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 池碧,你这个碧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王导,你刚才说你是和流苏,还有剧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回来的。麻烦你好好想想,流苏最后是和谁一起走的。人命关天,拜托!刚才对不起!”

    纪茹茜放开王导,拿起床上的外套递给他,道。

    王导接过外套披在身上,冷哼一声,虽然依旧臭着一张脸,但是却是偏头在想,才道:“林副导演。”

    “林开?”

    纪茹茜有些惊讶,甚至在怀疑王导的话。林开这个人,她有印象,挺老实忠厚的一个中年人。比起王导的大嗓门,林开逢人便笑嘻嘻的,露出两颗小虎牙,要可爱的多。林开在剧组的人缘也很好,白流苏就好几次在她面前吐槽王导,夸林开这个副导演。比起王导那些不好的传闻,林开却要无害的。

    “就是他!”

    声落,王导也不顾纪茹茜在场,拿起西裤套上,边往门口走边脱下浴袍,换上衣服。见纪茹茜依旧站在原地为没动,他转过身,催促道:“还不快走?”

    “嗯?”

    纪茹茜脑海中现在有些乱,许多事情都理不清。

    “赶紧去找林开。”

    “好!”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林开的房间,中间纪茹茜又打了一次白流苏的电话,却依旧是不在服务区。

    “林开!”

    王导敲门。

    屋里却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林开!”

    王导不死心继续敲门,但是屋里依旧没有人回应。

    “他可能不在,你看……”

    王导侧头看向纪茹茜,寻问她的意思。

    “不对!他一定在!撞门!”

    王导刚才说,白流苏最后是和林开一起走的,而且刚才前台的服务员说也看到一个男人扶着白流苏进来。那个服务员说是叫什么导,当时她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王导。可是林开,他们也叫他林副导。他们这次取景的地方很偏僻,酒店的环境也差,整个酒店连摄像头都没有装。而且这里周围十几里,就只有这一家酒店。所以林开如果真要起什么歹心,这里反而是个好的地方。

    声落,她就一脚朝着大门踹了过去,王导也帮着一起撞门。

    门被撞开时,便见林开慌慌张张在整理衣服,而白流苏衣衫半褪,躺在床上,还是昏迷的。纪茹茜的目光细细的掠过白流苏,见她半褪的衣服上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上面没有任何不正常的痕迹,她脚上还穿着鞋。

    纪茹茜松了一口气,幸好还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纪茹茜连忙走到床前,将白流苏的衣服穿好,然后二话不说,扬手一耳光狠狠的甩在林开的脸上。现在这样的情景,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耳光之后,还不解气,正准备在补一脚的时候,王导却比她先动了手。

    王导四十多岁,有点胖。他一脚朝着林开的命根子踹了过去之后,自己也倒退了好几步,气喘吁吁的,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禽兽不如的东西!”

    一脚踹下去之后,又挥起拳头,狠狠的揍林开,还破口大骂。

    纪茹茜看着王导那么激动,那脸上的神色看不出半丝假装的意味,他是真的痛恨林开这样的行为。她心思一转,正打算说什么,却终是没有开口。

    她弯腰,伸手推白流苏。

    “流苏,你醒醒!”

    大约过了两分钟之后,白流苏才慢慢的睁开眼,神色迷茫。

    “茹茜?”

    她“蹭”的坐起来,目光扫过屋子,看到正被王导按在地上打的林开,王导边打边骂什么禽兽,龌龊。看到脸上隐隐带着担忧的纪茹茜。

    “我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记忆回到了二个小时之前,拍完戏之后,她本来是和王导,还有剧组的人一起回来的。结果组剧的车子坐不下了,王导说让她坐他的车,她想到外面对于王导的那些传闻,所以就留了心。刚好林开要去采购些日常用品,于是她借口说她也要去买东西,就坐了林开的车。

    她记得她上车的时候,林开递了一瓶水给她。她渴了水之后,就一路迷迷糊糊的,后来到底是怎么回到酒店的,她都不知道。眼下这些情景,她自然就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赶紧掀开被子,发现衣服还是原来的那一件。身体上也没有任何的不适,松了一口气。

    “别担心!什么事情都没有!”

    纪茹茜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王八蛋!”

    白流苏点头,然后跳下床,推开王导,直接骑在林开的身上,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暴打。

    “敢吃姑奶奶的豆腐?敢给姑奶奶下药?姑奶奶找十个男人上了你!”

    说完话,就要去扯林开的衣服。一副要将他扒光,游街示众的模样。

    纪茹茜和王导都是一脸吃惊的,看着此时彪悍的白流苏。别的女生遇到这样的情况,不是要死要活,就是哭得死去活来的,这白流苏到好,跟个没事人似的,还能自己找人报仇。那个彪悍样,真是让人惊讶。

    “流苏,别打了!”

    看着白流苏那么凶残劲,纪茹茜怕出事,拉住她,摇了摇头。

    白流苏这才放开林开,只脸上的怒气却未消,要不是纪茹茜拉着,她一脚又要朝着林开踹过去。

    林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用衣袖轻轻的擦拭嘴角的血渍。这才开口说了,他们进来之后的第一句。

    “你们骂也骂了,打也打。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林开还没说完,白流苏的怒火一下又“蹭”了上来。她转身,双手紧紧揪着林开的衣领,冷声道:“放屁!林开你给我听好,我们法院见!别以为女人碰上这样的事,都会在意什么狗屁名声,忍气吞声,至少我白流苏不会。我赔上名声,收拾了你这个人渣,也免得你再去残害其孩女生,我不亏。”

    纪茹茜赞赏的一笑,喜欢白流苏的性子,更敬佩她的为人。在娱乐圈这样的大染缸里,像白流苏这样富有正义感的人,还真是少见。正因为稀有,所以特别珍贵。

    ……

    因为白流苏执意追究到底,所以这件事当天晚上就在剧组传开了。

    第二天拍戏的时候,剧组的许多人看向白流苏的目光里都带着嫌弃和鄙夷。特别是池碧,更是含沙射影,指骂槐的讽刺白流苏。

    白流苏对于那些异样的目光表示无所谓,莫说她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算她真被林开侵犯了,她今天也一样会站出来。她是受害者,她凭什么要忍气吞声?而林开凭什么就能逍遥法外?

    只有纪茹茜待白流苏如故,甚至与她走得更近了。她敬重白流苏,也更心疼她。作为受害者,她勇敢的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却还要遭受他人的非议。

    这样勇敢的白流苏值得敬重,更值得她结交。

    林开被警察带走,暂时看押。而《国色天香》剧组的拍摄依旧在继续。

    “咔!重来!池碧,你脸上的表情不够狠,不够恶毒。”王导大吼一声,耐烦的抓了抓头发,又道:“池碧,你到底怎么回事?影后的奖杯是用钱买来的吗?拜托拿出点水平来,ok?”

    漆黑的夜晚,葱绿的树林,地上放着一盏油灯,照亮着这四周。

    这一幕戏,是易天香奉旨进宫的前一晚,易国色约她在屋后的小树林中见面。易天香到达小树林之后,就被迷昏了。然后易天香被易国色五花大绑绑在大树上,对她进行逼供,逼她交出当日出游时偶遇少年天子,两人互换的订情信物。易天香在拷打中晕过去,又被易国色用冷汗泼醒,醒来又被继续拷打……

    纪茹茜身着戏服被绑在大树上,身上的衣服*的,不停的在滴水。她的身体已经在微微发抖,连嘴唇都冻成了紫色。可是这一幕戏,已经ng三次了。不是她的表情不到位,就是池碧的表情不到位。现在是初春,又是晚上,所以气温并不高。再这么ng几次,她绝对会被冻病。

    “action!”

    王导虽然知道现在气温低,可是作为演员,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家常便饭,他也是见惯不怪了。所以此时并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他能做的事情就是尽快将这一幕戏拍完。

    纪茹茜咬牙,镜头移动,印入镜头中的脸神色瞬间就变了,一个尽管被严刑逼供却依旧倔强的易天香。

    “贱人!东西交出来!”

    易国色手中拿着长鞭,以错位的方式,一鞭接一鞭的往易天香身上抽。

    池碧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将一个为爱而疯狂,不惜残害亲妹妹,恶毒的易国色表现的淋漓尽致。

    “姐姐!”

    易天香的声音很虚弱,眼中的神色既痛苦,又痛心。她不知道昔日那么温婉,那么痛爱她的姐姐,为什么一夜之间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哈哈!姐姐?在凌公子,不!是皇上说他喜欢的人是你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是我的妹妹了!”

    易国色笑得狰狞又恶毒,手中的鞭子又挥向易天香。

    可鞭子挥向纪茹茜时,池碧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没有错位,而是直朝着纪茹茜左脸颊而去。王导为了拍出逼真的效果,片中一些小型的兵器全部都是真枪实弹上阵的。所以鞭子自然也不例外,这个时候,如果纪茹茜避不过,那么她的脸不说毁容,绝对会被抽一道很深的口子。

    纪茹茜反应也很快,头微微一侧,避过了直朝她脸颊而来的鞭子。但是因为她是被绑在大树上的,所以脸可以避过,身体却无法移动,肩膀上被生生受了一鞭。

    “嘶!”

    虽然戏服还算厚重,可是却还是让她痛的叫出了声。

    “茹茜!”

    “茹茜!”

    白流苏与肖柔异口同声的叫道,一起冲了上去。

    “对不起,手滑了!我不是故意的。”

    池碧双眼神色无辜,满脸歉意的看着纪茹茜。

    白流苏立马帮纪茹茜松了绑,肖柔将大衣披在她的肩膀上,伸手用力的抱紧她发抖的身体。

    “池碧,你他妈的绝对是故意的!”

    白流苏冲到池碧面前,伸手就将她一推。如果不是周围的工作人员拉住她,她一记耳光已经甩到池碧的脸上了。

    “闹什么闹?”

    王导扯开白流苏,斥责道。

    “茹茜,我们不拍了!赶紧去医院吧!我肩上的伤可能不轻。”

    连一向温和的肖柔此时也是生气了,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见惯了这里的腥风血雨,可让她这么气愤的却只有这一次。池碧这个女人,太不是个东西了!

    “王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池碧低着头,认错态度良好。

    王导看了纪茹茜一眼,见她始终皱着眉,没有说话,就问道:“纪茹茜,不然你先休息一个晚上吧?”

    池碧抬眸看向纪茹茜,眼中含着泪,那模样很无辜,也可怜。

    “茹茜,对不起!请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纪茹茜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瞟池碧一下,而是看向王导,道:“不用!继续拍吧!只要别像刚才那样再来一鞭,我还是能忍得住的。”

    “茹茜!”

    “茹茜!”

    白流苏与肖柔又是异口同声的阻止。

    纪茹茜朝着她们笑了笑,道:“放心,我没事!”

    倒也不是她要硬撑着,只是她今天都已经受了一鞭了。如果不趁着今天拍完这一幕池碧有机可趁的戏。等她伤好一点,指不定池碧又会出什么妖蛾子,那她这一鞭就白受了。

    白流苏警告的瞪了池碧一眼,才退到一边。

    “好!各就各位,action!”

    王导一声令下之后,镜头移动,纪茹茜和池碧都立即进入了角色。这一次前面的戏份再没出差错,易天香在易国色的毒打中晕了过去,易国色一盆冷水泼醒易天香。

    “啊!”

    本来还好好的池碧,在端着一盆冷水去泼纪茹茜时,脚一拐,水全部泼在纪茹茜身上,她自己却跌倒在地上。

    “咔!”

    “到底怎么回事?重来!”

    王导都快要抓狂了。

    “sorry!”

    池碧从地上爬起来,向王导道歉,可目光的收尾处却是纪茹茜,眼角带着得逞的微笑。

    纪茹茜动了动,抖掉一些衣服上的水珠,没有再说话。

    “扑哧!”

    再一次重来,池碧在泼完一盆冷水之后,居然就笑场了,又一次ng。

    “收工!不拍了!”

    王导也气得够呛,可偏偏你要说池碧的不是,又拿不出证据来。

    “前辈,如果你实在是不会演。我们先互换一下角色,我示范给你看!”

    纪茹茜虽然身体在发抖,嘴唇也在发抖,但是自始至终,脸上的神色都很平静,很冷静。

    “王导,对不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保证一次性通过。”

    池碧是聪明人,自然不会白白给机会让纪茹茜来羞辱自己。反正她欺负纪茹茜也够本了,差不多了。

    “如果再ng,就按纪茹茜说的办!”

    王导这才又坐下,吩咐工作人员就位。

    这一次却真是出奇的顺利,直接拍到了易国色将易天香推进树林中的水井里。当然这口水井是剧组临时挖的,并不深。

    纪茹茜从水井中被拉上来时,全身都在打哆嗦,脸色也是惨白的。肖柔连忙跑过来用大衣将纪茹茜包住,将热水袋递给她暖手,然后再拿出干毛巾替她擦头发。

    “茹茜,今天对不起,害得你被泼了这么多次冷水。”

    池碧得了便宜,还特意跑来向纪茹茜耀武扬威。

    “啪!”

    站在纪茹茜身旁的白流苏,一耳光甩在池碧脸上。

    “臭婊子!”

    “你敢打我?”

    池碧一手捂着脸,目光凶狠的看着白流苏。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助理小方去拉白流苏,她却甩开了小方的手,冷冷的看着池碧道:“池碧,我忍你很久了!”

    池碧也不是好惹的,扬起手就要还白流苏一耳光。白流苏却比她更快,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倒在地,左一耳光,右一耳光往池碧脸上甩。

    “啊!你干什么?快将这个疯女人拉开!”

    池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又愤怒又害怕。她没有想到,大庭广众之下,白流苏居然也这么粗暴。

    工作人员上前去拉开白流苏,白流苏却依旧扯着池碧的头发,用力的拽。嘴上还不忘骂道:“池碧,你这个碧池!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你!我就是排挤你,因为你他妈的让人不可忍!我知道,以你的龌龊,明天各大媒体就会报导我白流苏怎么怎么恶毒,你碧池多么多么的可怜,多么多么的纯洁。你尽管去使那些肮脏的手段,我光脚的不怕你穿脚的。大不了我不混娱乐圈了,但是我必定会撕了你这张虚伪的脸。”

    工作人员好不容易将白流苏拉开,池碧已经是蓬头垢面,一脸的狼狈。

    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纪茹茜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只是在一旁看着。这会白流苏被拉开了,她突然就走上前,半蹲下来,去扶池碧。

    “前辈,先起来吧!”

    池碧见是纪茹茜,目光瞬冷,推开纪茹茜,自己就要爬起来。

    “前辈,你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池碧去推纪茹茜,反而自己爬起来时绊到纪茹茜的脚跌倒了。这一跌倒的角度是后仰,而刚好她的后面就是那口井。

    于是下一秒,池碧就掉进了井里。

    “啊!救命啊!”

    池碧大声的喊到。

    “快救人!”

    纪茹茜也很热心。

    一堆人拿的拿绳子,拿的拿手电筒,开始施救池碧。

    “快拉我上去!好冷!”

    井差不多一米八深,水更少,所以不可能淹死人。池碧站在井里,水只到她的膝盖上面一点点。可是因为这几天都在下雨,井壁却全是泥泞,根本没法爬上来。

    一群人将池碧拉上来时,纪茹茜刚好站在井口,是扯着绳子最前面的那个人。所以池碧刚露出来一个头,她就微微伸脚,将池碧踹了下去。

    “咚!”

    池碧又掉下井里去了。

    “对不起!前辈,我左肩上刚才突然好痛,没力气了!”

    纪茹茜表示好无辜。

    “纪茹茜,你是故意的!”

    池碧满身泥泞,冷的直发抖,冲着上面喊。

    “前辈,你怎么能这样?我好心救你!你竟然不领情?”

    纪茹茜好委曲。

    于是一群人又开始施救,刚把池碧拉上来,又是“咚”的一声,她又掉下去了。

    “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手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纪茹茜表示,她也很在行的。

    “纪茹茜,你这个贱人!小许,你是死人吗?快点拉我上去!”

    池碧在井底大喊大叫,气得直跺脚,却又没有法子,只得朝着上面的助理喊。

    而她的助理现在在哪里呢?

    她的助理正被白流苏捂住了嘴,白流苏连池碧都敢打,手段还很粗暴。所以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没文化。说的就是白流苏这样的,所以池碧那助理此时为了自保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了。

    而王导却是被肖柔拉着去讨论纪茹茜因工受伤的赔款问题去了,至于剧组其他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乐得整治一下池碧。池碧向来目中无人,仗着自己在娱乐圈的资历,总是耍大牌,整个剧组的人都被她得罪光了。

    所以这人缘不好,也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纪茹茜她善良,但是并不代表她可欺。所以今天这些人乐意配合她更好,如果不乐意,她自然也有别的办法,让他们睁一只,闭一眼。

    池碧,她今天定给她点颜色瞧瞧。

    “唉!我带着伤来救前辈!前辈居然还骂我,我真是好伤心呢。”

    装可怜,装白莲花,其实纪茹茜也是会的。

    “算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流苏啊,你一定要把前辈救上来哦!”

    纪茹茜起身,往回走。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怪冷的,就不和池碧耗了。

    哼!这个女人,留不得!看来得想个法子呢。

    “茹茜,放心!我一定会毫发无伤的将前辈救上来的!”

    白流苏微微一笑,却是笑里藏冷,“毫发无伤”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题外话------

    恭喜“兜兜里有糖11”升为解元。我家顾醋醋家现在也是有解元的人啦!

    写文生涯中第一个解元,为自己点个赞,为我家顾醋醋点个赞!

    解元太稀有,给顾醋醋。

    “举人,秀才,童生,书童”都来我怀里,啦啦啦!

    昨晚群里的小妖精,说好来给我暖床的,结果我被放了鸽子,空等了一夜啊。快来点票票,安慰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07章池碧,你这个碧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