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她其实也是愿意宠着顾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如果可以,顾意希望现在就能飞到纪茹茜身边,享爱二人世界。所以对于池碧突然挡住他的路,十分的不耐烦,皱眉道:“你是?”

    “我是池碧,顾总,不记得我了吗?”

    池碧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声音也很甜美。

    “有事?”

    顾意抬起手腕,看时间,将他的不耐烦完全的表现在池碧面前,只差没亲口说出来。

    “顾总,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池碧却是不答反问,对于顾意的不耐烦视而不见。

    “池小姐,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记得?我每天见过那么多人,如果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我都要记得,那我不知道会死多少脑细胞。我的时间很宝贵,让开!”

    顾意耐心耗尽,对于死缠烂打之流,顾意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此时因为知道池碧在娱乐圈的地位,不想给纪茹茜树敌,所以这会对她,还算客气。

    说完,他转身就走,懒得再看她一眼。

    “顾总,对于您和纪茹茜那点事,我相信在场的媒体都会很有兴趣的。”

    池碧却是不慌不忙的,如果软的不行,她不介意强硬一点。

    顾意猝然转身,目光一冷,直射池碧,道:“池小姐,我借你十个胆,你试试看?我警告你,敢动她,今天的明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大跨步离开。留下池碧,呆愣在原地。

    ……

    顾意到了之后,纪茹茜让肖柔开车先走,她坐顾意的车回去。

    纪茹茜一坐进顾意的车里,就伸长着脖子,狗鼻子似的,到处嗅。

    “宝贝,怎么了?”

    纪茹茜往顾意的衣袖上嗅了嗅,然后抬起头,摸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意,道:“有香水味呢。”她伸手挑起顾意的下巴,朝着她抛了一个媚眼,又道:“来!解释解释!”

    顾意抬起纪茹茜嗅过的衣袖嗅了嗅,什么味道都没闻到。

    “宝贝,你在逗我玩吧?哪里来的香水味?”

    纪茹茜却已经开始脱她的外套了,顾意边配合纪茹茜的动作,边得瑟的道:“宝贝,里衣要不要也一起脱了?玩车震吗?”

    纪茹茜抬眸看了顾意一眼,勾唇一笑,然后直接就顾意的外套从车窗口扔了出去。

    “坦白从宽哦!”

    扔了外套之后,还嫌弃的抽出纸巾擦了擦手。

    “狗鼻子!我就纳闷了,你到底是怎么闻出来的?”

    顾意表示很疑惑,虽然池碧身上确实有很浓郁的香水味。但是他连她的衣角都没碰上,只不过站着稍微近点,和她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就染上香水味呢?而且他自己为什么一点也闻不出来呢?

    “顾意,你的味道我太熟悉了。我对香水过敏,所以但凡你沾染到别的女人的气味,哪怕只有一丝,我都能闻得出来。你信么?所以啊!以后你如果要偷腥,可得悠着点呢。”

    纪茹茜嘴角勾着笑,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顾意,道。

    顾意伸手蒙住纪茹茜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道:“宝贝儿,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我们可能就要车震了。”

    纪茹茜推开他的手,冷哼一声,道:“不老实交待,还想玩车震?没门!”

    顾意笑了,“那如果我老实交待,就可以吗?”

    “看情况!”

    纪茹茜打得一手好太极。

    “就是那个什么池碧,她可能知道我们之间的那点事了。”

    顾意本来就没打算瞒着纪茹茜,本来就算她不问,他也会主动告诉她的。只是看着她吃醋的模样,他就禁不住想要多逗逗她而已。

    “我们之间哪点事?”

    “就是你老不给我名份的那点事!”

    顾意表示很委曲,这娱乐圈就是麻烦,他好不容易谈个恋爱,还不能公开。

    “然后呢?”

    “我捉磨着……”顾意摸下巴,笑容有点坏坏的。“她可能看上我了!”

    “唉哟!这么一个大美人看上你,你挺高兴,挺神气的,是吧?”

    纪茹茜扯着顾意的脸颊,用力的一捏。

    “不敢!”顾意连忙摇头,道:“我就觉得吧!我其实还是挺有行情的,你得有点危机感!”

    “听明白了!某人这是闺怨了!”

    纪茹茜摸着下巴,笑道。

    “唉!宝贝,你这样我特没安全感!”

    顾意叹了一口气,道。

    “怎么说?”

    “你见到一个情敌还能这么淡定,不急不躁的。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危机感,一点都不担心我?你不把我管紧点,我当然没有安全感啊!”

    顾意开始倒苦水。

    纪茹茜大笑起来,她就纳闷了,男人不是都喜欢自由,不希望被人管着吗?这顾意倒好,不管紧点,没安全感!

    真是贱啊!所以顾贱贱这个名字,真的是很适合他。

    “所以现在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顾意又叹了一口气,哭丧着一张脸,唉声叹气的道:“毕竟我可不比某人有魅力啊!什么前男友啊,什么好伙伴啊,什么弟弟啊,什么学长啊,一大堆。我平时吃醋都是论斤算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情敌,可人家根本就无动于衷啊!”

    纪茹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是又醋了?”

    “难道你没醋?”

    同样是情敌,怎么茹茜对待情敌和他对待情敌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因为秦之彦?”

    顾意冷哼一声,不想听到这个名字,想想就来气。

    那最佳女主角奖,本来是他要去给茹茜颁的。结果半路杀出来个秦咬金,仗着他是市长了不起啊,以权压人。不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吗?有这样扼杀“民意”的吗?

    他要去投诉,这秦之彦以后绝对是个贪官。

    那会在后台,他差点就直接掀了桌子。如果不是考虑到纪茹茜,他才不会吃下这个闷亏。当官的可不比他秦之彦,比权,他难道还会怕秦之彦不成?

    “好嘛好嘛!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会来。”

    纪茹茜见顾意臭着一张脸,不说话。想到颁奖典礼上秦之彦那点事,确实是有点理亏。轻轻扯着顾意的袖子,开始哄他。

    “看你惹的烂桃花,简直是烦死了!”

    “好,好!是我的错!”

    “不行!没那么容易就算了!除非你肯贿赂我!”

    “要我怎么贿赂你?”

    “回家陪我试试春宫三十六式!”

    “你哪里来的这种小黄本?”

    “我花重金买来的孤本!那卖家说如果我觉得不错,他那里还有七十二式,一百零八式。我们赶紧回家试试,怎么样?”

    “不要!你太不要脸了!”

    顾意冷哼一声,“那我们继续来聊聊你的那些情敌,怎么样?”

    纪茹茜磨牙,搓掌,最后只得无奈点头。脸上看着心不甘,情不愿的。然而只是她不想承认而已,她其实也是愿意宠着顾意的。

    “乖!”

    声落,车子“唰”得一下就飚了出去。

    顾意一路无话,哼着小曲,笑容那叫一个灿烂。虽然心急,但是车速倒是开得很稳。

    一到盛世华庭,他就解开安全带,跳下车。副驾驶的门打开,纪茹茜的双脚才着地,就被顾意打横抱起,一阵疯跑的往屋里冲。

    “你慢点!”

    “等不及啦!热血沸腾啊!迫不急待啊!”

    两人一进屋,顾意就抱着纪茹茜往楼上走去。边走边说道:“先来哪个姿势好呢?”

    ……

    那一天,从下午到晚上,他们换了多少个姿势,纪茹茜早已经记不清了。她只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某人吃饱喝足的精神抖数,而她却是全身酸痛,还腿抽筋。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

    电影《国色天香》剧组。

    “纪茹茜,你到底会不会演戏?表情这么僵硬,你是死人吗?重来!”

    王导对着纪茹茜破口大骂。

    “好!”

    纪茹茜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不好的情绪,而是干劲十足的重新投入到演戏中。

    这样的情况,在《国色天香》剧组简直是家常便饭。王导是圈内出了名的大嗓门,而且也是最严厉的导演。拍戏时,哪怕是一个小细节,他都力求精益求精,近乎完美。在他手下拍戏的演员,从来没有不挨骂的。演技再好的人,他也能给你挑出毛病来。所以凡是他接拍的戏,从前期到后期的制作,一般都比别人花费的时间要长。总之,他就是属于特别龟毛的那一种。也正是因为他这种认真,严厉到变态的工作态度,才让他成为了导演界的金字招牌。

    在王导邀请纪茹茜参演《国色天香》的女二号天香时,王导就已经跟她说了,片中的女一号国色是由池碧来担任的。当时肖柔和她谈过,明确的表示并不希望她接拍《国色天香》。王导虽然是导演界的金字招牌,可也是导演里出了名的“咸猪手”。而池碧向来目中无人,骄傲,不可一世。这次的“百合奖”纪茹茜一个新人拿了三项奖,而她一个天后却是空手而归。她相当于是被纪茹茜狠狠的打了脸,以她的性格,必定会借着这次合作的机会打压她。而且纪茹茜这次的角色只是一个女二号,明显就是去衬托女一号的。依纪茹茜现在的实力,应该有更高的起点。

    只是纪茹茜却不这么想,她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毕竟在电影界她还是一个新人,唯一的作品只有《旗袍》。《旗袍》虽然在业界的评价不错,票房也不错。可是她要想打入大荧屏,还远远不够。反而天香这个角色,虽然只是女二号却很有潜力,如果演的好,也许有可能会超越女一号。至于王导,她要的是他的实力,至于其他的,她现在早已不再是初入娱乐圈的那个小菜鸟了,她有绝对自保的能力。对于池碧,她问心无愧。如果她因此而回避池碧,反而落了下风。况且,她也想好好见识一下她这个情敌,所谓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在捍卫爱情的道路上,她其实是凶残的。对于池碧,她已经在备战。池碧一旦动了,她断不会再容她。

    一场戏下来,在不停的ng和修正之后,王导终于比了一个“ok”的动作。纪茹茜松一口气,全体工作人员也松了一口气。

    下午没有她的戏,所以纪茹茜下场之后就到化妆间去卸妆。打算卸妆之后,就直接回家。

    她一进化妆间,正在化妆的池碧从镜子中看到她的身影,就阴阳怪气的说道:“视后的演技也不怎么样嘛!这年头啊,观众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纪茹茜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正在化妆的白流苏微微点头一笑,然后在她旁边的梳妆台上坐下来,开始卸妆。

    “唉!要是我被ng那么多次,骂得那么惨,早就回家去了!不像有的人真是不要脸,耽误着全剧组的进度,还死赖着不走!”

    池碧却不消停,字字如玑。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正准备说话时。坐在池碧旁边的白流苏,却猛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朝着池碧大声的吼道:“前辈,你别太过份!”

    池碧淡淡的瞟了白流苏一眼,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冷冷的道:“怎么?一个新人也敢朝我叫板?在我手上吃的亏太少,没长记性?前阵子肿着脸的日子忘记了吗?”

    “池碧,你他娘的找……”

    白流苏气得脸色铁青,举起椅子就要朝着池碧砸去。

    白流苏出道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就是《打工女王》,她在里面担任女二号,而池碧是女一号。那会在剧组,池碧可没少给白流苏下绊子。白流苏是个直爽的性子,有时在剧组看不惯池碧耍大牌,对着其他演员指手划脚,她还会挺身而出,指责池碧的不是。所以池碧愈加看她不顺眼,如果不是白流苏有点背景,早就被雪藏了。

    只白流苏的手才举起椅子,一只手就握住了她的手。纪茹茜握着她的手将椅子放下来,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感激的一笑。她将白流苏推至身后,看向池碧,道:“前辈,如你所说,我们确实是新人。可是我这个新人在‘百合奖’捧回了三个奖杯,前辈你呢?我们被王导骂,难道前辈你就没有吗?所以前辈你,还真是不怎么样!我也真是纳闷了,前辈的优越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难道就因为你比我们老,所以倚老卖老?”

    “你……”

    这下气得脸色铁青的是池碧,甚至全身都在发抖。

    “池碧,我们敬你是前辈,你别自己打自己的脸。”

    纪茹茜冷冷的道。

    说完,她懒得去看池碧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而是侧过头,对白流苏说道:“这里空气真污浊!流苏,我们换个地方化妆吧!”

    “好!”

    两人转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砰砰砰”摔东西的声音。

    ……

    b市,梅园酒店,《国色天香》剧组赴b市拍戏入住的酒店。

    纪茹茜因为晚上没有戏,所以吃完晚饭之后就窝在房间里码字。不知不觉就写到了晚上九点半,她伸了个懒腰,起身倒了一杯水,心想怎么白流苏还没有回来呢?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白流苏,却显示不在服区。

    白流苏外表看着大大咧咧像个女汉子,可内心却反倒像个小孩般,居然怕鬼怕得要命,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平时外出拍戏,她都是和助理住一间房的。这几天,她那助理的男朋友刚好也在b市,两小口恩恩爱爱的,她不好意思去打扰。在剧组,白流苏和纪茹茜被王导骂得最多,也骂得最凶。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同时天涯沦落人,所以两人关系最好。这几晚,白流苏就赖在纪茹茜这里,死活要和她一起睡。

    纪茹茜打开门,往外走。打算去问问剧组别的同事,有没有看到白流苏。她记得白流苏和她说,今晚要拍戏到八点半。现在都九点半了,按道理她早就应该回来了。

    她来到酒店的大堂,刚好碰到宁浩从外面拍戏回来的宁浩。宁浩在《国色天香》中担任男一号,和纪茹茜和池碧都有不少对手戏。

    “宁浩,你有见到白流苏吗?”

    “她还没回来吗?我半路下车去买了些零食,她是和王导一起走的。”

    说话间,宁浩向纪茹茜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

    “那我去问问王导。”

    纪茹茜转身就要往王导的房间里走去。

    “茹茜。”

    “怎么啦?”

    纪茹茜脚步一顿,转过身,问道。

    宁浩几步走近纪茹茜,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纪茹茜,低着头,道:“这些给你,晚上写小说要是饿的话,就吃点!”

    “这是给我买的?”

    纪茹茜有点惊讶。

    “嗯。助理嘴馋,我就顺便帮你也买了些。”

    他没有告诉纪茹茜,原本他已经下了高速,然后又从另一个路口掉头,绕了一断很长的路回去买的。剧组这次取景的地方很偏僻,酒店的环境也不太好。他听白流苏说,纪茹茜这几天每到晚上就喊饿。

    “那谢谢你了!”

    纪茹茜倒是也不推辞,毕竟他们现在还是朋友,如果别人的这点好意,她都不能接受,那朋友也就没得做了。

    “池碧和王导你小心点,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宁浩因为档期问题,现在才到剧组。所以对于池碧对纪茹茜的排挤,以及王导那些有意无意的刻意刁难,他直到现在才知道。

    “好!我知道,谢谢你!”

    “不客气,记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好!”

    纪茹茜走到前台,将手机中她和白流苏的合照调出来,问前台的服务员,有没有见到白流苏回来。

    “这个女孩子我记得,她好像喝醉了,进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所以我特别有印象。幸好那个男人及时扶住了她,那个男人就是和你们一起住进来的,你们叫他,叫他……什么导。”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纪茹茜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一定就是王导,心里暗道一声“糟”,希望一切都来得及。她转身就往王导的房间里跑去。

    王导就住在她的隔壁,她很快就来到王导的房门口。

    “王导,你在吗?”

    纪茹茜还算冷静,虽然心急如焚,但是还是先敲门。毕竟她现在只是猜测,而且就算真发生什么事情,最好能先不要声张,是保密还是反击,都应该由白流苏这个当事人来决定。

    里面没有人回应。

    纪茹茜又接着敲,一声比一声重。

    “王导,我是纪茹茜,你在吗?”

    “在!我在洗澡,有什么事情,你晚点再说!”

    里面传来了王导的说话声,声音并不大。

    这话听在纪茹茜耳里,只不过是托词。所以这房间里一定有猫腻,此时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她多耽搁一秒,白流苏就多一分危险。

    “砰!”

    纪茹茜对着门就是一脚踹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接连踹了两三脚,才将门踹开。她进去之后,顺手又把门关上。

    纪茹茜冲进去时,王导正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你干什么?”

    “白流苏呢?”

    纪茹茜连忙就冲进浴室去查看。

    “她没在我这里。”

    纪茹茜自然是不会相信王导的话,掀了被子和被罩,到处看。

    “你把流苏藏到哪里去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王导一脸迷茫的看着纪茹茜,疑惑的道:“纪茹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确实是和白流苏,还有剧组的人一起回来的。可是白流苏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你撒谎!”纪茹茜猝然的靠近王导,也不管他此时只是穿着浴袍,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抵在墙壁上,冷声道:“说!你将流苏怎么样了?她要是有事,我要你的命!”

    这下王导也怒了,“纪茹茜!你发什么神经?我说过了我不知道白流苏在哪里,你给我滚出去!”

    纪茹茜看王导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而且这里里里外外她都看过了,确实没有。难道流苏真的没有在这里,那么流苏到底在哪里?如果不是王导,那又是谁?

    ------题外话------

    为那啥啥的三十六式,点赞!来!掏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06章她其实也是愿意宠着顾意的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