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章 我第一次这么的想要弄死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纪茹茜很想大哭,很想转身就走,很想逃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可是她更想见到顾意,更想亲口听到他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信顾意!一如相信自己一般。

    如果这个世上,她连顾意都不能相信,那么便再也没有值得她相信的人。

    她站起来,走到床前,将视频彻底删除,然后将电脑摔个稀巴烂。

    她一步一步走出了房间,脚步比进来时更沉重。她的手在发抖,她的双腿在发抖,连同她的心也在发抖。铺天盖地的恨,自深渊而来,这一刻,她想杀人,杀尽那些破坏她幸福的人!

    池、碧!

    纪茹茜走出去,来到顾意的房门口,一脚踹开房门,里面还是今天早上她离开时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动,也就是这间房没有任何人进来过。

    她转身往外走,正准备拿手机出来打电话时,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按下接听键,里面便传来了池碧的声音。

    “纪茹茜,视频看到了吗?是不是很精彩?”

    “池碧,顾意在哪里?”

    纪茹茜的声音冰冷,没有一丝的温度,也没有起伏。

    “顾意?”池碧大笑起来,道:“自然是在我的身边。”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没有说话。

    “纪茹茜,清醒一点!顾意不是非你不可,你看他在我身上不也一样欲仙欲死吗?”

    池碧是那样的洋洋自得,这一刻,她尝到了报复的快感。每次看到顾意和纪茹茜在一起的模样,她都嫉妒的发狂。终于这一次,她将纪茹茜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是么?你确定那个人是顾意?不是你臆想出来的?”

    纪茹茜也是冷冷的一笑,讽刺道。

    “纪茹茜,臆想的是你吧?怎么亲眼所见,还不肯相信,还想继续自欺欺人吗?识相的,就立刻离开顾意。顾意,现在是我的男人!”

    纪茹茜没说话,而电话那端池碧的声音又响起。不过她似乎并不是在和纪茹茜讲话,而是她的身旁还有其他人。纪茹茜听到池碧用手拍打什么的声音,然后娇柔的道:“亲爱的,别闹!我正在和你的前任讲电话呢。”

    “让她滚!我再也不想见到她!”

    然后便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和男子的低吼声,而池碧的电话没有挂,现场版的春宫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纪茹茜挂断了电话,阴沉的脸上笑意晕开。

    那道声音不是顾意!虽然那人在极力的模仿,也确实有七分像,但是却不是顾意!

    她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虽然她相信顾意,可是那一条条出现在她眼前的证据,让她如何能不慌?

    池碧,一个冒牌货就想拆散我和顾意么?

    你太低估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和信任。今天就算异地而处,是顾意站在她这个位置上,她想顾意同样也会选择相信她。

    顾意对她说过,他说,茹茜,哪怕我亲眼见到你对我开枪,我也会以为那是枪走火,而不是你要害我。这便是顾意对她的信任。

    他们信彼此,一如信他们自己。所以这样的离心计,对他们不会有用。

    只是那个与顾意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到底是谁?他有什么目的?而顾意现在又在哪里?

    纪茹茜慢慢的冷静下来,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拨了一通电话给乔晚。

    “乔姐,我想请沐叔帮个忙。”

    ……

    半个小时之后,六个黑衣人从窗户上跳了进来,整齐的站到纪茹茜的面前。

    “纪小姐,我们是沐爷派来的,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

    “查到池碧在哪里吗?”

    纪茹茜目光扫过几人,问道。

    “在离这里不远的海边别墅里,我们留了几个兄弟守在那里,我们的人潜进去仔细查过,没有任何的导样,所有的监控设备也都已经破坏掉,一切等纪小姐吩咐。”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年轻人从队伍中站出来,对纪茹茜说道。

    “只有池碧一个人吗?”

    纪茹茜看了他一眼,又问道。

    “还有顾先生。”

    “那个人不是顾意!”

    纪茹茜的声音蹙冷,宛如九尺之冰。

    “是!”

    虽然不明白别墅里的那个和照片中的顾先生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为什么不是顾意,可是那个年青人却没有多问。因为一直以来受过的训练里,只有接受命令和执行命令。

    “查不到顾意在哪里吗?”

    纪茹茜请沐容帮忙,查池碧和顾意的下落。这些人应该是只见过池碧和顾意的相片,所以才会将和池碧在一起的那个男人错认为顾意。而且他们没有对别墅里的那个男人是不是顾意有任何的质疑,那么也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在其他的地方找到顾意。否则如果出现两个顾意,他们怎么会不怀疑呢?

    “沐爷那边还另派了人在查,目前还没有消息。”

    “好!我知道了!”

    ……

    一个小时之后,纪茹茜开车来到了海边别墅。

    她只带了那个领头的年青人进去找池碧,让其他人都先躲起来。

    “纪茹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池碧打开门,看到站到门外的纪茹茜,非常的惊讶,伸手就要关上门。

    纪茹茜却先她一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怎么?不请我进来参观参观你们的爱巢吗?”

    别墅装修的很豪华,只纪茹茜却没心思观赏。她的目光扫过客厅,寻找那个冒充顾意的男人。

    “顾意呢?不出来见见我吗?”

    纪茹茜看向池碧,冷冷的道。

    “纪茹茜,这里是我家,你给我……”

    池碧气冲冲的走过来,对着纪茹茜大声的道。

    “啪!”

    下一秒池碧的话被巴掌声打断,纪茹茜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池碧的脸上。

    “池碧,碧池!果然人如其名,你爸妈给你取了一个好名字。”

    “纪茹茜!”

    池碧突然就挨了一巴掌,怎么能不气愤。她平时目中无人惯了,何时吃过这种亏?她扬手也要去打纪茹茜。

    “啪!”

    可池碧的手才扬手,纪茹茜又一耳光甩过来。

    池碧还要说话,纪茹茜就一把扯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

    “纪茹茜,你要干什么?”

    纪茹茜却不理池碧,以她的身手,池碧在她手上只有挨打的份。她一手扯着池碧的头发,一手推着她,一下又一下的往墙上。池碧的额头开始流血,她被撞得眼冒金星,又哭又叫,可纪茹茜却依旧没有罢手。

    “啪啪啪!”

    鼓掌声响起,那个和顾意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从楼上走下来,看向纪茹茜,眼里带着浓厚的兴趣。

    “纪小姐,好魄力!”

    只一眼,纪茹茜就完全可以确定,这个人不是顾意!

    视频中的那个人就是这张脸,当时她心太慌,太乱,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

    顾意的眼睛是蔚蓝色的,而这个人的眼睛是黑色的。顾意给人的感觉是清冷,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阴寒,如毒蛇一般。

    纪茹茜双手一甩,池碧便抱头往地上滚去,哀嚎声依旧不止。她一脚踩在池碧的脸上,半蹲下来,冷冷的道:“吵什么?只不过才拿了点利息而已。”

    那个男人抱胸站在一旁,并没有打算帮池碧,似乎对看戏比较有兴趣。

    纪茹茜将脚下的池碧一脚踢开,和她一起来的那个年青人迅速的接手池碧。纪茹茜抬起头,看向抱胸站在一旁的男人。

    “你是谁?”

    “宝贝,我是顾意!”

    那个男人勾唇一笑,看向纪茹茜的目光柔情似水。

    “闭嘴!我还不至于连个冒牌货都认不出来。”

    纪茹茜忍着想要立刻撕了眼前这个男人那张虚伪的嘴脸的冲动,沉声道。

    “哦?”那人猝然靠近纪茹茜,似笑非笑的道:“那你说说,我到底哪里不像他呢?”

    纪茹茜连忙后退几步,那个人的气息让她嗅到了危险,那个的目光也让她极不舒服。

    “顾意,在哪里?”

    纪茹茜不想和那人多费口舌,现在到处找不到顾意,却出现了一个冒牌的顾意。所以这个人必定是找到顾意的一个突破口。

    “宝贝,你在怕我?”

    那人却是不答反问。

    “不准这么叫我!”

    和顾意相同的面孔,却不是顾意。一声声叫着她“宝贝”,只让她觉得无比恶寒。

    “宝贝,不要这么凶哦!”

    那人仿佛没有听到纪茹茜的警告一般,脸上荡起了轻浮的笑容。

    “动手,杀了他!”

    纪茹茜目光一寒,懒得再和这人费话。满心的怒愤无处发泄,正好拿这个恶心的人开刀。

    她讨厌这个世上有人和顾意长得一模一样,她更恶心这个人顶着顾意的脸和池碧那个贱人翻云覆雨。第一次,她如此厌恶一个人。第一次,她想不顾后果的杀死一个人。

    声落,客厅里就突然出现了五个男人,连同纪茹茜和那个年轻人一起攻向那人。而那人只是勾唇一笑,似乎对此并不惊讶,似乎这些早就在他意料之中。他以一对七,却是毫不吃力,游刃有余。

    “想不到纪小姐这么美,身手还如此不凡,这真是让我好生羡慕顾意呢。”

    那人在应付七人的攻晃时,还能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抚过纪茹茜的脸。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承认他不是顾意。

    纪茹茜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仿佛一条毒蛇吐着风信子抚过她的脸一般。

    “全部出来,给我剐了这个人渣!”

    纪茹茜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被那人抚过的脸颊让她阵阵恶心,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说不出为什么,她就是特别特别的讨厌眼前这个男人。

    说完,便有人翻窗而入,客厅里一下子就围了十几个人。

    “纪小姐可真狠啊!”

    那人被团团围住,却依旧是不慌不忙的。脸上带着阴柔的笑意,让顾意那张原本清俊的脸,平添了几分狰狞。

    声落,只见那人身影一闪,如鬼魅般掳近围着他的人。然后只听“啊”的一声,原本形成的包围圈就有人倒下,缺了一个口。然后便是跳窗的声音,风吹着窗户伴着他的声音传来。

    “不和你们玩了!转告顾意,我很想他!”

    众人正要跳窗,追出去。

    纪茹茜却挥了挥手,让那些人都退后。

    “不用追了!”

    那个男人最后的那句话,表明他也不知道顾意在哪里,所以即使追上那个男人也没有用。况且他们十几个人对付他一个,他却毫不吃力,甚至都未尽全力,就足以说明那个男人有多强。所以他们不可能追上那个男人,就算追上了也只有送死的份。

    她站在窗前,出神的望着窗外。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清,就如此时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那个神秘的男人是谁?他和顾意有什么关系?而顾意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他到底在哪里?

    “纪茹茜,放开我!”

    池碧的声音打断了沉思的纪茹茜,她转身,勾唇冷冷的一笑,朝着池碧走过来。

    池碧被绑住了双手双脚,丢在地上,此时正大力的挣扎,想要挣脱绳索。

    “那个男人是谁?”

    纪茹茜站在她面前,没有弯腰,也没有低头,仰视着她道。

    “你不知道么?”池碧冷冷的一笑,讽刺的道:“你竟然不知道他是谁?看来顾意也并没有多爱你嘛!”

    纪茹茜低眸看了池碧一眼,然后二话不说,一脚就朝着她踹了过去。池碧往后倒去,闷哼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纪茹茜走到她的面前,抬脚踩在她的手背上,用力的碾压。

    “纪茹茜,你这个贱人!”

    池碧痛得大叫,龇牙咧嘴,脸都扭曲了。

    纪茹茜依旧踩在池碧的手上,然后半蹲下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如冰霜。

    “池碧,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这么的想要弄死一个人。”

    “你敢!”

    池碧还在嘴硬。

    “最后问你一次,那个男人是谁?”

    此时的纪茹茜周身都布满了戾气,森冷,阴寒。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贱人?”

    池碧不甘心,不甘心向纪茹茜低头。

    “呵呵!”

    纪茹茜站起来,突然就笑了。

    她转身,对着站在客厅的那十几个人挥了挥手,道:“带下去,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切。”

    纪茹茜知道在道上仍保留着一些古老的刑法,专门用来对付像池碧这种嘴硬的人。池碧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她自然乐意成全她。

    “是!”

    声落,池碧就被拖走了。

    纪茹茜在沙发上坐下,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半,依旧还是没有顾意的消息。她拿出手机,又拨了一次顾意的电话,可是却依旧没有人接听。她又改打乔晚的电话,可是沐容动用了他在b市所有的关系,却依旧没有找到顾意。

    顾意,你到底在哪里?你知不知道,我在找你?

    半个小时之后,池碧被抬了起来,如死狗般丢在地上,随即一股尿骚味在客厅里弥漫开来。

    “什么味道?”

    纪茹茜眯着眼睛在闭目养神,并没有看池碧。

    “纪小姐,她经不住拷问,失禁了!”

    纪茹茜这才看向池碧,虽然她身上并没有看到一道伤口,可是脸色却是苍白如雪,嘴唇也是毫无血色,额头上冷汗直流,而她的裤子却湿了一大片。

    “现在愿意说了吗?”

    纪茹茜捂着鼻子,半蹲在池碧面前,问道。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池碧趴在地上,缩成一团,全身都在发抖,眼里是深深的恐惧,眼泪在流,鼻涕也在流。

    “那个男人是谁?”

    “顾亦寒,是顾意的堂弟,总军区首脑顾搏最小的儿子。”

    “如果只是堂兄弟,为什么他们长得那么像?”

    “这个我不清楚,顾家人都很神秘。”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这一年我一直都在关注和打听与顾意有关的所有消息。”

    “那你怎么会认识顾亦寒的?”

    “是他主动找上我的,我最开始以为他是顾意,那个人就是个魔鬼。”

    池碧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想起了顾亦寒对她的羞辱和折磨,将她当成泄欲的工具,毫不怜惜的在她的身体上施暴。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惹上顾亦寒这个恶魔,更恨她竟然阴差阳差的将自己交给了那个恶魔。那是她最宝贵的东西,那是她要留给顾意的,为什么占有她的是顾亦寒,而不是顾意?

    “你对顾意做了什么?”

    从池碧的话里纪茹茜听出了不对劲,而且顾意确实进了池碧的房间。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池碧知道。她伸手揪住池碧的衣领,将她整个提起来,冷冷的道。

    “我给他下了迷迭香,最猛的春药。”

    “和你下在宁浩身上的一样?”

    “是的!但顾意中的份量更重。”

    “贱人!”这一刻,纪茹茜恨不得将池碧千刀万剐。甚至千刀万剐,都难以消除她心头之恨。“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

    ……

    时间回到晚上八点半,顾意走进了池碧的房间。

    顾意那双蔚蓝色的眸子在**的渲染下更加的深邃,迷人。他脚步急切的朝着床前走去,手已经情不自禁的开始解衣领上的扣子。池碧从床上坐起来,微微露出香肩,半掩的棉被让她胸前春光若隐若现。

    “顾意!”

    她朝着顾意笑,妩媚而风情万种。

    “茹茜!”

    顾意仿佛全身都似火在烧,池碧的声音,她的笑于此时的顾意俨然都是致命的诱惑。甚至此时他已经是神智不清,眼前浮现的都是幻象,所以明明是池碧的脸,可映在顾意的眼框里,却是纪茹茜的笑靥。

    这一刻,他是那么的渴望着纪茹茜。他在床前站动,伸出手,那是一个拥抱的姿势。池碧嘴角的笑越来越深,她微微闭上了眼,她在等待着顾意,她在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美好。

    只是下一秒,只听“啪”的一声,顾意原本已经伸出来的手又缩了回去,竟然是狠狠的甩了他自己一耳光。

    “顾意!”

    池碧一丝不挂的站起来,正要伸手去抱顾意。

    “滚!”

    顾意却是早已经转过了身,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门。

    “顾意!”

    池碧在背后叫顾意,可顾意脚步未停,也未曾回头。

    待池碧穿好衣服追出去时,早已经不见了顾意的身影。

    ……

    池碧不敢有所隐瞒,将所有的始末一字不露的全都说了出来。

    纪茹茜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说话。久到池碧心生恐惧,那样静寂的纪茹茜让池碧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池碧,你爱顾意?”

    纪茹茜突然问道。

    池碧抬头看向纪茹茜,纪茹茜的眼里平静如水,没有丝毫的波澜。可是池碧却感觉寒风阵阵,刺骨的冷意正向她袭来。

    “说!”

    纪茹茜似乎已经耗尽了耐心,全身更是戾气肆虐。

    “我,我……”

    此时的池碧本来就是惊弓之鸟,在纪茹茜这样的冷凝的目光下,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啊!”

    下一秒就传来了池碧的惨叫声,而纪茹茜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精致的匕首,此时正插在池碧的右手掌上,从手背贯穿至手心。

    “池碧,你算计我可以,你不该算计顾意。”

    纪茹茜的声音很冷,如千山暮雪,足以冰冻千里。

    “啊!”

    池碧的惨叫声更凄惨了,而纪茹茜握着匕首的手柄,慢慢的转动着,折磨着池碧。

    “你既然这么喜欢给别人下药,今天你也尝尝被下药的滋味。”

    纪茹茜一手捏着池碧的下巴,另一只手接过身旁手下递过来的一包药粉,直接就倒进了池碧嘴里。池碧不吃,拼命的的挣扎,可纪茹茜却是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咽了下去。

    “忘了告诉你,你的迷迭香比不上你刚才吃下去药力的十分之一。所以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

    纪茹茜手微微一甩,池碧仰倒在地上,因为药粉的干燥,不停的在咳嗽,嘴角有白沫流出来。

    纪茹茜抬步往外走,走了几步,似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池碧道:“另外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的小叔叔林开。想必他一定十分满意你现在的模样,祝你们早登极乐!”

    ------题外话------

    对不起,昨晚码到2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只码了五千字,因为刚好又卡在一个点上,不敢发,怕你们骂我。所以今天码足了字数,延迟了发,抱歉!

    唉!另外我想说一句其实我也是高洁癖党,所以请你们相信我。我再次重申,这真的是宠文。从开始到现在三十多万字,他们的感情不是一直顺顺利利的吗?而且他们对彼此的信任,就如他们相信自己一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1章我第一次这么的想要弄死一个人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