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顾意的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等景琛和容锐赶到医院时,纪茹茜已经在动手术了。

    而顾意抱头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身上血迹斑斑。他低着头,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可是每一个经过那里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悲伤和害怕。他坐在那里,身体在微微发抖,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

    这是景琛和容锐见过顾意最狼狈的一次,他们第一次看到了顾意的无助和脆弱。这一刻,那个宛如神}般强大的男人,他的内心在哭泣。

    “哥,别担心!嫂子,不会有事的!”

    景琛和容锐一左一右站在顾意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安慰道。

    顾意抬起头,看向景琛和容锐。仅是一瞬,他全身的颓废便退去,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镜花水月,他从来都是那个强大的顾意。

    “查出来了吗?这起车祸,除了池碧,还有谁?”

    “顾亦寒。”

    容锐的声音变得冰冷。

    “池碧和林开现在在哪里?”

    顾意对于这件事顾亦寒也掺了一脚,似乎并不惊讶。确定之后,反应也是淡淡的,连景琛和容锐这样了解他的人,此时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已经好好的招待过他们了,现在交给了沐叔手下的兄弟在看管。”

    “别弄死了,记住每过一段时间都要给他们疗伤,然后再让他们伤上加伤,吊着一口气,慢慢折磨,不死就成。我不让他们死,他们就得给我活着,生不如死也得给我活着。林开的双手双脚直接给我废了,丢进蛇窟里,还剩最后一气再弄出来替他接骨,接好之后让他好好休养,等他好的差不多了再折断。我要让他,后悔生为人!”

    顾意不会忘记,纪茹茜倒下那一刻,池碧嘴角的笑意;他更不会忘记,开车撞伤纪茹茜的林开。你若想报复一个人,死并不是唯一的方法。死只是解脱,而生不如死才是最恶毒,最绝望,最折磨人的方法。

    “好!池碧一直在叫嚷着要见你一面!”

    景琛道。

    “是么?”顾意勾唇冰冷的一笑,似是自言自语的道:“想在临死前见我一面?这个女人的执念还真深!一个人如果生无可恋,身体受尽折磨,却连死都不能,应该会更的痛苦吧?”

    “好!”

    景琛自然明白顾意的意思。

    “对了!我记得泰国有一种表演是将人和动物关在同一个笼子里面来搏得观众眼球的,这倒不失为那个女人的一个好去处。折磨的差不多的时候,就送到那里吧!另外务必要泰国那边好好关照她,以后我不想听到有关她的所有一切。”

    顾意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

    “好!”

    顾意从来都是残忍,无情之人,而纪茹茜是他唯一的一点仁慈。如果有人容不下他这点仁慈,那么他便是魔。

    说话间,手术室的灯暗了。

    顾意率先站了起来,急切的迎向从手术室出来的主治医生。

    “医生,怎么样?”

    一位头发半白的老头摘下口罩,道:“手术很成功,放心吧!”

    此时如果有医学界的人看到这名医生,必定会惊讶不已。眼前这个老头竟然就是医学界的国手,骨科的权威。想不到在b市这样的小城市里,居然还有人请得动这样的大人物。

    当然如果这样的想法被容锐听到,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切!一个医学界的国手算什么?你看看后面跟着的医生和护士,哪一个不是各料的权威?

    老天保佑,南无阿弥陀佛,阿门!还好纪茹茜没事,否则那就不是几个医学权威能解决问题的,必定是整个医学界鸡犬不宁。

    “谢谢!”

    顾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激动的握住医生的手,连连道谢。

    “只要后面加强复健,双腿会恢复到以前一样的状态。”

    “好!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接着纪茹茜躺在单架上被推了出来,头上扎着纱布,脸色有些苍白,因为麻药还没有退,所以此时她并未醒来。

    顾意握着她的手,推着单架往病房里走。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心中的恐惧才彻底散去。

    她还活着,他还活着,真好!

    ……

    病房里。

    纪茹茜睁开眼,已经是晚上。

    顾意趴在她的床前睡着了,他身上依旧是白天那件衣服,身上还有血迹。

    她伸出手,放在顾意的头上,嘴角有笑意逸出来。

    她还活着,真好!

    “茹茜,你醒了!”

    顾意抬起头,看向纪茹茜,那双灰暗的眸子瞬间就亮了。

    “嗯。”

    顾意张口就要叫医生,纪茹茜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我没事,我就想和你单独呆一会。”

    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这一刻,她只想好好的看看顾意,只想和他在一起。

    顾意猝然伸手紧紧的抱住纪茹茜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胸前,久久不语。

    纪茹茜也是伸手紧紧的抱住顾意,也不说活。此时无声胜有声,感觉到彼此的体温,彼此的心跳,于他们就已经知足。

    “茹茜,你吓死我了!”

    半晌,顾意才抬起头说道。

    这一刻,他想让她知道,他的害怕和恐惧。

    “嘶!”

    纪茹茜却突然皱眉呼痛。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顾意站起来,一脸的着急。

    “你压到我的腿了,痛!”纪茹茜突然一顿,然后掀开被子,看到打着石膏的双腿,欣喜若狂的道:“我的双腿还在,我没有变成残废!”

    她被送进医院时,其实是有意识的。他听到医生对顾意说,必须要立刻截肢。原本她已经做好了失去双腿的打算,所以醒来之后,她下意识的就回避去看自己的腿。

    她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顾意了,能活着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她日后要像个残废一样的活着,她也依旧会庆幸。

    顾意却突然笑了,在病床上坐下来,小心翼翼的避过她的双腿,将她拥入怀中,道:“茹茜,有我在,又怎么会让你变残废呢?”

    “顾意,只要在你身边,就算是变残废,我也不怕。”

    “傻姑娘!”顾意低头轻吻着纪茹茜的发丝,眼里满满都是宠溺。“有我在,不会的!我这一生唯一的愿望便是保你喜乐安康。”

    “我们一起喜乐安康。”

    ……

    漆黑的夜,顾家。

    顾亦寒从外面回来,走进自己的房间里。他伸手去开灯,突然一顿,全身心进入戒备,冷声道:“谁?”

    房间里的灯突然就亮了,顾意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戴着白手套的双手放在沙发上,抬眸看向他,道:“顾亦寒,我们又见面了!”

    “顾意,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亦寒背靠着墙站在门口,没有动。他似乎有些怕顾意,并不敢靠近他。

    “我怎么会在这里?”顾意冷冷的一笑,又道:“我想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如果你没失忆的话,这是我的房间。”

    顾亦寒挑眉看向顾意,笑容冰冷。

    “是啊!这是你的房间。因为这里有你的气味,所以我每晚都睡得特别香。”

    “你记不记得,当初我送你到南非的时候,我说过什么?”顾意抬眸看了顾亦寒一眼,神色淡淡,语气也是淡淡,仿佛在和顾亦寒闲话家常。“我说,顾亦寒,你不要再让我见到你,这样我才能压抑住对顾家的恨。否则,下次再见,你就再没有现在这么好运了。”

    “哈哈哈!”顾亦寒却突然大笑起来,“顾意,别说着你好像是救世主一样的。我才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少爷,而你只不过是个野种。你别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原本应该是我的。顾家的少爷在南非过得连个乞丐都不如,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吧?”

    顾意突然从沙发站了起来,走向顾亦寒。却在离他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着他,冷冷的一笑。

    “你也是说是原本,有本事你也可以从我手上抢回去。”

    “顾意,你别得意的太早,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况且顾家想要你死的人,又何止我一个。”

    顾亦寒戒备的看着顾意,手上已经是一个防行备的姿势。

    “是么?”

    顾意双眸眯起,蔚蓝色的眸子里变得湛蓝湛蓝的。

    “你……”

    下一秒钟,顾亦寒就瘫倒在地上。

    顾意踢了顾亦寒一脚,见他没有任何的反应,才半蹲了下来。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猛得一刀砍下去,顾亦寒的小手指就掉了半截。

    他抬脚就将那半截断指踢远,心想景琛这药还挺管用的。都说五指连心,顾亦寒都掉了一根手指了,他居然还没醒过来。阿琛说这药很神奇,痛苦会慢慢的增加,一点一点的增加,所以等一下他很期待。

    此时的顾意如一名医生一般,戴着白手套,拿着如手术刀一般的匕首。他一刀一刀的往顾亦寒脸上割,慢慢的,仔细的划。他的脸张在顾亦寒脸上,他真的是很不喜欢,很不喜欢。

    那一晚,顾意不记得自己在顾亦寒脸上划了多少刀。只记得到最后他白色的手套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而顾亦寒的脸早已经是面目全非,连五官轮廓都看不清了,而他凄惨的叫声更是将顾搏引了过来。

    “顾意,你在干什么?”

    ------题外话------

    求票!求票!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5章顾意的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