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有一种爱情叫做一见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闻言,景琛差点直接栽倒,而顾意却是瞪大了眼睛,只有纪茹茜若无其事的吃饭。

    “白小姐,你不会在开玩笑吧?”

    景琛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才看向白流苏,扶了扶眼镜,道。

    白流苏依旧是托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脸上笑意浅浅。

    “白小姐太生分了,你叫我流苏吧!”

    “那个白小姐,不是……”

    “流苏!”

    白流苏很坚持。

    “不是,白小姐。那什么我……”

    “流苏!”

    景琛的话又一次被白流苏打断了,白流苏一副“你要是不叫我流苏,我就和你死嗑到底。”的模样。

    “好吧!流苏!”

    景琛叹了一口气。

    白流苏脸上的笑意瞬间漾开来,满心的欢喜。

    “那我也叫你阿琛吧!”

    景琛心想,请问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我可以拒绝吗?

    而白流苏却显然根本不必景琛回答,自来熟的道:“阿琛,你是哪里人啊?现在在哪里工作呢?今年多大年纪?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白流苏还要balabala的开始人口调查,却被景琛打断了。

    “白小姐,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白流苏脸上的笑容一僵,仅是一瞬,那双暗淡的琉璃眸又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笑意,声音带着点冷意,道:“阿琛,白小姐这个名字我真的是不太喜欢呢。”

    景琛扶额,直接摘下眼镜放到一边。熟悉他的顾意知道,这是景琛发怒的前兆。

    “流苏,我很郑重的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很喜欢她,除了她,我不会喜欢任何人。”

    “是么?”白流苏依旧是笑眯眯的,托着下巴看向景琛,道:“那你们结婚了吗?”

    “还没有,但是……”

    “ok!”白流苏直接打断了景琛,然后将他放在桌上的眼镜递给他,道:“还是戴上吧!你不戴眼镜的时候整个人太沉冷了,戴上眼睛显得斯文和温暖些。”她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阿琛,我也很郑重的告诉你,除了小三我没有兴趣,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景琛拿着白流苏递过来的眼镜一愣一愣的,他十八岁就跟着顾意在美国的华尔街玩金融,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他都见过,他自问他从来没有怕过谁。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她年纪并不大,只有十**岁的样子,她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甚至她给人一种柔弱,需要保护的感觉。可是他却对眼前这个女孩感到后怕,甚至是无力。

    于是气氛顿时僵了,景琛似乎是气得不轻,垂着头,也不说话,拿着眼镜的手背上青筋乍现。

    “茹茜,你说我是冷场王吗?”

    白流苏很无辜的看向纪茹茜,神色呆萌呆萌的。

    “扑哧!”

    纪茹茜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道:“好了,大家先吃饭吧!”

    白流苏于是拿起筷子,若无其事的开始吃饭。

    不一会儿,景琛突然又说话了。

    “流苏,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白流苏放下筷子,拿起餐桌上了的纸巾抹干嘴上的油,看向景琛,神色严肃,一本正经的道:“阿琛,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改吧!”

    景琛差点没气得一口血吐出来,这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呢?

    “哥,茹茜,我吃饱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

    其实他就是气饱了。

    景琛拉开椅子,打算开溜。对于白流苏这号人物,他表示惹不起,他总躲得起吧!

    白流苏立马也站起来,朝着已经往外走的景琛,喊道:“你等等我啊!我们一起啊!”

    “你,你,你干什么?”

    景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的了。

    “自然是跟着你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白流苏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要回京都!”

    景琛又开始叹气。

    “好啊!好啊!”白流苏拍手叫好,高兴的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京都呢,刚好这次可以去看看。”

    “你到底想干嘛?”

    景琛咬牙切齿的道。

    “阿琛,你好笨啊!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在追你吗?”

    白流苏皱眉,表示很困惑。

    这一刻,景琛只想去撞墙。

    “姐夫,茹茜,让阿琛务必好好招待一下我这个从远方去京都的客人哦!”

    白流苏回过头,对着顾意和纪茹茜喊道。

    这明明就是在寻求保护伞嘛!

    “一定,一定!”

    顾意笑着答道。

    “阿琛,你看姐夫都同意了。那我们赶紧动身吧!”

    白流苏身材高挑,再加上穿着高跟鞋,就只比景琛矮一点点了。她勾肩搭背的推着景琛就要往前走。

    “你好好走路,别动手动脚的!”

    景琛立马推开白流苏,避之如蛇蝎,与她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白流苏耸了耸肩,道:“让我搂一下,你会死吗?”

    景小雏儿何时被女人这样调戏过,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又是羞涩,又是生气的道:“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白流苏猝然靠近他,笑嘻嘻的道:“需要我脱衣服给你检验吗?”

    “无耻!”

    景琛太阳穴突突的跳,甩开白流苏的手,转身就走。

    白流苏急步跟上他,挡在他的面前,露出了白白的牙齿,笑着道:“阿琛,你看!我明明就有牙齿啊!我的牙齿又白又整齐,长得可好看了!”

    “你离我远点!”

    “我告诉姐夫,你凶我!”

    “姑奶奶,我放过我还不成吗?”

    “不成!”

    ……

    纪茹茜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担心的问道:“流苏不会有事吧?我怎么感觉阿琛已经快崩溃了!”

    “放心!阿琛有分寸的。”

    顾意摇了摇头,道。

    “我不管!”纪茹茜拉着顾意的手,道:“你可得交待阿琛,不准欺负流苏。”

    “好,好,好!保证完成任务!”顾意叹了一口气,又道:“但愿流苏只是一时兴起,不是真的喜欢上阿琛。阿琛太固执,万一……唉!”

    ……

    美国,凌晨两点。

    纪勤刚和防卫专家就mr顾的收购重新为纪氏集团巩固了财务计划,十几天的超负额工作,此时已是筋疲力尽,正打算上床睡觉,手机却响了。

    她拿起手机,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微微犹豫了一下,才按下接听键。

    “你好!”

    “请问是纪勤吗?”

    电话里的是一道女声,声音很甜美。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徐水心,是你老公在外面包养的女人。”

    “你说什么?”

    纪勤惊的差点连手机都握不住,不敢置信的道。

    “你老公现在睡在我的床上!”

    “贱人!”纪勤气得差点直接将手机从窗户口扔了出去,冷声道:“让沐风接电话!”

    “纪小姐,真的要他接吗?丈夫在外偷腥,一般聪明的女人都不会选择这样愚蠢的方式。”

    徐水心没有丝毫作为小三的自觉,比纪勤这个正室还要嚣张,还要有气势。

    “怎么?你不敢吗?还是我老公根本就没有在你身边呢?你根本就在说谎!”

    纪勤冷冷的道。

    “纪小姐,我没有兴趣来和你咬文嚼字的玩文字游戏。我打电话来就是想告诉你,沐太太这个头衔该换人了。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生不出儿子就从正室的位子上滚下来。”

    声落,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纪勤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拿起手机开始拨打家里的电话。电话是家里的佣人接的,沐风没有回家。她又改为拨打沐风公司的专线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响,却没有人接听。她的双手在发抖,几度握不住手里的手机。她很想打电话给沐风,却是拿起手机又放下,拨了号码又删除,终究是没有勇气。

    是的,她在害怕!

    她其实早就怀疑沐风在外面有人,可是她却一直在说服自己相信沐风。她不停的告诉自己,沐风是爱她的,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可以在一起,沐风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可现在,事实摆在她的眼前,容不得她再逃避,容不得她再不相信。

    她费尽心思从纪茹茜手里抢来的男人,结果又怎么样呢?如同当初沐风背叛纪茹茜一样,现在沐风也同样背叛了她。当初她千方百计的躲着纪茹茜,可现在的小三居然嚣张到直接朝她这个正室叫板?

    徐水心,你这个贱人!

    沐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等等!那个贱人说,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生不出儿子就从正室的位子上滚下来。她和沐风已经结婚两年多了,他们从来都没有避过孕,为什么却一直没有消息呢?难道……

    那一晚,原本筋疲力尽,站着都能睡着的纪勤坐在地上,一夜未合眼。她连夜打电话给助理,帮她订了第二天下午回国的机票,还有预约了美国最著名的妇产科医生。

    第二天上午,她拿着医生给出的检验单,跌跌撞撞的从医院走出去,一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酒店。

    又一个晴天霹雳!

    宫寒,不易怀孕!

    纪勤甚至没有时间悲伤,就改了航班,中午就回了国。

    纪勤回国之后,并没有回沐家,而是回了纪家。她回家洗了澡,然后命令自己必须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她才打了电话约徐水心下午三点见面。在这之前,她去了美容院做保养。

    只是没想到,她会在美容院遇到沐风的母亲董雅琴。

    “婆婆!”

    纪勤怯怯的叫了一声。

    其实纪勤一直以来都有点怕董雅琴。她与沐风的事情最早发现的就是董雅琴,董雅琴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董雅琴给过她钱,甩过她耳光,威胁警告过她……总之,她曾经用过许多方法逼她离开沐风。就算后来知道她才是纪家的女儿,她也只是表面上接受她,其实心里一直都看不起她。相反,对纪茹茜倒是喜欢的很,就算知道纪茹茜只是一个私生女,就算后来她已经成为了沐太太,董雅琴依旧还会时不时在她和沐风耳边念叨纪茹茜的好。

    原本她和沐风结婚之后就搬出来住了,可是因为他们两人工作都非常忙,根本就没法照应家里。董雅琴心疼儿子经常在外面吃饭不卫生,所以就要求他们搬回沐家住。他们也是最近才搬回沐家的,虽然她与董雅琴表面上是和和睦睦的,但是暗地里董雅琴老是找她的不痛快,对她冷嘲热讽的,只不过她一直忍着没发作而已。

    “嗯。”

    董雅琴从鼻子里哼出的声音。

    “你也来做美容?”

    纪勤随口找了一个话题,打算和董雅琴聊两句就进去找美容师。

    “怎么?难道只有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

    董雅琴语中带刺,神色瞬冷。

    “婆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鸡蛋里挑骨头是董雅琴的习惯,纪勤明知道她就是在故意挑自己的刺,却因为沐风不得不咬牙忍下委曲。

    “够了!”董雅琴却根本不听她解释,打断了她,道:“一出门就是十几天不回家,也不知道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一回来也不知道回家,就眼巴巴的往纪家跑。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还有这个家吗?”

    “婆婆……”

    原本董雅琴不说还好,一说纪勤就委曲的说不出话来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哭什么哭?你也不嫌丢人!”

    董雅琴拉着纪勤往里走,两人进了一个单独的美容间。

    进来之后,纪勤也不说话,坐在床上开始哭起来。从前天晚上到现在,她没有停下过一刻。在这样的时刻,她不允许自己软弱。哪怕在睡觉的时候,她也在想着见到徐水心应该说些什么,如何挽回沐风。打击接二连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急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急需要好好的发泄。

    此刻,董雅琴那些指责的话让她无比委曲,情绪一发不可收拾。明知道不该在董雅琴面前哭,这样只会让她对自己更反感,可是她控制不住了。

    她很委曲,很难受!

    “纪家又没死人,你这是哭得哪门子的丧?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这个婆婆怎么苛刻你了呢?”

    董雅琴对待她永远这么尖酸刻薄。

    “住口!再敢说纪家一个不字,我撕烂你的嘴!”

    原本坐在床上的纪勤突然“蹭”的站起来,冷冷的看着董雅琴,道。

    “反了!反了!纪勤,你居然还敢顶嘴?还要撕烂我的嘴?”

    董雅琴气得脸色铁青,扬手一耳光就朝着纪勤甩过去。

    纪勤现在也是一个练家子,真要打起来董雅琴在她手上自然是讨不到半分好处。她握住董雅琴的手,用力一甩,董雅琴就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哎呦!”

    “董雅琴,你这个泼妇,我受够你,也忍够你了!”

    发泄之后,就是彻底的爆发。

    董雅琴“哇”的一声开始呼天抢地的哭起来,边哭边骂道:“纪勤,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纪家怎么会教出你这种目无尊长的女儿?居然还敢动手打我?我告诉你,这事没完!大家快来看啊!儿媳妇动手打婆婆啊!天理难容啊!”

    董雅琴何时受过这样的委曲,此时就算是霍出脸面不要,也要好好整治纪勤。

    原本并不宽敞的美容间顿时挤满了人,有顾客,有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与董雅琴相熟的名流圈里的太太。

    “沐太太,这是怎么啦?”

    平时与董雅琴关系最好的方太太连忙扶起她,问道。

    董雅琴就那样坐在地上,也不起来,哭得愈加伤心。

    “我不活了!我的命怎么会这么苦啊!摊上一个这么不孝的儿媳妇,平时不说在我跟前尽孝,刚才居然还动手打我。我到底是造得什么孽啊,要遭这样的的罪啊!”

    周围的人纷纷向纪勤投去了异样的目光,对她指指点点的。

    纪勤却只是冷眼看着董雅琴唱戏,只觉无比可笑。她懒得解释,就算解释也没有用,她转身就要走。她受够了董雅琴的无理取闹,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她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

    “贱人,你给我站住!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休想离开这里半步。两年多都下不出一个蛋来,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横?沐家没将你扫地出门,已经算是……”

    董雅琴突然就站了起来,脸上泪水未干,头发凌乱,死死的拉住了纪勤。

    “两年多都下不出一个蛋来”狠狠的刺激了纪勤,让她想到了徐水心,想到了沐风的背叛,想到了她自己的不易受孕。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瞬间又爆发了。这一刻,她很想董雅琴这个女人立刻去死。她懒得再看她一眼,又是大力的一甩,董雅琴又跌倒在地上。

    “哎呦!”

    董雅琴爬起来,就朝着纪勤冲过去。纪勤虽然是个练家子,但是她此时还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智,自然知道不能真的伤了董雅琴。可董雅琴却不一样,她此时是满腹委曲,恨不得让纪勤死。所以她对着纪勤往死里打,两人毫无形象的扭打成一团。

    “别打了,别打了!”

    周围的人开始劝架,上前去拉开两人。

    可是董雅琴却是红了眼,一拉开又朝着纪勤冲了过去,场面十分的混乱,根本就没法控制。

    方太太平时闲来无事,经常到沐家去坐坐。所以与沐风也是认识的,她从董雅琴口袋里拿出手机,将电话打给了沐风。

    “沐风,你快到琳达美容院来。你妈和你媳妇在这里打起来,拉都拉不开。”

    等沐风赶到时,看到的便是他的母亲和他的妻子双双躺在地上,两人都是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十分的狼狈。

    “妈!”

    沐风先去扶董雅琴,他向来极为孝顺父母,此时见到自己的母亲如此的狼狈,他十分的痛心。比自己被别人打了脸,还要难受。哪怕那个伤他母亲的人是他爱的女人,哪怕她有原因,也不行。

    董雅琴见到自己儿子,仿佛见到救星一般,抱着他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儿子,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纪勤那个女人给打死了!”

    沐风抱着董雅琴侧头看向纪勤,虽然他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殴打自己的母亲,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纪勤都不应该。思到此,他的声音不由冷了一分。

    “小勤,到底怎么回事?快来向妈道歉!”

    纪勤却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这一刻,她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失望。

    沐风,太让她失望了!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在沐家,她从来都只是一个外人。

    “儿子,我不活了!这么多年,我爸妈从来舍不得碰我一根手指头,就是你爸都从来没有对我大声说过一句话。今天却被自己的儿媳妇打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今天敢打我,明天就敢毒死我。儿子,你快救救我!我好害怕!”

    董雅琴似乎很怕纪勤,越说越害怕,说到后面都已经开始发抖了。

    “小勤,你动手打了我妈?”

    沐风的声音更冷了一分,语气也更硬了。他用的是“我妈”,显然已经在和纪勤分彼此了。

    “你为什么不问问她对我说了什么?她又做了什么?”

    纪勤从地上爬起来,冷冷的与沐风对视。

    “不管她对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我现在就问你,你是不是打了她?”

    “是!”

    “啪!”

    下一瞬,沐风一记耳光就朝着纪勤扇了过去。

    “纪勤,她是我妈,也是你妈!你扪心自问,你心里还有我这个丈夫吗?”

    声落,沐风便没有再看纪勤一眼,抱起董雅琴往外走。

    而纪勤被沐风那重重的一记耳光掀翻在地,她躺在地上,无人问津,受尽嘲弄和唾弃。

    呵呵!沐风的话真是可笑!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吧?我心里有你这个丈夫,你心里又何曾有我这个妻子呢?

    ------题外话------

    嗯哼,虐纪勤,不告诉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4章有一种爱情叫做一见钟情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