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章 我的情敌我自己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的目的是什么?”

    宁浩虽然没有说答应,可池碧脸上的笑意却更深,因为她知道,宁浩这是已经动心了。

    “顾意!拆散他们俩,你可以得到纪茹茜,而我得到顾意。两全其美,不是?”

    “你有什么办法?”

    池碧站起来,与宁浩对视,眼中的笑意似要溢出来。

    “宁天王,这是答应了吗?只是我为什么还没看到宁天王的诚意呢?”

    宁浩原本环胸的手,放了下来,朝着池碧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池碧微微一笑,握住宁浩的手,道:“合作愉快!”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不能伤害到茹茜。”

    池碧大笑起来,“看来宁天王还真的是挺喜欢纪茹茜呢?”

    “这些不劳你费心!你只需要记住,你如果伤她一分,我必伤你十分。”宁浩目光猝然,声音也是冰冷。“你打算怎么做?”

    “宁天王,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你这个态度,我还真是不太喜欢。”

    “伙伴?”宁浩冷冷的一笑,“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吧?我们最多也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费话少说,直接说你的打算。”

    而宁浩越是态度恶劣,池碧才越能对他放下戒心。毕竟宁浩本来就讨厌她,现在同她合作,只不过是因为纪茹茜。所以如果宁浩突然来个态度大转变,池碧就不得不怀疑他的用心了。

    “你过来!”池碧朝着宁浩招了招手,示意他耳光凑过来,然后道:“我们这样……”

    ……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厉诚对着正在批文件的顾意,扬了扬手中的电话,道:“boss,这边有位池小姐找你。”

    “不接!”

    顾意眼皮都未抬一下,毫不犹豫的拒绝。

    “可是她说要和你说有关纪小姐的事情。”

    顾意这才抬起头,看向厉诚,然后才道:“接过来。”

    顾意接起电话,就传来了池碧的声音。

    “顾总,您好!”

    “有事?”

    顾意的声音又冷又硬,语气更是极其的不耐烦。

    “我就是打电话来告诉你一声,纪茹茜受伤了!”

    顾意放在键盘上的手,猝然收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乍现。仅一瞬,他又恢复了冷静。

    “就这些?”

    “顾总,不想知道她哪里受了伤,伤的严不严重吗?”

    “我想知道,我自然会问她,不用你鸡婆。”

    “顾总还真是会说笑。你这边在为她担心,可她身边可是不缺护花使者呢。我还真是为顾意你叫屈。”

    “哦?”

    顾意的语调一直都是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池碧根本就无法从声音中判断出他的情绪。

    “难道纪茹茜没有告诉你吗?这次演男一号的是宁浩,他们还有许多亲密戏呢。宁浩对纪茹茜……相信不用我多说,顾总应该都是清楚的。”

    “那我就谢谢池小姐的提醒了!”

    “我们在b市琼溪小镇,欢迎顾先生来哦!”

    声落,池碧就挂断了电话。

    顾意放下电话,微一沉吟,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给肖柔。和肖柔通完电话之后,就拿起外套往处走,边走边对厉诚说道:“我要去一趟b市,大约三天才能回来。有什么事情,电话给我。”

    ……

    顾意是自己开车去的,他到b市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找个地方吃了晚饭,然后给纪茹茜打电话。告诉她他今晚会过去看她,纪茹茜很奇怪,顾意怎么就突然来了b市。可是顾意却说没原因,只说等到了再谈。

    虽然顾意什么都说没,纪茹茜却感觉的到,顾意似乎有些生气了。

    因为纪茹茜拍戏的琼溪小镇是属于比较偏远的山区,所以顾意从市区到琼溪小镇还有一段路程。那天晚上纪茹茜刚好不用拍戏,她就呆在房间里边码字边等顾意。

    她目前在连载的小说是《情深几许》,里面的男主角也和顾意一样有着很严重的洁癖。想到顾意的洁癖,她的嘴角不禁勾了勾,笑意晕开来。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托着下巴,嘴角勾着笑。

    那个洁癖又挑剔的家伙啊!他要是看到她住的是环境这么差房间,指不定怎么心疼,一定会将她臭骂一顿的。

    思及此,她连忙关了电脑,然后起身,出门去了。她走到前台,替顾意订了一间这酒店里条件最好的房间。

    这次他们来拍戏的地方比较偏僻,而这附近又只有这一家酒店。剧组因为考虑到经费的问题,除了宁浩和池碧,其他人都是住的普通的单间。比起他们以往拍戏时,住的豪华酒店,这里确实是太过简陋和破旧了些。纪茹茜倒也不是没吃过苦的人,而且她也不好一个人搞特殊,所以就随着大家一起住了普通的单间。

    可是顾意不一样,要是让顾意住这样的普通的单间,他绝对会抓狂。她自己可以受委曲,但是却不想委曲顾意。

    她拿着豪华间的房门钥匙,打开了门。她仔仔细细的将房间里检查了一遍,摸摸这里,又翻翻那里。虽然房间看着很干净,里面的东西也全都是新的,可是她依旧不放心。顾意开了那么久的车来到这里,肯定特别累,想要休息。可别因为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就耽误了休息。

    她不习惯用酒店的洗漱用品,所以每次外出,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带的。特别是毛巾,她每次出门都会带十几条,以备不时之需。她将自己带来的毛巾叠好放到床上,然后打了水,将这间房里里外外的擦了一遍,甚至连玻璃上都是擦的一尘不染。

    等她打扫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可顾意却还没有到。她有些担心,毕竟从市区到这里,按照平时的路程,顾意应该早就到了。她打电话给顾意,顾意说路上有些堵车,大约四十分钟之后能到。

    她倚着床坐了一会儿,却是哈欠连连,眼皮都直打架。这几天她也是高额度的工作,今晚又打扫了好几个小时的房间,这会还真有些腰酸背痛的。

    唉!在顾意身边的日子,还真是被他养娇了。平时在家里,顾意很宠她。其实应该说,顾意一直都很宠她,家务什么的几乎不要她碰。

    她起身,到浴室里用冷水洗了一下脸,赶走睡意。她怕自己睡着了,而错过了顾意的电话。

    她将手机拿在手里,声音调到最大,又等了一会。已经十二点了,顾意却还没到。她又给顾意打了一个电话,顾意说这边的路有点不好找,刚才走错了。这会不会再出差错了,大约二十分钟一定能到。

    纪茹茜站起来,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一件棉袄,然后打算去门口接顾意。

    当顾意从车子里走下来的时候,他远远的便看到握着手机,站在酒店门口来回踱步的纪茹茜。灯光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他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被什么轻撞了一下,突然间就有疼了。

    “茹茜!”

    他唤他的姑娘。

    纪茹茜抬眸,然后脸上便染上了柔柔的笑意。

    “顾意!”

    顾意大步来到纪茹茜的身边,用自己的外套将她包裹住,搂住她的腰,往酒店里走。

    “晚上风大,怎么跑出来了呢?”

    “在这里可以第一时间看到你啊!”

    因为这里靠山,所以晚上气温更低。纪茹茜站在外面,又没带手套,手都冻僵了。她配合着顾意的步子,一边搓手,一边往手上呵着气。

    顾意微微一怔,心里仿佛吃了糖一般,甜滋滋的。

    “傻姑娘!”

    他的语气是呵斥的,可眼角和眉梢却都是笑意。

    他停下脚步,双手握住纪茹茜的手,直接往自己的脸上送。她冰冷的双手抚上了他温热的脸,他的双手覆在她的双手上,紧紧的包裹住她的手。这一刻,他只想温暖他的傻姑娘。

    “赶紧回去吧!我好困!”

    纪茹茜打着哈欠,看到顾意,她也就安心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倦意也随之而来。

    “好!”

    “顾意,你背我吧!我挺累的。”

    “好!”

    顾意蹲下来,纪茹茜就爬上了他的背。

    “我帮你订了二零三号房,从这里左转,再直走,最后一间就是。”

    “好!”

    “你肯定也累了,房间里我都打扫过的,毛巾什么的也都是新的。你放心用,这里比不上家里,你将就一下。”

    “好!”

    ……

    从前台到顾意的房间并不远,走得慢也就三四分钟的样子。可是等到顾意站到二零三门口时,背上已经传来了纪茹茜均匀的呼吸声。

    顾意没有叫醒纪茹茜,而是轻轻的将她放下来,一手抱紧她,一手从她口袋里抱出钥匙,打开门。

    他抱着纪茹茜正准备进去时,隔壁房间的门打开露出了池碧的脸。池碧穿着性感的睡衣,虽然只侧出来半个身子,但是胸前的春光却是一览无疑。她微微笑着道:“顾总,想不到你这么快!”

    顾意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瞟一下池碧,也没有说话,而是第一时间捂住了纪茹茜的耳朵。然后抱着纪茹茜走进房间,轻轻关上门。

    初春是多雨的季节,这里又是山区,所以比较潮湿。顾意一进房间,就感觉一股霉味扑鼻而来。他抱着纪茹茜的手紧了紧,他咬牙将心中的不适压下,将纪茹茜轻轻的放到床上,替她脱了棉袄,然后盖上棉被。

    他俯身轻轻的在纪茹茜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才起身去冲凉。因为来得匆忙,他什么衣服都没带。不过纪茹茜却为他准备好了睡衣,他从床上拿起叠得很整齐的睡衣和毛巾,目光在睡衣上微顿,总觉得这套睡衣有点眼熟。

    等他冲完凉,穿上睡衣之后,他终于想起来了。这套睡衣是上次他去b国的时候穿过的,那会因为走得有点急,所以就没带走。没想到茹茜却替他收了起来,这次还一起带来了这里。也许在茹茜的心里,她也是希望在外地拍戏的时候,他能多去看看她的吧?不然怎么会把他的睡衣也一起带过来呢?

    如纪茹茜所说,住进这里,于他而言,确实需要将就。然而没有关系,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什么都可以将就。

    顾意在纪茹茜身旁躺下,而纪茹茜虽然在睡梦中,却仿佛有意识似的,直接翻了一个身,在他的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得极香。

    顾意轻轻一笑,抱着她,在她的额头又印了一吻,道:“宝贝,好梦!”

    第二天早上,纪茹茜睁开眼,便看到顾意笑意盈盈的脸。

    “宝贝,早!”

    “早!”纪茹茜打了一个哈欠,又道:“顾意,你还没告诉我,你突然到这里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昨天纪茹茜感觉顾意在电话中似乎有些生气,所以她记得特别清楚。即使此时是睡眼朦胧,也不忘问顾意。

    原本纪茹茜不提还好,一提顾意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他“蹭”的坐起来,声音有些硬的道:“衣服脱掉!”

    “干什么?现在是白天。”

    纪茹茜往床边挪了挪,一脸戒备的看着顾意。

    闻言,原本心有余怒的顾意,却突然笑了,那笑容坏坏的。

    “宝贝,你在想什么?”

    “你,你,你想干什么?”

    纪茹茜的脸上瞬间染上了两抹红霞,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

    顾意笑得更欢了,伸手就去解纪茹茜的衣服。纪茹茜又往后退,用手去推顾意的手。

    “我上午还要去拍戏,你……”

    “宝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肩膀上的伤口。”顾意俯在纪茹茜的耳边,又道:“但是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我当然可以……”

    这下纪茹茜连耳垂都红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她抬头,张口就咬住顾意的下巴,双手搂着顾意的脖子,整个人如无尾熊一样挂在顾意的身上,直接将他推倒。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顾意就是一顿乱亲,还特意在他的耳垂上又亲又舔又咬的。

    早晨的男人哪受得住这样的挑拨,一个翻身就将纪茹茜压在身下,急促滚烫的呼吸,那染上**的眸子,不停磨蹭着的肌肤,无一不在彰显着顾意的情动和奔腾的**。

    “茹茜,是你先惹的我!”

    声落,顾意就低下了头,唇落下,可纪茹茜却别开了脸,闷闷的声音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顾意,我来大姨妈了!”

    “该死!”顾意低咒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从纪茹茜的身上下来,喘着粗气道:“再来个几次,我迟早会不举。”

    纪茹茜坐起来,看着顾意不停的笑。那笑容有点幸灾乐祸,有点调皮。

    “顾意,下次你再欺负我,我还这么干!”

    顾意直接纪茹茜扑倒,捧着她的脸就亲了下去。

    “唔!惹火上身,我可不负责!”

    她伸手用力的推顾意,顾意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才放开她。

    “磨人的小妖精!”

    纪茹茜一抹嘴唇,都流血了。

    “怎么办?我等会怎么出去见人?”

    顾意轻哼一声,“惹我的代价!”

    纪茹茜猛得朝顾意扑了过去,也在他的嘴唇上轻咬了一口,当然必定是要咬出血的。

    “你先惹我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能见人,你怎么能见人?”

    纪茹茜也轻哼一声。

    顾意摸了摸嘴唇,不怒反笑。心想今天虽然没吃成,但也够本了。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纪茹茜的小性子也是来得快,去得快。本来也不是真生顾意的气,只是和他闹一闹而已。

    她解开扣子,露出左肩,从肩膀到腋窝,长长的一道伤口。虽然并不深,但依旧有些触目惊心。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受伤的事情?”

    这才是顾意生气的原因。

    “不想让你担心!”

    纪茹茜低着头,有点理亏。

    “你这样,我更担心!”

    顾意边说边从床台柜上将他昨晚放在上面的膏药拿过来替纪茹茜上药。

    “对不起!”

    “下不为例!”

    “好!”

    “知道你受伤的事情是谁告诉我的吗?”

    纪茹茜摇头,柔姐既然答应过她暂时不会告诉顾意,就一定不会说。如果不是柔姐,她实在是猜不到,还有谁?

    “池碧。”

    “你和她居然有联系?”

    纪茹茜很激动。

    “她打电话到公司来的,她以前是顾氏集团的形象代言人。”

    “顾意,我告诉你,你不准多看她一眼,半眼都不行。”

    “这可能有点困难,我现在想弄死她,不看她怎么行呢?”

    顾意脸上带着笑,却是已经动了杀气。

    “我的情敌我自己动手!”

    纪茹茜瞪了顾意一眼,道。

    “哦?”

    顾意抬眸看纪茹茜,蓝色的眼眸中带着浓浓的兴趣。

    “你就得意吧!”

    纪茹茜继续瞪顾意。

    ……

    下午,顾意陪着纪茹茜去了一趟警察局,探视林开。顾意打了一通电话,然后警察局长便亲自接见了他们。撤掉了所有的监控,让纪茹茜和林开单独谈。

    纪茹茜和林开在审讯室里谈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至于谈了什么,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第二天,林开就被保释了出来。

    这一天,顾意接到厉诚的电话,有一个很重要的案子需要他出面去洽谈。而对方公司的人,刚好就在b市。顾意开着车去了市区,而纪茹茜则是去了拍戏。而这一天,刚好是白流苏过生日,剧组的人约好晚上给她庆祝生日。

    当顾意到达与客户约好的地点之后,却又碰上了池碧。池碧是与对方公司的客户一起出现的,两人似乎关系极好的模样。

    一副寒暄之后,开始谈公事。

    “方总,这位池小姐……”

    顾意在工作上向来严谨,此时自然不希望池碧在场。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池碧身上的香水味很呛人,闻着让他浑身都不舒服。

    “池小姐是自己人!”

    “方总,顾总,既然你们有要事要谈,那我就先告辞了!”池碧十分的识趣,起身站起来,又道:“方总,我们改天再约!”

    “池小姐……”

    那个叫方总的老头,原本还想挽留,池碧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间。

    顾意原本以为有了池碧的掺合,怕是不会太顺利,没想到却是出奇的顺利。双方很快达成了合作,还一起吃了晚饭。

    吃完饭之后,他给纪茹茜买了些零食,然后开着车回琼溪小镇。

    另一边,剧组在酒店附近的一家饭店里帮白流苏庆生。令人意外的时,池碧居然也来了,虽然她是来得最晚的一个。

    白流苏虽然只是有十九岁,却是个豪爽的性子。剧组人怂勇了几句之后,她就让服务员搬来了几箱啤酒,然后大伙就拼上了酒。

    池碧一如继往的目中无人,她坐在那里,一会嫌饭店的碗洗的不干净,一会嫌啤酒太低档。反正这那的,就没有能令她满意的地方。

    “少他妈挑三捡四的,爱吃不吃!”

    白流苏本就看池碧极不顺眼,此时借着酒劲说起话来更是没了顾忌。

    要是平时,池碧估计早就起身走人了。可今天也不知道她是中的什么邪,被白流苏一顿冷嘲热讽之后,没吵没闹也没起身,只俯在助理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不一会儿,小许就从外面拿着一瓶酒和酒杯回来了。

    池碧也不说话,而是直接开了酒,然后嗅了嗅,看向对面的宁浩道:“chateuhaut―brion,要尝尝吗?”

    chateuhaut―brion红酒有属于graves区的特殊泥土及矿石香气,口感浓烈而回味无穷,是宁浩最爱的酒。宁浩生平有两好,美酒香车。用宁浩的话来说,他可以不睡女人,却不能没有美酒。

    “当然!”

    宁浩那双丹凤眼瞬间一亮,伸手就去接池碧递过来的红酒。

    “宁浩!”

    纪茹茜扯了一下宁浩的袖子,朝着他摇了摇头。

    “没事!”

    宁浩微微一笑道。

    “茹茜,要不要也尝尝呢?”

    池碧今天似乎异常的友好。

    “谢谢!我不喝酒。”

    池碧带来的东西,她可不敢喝。

    池碧倒也不勉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与宁浩两人对饮起来。两人都是懂红酒的人,相谈甚欢,也喝得尽兴。

    纪茹茜坐在一旁,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桌上的任何东西,而是不留痕迹的观察着池碧。可是池碧除了喝酒,再没有其他下一步的动作,这倒让纪茹茜有些奇怪。

    池碧和宁浩商量的计划,不是要将她灌醉,然后再将她骗上宁浩的床,最后再让顾意来捉奸吗?怎么现在池碧自己却先喝上了呢?这宁浩也是没个轻重,明明是宁浩提醒她要提防池碧,也是他告诉她池碧的计划。现在池碧的计划明明就有变动,宁浩毫不知情也就算了,竟然还察觉不到危险,还有心情和池碧喝酒?

    真是猪队友,比顾意差的不是一点点。

    池碧和宁浩品完一瓶红酒之后,两人脸上都微有醉意。池碧起身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也不和众人打招呼,拿起包包就走了。

    而宁洁喝了红酒之后,似乎酒兴就起来,也加入了和剧组人拼酒的行列。

    纪茹茜不喝酒,也不吃菜,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剧组的人拼酒。其实真是挺无聊的,她原本想提前回酒店。可看到白流苏那拼酒的架势,担心她喝醉之后出事,所以只得留下来。而且顾意也要吃完晚饭才回来,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也很无聊。

    而顾意开车走到半路,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最开始他是感觉有些热,他以为是空调的温度调得太高,就关掉了空调,可是却还是很热。最后他将空调调成冷风,可身体依旧燥热难耐。更难堪的是,当他将车子停下来等红灯,打开车窗看到旁边车子里的女人时,他竟然该死的就有了反应。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被下了药,而且药力还非常猛。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回到酒店,找茹茜。万一他没忍住,对其他女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正准备打电话给纪茹茜,却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他咬牙一路飚车回到酒店,从车上下来时,他的双腿都在打颤,全身似有几万只蚂蚁在爬,忍得想要爆炸。

    他跌跌撞撞的往房间里走去,他扶着墙站在门口,抬头便看到门牌号“203”。他一手撑着门,一手正准备去拿钥匙,却一个踉跄跌进了房间,门并没有锁。

    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回过头往后看了看,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心中奔腾的**却扰乱了他的思绪,让他无法再冷静。

    他站起来,往床前走去。

    床上躺着一个人,听到声音坐了起来。看到顾意朝着自己走过来,池碧勾唇一笑。

    顾意此时视线有些模糊,他看到床上的人似乎在对着他笑。朦胧中,眼前浮现的似乎是纪茹茜的脸。

    “茹茜!”

    他伸手开始解衣领的扣子,目光里满是痴迷。

    ------题外话------

    今天不求票,求长评!

    二眉摸下巴,表示为毛我家读者都没人给我写长评?为毛?为毛别家都有长评?为毛?

    哦!今天更7000字,明天也许就5000。明天虐池碧不告诉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09章我的情敌我自己动手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