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他又被纪茹茜给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四月三十日,如意酒店的公关部以及a市的三十多家中小型酒店共同对外发布了一则消息:以如意酒店为首的a市三十多家中小型酒店组成了酒店联盟,共同为五一黄金周期间的旅客服务。

    a市在g国是属于经济繁华,旅游风景区众多的城市。每年的黄金周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会有一大批游客涌进a市,今年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五一劳动节是国际性的节日,更是国外游客到g国游玩的一个高峰时期。

    a市占地面积大,所以旅游风景和娱乐区分布比较广。现在遍布在a市的三十多家中小型酒店组成了酒店联盟,无疑给游客们带来了众多便利。游客们只要入住其中的一家酒店,就可以享受到酒店联盟里面的三十多家其他酒店的共同服务。比如他们从一个风景区到另外一个风景区,以往他们要先联系好下一家的酒店,订房订餐查找路线等等。而现在,他们只要向酒店报出他们下一个目的地,酒店就会给他们安排好出游的路线,以及为他们联系好附近的酒店,办好入住手续……

    酒店联盟的成立,以及它所带来的各种便利,受到了广大游客的好评。同时隶属酒店联盟的三十多家中小型酒店还共同推出了一系列优惠的政策,也让游客们拍手叫好。虽然酒店联盟的这三十多家中小型酒店都上调了价格,可是沐氏酒店现在已经没有客房可以预订了,而且这边虽然价格高,但也确实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顾客们的抵触心理也没有那么大了,而且马上就要开始旅游,酒店的预订也是迫在眉捷。于是四月三十日上午,如意酒店的客源开始爆涨,

    就如当初纪茹茜去游说a市那些中小型酒店加入酒店联盟时所承诺的,团结一致,有钱大家一起赚。纪茹茜将所承接到的业务公平公正,因地制宜的分给了联盟里的酒店,甚至有一些业务原本如意酒店可以承接的,她也让给了其他酒店。而其他酒店所承接的业务,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游客住到哪里更方便,更省钱就分到哪里的酒店。

    对于纪茹茜这样的做法,如意酒店的几位高层是无法理解的。哪有有生意不做,有钱不赚,全让给别人的道理?只是四月三十日下午市政府突然宣布m国出使g国的外宾临时改变路线,打算来参观一下在g国以风景名胜诸多而著名的a市,顺便在五一劳动节这一天游玩一下a市几个著名的风景区。

    这是秦之彦这个市长上任以来,第一次接待外宾,所以十分重视。外宾参观a市这一天入住的酒店,市政府比较看中,而且条件比较合适的一共有三家,分别是:宁远集团旗下的帝豪酒店,沐氏酒店,如意酒店。当天下午,市政府就派人同宁易伟,沐风,纪茹茜会了面,商谈外宾入住酒店的事宜。

    “这次接待的外宾市里很重视,三位先说说你们酒店各自的优势吧?”

    与宁易伟,沐风,纪茹茜三来进行面谈的是市长秦之彦的助理严立行,没有什么客套话,三人一落座,就直接开门见山。

    “宁远集团旗下的帝豪酒店是a市目前唯一一家五星级的豪华酒店,商务性酒店的设施设备齐全,服务功能也十分的完善。而且我们也有过接待外宾的经验,不管从规模,服务,还是名气来说,帝豪酒店都是市政府这次最佳的选择。”

    第一个说话的是宁易伟。

    而沐风此时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接待外宾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不管哪个酒店都想极力争取。如果是先前的沐氏酒店,自然是底气十足。就算拼不过帝豪酒店,但是至少可以甩如意酒店好几条街。总之,以沐风与纪茹茜的私人恩怨,沐氏酒店就算争取不到机会,也必定会同如意酒店死磕到底,反正就是谁也别想好过,绝不能让如意酒店沾到一丝好处。

    可是现在,沐氏酒店四月三十日到五月三日这四天酒店的客人爆满,原本仅剩的vip豪华套房也在今天上午订出去了好几间,现在就剩别人挑选之后剩下的房间了。这样的房间怎么拿来招待外宾?所以现在,不是沐氏酒店想不想争取这个机会,而是能不能争取这个机会了!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奈之下,沐风只得表示因为今年的五一黄金周沐氏酒店生意十分火爆,未来三天的客房都订满了。所以这一次,沐氏酒店退出竞争。

    最后一个站起来的是纪茹茜,她脸上带着胸有成竹的淡笑,说道:“严助理,你好!如意酒店虽然并不是什么大酒店,但是如意酒店的前身是豪丽酒店,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豪丽酒店曾经是a市酒店业的巨头。而现在如意酒店虽然还未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成为五星级酒店,但是实际上我们的一切设施和操作,以及服务都是按照五星级酒店的标准来的。市政府曾有一场会议是在如意酒店举行的,当时我们曾获得秦市长的表扬。所以首先,你可以完全相信我们如意酒店的实力。另外,这次外宾有游玩a市风景区的打算,而我们与各酒店组成的酒店联盟,刚好可以为此提供便利,以及更好的服务。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酒店保留了当时豪丽酒店青花瓷,道家文化,国画,园林四个为主题设计的二十多间顶级豪华套房,我们还有易行之大师这样精通中国菜的厨神。对于接待外宾,服务固然重要,但是宣扬我们g国的文化更是重中之中。在这一点,我们如意酒店无疑是不二的选择。况且就目前五一黄金周的客源来说,帝豪酒店入住的客人不少,沐氏酒店更是已经是爆满,只有我们如意酒店目前还算空置。当然我们空置并不是我们服务存在问题,而是一些客观存在的因素。所以不管是从人员的配置,服务的质量,还是设施的分配上,我们如意酒店绝对是目前来说三家里面最有优势的一家。请严助理及市领导着重考虑我们如意酒店,谢谢!”

    “好的!你们的情况我现在已经大体知道了。我们会再查证汇报给领导,等上面的决定下来,我再与你们联系。”

    说完,严立行便起身离开了。毕竟上面还在等着他的消息,时间紧逼。

    严立行离开之后,纪茹茜拿起包包也准备起身离开。

    宁易伟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说道:“纪总,好算计!”

    纪茹茜原本已经站起来,又重新坐下来,道:“宁总,你这话的意思我不明白!”

    “我听说秦市长与纪总是旧识,说的好听是m国的外宾临时改变了路线打算来参观a市,其实纪总是早就知道内情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就如意酒店在这样的旺季出现了资源空置呢?”

    宁易伟目光犀利的看向纪茹茜,道。

    纪茹茜却是淡淡的一笑,冷声道:“宁总,凡事都要讲求证据,捕风捉影可不好。我和秦市长是旧识不假,可秦市长是公私分明的人。你怀疑我没关系,可是你这样污蔑政府重要官员可不太好。所谓祸从口出,还望宁总能慎言。”

    声落,纪茹茜就起身往外走。

    宁易伟走在她身后,神色莫测。

    纪茹茜,果然是一个狠角色啊!他们都低估了她!

    上回也是,这次也是,纪茹茜根本就是一头伺机而动的狼。看来沐氏酒店恐怕撑不了多久了,他也要早作打算啊!

    而沐风一直坐在位子上没动,他听到宁易伟的话,想起了这几天的种种,幡然醒悟。

    他又被纪茹茜给耍了!

    纪茹茜先是利用顾氏集团那笔订单激起他的好胜之心,让他生气,让他冲动,让他无法冷静。

    接着,她又自导自演了一场价格战。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纪茹茜公报私仇,故意针对他,想要抢夺沐氏酒店的客户,以此来拖垮沐氏酒店。如今看来,这些都只不过纪茹茜在故布疑阵,诱他上钩而已。

    他以低价承接订单,自然客源爆满,可是盈利却少得可怜。纪茹茜要的不仅是他客源爆满,还要他赚不到一分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这几天虽然业绩非常好,但是利润却极差。而他客源爆满,自然就挪不出地方去接待外宾。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放弃同纪茹茜竞争了。

    秦之彦公私分明?简直是鬼话连篇!一定是秦之彦事先就透露了风声给纪茹茜。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吗?秦之彦是纪茹茜的学长,留学那会秦之彦就对纪茹茜不一样。

    该死的!

    上回是纪茹茜联合顾意,这一回却是纪茹茜联合秦之彦来耍他!

    都来耍他!

    他妈的,他又不是玩具!

    沐风站起来,跑了出去。纪茹茜正打开车门准备上车,他几步追上纪茹茜,拉住了她的手。

    “纪茹茜,你竟敢耍我?”

    纪茹茜目光一冷,甩开沐风的手,沉声道:“沐先生,请放尊重一点!”

    “纪茹茜,我算是想清楚了,这根本就是你设好的局,你和秦之彦合起来玩我!”

    沐风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道。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道“沐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很忙,没空陪你在这里瞎扯!”

    说完,纪茹茜就要坐进车里。可沐风却又拉住了她的手,还用力将她往外拖,边拖边道:“纪茹茜,你不准走!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纪茹茜又是大力的甩开了沐风的手,转过身,看向沐风,道:“要我给个说法是吧?”

    声落,只听“啪”的一声。纪茹茜一记耳光直接朝着沐风扇过去,差点就将他掀翻在地。

    “我就是我给你的说法,还满意吗?”

    纪茹茜冷冷的道。

    沐风双目赤红,一手抚脸,用力的瞪着纪茹茜,道:“纪茹茜,你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纪茹茜却是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几步走到他身边,声音冰冷的道:“沐风,我警告你,别再来纠缠我。输了就是输了,拜托你有点风度。人蠢就不怪敌人!这一点,你还真是连纪勤都不如,窝囊到不像个男人。这才只是开始,我们慢慢玩。你们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全部讨回来!”

    ……

    纪茹茜回到酒店之后不久,便接到了严立行的电话。上面的决定已经下来了,由如意酒店负责这次的外宾接待,让纪茹茜好好准备。

    其实这一次,纪茹茜确实是占了先机的。宁易伟只猜对了一半,m国的外宾确实是临时决定要到a市来参观的,但是最开始也并不是一丝风声都没有的,至少秦之彦这个市长是促成这次外宾来a市参观的主要因素。秦之彦刚上任不久,需要有新的政绩。促成这次外宾到a市来参观可以带动许多产业的发展,引来更多的招商机会。所以秦之彦在很早之前就透露这个消息给纪茹茜,他有这个意图,不过那时还没有确定下来。但是秦之彦告诉纪茹茜,他一定会想办法促成的。

    而纪茹茜赌的不过是对秦之彦的信任,而现在,她赌赢了!

    纪茹茜费尽心思要争取到这次接待外宾的机会,并不全是因为它丰富的利润,最主要的是她要借这次的机会打响如意酒店的名声,她要如意酒店借此再上一个档次。

    五月一日,m国的外宾顺利的入住了如意酒店。纪茹茜通过秦之彦的引见,与m国的大使馆相关新闻工作者进行了会面。纪茹茜表示,如果m国愿意在报导此次参观a市新闻时,加上“我现在是在g国a市的如意酒店为大家报导”这一句话,此次m国入住如意酒店的费用立刻减半,并且m国的所有政府官员以后入住如意酒店都可以享受终身的半价优惠。当然这样的优惠也同样适用于目前的a市政府管员。

    不管是m国,还是a市的政府都在力倡节俭,所以三方一拍即合。一时间,不管是a市的地方电视台,还是远在m国的电视台的新闻里,都在不停的出现如意酒店这四个字。

    m国的外宾离开时,还亲切的同纪茹茜握手,高高的扬起姆指对着如意酒店点赞。并表示他们受到了非常好的接待,酒店的服务很好,菜很好吃,青花瓷和国画都非常漂亮。

    由此,如意酒店声名雀起,不仅是在国内,美名甚至远扬于国外。如意酒店更是借着这次机会,打出了“接待外宾的酒店,荣获外宾点赞的酒店。上过m国新闻联播,以及宣扬g国文化的酒店。”的广告词。后来,每逢需要接待外宾,市政府都会首先考虑如意酒店。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也开始慕名而入,入住如意酒店。偶尔有某位国家领导人入住了如意酒店的某个房间,如意酒店会特别标记出来作为宣传,吸引更多的客人。当然这只是后话。

    纪茹茜又一次,极高明的利用了“名人效应”。

    五一劳动节之后,还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如意酒店上下一片喜乐融融的,纪茹茜这个总经理的威望一下就上升到令人膜拜的程度。如意酒店不但业绩翻了一番,而且利润也十分的可观。甚至没有花一分钱广告费就将如意酒店的广告做到了国外,现在五一劳动节之后,业绩依旧在上升。

    而沐氏酒店这一次却是元气大伤,不说错失了一次接待外宾的机会,酒店上下累死累活却还亏损了几十万,而且还是事故连连,顾客怨声载道。不仅没能扭转沐氏酒店先前低沉的局面,业绩虽然有所上升,但是利润却少得可怜。五一劳动节之后,业绩更是又开始每日走下坡路。

    ……

    “丫头,首战告捷,恭喜!”

    纪茹茜正坐在办公室里看财务报表,突然就接到了闻人杰的电话。

    “谢谢,董事长!”

    纪茹茜笑着答道。

    “丫头,你怎么又叫我董事长?”

    原本语气轻快的闻人杰,突然就有些不高兴了。

    “爷爷!”

    纪茹茜微微一顿,才道。

    “这就对了嘛!”闻人杰的声音里又染上了喜色,道:“这回沐风那小子吃了大亏,你可要小心他狗急跳墙。”

    “嗯,我知道!”

    纪茹茜语气淡淡的,似乎对此丝毫都不担心。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整个吃下沐氏酒店。”

    纪茹茜毫不犹豫的说道,毫不掩视她的野心。

    “哈哈哈!”闻人杰突然就大笑起来,说道:“丫头味口倒是不小!”

    “我要是味口小点,被吃的就是如意酒店了。”

    纪茹茜轻哼一声,说道。

    “好,好,好!我就喜欢你这一点,够凶残!”

    连道三声“好”,可见闻人杰确实是挺满意纪茹茜的。

    他记得当时他痛失爱子,卧病在床,豪丽酒店也是损失惨重。那时外面就有许多有关豪丽酒店不好的传闻,许多人都希望能和他面谈有关收购豪丽酒店的事宜。而那么多人里面,他只单独见了纪茹茜。因为纪茹茜当时让人带了一句话给他。她说,我能满足你对豪丽酒店的一切念想。

    后来,他见了纪茹茜,纪茹茜说,闻老先生,你所希望看到的豪丽酒店,如果我不能给你,那么这世上则无人能。因为我对你的豪丽酒店没有野心,我志不在此。

    就因为纪茹茜这一句话,他毫不犹豫的将豪丽酒店给了纪茹茜打理。如今看来,他当初果然没有看错纪茹茜。

    “彼此彼此!”

    比起凶残,闻人杰可还是前辈。

    “哈哈哈!”闻人杰又大笑起来,道:“丫头,你可得小心宁易伟,那小子可是有两把刷子的。你当心他和沐风合作联起手来阴你,想当初我就是被他们这样摆了一道。”

    “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既然都是合作,他和我们如意酒店合作也是一样的嘛!”

    纪茹茜笑着道。

    “丫头,沐风可比你好控制。如果我是宁易伟,我就一定会选择同沐风合作。”

    闻人杰担忧的道。

    “谁说一定要控制呢?也许一山能容二虎呢?”

    ……

    五十一节过后不久,消失了好久的白流苏突然又出现了。

    纪茹茜对着白流苏就是一顿数落,白流苏又是道歉,又是保证的,纪茹茜才放过她。

    两人也是许久没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所以她们就约好一起吃午饭。

    她们坐下,纪茹茜就接到了顾意的电话。刚好景琛从京都过来了,两人也正准备找地方吃饭。于是纪茹茜报了地点,让顾意和景琛也过来一起吃。

    顾意和景琛到餐厅里,菜刚好上桌。

    “茹茜,好久不见!”

    景琛和纪茹茜打了招呼之后,就在纪茹茜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与白流苏坐成一排,而顾意自然是坐在纪茹茜的旁边。

    “好久不见!喜欢吃什么菜,尽管点!今天我请客!”

    纪茹茜指了指桌上了菜单,微笑着道。

    “茹茜,我身上没带钱。”

    顾意表示,我们家的财政大权可是在你手上,你要是不请客,我可指望不上。

    景琛看向顾意,一脸“哥,你现在怎么这么窝囊?”的神情。

    顾意瞪了景琛一眼,表示没有老婆的人才叫窝囊。

    “姐夫,你好!我叫白流苏。”

    白流苏站起来,自来熟的朝着顾意伸出手。

    顾意微微一愣,看向白流苏,疑惑的道:“姐夫?”

    白流苏微微一笑,道:“我当茹茜是我姐,这一声姐夫不为过吧?”

    “你好!”

    顾意并没有伸手同白流苏握手,只笑着道。

    她倒也不介意,依旧笑眯眯的道:“久仰大名,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可算见到庐山真面目了。”

    “过奖!”

    “流苏,这是景琛。阿琛,这是白流苏。”

    纪茹茜为他们两人互相介绍。

    一番寒暄之后,四人开始吃饭。

    纪茹茜他们三人都低着头吃饭,只有白流苏吃了几口之后,就托着下巴看着旁边的景琛吃。白流苏看得实在是太专注了,也实在是看得太久了,连纪茹茜和顾意都觉得有点不正常了。

    景琛放下筷子,侧过头看向白流苏,道:“白小姐,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白流苏摇了摇头,目光却不离景琛,微笑着道:“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3章他又被纪茹茜给耍了!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