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我身边不会再有女人,除非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此言一出,顿时激起了千层浪。

    “怎么回事?居然有苍蝇?”

    “这食品卫生也太差了吧?”

    “天啦!我们刚才吃的东西里面不会也有苍蝇吧?”

    “这什么烂酒店,以后打死我也不来了!”

    ……

    周围的顾客,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翻了天,说什么也要如意酒店给一个交待。

    宁易伟倒还好,脸上未露丝毫的情绪。而沐风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看着纪茹茜,等着看她的笑话。

    纪茹茜看向方怀悠,没有说话,她在等方怀悠。她信方怀悠,依她对方怀悠的了解,她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既然菜是她亲自端上来的,她一定还有后招。

    果然方怀悠猛得一拍后脑勺,一脸愧疚的道:“对不起!我端错了!”

    “大家静一静!”纪茹茜扬眉一笑,让顾客们先安静下来。然后才看向方怀悠,道:“怀悠,到底怎么回事?”

    方怀悠却是走向沐风,冷冷的道:“沐总,我很好奇。您和宁总是同时开始吃这道菜的,为什么宁总没有发现菜有问题,您却一眼就看到了呢?我在想,是不是沐总您一开始就知道这盘菜有问题呢?”

    声落,周围的顾客又开始议论纷纷,有的点头,有的摇头。只是不管顾客相信与否,方怀悠的话毫无疑问已经让他们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你含血喷人!”沐风眸光猝冷,直视方怀悠,只目光的收尾处却是纪茹茜,又道:“纪总,我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都和宁总在一起,这一点宁总可以作证。既然你们怀疑我,请拿出确凿的证据出来。否则,以后哪个顾客敢向你们酒店提意见。出现问题,你们不但不反省,居然还贼喊抓贼。”

    “沐总确实和我在一起,我们一直在酒店大堂,连洗手间都没有去过。”

    宁易伟道。

    “沐总,没有证据我们自然不敢指责您。原本今天的事情,我们纪总顾念同行之谊,而您又是酒店业的前辈。她想息事宁人,不打算追究。只是沐总你太过份了!生意场上竟争常有,但是你耍这种肮脏的手段就太可耻了!”

    方怀悠目光一冷,声音也是如霜似雪一般。这一刻,她所散发出来的气场,竟一点也不输沐风。

    “你到底什么意思?”

    沐风双眼赤红,扬手就要去打方怀悠。

    只他的手才扬起,纪茹茜就握住了他的手,往后一甩,冷冷的道:“沐总,请自重!这里不是你的沐氏集团,可以任你为所欲为。”

    “沐总不妨先看看你肮脏的手段!”

    方怀悠冷哼一声,拿过一旁的遥控器,打开了大堂里挂在墙壁上的所有电视机。

    众人目光一转,看向墙壁上的电视。只见画面里一个男人将酒店的一名工作人员敲晕,然后穿上工作人员的衣服鬼鬼祟祟进了厨房。他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然后等到“龙凤呈祥”这道菜出炉之后,他就开始配合其他的工作人员传菜。突然镜头上面来了一个大特写,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死苍蝇放进了其中的一盘“龙凤呈祥”中。

    接着方怀悠突然就冲了出来,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那个男人猝不及防,被方怀悠逮了个正着,手中还有没有放进菜里的死苍蝇。

    “谁派你来的?你们有什么目的?”

    方怀悠当了好几年的大堂经理,所以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也很有经验。

    那个男人被方怀悠扣住了双手,低着头,不说话。

    方怀悠没有再问第二遍,而是拖着那个男人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打。别看她身材娇小,可揍起人来却一点也不含糊。

    那个男人被打得很惨,最后挨不住打,才终于说出了真相。

    “别打了!别打了!求你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是沐氏集团派我来的,”

    ……

    周围又是一阵议论声响起,顾客们纷纷对沐风指指点点的。

    “这是你们在栽脏嫁祸,我根本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个人!”

    沐风气得脸色铁青,双目赤红,恨不得将眼前所有的电视机都砸碎。

    “是么?”方怀悠冷冷的一笑,“将人带上来,和沐总叙叙旧,也许他就想起来了。”

    不一会儿,两名保安便将视频中的那个男人带上来了。

    沐风二话不说,就朝着那个男人重重的踹了一脚,沉声道:“说!是谁指使你陷害我的?”

    沐风很激动,也很愤怒。这样的举动看在别人眼里,免不了怀疑沐风是恼羞成怒,理亏。

    那个男人的后背撞到桌脚,他闷吭一声,又连忙爬回来,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沐风的脚,道:“沐总,你不能这样过河拆桥。你明明答应我,只要我搅黄如意酒店的开业典礼,你就付给我一万块钱的。现在我失手了,他们要将我送到公安局去,你一定要救救我!”

    这个男人许多顾客都有印象,他是新城区这一带有名的地痞流氓,整天游手好闲,无所是事,经常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样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来找如意酒店的麻烦,所以一定是被人买通了。

    “你撒谎!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沐风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是百口莫辨,反来复去也只有这一句话。

    宁易伟看了看地上的那个男人,又看了看沐风,正要说话。身后却有人拉住了他,他回过头,宁浩就对他说道:“哥,我有话和你说!”

    宁易伟和宁浩从人群中退了出来,来到一个单独的雅间。两人进去之后,宁浩就将门反锁了。

    “阿浩,你怎么会来?”

    宁易伟很清楚自己这个弟弟的性格,最讨厌参加这样的商业活动。即使是自家的酒店,除了每年的广告代言,他几乎从不出席其他商业的活动。原本他看到如意酒店之前的宣传有提到宁浩会出席开业典礼并现场献唱,他还以为是如意酒店在借宁浩炒作,没想到竟然真的在这里碰到了宁浩。

    “茹茜是我朋友,我过来给她捧场。”

    宁浩拿过餐桌上摆着的chateuhaut―brion红酒,动作熟练的开了瓶盖,然后放到鼻间嗅了嗅,才道。

    “看来纪总这个朋友,比我这个亲大哥的面子还要大呢。”

    宁易伟坐在宁浩的对面,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道。

    “哥,他是我喜欢的人!”

    宁浩正准备倒酒的手一顿,抬眸看了宁易伟一眼,直言不讳的道。

    “真是难得啊!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宁天王,现在竟然也有了喜欢的人。”

    宁易伟笑眯眯的看着宁浩,打趣道。

    宁浩将手中的酒杯递给宁易伟,郑重的道:“哥,我是认真的!”

    宁易伟接过宁浩递过来的酒杯,并不急着喝,而是将酒杯朝一个方向来回的转动,再将酒杯放至鼻下,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他朝着宁浩举起了酒杯,却看到宁浩面前根本就没有红酒,只有一杯白开水。

    “你不喝?”

    宁易伟有些惊讶,chateuhaut―brion红酒是他们兄弟俩最爱的酒,尤其宁浩比他更疯狂。家中的酒柜中收藏的全是清一色的chateuhaut―brion红酒,每晚一定要喝一杯才能睡得着宁浩。用他自己的话说,生平有两好,美酒香车。他可以不睡女人,但绝不能没有美酒。

    宁浩摇了摇,道:“我戒酒了!”

    “阿浩,你别开玩笑了!你要能戒酒,我大概可以不用吃饭了。”

    宁易伟不相信宁浩真的能戒酒,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喝酒误事,我真的戒了!”

    宁浩端起白开水,喝了一口,道。

    “阿浩,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宁易伟很好奇,嗜酒如命的宁浩,到底是怎么就下定决心戒酒的呢?

    “上次有人将药下在chateuhaut―brion红酒,我因为喜欢chateuhaut―brion红酒,所以失了防备,差点将茹茜给强暴了。从那以后,我就下定决心一定将酒给戒了。以前以为会很难,可是当你真正去做的时候,发现其实并不难。忍一忍就过去了!”

    宁浩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点燃抽起来。

    宁易伟记得上回宁浩从外地拍戏回来,突然就将酒柜里的chateuhaut―brion红酒都送给了他。当时他还取笑宁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当时宁浩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原本懒懒的靠在椅子上的宁易伟突然就坐直了,随手将酒杯搁在桌上,看向宁浩道:“阿浩,我记得纪总好像有喜欢的人。她还曾明确的表示过,她喜欢的人并不是娱乐圈里的人。”

    “嗯。”

    宁浩点头,答道。

    “你没有关系吗?”

    宁易伟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浩,他所了解的宁浩,对女人从来都不做无用功,也不会花太多的心思。他的身边从来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如现在这般,明知道对方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却还是不肯放手的却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嗯。”

    宁浩神色淡淡,语气也是淡淡的,轻轻的一个字,却道尽了他全部的深情。

    宁易伟有些激动,站起来,走到宁浩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阿浩,别傻了!听哥一句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过几天,哥给你介绍几个模特,都是你喜欢的类型,随便你怎么玩都可以。”

    他们都是不相信爱情的人,情爱两字,累人累己,害人害己,一如他们的妈妈。

    宁浩侧过头看宁易伟,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

    “哥,不必了!以后我的身边不会再有女人,除非是她!”

    “阿浩,你……”

    这是宁易伟第一次见宁浩这么固执,这么郑重。这一刻,他竟无言以对。

    “哥,现在你知道我对她的心思,所以以后多帮帮她,可以吗?”

    ……

    另一边,沐风与那个男人还在争吵不休。那个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沐风根本就是油盐不进,心生怨念,破罐子破摔,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和沐风打起来了。

    “让你他娘的不认帐,老子揍死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是进警察局,你也休想脱得了干系。”

    那个男人边打边骂。

    沐风也不甘示弱,心中的怒火正无处发泄。此时再已顾不得形象,和那个男人扭打起来。

    方怀悠和纪茹茜相视而笑,默契不用言说,彼此心照不宣。

    “住手!”

    突然一道声音传进来,众人回过头,便见纪勤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现在的纪勤也是跆拳道的高手,此时见沐风受欺负,连忙就朝着那个男人连踢了两脚。那个男人猝不及防,被踢个正着,捂着关节连连呼痛。

    “阿风,你怎么样?”

    纪勤连忙扶起沐风,担心的问道。

    沐风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纪勤抬眸看向纪茹茜,冷冷的道:“纪茹茜,今天这事我们记下了。既然大家同在一个圈子里,我们来日方长。”

    说完,她便扶着沐风往外走。哪怕身后众人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她都站得笔直。

    纪茹茜并没有将纪勤的话放在心上,也没有反驳她。毕竟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抱歉!造成各位的困扰。请大家各自回到座位上继续用餐,我代表如意酒店祝大家用餐愉快,同时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今天所有的顾客都将享受七折优惠。”

    纪茹茜朝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道。

    顾客们相继散去,保安将那个男人送去了警察局。

    “怀悠,你跟我来!”

    声落,纪茹茜便率先往办公室走去。

    方怀悠跟着纪茹茜进了办公室,随手关上门。

    “坐!”纪茹茜示意方怀悠坐下谈,给她泡了一杯她爱喝的咖啡,问道:“怀悠,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沐风刚才明明就吃了一个哑巴亏,也许在别人看来沐风只是在狡辩,可是她毕竟认识沐风好几年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也许沐风确实心存不轨,但是刚才那个男人的事情沐风却是不知情的。

    “茹茜也看出来了吗?”

    方怀悠微微一笑,道。

    “沐风确实是被陷害的。”

    纪茹茜点头道。

    “那又如何?”方怀悠勾唇,冷冷的一笑,道:“那对奸夫淫妇那会就是这样陷害你的?我不过是依样画葫芦而已。而且比起他们对你做的,我今天可真是很仁慈了。”

    当日在婚礼上,纪茹茜就是被他们联手摆了一道。盗窃商业机密,挪用公款,那黑锅可比今天沐风背的大的多。

    “怀悠,谢谢你!”纪茹茜感激的道:“但是你今天这样太冒险了。”

    纪茹茜担心的是,万一那个男人反水,那么赔上就是整个如意酒店。如意酒店毕竟才开业,可经不住这样的风浪。

    方怀悠挑眉一笑,调皮的朝着纪茹茜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坐过来讲话。纪茹茜往她身边挪了挪,她才俯在纪茹茜的耳边,轻声说道:“茹茜,你放心!沐氏集团内部有我们的人!沐风那个渣男今天本就存了龌龊的心思,所以才会被我钻了空子,将计就计。你不用担心,今天这哑巴亏,他吃也得吃,不吃也得给我咽下去。”

    纪茹茜何其聪明,自然听出了方怀悠的言外之意。她托着下巴,笑着看向方怀悠,道:“怀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在我被纪家赶出来之后才到豪丽酒店上班的。你的动机不简单呢。”

    “茹茜,你在其他事情上都这么聪明,怎么偏偏就栽在那对奸夫淫妇身上呢?”

    方怀悠脸上带着点俏皮和狡黠的笑意。

    然后,两人都没有说话。纪茹茜看着方怀悠,方怀悠也看着纪茹茜。接着,两人同时开口。

    “围魏求赵!”

    “围魏求赵!”

    声落,两人相视一笑,显然她们两人想到一块去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们还是一样的默契十足。

    ……

    车里。

    纪勤在开车,而沐风却是坐在副驾驶位上打电话。

    “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沐总,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不但安排了人密切关注如意酒店的动向,而且还找了人到它的开业典礼上砸场子,相信明天的新闻……”

    “闭嘴!就那个地痞流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我已经警告过他了,如果敢出卖沐氏酒店,沐总您不会放过他的。”

    “蠢货!”

    沐风气得直发抖,懒得多说半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

    “什么事生这么大的气?”

    纪勤见沐风脸色铁青,关心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安慕轩那个蠢货。”

    “我表弟怎么啦?”

    纪勤随口问道。

    说来这个安慕轩还是安雅的侄子,因为喜欢酒店这个行业。去年和安雅说了好几次,希望能到沐氏酒店上班,学习一下沐氏经营酒店的经验。安雅不好推辞,于是就让纪勤和沐风说说这事。沐风看在纪勤的份上,就答应了。于是今年开年之后,安慕轩就成为了沐风的助理。

    此时沐风正在气头上,原本还没有想到安慕轩和纪勤的关系。此时经纪勤一提醒,火气更大了,朝着纪勤大声的吼道:“你们家的穷酸亲戚,差点害死我!”

    纪勤莫名其妙就被沐风凶,心里也十分不爽,一个急踩车,就将车子停在路边,道:“沐风,到底怎么回事?把话说清楚!”

    “安慕轩那个蠢货,我交待他多注意一下如意酒店的情况。他竟然就自作主张的让人去找纪茹茜的麻烦。结果却是反惹得自己一身骚,沐氏酒店的形象差点就被他给毁了!”

    沐风越想越气,依旧朝着纪勤大声的吼道。

    “够了!”纪勤本就因为纪茹茜的事情心里堵着一口气,现在被沐风一吼,更觉得委屈了,瞬间就爆发了。“沐风,你搞清楚!安慕轩是安慕轩,我是我。他做错了事你凭什么朝着我发火?再说了,你难道就不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吗?明知道安慕轩不能信,你为什么不小心,谨慎一些?现在出了事,你不想办法解决问题,居然还朝我发火,你就这点出息?”

    纪勤正在气头上,开始口不择言。

    “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吗?”

    纪勤此时早就失了冷静和理智,根本就没有深想沐风话里的意思。如果纪勤现在的回答是安慕轩的错,那么什么事都没有。可偏偏纪勤却只说是沐风的错。这样的话听在沐风耳里,那是纪勤在偏袒安慕轩。

    人在愤怒和冲动之下,通常就容易多心,比如此时的沐风。此刻,他已经认定了纪勤在偏袒安慕轩,于是瞬间就想起他的助理宋瑞曾经提醒过他,安慕轩手脚不太干净,呆在沐氏酒店怕是别有用心。因为宋瑞也没有拿出具体的证据,所以他以为那是宋瑞在排挤安慕轩这个助理。现在想来,安慕轩会不会是纪勤安在他身边的人呢?纪勤从来都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将安慕轩放在他身边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沐氏集团?难道一个纪氏集团还不能让她满足?

    思及此,他不禁一阵后怕。

    “纪勤,你实在是太可怕了!”

    纪勤只觉得无比委曲,沐风这话太莫名其妙了,让她想抓狂,忍不住就爆了粗口。

    “姓沐的,你有病啊!你他妈的到底算不算个男人?”

    沐风看向纪勤的目光猝冷,宛如九尺之冰,足以冰冻千里。

    “纪勤,我不算个男人?难道在你心里就只有楚北辰一个男人吗?”

    因为楚北辰,这两年他们吵了无数次。每一次都不欢而散,每一次都没有结果。吵了这么多次,纪勤真的是累了。

    “滚!”

    这一刻,她不想再解释。

    沐风却突然捏住了纪勤的下巴,冰冷的道:“说!楚北辰是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题外话------

    这几天的更新大概都在下午,么么哒!

    月底啦,有票的妹子快投啦!不然就作废啦!另外评价票,请记得给我投五分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20章我身边不会再有女人,除非是她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