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谁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a市,豪丽,沐氏,宁远三大酒店是酒店业的三巨头,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原本豪丽酒店是三巨头的龙头老大,只是近几年,豪丽集团因经营不善,旗下酒店又接连发生了食品中毒事件,客源在慢慢流失。豪丽酒店的市场分额被沐氏和宁远两大巨头给瓜分了。在今年上半年,豪丽集团与纪氐集团耗巨资合作的豪华度假村计划启动,在这个节骨眼上,豪丽的高层却携巨款逃往海外,同时豪丽集团董事长在继去年小儿子因病去世之后,大儿子也因车祸逝世。豪丽集团董事长闻人杰不堪打击也病倒了。这对于风雨飘摇的豪丽集团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豪丽集团旗下的酒店接连倒闭。豪丽集团群龙无首,即使闻人家是g国的四大财团之一,此时也是无暇顾及,焦头烂额,只得退出a市的酒店行业。

    而如意酒店的前身,便是豪丽酒店。纪茹茜在这个时候将豪丽酒店买进来,相当于是捡漏,在价格上占了很大的便宜。豪丽集团在a市有三家五星级的酒店,原本在a市想要吸收豪丽酒店的人不在少数,比如沐氏集团,宁远集团。毕竟豪丽酒店即使现在倒闭了,它的剩余价值也依旧很大。只是不管是沐氏集团,还是宁远集团,他们下手都没有纪茹茜快。三巨头相争,却让纪茹茜得利了。

    沐氏集团。

    沐风在听完采购部主管的汇报之后,将手中的文件猛得朝采购主管的脸砸去。还不解气,又起身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扫落在地上。

    “一群废物!饭桶!”

    “总裁,对不起!”

    采购主管低着头,不敢有微词,只得任沐风发泄怒气。

    “我费了那么大力气,不惜让出一个季度的盈利,才将豪丽集团挤出酒店业。结果就因为你们的失误,让纪茹茜钻了空子,捡了个大便宜。你们采购部那么多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沐风气得脸色铁青,撑着桌沿的手背青筋乍现。

    豪丽酒店是从去年开始出现业绩下滑的,沐氏集团和宁远集团都看准了这个时机,心照不宣的想将豪丽酒店挤出酒店业,瓜分豪丽所占的那部分市场。所以这一年,三大酒店巨头的竞争十分的激烈。虽然最后是豪丽酒店退出了酒店业,但是沐氏集团和宁远集团同样元气大伤,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沐氏集团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还未来得及收获成果,就被纪茹茜抢了先。沐氏集团在前面冲锋陷阵,损兵折将,纪茹茜却是不费吹灰之力,捡了一个现成的大便宜。这让沐风如何不憋屈?如何不气愤?

    “总裁,对不起!”

    采购主管一直低着头,除了道歉,实在是无话可说。这一次确实是他们太大意了,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防备宁远集团上面,而忽略了其他。

    “滚!”沐风一脚就将椅子踹得好远,又道:“去人事部结工资,明天不用再来了!”

    “总裁,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采购主管大惊,不敢置信的看着沐风。

    “滚!”

    沐风已经转过身,懒得再和他多说。

    采购主管在沐氏工作也有好几年了,对于沐风的脾性还是比较清楚的。沐风的处事手段向来温和,不会轻易大动干戈。但是他一旦说出来的话,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此时,他被解雇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他没有办法,多说无益,只得离开总裁办公室。

    沐风站在落地窗前,身后一片狼藉。

    纪、茹、茜!

    他怎么就忘了,纪茹茜从来就是一头伺机而动的狼!这几年纪茹茜沉寂的太久了,他失了防备,把她当成了一头羊。

    窗外突然就电闪雷鸣,山雨欲来风满楼。

    隔着玻璃,风本来吹不进来,沐风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a市的商界怕也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

    盛世华庭。

    顾意将饭菜端上桌,才叫纪茹茜下楼吃饭。

    因为如意酒店马上就要重新开业了,所以纪茹茜这阵子也是非常忙。记者招待会之后,她几乎就没闲着,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

    纪茹茜下楼时,顾意正在盛鸡汤。

    “好香啊!”

    纪茹茜吸了吸鼻子,几步从楼梯上跑下来。

    “跑什么?慢点!”

    顾意连忙放下手中的汤勺,走到楼梯口去接纪茹茜,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摔倒。

    “没事,没事!”纪茹茜推开顾意,就往餐桌旁跑,俨然就是一个吃货的样子。她端起桌上顾意盛好的鸡汤闻了闻,一脸的享受。“哇!顾意,怎么办?我流口水了!”

    顾意摇头笑了笑,走到纪茹茜旁边,伸手刮了刮纪茹茜鼻子,道:“小馋猫,吃吧!”

    声落,他又连忙道:“慢点吃!别烫着了!”

    纪茹茜摸了摸肚子,坐下来,一边拿起勺子喝汤,一边道:“我还真是挺饿的!”

    “那就多喝一点!这是乡下土生土长的土鸡,营养比较丰富。你最近太忙了,得多补补。”

    “难怪这汤喝起来特别香,特别甜。”

    纪茹茜已经喝完了一碗,正准备再去盛一碗。

    顾意已经伸手帮她接过碗,又给她盛了一碗。

    “你要是喜欢喝,我过几天再去多弄几只来给你炖汤喝。”

    “好!”

    纪茹茜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开始喝汤。

    她喝完大半碗之后,突然抬起头,对顾意说道:“顾意,那个我最近太忙,你不会介意吧?”

    上回就因为她太忙,忽略了顾意,又没考虑到顾意的情绪,所以才会让顾意以为在她心中工作最重要。她不喜欢顾意委曲,也不喜欢顾意不开心,所以从那以后,她经常提醒自己,一定要多关心关心顾意。

    顾意摇头,趾高气昂的道:“怎么会?我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是么?”

    纪茹茜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意。

    “宝贝,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顾意表示有点伤心。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纪茹茜笑着道。

    顾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茹茜,你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纪茹茜看着顾意那别扭的模样,只觉好笑。她站起来,走到顾意旁边,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哄道:“好啦!我知道,你最好了!来!亲一下,当作奖励!”

    纪茹茜的嘴唇才凑过去,顾意就已经伸手抱紧了她的腰,将她拥进了怀里。某人表示,这可不是亲一下就能了事的,必须深吻。

    纪茹茜被吻得个七荤八素,顾意才放开她。

    “都怪你,你看菜都凉了!”

    纪茹茜坐在顾意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像惩罚似的用牙齿轻咬着他的下巴。

    顾意一边躲,一边拿起筷子,夹了一些青菜喂纪茹茜。纪茹茜却别过脸不吃,还重重的在顾意的下巴上咬了一个牙齿印。

    顾意“嘶”的一声,抚着下巴,看向纪茹茜。

    “宝贝儿,你再这么诱惑我,这餐桌可就是我们的战场了!”

    “你不要脸!”

    纪茹茜连忙从顾意腿上跳下来,再也不敢造次。

    顾意轻轻的笑,给纪茹茜夹了些菜,自己却不吃,托着下巴看着她吃。

    纪茹茜低着头,只感觉一道狼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整个吞下去似的。虽然她没有看顾意,可是被顾意这样的目光瞧着,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通常这种时候,她最擅长的就是转移话题。她一连轻咳了好几声,方道:“那个顾意,你给我三万块钱吧?”

    顾意这才收回注视她的目光,道:“银行卡都是你在保管的,我身上没钱。”

    “我知道,我就是和你说一声。”

    顾意却是毫不在乎的道:“那些都是你的钱,你完全可以自由支配。以后不管你需要多少都不用再问我,反而是我,如果有需要会向你申请。”

    “不是!那是你的钱!”

    “什么我的钱?宝贝儿,你记住,我的就是你的。而且我这整个人都是你的,何况这点身外之物?”

    “顾意,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钱去挥霍?”

    顾意皱眉,对于纪茹茜这样的话十分的不赞同,急切的道:“第一,那是你的钱,再和我分彼此,我可真生气了;第二,在我们家,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如果老婆不败家,那我赚钱给谁花?宝贝儿,尽情的挥霍吧!这样我才会比较有安全感和成就感,所以请务必成全我!”

    纪茹茜表示不能理解,她挥霍顾意的钱和他的安全感和成就感有半毛钱关系吗?

    “顾意,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花你的钱,你就没成就感和安全感,是吗?”

    顾意点头,道:“老婆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我当然有成就感。你肯用我的钱,肯花我的钱,这说明你把我当作最亲近的人,这样我自然就有安全感了!”

    纪茹茜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的成就感和安全感是这么解释的?如果现在有人要问她,二十一世纪好男人的最新标准是什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请参照顾意。

    纪茹茜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下巴,看向顾意,道:“顾意,你这么好,我得看紧点!”

    顾意立马眉开颜笑了,脸上仿佛开出一朵花来。

    “宝贝儿,你的危机感,就是我的安全感,请你务必将我看紧一点。”

    纪茹茜翻白眼,懒得再理顾意,低着头开始吃饭。

    “别吃了,都冷了!我再拿去热一下。”

    顾意站起来拿走了纪茹茜手里的碗,端起桌上的菜往厨房里走去。

    纪茹茜也站起来开始帮忙端菜,顾意在厨房里热菜,纪茹茜倚在门口等顾意。

    “茹茜,酒店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顾意边干活,边和纪茹茜聊天。

    “已经差不多了,可以如期开业。”纪茹茜微微一顿,笑着又道:“不过,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可真的是一个穷光蛋了。”

    “没关系,不是有我在吗?”顾意没有回头,随口答道。“钱如果不够,银行卡都在你身上,自己随意支配。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就当是玩玩。我赔得起!”

    “喂,喂,喂!顾意,没有你这样的啊!”纪茹茜笑骂道:“我这还没开始做生意,你就赔赔赔的。万一我真赔光了,你可得负责!”

    顾意回头看向纪茹茜,笑着道:“好!到时我养你!”

    ……

    四月八号,如意酒店重新开业。

    纪茹茜以前并未涉足过酒店行业,所以如意酒店目前是暂时维持了豪丽原来的运作,另外她通过筛选又请回了豪丽的一部分老员工回来继续工作。

    豪丽酒店因为接连出现食物中毒事件,所以很多老顾客都对豪丽酒店极度失望,从而导致豪丽酒店的信誉呈直线下降。而现在的如意酒店虽然已经改头换面,可是豪丽酒店留下的阴影依旧还在。

    所以纪茹茜首先要做的,自然是为如意酒店树立一个正面的好形象,先将如意酒店这个招牌打出去。为此,纪茹茜在开业之前就通过各方面的渠道为如意酒店作宣传,想尽办法吸引客源。

    很显然,她前面的宣传很凑效,开业这一天,如意酒店可谓人山人海。许多客人都是慕名而来,因为纪茹茜在宣传时所承诺出来的优惠――酒店开业前三天,不管是吃饭,还是住宿,一律八折优惠;开业当天剪彩活动全程公开,有宁浩,安柏辰等大腕明星现场献唱;开业前半个月,每一天都会有一位明星在酒店站台,当天的前五十名消费者不但可以和站台明星合影,还可以获得他的亲笔签名。她充分利用了她在娱乐圈的人脉,将“名人效应”发挥到了极致。

    同时,还有她的读者和粉丝特地来为她捧场,其中有一些人甚至是从另外的城市转了好几趟车才来到这里的。不管是读者,还是粉丝,都在压抑着见到她的兴奋,并没有引起大的躁动,全都是有序,文明的就餐。

    她交待了大堂经理,读者和粉丝坐的那几桌消费全记在她的帐上。对她来说,她们的到来于她就是莫大的安慰。她们给她的温暖,她无以为报,只能尽此微薄之力。

    “茹茜,我刚才看到沐氏集团的沐总和宁远集团的宁总也来了。”

    方怀悠哪怕在工作场合也习惯叫她茹茜,她说,因为这样亲切一些。

    她是现在如意酒店的大堂经理,也曾是豪丽酒店的大堂经理,还是纪茹茜的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纪茹茜两个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是纪勤,一个是方怀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方怀悠却与纪勤极不对盘。那会纪勤总是委曲的告诉她,方怀悠又欺负她了。而方怀悠却对她说,让她小心纪勤。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傻。竟然傻到被纪勤的表象所迷惑,相信她的话。后来,她就渐渐的疏远了方怀悠。

    原本她在如意酒店见到方怀悠时,她还挺忐忑的。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愧对方怀悠,有些不敢面对她。后来是方怀悠主动约她吃饭,在餐桌上方怀悠将她臭骂了一顿。

    方怀悠说,纪茹茜你这个大笨蛋,白眼狼!你因为纪勤那个贱人疏远我,出国都不让我知道,回国也不联系我。我真的很讨厌你!

    她还说,我也想不理你,可是我不甘心。想我们那会一起逃课,一起罚抄,一起罚站培养出来的革命感情,凭什么就让纪勤那个贱人给破坏了?

    ……

    骂着骂着,纪茹茜笑了,方怀悠也笑了。

    纪茹茜想,当时她为什么相信纪勤呢?也许就是因为纪勤看着像是弱者,而方怀悠则是个外表大大咧咧,内心细腻的性子。有时候就是这样,哪怕强者受尽委曲,而人们则往往选择同情弱者。

    那一顿饭之后,她们握手言好。

    真正的友谊是原谅对方的偶尔犯错,万幸她没有错过方怀悠这个好朋友。

    “来了好!我还怕他们不来呢。”纪茹茜脸上带着笑,点了点头,又道:“怀悠,你多注意一下沐氏集团的人。我担心沐风会搞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出来。”

    “好的!你放心!”

    方怀悠微微笑着道。

    纪茹茜越过人流,便看到沐风和宁易伟正坐在大厅里一个临窗的位置上在吃饭。

    她勾唇一笑,走过去,道:“宁总,沐总,真是稀客啊!我代表如意酒店欢迎两位莅临指导!”

    宁易伟和沐风都是微微一愣,连忙放下筷子,站起来,道:“纪总你好!”

    纪茹茜低头看了一下他们桌上的饭菜,神色微变,故意大声朝着对讲机,说道:“怀悠,你这个大堂经理到底怎么当的?怎么可以让沐总和宁总只吃这些呢?这不是存心让沐氏酒店和宁远酒店两位老大哥看我们如意酒店的笑话吗?赶紧将如意酒店的招牌菜端上来给沐总和宁总尝一尝!”

    纪茹茜故意提高了分贝,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沐风和宁易伟出现在如意酒店的开业典礼上。周围的目光齐齐看向他们两人,一阵窃窃私语。

    原本像这样的开业典礼,同行之间互相道贺本也在情理之中,但是由老总亲自前来道贺的却是占少数。今天沐风和宁易伟会亲自前来,主要是因为豪丽酒店的事情,他们在纪茹茜面前吃了一个大闷亏。所以对纪茹茜不敢掉以轻心,特意亲自来看看如意酒店的情况,以后好见机行事。

    他们今天特别低调,送了彩礼之后,就选了一个人少的位置打算先尝一尝如意酒店的菜色。以往他们的酒店也会有不少同行的竟争者借用餐之名去探听情况,大家心知肚明,却是心照不宣。

    没想到纪茹茜却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主,根本就丝毫不讲情面,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当然,这并不是纪茹茜在意气用意,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沐风和宁易伟两大酒店巨头的总经理,竟然出现在如意酒店的开业典礼上,这在无形中就将如意酒店提高到了酒店巨头的档次。所以,这两块活字招牌,她不用白不用。

    至于因此得罪了这两大巨头,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沐风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是死敌。至于宁易伟,她自然有办法同他化干戈为玉帛。

    方怀悠很快就将如意酒店的招牌菜――“龙凤呈祥”送了上来,这是去年各大饭店联合举办的“食神”大赛冠军易行之的拿手菜。色、香、味俱全,堪称a市一绝,

    “哇!好香,好漂亮,一看就很想吃!”

    “这是易大师的菜,肯定是无比美味的。”

    “这如意酒店到底是个什么来头?竟然能请动易大师?”

    ……

    宁易伟和沐风神色窘迫,可在周围的议论声中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坐下来。

    “纪总想得真是周到,知道我们今天是冲着易大师的菜而来,就立马给我们送来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宁易伟一坐下来,便敛了脸上的神色,朝着纪茹茜微微一笑,道。

    “是啊!谢谢纪总!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沐风也附和道。

    “两位请!”

    纪茹茜答得大气,目光掠过宁易伟,微微一笑。宁易伟好快的反应,沐风可比他差了不止一点点。

    声落,两人就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

    突然沐风的筷子一顿,看到菜上有一粒黑色的东西。他夹起来,放到眼前,嘴角微勾,叫道:“这是……苍蝇!”

    ------题外话------

    推荐好友冷落雪《血印妖瞳之冥皇傲妃》,正在首推中,喜欢的妹子,请帮忙去收藏一个,谢谢!

    比杀人?一双血印妖瞳,杀人于无形。姐用的是意念,够牛掰。

    比驭兽?哼,万兽之王千年凤灵貂都乖乖臣服于怀中。

    比势力?令江湖闻风丧胆的夜帝,手下的暗夜组织,足以一夜之间倾覆一个国家。

    比财富?旗下的美食斋,流仙坊,华佗楼,金器行,哪一个不富可敌国!

    所有这些,只因她的存在而存在。她,便是凤倾凰。一双血印妖瞳,杀人于无形的意念。一身清冷无双,寒摄人于千里之外。一张倾世之绝色,惑乱了这四国天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9章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谁花?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