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 我怎么舍得这样委曲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

    沐风握住医生的手,双手都在颤抖,一脸的焦急。

    “孩子暂时保住了,不过胎儿不是很稳,以后一定要多注意孕妇的情绪,好好保胎。”

    “谢谢!谢谢你!”

    沐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开始出现血色。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水心!”

    董雅琴见护士推着徐水心出来,连忙迎上去,欢喜的叫道。

    “伯母,阿风。”

    “水心,孩子保住了,我们的孩子没事!”

    这一刻,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沐风欣喜若狂。

    徐水心紧紧的握着沐风的手,脸上荡起了浓浓的笑意。

    “谢天谢地!老天爷保佑!”

    沐风与董雅琴有说有笑的推着徐水心往病房里走去,这一幕看在外人眼里,俨然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而这时有护士推着一个单架往手术室而去,与沐风他们擦肩而过。只是此时的沐风沉醉在他要做父亲的喜悦里,一心都在徐水心身上,并没有看到另一个单架上躺着的是纪勤,那个才是他的妻子,那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

    ……

    纪勤才做完手术,刚醒过来,就接到了董雅琴打来的电话。

    她原本不想接,可想到董雅琴的尖酸刻薄,她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不管怎么说董雅琴是沐风的母亲,是她的婆婆。

    “纪勤,你这个贱人!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找徐水心的不是,伤到我孙子一根毫毛,我要你的命!”

    说完,也不待纪勤说话,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纪勤躺在床上,猛得将手机朝着墙壁砸过去,“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安雅原本站在床前给她整理被子,连忙抱住纪勤,问道:“小勤,怎么啦?怎么突然就哭了呢?”

    “妈!沐家欺人太甚!”

    纪勤紧紧的抱住安雅,这几天所受的委曲就如决堤的水,瞬间全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小勤,不哭!慢慢说,告诉妈,妈为你作主!”

    安雅轻拍着纪勤的背,心里也极不是滋味。刚才当她接到纪勤的电话赶到医院里,纪勤已经进了手术室。可是手术室外面却没有一个人,她记得明明董雅琴也是住在这间医院。既然董雅琴在这里,沐风十有*也会在。可是从手术到现在,却连沐风的影子都没见到。

    纪勤将沐风在外面有女人,和那个女人已经怀了沐风的孩子,而她却是个不易受孕的体质,以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安雅。

    “贱人,瞎了他们的狗眼!”

    安雅也是十分气愤,她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小三。当年她受过那样的苦,没想到今天她的女儿也和她遭了同样的罪。

    “妈,我该怎么办?”

    此时的纪勤已经是六神无主,心力交瘁,心有不甘,却又是无可奈何。

    “小勤,你跟妈说实话,你还爱沐风吗?”

    安雅双手握住纪勤的肩膀,正视着她,道。

    “我,我……”

    纪勤低着头,却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安雅叹了一口气,女儿的性子随她,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优柔寡断。她们明明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可却狠不下心,不得不委曲求全。亦如她当年,她哭过,闹过,恨过,可是最终能怎么办?哪怕她心有不甘,她依旧选择了原谅纪安邦。

    所有的退让与委曲,只不过是因为她们爱着那个男人。

    “我知道了!小勤,你好好养伤,妈会帮你的!”

    ……

    第二天,纪氏集团对外宣称纪勤总裁因身体不适在家休养,暂由纪安邦代理总裁一职。

    纪安邦交待下属只要是与沐氏集团有关的项目都暂且缓一缓,不必正面回复他们,和他们“打太极”即可,这就相当于是暗中暂停了与沐氏集团合作的所有项目。

    沐氏集团那边开始还有人不断的过来追问原因及进度,时间久了,他们也就看出了苗头,不再派人到纪氏集团来游说,而是将这事报告给了沐风。

    沐风这一阵子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一边要忙工作,一边要照顾徐水心。董雅琴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纪勤是个不容易受孕的体质,所以对徐水心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愈发的看重。怕出什么意外,更是自做主张的将徐水心接回了沐家住,以便她随时可以照顾到徐水心。

    沐风听到属下的汇报之后,自然明白原因出在哪里。他微一沉思之后,直接将电话拨给了纪勤。

    “小勤,你在哪里?”

    “医院。”

    纪勤的声音有些硬。

    “你怎么了?”

    “身体有些不舒服。”

    纪勤自然不会傻到告诉沐风,她是因为被徐水心捅了一刀才住进医院的。毕竟当时的情况,不说是沐风,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徐水心差点流产,在那样的情况下,徐水心怎么可能还能伤到她?就算她说了,沐风也不会相信,只会让沐风更反感她,更讨厌她。

    “嗯,你住在哪间医院,我过来看看你吧!”

    “不必!不是什么大病,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

    倒也不是纪勤不想见沐风,主要是因为她心里还有气,而且在感情里,她也没法做到冷静。从知道徐水心的存在开始,她已经因为冲动犯下了太多的错。在感情里,谁爱得多,谁就输。在她还没有调整好自己之前,她不会见沐风。

    “小勤,你别任性。我们见面谈!”

    “沐风!”纪勤的声音蹙冷,也提高了分贝,道:“是我任性吗?在你背叛我的时候,在别的女人怀上你的孩子的时候,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小勤,对不起!”

    沐风确实心存愧疚,但是愧疚终究抵不过现在徐水心肚子里的孩子。

    “呵呵!你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

    这么多年,纪勤怎么会不了解沐风呢?即使沐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她却知道,至少此时此刻沐风在心里已经做了选择。

    对不起的是她纪勤,而他要徐水心肚子里的孩子。

    “纪氏集团暗中暂停与沐氏集团的所有合作项目,这事你知道吗?”

    “我这几天都没有去上班,并不清楚。”

    “小勤,我是爱你的,你这样逼我没有任何意义。”

    “爱我?”纪勤突然就笑了,只觉无比讽刺。“沐风,你爱我,所以去和别的女人滚床单?你爱我,所以现在你又打算怎么安置那个女人和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呢?”

    “小勤,我已经道过歉了!”

    纪勤这样纠缠不休,让沐风很烦躁,已经是很不耐烦。

    纪勤冷哼一声,道:“你道歉就可以弥补对我造成的伤害吗?你道歉就可以让我现在的处境不尴尬吗?”

    “小勤,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将伤害减少到最低,我别无他法。你为什么要这样得理不饶人呢?”

    半晌,纪勤都没有说话。

    “小勤?”

    “嗯。”纪勤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沐风变成了现在这样。每次说着说着就会吵起来,所以她必须要冷静。“这事我不管,你去找我妈吧!”

    声落,纪勤就挂断了电话。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这场家庭的捍卫战里,安雅比她看得更清楚。而她会不忍心,会有顾虑。所以由安雅出面,比她出面更好。

    ……

    香园,包厢。

    沐风与安雅相对而坐,安雅低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在等沐风先开口说话,毕竟今天是沐风约的她。

    “妈!”

    沐风叫道。

    安雅抬眸,冷冷的笑,道:“你还是叫我纪夫人吧!这一声‘妈’我现在可是担不起,况且这一声‘妈’现在也是朝不保夕的,我看你迟早也得改口。”

    “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是绝对不会和小勤离婚的。”

    沐风连忙向安雅保证。

    “是吗?”安雅冷冷的道:“你那个妈不是说,你们沐家有她就没有小勤,有小勤就没有她吗?她不是一直在逼着你离婚吗?现在你们沐家不是连小三都登堂入室了吗?不离婚?我看你明明就很想离婚嘛!”

    徐水心已经住进沐家的事情,虽然沐风有意遮掩,董雅琴做得隐蔽,但是却瞒不过安雅。

    “妈,你别误会!我妈和小勤确实有些误会,先前小勤动手打了我妈,你也知道。我妈心里有些怨气,也是难免的。这事我会处理的,保证给你一个交待。至于徐水心住进沐家,也是我妈背着我接进来的。我爱的是小勤,我不会再做糊涂事来伤小勤的心的。”

    很明显,沐风已经在作退让。他明白安雅可不是纪勤,他所能仰仗的并不多。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安雅的语气也平静了些,现在看来,至少事情还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妈,徐水心怀了我的孩子,而且我听说小勤似乎不容易受孕。你看是不是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不是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吗?我想……”

    沐风一边说,一边在观察安雅的情绪。

    “够了!”安雅猛得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声的道:“好你个沐风!你这是打算让老婆和小三平起平做吗?我纪家的女儿就是这样让你来糟蹋的吗?看来你们沐家现在果然是翅膀长硬了,不需要我们纪家了。很好!既然你舍不得外面的野女人,就离婚吧!这世上难道还有谁离了谁就活不成了吗?”

    “妈,你别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的意思是……”

    沐风自然不敢得罪安雅,现在沐氏集团的情况并不好,前有纪茹茜那头狼对他虎视眈眈,现在如果再和纪氏集团闹翻,那么沐氏集团怕是就会四面楚歌。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考虑,他都绝不能和纪勤离婚。

    安雅微一沉吟,方道:“沐风,我有几点要求,你听好。第一,那个女人立刻搬出沐家;第二,你以及你的母亲都必须去向小勤道歉,也许小勤当初确实是有错,可是难道你的母亲就没有吗?你就没有吗?她面对婆婆的刁难,丈夫的出轨所受到的伤害比你们任何人都要深;第三,以后你们必须搬出来住,你的母亲一直不喜欢小勤,只要她们住在一起势必会有矛盾;第四,你必须签署一份保证书,如果你再到外面沾花惹草,你名下所有的财产包括沐氏集团的股权全部都转移到小勤名下;第五,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可以生下来,但是孩子必须寄养在小勤名下,那个孩子的母亲必须是小勤。为了避免你和那个女人再纠缠不清,那个女人必须死。如果你下不了手,我可以代劳。”

    “妈,你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一直在退让的沐风,此时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前三点,也许还可以调和一下。但最后两点,却是太过强人所难了。

    “过分?”安雅冷哼一声,又道:“沐风,这是小勤最后的底线,纪家绝不会再做丝毫的退让。留下那个孩子,是小勤对你最大的仁慈。如果今天换成是小勤出轨,试问你能做到像我今天这样吗?我看未必!要女人,还是要事业,你自己选!想好打电话给我。你最好能好好想清楚,我纪家的女儿绝不白受委曲。如果沐家对不起我的女儿,我想沐氏集团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很忙,就先走了!”

    声落,安雅便起身离开了包厢。

    ……

    另一边,楚北辰,顾意,纪茹茜也分别摘下了耳机。

    “纪夫人,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这姜还是老的辣,这事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楚北辰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朝着顾意举了举杯,笑道。

    “茹茜,这事你怎么看?”

    顾意看向纪茹茜问道。

    “阿辰,徐水心那边能不能再烧一把火。”

    纪茹茜是随着顾意称呼楚北辰的。

    “你的意思是……”

    楚北辰似笑非笑的看着纪茹茜,问道。

    纪茹茜朝着顾意和楚北辰招了招手,三人凑近一起商量,最后各自脸上都有笑容蔓延开来。

    ……

    盛世华庭。

    纪茹茜觉得顾意就是一个万花筒,像变戏法似的,抖一抖,他就能为你变出一个花样来。

    比如,今天从楚北辰那里回来之后,她看到顾意在泡咖啡,突然就想喝卡布奇诺。

    顾意立马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说道:“宝贝,等着!”

    然后他就钻进厨房里去了。

    顾意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他的许多生活习惯都以简便为主。比如喝咖啡,家里咖啡机和咖啡豆都有,但是他一般都是泡的速溶咖啡来喝。

    纪茹茜很奇怪,当时还问过他,现磨的咖啡不是更香吗?

    顾意的回答却是:速溶咖啡更简单,更快。

    顾意从不纵容自己偶尔的享受,但是却从来不委曲纪茹茜,比如现在。对于顾意自己来说,宁愿选择口感较差的速溶咖啡,也不会选择现磨的咖啡,因为现磨的咖啡比较麻烦。比起现磨的咖啡,卡布奇诺更麻烦,更奢侈。但是因为是纪茹茜想喝,所以顾意毫不犹豫。

    顾意在厨房里磨咖啡,纪茹茜倚在门口看着顾意。

    “顾意,我觉得你挺神奇的啊,怎么什么都会呢?”

    纪茹茜笑着道。

    “老婆的一切要求,都应该给予满足。”

    顾意回过头,朝着纪茹茜温柔的一笑,道。

    顾意已经开始煮咖啡了,虽然纪茹茜从没见顾意用过咖啡机,但是他操作起来却是熟门熟路的。

    “热咖啡,可以吗?”

    顾意又问道。

    纪茹茜点了点头。

    接着,顾意又从冰箱里拿出冰冻好的牛奶倒进奶泡壶里,开始打奶泡。

    “原来奶泡是这么做的啊!”

    纪茹茜是典型只吃不会做,第一次见到打奶泡,还挺好奇的。

    “嗯,很简单是吧?”

    “嗯。”纪茹茜点了点头,又道:“顾意,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顾意正在打奶泡的手一顿,侧过头看向纪茹茜,似笑非笑的道:“当然有!”

    “啥?”

    纪茹茜表示很好奇,还有什么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顾意不会的吗?

    “比如说生孩子!”

    纪茹茜顿时辶耍己炝恕

    “那个……你先忙,我去客厅里等!”

    说完,她就落荒而逃。

    顾意嘴角勾着笑,继续开始制作卡布奇诺。

    不一会儿,顾意就从厨房里出来了。而纪茹茜想喝的卡布奇诺也已经摆在了她的面前。

    瓷白的杯子和碟子,最上面是乳白的奶泡,将浓黑的咖啡整个遮住,奶泡上面还用巧克力酱画着桃心和她的名字。清淡的香味,而且又极有卖相,让人一看就非常有味口。

    “顾意,你还会画画呢?”

    纪茹茜看着奶泡上面用巧克力酱制作出来的图画,因为自己不会,所以感觉特别神奇。

    “尝尝味道怎么样?”

    顾意笑着道。

    纪茹茜拿起钢勺,小心翼翼的挑起一些奶泡,生怕破坏了画好的整个画面。她吃了一口奶泡,连连点头,道:“好吃,好吃!”

    顾意扑哧一声笑了,其实奶泡应该和咖啡搅拌在一起口感才会更好。如果单吃奶泡其实味道有点像喝纯牛奶,吃不出什么味道来。所以茹茜违心的一个劲的赞“好吃”,只不过是因为这是他做出来的东西。

    “小傻瓜!”

    顾意取过纪茹茜手中的钢勺,挑了一大勺奶泡喂进纪茹茜的嘴里。纪茹茜又是眼中带笑,一脸享受的吃起来。

    两人都撑着下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上都是清浅的笑容。一个吃,一个喂,你一口,我一口。似乎闻到了幸福的味道,甜蜜的香味。

    因为吃东西时候心不在焉,结果就是吃的两人都是满嘴的泡泡。

    “茹茜,过来!”

    顾意朝着纪茹茜勾了勾手指。

    “怎么啦?”

    纪茹茜凑过来问道。

    “你的嘴角上有东西!”

    声落,顾意就已经吻上了纪茹茜的唇,还顺带伸出舌头将她嘴唇上的奶泡给舔干净了。

    “嗯,这回才是真的好吃,有巧克力的浓香,还有爱情的味道,茹茜的香甜,这绝对是我目前喝过最好喝的咖啡了。”

    顾意放开纪茹茜之后,依旧是一脸享受,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味道。

    “是吗?”纪茹茜笑了笑,道:“那我也试试!”

    这回是纪茹茜吻的顾意,替他舔干净了嘴角的奶泡。

    “明明就一般嘛!”

    “这样?”顾意阴恻恻的笑,道:“那我们再试试!”

    这回可就不只是吻了,顾意开始上下其手。

    “今天是危险期。”

    纪茹茜一边热情的回应着顾意,一边说道。

    “那就生个孩子!”

    顾意似是随口一说。

    纪茹茜微怔,猛得推开顾意,道:“未婚先孕不太好吧!”说完,见顾意皱着眉,才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太激动了,连忙又解释道:“那个我其实并不介意未婚先孕,我就是担心孩子生下来之后没办法上户口。”

    “宝贝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顾意突然就笑了,直接将纪茹茜打横抱起,往卧室里走去。边吻边道:“茹茜,我怎么舍得这样委曲你?”

    ……

    沐家。

    原本出门逛街的徐水心,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头发凌乱,额头上直冒汗。她似乎跑得太急,连鞋都掉了一只,都不自知。

    “水心,怎么跑得这么急?”

    沐风落下了一份文件在家里,这回刚好顺道回来取,就见到一身狼狈的徐水心。

    “阿风!”徐水心见到沐风似乎很惊讶,然后连忙又低下头,连连摇头道:“没事,没事!”

    “水心,你到底怎么了?”

    沐风双手握住徐水心的肩膀,让她正视自己。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徐水心明明就有事瞒着他,他还不至于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我,我,我……”

    徐水心似乎很紧张,很害怕,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然后就抱着沐风大哭起来。

    “水心,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曲?还是谁欺负你了?你别怕,告诉我!”

    “刚才在外面有人跟踪我,我听到,听到他们说,纪夫人要直接看到我的尸体。如果,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徐水心害怕的直发抖,边哭边说道。

    沐风全身一震,握着徐水心肩膀的双手猝然收紧,安雅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阿风,纪夫人是谁?她为什么要杀我?”

    ------题外话------

    好久没求票了,求个票票,评价票,月票快到我碗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6章我怎么舍得这样委曲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