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0章 一生的等待,只为遇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七岁的沐容因为车祸失去了双亲,肇事司机当场逃逸,所以他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就这样,七岁的他,靠着奶奶捡破烂和街方的救济长大。

    十五岁的时候,他辍学了!其实他的成绩很好,他只是每次考试的时候,都故意考不及格。因为他不能再上学,他不能再让奶奶那么辛苦。

    十五岁的他,心里藏着一个小秘密。他喜欢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笑起特别的好看,特别的甜美。那个女孩,她叫乔晚,是市长的千金。

    三年,他都只敢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那时,她还在读初中。中学离她们家很近,她每天都是走路去上学的。而翡翠公园是她上学的必经之路。每天的那个时间,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因为他可以躲在翡翠公园的门后偷偷的看着她,那是他离她最近的距离。

    他知道她是天上的白天鹅,所以他从不敢奢求,只是默默的在身后仰望着她。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在她所读的学校附近转悠,碰到她被几个流氓围堵,他出手救了她。其实他是特意去等她的,因为他发现这几天她回家的时间都比较晚,一般要到晚上十点多才会回家。她担心晚上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而且晚上人少,这样他才能没有顾忌的跟在她身后走更长,更远的路。

    那一次,他受了很重的伤,可是他却很高兴。因为她和他说话了,她还问了他的名字,可是他却不敢告诉她。他还送了她回家,虽然背上在流血,伤口痛的厉害,可是他却只希望那段路能更长一些,再长一些。

    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机会以后再不会有,可遇而不可求。

    他没有想到她会来找他,还救了他的命。那一个月,是他有生以来,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他每天都能看到她,她每天都会对着他笑,每天都和他说很多的话。其实他并不是不善言谈的人,只是只要她在身边,他就会很少说话。后来,她还和他抱怨,我看你和别人在一起很健谈的,为什么在我面前你就彻底成了一个闷葫芦呢?他没有告诉,那是因为他喜欢听她的声音,已近乎痴迷。只想静静的听着她说话,哪怕是听她说着最简单的客套话,他也只想听着,再也不会有其他的心思。

    他出院之后,将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银项链给了她。其实他可以立一张字据,可是他却私心的想将戴在心口的东西留给她。他说,欠你的情,我一定会还。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永不会忘,以后我会还。

    那是他能给出的最重的承诺,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开始渴望强大。

    因为他开始贪恋她的温柔,他开始想要拥有她。

    所以他才那样急切的消失在她的眼前,他不敢再面对她,他怕自己会更贪心。现在这样,于他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他害怕因为他的贪心,而破坏了这份美好。

    一年以后,他重新回到那个有她的城市。他太想她,所以他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要回来还钱给她。他告诉自己他就只看她一眼,看一眼就走。

    可是她却向他表白了!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有多么的高兴?没有人知道,拒绝她,他的心有多痛?又有多艰难?

    可是他不能!他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吃苦,她那么美好,前途一片光明,而那时的他双手已经染了血,他只会毁了她的美好。

    他没有想到的是,她会那么执着,她并没有放弃。

    后来,她说,我就知道你心里也是喜欢我的。

    他没有告诉她,其实并不是你知道。而是我故意让你知道的。

    小晚,你也许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想要你知道我的心意,你又怎么可能感觉得到?这些都只不过是我的私心,我想要被你发现,我想要你不放弃,我想要被你折服。

    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可惜好景不长,她的父母发现了他们的事情,她被关了起来。

    他去求过她的父亲,他给她的父亲下跪,磕头,向他保证,他一定会好好待乔晚,他一定会给她幸福。

    她的父亲说,现在的你,随时都有可能性命不保,你拿什么向我保证?

    那一刻,他是真的打算放弃了。不是他不爱乔晚,相反正因为他太爱乔晚。所以哪怕剐的是他的心头肉,他也义无反顾。就像她父亲说的,现在的他,拿什么给她幸福?

    他从来怪过她的父亲,因为如果是他,也不会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黑帮的小混混。

    可是她却从那个家逃了出来,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她,抛弃了她的父母,抛弃了她的锦衣玉食,抛弃了她高高在上的身份,选择了一无所有的他。

    那一刻,他对她说:“乔晚,我给过机会让你走。但是从现在开始,以后不管多难,我都不会再放开你。哪怕是死,我也会拖着你一起去!”

    她说,“好!”

    那一晚,他们彻底的拥有了彼此。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而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他告诉自己,以后他只会有乔晚一个女人,他绝不会碰除她之外的任何的女人。他身在一个灯红酒绿,私生活糜烂的圈子里。但是他却愿意为了乔晚,成为这个圈子里的异类。

    他知道乔晚为他吃了很多苦,他心痛,他内疚,他恨自己的无能,可这些都不能改变什么,唯有努力的变强。只有当他站在无人能及的高度,他才能好好的保护她,他才能狠狠的惩罚那些伤害她的人

    知道萧逸这个人,是在偶尔翻看的一本娱乐杂志上。那上面有一张她和萧逸并肩而立的合影。她依旧是那样甜美的笑容,而萧逸的笑容温暖。他们俩人被封为娱乐圈的金童玉女,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天生一对。

    那时,他只觉得萧逸很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一刻,他嫉妒了!他嫉妒萧逸有着那样干净温暖的笑容,而他早已经是满手鲜血,满身罪恶;他嫉妒萧逸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站在她的身旁,而他因为要保护她,因为他那见不得的身份,永远都只能站在她的身后。

    从开始到现在,哪怕现在他们已经是夫妻,他的位置从来不是与她并肩,而是在她的身后。

    那一晚,他喝得酩酊大醉,整整叫了一晚上她的名字。

    后来他们经常会吵架,虽然他舍不得对她说一句重话,从来都是让着她,可是他知道她心里有怨。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他身家清白;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每时每刻都陪着她。可是既然双手染了血,站上了那个位置,想要退下来,又谈何容易?

    金盆洗手,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他若冒然放下手中的权力,那么他的仇家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她。

    他变得更加的忙碌,因为c市的政府开始肃清黑势力,他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极佳的机会。

    他最终还是走进了乔家,去见了她的父亲。

    他跪在她父亲的面前,求他帮他。

    他愿意交出他手上的势力,他愿意帮助政府肃清c市的黑势力,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去蹲几年监狱的准备。小晚厌倦了这些杀戮的生活,他又何尝不是呢?最重要的是,她希望他能退下来。

    他这一生,无父无母无亲人,唯有一个乔晚。

    他这一生,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任何人,唯有亏欠一个乔晚。

    他这一生,什么都可以不求,唯有乔晚不能不求。

    哪怕是去坐牢,他也希望以后能堂堂正正的做人,让乔晚不再为他担惊受怕。

    也就在这个时候,乔晚告诉他,她怀孕了!虽然他并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可是因为是她和他的孩子,他更加的迫切开始筹备手中的计划,希望可以尽快退下来。

    初为人父的激动,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甚至明知道,现在是她最需要他的时刻,他却不能陪在她的身边。这个计划,关系着他和她,以及他们孩子的生死,他要与周围的所有人为敌,他不敢冒险。

    可惜百密却终有一疏,乔市长的身边出现了内奸。乔市长被人暗杀在那次的谈判会上,临死前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萧”字,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可是外界所知道的却是乔市长与黑道头目沐容会唔,所以乔市长的死自然而然,他便成了替死鬼。而唯一知道内情的乔市长,却死了,他百口莫辨。而且计划失败,他更加什么都不能说。否则,等待他的便是所有黑势力的反扑。

    他还没来及查出杀害乔市长的凶手,便接到了乔晚小产的消息。当他赶到时,乔晚已经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了。孩子没有保住,大人平安。送她去医院的是萧逸,打电话给他的也是萧逸。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的可笑。他的老婆在最危险的时候,想到的不是他这个丈夫,竟然是别的男人?

    可是当乔晚醒来时,于他才是真正的晴天霹雳。

    她明明睁着眼,却不认识任何人。她不说话,不哭也不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他抱着乔晚,一遍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听不到。

    他抱着乔晚,一声一声的说着“对不起!”,她听不到。

    他抱着乔晚,一声一声的说着“我爱你!”,她听不到。

    他跪在她的面前,一下又一下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他求她醒过来,求她看看他,可她却什么都看不见。

    那一个月,是他人生中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刻。

    他的小晚,现在只不过才二十多岁,正是双十好年华,却是一头青丝尽成雪,心如死灰,宁愿将自己彻底封闭起来,也不愿面对这些残忍的现实。曾经那个光鲜活力,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就因为来到他的身边,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他刀口舔血,他如此努力,他拼死拼活,只不过想给她幸福。可现在,他又做了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惩罚他?

    他这一生拥有的不多,他所求的也不多,唯求一个乔晚而已。为什么老天爷连他仅有的也要剥夺?

    那些绝望的夜晚,他抱着她,泪流满面,他求她,他向她解释,他给她承诺,他给她保证……所有他能做的,他能说的,他都试过了。可是她却不曾醒过来,她依旧是不吵不闹不说话,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见任何人。

    可是当萧逸出现在病房里,和她单独呆了一个上午之后,她却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那一瞬,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害怕,他有多恐惧。他知道,他的小晚正在离他远去。

    果然乔晚醒来之后,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也没有看过他一眼,全当没有他这个人似的。他知道这是他罪该万死,这是他活该,只要她能活过来,他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乔晚从他们的家里搬了出去,他知道她的倔强,他知道她需要时间,他都给,他也愿意等。可是他没有等来乔晚的原谅,等来的却是萧逸的造访。

    萧逸说,沐风,乔晚爱的人是我,你放手吧!

    萧逸说,沐风,你知道吗?虽然你害死了我的父亲,可是我却爱你,从我二十岁开始,我就爱你。我用半生的精力图谋为父亲报仇,只为拆散你和乔晚。你这个人太冷血,太无情,几乎没有弱点。你真正在意的只有一个乔晚,所以杀死你,也没失去乔晚让你来得痛苦。现在你是不是心如刀割,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呢?

    萧逸说,乔晚那个傻女人真以为我爱她吗?不!我恨她,我恨她得到了你的爱。我了解你,你永远不可能接受我。既然我得不到,为什么要便宜那个女人?

    萧逸说,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把真相告诉乔晚那个女人呢?你尽管去,她曾经那么爱你,可现在她那么恨你。她刚失去了她的孩子,她的父亲,还有你们的爱情。她才刚刚意识到,她爱上了我。如果这个时候,你告诉她,我爱的人其实是你,你说她会怎么样?她会不会发疯,或者跟上次一样不死不活呢?

    ……

    这一刻,他才想起来,萧逸是谁?难怪他会觉得萧逸眼熟,原来他竟是萧义山的儿子。萧义山是三年前归国的华侨,表面上做房地产生意,暗地里与爵爷做军火交易。后来因为同爵爷闹了点矛盾,在一次交易中设了一个大圈套打算黑吃黑,想要整个吃掉他们那一批军火。当时那一场交易是他与萧义山接头的,他中了一枪,但也让萧义山丧了命。后来爵爷还提醒过他,萧义山还有一个儿子在国外,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他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所谓祸不及家人。没想到就因为他当初的一念之差,却是今天的灭顶之罪。

    他说,萧逸,你记住,你若敢伤她一分,我必将你挫骨扬灰,刨了你萧家的祖坟。不止你,我让你萧家世世代代都不得安宁。

    就如萧逸所说的,他了解他,他不会告诉乔晚真相。他也不敢去问乔晚,她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萧逸。他害怕乔晚的答案是肯定的,原来道上心狠手辣,叱咤风云的沐爷原来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也会有不敢面对事实的时候。他宁愿自欺欺人的认为,他的小晚只是在生他的气,只是还不肯原谅他。

    后来,乔晚开始全世界的探险。他担心她,却没有立场去阻止。他知道她在放逐自己,她在惩罚他。对他来说,她想要如何惩罚他都没有关系。从来他都愿意宠着她,无论对错。

    可不想她的身后却跟着一个萧逸,乔晚去的每个地方,都有萧逸。如果说这一生,他还有为难,那么便是萧逸。他想杀萧逸,甚至是千刀万剐。可是因为乔晚对萧逸的心意,他却不能。哪怕他知道萧逸的存在只是一个祸害,可是他赌不起那一丝的万一,万一乔晚真的爱萧逸呢?他宁愿花费十倍百倍的心力去阻止萧逸伤害乔晚,也不敢动萧逸分毫。

    他早就有退下来的打算,这两年,他也一直在为此作准备。可当他知道萧逸跟在乔晚身后,知道乔晚时时刻刻都面临着危险时,他再也等不了了。他义无反顾的丢下了“鬼门”,开始紧随乔晚的脚步,在她身后为她护航。在别人眼里,他为了一个女人弃了半壁江山。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也曾为她弃了她的光明前途,她的父母,她的锦衣玉食,以及她的所有。也没有人知道,其实在他心里半壁江山比不上乔晚分毫。

    那一年,乔晚在南极遇险,其实真正救她的是他,而不是萧逸。萧逸是后来才赶到的,可是他在救乔晚的时候受了伤,萧逸趁机控制了他,将他藏在雪堆的后面。

    他眼睁睁的看着萧逸唤醒冻僵的乔晚,他看到乔晚抱着萧逸痛哭失声,他看着他们相拥下山,可是他却不能说,也不能动。突然一场小规模的雪崩袭来,那一瞬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他的小晚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心爱的人死在他的面前吗?

    可是原本准备推开乔晚独自逃跑的萧逸却突然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眼里带着得逞的笑容。然后猛得推开了乔晚,用自己的身体替乔晚挡住了覆上来的大雪,他被埋在雪山下。

    在积雪压下来之前,萧逸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雪山里,那么清晰,那么凄厉。

    小晚,我爱你,比沐容更爱你,比沐容更早爱你。

    而他还听到他这一生最不想听到的话,他的小晚终究还是离他远去,爱上了别的男人。

    萧逸,你不要死。我也爱你,我恨沐容。你只有活着,我们才能在一起。

    那一年的雪山,埋葬了萧逸,埋葬了他的爱情,也埋葬他的心。

    他心如死灰,对于他来说,活着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没有想办法呼救,他希望自己也能死在那里。可惜他命大,最后还是被救援人员救了上来,却也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右腿。

    他截了肢,治疗,安装假肢,复健,消失了大半年。等他再回到c市时,收到的却是乔晚的离婚协议书。

    他将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都给了她,然后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小晚果然爱萧逸,他所知道的真相只能烂死在心里。否则,小晚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他想,既然给不了她要的幸福,那便放她自由吧!

    后来的几十年,他们兜兜转转,恩恩怨怨。他一如继往的爱着她,而她却是一如继往的恨着他。这些年,他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商人,身边出现过许多的女人。她们或许比乔晚年轻,或许比乔晚漂亮,或许比乔晚聪明……可是不管她们如何,她们却终究不是乔晚。

    就如他当初所承诺的,以后他只会有乔晚一个女人,他绝不会碰除她之外的任何的女人。哪怕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他也宁愿守着这样的承诺过完这一生。

    这一生于他,爱过,也被爱过,他从不悔!

    这一生,他曾拥有过乔晚,那么美好的女人,他已知足。

    ……

    纪茹茜的声音落下,乔晚依旧维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脸上的神色淡淡,仿佛这些隐藏多年的真相,并没有对她有多少触动。

    “乔姐!”

    许久,乔晚都没有说话,纪茹茜生怕她会出什么事,连忙推了推她的手。

    乔晚没有回答,也没有动。

    “乔姐!”

    纪茹茜又叫了她一声。

    突然乔晚“蹭”得一下坐了起来,然后跳下床,开始翻衣服口袋。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之后,乔晚的声音便响起。

    “沐容,我现在,立刻,马上要见你!”

    电话那端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并没有说话。

    “我给你十分钟!”

    声落,乔晚就挂断了电话。

    纪茹茜坐在床上一愣一愣的看着乔晚从包包里翻出衣服换上,然后坐在镜子前开始化妆。

    五分钟不到,便听到门铃响了。

    没等纪茹茜下床,乔晚就已经打开门,跑了出去。

    纪茹茜连忙也跟了出去,一到客厅,便见乔晚扑进了沐容的怀里。

    “沐容,我要和你上床,现在就要!”

    纪茹茜的脚步猛得一顿,双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张成“o”字型看着乔晚。

    乔姐,你这也太开放了吧!

    “沐容,你他娘的为什么不早说?你要是早点告诉我真相,我们早就连孩子都有了。可我现在都已经不能生了!”

    沐容显然也是被惊到了,脸上神色呆滞,明明就是不可置信。而乔晚根本就不用他回答,第二句惊人的话又来了。

    “没关系!你就是我的孩子!”

    沐容那张冷酷的脸上突然就有了笑容,那是纪茹茜第一次见到他的脸上出现那样灿烂的笑容。

    乔晚抬起头,直接在沐容的左脸上亲了一口,道:“沐容,我从来没有爱过萧逸,我只爱你。哪怕在我最恨你的时候,我也从未停止过爱你!废话不多说了,为了奖励你这么多年都忍着不碰其他的女人,我们赶紧滚床单先,我也已经寂寞好久了。”

    沐容打横将乔晚抱起,往屋里走,对着纪茹茜道:“借地一用!”

    纪茹茜还没来得及说话,乔晚就从沐容怀里探出头来,对着她说道:“赶紧和小心肝造人去,快点让我抱孙子!别来打扰我和你沐叔啊!”

    纪茹茜的脸立马就红了,咳嗽连连。

    沐容抱着乔晚走到门口,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对着纪茹茜说道:“谢谢你!我记下了!”

    纪茹茜还在咳,顾意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身后,伸手抱住她。

    “宝贝,谢谢你!”

    虽然这些事顾意早就知道,可是因为他曾经的一些经历,本质上他和沐容是一样的。所以沐容没有勇气去揭开当年的真相,害怕听到更残酷的事实。而他却是希望沐容在晚年,至少还有一个念想。

    纪茹茜侧过头,看着顾意甜甜的笑。

    “顾意,真好!”

    虽然有点晚,但是幸好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题外话------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应该断更,今天这一章就当是补昨天的更新吧!

    练车这几天可能就只能每天三千更了,明天会补一更六千的更新,就当是今天和明天的更新吧!更新的时间还不确定,我只能说挤时间出来写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0章一生的等待,只为遇见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