胸膛。

    “暴露狂!快将衣服穿上!”

    纪茹茜立刻闭上眼,不敢看顾意,一边打算将门大力的关上,一边叫道。

    “茹茜,怕什么?我又不是一丝不挂。你男朋友这么有料的身材,全是属于你的,你不欢喜吗?”

    某人越来越无耻了。

    说到这里,纪茹茜想起来了。刚才她好像看到顾意穿了一条和她身上颜色一模一样深紫色的裤衩。一个男人穿这么艳丽的颜色?真是……

    “你怎么会穿一条那种颜色的那啥?”

    果然是好奇心害死一只猫。

    “什么颜色?哪啥?”

    顾意表示,谈论这种问题,他还是很欢喜的,所以自然要用尽一切办法谈得久一点。

    “深紫色!”

    纪茹茜很好奇,此时倒也顾不得羞涩。

    顾意很满意,觉得茹茜真是观察的很仔细,而且还是对他的关键部位。

    “因为你喜欢啊!这是我们的情侣款。”

    纪茹茜记得她住进这里的时候,她的衣柜里就已经准备好了各式各样的衣服,她记得里面好像是有好几套深紫色的内衣。

    “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你住进来之前啊!”

    顾意回答的飞快。

    “混蛋!”

    纪茹茜气得想咬死顾意,这个家伙真的是刚见面就开始算计她的心。

    “宝贝,你确定我们要站在门口讨论这么*的问题吗?”

    “不要脸!”

    纪茹茜松开手让顾意进来,气鼓鼓的。

    顾意笑眯眯的走进来,然后直接就躺在了纪茹茜的床上。

    “你干什么?”

    “宝贝,我今晚和你一起睡。”

    “我不要!”

    “可是我要!”

    “凭什么?”

    “宝贝,我这是合理要求!”

    “惹了桃花,还敢提要求?”

    纪茹茜猝然冲到顾意面前,半跪在床上,用力的瞪他。

    “宝贝,我们家禁止家庭冷暴力。你这样是不可以的!”

    “你可以打地铺。”

    “宝贝,你的意思是我只要不睡在你的床上,这个房间里其他地方都是可以的,是吧?”

    顾意笑着问道。

    纪茹茜点头,卧室里除了床,就只剩一张电脑桌,还有衣柜。不睡床,能睡的地方就只剩地板了。

    “好!”

    顾意答应的飞快,然后立刻跳下床。

    纪茹茜看着顾意,觉得一定有什么问题被她忽略了。以她对顾意的了解,他根本不可能答应的这么爽快。

    只见顾意走到床的另一边,从睡袍口袋里摸出一个迷你型的遥控器。然后在那上面按了一连串的密码,接着那一面墙壁突然一个翻滚往上升,露出了顾意的卧室。

    原本顾意的卧室与纪茹茜的卧室就只是隔着一道墙,此时中间那道墙消失,两间房就连成了一间房。原本纪茹茜的卧室并不宽敞,相反顾意的卧室就很大。现在两间房一中和,成为了一间大卧室。

    顾意又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屋里的家具开始迅速的移动。几分钟之后,这间卧室的摆设已经是一个全新的模样,而顾意的床紧挨着纪茹茜的床,拼成了一张大大的床。虽然是拼成的床,但是因为两张床的尺寸和高度都是一样的,所以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两间的房里的家具也没有重样的,所以此时连成一间房,也不会觉得拥挤。反而,给人一种更加宽敞,舒适的感觉。

    纪茹茜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顾意变魔术一样瞬间将这两间房换成了一个全新的模样。小到每一个细节,依旧是她喜欢的风格。

    顾意抱着印有小菊花的棉被在床上滚了两圈,笑着对纪茹茜道:“宝贝,这是我们的卧室,你喜不喜欢?”

    纪茹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道:“顾意,这里你什么时候改造的?”

    “你搬进来的前一天。”

    “啪!”

    一个枕头朝着顾意砸过去。

    “你个流氓!道貌岸然的道德犯!竟然那么早就算计着爬上我的床?不要脸!”

    接着,纪茹茜怒吼的声音传来。

    “宝贝,我可以解释!”

    顾意被纪茹茜追着满床跑,一边闪躲,一边求饶道。

    “你说,浴室是不是也是相通的?你有没有偷看过我洗澡?这房间里是不是也安装了摄像头?”

    不能怪纪茹茜会胡思乱想,主要顾意给她的感觉太惊悚了!

    “宝贝,我没有!我又不是变态!”

    顾意有点受伤,也不躲了,任纪茹茜追上他,讪讪的道。

    “你就是个变态!”

    纪茹茜追上顾意,一把将他推倒,骑在他的身上,掐着他的脖子道。

    原本诅丧的顾意,双眸瞬间一亮。

    咦!这是个好姿势!

    “宝贝,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下一秒,顾意一个翻身将纪茹茜压在身下,吻上了她的唇。

    “茹茜,我不是变态!更不会伤害你,只要是你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会去做。”

    顾意一边吻着纪茹茜,一边说道。

    纪茹茜感觉到他情绪的低落,知道是自己无意间的话伤害到了他。

    “对不起!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意思!”

    “我原谅你!但是你要补偿我!”

    “好!”

    “以后我们一起睡!”

    “好!”

    “在没有得到你允许的情况下,我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情,除非你想!”

    纪茹茜听着顾意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我对你没有*,你对我才有*。

    “你才想!”

    纪茹茜很不服气。

    “嗯!我想,很想!”

    顾意直言不讳,毫不掩视对她的*。

    纪茹茜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机会再说话。顾意抱着她,加深了那个吻。

    第二天早上醒来,顾意抱着纪茹茜又是一阵闹腾。纪茹茜虽然有时会嘴硬,其实在这些事情一直很迁就顾意的。纪茹茜觉得作为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还从来没有碰过一个女人,实在是很难得。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顾意会不会憋坏了。所以只要顾意不要太出格,她都是愿意满足他的。

    比如现在,顾意吻她,她就会热情的回应顾意。他似狼,她似水,结果可想而知,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纵使是顾意这样自控能力极强的男人,也被整得欲火焚身。

    纪茹茜扯过被子,继续睡觉,表示让顾意自己解决。

    顾意默默的起床,默默的进了浴室,默默的去冲冷水澡。

    直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纪茹茜才扯开被子坐起来,满脸通红的用手不停的朝脸上扇风。

    半晌之后,她从床头柜里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给乔晚。

    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里传来节奏极快的音乐声。

    “darling,这么早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没和小心肝滚床单吗?我的孙子什么时候能出来?”

    乔晚一出口,就是她的孙子。

    突然间纪茹茜有些后悔,似乎她不应该打这通电话。

    “乔姐,我其实就是想告诉,顾意他很健康,不是不举。”

    “他昨晚操练你了吗?他是不是很勇猛?”

    乔晚顿时兴奋了起来,兴致高昂。

    纪茹茜抚额,果然顾意的“无耻”是遗传了乔姐。幸好顾意只学得乔姐的皮毛,不然她可真是招架不住。

    “乔姐,不是的!他今天早上有反应了!”

    其实这也是纪茹茜一直担心的问题,顾意已经抱着她睡了好几个晚上,除了吻她,都不见他其他的反应。不是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深爱的人就在怀里,居然能坐怀不乱。这让她不得不担心,顾意不会真的不举吧?

    而且乔姐那天在医院哭得那么伤心,所以今天早上才特意打电话告诉她的,想让她安心。不用再整天担心孙子什么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但是迟早还是会有的。

    “然后呢?”

    乔晚对于顾意和纪茹茜接下来要干的事情比较有兴趣。

    “他去冲冷水澡了!”

    纪茹茜如实以答。

    “什么?你们居然还没那啥?”

    乔晚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纪茹茜澹恢栏迷趺椿卮稹

    “啊!我的孙子啊……”

    乔晚又开始鬼哭狼嚎。

    纪茹茜表示一个头两个大,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为什么要打电话和乔姐讨论这个事情啊!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乔姐,我改天再打电话给你,我要去上班了!”

    纪茹茜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一个借口挂断了电话。

    顾意刚洗完澡出来,问道:“乔姐,打电话来催我们要孩子吗?”

    纪茹茜又辶耍趺凑庖桓觯礁龆颊饷春窳称ぐ。

    孩子?他们都没结婚,怎么就好端端的说到要孩子呢?现在讨论要不要孩子是不是太早了些?

    ……

    两人一直吃完早餐之后,纪茹茜去剧组拍戏,而顾意难得的也开着车子出门去了。

    《谁主江山》的拍摄即将进入尾声,拍完今天的两幕戏,《谁主江山》这部电视剧就杀青了。

    为了庆祝《谁主江山》的杀青,宁浩包下皇朝ktv的整个一楼,请剧组的所有人一起庆祝。

    作为主演,又是新人,纪茹茜难免要多喝几杯。所以她没有开车去,而是让顾意晚上十点左右到皇朝去接她。

    晚上七点,皇朝ktv。

    《谁主江山》剧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包厢,开了香槟,一番拼酒之后,才三五成群开始唱歌。

    纪茹茜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烟雾缭绕,纸醉金迷,喧闹浮华。可因为这是集体活动,她不想扫了大家的兴。所以敬了几个老前辈的酒之后,她便和乔雨桐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吃着水果。

    安柏辰和宁蔷对唱完一首《广岛之恋》之后,宁蔷也在纪茹茜的旁边坐了下来,拿起一片西瓜吃起来。边吃边道:“怎么不去唱歌?”

    “不是很喜欢!”

    “那天谢谢你!”

    宁蔷看了一眼正和楚莫在喝酒的安柏辰,突然对纪茹茜说道。

    纪茹茜知道她指的是那天在地下仓库,她打了电话给宁蔷,让她知道了安柏辰的心意。

    “不客气!安柏辰虽然很混蛋,但是对你确实好的没话说。祝你们幸福!不过这样的事情仅此一次,我不是圣母,再有下次我要的就是他的命。”

    纪茹茜毫不掩视她的狠。

    宁蔷轻轻的一笑,道:“顾先生,没见过你这个凶残样吧?他,包括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是只绵羊,其实你根本就是一头狼吧!”

    纪茹茜也轻轻的一笑,“多谢夸奖!我身边群狼环绕,硬是将我逼成了狼。”

    宁蔷伸手轻轻拍了拍纪茹茜的肩膀,道:“以后就是朋友了,虽然我还是不喜欢你。但是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

    纪茹茜也笑了笑,“彼此彼此!”

    两人说话间,宁浩摇摇晃晃走到了纪茹茜的面前。

    “茹茜,我……”他似乎喝了不少酒,但是意识还算清醒。微微一顿之后,偏头想了想,才又说道:“茹茜,我有话对你说。我们出去谈!”

    ------题外话------

    对不起!各位妹子。

    实在是忙不过来,拼了老命赶出来的,只有这么多。希望你们不在嫌弃,年底实在是忙,等我忙完这一阵子会尽量多更。

    请多多包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8章这是个好姿势!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