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 咫尺天涯(乔晚番外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乔晚洗完澡出来之后,饭也做好了。因为只有乔晚一个人吃,所以顾意只做了简单的一菜一汤,不过却都是乔晚喜欢吃的菜。

    乔晚在餐桌前坐下,然后安静的吃饭。也许是因为太饿,她吃的有点急。一顿饭下来,她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吃完饭之后,她说,她累了,想休息。起身梳洗之后,就回房睡觉去了。

    顾意和纪茹茜都习惯了乔晚的热闹,她突然间变得安静,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尤其是此时,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只让人感觉到孤寂和浓浓的悲伤,仿佛她被全世界所遗弃了一般。

    “顾意,乔姐她……”

    纪茹茜看向顾意,整个人变得很低落,明显是在担心乔晚。

    刚才沐叔给顾意打电话,她也是听到的。这一次他们不似以往的吵闹,乔姐是真的伤了心。虽然她对沐容的了解仅限于全身上下写满冷酷的男人,可是他看乔姐的眼神却是温柔似水的,这是属于乔姐所独有的温柔。乔姐虽然每次总喜欢与沐叔对着干,可是同为女人,她知道乔姐心里其实是有沐叔的。

    乔姐与沐叔都已年过半百,他们就这样恩恩怨怨了几十年。他们之间必定有误会,可是沐叔不解释,乔姐也不解释,就这样任误会横在彼此之间。那怕是她这个局外人,也不禁替他们婉惜。为什么明明是相爱的两人,却要这样互相折磨呢?也许是因为她与顾意之间的感情太顺畅,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也从来不会有误会。所以她不懂,明明是相爱的两人,到底有什么理由这样相互伤害?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看着乔姐与沐叔这个模样,她却是莫名难过。也许是因为她与顾意之间的感情太美好,所以她也总是希望身边的人都拥有一份美好的感情吧!

    顾意将纪茹茜拥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让乔姐一个人先静静,放心!不会有事的。”

    “嗯。”

    接着,顾意和纪茹茜收拾了一下客厅,便也回卧室睡觉去了。

    两人在床上玩闹了好一阵,便开始继续刚才被乔姐打断的事情。这回顾意将他和纪茹茜的手机都关了,免得再被打扰。可当他又一次脱了裤子时,敲门声又响了。

    他不理,表示这回无论如何都必须提枪上阵。

    “茹茜!”

    乔晚的声音伴着敲门声传了进来。

    顾意磨牙,在这种关键时刻被打扰,就算乔姐是最尊敬的长辈,他也还是想“以下犯上”。

    “她睡了!”

    纪茹茜正要回答,顾意却抢先说道。

    “我要和茹茜睡!”

    乔晚却是不管不顾,敲门声变成了踹门声。

    顾意气结,差点咬碎了一口牙齿。

    我老婆凭什么让给你睡?而且你和她睡,那我和谁睡?

    不干!坚决不干!

    “顾意,你给我开门!”

    乔晚大声的叫道。

    顾意继续不理,你尽管嚎,嚎累了就回自己的房间洗洗睡吧!

    半晌门外都没有声音,顾意正窃喜时,只听“哇”的一声,乔晚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顾意,你这个有了媳妇就忘了娘的混小子,想当年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我又当爹又当妈的,我容易吗?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我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要遭这些罪啊!老天爷,你与其这么折磨我,不如直接收了我去啊……”

    乔姐一阵呼天抢地的哀嚎。

    “顾意,算了!乔姐心情不好,我去陪陪她。”

    纪茹茜推了推顾意,道。

    “简直是烦死了!”

    顾意气得抓狂,脸色铁青的从纪茹茜身上下来,心不甘,情不愿的道。

    纪茹茜起床穿好衣服,然后俯身吻了吻顾意的额头,以示安慰。

    “明晚一定好好补偿你!”

    顾意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气得已经不想说话了。

    纪茹茜打开门,刚才还哭得好不伤心的乔晚立马喜笑颜开,拉着纪茹茜对顾意道:“小心肝,茹茜借我一晚,不谢!”

    乔晚拉着纪茹茜回到屋里,便直接爬上了床。她睡里边,纪茹茜睡外边。

    “那个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们的,我就是有点认床,睡不着,所以才让你过来陪陪我的。”

    乔晚解释道。

    “没关系!你忘了我们是家人吗?家人还客气什么?”

    纪茹茜侧身对着乔晚,笑着道。

    “谢谢!”

    “你今天肯定累坏了,什么都不要想,放松,然后闭上眼睛,也许你会很快睡着的。”

    “好!”

    纪茹茜关了灯,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可是半个小时之后,乔晚却还在动来去,根本就没有一点睡意。而纪茹茜因为顾意不在身边,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所以她索性就开了灯,道:“乔姐,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吧?”

    “好!”

    其实乔晚也正有此意,只是以为纪茹茜想休息,怕打扰她而已。

    “乔姐,你睡不着不是认床,是因为沐叔不在身边,想他了吧?”

    纪茹茜笑着开始打趣乔晚。

    “胡说!”乔晚瞪了纪茹茜一眼,“我看你睡不着才是因为小心肝不在身边呢?”

    纪茹茜点头,大胆的承认。

    “是啊!我就是想他了。我可不像你,不敢承认呢。”

    乔晚一怔,神色微变,半晌都没有再说话,整个人仿佛浸在了悲伤中。

    “乔姐,能和我说说你和沐叔的故事吗?”

    许久之后,纪茹茜率先打破了沉默。

    乔晚微一顿,然后点头,却半晌都没有开口。她的眼神飘得很久,似乎在回忆,似乎又不知道从何讲起。

    那一年,她十六岁,沐容十八岁。

    她是c市高高在上,人人羡慕的市长千金,而沐容还是街头的一个小混混,人们眼中的问题少年。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为沐容无意中救了被一群流氓围堵的她,而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晚上,在她害怕,恐惧的时刻,那个仿佛从天而降的男孩。他穿着白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虽然也和那些流氓一样,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戴着闪亮的耳钉。可是她却知道,他和那些人是不同的。

    真的是很神奇,看着他的眼睛,她突然就不再害怕了。

    那一晚,沐容以一敌七,虽然满身是伤,很狼狈,但是最后倒下的却不是他。即使那会沐容只有十八岁,却有着易于常人的坚忍。他明明背上挨了一刀,却一声不吭的将乔晚送回了家。

    只是当时乔晚却是不知道沐风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后来乔晚想,如果她没有在第二天早上看到那些血迹,不知道那个少年的坚忍,也许他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以后。

    乔晚在前面走,他在后路默默的跟着,一路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乔晚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他才说了第一句话:“以后不要太晚回家!”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她道。

    沐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微暗的灯光下,乔晚转过身背靠铁门看着沐容,而沐容背靠着树干站在阴影里低着头。乔晚没有走,沐容也没有离开,只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良久之后,依旧是乔晚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叫乔晚,你叫什么名字?”

    沐容抬眸看了乔晚一眼,冷声道:“你没必要知道。”

    “不是!我只是想以后感谢你!”

    “不必!”

    声音依旧清冷,透着寒气。

    “小姐,先生和夫人到处在找你,你到家了怎么还不进去?”

    一个穿着佣人服的女人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来,一脸的焦急。

    “哦!好!”

    乔晚目光依旧不留沐容,答道。

    “小姐,走吧!快点!先生和夫人该急了!”

    声落,那个女人就拉着乔晚往里走。而乔晚却是频频回头看沐容,沐容背靠着大树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乔晚一眼。

    寡言,冷酷,这是乔晚对沐容的第一印象。

    她是在第二天看到地上的血迹,才知道昨晚沐容原来受了很重的伤。夜晚虽然有路灯,但是因为沐容是走在她的身后,而且他又故意靠着阴影的地方走,再加上她当时被吓得不轻,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沐容的异常。

    因为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第二天她就开始坐家里的私家车上学。她坐在车上,无意中打开车窗,便看到地上的血迹。想到沐容昨晚有些奇怪的站姿,她心里便有了答案。她立马让司机停车,走近去看,才发现是两条弯弯曲曲的血线。虽然经过了一夜,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大概的方向还是能看清。她沿着那两条血线往前走,果然就回到他她昨晚被那群小混混围堵的路口。

    那一刻,她猝然泪下,因为那个少年的坚忍

    她不知道一个人背上被人捅了一刀,鲜血直流,到底要多强大的心力才能装作若无其事,陪着她走完那一段路?但是她知道,那一瞬,她心疼了!

    她心疼那个少年的坚忍!

    有人说,爱情的最初是心疼和怜惜。可惜那时的她,并不懂。

    于是她拜托父母找到那个少年,她说,她想好好感谢人家。

    当她终于找到沐容,看到他的那一刻,她是如此的庆幸,她来了找他,她没有放弃找他,她终于找到了他。

    破旧的房间,即使是白天也没有什么光线照进来,透着一股难闻的霉味。房间里除了一张床,没有其他的家具。而沐容就躺在那张床上,那时已是初夏,可他却只盖了一床厚厚的棉被。他在发着高烧,依旧还穿着那天晚上的那件白衬衫,肩膀和衣袖上都有已经干涸的血渍,显然他只是粗略的处理了一下伤口。他的呼吸微弱,几乎不可闻。

    她站在那里,颤抖的将手伸到他的鼻间。十六年锦衣玉食,父母的最心爱的掌上明珠,第一次明白了害怕这两个字的含义。

    她立刻将沐容送去了医院,医生说如果他们再晚来一个小时,就没救的。他的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被感染了。如果再不及时治疗,那么一定会引发更多的并发症。

    沐容在医院里整整躺了一个月,那一个月,她每天放学都会去看看他。她的话唠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因为沐容几乎不说话,所以她只得找各种各样的话题和他聊。有时她说了一大堆,他就只有一个“嗯”字。他也不爱笑,整天板着一张脸。那一阵子,她还特意收集了好多笑话讲给他听,就为逗他多笑笑。

    沐容出院之后,便将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银链子送给了她。那是她认识沐容以来,他第一次说那么多话。

    “乔小姐,谢谢你!你帮我垫付的医药费,我一定会还。你和我非亲非故,这条银链子请先收下,就当是一个凭证。虽然它不值什么钱,但是它却是我身上唯一仅有最贵重的东西。它是我奶奶唯一留给我的东西,等我还清了欠你的钱,你再将这条链子还给我。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沐容至死不忘,以后我会还。”

    那个少年,他重诺,而且有骨气。

    后来,她去他住的地方找他,那间破旧的房子却已经被拆迁了。她不敢再请父母帮忙找他,只得暗地里托人打听,可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他就仿佛突然在这个城市里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有关他的一丝痕迹。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少年已经在她心里扎了根,甚至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长成了参天大树。

    那一年,她爱上了那个寡言,冷酷,坚忍,重诺,有骨气的少年。也是在那一年,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少年。思念在疯长,她是如此的想念着他。她在等待,等待他的归来。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但是她却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一年后,沐容果然出现了。他长高了许久,晒黑了,也瘦了。他给了她一本存折,还清了欠她的钱,取回了他的银链子。他不在的日子,那条银链子被戴在她的脖子上。每当她想他的时候,她就会偷偷拿出来看一看。告诉自己,没有关系,一切还来得及。他一定会回来取这条链子的,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可现在,他取回了他的链子。那条银链子是他们之间唯一的牵绊,现在也断了。她在害怕,害怕他又会像一年前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以她表白了!

    而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他说,我们不适合!

    她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好不容易他在她的眼前,所以又怎么会允许他的拒绝呢?她那么爱他,他就那样悄无声息的在她的心里长成了参天大树,他又怎么能拒绝她呢?

    那一年,她开始对沐容死缠烂打。现在回想起来,她都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大胆,那么疯狂,那么固执?也许真的只有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才会那样用尽心力去爱一个人吧?

    最后折服的是沐容,他说,你这么任性,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明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明知道他们不合适,明知道他们在一起需要面对的是千难万阻,可她还是任性的义无反顾。这样明艳如火的她,让他如何拒绝,让他如何忍心一再的拒绝?

    她说,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就因为知道你喜欢我,我才能这么大胆,这么疯狂,这么固执,这么的义无反顾。

    然后他们恋爱了。那一年她十八岁,而沐容二十岁。

    可惜甜蜜的日子并不长久,父母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市长的女儿怎么可以和一个小混混在一起?父母坚决反对,可是她早已经中了一种叫沐容的毒,无论父母如何反对,她都不肯离开他。

    她被父母关了起来,无论她怎么哀求,父母都不让他再见沐容。她开始绝食,甚至闹过自杀。在她第三次割腕被救回来之后,父亲说,你再这么胡闹下去,我就找人弄死那个混蛋!

    她笑着说,爸,你要是弄死了他,我也就活不成了!

    一个父亲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他捧在手心长大的宝贝,却因为另外一个男人而轻贱自己的生命。

    “乔晚,如果你一定要跟着那个小混混,那么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乔家的女儿。”

    那是从小到大,父亲第一次那么大声和她说话,第一次打她。

    她的回答依旧坚定,“爸,我要和沐容在一起!”

    母亲心软,见不得她伤害自己。那一晚,母亲偷偷将房间的钥匙给了她,还塞给她一笔钱。那一晚,她将床单撕碎连起来,从二楼的阳台跳了下去。从此,她便离开了乔家。

    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普及,她无法通知沐容。当她一瘸一拐的来到他们的小屋,看到他完好无缺的那一瞬时,她抱着他滔滔大哭。

    她说,沐容,我现在就只有你了!

    而他说,小晚,我从来就只有你!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相信我!

    那一晚,她将自己彻底交给了沐容。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一辈子,她只会爱这个男人;这一辈子,她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沐容的背景并不单纯,他们刚认识那会他还只是帮派里的一个小混混,经过两年,他已经能带领一个帮派了。那会“鬼门”是c市最大的黑帮,而沐容虽然只是“鬼门”下面一个小帮派的老大,却极得“鬼门”门主爵爷的器重。

    那几年,沐容风里来,雨里去,常常弄得一身伤回来,甚至有几次差点丧了命。而她跟着他也同样遭了罪,她为他挨过子弹,挡过刀……甚至有一次还差点被寻仇的仇家给强暴了。

    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学会了做饭,学会了洗衣服……那许许多多她以前不会的事情。虽然家里有佣人,但是她却愿意为了沐容去改变,去尝试。其实沐容对她真的很好很好,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候,他也从来舍不得委曲她一分。那时道上的人都知道“鬼门”的沐少宠妻,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后来,“鬼门”的爵爷去世,沐容继承了“鬼门”,成为了“鬼门”新一代的门主。他越来越忙,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那时的她,在娱乐圈也已经是小有名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萧逸。不!确切的说是她知道了萧逸的存在。

    萧逸以前和她是邻居,只是在她上初中的时候他们一家移民到国外去了。萧逸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有着世界上最温暖的笑容。他们很投缘,也总是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如果说沐容是她的爱人,那么萧逸则是她的知己。那时她已经开始厌倦那种整天打打杀杀,提心吊胆的日子。可是沐容已经站在那个位置上,岂是说退就能退出来的。他们开始有了争吵,虽然沐容从来不和她吵,总是让着她,但是她的心里却有了怨念。

    她离开乔家前两年,其实过得并不好。那些刀口舔血的日子,让他们总是朝不保夕。她记得沐容曾在一次帮派的火拼中受了重伤,而她也挨了一刀。在她以为他们一定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有人救了他们。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萧逸安排在暗处保护她的人。不止是这一次,以前的许多次,每当他们有困难时,那些向他们伸出援手的人们,全都是萧逸的保护。她想,如果没有萧逸,她和沐容也许早就已经死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在她甚至还不记得萧逸这个人的时候,他已经为了她做了太多。

    沐容的势力越来越大,而他也越来越忙,有时他们半个月都见不到一次面。有人说,一个女人,如果她开始对感情失望的时候,她就会拼命的发展她的事业。她想,那时的她应该就是如此吧?那时的萧逸早已经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明星,在他的帮助下,她的名气越来越大,她甚至打入了好莱坞。在娱乐圈,她和萧逸被封为“金童玉女”,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天生一对。可哪怕在绯闻闹得最厉害的时候,沐容都没有问过她萧逸的事情。她不知道他是真的信任她,还是已经不在意了。开始她还会解释,后来她也就懒得再解释了。

    在她事业的巅峰时期,她却怀孕了!如当初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沐容,这一次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他们的孩子。她就这样退出了娱乐圈,开始安心待产,等待着他们第一个孩子的到来。

    可是因为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医生告诉她,她的胎位不稳,很容易早产。当她告诉沐容这些的时候,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嗯,我知道!”。她甚至怀疑,沐容其实并不期待他们孩子的到来。

    他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了她最好的养胎环境,所有一切最好的物质条件。可是她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她身边,甚至他却给了她最重的一击。

    官匪从来都是势不两立的。随着“鬼门”在c市的势力越来越大,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当时还是市长的父亲,是打压“鬼门”的核心人物之一。“鬼门”许多个据点被警察查封,政府要求“鬼门”退出c市。

    她记得那天晚上下着雨,她突然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说,父亲死了,死在了沐容的手上。母亲说,她恨,她好恨。如果早知道,她是这么一个祸害,她当初就不该生下她。

    这些年,哪怕她让父母失望致极,哪怕她已经被赶出了乔家,哪怕父亲已经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母亲对她依旧如初。母亲总是说,等再过几年,你父亲退下来之后,你就带着女婿回家。放心,有我在,你爸不会说什么的。等以后有了外孙,你爸就是不认你,也得认他的外孙。

    他爸确实有了外孙,可是她却没能等到这一天,她等来的是父亲的死讯,死在了她心爱的人手中。也就在那一晚,她失去了她的孩子,白了满头的黑发。

    她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月,那一个月她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她的意识都是浑沌的。她缩进了自己的龟壳里,她不想听到声音,她也不想看到任何事物,她在逃避,逃避那些惨痛不敢面对的事实。

    后来,似乎是萧逸唤醒了她。从那以后整整一年,她没有和沐容说过一句话,没有看过他一眼。她带着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开始全世界旅游。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探险。因为她选择旅游的地方,都是危险系数极高,甚至许多人都不敢去的地方。她在放逐自己,也在惩罚沐容。

    而她不知道的是,萧逸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在一次攀登南极的时候,她出了意外。她们那一组的队员全都遇难,只有她活着,因为萧逸牺牲了自己救了她。

    她永远不会忘记萧逸拉着她的手,说的最后一句,他说,小晚,我爱你,比沐容更爱你,比沐容更早爱你。

    她说,萧逸,你不要死。我也爱你,我恨沐容。你只有活着,我们才能在一起。

    这一刻,她的真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能让这个深爱他的男人带着遗撼离开这个世界。

    ……

    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就已经结束了。后来的几十年,她与沐容都在彼此伤害,蹉跎岁月。

    说到最后,乔晚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而纪茹茜也同样是泪流满面。

    “乔姐,你爱过萧逸吗?”

    乔晚笑了笑,眼角带着苦涩,道:“从来没有!我常常会想,如果我真的爱他,那该有多好!茹茜,你知道在南极的冰山上,我抱着死在我怀里的萧逸,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吗?我想,幸好不是沐容。你说这世界上有像我这样可恶,又狼心狗肺的女人吗?其实该死的是我,真的!如果那一年,我就死在那里,那该有多好!”

    “乔姐,你不要这样,你没有错!你只是太爱,太在意沐叔而已。”

    纪茹茜伸手抱着乔晚,嘴里安慰着她,可眼里的泪水却止不住的流。

    “茹茜,你不知道,我恨他!我当初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

    乔晚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脸上却在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乔姐,你有问过沐叔吗?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们之间有误会?也许你看到的并不是事实?”

    乔晚伸手去擦脸上的眼泪,可是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我当然问过。在我流产之后休养的那一个月,我唯一有意识的是沐容曾抱着我,对我说,他没有杀我的父亲,他说不是他。其实他以为唤醒我的是萧逸,甚至我自己都下意识的这样认为。其实不是,唤醒我的是他。在他抱着我流下第一滴眼泪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醒了。只是那时的我,早已经是心如死灰。凶手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失去了我最亲的亲人,我的父亲和我的孩子。后来,等我彻底冷静下来,有勇气去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无数次的问过他,这里面是不是另有隐情。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肯说,问得多了,我也就累了。现在我已经不想问,就这样吧!就像沐容说的,我们纠缠了一辈子,我恨了他大半辈子。所剩不多的余生,他不介意我继续恨下去!而我也唯有继续恨下去。”

    “乔姐,你想听听我知道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吗?”

    纪茹茜叹了一口气,道。

    虽然顾意并不赞成他多管闲事,因为在感情上,他们都是外人。

    “好!”

    乔晚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不管真相如何,都无法影响到她分毫。

    ------题外话------

    昨天补的三千,还有今天的更新都在这一章里。

    原本我的打算是乔晚的故事当作番外来写,但是因为有好几个读者都留言说想看乔晚的番外。这是早在我心里就有的剧情,因为我这一阵子太忙,老是在卡文,所以为了赶更新,就将这个提前写出来了。

    还有一章,是从沐容的角度来写的。请放心,沐容其实也是很深情的,这个故事的结局也是好的,只是过程太过艰辛而已。

    然后就是,今天和接下来的三天都要去练车,所以接下来的三天可能会停更三天。我停更主要是不想一天发三千字,因为想将这个情节凑成一章写完。所以四月七号晚上或者四月八点会更新九千字,大家假期快乐,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29章咫尺天涯(乔晚番外一)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