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 史上最牛逼的小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勤直接回了纪家住,而董雅琴却是住进了医院,手臂和腿,还有背上多处擦伤。

    安雅打电话给沐风,要求他来向纪勤道歉,同时表示以后两人必须要搬出来住,绝不能和沐风的母亲住一起。而沐风却是第一次挂断了安雅的电话,第一次违背了安雅的意思。

    他说,让纪勤先来向我妈道歉!

    香园,那场闹剧之后的第四天下午两点半。

    纪勤约了徐水心在这里见面,上次因为董雅琴,纪勤失约了。这一次纪勤提前半个小时到达餐厅。

    对于纪勤来说,虽然她还在生沐风的气,也对沐风失望至极,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希望这个家就此散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爱的都只是这一个男人。她相信沐风也是爱她的,他们夫妻之间出现了问题,但并不是感情破裂。所以,她现在唯一要处理的只是那个叫徐水心的女人而已。

    这几天安雅也同她谈了许多,男人偷腥十有*,只要心还在你这里,想要挽回就不是难事。她生气,她失望,她伤心……所有的负面情绪加起来,都抵不过她还爱着这个男人。所以她并没有去找沐风谈这件事,她并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她只想就此平息,以后和沐风好好过日子。所以,她约了徐水心见面,她希望就此可以劝退她。

    直到下午三点多,徐水心才姗姗来迟。

    纪勤看到徐水心时全身一震,无疑徐水心是漂亮的,可是她却从徐水心的脸上看到了纪茹茜的影子。特别是眉眼,简直与纪茹茜如出一辙。

    为什么偏偏是像纪茹茜的女人?难道沐风对纪茹茜还有念想?

    “不好意思,来晚了!身体有些不舒服,这阵子老是嗜睡。”

    徐水心丝毫不客气的在纪勤的对面坐下,朝着服务生招了招手,就开始点餐。

    “徐小姐,你和我老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纪勤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拼命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才让她没有在一开始就朝着徐水心甩耳光。

    服务生已经送来了甜点,徐水心一边吃着甜点,一边说道:“纪小姐,我们睡在同一个男人的身边,你和他做过的事情,我也都和他做过。所以就别一口一个老公了,你就不觉得别扭吗?在我面前,你就别炫耀了!毕竟你们的婚姻现在腐烂到何种程度,你我都知道。还是叫沐风吧!你好,我也好!”

    纪勤气的脸色铁青,双腿已经蠢蠢欲动要站起,双手握拳又松开,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没有直接掀翻桌子,转身就走。

    “徐小姐,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纪勤坐在那里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

    而徐水心却一直在低头吃着甜点,对于纪勤的情绪她丝毫不关心,也丝毫不担心。

    “半个多月前吧!哦!就是四月八日那一天,我们在酒吧有了一夜情。然后四月十三日那一天,我们又一起过了夜……”

    徐水心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而是将她和沐风认识的经过同纪勤侃侃而谈。至于纪勤听到这些事情是个什么感受,那就不是她该担心的了。毕竟是纪勤开口问的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难道还有错?

    “够了!”

    纪勤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急切的打断了徐水心的话。四月八日那一天,她和沐风吵了架,她打了沐风一耳光。四月十三日那一天,是她这一辈子最屈辱的一天。她跪在地上替顾意舔干净了一双满是泥泞的皮鞋,当时她一直希望沐风能来救她。可是她受苦的时候,沐风却在别的女人怀里温存。

    这一刻,她只觉她的茫茫人生,就如荒野一般。

    “姐姐,你这不要这么大声,我胆子很小的,你吓倒我了!”

    徐水心拍着胸脯,嘴上说着“我怕,我怕!”,脸上的神色明明就是在幸灾乐祸。

    “姐姐?谁是你姐姐?”

    纪勤声音一沉,抬眸看向徐水心,目光蹙冷。

    “唉哟!姐姐就不要不承认了!我们这样的关系,在古代不就是一个大老婆,一个小老婆吗?我叫你一声姐姐,你啊!绝对当得!”

    徐水心甜甜的笑道。

    “闭嘴!徐小姐,你别给脸不要脸!”

    纪勤忍无可忍,已经是耐心尽失,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怒视着徐水心,似乎恨不得将她撕碎。

    徐水心握着杯子的手一顿,然后也站了起来,直接就将杯子里的水朝着纪勤泼了过去。

    “纪小姐,我今天来赴你的约,不是来听你说教和侮辱的。我告诉你,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自己的男人要出来偷腥,有种你阉了他,拿我出什么气?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呢?只要你能管好你老公,我绝不纠缠;否则,就请你挪地方出来!”

    “贱人!”

    纪勤一抹脸上的水,抬手一耳光就要朝着徐水心扇过去。

    徐水心的动作却也很快,立刻就握住了纪勤的手,冷冷的道:“纪小姐,莫要失了你的风度!我告诉你,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纪总裁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快要轮为弃妇呢?还是想要所有人知道,沐氏集团的总裁在搞婚外情呢?”

    声落,徐水心就甩开了纪勤的手,转身往外走,一如她来时般从容。

    纪勤双手撑着桌面,垂着头,连嘴唇都在发抖。

    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嚣张?她仰仗的到底是什么?

    ……

    纪勤从香园出来之后,就给沐风打了电话。

    “沐风,我们谈一谈!”

    “纪勤,除非你先向我妈道歉,否则,我什么都不想谈!”

    一通电话,只说了一句话,沐风就挂断了电话。

    纪勤愣愣的坐在车子里许久,然后发动车子回了纪家。

    她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如此委曲求全?

    只是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过去了,沐风不但没有来找她,连电话都没有一通。

    她从最开始的气愤,到惶恐,最后已经是越来越害怕和越来越不安。

    这半个月,她请侦信社的人查过徐水心的底细。无父无母的孤儿,刚大学毕业不久。那一晚是徐水心和同学第一次去酒吧玩,然后就和喝醉之后的沐风发生了一夜情。在他们第二次睡在一起之后,沐风就给她买了一套房子,三不五时到她那里去过夜。

    除了年经点,徐水心到底有什么可嚣张的?

    不!连纪茹茜都不是她的对手,一个小小的徐水心,就想和她抢男人,没门!

    她好不容易将纪茹茜踩在脚下,嫁给了沐风,她绝不能让这个女人破坏她的家庭和婚姻。

    那一天,她开车去了董雅琴住的医院。虽然她不认为自己有错,但是如果一定要先向董雅琴认错,才能缓解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那么她可以暂且委曲自己。

    她来到了董雅琴住的病房,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叫了一声“婆婆”。

    “滚!”

    一个枕头就朝着她砸了过去,然后便是董雅琴尖锐的声音响起。

    “婆婆,你听我说……”

    纪勤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到医院,不想半途而废。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只是董雅琴的情绪却非常激动,根本就不给纪勤说话的机会。

    “婆婆,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对!”

    纪勤压下转身就走的念头,垂着头,向董雅琴道歉。

    “呵呵!”董雅琴却突然笑了,冷声道:“纪勤,你以为你道歉我就会原谅你吗?你想都别想。将你这样的女人娶进门,我儿子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是我沐家家门不幸。不说你目无尊长,连婆婆也打,连孩子都生不出来。我一定会让我儿子和你离婚!”

    纪勤垂在两边的手紧握成拳,抬眸看向董雅琴,眼中含泪,却咬牙忍着没有反驳,也没有哭。

    纪勤,你要忍耐,你必须求得董雅琴的原谅。

    “婆婆,我和沐风一定会有孩子的,我们以后也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一次吧!”

    纪勤已经是卑微到了极致。

    “孝敬我?”董雅琴冷笑道:“我可受不起!谁知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会不会趁我不防备的时候弄死我?纪勤,我告诉你,说什么都没用。这个家,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董雅琴这一次是借题发挥,她原本就不喜欢纪勤。本来纪勤如果识相点,她们婆媳俩还能装装和睦。可是现在,纪勤竟敢骑到她头上拉屎?那她就让她看看,这个家到底是谁说了算?别以为她儿子喜欢她,她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而且现在纪茹茜还自己创立了如意酒店,比纪勤这个靠着纪家的寄生虫强多了。以前她就找算命的替她儿子和纪茹茜算过,他们的姻缘本是天注定,天造地设的一对。纪茹茜是大富大贵之命,天生旺夫。都是纪勤这个恶毒的女人人中插一脚,她儿子也是糊涂,怎会就抛弃了纪茹茜,而选择了纪勤这个扫把星呢?

    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让沐风和纪勤离婚。儿子只有和纪勤离了婚,才能重新追回纪茹茜。有了纪茹茜那颗摇钱树,少一个纪氏集团怕什么?想当初的纪氏集团还不是纪茹茜一手撑起来的?

    “你……”

    “妈!”

    “伯母!”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

    “儿子,水心你们散步回来了啊!”

    董雅琴眼疾口快,生怕纪勤不知道似的,立马眉开眼笑的叫道。

    纪勤转过身,恶毒目光停在徐水心身上。

    徐水心却是仿佛没有看到她这个人一般,目不斜视越过她,朝着董雅琴走去。

    “唉呀!伯母,您怎么起来了呢?快躺好!医生可是交待了,你得卧床静养。你要是有个好歹,阿风还不得担心死啊!”

    “纪勤?”

    沐风见到纪勤有些惊讶,目光掠过徐水心,看向纪勤的目光有些闪躲。

    “水心啊!还是你最贴心,最孝顺!我们阿风要是能娶到你……”

    董雅琴握着徐水心的手,满脸慈爱。嘴里的话嘛,自然是故意说给纪勤听的。

    纪勤看着这病房里的一幕幕,沐风与徐水心成双成对,董雅琴与徐水心相处和睦,宛如母女,只有她是一个外人。而且刚才董雅琴说的那些话,沐风竟然也没有反驳。

    这一刻,所有的隐忍都不再有任何意义,所有的委曲再也压仰不住,彻底爆发了。

    她捂着嘴,转身就往外跑。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她处心积虑从纪茹茜那里抢来的男人,她苦心经营着这个家,为什么到最后却会变成这样?

    面目全非,支离破碎!

    “小勤!”

    沐风也跟着跑了出去。

    “儿子……”

    董雅琴气得直跺脚,傻儿子啊,那个女人走了就走了,你还追去干什么啊!

    “伯母,您别急,我这就去看看!”

    “好!”

    徐水心也紧跟着出了病房。

    她在医院外面的一个小走廊上看到了沐风和纪勤,纪勤一直在哭,而沐风似乎在安慰她。

    她勾唇一笑,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纪小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别怪阿风。就像上次你找我的时候,我答应你的,我一定会离开阿风的,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家庭。”

    徐水心走到沐风和纪勤面前,垂着头,一脸的愧疚,楚楚可怜的道。

    此时的纪勤正在气头上,见徐水心现在这副委曲的模样,更是气打不一处来。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耳光朝着她甩过去。

    “贱人!”

    纪勤那一耳光打得很重,徐水心没有躲,被直接掀翻在地上。

    “纪勤,你干什么?”

    沐风狠狠的瞪了纪勤一眼,连忙去扶徐水心。

    徐水心却是拉住了沐风的衣袖,对着他摇了摇头,然后才看向纪勤道:“纪小姐,对不起!我从来没想过和你争什么。阿风爱的人是你,是我一直在纠缠着她。是我不要脸,你骂我打我都是我该受的。我不敢求得你的宽恕,只求你能原谅阿风。”

    徐水心边说边自己打自己的耳光,眼泪止不住的流,那我见尤怜的模样,可真是闻者心酸,见者落泪。

    沐风更是心如刀割,他与徐水心之间的那点事,根本就说不清谁对谁错。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他做了就是做了,要一个柔弱的女人替他承担责任算什么事?况且现在徐水心已经是他的女人,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还那么年轻,就那么死心踏地的跟着他。她什么都没有,只有他。这个时候,如果他不站出来保护她,她还能去依靠谁呢?

    纵使这件事情错在他,可是纪勤也不能这样对他的女人,说骂就骂,说打就打。

    无疑,徐水心那番委曲求全,处处为沐风着想的话,激起了沐风对弱者的保护欲。

    “水心,够了!”沐风紧紧的握住徐水心的双手,将她推到身后,怒视着纪勤,道:“小勤,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不要为难水心。”

    “水心?叫得可真亲热啊!沐风,你最好睁大眼睛看清楚,你不会傻到真的相信她的鬼话,真的以为她爱你爱到可以什么都不求吧?这个女人的心机可重着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纪勤闭了闭眼,告诉自己要冷静。沐风只是被那个贱人给骗了,只要他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他一定不会再和那个女人再有任何牵扯。

    “够了!纪勤,水心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你清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难怪那天下午水心回来,就一直哭,问她什么也不肯说。后来我见她一个人偷偷上药,才看到她手臂上和腿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你可真恶毒,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你怎么下得去手?”

    沐风的声音极冷,眼里满满都是失望,仿佛直到现在才认清纪勤的真面目一般。

    “我没有!”纪勤指着徐水心,冷声道:“一定是你这个贱人在挑拨离间,明明是你对着我耀武扬威,明明是你……”

    沐风突然就笑,却带着森森的寒意和森森的冷意。

    “纪勤,你知道吗?水心什么都没说,她甚至提都没有提到过你。这几天她一直在劝我,劝我将你接回家,劝我向你道歉,劝我赶紧同你和好。这样善良,处处为我,为你着想的她。你这样指责她,你心里不亏吗?”

    “阿风,别说了!都是我的错,纪小姐现在情绪激烈一点,也是应该的。”

    徐水心站在沐风背后,一个劲的劝着沐风。

    徐水心越是想要息事宁人,沐风越是觉得她受了委曲,越是心不安,越是对她满怀愧疚。

    纪勤冷冷的笑,这一幕何其的熟悉啊!想当初她就是以弱者的姿态从纪茹茜手上抢走了沐风,而现在另一个女人用同样的方式,抢走了她的男人,破坏了她的家庭。

    “我不亏!抢我老公的是她,当第三者的是她,破坏我家庭的是她。是她亏欠我!”

    “简直不可理喻!心水,我们走!”

    这一刻的沐风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对于徐水心是满心的怜惜,而纪勤她本就站在一个徐水心无法比拟的高度,此时更显得她盛气凌人,以强凌弱。

    “阿风,那个纪小姐……”

    徐水心被沐风拉着往前走,似乎十分为难,不停的回着看纪勤。她的声音依旧柔弱,可是看向纪勤的目光却是带着得逞的笑。

    纪勤看着两人紧紧相握的双手,看着徐水心眼里得意的笑。她的丈夫握着别的女人手,将别的女人护在怀里,对着她声声控诉。

    “贱人!你这个狐狸精!”

    纪勤突然发疯一样的冲上来,扯住徐水心的头发,将她推倒在地,骑在她的身上,掐着她的脖子,双目赤红,眼里带着疯狂的杀气。

    “贱人,你去死……啊!”

    “纪,纪……”

    徐水心脸色涨得通红,双手去推纪勤,用力的挣扎。

    “啪!”

    沐风一记耳光将朝着纪勤甩过去,然后用力的推开纪勤,扶起脸色苍白的徐水心,焦急的道:“水心,你怎么样?”

    徐水心靠在沐风的怀里,手轻轻的抚着小腹,额头上直冒冷汗。

    “阿风,痛,好痛!”

    沐风一时并没有反应过来,担心的道:“水心,你哪里痛?”

    “肚子,肚子好痛,我的孩子,孩子!”

    徐水心突然就大叫起来,抚着小腹的手开始发抖,声音凄厉。

    沐风也是慌了神,顾不上问徐水心到底是什么时候怀上他的孩子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他,抱起徐水心就往医院里跑去。边跑边喊:“医生!医生!”

    因为这里是医院比较偏僻的走廊,所以基本上没有人经过这里,更别提说有医生。走廊到医院并不远,可是沐风却仿佛跑了几个世纪那么长。当医生赶来,他将徐水心送进手术室里,他的腿都软了!

    这是他的孩子,他的第一个孩子,可千万不能有事!

    沐风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董雅琴听到消息也赶来了。

    “儿子,水心怎么样?”

    “妈,水心怀了我的孩子,可我却没能好好保护她。”

    沐风抱着董雅琴,哭得像个孩子。他对徐水心和未出世孩子的愧疚,亏欠让他此刻坐立不安,不知所措。

    “水心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董雅琴轻拍着沐风的背,安慰道。

    ……

    另一边,纪勤依旧躺在地上。从沐风将她推倒在地上开始,她就没有起来。

    不是她不想起来,而是她根本无法起来。

    她双眼空洞的看着天空,阴沉沉的天空,就如她此时灰暗的心。

    她的左腰在刚才被徐水心那个贱人用玻璃碎片捅了一刀,伤口很深,现在还在流着血,只是她却感觉不到痛。

    因为身体上的痛,抵不过她此时心痛的万分之一。

    沐风就那样抱着徐水心失魂落魄的离开,他那么焦急,那么担着徐水心,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瞄一下她。哪怕他回头看她一眼,他都会看到她其实也受了伤,她的伤并不比徐水心那个贱人轻。

    曾经那么爱她,将她护在心手里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徐水心怀了他的孩子的,呵呵!沐风,你告诉我,那现在的我到底又算什么?

    ------题外话------

    推荐好友狐焉的文文《美男计之娇妻诱拐计划》,在钻石榜上的文。大家可以去看看,喜欢请收藏一下,拜谢!

    http://。/info/675697。html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5章史上最牛逼的小三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