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老婆才是王道(活动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没有!”

    乔雨桐摇头,可眼里却透着犹豫。

    “好,那我们继续走!”

    纪茹茜看了乔雨桐一眼,那眼里的神色很复杂,失望,疑惑,放纵……然后还是继续发动车子,按着乔雨桐指的路往前走。

    越往前走,乔雨桐越心慌,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都开始发抖。

    “小桐,没事的!你放心!”

    纪茹茜一手掌握着方向盘,一手按住乔雨桐发抖的手背,安慰道。

    车子还在继续前进,而乔雨桐连头都整个俯到膝盖上,弯着腰似乎连看路况的勇气都没有。

    “不!停车!”

    突然她直起腰,抬头,猛得一声大吼。

    “怎么了?”

    纪茹茜停下车,眼里带着一抹喜色,问道。

    “茹茜姐,对不起!马上掉头回去,立刻打电话给顾先生,赶来这里,陆子墨在附近,你有危险。”

    乔雨桐双手握住纪茹茜的手,真诚的看着她,道。

    纪茹茜看着此刻坚定,担心着自己的乔雨桐,突然笑了,只觉轻松,往椅子上靠了靠。

    “小桐,我知道。”

    “你知道?”

    乔雨桐很惊讶,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嗯,我知道,我一开始就知道。我和上官旭一起上《大牌来了》这档节目时,里面有一个环节是打一通电话给你最重要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上官旭的电话是打给你的,当时我就留了心。后来许导演告诉我,上官旭也在帮你争取《爱在盛夏》的女二号,我就差不多可以证实上官旭喜欢你了。我和上官旭其实私下里关系还不错,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所以私下我问过上官旭对你的想法。他说,他向你表白过,只是你拒绝了他,你心里喜欢的人是陆子墨。对陆子墨我本不想赶尽杀绝,所以我只是让他身败名裂。可我再也不是当初的纪茹茜,心软有时只能成为伤害自己的利箭。所以我派人跟踪了陆子墨,如果他识相点,那么大家就这样相安无事。所以陆子墨这几天的行踪,我都是了如指掌的。所以你们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技俩,瞒不过我。”

    “那,那,那你为什么还,还要和我一起出来?”

    乔雨桐双眼都不敢看纪茹茜,结结巴巴的道。

    “我可以不在意陆子墨,可是我在乎你。你是我的朋友,是我当妹妹一样的人。从我问你上官旭的事情开始,我就一直在试探你,也一直在给你机会。我信你,信我们之间的友谊,幸好在最后一刻你没有让我失望。你最后一刻的决定,救了你自己。”

    这一刻,乔雨桐是震惊的,也是震撼的。纪茹茜对她的好,对她的信任,让她无地自容。难怪她总感觉今天纪茹茜的情绪有些奇怪,原来她一直都知道,一直都是在忍耐,也一直在放纵她。

    “对不起!”

    这一刻她不知道能说什么,唯有一句苍白的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原谅你!只只要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桐就好,而且下不为例!”

    “谢谢你,茹茜姐!”

    乔雨桐扑进纪茹茜怀里,眼泪哗啦啦的流,脸上却是盛放着灿烂的笑容。

    人生里,爱情并不是唯一,有时友情也同样让人留恋。

    “啧啧!好一副姐妹情深啊!”

    突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

    乔雨桐猝然转过身,但看到车窗外陆子墨那张狰狞的脸。

    “陆子墨,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几乎是出于本能,乔雨桐立马就张开双手挡在纪茹茜的前面,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

    “干什么?”陆子墨恶毒的一笑,“自然是和这个贱人好好的算算帐。

    声落,车外就有人拿着斧头要开始砸车。

    ”等等!“纪茹茜推开乔雨桐,放车窗彻底降下来,对陆子墨说道:”我出来,你要对付的人是我!小桐只不过是一个爱错人的傻姑娘,别为难她!“

    ”好!“

    陆子墨朝着那人挥了挥手。

    纪茹茜从车子里面走出来,然后用遥控器锁了车门,俯在车门上对乔雨桐道:”小桐,不要出来!好好看清这个人的真面目。“

    纪茹茜一转过身,几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人就将他围了起来。

    纪茹茜却是丝毫不惊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陆子墨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怎么样?“

    闻言,陆子墨冷冷的笑,那几个男人却是无动于衷,仿佛没有听到纪茹茜的话一般。

    ”看来是道上的人,懂道上的规矩了。那么道上的沐爷,你们可听过?你们最好掂量掂量,有没有能耐动得了我!“

    ”纪茹茜,别他妈给我废话,说什么都没用。这些人全是我陆家培养出来的保镖,只听命于陆家人。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是么?”纪茹茜脸上依旧是那种淡淡的笑容,道:“什么保镖,不就是打手嘛!打手我也有的啊!”

    声落,原本灌木遍地的荒郊野外,就突然冒出十几个人来。他们的装扮就像特种兵一样,脸上画着油彩,都看不清脸。

    纪茹茜顿时辶耍夤艘庠诟闶裁矗坎皇侨盟姐逡抢锝杓父鋈嗣矗棵髅骶褪腔旌诘赖模趺聪衷诟愕酶刂直频模咳锰刂直础捌垩姑裰凇闭娴暮妹矗

    顿时,形势逆转,人多势众变成纪茹茜这边。

    “你早就有所防备?”

    陆子墨也不是傻蛋,这瞬间冒出来的十几个帮手,以及纪茹茜自如至终胸有成竹的模样,自然就能想到这一出。

    “陆子墨,你卑鄙无耻,不代表别人就是傻瓜。”

    纪茹茜一脚就踢向站在她对面的一个男人的裤档,那个男人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击,只能后退。而纪茹茜就趁着这个空档从包围圈里滑了出去。那十几个“特种兵”迅速的开始围攻陆家的那几名打手。

    而纪茹茜却是来到了陆子墨的身边,陆子墨上次在纪茹茜手上吃过大亏,所以这次自然有所防备。见纪茹茜向她冲来,连忙就挥起斧头乱砍。

    纪茹茜倒也乐得逗逗他,只是被动的避开,并未出手。

    一来二去,就算是局外人都知道,陆子墨已经落了下风。毕竟纪茹茜的功夫底子在那里,而陆子墨仅靠的是蛮力。

    “茹茜姐,子墨,别打了!”

    坐在车里的乔雨桐早就是心急如焚,再也等不下去了,打开锁,从车上跑了下来。

    纪茹茜回过头,有一瞬间的分神。而陆子墨就是趁着这一刻,斧头接连乱砍,眼看就要砍到纪茹茜的背脊了。

    “嫂子,小心!”

    一个“特种兵”大声的喊道。

    说时迟,哪时快,纪茹茜已经转身,一把擒住了陆子墨的手腕,用力一扣,手中的斧头就转了方向,直接朝陆子墨的面门砍过去。

    “不要,茹茜姐!”

    待纪茹茜反应过来,斧头已经掉在地上,而乔雨桐站在她和陆子墨中间,背上已经红了一大片。

    “傻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

    纪茹茜将乔雨桐抱进怀里,叹了一口气,道。

    “茹茜姐,对不起!如果刚才换成是你,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

    乔雨桐躺在纪茹茜的怀里,泪水直流,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傻瓜!一个陆子墨怎么值得你如此作贱自己?”

    乔雨桐却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值不值得的。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小时候他是放在他外婆家养的,就住在我们家隔壁。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一直喜欢他。我从小到大,就只有一个愿望,从未更改,那就是成为他的新娘。我想进娱乐圈,也是因为想要努力能配上他。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一早就知道。他坏,他风流,他卑鄙无耻下流……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感情从来半点不由人,我还是爱他。我知道他不爱我,看不上我,一直在利用我,可我还是爱他,我能怎么办?”

    这一刻,连陆子墨都是震惊的。这些话,乔雨桐从来没有对他说过。那个从小就喜欢跟在他后面,叫着“子墨哥哥”的小姑娘;那个每年生日都会打电话送礼物给他的乔乔;那个他只要取得一点成就比他还高兴还激动的傻姑娘;那个他从云端跌落泥泞,昔日的朋友都对他落井下石,她却对他不离不弃的乔雨桐,原来这么深的爱着他。

    只是震惊和感动,也仅是一瞬。乔雨桐算个什么东西?乔雨桐又能给他什么?有什么值得他费心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没用女人,明明说好要将纪茹茜骗到他们约好的地方,到时他再慢慢收拾纪茹茜。她要让纪茹茜身败名烈,携带毒品锒铛入狱,让她同时在十几个男人身下承欢。可乔雨桐这个没用的女人却临时变卦,幸好他早有防备,在乔雨桐的包包里放了窃听器,才能及时到这里堵住纪茹茜。

    没想到纪茹茜也是早有防备,一定是乔雨桐这个没用的女人在纪茹茜面前露出了破绽。都是这个没用的女人,让他现在才会这么被动。

    该死的!

    “乔乔!”

    陆子墨朝着乔雨桐走过来,眼里带着泪水,后悔又深情。

    纪茹茜低头看乔雨桐,见她眼里满满都是期待。本想阻止陆子墨,最后却只是叹了一口气,没有阻止,只是防备。

    陆子墨走到乔雨桐面前,半蹲下来,伸手去摸她的脸。

    “对不起!”

    乔雨桐伸手抚上陆子墨的手,笑着道:“子墨!我们……”

    后面的话,乔雨桐还没说完,陆子墨的另一只手已经改去掐乔雨桐的脖子。

    只纪茹茜也不是好对付的主,她比陆子墨更快,抱着乔雨桐一个转身,然后反身一脚踢向陆子墨。在陆子墨跌坐在地上时,她又抱着乔雨桐一个转身,捡起地上的斧头就朝着陆子墨扔过去。

    “啊!”

    只听一声惨叫,斧头入肉极深的插在陆子墨的手臂上。

    而将陆家的那几名保镖收拾完的“特种兵”们迅速的围了过来,按住陆子墨。

    “嫂……”

    其中一个特种兵正要说话,身后一连串的咳嗽声响起,那人连忙改口道:“纪小姐,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指示?”

    纪茹茜低头看向泪流满面的乔雨桐,问道:“小桐,你告诉我,这个男人你还要不要?”

    乔雨桐没有说话,而是的挣扎着要站起来。纪茹茜扶着她站好,她咬着嘴唇,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陆子墨。他们隔得并不远,她却走得很艰难,也很沉重,咬破了嘴唇才走到陆子墨身边,半蹲下来,道:“刚才你想要挟持我,威胁茹茜姐,放过你,对不对?”

    “不是的!不是的!乔乔,你相信我,我只是想要弄死纪茹茜,手误才差点伤了你。”

    陆子墨知道此时乔雨桐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草,他必须要牢牢的抓住。

    乔雨桐却突然笑,只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子墨,你也许不知道,我是如此的了解你,尤如我自己。哪怕是你一个小小的动作,比如你撒谎的时候,右手的小手指会不自觉的弯着。从小到大,我从来在观注的只不过一个你而已。你在骗我,不是吗?我爱你,哪怕是直到现在我也可以为你去死。但是,现在我不要你了!”

    纪茹茜轻轻拍了拍乔雨桐的手,然后让一个“特种兵”扶着乔雨桐站到一边去。而她却是在陆子墨的身旁蹲下来,冷冷的道:“陆子墨,你这样的人渣,活在这个世上只会危害社会。可是杀你,却又脏了我的手。我总觉死对你而言,太便宜你了。携带毒品,买凶伤人,吸毒贩毒,随便哪一条都足以让你将牢底做穿。好好去享受你接下来的美妙人生吧!”

    说完,几名“特种兵”就押着陆子往放另一边走去。

    “纪茹茜,你这个贱人,你卑鄙无耻,我是被陷害的。”

    纪茹茜却懒得他,而是对那些“特种兵”道:“替我谢谢沐爷,另外请帮我告诉沐爷,我的这位朋友十分的不乖,进去里面之后,请沐爷务必让他的朋友好好关照一下他。”

    “好!”

    不管陆子墨如何谩骂,如何不甘心,他还是被那群“特种兵”带走了。而乔雨桐也被他们一起先送到市区的医院去了。

    “特种兵”们临走之前,俯在纪茹茜的耳边说道:“纪小姐,暗处有位听墙角的,不过那位应该不是你的敌人。”

    ……

    “特种兵”们越走越远,却有说话声时不时传来。

    “你们说老大从哪找这么一个既漂亮,身材又好,身手也好,性格又讨喜的女朋友呢?”

    “要是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

    “你找死!竟敢肖想嫂子?我要告诉老大,哈哈哈!”

    “胡说什么?我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啊!”

    “有心也不行!我知道了,你刚才凑嫂子那么近,是不是想趁机占她便宜。要是老大知道……你死定了,保管揍得你连爹妈都不认识。”

    “我的妈啊!你可千万别告诉老大。我认栽还不行吗?”

    “一个月内裤!”

    “什么?老子操……”

    “嗯?”

    “好,好!洗一个月内裤就洗一个月内裤!只要你别去老大那打我小报告。”

    ……

    而纪茹茜回到了车上,却不急着开车。她在等,等“特种兵”们说的暗处那位听墙角的。

    果然五分钟之后,秦之彦带着助理从后面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秦学长?”

    纪茹茜有些惊讶。

    “小乖,你现在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

    秦之彦温和的一笑,道。

    纪茹茜微微皱眉,看向秦之彦身旁的助理。

    “韩助理,你先回去!”

    秦之彦会意,对身旁的助理说道。

    “秦市长!”

    韩助理显然对纪茹茜颇为忌惮。

    秦之焉却是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们是朋友,不会有事!”

    “好!”

    韩助理这才转身离开。

    “秦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a市水深,欧阳家还是有些家底的。我很担心你,所以这几天都有派人盯着陆子墨。”

    “谢谢你!学长,给你添麻烦了!”

    秦之彦抬眸看了纪茹茜一眼,走到她身旁,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纪茹茜往后一退,一脸戒备的看着秦之彦。

    秦之彦微愣,然后方道:“你的手指在流血,我想帮你包扎一下。”

    纪茹茜顺着秦之彦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右手的食指不知什么时候割伤了,确实在流血。

    秦之彦也不等纪茹茜回答,就拿出创口贴,温柔的替纪茹茜开始包扎手指上的伤口。边干活,还一边数落纪茹茜。

    “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这样?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你怎么就不能小心一点呢?”

    纪茹茜抬头看了秦之彦一眼,鼓着腮邦子不说话。心里却在腹诽:“说的好像他随身带创口贴的习惯还是因为她形成的一样?”

    秦之彦看纪茹茜这个表情,突然就笑了。

    “又在心里说我什么坏话?”

    “什么都没说!”

    纪茹茜翻白眼。

    “好了!可以了!下回小心点!”

    秦之彦倒也不是真要和她计较,所以明知道她说的是假话,也并不在意。

    “谢谢!”

    “我记得你以前可没现在有礼貌。”

    秦之彦似乎很不习惯纪茹茜这个客套的模样。

    纪茹茜微微一顿,那双潋滟的桃花眼看向秦之彦,欲言又止,似乎想和他好好的谈一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话锋一转,道:“学长,以你现在的身份,看到我刚才的行为一定会很为难。如果你实在是难做,你可以……”

    纪茹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之彦打断了。

    “小乖,我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学长,你……”

    纪茹茜有些惊讶,她所认识的那个秦之彦很有原则,公是公,私是私。怎么现在突然转性了吗?如果是以前的秦之彦,一定会拉着她一顿训斥,然后让她必须到公安局去说清楚事实。现在他作为政府官员竟然还帮着她一起隐瞒?这还真是有点诡异啊!

    “我今天都没见过你,我能看见什么呢?”

    秦之彦又道。

    “谢谢你!学长。”

    纪茹茜自然明白秦之彦话里的意思,也乐意承了他的好意。

    “小乖,你怎么跟我也越来越客气呢?”

    纪茹茜正打算说话,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我们自然应该好好感谢秦市长的帮忙!”

    纪茹茜转过身,目光瞬间一亮,叫道:“顾意!”

    顾意走过来,宣示主权一般的拉起纪茹茜的手,皱眉道:“宝贝,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痛不痛?”

    “没事!一个小伤口而已。”

    “什么叫没事?都流血了,好不好?”

    某人表示这事真的很严重。

    纪茹茜瞪了顾意一眼,对于情敌一来就疯狂的某人很无奈。

    “来!让我给你吹吹!”

    某人再接再励,变本加厉。

    纪茹茜甩开顾意的手,佯怒道:“顾意,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怎么会?秦学长是自己人,自然不会介意的。”顾意目光一转,看向秦之彦,道:“秦学长,对不对?”

    秦之彦这才从纪茹茜和顾意紧握的双手上收回目光,看向顾意,朝着他伸出手,道:“你好!我是秦之彦。”

    “你好,我是顾意!”

    顾意却是一直拉着纪茹茜的手,对于秦之彦伸出来的手视若不见。

    秦之彦修养极好,收回手,脸上依旧挂着温润的笑容,看向纪茹茜道:“小乖,不介绍一下吗?”

    顾意眉毛瞬间拧在一条线,抬眸看向秦之彦。

    小乖?

    搞特殊化?

    要搞特殊化也应该是他这个男朋友啊!什么时候轮到他这个狗屁学长来搞特殊化?

    没关系!小乖神马的都是浮云,老婆才是王道。

    纪茹茜看顾意脸上的神色一会阴云,一会晴空万里的,也不知道顾意是为哪般。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先互相介绍一下再说。

    “顾意,我现在的男朋友。秦之彦,我在美国留学的学长。”

    秦之彦从纪茹茜身上收回目光,原来是男朋友。怪不得小乖一见到他,就整个人都亮起来了。小乖看他的眼神,甚至比她看当年的自己还要柔软。

    难道他还是回来晚了么?

    “幸会,秦市长!”

    “幸会,顾先生!”

    两人表示本就两看相厌,所以握手之类的客套就不必了。

    “小乖,我记得你以前的男朋友姓沐。”

    秦之彦挑眉看向顾意,道。

    “是啊!谁年轻的时候不遇到一两个渣男呢?”顾意目光一斜,看着秦之彦,挑眉一笑道:“秦市长,你以为呢?”

    顾意说的不是一个,而是一两个,一个说的是沐风,那么另外一个自然指的就是秦之彦了。

    “年轻的时候会不会遇到渣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需慎重!”

    秦之彦也是迂回,含沙射影的高手。

    “这话很对,所以姓沐的只能是过去式。”

    顾意笑着答道。

    “小乖,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你总是嚷着回到a市一定要我带你去流花湖玩。现在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那里看看,圆了我们当年的约定。怎么样?”

    秦之彦笑了笑,似乎对于顾意的话并不在意,转移了话题,道。

    纪茹茜还没说话,顾意就抢先说道:“这就不劳秦市长费心了!我家宝贝想去,作为男朋友我自然会带她去。秦市长这么忙,我们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

    “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而且当年我们的约定也是我们两人单独一起去。所以其他人,还真是不太方便。听说那里有个许愿池,很灵验的。顾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还真是不能带你去。”

    口水战,两人都是个中高手,不分高低。而且秦之彦话里故意提到许愿池,根本就是在暗示顾意,当年他和纪茹茜其实一定是有故事的。

    “这样么?”顾意突然变得很平静,甚至先前的急切也没有了。侧头看向纪茹茜,道:“宝贝,你想去吗?”

    纪茹茜皱眉看向秦之彦,声音带着一抹冷意,道:“秦学长,抱歉!当时年纪小,只是一些笑言。真是抱歉让你当真了。我最近档期很紧,所以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笑言?”秦之彦温和的一笑,眼中的苦涩却隐藏的极好。“小乖,真是只是这样吗?”

    “是!学长,对不起!”

    纪茹茜看不透秦之彦,只是有些想法,最好是不要开始。

    “既然说清楚了,那我们就先走了。秦市长,再见!以后有空,欢迎你到我家来做客。哦!忘了告诉你,我和茹茜是住在一起的。”

    顾意脸上溢满了笑,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乖,再见!”

    秦之彦看着两人转身坐进了车里,然后车子扬长而去。

    车里。

    纪茹茜在开车,顾意懒懒的坐在副驾驶位上,也不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纪茹茜。

    开始还好,走到半路纪茹茜实在是受不了,将车子停在路边,道:“顾意,你到底想干嘛?”

    “宝贝儿,你难道不应该老实交待秦之彦是个什么鬼吗?”

    ------题外话------

    祝亲爱的们元宵节快乐!

    活动来了,仅限于全订的正版读者

    一等奖(一名):玫瑰香皂(粉红,红,紫色,蓝色)四色任选一

    目前全订的所有正版读者中粉丝最高者得。

    二等奖(一名):无火香熏(玫瑰,柠檬,薰衣草,茉莉)四种花香任选一

    目前全订的所有正版读者(获得一等奖的妹子也依旧可以参加)在今天(从零点到晚上十二点)参加评论(每人留言仅限二条)抢楼活动,第六十六楼者得。

    三等奖(一名):奖222阅读币。

    只针对目前全订且进入读者群的正版读者,粉丝值最高者得。

    四等奖:凡是目前全订且进入读者群的正版读者,在今天评论,都奖16币币。

    中奖名单明天公布,请一,二等奖中奖者加群私擢群管雪儿,提供地址及联系方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8章老婆才是王道(活动来袭)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