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顾意说,舔干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半蹲下来,伸手去翻纪勤的口袋,一边翻,一边道:“纪勤,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你几时见我做过没把握的事情呢?我今天既然敢动你,又怎么会让你拿住我的把柄?反而是你,要小心了。”

    声落,纪茹茜就已经从纪勤口袋里翻出了她的手机。她看到纪勤的手机此时设置的是录音,她朝着纪勤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勾唇一笑,道:“原来这就是你要告我的证据啊!纪勤,你没想到我能忍你这么久的吧?你以为我会意气用事在一开始就直接和你翻脸吧?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用如意酒店的声誉来要挟我,对不对?可惜你错了,我再不是以前的纪茹茜。如果是以前的我,也许会意气用事正中你的下怀。可是当日在婚礼上的你,教会了我如何忍!”

    说完,她似乎依旧不放心,将纪勤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确定她身上什么也没有之后,才将手中的手机朝着墙壁砸过去。“砰”的一声,手机被摔得散了架,零部件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而她完成这些动作时,自始至终都戴着刚才那双白色的手套。如此的谨慎,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纪茹茜,你……”

    纪勤本来就是有气无力的,此时更是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纪茹茜却不理她,站起来,出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她又拿着自己的手机进来了。她半蹲下来,揪着纪勤的衣领,让她看向手机中正在播放的一段视频。

    视频将刚才纪勤无理取闹,而纪茹茜委曲求全的一幕全部都拍了下来。整段视频下来,理亏的自然是纪勤。而且不但是理亏,如果这段视频曝光,纪勤甚至还会受到道德的谴责。

    “你,你想干什么?”

    这一刻,纪勤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你说呢?”纪茹茜冷冷的一笑,又道:“你说如果我将这段视频交给记者,会有什么后果呢?”

    纪勤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哼一声,道:“纪茹茜,你别得意的太早!我确实是有意来闹场的,我确实欺辱了你。可是你又好到哪里去?你忘记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吗?我是如意酒店的顾客,你既然敢这么对我?这事要是传出去,你的如意酒店怕是要关门大吉了!”

    “我对你做了什么吗?”纪茹茜反问道:“明明就是你仗势欺人,我一个酒店的总经理,却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替你擦皮鞋。我这么委曲,这么尽职,不该受到同情和嘉奖吗?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听不懂。或者,你能拿出证据来吗?不然,谁会信?当然,你也告诉记者我让你喝了马桶里的水。我倒要看看,消费者是信,还是信我?”

    “纪茹茜,你太卑鄙了!”

    这一刻,纪勤才明白纪茹茜的“险恶”用心,可惜却是为时已晚。

    “卑鄙?”纪茹茜笑着道:“承让,毕竟这些都是你教会我的!”

    “纪、茹、茜!”

    纪勤已是气极,双目赤红,那瞪着纪茹茜的目光,似乎恨不得食她的肉,喝她的血。

    这么久以来,纪茹茜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就算是反击,也从来都是偷偷摸摸,暗地里算计人。而这次,却是纪茹茜第一次直面纪勤,让纪勤看到她的狠,知道的手段。

    又一次被纪茹茜踩在脚下,这对于重生之后的纪勤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纪茹茜用力一甩手,纪勤便跌倒在地上。纪茹茜懒得再看她一眼,站起来,背对她,冷声道:“纪勤,我欠你,欠纪家的都已经还清了。一直以来是你一定要不死不休,那么现在我告诉你,我奉陪到底。不过我事先警告你,如果没本事,就别来惹我!陪你玩这些个小儿科的把戏,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

    纪茹茜回到办公室之后,就给顾意打了电话。

    “宝贝,怎么啦?”

    纪茹茜一般很少在上班的时间打电话给他,除非有事。

    “顾意,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纪茹茜的声音有些低沉,顾意自然感觉到她心情不太好,却没有多问。因为如果纪茹茜想说,就算他不问,她也会告诉他。如果她不想说,虽然他问了她一样会告诉他,可是他却不喜欢强迫她,哪怕一丝一毫都不喜欢。

    “没问题!老婆吩咐,义不容辞!”

    “找点事情给纪勤做做,免得她闲得无聊,老来找我的麻烦。我这阵子,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没空理她!”

    “老婆,搞死搞残都没关系吗?毕竟我想弄死她很久了!”

    这下顾意知道了,一准是纪勤又在作死了。茹茜难得开口请他帮忙对付纪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这个店了。不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下次可就没得玩了。

    “顾意,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凶残?”

    纪茹茜轻轻的笑着道。

    “不可以!对待敌人必须凶残,对待欺负过我老婆的人应该更凶残。”

    “好啦!说正经点的。如果你有空,就好好的陪她玩一玩。记住!可别玩得太疯狂,毕竟她阴了我这么多次,这个仇我得自己报。不是?”

    “遵命!老婆!”

    “我记得你好像是玩金融的吧?”

    “对的!”

    “那么这个引子就由我来抛吧!”

    “good!宝贝!”

    其实以他的实力和手段,不需要引子也能让纪氏集团烂头烂额。不过,有了茹茜的加入,却是如虎添翼。

    ……

    第二天,网络上便曝光了一段纪勤在如意酒店仗势欺人的视频,而某财经栏目也表示已经与如意酒店相关人员取得了联系,并且已经获得此类事件的大独家。

    虽然在视频中纪茹茜的脸被打了马赛克,可是纪勤一口一个纪总的叫,所以这起事件中所说的如意酒店某位高层受害者,显而易见是指纪茹茜。随着网络上的视频曝光,纪茹茜的读者和粉丝开始疯狂的通过网络攻击纪勤,社会民众更是对纪勤这种无耻的行为表示谴责。而纪茹茜作为受害者,不但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情,也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某财经栏目更是就此事件发表了一篇名为《低下头颅,傲骨铮铮》的报导,纪勤的行为为人所不耻,而纪茹茜却成为了酒店业的标杆。如意酒店也因此名声雀起,迅速的成为a市家喻户晓的酒店品牌。随之,如意酒店的客流量增加,业绩飞速上升。

    而纪氏集团却是在这则视频曝光之后,股价还是持续下跌。虽然纪勤也出面回应了这件事,表示她才是整起事件的受害者。如意酒店丧尽天良,纪茹茜心狠手辣逼迫她喝马桶里的水。但是因为她拿不出具体的证据,而且前有铁证如山,纪勤这样的话听着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相信纪勤。反而认为是纪勤在狡辩,知错不改,还想继续陷害别人,社会民众表示对纪勤的为人愈加的反感。

    沐氏酒店却是因为纪勤和沐风的关系受到了牵连,再加上前段时间沐风在如意酒店的那一场闹剧,沐氏酒店的形象一落千丈,业绩迅速下滑。

    这段视频于纪茹茜来说,公布于众,益处颇多。也许有人会认为那样的一幕,有损她的尊严。但是就如她对纪勤所说的,她却是真的不在乎,真的不觉得委曲――人无贵贱,工作也无贵贱之分。她用自己的双手劳动获得报酬,她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那一刻她也许低下了头颅,却依旧是一身傲骨。

    可是这样的一幕看在顾意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有些事情,纪茹茜不在意,不代表顾意就不在意。有些东西纪茹茜不在意,顾意却会替她去在意。

    当顾意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时,他只觉心口被扯得生痛生痛,仿佛有人拿着匕首在一刀一刀擢他的心口一般。

    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跪在地上,帮另一个女人擦皮鞋。她的膝盖会不会痛?她的手会不会弄伤呢?她当时是不是很伤心?他从来都舍不得,舍不得……纪勤,你竟然敢?你竟然敢?

    该死!

    ……

    在纪氏集团股价下跌,纪勤为视频事件忙得焦头烂额时,美国华尔街有着“金融鳄鱼”之称的mr顾,突然宣布准备收购纪氏集团。纪氏集团顿时陷入了恐慌中,内忧外患,仿佛纪氏集团的末日即将到来。

    “金融鳄鱼”mr顾,是近三年才在美国华尔街声名雀起的。由他发起的收购案,目前从来都有失败过。而且此人也非常神秘,从来都没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他的团队最善长,也是目前美国华尔街最时髦的并购是买下一家公司并非为了长期经营,而是将它肢解后立即转手倒卖,赚取中间的差额利润。mr顾也是因此而发家的,他在美国华尔街一手策划了好几家知名大公司的并购,并从中获得了暴利。

    这种并购一般都会彻底瓦解被收购企业的原有架构,破坏原有企业的长期经营战略。因此,工业企业对这种收购恨之入骨,mr顾便有了“金融鳄鱼”这个外号。

    纪勤一方面怀疑mr顾其实就是顾意,一方面又否定了这种想法。她记得前世的顾意被顾家打压的自顾不暇,如落水狗一般。这一世的顾意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样的实力?如果mr顾真的是顾意,他要替纪茹茜报仇,应该早就开始了,而不是等到现在?更让她觉得奇怪的是,mr顾怎么会突然看上纪氏集团。虽然纪氏集团在a市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可是放在世界上的排名来说却并不算什么。依mr顾以往的作风,他喜欢对世界上排名在前两百的大公司下手。现在怎么会无缘无故看上纪氐集团呢?

    纪勤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立马请防卫专家制定了让袭击者得手也会被拖垮的财务计划。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最后她守不住纪氏集团,即使最后纪氏集团被mr顾收购,那么他也休想从中赚到一毛钱。

    整个纪氏集团愁云惨淡,每个人都兢兢业业的,紧绑了每一根神经,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mr顾却反而毫无消息了,好像他只是一时兴起,随口一说,逗你玩玩而已。

    纪勤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是专家制定的财务计划奏效了!

    这一天,纪勤晚上六点下班回家。因为外面在下雨,所以天色很早便暗下来了。她坐电梯来到车库,正准备打开车门时,就被人从背后敲晕了。

    她在一个破旧的仓库中醒过来,伸手不见五指。她“蹭”得一下坐起来,慌手慌脚的开始摸她的包。她今天带的是一个斜挎的背包,此时包包还挎在她的肩膀。她从包里摸出手机,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借着手机的灯光,开始打量这间仓库。

    四周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当她看清楚这周仓库的环境时,心里猛得一跳。

    这里是当日沈芸抓她过来,对她百般凌辱的地方。时隔一年,她又回到了这个让她恶梦连连的地方。

    她双手抱胸,缩成一团,吓得直发抖。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那是一个女人的笑声。

    “谁?”

    纪勤猛得一惊,握着手机的手抖个不停,手机都险些掉在地上。

    “呵呵!”

    依旧有人在笑,那笑声有点飘渺,似乎从远处传过来。

    “你到底是谁?”

    “纪勤,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死得好惨,好冤枉啊!”

    那声音却突然开始哭泣。

    纪勤猛得后退,声音都在打哆嗦。

    “沈芸?”

    “呵呵!纪勤,拿命来!”

    声音蹙冷,那是地狱的厉鬼索命的声音。

    突然白影一闪,一双手就紧紧的勒住了纪勤的脖子。

    “救命啊!救命……”

    纪勤的手机掉在地上,屏幕闪着微弱的光。借着手机的光,她看到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悬空倒挂着。光线太暗,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她只看到掐着她脖子的是一双雪白的手,没有一丝血色。她还感觉到脖子上冰冷的触感,那人的双手没有任何的温度。

    她的呼吸越来越弱,她的意识在慢慢涣散。突然她只觉后脑勺一痛,然后她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照亮了这间破旧的仓库。

    “纪小姐,你醒了?”

    顾意翘着二郎腿逆着光背对门口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身后站着两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纪勤猛得从地上爬起来,背包依旧斜挎在她的肩上,她摸了摸身上,又摸了摸脖子,没有任何的不适。她的目光扫过地上,昨晚掉在地上的手机也不见了。她连忙开始翻包,结果手机依旧好好的躺在她的包里,而且还是昨天她离开办公室里放进包里的地方。

    “现在几点?”

    纪勤有些慌,眉头拧成一条线,似是有什么在困扰着她。

    “纪小姐不是戴了手表吗?不会自己看吗?”

    顾意看着她,沉声道。

    纪勤这才抬起手腕,手表上显示的时候是上午十点三十五分。

    “你昨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看到顾意,纪勤已经基本上猜到,昨天敲晕她的一定是顾意。

    “昨晚上?”顾意疑惑的看着纪勤,一脸迷茫的道:“纪小姐,你不会得了失心疯吧?现在明明是上午,昨天晚上鬼知道你在哪里?昨晚我和茹茜在一起,哪里有空来绑架你?”

    “你说你是今天上午敲晕我,才将我带到这里来的吗?”

    纪勤更迷茫了,声音里都有了轻微的颤意。

    “不然呢?”顾意反问道:“纪小姐,你可别吓我!”他指了指脑袋对着纪勤说道:“你不会这里出了问题吧?得了臆想症吧?还是说昨晚绑架你的是鬼魂?”

    “我……”纪勤低下头,昨晚的事情沥沥在目,那么清晰,那双雪白手,冰冷的触感,她绝对不会记错。可是现在,她身上什么伤口都没有,明明就是今天才被绑到这里来的。那昨晚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得了臆想症?这样的认知,让她浑身毛骨悚然。她不由自主的双手抱胸,收紧手臂,身体微微发抖。这一刻的迷茫和慌乱盖过了她对顾意的恐惧。她开始喃喃自语:“昨晚,昨晚,我明明看到沈芸了。不!是女鬼!她要杀我,她掐着我的脖子,是沈芸来向我索命了!”

    “纪小姐,这世上哪里来的鬼?看来,你果然是精神错乱了!”

    顾意在笑。

    “不!真的是女鬼!”

    纪勤的眼神都变了,满是惊慌,脸色惨白,嘴唇都在发抖。她爬向顾意,伸手就要去抱顾的意腿。

    顾意却是一脚将她踢出好远,然后冷声道:“纪勤,你这个疯子,滚远点!”

    纪勤躺在地上,脑海中影像错踪复杂,一会是昨晚那个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一会是脸色狰狞的沈芸,一会又是顾意的笑脸。耳边也似乎有无数道声音在争论不休,吵得她的头像要爆炸一样。

    “纪勤,我死得好惨啊!你害得我好苦!”

    “纪勤,拿命来!”

    “纪勤,你得了失心疯,你疯了!”

    ……

    “啊!”

    纪勤抱头在地上打滚,被顾意和她自己的心理暗示折磨的崩溃了。

    而顾意也不说话,嘴角勾着笑,冷眼旁观看着纪勤受尽折磨。

    许久之后,他似乎看腻了纪勤的丑态。他站起来,走到纪勤身边,然后蹲下来,道:“纪小姐!”

    纪勤猛得坐起,戒备的看着顾意,道:“你是谁?”

    顾意道:“你不认识我?”

    “你是沈芸,你想害我!”纪勤连连后退,缩成一团,不敢看顾意。突然她又猝然抬起头,指着顾意道:“不!你是顾意!你想杀我!一刀又一刀,割我的肉,好多血!啊!好疼啊!救命啊!”

    纪勤抱着头,开始满屋子跑。显然,她已经处于精神错乱的状态,开始说胡话。

    只顾意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端倪,一刀又一刀,割她的肉,好多血?

    呵呵,这不是……看来她果然没有猜错,纪勤这个女人真的是……

    “纪小姐,我不杀你!我是来救你的!”

    顾意身影快如闪电,追上纪勤,拉着她的手,道。

    纪勤看到顾意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就开始用力的挣扎,吓得直发抖。

    “走开!走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顾意用力的拉住纪勤,一双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他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那般温柔可亲。他的声音很柔和,安抚着纪勤慌乱的心。

    “别怕!我来是救你的,我会帮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真的吗?”

    纪勤无害的看着顾意,眼里满满都是期盼。

    “真的!来!你跟我来!”

    顾意牵着纪勤往那把椅子的地方走去,然后他在椅子上坐下来,纪勤却是顺势跪坐在地上。他看着纪勤笑,纪勤却是低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突然,顾意仰下身,微微抬起了脚。他的鞋上不知怎么回事,满是泥泞。他伸手揪住纪勤的头发,逼着她抬起头,然后冷声道:“舔干净!”

    纪勤原本懵懂的脸上惊现一抹骇色,迷茫的眸子里有一瞬间的清明。

    顾意冷冷的一笑,道:“纪勤,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纪勤确实是在那一瞬崩溃了,出现了精神错乱的情况。只是她毕竟是重生而来,本就有着极强的心智,所以她很快便恢复过来了。当她清醒以后,自然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此时的顾意,就像前世她临死前面对的那个顾意一样,就像一个魔鬼。

    她害怕,她恐惧!

    所以她选择了继续装疯,这是她此刻想到唯一能自保的方法。

    纪勤没有说话,看着顾意的神色依旧懵懂。

    “舔干净!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顾意的脚已经碰到了纪勤的嘴唇,冷声道

    ------题外话------

    又到月底啦!有票的赶紧投啦,不然就作废了!

    今儿个这样的好戏,所以投给我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24章顾意说,舔干净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