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天后说,求暖床〔一卷 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总裁,您说什么?”陶放很激动,“蹭”得一下站了起来,又道:“您打算回归了吗?”

    当初纪茹茜一声不吭就离开了纪氏集团,甚至是离开了商界,没有一句交待。让他即使想要跟随,也是不能。

    纪茹茜笑了笑,道:“别激动,先坐下!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

    “我等你这句话很久了,如今想想,还是跟着您做事最自在!”

    陶放的神色依旧难掩激动,原本当初纪茹茜离开纪氏集团时,他本来就打算辞职的,甚至他的辞职报告都已经打好了。但是后来在网上碰到纪茹茜,他和她说起了要辞职的事情。纪茹茜却劝他不要意气用事,并明确的告诉他,没必要因为她的原因而打乱他的职业计划。同时,还让他好好安抚那些和他一样有辞职想法的员工。

    现在纪茹茜终于打算东山再起了,而他之所以呆在纪氏集团也是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他们都知道,纪茹茜当初离开纪氏集团是被逼无奈,满腹委曲,背了黑锅。当时他们无能为力,而现在他们又可以在一起并肩作战了,他又怎么会不激动呢?毕竟他们愿意为纪氏集团效力,并不是因为其他,只不过是因为纪氏集团有一个纪茹茜。

    “陶放,谢谢你!”

    纪茹茜很庆幸,她不曾看错人,昔日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从来都不曾改变。

    “总裁,您就别跟我客气了!我回去就马上交辞职报告,公司里还有许多人都是愿意跟着总裁一起干的。”

    陶放又站了起来,一副要立刻起身去写辞呈的模样,仿佛一秒钟都不愿意再等。

    纪茹茜扑哧一声笑了,道:“陶放,没想到你现在都是副总了,这脾气却一点都没改。”

    陶放摸了摸后脑勺,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好了!先说正事!”纪茹茜示意陶放先坐下来,然后又道:“先不用着急,我打算挖纪勤墙角的事情暂时保密,不要打草惊蛇。我现在只需要你过来帮我,至于其他愿意跟着我一起干的同事我暂时不打算启用,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现在的纪氏集团毕竟不比以前,我唯一确信的只有你。”

    “好!我明白!”

    ……

    盛世华庭。

    纪茹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正拿着手机在讲电话。顾意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纪茹茜却是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仿佛没看到他一般上楼去了。

    顾意“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然后也起身上楼去了。

    纪茹茜自从双腿康复之后,就忙得脚不着地。国外和国内两边跑,为了拍戏有时候一两个月都在国外。而顾意也很忙,自从顾亦寒那件事之后,顾家那边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也是顾家和公司两边跑,他们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连个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近来这三个月,纪茹茜又忙着《凤凰谋》的拍摄。好不容易等到《凤凰谋》杀青,纪茹茜终于从外地回来了,可她依旧是早出晚归的,整天电话接不完似的,根本都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某人表示怨念好深啊!

    不过,顾意怨念归怨念,不满归不满,晚餐还是准备的很丰富。毕竟茹茜好不容易回来和他共进晚餐,这样的独处的机会必须好好把握。

    饭菜上桌之后,纪茹茜已经坐到餐桌前了,突然又接了一个电话。她挂断电话之后,边起身边道:“顾意,你先吃!刚才中介公司给我打电话,市区有一个非常好的地段在招租,我得马上去看看。”

    顾意没说话,低着头在吃饭,只是握着筷子的手背上青筋乍现。

    纪茹茜却似乎是很着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顾意的异样,转身就上楼去了。

    等纪茹茜拿着包下楼时,顾意已经在收拾碗筷了。

    “顾意,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纪茹茜有些惊讶,她只不过上楼拿个包,顾意居然就吃完了?

    “没有!”

    顾意低头继续收拾碗筷,这两个字也咬得特别重,连带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直接将手里的筷子折成两段。

    “那你怎么不吃了?”

    纪茹茜皱眉看向顾意,道。

    “没意思,不想吃了!”

    顾意依旧没有抬头,也不看纪茹茜。

    这下纪茹茜看出来了,顾意冒似有点不对劲。她走近顾意,抬起手撞了撞顾意,道:“你怎么了?”

    顾意这才抬起头看她,两管鼻血就顺着鼻孔流下来,滴落在地上。

    “顾意,你流鼻血了!”

    纪茹茜连忙拿过桌子上的纸巾递给顾意。

    顾意接过纪茹茜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可刚擦干净,又有鼻血涌出来。

    “怎么回事?”

    纪茹茜有些慌了,包包丢在一旁,赶紧拿起纸巾也开始帮顾意擦。

    “气血过旺,急火攻心,欲求不满!”

    顾意任纪茹茜帮他擦鼻血,垂头丧气的道。

    纪茹茜替顾意擦鼻血的手一顿,看向顾意,道:“啥?”

    “我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了,所以火气太旺了!”

    顾意抢过纪茹茜手中的纸巾扔在地上,然后在沙发坐上,低着头生闷气。

    “没有吧?有这么久吗?”

    纪茹茜一脸的茫然,这阵子她太忙,光是《凤凰谋》的拍摄就是三个月,整天忙得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哪有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三个月零十八天。”

    顾意咬牙切齿的道。

    纪茹茜顿时辶耍南胝庵质虑椋艘庹飧黾一锏故羌堑们宄

    “那个我最近有些忙……”

    纪茹茜开始解释。

    “茹茜,我没有你的工作重要么?”

    顾意却打断了她,抬眸看向她,委曲的道。

    纪茹茜原本准备了一肚子话,可此时见到顾意这个委屈的模样,突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她在顾意的旁边坐下来,低着头,道:“顾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这阵子工作太忙,忽略了你,我道歉!”

    “这半年,我们一共只在一起吃过十五次饭,有三顿你吃了一半接个电话就中途离开了。你给我打电话的时间也比去少了百分之五十五。我们一共只在一起睡了十个晚上,有三个晚上你太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还有,我们这半年连一次约会都没有……”

    顾意开始控诉纪茹茜,条条框框,多的说不完。

    纪茹茜眼睛瞪起,她好奇的是,顾意到底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不过好奇归好奇,在这个时候她可不敢往枪口上撞的去问顾意。

    “茹茜,我现在后悔了!我不该将你捧上天后的位置,现在我根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顾意表示恼羞成怒,悔不当初。

    纪茹茜正准备说话,顾意抢先说道:“我现在很苦恼,天后是大家的,纪茹茜都不是我的了!”

    “顾……”

    纪茹茜正打算解释,顾意就打断了她的话,“茹茜当上天后之后就开始忽略我,冷落我。”

    “不……”

    可纪茹茜的话,又被顾意打断了。

    “我现在是史上最悲催的男朋友,就因为女朋友现在是天后,要见她一面,都要提前预约。”

    “你听……”

    纪茹茜的话,再一次被顾意打断。

    “茹茜当上天后之后,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顾意三句不提“天后”,仿佛这两字跟他有仇似的。

    纪茹茜抚额,扼腕,表示这顾意果然是得到了乔姐的真传。

    顾意还欲balabala的继续说,纪茹茜表示动口不如动手。她直接坐到顾意的腿上,双手搂着顾意的脖子,将唇凑了过去,如小鸡啄米般一下又一下的轻吻着顾意的嘴唇。

    她的手解开了顾意衣领上的扣子,手从领口探了进去,在顾意的身上不停的点火。她的脸上笑容妖娆,艳若桃花。她的双眸带着旖旎的春色,直勾勾的瞧着顾意。

    她道:“天后说,求暖床!”

    顾意在她的挑逗下,早就是欲火焚身。此时听她吐气如兰,对他发出邀请,更是**奔腾,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于是某人又喷了鼻血。

    “唔……顾意你又流鼻血了!”

    纪茹茜被顾意吻住了双唇,声音含糊的道。

    “不管!老子要欲血奋战!”顾意抱起纪茹茜往楼上走,边走边吻,边吻连往纪茹茜脸上蹭鼻血。“天后需要经过血的洗礼!”

    纪茹茜叹气,看来顾意果然和“天后”两字有仇!

    ……

    帝豪酒店,包厢。

    纪勤被政府授予了“最年轻的杰出企业家”荣誉,此时正和政府官员以及商场上的至交在庆祝。

    一番寒暄之后,纪勤站起来朝着秦之彦举起了酒杯,道:“秦市长,谢谢您!”

    秦之彦抬头看了纪勤一眼,坐着没有动,也没有去拿酒杯,显然并不打喝纪勤敬的酒。

    对于秦之彦这个a市新任的市长,纪勤也不是很了解。原本想借着今天这次机会,结交他,攀上市长这颗大树,可是秦之彦现在明显就是让她下不了台,她心里已经是微怒,却碍于秦之彦的官职只得先忍下。

    在场的其他政府神色各异,也在揣测着秦之彦的心思,心免一个不慎就站错了队。

    “秦市长,以后纪氏集团还请您多多关照!”

    沉淀了两年之后的纪勤,比一起更能忍。哪怕此时秦之彦让她不下来台,她依旧是笑脸相迎。

    “关照不敢当!只不过说到纪氏集团,我比好奇的是纪氏集团的前总裁纪茹茜小姐怎么会突然离开纪氏集团呢?”

    秦之彦说话了,只是这话还不如不说,这样的场合,这样的话只会让纪勤更难堪。

    “秦市长,不好意思!你好奇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聊。”

    纪勤脸上依旧带着笑,只那笑容里却藏着几分冷意和怒气。

    而秦之彦却似乎并不需要纪勤的回答,而是继续说道:“‘最年轻的杰出企业家’这个荣誉,我原本是要授予纪氏集团的前总裁纪茹茜小姐的,只是我到现在才知道,纪氐集团原来已经易了主。如果我一早知道纪勤小姐才是纪氏集团现任的总裁,我不会将票投给纪勤小姐。现在这样的结果,我感到很遗憾!”

    秦之彦这话无疑就是打了纪勤的脸,在场的政府官员都是人精。自然就看出市长与纪勤不和,各自心里就已经开始盘算着和纪氏集团的合作要尽快抽身。

    纪勤全身一震,站在那里,酒杯握在手里,手背上青筋乍现,满脸通红,气得咬牙切齿。她很想将杯中的酒直接泼到秦之彦的脸上,然后转身就走。可是在权衡利益之后,她最后还是选择忍了下来。

    “秦市长,我相信我也一样不会让你失望,我会做得像纪茹茜小姐一样好,甚至比她更好!”

    “是么?”

    秦之彦显然并不相信,脸上神色温和,只声音却分明格外的冷。

    “请秦市长拭目以待!”

    ……

    宴会结束,纪勤送走了所有人之后。在这只剩她一人的包厢里,她终于忍不住了,她不用再忍了。她大叫着砸掉了包厢里所有能砸的东西,满室狼藉,她跪在中间,滔滔大哭。

    该死的纪茹茜,又是你!

    这两年,她忍下对纪茹茜恨,开始充实自己,专心经营纪氏集团。可是不管她多么的努力,她多么的出色,总是会有一些声音响在她的耳边“你比纪茹茜小姐差远了!”、“如果是纪茹茜小姐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为什么我们和纪茹茜小姐合作的时候就不会发生这样事情。”……哪怕纪茹茜已经离开纪氏集团两年了,哪怕纪茹茜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戏子,她却依旧被纪茹茜踩在脚下。

    就如现在,商界已经没有纪茹茜的立足之地了,为什么她却还能得到秦市长的青睐?为什么她总是这样英魂不散?

    纪茹茜,你该死!

    ……

    《凤凰谋》首播当晚,就破了《谁主江山》收视率的最高记录。同时因为《凤凰谋》是国内首次引进的弹幕技术的电视剧,观众可以边看边评论,从而充分调动了观众的兴趣。特别是网络上的首播,十分的火爆,引领了网民电视的疯狂时代。《凤凰谋》首播以来,收视率居高不下。观众有的是冲着演员去的,有的是冲着《凤凰谋》这本小说去,有的是冲着精美的制作去的,有的是去看网民吐槽的……总之,《凤凰谋》这部电视剧在当时来说,就是一个字――火!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火爆。

    纪茹茜不仅凭着《凤凰谋》这部电视剧狠赚了一笔,而且还获得了网络盛典年度全能艺人奖。当然,这是后话。

    《凤凰谋》完美收工,观众都表示意犹未尽,非常期待纪茹茜的新作品。在所有人以为纪茹茜会乘胜追击,接拍新的电视剧时,纪茹茜却突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表示她将会暂时息影。

    记者招待会现场。

    纪茹茜一身职业套装,只画了一点淡妆。虽然她依旧是那个美丽,妖娆的纪茹茜,可此刻的她首先让人感觉到的却是她的优雅和干练。

    她坐在台前,双手放在桌上,对着台下的记者侃侃而谈。她没有事先准备好稿子,却一点也不紧张,语速不缓不慢,极为流利。仿佛那些话已经在心里很久,很久,此时只不过是信手捏来。

    这一刻的纪茹茜,和以往在镜头前的她是不一样的。这一瞬的她知性,有韵味,仿佛是浴火重生的凤凰,正欲展翅高飞。

    这一场记者招待会从开始到结束,一共是一个半小时。而坐在电视机前看这场记者招待会的人,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盛世华庭。

    顾意却是笑得合不拢嘴,他的姑娘要回来和他并肩作战了,他的姑娘要在商界一展拳脚了,更最重要的是,他马上就可以有名份了!

    他很期待他的姑娘在商界再创辉煌!

    他记得,纪茹茜说过,她也不喜欢娱乐圈,她迟早会退出来。那时的他,其实有些担心。娱乐圈是一个万众嘱目的地方,他担心纪茹茜习惯了受人追捧。一个人,当你站得越高,往往就越难退下来。

    只是,他的茹茜却从来没有令他失望过。不管她经历过什么,拥有了多大的成功,她一直都保持着初心,如初美好。

    ……

    秦之彦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场记者招待会。等记者招待会结束,地上已经掉了一地的烟头。

    他以前其实是不抽烟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呢?

    应该是从他拒绝纪茹茜之后开始的,那会每当他想她的时候,他就开始抽烟。抽着抽着,他就冷静了,也不会再有去找她的冲动了。最开始他只是偶尔抽一两根,后来越抽越凶,最后他已经开始慢慢的爱上香烟的味道。

    有人说香烟是排解寂寞最好的东西,也许他从那以后,就一直太寂寞了吧?可惜这一切,他明白的太迟。

    他从来都骄傲,可是就在刚才,他突然间有些嫉妒顾意。

    记者招待会的最后,小乖说,从这一刻开始,我将暂时告别娱乐圈。我不会再接受任何的采访,不会再接拍任何的广告,也不会再接拍电影和电视剧。同时,我也希望媒体朋友不要再报导我的任何消息,特别是有关我的**。我希望暂时淡出台前,也许有一天我会归来,也许那一天我带给观众的是全新的视觉盛宴。另外,我在这里也向喜欢我的观众朋友交待一下。我暂时退出娱乐圈是因为我想回到那个让我跪着走出来的地方,我想在商界找回我丢失的尊严。下个月八号,如意酒店将会在a市新城区隆重开业。那里会是我的新起点,请大家等我归来。

    小乖变了,她变得更自信,更成熟,更有魅力了。如意酒店,纪茹茜和顾意。小乖,那么淡,那么冷的一个人,居然也会有这样小女人的时候。而这些全都是因为那个叫顾意的男人。这些原本都应该是属于他的,是他先认识的小乖,小乖最先喜欢的人也是他。可是却也是他,亲手将小乖推开的。

    这一刻,他疯狂的嫉妒顾意,可以拥有那样美好的她。他悔不当初,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他愿意交付所有去换。

    他以为他可以忘记她,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忘记她。可是现在他才知道根本不能,如果可以,这么多年,他又何必念念不忘,心有不甘呢?

    既然忘不掉,那便记在心里吧!

    小乖,你最艰难的日子,我没能参与。那么现在,请让我来帮你!

    ……

    沐家别墅。

    “砰!”

    纪勤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直接就将正在直播纪茹茜记者招待会的电视机给砸了。

    贱人!

    如意集团,如意工作室,如意酒店?

    原来那些所谓的巧合,都是纪茹茜那个贱人设的局。

    该死的!好好的戏子不当,居然还敢回来?这回有点名气了,所以就想回来和她抢纪氏集团吗?

    休想!

    这两年,纪勤虽然没有再去害纪茹茜,却一直在关注她。所谓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这两年她看着纪茹茜一步一步登上颠峰的位置,纪茹茜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而她也从不曾懈怠,纪茹茜的进步也在激励着她成长。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纪茹茜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做什么行业不好,偏偏就选了酒店业。谁不知道沐氏集团几乎是垄断了a市的整个酒店行业?

    纪茹茜的目的是什么,这一次显然易见。

    纪茹茜很好,居然敢主动挑衅我?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题外话------

    第一卷完,赶紧掏票庆祝一下啦啦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8章天后说,求暖床〔一卷完)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