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 爷喜欢粗暴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被顾意这咬牙切齿,气急败坏的语气给逗笑了。

    “怎么?又醋了?”

    “我吃醋怎么啦?我这是正常反应,我不吃醋那才叫奇怪,好不好?”

    顾意一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模样。

    “是!这醋吃得好,吃得棒,吃得呱呱叫!”

    纪茹茜依旧笑着道。

    “纪茹茜,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赶紧老实交待!对于情敌,我必定追究到底。”

    秦之彦就像一根卡在顾意喉咙里的刺,让他十分的难受。

    “真的想知道?”

    纪茹茜托着下巴看着顾意,那双桃花眼一眨一眨的。

    “说吧!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受得住。”

    顾意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我曾经喜欢过他,他算是我的初恋!”

    “什么?”

    顾意太激动,竟然忘了自己是在坐在车里,“蹭”得站起来。

    “咚!”

    顾意起得力气太猛,撞到了车顶,头顶立刻起了一个大包。

    “痛不痛?为什么就不能小心点呢?”

    纪茹茜立马拉开顾意抚着头顶的手,要查看他的伤势。

    “你说他是你的初恋?怎么会又蹦出来一个初恋呢?”

    顾意对于头顶那个大包没有兴趣,他关心的是他的情敌怎么又多了一个?

    “虽然是我和沐风先认识的,但是我先喜欢的却是秦之彦。”

    纪茹茜轻轻的替顾意揉着头顶,边说道。

    “纪茹茜,你喜欢过的人还挺多的啊!”

    顾意这语气,要多酸有多酸。

    纪茹茜不理顾意,开始讲她和秦之彦之间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很老套,他是高我一届的学长,在美国那会我就读的学校中国人比较少。我和他是在一次活动中认识的,那会我刚到美国不久,正是最孤单的时候,秦之彦挺照顾我的。一来二去的就和他混熟了,我们俩经常一起去兼职。慢慢的,我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他的感觉。那会还是黄毛小丫头,不敢像现在这样有感觉就表白。我记得我在那半个月里,都在有意无意的试探和暗示秦之彦。他比我成熟,经历的也多,可不像我个小丫头什么都写在脸上。他当时应该是知道了我的心意,不过他可能是顾虑到我的自尊,没有对我明说。只是在一次聊天的时候,他无意中说到他的人生目标。他说,他身负家族的重担,容不得半点有失。所以,他的人生目标里没有爱情。你知道我的性子,对于爱情看得很淡。人家摆明对你没意思,你又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呢?我消沉了三天,然后就满鲜血复活了!从那以后,秦之就只是我的学长。”

    “可你还约他单独去流花湖。”顾意对此极度的不满意,说出来的话也是酸溜溜的。“你说,你是不是打算和他去许愿池许一个白头偕老的愿望?”

    纪茹茜讪讪的笑,道:“那时不正是年少无知么?况且我还不知道他的心意,顶多也就希望他也能喜欢我啦!而且不是没去成么?改天我们俩一起,许个白头偕老的愿望,好不好?”

    “纪茹茜,你简直烦死了!桃花多的剪不完!”

    顾意表示好恼火。

    “这不都是过去式吗?我也许喜欢过许多人,但是我爱着的却只有你一个啊!”

    纪茹茜表示顾意吃醋的时候,是要多哄哄的。

    “这还差不多!”顾意的神色立马由阴转睛,可是仅是一瞬之后,又立马转成阴雨天了。“可是为什么你的初恋不是我?”

    纪茹茜抚额,这个她也无解啊!

    顾意气鼓鼓的,为那不可追的岁月,苦恼着他为什么不是纪茹茜的初恋?

    纪茹茜表示很无奈,那会顾意是谁,她都不知道。

    于是一苦恼,一无奈,都不说话,车子就那样停在路边,两人坐在车里,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

    “顾意,你还在生气吗?”

    半晌,纪茹茜觉得再这么耗下去不行,率先打破了沉默。论隐忍,纪茹茜从来都是输得那个人人。

    顾意冷哼了一声,继续不理人。

    纪茹茜倒也不恼,毕竟某人的傲娇经常是间接性的发作一下的。

    “要不我哄哄你?”

    这下顾意没哼了,只是依旧不说话。

    纪茹茜知道某人这是同意的信号,于是她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道:“不然来个美人计,怎么样?”

    顾意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别过脸,继续不说话。

    纪茹茜心想:唉!看来这是气得不轻啊!

    她将脸凑近顾意,指了指脸颊道:“来!给你亲一下!”

    顾意冷哼一声,看都不看纪茹茜一脸。

    哼!亲个脸颊而已,那本就是我的正当权益,脱光衣服诱惑我还差不多!

    纪茹茜愣了愣,觉得这不正常啊!莫不是最近魅力下降了?她都这么主动了,顾意竟然还无动于衷。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于是纪茹茜左思右想,苦思冥想,听说男人都喜欢娇柔一点的女人,而她其实一直都是有点太冷,太淡,太硬了。不然她也学学小白花那嗲哆的调调,诱惑一下顾意?如今入了这演戏的大门,演个小白花那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某人说干就干,立马双手搂住顾意的脖子,让他看着自己。脸上绽放出一抹妖娆的笑容,牙齿轻咬着嘴唇,嗲哆的道:“顾意,你都好久不亲人家了!”

    尾音落下,纪茹茜自己先抖了抖,而顾意那双蔚蓝色的眼眸顿时瞪得大大,惊恐的看着纪茹茜,道:“纪茹茜,你这样太吓人了!”

    纪茹茜叹了一口气,唉!这小白花果然不适合她啊!

    于是女霸王出山了,双手猛得将顾意一推,两人双双跌倒在副驾驶椅上。又是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女霸王的第一式――强吻。

    纪茹茜捧着顾意的脸,却是微微仰着头,道:“今儿个我想优雅一点,来个法式长吻。怎么样?”

    顾意被女霸王压在身下,鼻间闻着纪茹茜的淡淡清香,彼此温热的气息拂过耳边,肌肤贴着肌肤,虽然中间隔着衣服,可依旧无法阻止周身叫嚣的*。

    而纪茹茜说完这些后,并没有立刻亲下来。而是这动一下,那动一下,在寻找一个既舒适,又优雅,而且又好的姿势。

    可这对于顾意却是更致命的诱惑,他心想,优雅个屁,爷喜欢粗暴点!于是双手来到纪茹茜的后脑勺,一个翻身,将纪茹茜压到身下,道:“宝贝儿,法式长吻,我喜欢!三分钟!”

    纪茹茜还没弄清楚,顾意说的这三分钟是个什么玩意儿,顾意的吻已经落下。

    车里正在播放着《一吻天荒》这首歌,虽然是一首有点悲伤的歌。可是此时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人的空间里,却似是被他们的甜蜜和幸福渲染了,仿佛那悲伤的曲调也变了,变得轻扬的,暖暖的,一如这首歌的歌名一样――一吻天荒。

    在顾意的理解中,所谓的法式长吻是这样的――法式表明要深吻,长吻表明时间要长。所以综合起来就是这个吻既要深,又要长。

    所以在这个吻中,纪茹茜因为呼吸不畅屡次要推开顾意,都被顾意用力的按住后脑勺。说好的深吻和长吻呢?还没到时间,不能结束!

    三分零三十秒之后,顾意终于放开了纪茹茜。

    纪茹茜拼命的吸气,她觉得这回真的是没有一点夸大其词,顾意如果再不放开她,她真的就要窒息了!

    顾意却是得意洋洋,抚了抚嘴唇,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宝贝儿,三分零三十秒,怎么样?我表现不错吧?”

    纪茹茜吸进去大量的新鲜空气之后,才看向顾意,咬牙切齿的道:“顾意,你居然还一边那啥,一边记时?”

    “是啊!我是不是很棒啊!宝贝儿!”

    顾意犹自在洋洋得意。

    纪茹茜二话不说,拿过副驾驶位上的靠枕就朝着顾意砸了过去。

    “宝贝儿,你听我解释啊!我以前做过这方面的训练……”

    顾意这才想起自己说错了话,一边接吻,一边记时。接吻怎么能这么不专心呢?所以宝贝儿肯定是生气了。

    “做过这方面的训练?”纪茹茜冷冷的一笑,道:“和谁呢?来说给我听听!”

    顾意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怎么就越描越黑呢?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做过记时这方面的训练,所以有时会在心里不自觉的计数时间。而且刚才我不是被你引导了吗?所以才……我发誓我不是接吻的时候不专心。”

    纪茹茜被顾意给气笑了,理了理衣服,在驾驶位上坐好,道:“好了!回家吧!”

    顾意却一瞬不瞬的盯着纪茹茜笑,那模样还真有点傻。

    “怎么了?”

    “宝贝儿,我在想,接吻三分零三十秒能不能去申请个吉尼斯纪录呢?让全世界见证我们的爱情!”

    纪茹茜一愣,对顾意这神来一笔,表示深深的膜拜。

    接吻三分零三十秒去申请吉尼斯纪录?到时如果申请成功,她和顾意被冠上世界上接吻最长的情侣,这画面简直是美哭了!

    顾意犹自在yy,又道:“三分零三十秒可能还不够,不然,我们再练习一下?”

    ……

    另一边,秦之彦并没有打电话叫助理来接他,而是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他想他需要冷静一下。

    想不到有一天,他也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冲动,急躁。幼稚的拿着他和小乖的过去去向另一个男人炫耀,耀武扬威,只为让那个男人吃憋。

    秦之彦啊秦之彦,你几时做过这么幼稚的事情呢?

    ------题外话------

    当当当当,这里眉眉好基友代发君。

    二眉今天去亲戚家没回去,没电脑也没网用,所以今天只能发这么多了,剩下的三千字明天补上,活动中奖名单明天才可以公布,亲爱的们包涵。

    咳咳,这里偷偷说一句,表嫌弃二眉懒码字少呦,她这阵子忙的脚不沾地,再加上她是个龟速,其实连个歇着的时候都没有,为了不影响今天更新这货昨天半夜快一点来找我拼字我差点拍飞她,按着她的话来说她这个字数是没脸求票的,但是我还是想不要脸的替她求一次月票评价票以及各种长短评论,给这个二货打一毫升鸡血,哈哈哈大家表嫌弃我,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9章爷喜欢粗暴点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