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章 总裁夫人凶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于有人指责茹茜潜规则上位,我在这里作最后的说明。我不知道大家是如何定义‘潜规则’这三个字的,我爱纪茹茜,而她也爱我。我们因为相爱走到一起,不说这一路走来她的成功靠的全是她才华和努力,就算她真的是我捧上去的,我帮自己的女朋友,难道不应该吗?所以别在用这种可笑的借口去指责她,如果你们一定需要一个人来抹黑。你们可以认为是她潜规则了我,因为本来就是我高攀了她,毕竟从一开始就是我追求的她。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顾氏集团的总裁,但是这样的身份却让我在追求她的道路上更加艰难,因为这些她根本就不屑。我想问的是,你们谁能?”

    “我的话就这么多,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顾意没有给记者任何提问的机会,声落,他便转身离开了记者招待会的现场。

    现场很安静,没有任何一名记者试图阻止顾意离开,也没有一名记者向顾意提问。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那个连背影都如斯强大的男人,步伐沉稳的离开。

    直到顾意的背影消失,现场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有许多女记者甚至都感动的哭了,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男人爱你如命,那该是怎样的幸福?

    这一刻,他们同样也想起了纪茹茜那条长微搏上面说过的话。他们为了彼此,一个是不问前程,风雨与共,不改初心;而另一个却是不惧与世界为敌,担下所有的风雨,唯愿对方喜乐安康。这样的一对恋人,如何不让人羡慕?如何不让人感动?如何不让人惊叹?

    这一瞬,所有人都禁不住惊叹:原来这世间真的有如此美好的爱情!

    ……

    这场记者招待会之后,顾意的桀骜不羁,强势,不可一世,并没有让观众反感,反而让人所津津乐道。网络上更是将顾意封为狂拽霸总裁的教主,同时也掀起了“顾式体”的说话风格。并被网友改成众多版本,从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俨然,顾意成为了好男人的代名词。“国民好男友”,“完美情人”,“最深情的男人”成为网络上点击率最高的几个关键词,而这些关键词无疑都是指顾意。纪茹茜和顾意这对恋人,成为了人人羡慕的一对。

    这一场风波并没有阻挠顾意和纪茹茜前进的脚步,而是让他们更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与其说这是一场风波,不如说这是一场深情的告白。于纪茹茜是,于顾意也是。更是一种宣告,向全世界宣告他们深爱彼此的心意。

    ……

    顾意从记者招待会出来刚坐进车里,就接到了乔晚的电话。

    “小心肝,你简直不能再棒了!刚才你的表现太完美,太帅气了,给你点无数个赞!”

    “多谢夸奖!”

    “果然不愧是我教出来的,有我当年的风范啊!哈哈哈!”

    顾意没说话,静静着听着乔晚肆意的笑声。他好奇的是,乔姐这到底是夸他,还是想夸她自己呢?

    而乔晚似乎也不需要顾意说话,有乔晚在地方,通常都不缺热闹,她又说道:“小心肝,darling最近好吗?有没有怀上我的孙子?”

    一般来说,孙子这个话题,是乔晚每回必问的。忘记什么,都不会忘记这一遭。

    “没有!”

    “为什么还没有?你们不是已经哪啥了吗?小心肝,你老实告诉我,你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

    顾意心想乔姐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他有问题呢?从他成年开始,乔姐就一直在怀疑他作为男人的能力。

    唉!他果然是捡来的。

    “没有!”

    “小心肝,我跟你讲。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现在都已经这么老了,难道还不打算要孩子吗?”

    顾意……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是这么用的吗?而且他二十九岁是有多老?

    “乔姐,你和沐叔怎么样?”

    不管是顾意,还是纪茹茜遇上乔晚追问孙子的问题,一般都会直接转移话题,这话题的中心必定是沐容。而乔晚前一刻还生机勃勃的,只要一听到沐容两个字就立即焉了。

    “不怎么样!”

    “乔姐,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些年沐叔为了你一直单身,其实沐叔他……”

    乔晚却突然打断了顾意,轻声说道:“小心肝,我打算跑路啦!你帮我……”电话突然就没了声音,接着又传来了乔晚不悦的声音:“喂,沐老头,你干什么?手机还给我!”

    “顾意,敢帮着她离开我,你就作好独守空房的准备。”

    电话里传来了沐容冷凝的声音。

    顾意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直接挂了电话。

    顾意握着手机,摇头失笑。沐叔生气了!乔姐,你就自求多福吧!阿门!

    ……

    盛世华庭。

    顾意从记者招待会现场离开之后,就直接回了家。

    因为他没有开车,是厉诚开车送他回来的。车子刚停下,顾意才从车子里迈出一只脚,就见站在门口的纪茹茜朝着他跑过来。她跑的有点急,眼睛也是红红的。

    “茹茜!”

    顾意站在车子旁边,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纪茹茜就猛得扑进了他怀里,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

    顾意回抱住纪茹茜,低下头看她。他的姑娘眼睛红得像小兔子一样,明明就是刚刚哭过。

    纪茹茜却什么都没说,猝然抬起头,踮起脚,就吻上了顾意的唇。

    顾意微一愣,一时之间被纪茹茜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住了。

    纪茹茜却已经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舌尖撬开顾意的牙关,探了进去,如风卷云涌般席卷着顾意口腔的每个角落。那般的急切,那般缱绻。顾意那里经得住这样的挑撩,早已经是情动,立马就要化被动为主动,开始猛烈的攻势。

    “哇!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可惜煞风景的厉诚却突然从车子里跑了出来,眼睛瞪得大大,嘴巴张成“o”字型,看着顾意和纪茹茜。嘴里说着什么都没看见,那眼晴却瞪得比谁都大。

    纪茹茜这才注意到,这部车子不是顾意的,车里还有人。

    天啦!大庭广众,青天白日之下,她竟然就强吻了顾意?刚才还亲嘴亲的那么火热?

    真是太丢人了!

    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羞红了脸,躲在顾意怀里连头都不敢抬了。

    “闭嘴!滚!”

    顾意目不斜视,恨得咬牙切齿,直想将厉诚这个不识相,打扰他好事的家伙给毒哑。

    “好!我马上就走!”

    厉诚讪讪的笑,嘴上说着要走,脚步却不动。

    “厉、诚!”

    顾意声音蹙冷,催促道。

    “好了!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厉诚便坐回了车里,正伸手去关车门时,手突然一顿,伸出头来,朝着纪茹茜竖起了大姆指,道:“总裁夫人凶猛!”

    “滚蛋!”

    顾意决定了,既然厉诚这么作死,明天就让去当容锐的助理。让那个变态好好的折磨折磨厉诚,敢打扰他的好事,就是欠操!

    随着顾意的声音落下,厉诚已经一个转弯,开着车子“唰”的不见了。

    而纪茹茜整张脸都烧起来了,知道厉诚已经走了,她还依旧躲在顾意怀里不敢出来。

    “没关系!我喜欢!”

    顾意仿佛知道她在怕什么,将她打横抱起往屋里走,边走边笑着道。

    纪茹茜不作声,挥起粉拳轻捶顾意

    “宝贝,告诉我,谁欺负你了?为什么哭鼻子?”

    顾意也不躲,任她胡闹,又问道。

    “你!”

    纪茹茜佯怒的瞪着顾意,道。

    “宝贝儿,你冤枉我吧?我怎么会欺负你呢?”

    “因为你老是让我喜极而泣!”

    ……

    那一天的纪茹茜是前所未有的热情,也特别的粘人。从白天到晚上,他们从沙发,客厅,卧室,大床,浴室……缠绵不休,房间里到处都是他们欢爱的气息。那一天的纪茹茜,也特别好说话。不管顾意提什么要求,她都答应。顾意要求换怎样的姿势,她都配合。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顾意耳边低吟:“顾意,我爱你!”

    那些平时从不轻易出口的情话,此时却是不耐其烦的说给对方听,久久不息。

    他们谁都没有提起那场记者招待会,也没有提起纪茹茜发的那条长微搏。不管是纪茹茜当初发的那条长微搏,还是今天顾意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他们事先都没有同对方商量,他们都默契的事先瞒着对方。因为他们知道对方不会同意自己如此牺牲,但是他们都甘之若饴,他们想要保护对方的心意都是一样的。

    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是他们拥有彼此。

    ……

    顾家。

    顾云帆正与白政勋在客厅里下棋。

    g国有四大财团,只是白家却是新崛起的一个家族,游离在四大财团之外,财力却与四大财团不相上下,是四大财团都极力想要拉拢的对象。

    “顾老,听说令孙最近在a市十分的轰动啊!”

    白政勋落下一子之后,抬眸看向顾云帆道。

    顾云帆正抬起的手一顿,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已是千思百转。白政勋指的自然是顾意在a市那场轰动全城的告白,心里直骂顾意,脸上却是带着笑意,道:“年轻人嘛!难免冲动,又爱玩。一时兴起,总是三分钟热度,当不得真!”

    “是么?”白政勋反问道,“我可听说令孙对那个三流的戏子可是相当的痴迷呢。可别真的验证了一句古话――温柔乡,英雄冢。”

    顾云帆神色瞬变,端在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搁在桌子上。

    “怎么会?那个臭小子要敢这么胡闹,老头子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现在的年轻人啊,可个个都是有主见的,怕是到时您都管不住他。”

    白政勋依旧是笑着道。

    顾云帆冷冷的道:“这孙悟空无论如何都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这顾家还轮不得他来做主。要进我顾家的门,这孙媳妇就必须得我点头才成。否则,任他怎么折腾,都只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野女人而已。”

    “哈哈哈!”白政勋突然就大笑起来,道:“果然这姜还是老的辣,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了!我可是向着您的呢。”

    白政勋这话里的言外之意,顾云帆自然是明白的。

    “雨墨那丫头最近怎么样?怎么这么久也不见她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顾云帆的脸上瞬间便染上了笑意,没有再接白政勋的话,而是接移了话题,道。

    “最近说是又迷上了油画,正全世界的忙着办画展。我都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人了,也不知道现在野到哪里去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白政勋虽然话里满是怨念,脸上却带着笑意,显然对于这个女儿极为骄傲。

    “那丫头就是这么多才多艺!改天她回国了,一定让她来看看我,老头子可是怪想她的。”

    “她其实也很想来看你的,就是怕你嫌她聒噪,所以都克制着没敢来。”

    “看你说的什么话?我最喜欢雨墨那丫头了,以后我家顾小子要能娶个这样的媳妇,我也就……”

    “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闻言,白政勋脸上的笑意更深的。有些事情,不必明说,彼此心照不宣就好。

    ……

    这几天纪茹茜一直在试图联系白流苏,自从那一天她在闻人家看到闻人羽之后,她就打过好几通电话给白流苏,可是白流苏的手机不是接不通,就是打通了没有人接。而且她公司也没去,她住的地方也没有人,白流苏就像突然间消失了一般。最后她找到了白流苏的经纪人,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白流苏出国旅游去了。

    可是就算出国旅游也不该不接电话啊,她心里疑虑重重,却根本无处打听。只得先将这事暂且搁下,待白流苏从国外回来,再好好的“审问”她。

    ……

    纪茹茜正在酒店巡查客房,突然就接到了秦之彦的电话。

    “学长!”

    她走到不会打扰到别人工作的地方,才按下接听键。

    “小乖,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有点事想和你当面谈。”

    “好!什么时候呢?”

    “现在快到午饭时间了,就约今天中午吧!我在你们酒店不远的雨花厅等你!”

    “好!”

    纪茹茜挂断电话之后,收拾了一下,就拿着包包出门了。

    因为雨花厅离如意酒店很近,所以她没有开车,打算步行过去,反正现在也还有时间。

    她边走边给顾意发去了一条短信:“今天中午和秦学长吃饭,特意向你报备,欢迎查岗哦!”

    马上顾意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纪茹茜接起电话,笑着道:“顾意,你这速度也贰快了点吧?我这还没到呢,你就来查岗了!”

    顾意也笑着道:“唉!你不知道多少头狼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家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看紧点,怎么成?”

    “好啦!说正经的,说吧!什么事?”

    刚才的话自然只是玩笑,她和顾意之间还不至于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我就是想你了,然后打电话来提醒你也要想我。”

    “顾意,你少给我贫!”

    纪茹茜笑骂道。

    “茹茜,你就不能别这么破坏情调?好吧!我就打电话问你是不是走路去的?”

    “对啊!你怎么知道?”

    “宝贝,你这走路就喜欢发短信的坏毛病什么时候能改?这样不安全,而且你本来方向感就差。别发短信了,看着点路!”

    “就为这事?”

    纪茹茜有些理亏,貌似她确实有这样的坏习惯。原本如果不是顾意说,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这阵子,纪茹茜常常在想,她到底是上辈子积了多少福祉,今生才能遇到一个顾意,在她身边为她面面俱到。

    “这可是大事,你要是走丢了,我找谁哭去?”

    顾意郑重的道。

    “好!我知道了!”

    “乖啊!那我就先挂了,路上小心!”

    “好!”

    纪茹茜挂断电话之后,就将手机收了起来,心里沉甸甸的,莫名的就想哭。

    唉!最近似乎特别容易感动啊!

    这顾意也真是的,这么好干什么?这么体贴周到干什么?

    雨花厅。

    这一次秦之彦比纪茹茜早到。

    “学长!”

    “小乖,坐!”

    纪茹茜在秦之彦的对面坐下来。

    “我点了几道你喜欢的菜,你看看还需要其他的什么吗?”

    “不用了!”纪茹茜看着服务员端上来的菜,摇了摇头,道:“这里的酸菜鱼不错,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这道菜,要不要尝尝?”

    “没想到你还记得。”

    秦之彦温和的一笑,道。

    “当然记得,那会可是你每顿必点的菜。”

    纪茹茜边吃边道,谈起那些过去,丝毫没有不自然。

    “嗯。”

    原本在英国的那段日子,是秦之彦最喜欢聊的话题。因为在那个时候,只有他和她,而她的心里还有他。只是现在看着纪茹茜那么自然,他突然间就不想再聊下去。只有真正的释怀,真正的放下,才会这样的无所顾忌。

    于他的美好,纪茹茜已经释怀,甚至淡忘。他想自欺欺人的维持着那份美好,不想去破坏

    “对了,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纪茹茜夹了些菜放进碗里,抬头看向秦之彦,问道。

    “酒店,我是说如意酒店现在的经营状态怎么样?”

    秦之彦一边夹了些土豆给纪茹茜,一边问道。

    “如意”这两个字要念出来,对于他来说有多么的艰难,只有他自己知道。

    “谢谢!学长我自己来就好!”

    纪茹茜不太习惯和秦之彦如此亲密,婉言拒绝。

    秦之彦长睫垂落,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给纪茹茜夹菜,道:“近期会有一场重要的会议在市里召开,大约有三四十个人左右,三天两夜的行程,就订你们酒店吧!”

    纪茹茜微讶,她没有想到向来极有原则的秦之彦,居然会给她走后门。

    “学长,其实如意酒店并不是你最好的选择吧?”

    秦之彦抬眸看向纪茹茜,微微一笑,他喜欢的就是她的这份通透。

    “没有关系!我信你!”

    “学长,你这么给我开后门,真的没有关系的吧?比如说落马之类的事情不会发生的吧?”

    纪茹茜也在笑,淡而浅,俏皮的道。

    秦之彦脸上的笑容直达眼底,温柔的宛如一地明月光,反问道。

    “在你心里,难道我就这么的不堪一击吗?”

    “不敢,不敢!”纪茹茜双手一揖,作古代女侠的豪气状,笑道:“我这不是怕给你添麻烦嘛!”

    “小乖,你不必和我这么客气,我就是单纯的想帮帮你。”

    秦之彦语气淡淡的,压下情愫的眼里神色亦是淡淡,宛如他真的只是将纪茹茜当作朋友,仅是朋友。

    “好!那我就不说谢了!”

    “以后政府方面的酒店业务都直接拨给如意酒店,我已经交待过助理了,以后你可以直接和他联络。”

    “学长,这会不会太为难你了?其实真的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

    这份人情太大,纪茹茜却不想欠秦之彦太多。这世间最难偿还的莫过于人情,她打心眼里不想同秦之彦有太多的牵扯。

    “小乖,如果是顾意,你也会拒绝吗?”

    秦之彦看向纪茹茜,他的神色依旧温柔,可是那深藏在眼底的冷凝却是那样的明显。

    纪茹茜神色一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秦之彦。

    秦之彦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抱歉的一笑,道:“对不起!吃饭吧!”

    ……

    晚上顾意回家之后,纪茹茜就和他说起了秦之彦将政府方面的业务拨给如意酒店的事情。

    顾意听纪茹茜说完之后,双眸微眯,嘴角勾着笑,把玩着她的头发,没有说话。

    “顾意,这个没关系吧?”

    纪茹茜生怕顾意还在介怀秦之彦,醋意又犯了,担心的问道。

    ------题外话------

    又是新的一个月,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昨天收到了六十多张票票,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票票,很高兴,很开心,很激动,谢谢大家,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26章总裁夫人凶猛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