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 顾和尚发春,就如铁树开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原本纪茹茜从侦信社拿到池碧,王导,林开的资料时,也有些惊讶。池碧以前姓林,后来随着母亲改嫁之后才改姓池。而林开竟然是池碧的叔叔,只不过因为池碧的父亲是家里最大的,再加上兄弟姐妹众多,而林开是最小的一个,所以与池碧年纪差不多。林开小时候就曾因为性骚扰而进过警察局,后来虽然再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事情,却一直在秘密的接受心理治疗。

    林开是池碧介绍给王导的,工作这几年一直在给王导打下手。为人老实忠厚,工作也很努力。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但也从无过错。而王导算是池碧的伯乐,当初是王导一眼相中了名不见经传的池碧,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请她出演了女一号。从此池碧一炮而红,那几年池碧就是王导电影的御用女一号。王导的几部电影让池碧收获了口啤和票房,也将她推了影后的位置。

    这期间王导也相继启用了一些新人挑大梁,但是却接边出了一些事故。在这之后,王导“咸猪手”之名就传开了。只是鲜少有人知道,其实真正的“咸猪手”是林开,而王导却是替林开背了黑锅。所谓树大招风,林开名不见经传,而王导却是导演界的金字招牌,许多事情都被夸大其词。而王导是一个很自傲的人,对于谣言不喜欢多作解释。更令人惊讶的是,真相只所以会被掩盖,池碧从中也是出了不少力的。而被林开骚扰的那些女明星,几乎都有一些共性,要么与池碧五官有些相似,要么都是新人,要么与池碧曾有过过节。

    而在这中间池碧又曾扮演了什么角色,显而易见。而更有意思的是,林开那间从不让别人进去的卧室里隐藏的秘密――屋子里到处贴满了池碧的相片,有些尺寸大的相片都是用相框装起来挂在墙上的。甚至还收藏着池碧用过的各种东西,她用过的口红,她穿过的内衣……柜子里放着池碧各种姿势的充气娃娃,甚至他还在池碧的浴室里装了监控器,然后每天晚上都偷看池碧洗澡……

    林开的心里是病态的,而他对池碧的念想却是由来已久。

    原本纪茹茜的计划里,是打算利用池碧,王导,林开这三人的恩怨,再加上一个小许,让池碧身败名裂。可不想池碧却比她下手更快,更狠,竟然算计到她和顾意身上来了。原本她想优雅一点,她不喜欢血腥和暴力,她更喜欢借刀杀人,兵不刃血。可是池碧却真真切切是惹怒了她,她没有耐心再慢慢来了,她想现在就亲手毁了池碧。

    纪茹茜走到门口,手下正带着林开进来。为了保险起见,林开也被下了药的,只不过药性没有池碧的分量重。

    纪茹茜在门口站定,没有走。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池碧的求饶声和林开的淫笑声。再后来就是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靡烂,狂野的气息,飘荡在整栋别墅里,久久不息。

    “刚才那包药粉,药效可以维持多久?”

    纪茹茜问站在旁边的手下。

    “三天三夜,一分钟都不能停。”

    纪茹茜勾唇笑了笑,道:“这样一来,一个林开根本就没法满足她。怎么说池碧也是一个大美女,你们如果有兴趣也可以一起去玩玩。如果你们嫌弃,就去找些人来和她慢慢玩。总之,务必要满足她。”

    “是!”

    交待完这些,纪茹茜没有再停留,直接坐进车里,离开了海边别墅。

    纪茹茜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她没有再打电话给顾意。顾意一直不接电话,就说明手机一定没有在他身上。她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很累。从晚饭到现在她粒米未进,胃也是一阵阵的绞痛。她本不想去理会,可是还是爬起来翻了两包饼干,逼着自己吃下去。

    她必须好好的,否则顾意会担心,会心疼。虽然不知道顾意在哪里,但是她相信无论如何,顾意一定会回来,好好的回到她的身边。

    她吃完两包饼干之后,手机响了。从海边别墅回来之后,纪茹茜就一直将手机拿在手里,调到最大的振动频率和最大的音量,因为她怕一不留情会错过顾意的电话。

    所以手机铃声才响了一声,她就已经接起了电话。她那么急迫,甚至连是谁打来的都忘了看,开口就叫顾意的名字。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声,道:“嫂子,我不是顾意。”

    纪茹茜一愣,这才看向手机屏幕,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皱眉,有些失望的道:“对不起,你是?”她微一顿,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急切的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这会电话里传来了两道笑声,对方的电话旁边应该有两个人。纪茹茜觉得那笑声有些熟悉,那声音她似乎在哪里听过,可一时她又想不起到底是谁。

    她还在想着那道熟悉的声音,对方的那道温润的声音又响起。

    “嫂子,我是顾意的好兄弟景琛。”

    “你好!你知道顾意在哪里吗?”

    此时的纪茹茜早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又没有法子,所以只能是病急乱投医。若是以往依她谨慎的性格,此时在完全不知景琛底细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将信任托付的,可是此时她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哪怕是冒险,她也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希望。

    “嗯,哥在我们这里。他有点不好,被下了药。”景琛微微一顿,轻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可能需要大嫂来帮帮他,我需要照顾他,暂时走不开。我已经派人开车到了你们酒店的门口,车牌号码是xxx。你马上出来,他会送你来见哥。我不是坏人,只是你可能没有见过我,也很少听到哥提起我。你如果不放心,可以打电话问一下厉诚。你也别急,哥他没事,只是忍得有些难受而已。”

    “好!谢谢你!我马上出来!”

    从电话里,纪茹茜就迅速的分析出了景琛的性格――温暖,体贴,细心,周到。考虑到了她的顾虑和担心,细心又周到的帮她做了安排。担心她不好意思开口问,所以他恰到好处的提醒她。

    纪茹茜知道自己不该小人之心,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打电话问了厉诚。现在顾意不知所踪,她再不能出事。她如果也出事,谁去救顾意。和厉诚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她才上了景琛帮她安排好的车。

    市区别墅,灯光明亮。

    顾意裸着上身靠着游泳池的岸边坐在水里,左边是容锐,右边是景琛各拿着一个喷头朝着顾意身上撒水。

    “阿琛,你说顾和尚中了春药,我们送他一个姑娘就好了。为什么大半夜的不让我睡美容觉,还要在这里给他做苦力?拿着什么见鬼的喷头,我这玉指上的美肌都变得好粗糙。”

    容锐站在水池旁,神色很懊悔,故意将喷头对准顾意的脸撒水。

    顾意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眯着的眸子睁开,看向容锐,没有说话。

    容锐几乎是反射性的,立马就是一副防御的姿势,别扭的道

    “那个我刚才是手误,不关我的事!”

    顾意没说话,似乎懒得理容锐,又闭上了眼。

    站在另一边的景琛摇头笑了笑道:“你就别惹哥了!他现在是*奔腾,心火难耐。嫂子又不在身边,欲求不满,他能给你好脸色看吗?”

    容锐勾唇妖娆的一笑,对着景琛打了一个响指。

    “阿琛,说真的!我还真是头一回见顾和尚这么狼狈。想他孤身一人深入狼穴,弄死了对方的头头那会,都是面不改色,没让对方伤到一根毫毛。没想到今天就一个小小的春药,就让他怂了。今天我接到他的紧急呼救信号,差点吓得尿裤子呢。心想这是天上下红雨,地球要爆炸了吗?这顾和尚都启动紧急呼救信号了。结果当老子大费周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的时候。尼玛!老子好想去死一死啊!你猜顾和尚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说了什么?”

    容锐是机械改造的好手,比如现在他们三人手上戴着的一款手表,就是出自容锐之手。表面上看,它只是一款高档的手表。其实里面装有世界上最尖端的gprs定位系统和追踪器。打开表壳输入密码就可以相互呼救,迅速定位,以及追踪。这一款手表戴在顾意手上已经五年了,这五年里他执行过许多危险的任务,却从来没有启用过紧急呼救。

    “说了什么?”

    说来这次也真是凑巧,景琛和容锐刚好都在b市谈生意。所以当顾意发出紧急呼救信号时,离顾意所在位置比较近的容锐立刻就找到了顾意。等景琛赶到时,容锐已经将顾意敲晕了。所以景琛还真是有些好奇,顾意在中了春药的情况下,见到绝美,妖妖的容锐,第一句话说了什么,不会是直接将他扑倒吧?

    “顾和尚说,茹茜,我要!”

    说完,容锐自己就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的,眼泪都出来了。

    “扑哧!”

    平时素来内敛的景琛,此时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顾和尚发春,就如铁树开花。当时那画面真是太美了,我现在想想我们禁欲系**oss突然伸出了他邪恶的手指,对着我说‘茹茜,我要!’,我这纯洁的小心肝就发颤啊。为了保住我的清白,我当机立断就把他敲晕了。唉!果然古人诚不欺我也。温柔乡,英雄冢。”

    容锐边说边演,那画面也很美。

    容锐说的绘声绘色,演得惟妙惟肖的。根本就没注意到顾意再次睁开了眼,挪动了位置,走到了他的旁边。景琛自然是看到的,但是通常这样的关键时刻,他向来是不会告诉容锐的。

    “你他娘的欠操!”

    说话间容锐已经被顾意整个拽进了水池中。

    容锐从水里冒出头,看到离他不远的顾意。连忙又钻进水里,选了一个离顾意最远的地方从水里钻出来,哭丧着脸,一副良家妇女见了恶霸的模样,双手抱胸道:“你别过来,你千万别过来!我告诉你,我宁死不从!”

    纪茹茜进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副基情四射的画面。她想到池碧说顾意中的药比宁浩的分量更重,想着当时宁浩那个禽兽样,心想顾意现在不会连男女都分不清楚了吧?

    于是她二话不说,直接跳进水里,从背后抱住顾意,咬牙切齿的道:“顾意,你敢碰他一下,试试?”

    顾意只觉全身似有电流通过,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他今晚幻想了无数的人儿。被药力冲击着的感官此时就如脱僵的野马,再也没有了束缚,双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搂住了纪茹茜腰。

    “滚!”

    这话自然是对着身后的容锐和站在岸上看戏的景琛说的,可是因为他是面对着纪茹茜的,所以纪茹茜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顾意在跟她说话。

    纪茹茜心里那个气啊!这个时候让她滚,难不成他还想找身后那个人妖泄火不成?

    没门!

    “我不滚!我现在就要睡了你!”

    随即就是哗啦哗啦的水声和咚咚的跑步声,景琛和容锐两没吃过肉的小雏儿火烧屁股般,一阵疯跑,连头都不敢回。火速的撤离了现场。

    一路跑,还一路吵。

    “你跑什么?”

    容锐表示鄙视景琛这小雏儿,不就是个露天鸳鸯浴吗?没出息的东西,跑什么跑?

    “那你又跑什么?”

    景琛扶了扶金边眼镜,斜视了容锐一眼,说的好像你不是雏,你多有出息一样。

    “画面太火爆,我怕流鼻血!”

    容锐一手捂着鼻子,边跑边说道。

    “我家韵韵叫我回家睡觉。”

    景琛很得意,毕竟比起容锐的孤家寡人,他至少是有女朋友的人。

    “盖着棉被纯聊天有什么意思?有种学顾和尚来个露天鸳鸯浴啊!”

    “你有种就不会现在还是光棍一条,我好歹有女朋友。”

    “是极!有女朋友的你,还是老处男!”

    “你还不是没开荤?”

    “我是处男我光荣,因为我没女朋友;而你有女朋友,居然还是处男,简直就是男人之耻!”

    ……

    而身后水池里,顾意已经是迫不急待的吻上了纪茹茜的唇。顾意在药力的冲击下,此时怀中又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早已经是迷了心,失了魂。他脑海中唯一仅剩的念头就是要将他的宝贝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

    纪茹茜自然知道顾意接下来想干什么,顾意被*冲昏了头,而她却是清醒的。

    “唔……顾意,这里不可以!”

    “我喜欢这里!”

    野地鸳鸯浴,那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有灯,别人会看到。”

    “没关系,他们会帮我们关灯的。”

    顾意的声音才落下,游泳池乃至整栋别墅已经是一片漆黑。

    衣衫落尽,没入水中。激荡的水声,仿佛跳跃的音符,奏出一首爱的交响曲。

    ……

    第二天下午纪茹茜是在房间里醒来的,她翻了一个身,全身酸痛,旁边的被窝还是热的,浴室里有水声传来。看来顾意也刚起床没多久,想到昨晚和今天白天,他们的疯狂,她不禁羞红了脸。

    昨晚上她的衣服都被顾意撕坏了,已经没法穿了。她目光扫过四周,看到床台柜上有一套女装。她伸手拿过来换上,刚好是她的尺寸,看来是顾意特意为她准备的。

    她穿好衣服下床,顾意也刚好洗完澡出来。

    “宝贝,对不起!昨晚上弄疼你了!”

    顾意走过来,将正打算下床的纪茹茜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一下又一下的轻吻着她的脸颊,声音里却满满都是歉意。

    昨晚他有多疯狂,有多粗暴,他再清楚不过。可是那药性太猛,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没关系,那并不是你的本意。”

    纪茹茜坐在顾意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也去吻着他的脸颊。

    一瞬间,顾意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他往纪茹茜的胸前蹭了蹭,深深的吸了几口气。

    “顾意,你……”

    纪茹茜身体微微后缩,生怕顾意又缠着她再来。

    “没事!起床吃饭!”

    顾意却是拍了拍她的背,让她起床。

    “嗯。”

    等顾意和纪茹茜梳洗好来到客厅里,容锐和景琛正坐在客厅里,一个在看报纸,一个在看书,看得十分专注和入神,连纪茹茜和顾意走进来,都没有发现。

    纪茹茜看了看他们两个,轻咳了一声,道:“那个你们的报纸和书都拿反了。”

    “哦!”

    “哦!”

    两人异口同声的应道,然后迅速的将书和报纸倒过来,继续低头专注的看起来。

    “愣着干什么,还不来见过你们嫂子?”

    顾意冷哼了一声,对于这装腔作势的两头表示鄙视。

    “嫂子,你好!我是景琛。”

    “嫂子,你好!我是容锐。”

    两人连忙跑了过来,向纪茹茜问好,只是都没有伸手同纪茹茜握手。

    “你们好!我叫纪茹茜,以后叫我茹茜就可以了。”

    “茹茜好!”

    “茹茜好!”

    那两人就像连体婴儿一般,说的话,做的动作,都是同步的。

    “傻站着干什么,拿见面礼来!”

    顾意毫不客气,朝着两人伸出手,道。

    前一刻,还笑得妖娆的容锐,立马就哭丧着一张脸。

    “哥,我哪里知道会在这里见到嫂子。所以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好东西,实在是拿不出手!”

    容锐一般只有撒谎的时候,才叫顾意“哥”。

    “是啊!是啊!身上没带好东西,不好意思给嫂子。”

    景琛也扶了扶金边眼镜,附和道。

    “费话少说,拿来!”

    顾意才不吃这一套,哼!没有好东西才怪。谁不知道他们随身携带才是最宝贝的东西。

    于是两人磨磨蹭蹭的回房间去了,捣弄了一会,然后又迈着沉重的步子出来了,每人给了纪茹茜一个锦盒。

    “这不好吧?你看我都没给你们见面礼……”

    纪茹茜有些不好意思,为难的看着顾意。

    “没关系,收下就好!”

    顾意替纪茹茜接过锦盒,然后打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容锐送的是一条项链,而景琛送的是一条手链。样式都非常漂亮,成色也很好,价值连城不说,自然还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那就谢谢了!”

    纪茹茜看着景琛和容锐都是一副肉疼的模样,讪讪的笑。

    “谁欠你们钱了吗?哭丧着脸干嘛?死了老婆吗?”

    这下顾意不高兴了,不受教的东西,这是对着你嫂子应该有的态度吗?

    “你才……”

    “你才……”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道,不过话说到一半,两人目光齐齐看向纪茹茜,又突然噤了声。

    顾意一人踹他们一脚,冷哼一声,道:“我有老婆,你们有吗?”

    景琛还好,虽然没老婆,毕竟还有女朋友。

    容锐这个单身汉,被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抚着胸口,喘粗气。尼玛!太气人了!

    纪茹茜看着他们三人相处的模样,微微一笑。原来顾意在朋友面前,是这般模样的。放松,肆意,有脾气,也许这才是真实的他。总有那么几个人,一个地方,你可以毫无顾忌,只做最真实的自己,任性像个小孩,一如她在顾意面前。真好!顾意有这样肝胆相照的兄弟。

    “嫂子,哥太凶残了!”

    容锐见顾意那得瑟样,就忍不住想踩他两脚,开始朝着纪茹茜诉苦。

    “嫂子,哥太无耻了!”

    被坑了宝贝,又被踩到痛处的景琛也觉得有必要踩顾意两脚。

    “嗯,不过我很喜欢!”

    纪茹茜的神色很天真,仿佛完全不知道容锐和景琛的用心,和他们装傻。

    瞬间,顾意脸上就笑开了花。挑眉得瑟的看着容锐和景琛,搂着纪茹茜的腰转身就要走。

    “老婆,他们是嫉妒我。他们欲求不满,内分泌失调,你别理他们!”

    “等等!”

    纪茹茜却微微推开了顾意,转身,似笑非笑的看向容锐,道:“容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题外话------

    终于连上网了,话说,有人要客串角色的吗?

    我可以满足你们哦!快来!快到我怀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2章顾和尚发春,就如铁树开花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