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章 Boss娘娘才是执棋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香园,包厢。

    安雅正在等徐水心来赴约。

    不一会儿,包厢的门被推开,身着宽松的衬衫,穿着平底鞋的徐水心走了进来。

    “纪夫人!”

    她似乎很害怕,走到安雅面前并没有落座,而是怯怯的先叫了她一声。

    “坐下吧!”

    “是!”

    徐水心对安雅十分的恭敬。

    “徐小姐,你和我女婿沐风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他是有家室的人,我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安雅也还算客气。

    “纪夫人,请相信我,我无意破坏阿风的家庭。只是现在我怀了他的孩子,而伯母和他都很期待这个孩子。我知道阿风对我只是怜惜,他真正爱的人是纪小姐。所以我不敢奢求太多,只求能平安生下孩子,只求以后能和我的孩子生活在一起。我不会和纪小姐去争,我也不要什么名分。只要阿风承认我的孩子,我保证不会再去打扰阿风和纪小姐。”

    徐水心满脸的歉意,哽咽道。

    “不行!孩子你可以生下来,但是孩子的母亲只能是纪勤,也只有纪勤。”安雅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徐水心,又道:“徐小姐,你是聪明人,你现在缠着沐风不放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留下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是我们纪家对你,对沐家最大的仁慈。现在离开沐风,你还能值点钱。否则,你赔上的不但是你自己,还有整个沐氏集团。到时,沐风对你别说怜惜,怕是恨不得你早点死。”

    “纪夫人,原来是你拿沐氏集团在逼阿风。对不对?难怪前几天阿风问我,愿不愿意到乡下去住。我明白阿风的为难,我也从不敢奢求什么。我已经答应孩子生下来之后就离开阿风,你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为什么还要这样逼我?”

    徐水心坐在座位上,似乎是想到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艰难,伤心的哭了起来。

    听到徐水心这么说,安雅心里是高兴的。看来她的施压不是没有作用的,沐风已经有动作了。只是这些还不够,这个女人万万留不得,既然沐风不忍心,那么这个恶人就由她来做。

    “我们逼你又怎么样?你破坏我女儿的家庭,你又何尝不是在逼她?男人嘛,也就那么回事,你怀了他的孩子又怎么样?为了他的事业,他还不是照样牺牲你?你仰仗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而小勤背后是整个纪家。你说沐风会选谁?你不是口口声声爱沐风吗?爱他难道就不能为他做点让步和牺牲吗?否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将是整个沐家的罪人。”

    “不!纪夫人,我求求你,不要!”徐水心突然朝着安雅跪了下来,拉着她的衣袖,苦苦的哀求道:“沐氏集团是阿风的心血,我求你不要毁掉它。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勾引了阿风。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肚子里的孩子。我求求你,放过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什么都不要了,我现在就离开阿风,离开a市,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母子的地方,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纪小姐和阿风的面前。”

    “够了!徐小姐,你不必再在我面前演戏!”

    安雅甩开徐水心的手,对于她所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这个女人心机可真重啊!难怪小勤几次都栽在她的手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能忍,又会演戏。如果她不是早就听小勤说了这个女人的阴险,此时连她都要被这个女人给感动了。

    “纪夫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心的,求求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保证躲得远远的,不让阿风找到。”

    徐水心依旧跪在地上,哭泣着,哀求着。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安雅半蹲下来,捏住徐水心的下巴,冰冷的道:“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的保证?现在说的好好的,谁知道将来的某一天,你会不会突然带着那个野种回来找我的小勤算帐?要让我不动沐氏集团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肚子里的孩子认小勤做妈,而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住秘密,不是吗?”

    “原来你们要的是我的命!难怪我问阿风,他一直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肯说。你们可真狠,真狠啊!”

    徐水心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声音是说不出的凄惨和无助。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小三都该死!徐小姐,你最好考虑清楚,是牺牲自己保全你的孩子和沐风,还是让沐氏集团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陪着你一起去死。”

    安雅对着泣不成声的徐水心无动于衷,步步紧逼。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请你给我一天时间,作最后的告别!”

    “好!”

    ……

    徐水心跌跌撞撞,神思游离的出了香园。

    安雅站在包厢里看着徐水心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才拿出录音笔,删掉了刚才录制的那一段录音。

    小勤说,这个女人总是背后一套,当面一套。面对她的时候态度十分嚣张,在沐风面前就是一副小鸟依人,委曲求全的模样。

    所以这一次,她故意步步紧逼,盛气凌人,就是想逼她露出真面目,然后留下证据,让沐风知道这个女人将他骗得有多惨?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能忍,这么能装。难怪小勤在她手上讨不到好,这个徐水心还真是个人物。

    徐水心会这么果断的答应她的要求,她其实也很奇怪。徐水心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才不相信她真的会为了沐风而牺牲自己。现在只能防备着,走一步看一步了。

    ……

    而徐水心出了香园之后就坐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坐在驾驶位上的是戴着鸭舌帽的楚北辰。徐水心朝着楚北辰点了点头,楚北辰立刻就开始放车里的一段音响。

    那是一段打斗,吵杂的场面。而徐水心已经拿出了手机,对着此时仍在录音的手机,哽咽的说道:“阿风,救我!”

    接着徐水心结束了手机录音,然后将录音播放一遍给楚北辰听。

    “嗯,可以了!”

    楚北辰确认之后,她才将录音编辑成文件,发送给沐风。

    “楚先生,走吧!”

    “好!”

    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

    沐风没有想到,徐水心的那一声“阿风,救我!”是他听到徐水心最后的声音。他在听完徐水心发给他的录音之后,他就动用了他身边所有的关系去找徐水心,甚至连纪家都去找过。可是徐水心出了香园之后,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没有了任何痕迹。

    一周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徐水心不见了,连同他的孩子,就这样不见了。他其实心里明白,徐水心和他的孩子十有**是凶多吉少,可是他却自欺欺人的不想承认。

    徐水心,那个温柔善良,一心一意爱着他的傻女人。他的孩子,他的第一孩子。就因为他的无能,他的懦弱就这样被害死了。

    安雅!

    你杀死了我的孩子和水心,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

    纪家。

    纪勤打开门,便看到站在门口的董雅琴。

    “婆婆?”

    纪勤有些惊讶。

    董雅琴却直接推开了纪勤,冷声道:“叫你那个杀人犯的妈出来见我!”

    “你什么意思?”

    纪勤根本不明白董雅琴说的是什么。

    “我的孙子死了,徐水心也死了,全被你那个妈给害死了!”董雅琴往客厅里走去,走到哪里,就将哪里的东西摔碎,喊道:“安雅,你这个毒妇,你给我出来!”

    “小勤,出了什么事?吵什么?”

    安雅从楼梯上走下来,声音透着威严。

    “安雅,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把我的孙子还给我!”

    董雅琴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安雅,大声的骂道。

    安雅微微一顿,然后便神色从容的越过董雅琴,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淡淡的道:“亲家母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呸!沐家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和你们纪家结了亲。你的女儿生不出孩子也就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还害死了我的孙子。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孙子交出来,我和你没完!”

    董雅琴一脚就将楼梯口的一个古董花瓶踢倒,冲到安雅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安雅原本低头在喝茶,闻言,猛得将茶杯重重的搁在茶几上,抬眸看向董雅琴,冷冷的道:“孙子?我的女儿没有怀孕,你们沐家哪里来的孙子?谁说我的女儿生不出孩子?不是你的儿子有问题吗?沐夫人,我劝你还是先查查清楚,你这样的冒然的认亲,可别让你的儿子捡了个便宜爹来当,替别人养了儿子还不知道呢。”

    “你……”董雅琴被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安雅的手抖啊抖的,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这个毒妇,害死了我的孙子,现在居然还敢在这里说三道四的?你就不怕遭天地雷劈吗?那还只是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狠手啊!”

    “沐夫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要不是你来纪家闹,我都不知道哪里刮风下雨,谁知道你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孙子?谁知道你的孙子长的什么样?没有证据的事情,还请你慎言!”

    安雅自始至终都很冷静,维持着她贵夫人的形象。

    “证据?”董雅琴冷冷的笑道:“你好意思说要证据?你用沐氏集团威胁水心,逼着水心离开阿风,逼着水心去死,水心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你,你难道都忘了吗?阿风手里可是留着你犯罪的证据,你要是再不将我的孙子交出来,我们就到法院去告你!”

    一瞬间,安雅脸上的淡然悉数龟裂。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徐水心为什么那一天会一改常态,为什么会那么可欺。原来不但她录了音,徐水心也录了音。

    她被徐水心给算计了,那一天,徐水心只不过是陪着她演了一场戏,唱了一出离间计。

    “我确实去威胁过徐水心,但是我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

    “你撒谎!那一天之后,水心就不见了。不是你,还会有谁?你将我的孙子还给我,还给我!”

    说话间,董雅琴突然就朝着安雅扑了过去。双手掐住她的脖子,用力的勒紧,神色狰狞,已近乎疯狂。

    “妈!你快放开我妈!”

    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纪勤连忙去拉董雅琴,可董雅琴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朝着纪勤就是一脚踢过去,纪勤没有防备,被董雅琴踢得后背撞向茶几,茶几上的水杯掉了下来,碎了一地的碎片,还割伤了纪勤。

    “妈!快住手!”

    突然沐风从外面冲了进来,迅速的拉开了董雅琴。

    这一刻,倘大的客厅一片狼籍,满地的碎片,纪勤躺在一旁,流淌着一地的茶水渗杂着纪勤的血。安雅头发乱了,衣衫也乱了,涨红了脸坐在地上猛咳。董雅琴被沐风拉开,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在与安雅的拉扯中衣袖被扯破了。再加上一个满脸胡渣的,带着酒气的沐风。

    无一不狼狈,只见混乱。

    “阿风?”

    纪勤忍着背上的剧痛,挣扎的爬起来。看到这一刻的沐风时,她也是一怔,险些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沐风是接到纪勤的电话才赶来的,董雅琴开始闹的时候,纪勤就给沐风打了电话。做了这么久的沐家儿媳妇,对于自己这个婆婆,纪勤还是有些了解的。董雅琴如果撒起泼来,除了沐风,没人能制得住她。

    自从徐水心不见以后,沐风已经好几天没去公司上班了。白天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晚上在酒吧买醉,天天过的都是醉生梦死的生活。他内疚,他痛苦,他恨,却无处发泄。他知道仇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他却不能为水心和他的孩子报仇。

    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水心跪在他的面前,求他救她。他还梦到他的孩子,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爸爸,救我!”。他在那样的恶梦中一次又一次的醒来,大汗淋漓。那样的无力感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沐风却并没有看纪勤,而是先扶起了董雅琴。

    “阿风,就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了我的孙子。”

    董雅琴指着安雅,突然就哭了起来。

    沐家的子嗣一直比较单薄,十几代都是单传。而且到了沐风这一代,董雅琴更是到处求神拜佛,求子妙方,才在三十六岁生了沐风这个儿子。原本沐风和纪勤一结婚,董雅琴就天天盼着他们什么时候能有孩子。这一盼就盼了两年多,现在好不容易老天爷给她送来了一个孙子。而且在这个时候,徐水心还告诉她,她在医院无意中看到了纪勤的病历,纪勤的体质不易受孕。现在孙子就这样没了,还是被纪家人害死的,这让她如何不激动,如何不疯狂?

    “妈,我们回家!水心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比起董雅琴,沐风却要平静许多,甚至他看向安雅的目光连厌恶都看不到。

    “你骗我!”董雅琴却根本就不相信,陷入悲伤中不可自拔。拉着沐风的手,像个孩子一般的说道:“阿风,是纪家这个毒妇害死了你的孩子,纪家的这个扫把星又生不出孩子来。你必须和她离婚,必须为你的孩子报仇。”

    “妈,我的孩子出事与纪夫人无关,我也不会和小勤离婚。”

    沐风却是握着董雅琴的肩膀,极认真的道。

    “阿风……”

    “妈,你起来,我们回家!”

    沐风扶着董雅琴往外走。

    “沐风,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去威胁过徐水心,但是我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安雅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沐风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安雅,道:“妈,我知道!”

    安雅朝着沐风点了点头,而沐风扶着董雅琴继续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向纪勤道:“小勤,我先回去洗个澡,再来接你回家。”

    “嗯。”

    纪勤流着泪,却是用力的直点头。

    沐风扶着董雅琴慢慢的走出了纪家。他在纪家的大门口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高高屹立的纪家别墅。

    总有一天,他要让这里变成废墟,为他死去的孩子,还有水心赔葬。

    ……

    当天下午,沐风就将纪勤接回了家。不知道沐风怎么说服了董雅琴,董雅琴虽然依旧不喜欢纪勤,却没有再为难她,也没有再给她摆脸色。

    不管是纪家,还是沐家。不论是沐风,还是纪勤,谁都没有再提起徐水心和那个孩子。仿佛徐水心和那个孩子都不曾来过,这件事情就此揭过。

    那天晚上,是沐风与纪勤吵架一个多月以后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然而她没有等来沐风以往的温柔,沐刚刚给她的却只有残暴,他只是发泄!

    那一晚,纪勤睁眼到天明,眼泪流干了,心如死灰。她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痛,但是她的心更痛。

    她的丈夫,她的枕边人,与她缠绵的那一刻心里想的却是别的女人。整个晚上,沐风只说过一句话。他在她的耳边叫着“水心”,俯在她的身上,为那个女人泪流满面。

    有人说男人最爱的永远是他得不到的的那个女人,徐水心的离去,成了沐风心里永远的伤。经年累月,不管是因为愧疚,还是亏欠,哪怕她拥有的是他的爱,她也依旧还是输了。而且现在,他们之间恐怕连爱都已经不在了。

    ……

    第二天,网络上便传出了沐氏集团总裁沐风包养情妇的丑闻。纪氏集团已经暂停了目前与沐氏集团合作的所有项目,纪勤与婆婆大打出手。纪勤称病休养,沐风却与别的女人出双入对。沐风与徐水心逛街的,散步的,甚至还有徐水心出现在沐家的照片。虽然徐水心拍的只是一个侧面,但是每一张照片里,她都是身着宽大的衣衫,平底鞋,还有微微隆起的小腹,无一不让人颇多揣测。可谓有图有真相。

    虽然沐风立即就携纪勤出席了各种慈善拍卖会,表示他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意图借此辟谣。可是效果却并不大,网络上更有某匿名人士表示,沐风在外面的女人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还曾被沐风的母亲接入沐家。还有记者从沐氏集团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前一阵子纪氏集团确实暂停了与沐氏集团的所有合作项目。

    《豪门生活腐烂不堪,昔日爱侣貌合神离》,《抢来的男人,始终是要被抢走的》……各种报导铺天盖地的袭来,不但让沐氏集团的人气一落千丈,甚至还波及到了纪氏集团。

    原本因五一节的调价而元气大伤的沐氏集团,在这样的丑闻冲击之下,更是雪上加霜。而如意酒店有了五一节那一次的宣传,人气大增。更是趁着沐氏集团风雨飘摇之时,大肆的抢占沐氏酒店的市场。

    在沐风因为家庭,感情焦头烂额,夜夜买醉时,如意酒店的业绩却是每天都在飙升。那些曾经豪丽酒店失去的顾客,都在逐渐回归。许多新的顾客慕名而来,风涌而至。有的因为易大师的菜,有的因为如意酒店优质的服务,有的因为如意酒店的特色。而如意酒店与各中小型组成的酒店联盟还在继续,而且队伍发展的越来越强烈。在酒店这个行业里,如意酒店并不是一人奋战,而是抱团而战,而沐氏酒店却是孤立无援。

    甚至到这一年年底的时候,如意酒店全年营业额已经直逼当年豪丽酒店最辉煌时期。彻底的占领了酒店行业的中档消费市场,甚至曾经失去的高档消费市场,主题型酒店业务也在逐渐回升。不但将沐氏酒店挤出了酒店巨头的位置,而且还直逼宁远集团的营业额。

    而纪茹茜也成为了本度度财经专栏最热门的话题,前纪氏集团总裁纪茹茜再创神话,新的传奇。当然,这是后话。

    ……

    楚家。

    楚北辰又将他的小助理叶舒凝带回了楚家,美其名曰:工作太多,带助理回家继续工作。

    楚家的佣人们都知道,七少爷最近脸上的笑容多了,七少爷似乎是谈恋爱了。

    书房。

    楚北辰坐在电脑旁玩军事游戏,叶舒凝站在一旁给他研墨。

    你若问这玩游戏与研墨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

    公司里的人都说,叶助理你好勤奋,好用功,天天陪老板加班到那么晚。老板是多器重你,有多离不开你,加班总要将你带在身边。

    叶舒凝说,我呸!我一点也不想用功,一点也不想勤奋,好吧?都是那吸血的资本家逼我的!什么有多器重我,有多离不开我?你们要是知道我天天陪着老板加班,其实就是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天天研墨,研他妹的墨!我不想被器重,我只想求放过!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楚北辰玩得热血沸腾,而叶舒凝却是研啊研的,都快睡着了,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楚北辰侧目偷瞄了叶舒凝一眼,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丫头一定又在心里骂他。

    “小叶子!”

    “到!”

    叶舒凝立马睁开眼,站得笔直,声音洪亮。

    “嗯,很好!好好研啊!”

    楚北辰表示对叶舒凝的表现很满意,笑着点了点头道。

    叶舒凝扔给楚北辰无数个白眼,忍下想将墨台直接拍他脸上的冲动,低下头继续研啊研,将楚北辰当成这墨台给研扁,给磨死。

    “小叶子,又在心里骂我呢。”

    楚北辰目光不离电脑屏幕,阴恻恻的道。

    “老板,你可以叫我小叶,小舒,小凝什么,但是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叶子。”

    叶舒凝咬牙切齿第一百零八次表示抗议。

    “为什么?我觉得这三个字挺好听的啊!配你再好不过了!”

    楚北辰明知顾问。

    “老板,难道你不觉得小叶子就像是皇帝在叫太监吗?你看古时候的那些太监不都是叫小桌子,小凳子,小许子之类的吗?虽然你确实像个帝王,我也着实是个太监命,在干着太监的事情。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时刻提醒我?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叶舒凝扼腕,很想磨刀霍霍向着楚北辰这个暴君。

    “哈哈哈!”

    楚北辰突然就坐在椅子上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

    “老板,很好笑吗?”

    虽然叶舒凝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可是楚北辰这个暴君笑成这样,她不问一下真的好吗?等一下这个暴君要是笑疼了肚子,又得奴役她去给他揉肚子。

    “唉哟!笑死我了!小叶子,快点给我来揉揉。”

    果然楚暴君立刻就发话了。

    叶舒凝气鼓鼓的看着他,站着没动。

    尼玛的,不是笑死了吗?怎么还在喘气,怎么还能说话?

    “小叶子,那份合同我可是损失了两百万啊……”

    叶舒凝立马就焉了,什么骨气都不要了,狗腿的对着楚北辰笑道:“老板,你要我揉哪里?”

    叶舒凝表示她一点也不想说那份合同,说多了都是泪。她一个小小的助理,一个月的薪水也就刚够她养活自己。可不想她上班的第三天,楚北辰让她拟一份合同,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粗心,将付给对方的两万块后面多打了两个零,变成了两百万。

    两百万?她就是卖血卖肾也赔不起啊!

    于是最后她为了偿还公司的债务,不得不与楚北辰这个奸商签订了一份卖身契。现在的她,美其名是他的助理。可是除了不陪他上床,其他的什么都得干了,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其实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苦逼的人,操着卖白米分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上回,这个暴君连她的初吻都夺走了,那可是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啊!哦!也算不上夺,只能说是被迫。因为她那个吻抵了五十万的债务。

    楚北辰按着叶舒凝的手往他的胸口上送,偏偏叶舒凝在这方面又十分的迟钝。你要我揉,我就给你揉了。

    “老板,这回的工钱怎么算?”

    叶舒凝一边揉,还一边笑眯眯的问道。

    楚北辰也是笑眯眯的朝着她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叶舒凝顿时瞪大了眼,道:“五万?”

    “五百!”

    楚北辰一盆冷水波下来。

    叶舒凝美梦破醉,顿时什么热情也没有了。手上的力道也不似先前轻柔了,拍一下,捏一下,挠一下,抓一下,揉一下……总之全看她的心情。

    她这点力道,对于有三年军旅生涯的楚北辰来说,就像挠痒一般。他是既享受,又心痒,还很折磨。

    他不得不按住叶舒凝的手,道:“可以了!”

    再这么下去,他可忍不住了,可别吓坏了他家的小白兔。

    叶小白免立马眉开眼笑的站起来,比起按摩工人,她还是觉得研墨工人要好一些。起码研墨的时候,她不会心跳加速。

    “小叶子,徐水心那边安排的怎么样?”

    楚北辰突然问道。

    “老板,请放心!已经顺利将她送出了国,而且也已经抹去了她的一切出境记录。两年之内,保证沐家人绝对找不到她。”

    说到自己的专业领域,叶舒凝立马变得神采奕奕的。

    “干得好!赏!”

    “谢谢老板!”

    叶舒凝“谢过主隆恩”之后,又退到一边继续研墨。通过徐水心这件事,她又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楚北辰。别看他外表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骨子是贼坏贼坏的。楚北辰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她是个黑客高手,于是威迫利诱要她帮着他干了许多“作奸犯科”的事,比如这次秘密将徐水心送出国,又利用黑客入侵,抹去了她出国的记录。

    哼!楚北辰这个暴君,奸商,小人,坏人,总有一天,她会黑了他的银行卡密码,带上他的全部存款跑路!哈哈哈!到时楚北辰就成了一个穷光蛋,到时她就用楚北辰的钱包养了楚北辰这个小白脸。哈哈哈!

    “喂,在想什么呢?想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楚北辰一脸鄙夷的看着叶舒凝,说道。

    叶舒凝赶紧收起脸上猥琐的笑容,一抹嘴角,轻咳一声道:“没什么!”

    楚北辰倒也不在意,没有继续再嘲笑她,而是转移了话题,道:“小叶子,你说我这回是不是打了一个大胜仗呢?”

    叶舒凝觉得,她有时还真是看不懂楚北辰。他怎么就这么相信她呢?他就不怕她背叛他?比如这次楚北辰利用徐水心离间沐风和纪勤的事情,包括楚北辰与纪勤的那段往事,楚北辰居然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难道她就长得一副让人相信的脸?她和楚北辰很熟吗?有熟到分享秘密的地步吗?

    虽然她表示不愿意听,也不想知道。因为书上说,知道越多秘密的人,死得越快。可是楚北辰这个黑心的奸商,就非得告诉她。所以最近的这一出戏,她也是知情人之一。

    “boss娘娘,才是执棋的那个人!”

    叶舒凝一针见血的道。

    “boss娘娘?”

    “就是纪茹茜,你家boss的老婆,简称boss娘娘。”

    叶舒凝解释道。

    楚北辰伸手揉了揉叶舒凝的头,一下又一下的抚,像给狗顺毛一般。

    “聪明!”

    叶舒凝甩了甩头发,牛逼哄哄的对着楚北辰说道:“老板,请不要乱弄我的发型。”

    而楚北辰却是已经陷入了沉思,叶舒凝这一句话让他联想起了这几日的种种。

    原本徐水心当初是他安排送到沐风身边的,与沐风的那一夜情是预谋,也是巧合。徐水心天生尤物,后天又经过药物的调养以及特殊的调教。一般男人如果与她发生关系之后,会怀念她身上的味道。甚至一般男人一旦近她的身,都会变得无比亢奋。所以沐风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与徐水心纠缠不清。

    如叶舒凝所说,纪茹茜才是执棋的那个人。这一出戏,她算计了沐风,纪勤,还有安雅。这三个人都是与纪茹茜一起生活过好几年,或者几十年的人。她熟知他们的脾性,比如沐风孝顺,又重亲情;纪勤爱沐风没有原则,失去自我,丧失理智;安雅心狠手辣,因为自己曾经有过那样的经历,所以容易走极端。

    所以才有了徐水心在不同人的面前,演出了不同的戏。徐水心在纪勤面前嚣张,狂妄的不可一世,完全没有身为小三的自觉。一是因为她背后有靠山,她确实不怕纪勤;二是因为这是纪茹茜要求她的,纪勤多疑,徐水心越是嚣张,纪勤越是顾虑重重,越是会自乱阵脚。而沐风是个大男人主义极重的男人,所以徐水心在沐风面前是小鸟依人,委曲求全,一心一意爱着他的傻女人。对于沐风来说,这样的女人会让他有保护欲,会让他心生怜惜。

    一人多面,将这三人耍得团团转。

    当初纪勤就是用着白莲花的伎俩赢得了沐风的心,而现在徐水心也同样是一朵美丽的白莲花,甚至她的段数比纪勤当初更高,沐风那个劣根性极强的男人果然就中了计。

    因为了解沐风孝顺,重亲情,所以才让徐水心利用孩子牵制住了沐风的母亲和沐风。偏偏纪勤又是一个不易受孕的体质,可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从而成功的激化了纪勤与沐家的矛盾。纪茹茜更是了解安雅,安雅对纪勤有亏欠,更是痛恨小三。前有纪勤几次在徐水心手上吃了亏,安雅必然会有所防备。甚至基于为纪勤考虑,安雅一定想要揪出徐水心的真面目。

    所以徐水心对待安雅的态度才会一反常态,变得唯唯诺诺。果然那一次安雅约徐水心见面是留了心的,她甚至准备了录音笔。可惜的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纪茹茜早就算准了她的心态,挖好坑,反过来摆了她一道。

    徐水心的消失,让沐家彻底翻了天。沐风失去了他的第一个孩子,和他亏欠众多的女人。这笔帐必定要算在纪家身上,这个黑锅安雅背定了。就算沐风现在暂时能忍下心中的恨,迟早有一天会爆发。纪家就相当于是在身边养了一头狼,待到沐风羽翼丰厚之时,无需他们动手,纪家自然会反受其害。

    同时纪茹茜还借用了舆论的力量,将这起丑闻无限的放大,让原本就已经元气大伤的沐氏酒店更是风雨飘摇。她不动声色的将人心算计的分毫不差,让沐风和纪勤离心,离间了纪家与沐家,更是让沐风恨上了纪家。同时还一并算计了沐氏集团,如意酒店更是趁虚而入,抢占了沐氏酒店的市场分额,让它从酒店巨头上跌了下来,变得岌岌可危。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顾意太可怕。现在看来,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原来,纪茹茜也同样可怕!

    ……

    盛世华庭。

    这一阵子,纪茹茜不动声色的搅得纪家,沐家不得安宁,收拾了沐风和纪勤那两渣男渣女,打败了沐氏酒店,大获全胜。她表示心情棒棒哒,可以休息几天,放松放松准备下次再战。

    而顾意刚好这阵子也比较闲,他想着上次说要带纪茹茜去做妇科检查,后来因为两人都太忙就搁浅了。所以他决定趁着现在有空,和纪茹茜去医院做下检查。她每个月的那几天,都是痛的死去活来的,这让他很担心。

    而纪茹茜却是另一番想法,她和顾意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顾意在那些事情上向来没什么节制,虽然他们每次都会做好防预措施,但是时间久了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而且顾意似乎也想要个孩子,不然他上回不会和她说,那就要个孩子吧!虽然她并不想现在就要小孩,但是该做的准备还是要提前做好,这关系到他们的下一代,必须要谨慎。

    所以两人一起去了医院,在纪茹茜的坚持下,顾意和她分别都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

    ------题外话------

    俺表示,万更好久不见!

    一直想存点稿,可是却一直存不住。有时有点空,但是码出了更新就不想再码了,有存稿就更会懈怠。所以以后就这样,我一天能码多少就发多少,天天争取多码点。万一我突然间有事,或者是卡文少更了,你们也别介意,多包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7章Boss娘娘才是执棋的人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