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甜蜜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因为是全面的身体检查,所以检查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来。纪茹茜和顾意倒也不急,毫无压力的回家去了。

    两人回家之后,都窝在沙发上看书。只是看着看着就抱上了,不止抱上了,还亲上了。

    顾意表示虽然这沙发有点窄,但今儿个想在沙发上试试。毕竟家里貌似,似乎所有的地方都试过,就差沙发上了。

    而纪茹茜在这些事情上从来都是宠着他的,更羞人的姿势和地方都试过,更何况是沙发?

    所以满足他!

    于是顾意圆满了,麻利开始的扒了衣服,打算大战三百回合。

    “酥胸斜抱天边月,王手轻弹水面冰。”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不错,正是好久没有出场的菊笑姐。

    “顾意!”

    纪茹茜都快哭了,立马将脱掉一半的衣服穿上,直往顾意怀里躲。那只色鸟老盯着她的胸看什么?

    “滚!麻利点!现在,立刻,马上!”

    顾意也表示心情很不好,好事被打断,他很想宰鸟炖汤喝。

    “鸾钗重,青丝滑,罗带缓,小腰怯。”

    菊笑拍拍翅膀飞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再吟一首诗。

    唉!人类的世界,它果然还是不懂。主人好奇怪,以前她吟这些诗的时候,主人不是挺高兴的吗?今天这是怎么啦?果然主人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不明白啊!

    纪茹茜拿过旁边的抱枕朝着顾意砸过去,恼怒的道:“让你教这色鸟吟艳诗!”

    顾意一手接过抱枕扔在一旁,伸手一勾,将纪茹茜捞进怀里,搂着她道:“宝贝,我们出门去玩几天,怎么样?”

    “为什么?”

    “我们还没有一起出去玩过呢。”

    “好吧!”

    ……

    于是当天下午两人就开着车出发了,他们去的是一个离a市不远的度假村。

    原本他们在晚上六点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只是因为是纪茹茜开车,结果两人迷了路。也不知道纪茹茜是怎么导的航,车子最后停在了一片树林里。

    四周都是树,一眼望去绿油油的一片。林间有潺潺流水,还有清脆的鸟叫声。对于他们这种见惯了大城市的繁华,这样纯真的大自然风景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顾意,这是哪啊?”

    纪茹茜左看右看,也搞不清楚这是走到了哪里,于是拉了拉顾意的衣袖,问道。

    顾意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那我们今晚怎么办?难道要野宿?”

    这是纪茹茜最担心的问题,现在都已经七点多了。这会连在哪里都不知道,这荒效野外的到哪里去找宾馆呢?她倒是没什么,条件再艰苦也能凑合一晚上。她就是担心顾意这个洁癖狂受不了。

    顾意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然后摸着下巴,笑道:“看来还真得野宿了!这大晚上的也找不到路啊!”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高兴呢?”

    纪茹茜挑眉看向顾意道。

    顾意立马收敛了脸上得瑟的神色,轻咳了一声,道:“宝贝,没有!那绝对是你的错觉。”

    于是两人开始收拾着在这里过夜,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顶多就是凑合着在车上睡一晚。幸好纪茹茜来的时候带了一些干粮,所以两人就算在这荒效野外过夜也不至于饿肚子。

    两人开了灯,拿出干粮在车里吃起来。

    顾意不大爱吃甜食,对于这些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平时从来都不吃。可这会,纪茹茜却见他吃得很香。

    “咦!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是不是太饿了?”

    “嗯,有点!”顾意点头,又道:“我需要补充体力。”

    纪茹茜心想,等会又不用开车,需要补充什么体力。不过反过来一想,顾意可能是担心这荒效野外不安全,所以晚上得多留点心。

    “哦!”

    等他们都吃好之后,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四周一片漆黑,车灯便是这里唯一的亮光。长这么大,纪茹茜还是头一回在荒效野外过夜,说实话,还真有点害怕。

    她往顾意身边凑了凑,道:“顾意,我有点怕!”

    “宝贝,不如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怎么样?”

    顾意伸手搂住她的腰,笑着道。

    “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顾意俯在纪茹茜的耳边,轻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比如,车震。”

    “啊!”

    纪茹茜被顾意的话吓了一大跳,这,这荒效野外的做那事,简单太诡异了!

    “宝贝儿,这里是个好地方呢。”

    “好你个大头鬼!”

    纪茹茜气得咬牙切齿,她简直怀疑这人就是故意让她开到这种地方来好办那事的。

    “茹茜,我想了,怎么办?”

    顾意往纪茹茜怀里蹭了蹭,开始卖萌。

    纪茹茜最受不了顾意这个模样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曲似的。她叹了一口气,唉!她果然是越来越“堕落”了,被顾意给带坏了!

    “顾意,你简直是烦死了!”

    顾意突然就笑了,茹茜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表明她已经同意了。

    于是那一晚,顾意表示很满意。他很愉快,没有任何干扰,淋漓尽致的和纪茹茜玩了一场车震,个中美妙,*滋味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纪茹茜却是特么的筋疲力尽,第二天到了度假村之后,还睡了一个下午。

    更让纪茹茜气愤的是,第二天顾意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熟门熟路的从那树林里出去了,而且只开了三十多分钟的车就到了度假树。

    “顾意,你就是故意的!”

    这下纪茹茜明白了,其实昨晚顾意根本就能找到路,他就是故意要在那荒效野外过夜。难怪连平时不吃的甜食也吃香喷喷的,什么要补充体力。他就是为了补充体力干那事!

    “茹茜,你才是顾意的!”

    顾意笑着道。

    “我是故意的?”

    一时间纪茹茜没有反应过来。

    “嗯!你是顾意的,你是我的!”

    ……

    到达度假村的第一天,就被纪茹茜睡过去了。原本晚上纪茹茜也打算继续睡,却硬是被顾意拉着去了海滩散步。

    此时正是夏初时节,晚上的海滩,有些微凉。

    纪茹茜被顾意直接从床上拉下来,眯着眼睛随便穿了一双鞋就出门。这会被微凉的海风吹走了睡意才发现自己一只脚穿着凉拖,一只脚穿着棉拖。

    纪茹茜有耍床的习惯,所以对于顾意来说,每次将她从床上挖出来都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纪茹茜就是有站着都能睡着的本事,所以每次顾意将她拉起来之后,就会马不停蹄的出门,以免她又睡着。今天他也是光顾着拉着她火速出门,都没注意她脚上的鞋。

    “茹茜,要不你脱了鞋,我背你。”

    纪茹茜冷哼一声,显然还有起床气。她弯腰脱下鞋,然后穿着袜子在沙滩上走。

    顾意几步追上纪茹茜,拉住她的手,道:“茹茜,晚上冷,这样会着凉的,你乖一点!”

    “我热!”

    纪茹茜鼻孔朝天,甩开顾意的手,继续往前走,继续耍着她的小性子。

    半晌,后面都没有声音。纪茹茜于是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顾意还站在原地没动。她又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顾意看着纪茹茜负气模样,叹了一口气,也弯腰脱下鞋,连袜子也脱了。光着脚丫,几步追上纪茹茜,拉着她的手,一起在海滩上走。

    既然她想要任性,那就陪她任性一回。如果你不愿和我同甘,那便与你共苦又何妨。

    纪茹茜开始没反应过来,走了几步,才发现顾意手上提着鞋,居然是光着脚丫在走。

    “你不冷?”

    “冷!”

    顾意点头说道。

    “那你还光着脚?”

    顾意笑,笑得宠溺。

    “宝贝也冷,可是却不肯穿鞋。我没办法,只好陪着她一起冷。”

    “傻瓜!”

    纪茹茜握着粉拳,轻捶顾意。然后抢过他手上提着的鞋,蹲下来,道:“伸右脚!”

    “我自己来!”

    顾意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蹲下来,开始穿鞋袜。

    顾意穿好鞋之后,纪茹茜就主动爬到他的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顾意,对不起!”

    顾意脚步一顿,停下来,侧过头看向纪茹茜,笑道:“傻瓜,在我面前你可以任性,可以有一切坏情绪。在我面前,你只需做最真实的自己。开心就笑,不开心就哭。我能做的是包容的你的一切缺点,所以永远不必向我道歉。”

    “好!”

    纪茹茜凑过去,轻吻着顾意的脸颊。

    她说:“顾意,我上辈子一定做了许多的好事,积了很多的福祉,这辈子才会遇见你。”

    顾意也侧过脸,轻琢着纪茹茜的唇。

    “所以,你这一辈子一定要握紧我的手,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

    纪茹茜笑着直点头,搂着顾意脖子的手紧了紧,道:“嗯,不放开!这一辈子赖定你了,到死也不放开!”

    “茹茜,不要轻易说死这个字,我不喜欢!”

    “好!以后都不说!”

    ……

    海滩上人群三三两两,男男女女,他们或手牵着手,或手挽着手,或互相搀扶着……像纪茹茜和顾意这样,男人背着女人的算是特例,所以引来了众多围观的目光。

    纪茹茜和顾意都是比较自我的,所以对此却是毫不在乎。你看看你的,我背我的。你看着高兴,我背得也高兴。

    突然顾意脚步一顿,纪茹茜抬起头。对面有一对男女也是男人背着女人,不过他们似乎已经散步回来了,正在往回走。

    对方似乎也发现了纪茹茜和顾意,也停了脚步。相对而立,顾意与那个男人相视而笑,因为这一刻他们的默契,也因为这一刻他们都是这个海滩上的异类。

    纪茹茜隔着不远的距离看向那个男人,一股熟悉感袭来。她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那个男人背着的女人戴着一顶沙滩帽,大大的帽沿盖住了她的整张脸。那个男人似乎对着那个女人说了一句什么,那个女人微微抬头。可当她的目光掠过纪茹茜时,却是猛得一怔。她似乎不敢正视纪茹茜,立刻又低下了头。

    纪茹茜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女人,希望她能再抬起头。可是直到那个男人走到他们面前,朝着顾意点头微笑,越过他们越走越远,那个女人却始终都没有再抬起头来。

    不止是那个男人,那个女人的那双眼睛也非常熟悉,太过熟悉!

    顾意见纪茹茜一直侧着身子,目光追随着那对男女,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

    纪茹茜摇了摇头,不知道从何说起来。

    “好!”

    顾意背着纪茹茜继续往前走,而他们身后,那对男女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当再也看不到纪茹茜和顾意的身影时,那个女人才捂着嘴哭起来,那个男人轻拍着那个女人的背,将她拥入怀中,眼中也有泪光。

    “阿琰,我们对不起她,对不起她!我们亏欠她太多了!”

    “我知道,对不起!”

    “她已经长这么大了,还有了喜欢的人。”

    “是啊!那个男人很爱她,她一定会幸福的。”

    “刚才那个男人是顾家的人吧?”

    “唉!怎么会是顾家……想不到她也和我们一样……唉!”

    ……

    那天晚上,顾意背着纪茹茜回到酒店时,纪茹茜已经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他将纪茹茜放到床上,轻轻的帮她换了袜子,用温水给她擦了脸,才替她盖好被子。而纪茹茜自始至终都没有醒,睡得香喷喷的。

    顾意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会心的一笑。

    看来昨晚真是把她折腾的太惨了!

    辛苦了,宝贝!

    顾意没有立即去洗澡,而是双手交叉搭着后脑勺,在纪茹茜的身旁躺了下来。

    茹茜刚才说,顾意我唱歌给你听。

    他说,好!

    他很少唱歌,那些青葱年少的日子,他的时间都是一分钟当作两分钟来用的,也没有时间去关注。可是茹茜唱的那一首歌旋律很好听,也有点熟悉。虽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一首什么歌,可是纪茹茜唱了一遍之后,他却也学会了,歌词也都记住了。

    “背靠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想着想着,顾意也不禁轻哼出声。

    一起慢慢变老,他和茹茜,也许以后还会有他们的孩子,那将是一副多么美丽的画卷。

    ……

    他们第三天的行程是去爬山。

    纪茹茜可能因为晚上睡得早,也睡得好,所以早上破天荒的没有赖床。两人换上了轻便的运动装,这是纪茹茜准备的。顾意看了看两人换上的新衣服,表示很满意,因为是情侣装。

    他们都是很有运动细胞的人,所以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峰,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一路玩,一路爬,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就爬到了山顶。

    山顶有一座古刹,听说香火很旺。纪茹茜是不信佛的人,她本来没打算进去,可顾意却二话不说拉着她往里走。

    庙里的香火很旺,虽然现在还是早上七点多,可是庙里的人却很多。他们携愿望而来,虔诚朝拜。

    而顾意也和他们一样,先是捐了香油钱,然后给庙里的每一位神明上香,朝拜。那一刻的顾意就像是一个信徒,那么的虔诚。

    顾意还特意去为纪茹茜和他自己求了平安符,当场就给纪茹茜和自己戴上,并嘱咐纪茹茜不能摘下来。

    看到这样的顾意,纪茹茜有些惊讶。都说求人不如求己,她一直觉得像顾意这样强大的人,更应该是唯物主义思想的人才对。

    “顾意,你还信佛?”

    两人从庙里出来之后,纪茹茜问道。

    “以前不信,现在信。”

    顾意搂着纪茹茜的腰,边走边答道。

    “为什么?”

    “有人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我信它能让你喜乐安康。”

    “所以刚才你求的愿望是……”

    其实纪茹茜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需要顾意来确定而已。

    “茹茜一生喜乐安康。”

    “那你自己呢?”

    人们信佛,拜佛,一般都是有所求,为自己而求。

    “它只要保佑你喜乐安康,我就别无所求了。”

    顾意的语气是那样的自然,仿佛这是刻入骨髓,由来已久的想法。

    纪茹茜握着顾意的手紧了紧,心里一酸。

    这个男人,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满满都是她,却没有自己。都说每一个人其实最爱的都是他自己,可为什么顾意最爱的却是她呢?她到底何德何能,能拥有这样的顾意呢?

    其实纪茹茜不知道,顾意也没有告诉她。一直以来,顾意其实是逢庙必拜,逢神必求。这么多年,这么久以来,他只有一个愿望,他也只求过那一个愿望。

    愿茹茜一生喜乐安康。

    ……

    山顶的风景其实算不上好,但是既然来了,自然还是要观赏一下的。当然对于风景,不管是纪茹茜,还是顾意都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从来都是彼此一起度过的时光,不管是干什么,只要他们在一起。因为在他们眼里,看的从来都不是风景,而是身边的人。再美的风景,也比不上身边的人。

    他们边走边看,没想到下到半山腰时,他们又见到了昨晚上在沙滩上碰到的那对男女。

    昨晚上隔得有点远,而且又是晚上,现在看到那个男人,纪茹茜只觉熟悉感尤其浓烈。

    她开始仔细的打量那对男女,那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气宇轩昂,英俊的脸上透着成熟。虽然他的衣着很简单朴素,但是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给人一种不凡的感觉。

    那个女人穿着阿拉伯女人那样的衣服,戴着头纱,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出年龄,但是即使衣服很保守,却依旧凸显妖娆身段。现在纪茹茜才知道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个女人的眼睛熟悉,原来那个女人和自己一样有着一双桃花眼,同样的潋滟,却也同样的冷傲。

    “这么早就从山上下来了。”

    那个男人笑着同顾意打招呼。

    顾意点了点头,道:“你们也是去庙里上香的吧?”

    那个男人也笑着点了点头,拉着旁边的女人的手,道:“我妻子想去求个心愿。没想到这么有缘,在这里又碰到你们小两口。”

    “是挺有缘份的。我叫顾意,我女朋友叫纪茹茜,很高兴认识你们!”

    顾意朝着那个男人伸出手,男人之间的友谊一般开始于握手。

    “我叫闻琰,我妻子叫小诺,我们也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们小俩口。”

    闻琰握住了顾意的手,向他介绍道。

    “既然大家这么投缘,不如中午一起吃饭吧?我们做东。”

    纪茹茜挽着顾意的手臂,突然开口说道。

    “这……”

    闻琰看向旁边那个叫小诺的女人,可那个叫小诺的女人却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们下午就要结束这次旅行回家了。有机会的话,你们来京都,我请你们吃饭。”

    顾意觉得眼前这个叫闻琰的男人一看就出身不凡,可是京都的豪门中似乎并没有姓闻的。也许是什么隐世的豪门也说不定,他没有再过多的纠结,笑着道:“好!”

    “那我们就先去上香了,祝你们玩得开心。”

    “好!谢谢!”

    闻琰掺扶着那个叫小诺的女人继续往山顶走,闻琰频频回头朝着纪茹茜和顾意挥手,而那个叫小诺的女人却是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

    “茹茜,我们也走吧!”

    顾意见纪茹茜目光一直追随着闻琰夫妇,站在原地不动,便说道。

    “顾意,那个叫小诺的女人似乎有点奇怪。我们两次见到她,她都遮着脸,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而且我感觉她似乎不敢和我对视。”

    纪茹茜回过头,告诉了顾意她的疑惑。

    顾意拉起纪茹茜的手,笑了笑,道:“那人连真名都不愿意透露,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别多想!”

    “嗯。”

    纪茹茜跟在顾意身后继续往山下走。

    ……

    山顶,闻琰扶着小诺在庙宇门口的一颗大树上坐了下来。

    “诺诺,为什么不答应和他们一起吃饭呢?你明明就很想和她……我其实也很想……”

    “阿琰,你没发现吗?那丫头敏锐着呢,我怕她发现什么,更怕那些人发现什么。这样一来,我们这几十年的辛苦不就白费了吗?”

    “对不起!”闻琰将小诺拥入怀中,脸上满满皆是愧疚,道:“让你受苦了!希望以后她不会怪我们当年的狠心。都怪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也没有能力保护她。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

    “阿琰,我想去许个愿。求菩萨保佑我的女儿平安幸福。”

    “好!我们一起去求菩萨保佑我们的女儿平安幸福。”

    ……

    下午顾意和纪茹茜计划去泡温泉,因为顾意购买的是豪华旅游情侣套票,所以所住的酒店就有单独的温泉池。可是纪茹茜一时兴起,想去凑一下热闹,所以他们就一起去了度假村里大观园的温泉池。

    大观园的温泉池十分的热闹,到处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男女在水中嘻戏,惊起层层水花。顾意见到这样的阵势就皱了眉,那么多人在里面泡,那水得有多脏啊!

    纪茹茜知道以顾意的洁癖估计是不会下水,所以她选了一个游人较少池子进去泡,而顾意却是坐在旁边看着她。

    泡了不到十分钟,纪茹茜就有些受不了。虽然她今天穿的是比较保守的泳衣,可是玲珑的身段却依旧彰显无疑。她感觉到越来越多火辣辣的目光齐聚在她身上,更受不了的是坐在岸上顾意怨念的目光。如果目光是刀,估计顾意已经将周围那些男人杀死无数遍了。

    而且那些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那目光老往顾意身上瞟干什么?那*裸的目光明明就很垂涎啊!哼!这可是我的男人,我的男人,你们看什么看?不给看!

    “不泡了!”

    “不泡了!”

    纪茹茜和顾意同时开口说道。

    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纪茹茜从水池里站起来,顾意连忙拿过浴巾将她整个包裹住。要不是浴巾不够长,他连纪茹茜的大腿都不想露。看着纪茹茜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他气得咬牙切齿。心想这什么破浴巾,这么短,做抹布还差不多!他一定要去投诉,不!他要看看这破浴巾是个什么牌子,这样低俗的东西,应该破产。

    他紧紧的搂着纪茹茜的腰,目光扫过四周,狠狠的回瞪那些窥视的目光。

    这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

    而纪茹茜也伸手虚扶着顾意的后背,无数记刀子眼回敬给那些垂诞顾意的女人。

    不好意思,这个男人已经有主了!所有情敌们请速速散退!

    两人瞪得眼睛发酸才回到酒店,一回到酒店,顾意就将纪茹茜按到床上吻起来了。顾意有些生气,纪茹茜也有些生气。他们在这上面似乎有点像,生气的时候尤其勇猛。于是*,一个如狼,一个热情似火。他们都需要证明彼此的存在,狠狠的,用力的证明。

    ……

    一番激烈的运动之后,纪茹茜表示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如果顾意还想出去玩,那最好是比较悠闲的娱乐活动。

    顾意却是仿佛知道纪茹茜的想法似的,早就准备好了鱼竿,太阳伞,鱼饵,打算去钓鱼。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度假村里农家乐的池塘边,架好太阳伞,搬来小板凳开始钓鱼。

    开始的时候,两人一人一个地方各自为伍。十分钟之后,顾意已经钓上来一条鲫鱼,可是纪茹茜的鱼竿动都没有动一下。

    于是纪茹茜不干了,要求和顾意换着地方钓。顾意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两人对换了地方开始继续钓。

    又是几分钟之后,顾意又钓上来一条鱼,可是纪茹茜的鱼竿依旧没有动静。

    “顾意,那些鱼儿一点也不可爱。”

    纪茹茜已经是耐心尽失。

    “不然,你坐我旁边,靠着我睡一会儿。”

    顾意点头,笑着宠溺。

    纪茹茜刚准备说好,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hello,帅哥,你也钓鱼呢?”

    纪茹茜和顾意同时抬起头,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才看到他们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一个小女生已经摆好了鱼竿正在钓鱼。

    “认识的?”

    纪茹茜手肘撞了一下顾意,咬牙切齿的道。

    顾意连忙摇了摇头,以证清白。

    “阿姨,我们来钓鱼比赛吧?”

    小女生见顾意没有接她的话,转而又对纪茹茜说道。

    纪茹茜看了看那个穿着天蓝色针织衫的女生,又看了看顾意。

    阿姨?尼玛的,顾意还比她大几岁呢。居然叫顾意哥哥,叫她阿姨?这是在说她很老吗?

    呵呵!钓个鱼,还钓出一个情敌来了!

    她掐着顾意的手臂,用力的一扭。

    我让你不省心,到处给我惹桃花。

    “唉哟!宝贝,你轻点,手下留情啊!”

    顾意表示很无辜,很委曲。

    “阿姨,不来吗?”

    那个女生又催促道。

    顾意目光一冷,正要发作。纪茹茜却站了起来,先开口说道:“来,当然来!”

    原本对钓鱼不感兴趣的纪茹茜,突然就被激起了斗志。

    哼!who怕who?

    “既然是比赛,自然该有点彩头。”那个女生的目光停在顾意身上,道:“帅哥哥,我是商学院经济管理系的学生,我认识你。你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顾意,我很崇拜你,你是我的偶像。如果我赢了,你能不能收我当你的学生呢?”

    闻言,纪茹茜冷哼一声。既然都已经认识顾意,怎么就不认识她呢?再怎么说她也是创下过a市商业神话的女强人,还是影,视,歌三栖巨星。而且顾意那么低调,她甚至都比顾意早成名好几年,好不好?商学院经济管理系的学生?如果当真想学,也应该是要拜她为师才对啊!

    我呸!什么收她当学生?根本就是明修栈道,暗渡沉仓。

    对于这种小女生,纪茹茜倒是也不放在心上,也懒得自己动手。她没有说话,看向顾意,意思是让他自己收拾。

    而顾意却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看那个女生一下,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顾意已经蹲下来开始收拾东西,他将鱼竿收起来,放进包包里。然后将鱼饵全部都倒进池塘里,一手拿包,一手拉着纪茹茜就走。

    “走吧!宝贝,不玩了。本来美好的心情,都被无聊的人给破坏了!真是扫兴!”

    彻底无视,才是最残忍的拒绝。

    那个女生愣愣的站在原地,再也不敢去挑衅纪茹茜。

    回到酒店之后,纪茹茜就揪着顾意的耳朵开始训示:“简直是烦死了!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成天不省心,净给我惹桃花!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划花你这张脸呢?这样一来,应该会省事很多。”

    顾意觉得他很无辜,很委曲。这年头还有人会嫌弃自己的男朋友长得太好看吗?

    “宝贝,别啊!我这人,我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都是属于你的。你说你划花自己的东西,你不心疼吗?”

    顾意开始求饶。

    “你是东西?”

    纪茹茜问道。

    “我不是东西!”顾意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连忙又道:“不!我是东西!也不对,唉呀!你别管我是不是东西。我就想说今天这事还真不赖我,我……”

    顾意还没有说完,纪茹茜就已经先哈哈大笑起来了。

    情到深处,你其实舍不得真的生他的气。你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也只是想跟他闹一闹。想他哄一哄你,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在乎你。

    晚上的时候,顾意和纪茹茜没有安排娱乐活动,打算早点睡,因为纪茹茜说想明天早晨去看日出。

    于是他们吃完晚饭,看了一会电视才八点。睡觉又有点太早,于是纪茹茜提议来玩跳棋。

    跳棋是什么?顾意表示不知道。

    纪茹茜还取笑顾意来着,可当纪茹茜将规则告诉顾意之后,顾意却是嗤之以鼻,那种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游戏,我自然不会玩。

    不得不赞叹这家酒店的服务十分人性化,纪茹茜本来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了一下前台,没想到几分钟之后,服务生就给他们送来了棋盘。

    于是两人开始下起棋来,叱咤商场的人,论战术一般都是个中高手。顾意的棋术更是不差,只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下跳棋,对于规则还不是很熟悉。所以第一局,纪茹茜算是险胜。

    “oh!year!”

    纪茹茜高兴的跳了起来,在她心中顾意可是如神一般存在的人。现在她赢了心中的神,能不高兴吗?

    “这么高兴?”

    顾意没想到就只是赢了一盘棋就能让她高兴成这样?

    “当然!能让你输,那可是很难得的事情呢。”

    “好!再来!”

    第二局,顾意依旧还是输了。

    “哇!又赢了!怎么样?顾意,我其实还是挺聪明的吧?”

    纪茹茜得瑟的道。

    “嗯。”

    “再来!”

    “好!”

    ……

    那一晚,顾意与纪茹茜一共下了十几盘跳棋,每次的都结果都是一样,毫无疑问输的都是顾意。而纪茹茜连续赢了十几盘,一整晚都是笑眯眯的。

    快到十二点时,顾意摊了摊手,说道:“算了,不来了!我都输一晚上了。看来还真是术业有专攻啊!”

    “哈哈哈!顾意,我终于有点啥是比你强的了!”

    纪茹茜兴奋的都有点睡不着觉了。

    “嗯,宝贝很厉害,睡觉吧!好晚了,明天要早起。”

    “好!”

    其实纪茹茜不知道,在他们下第二盘的时候,顾意就已经是明白了全部的规则,已经是稳操胜券了。可是看到她赢棋时脸上的笑容,他突然就不想赢了。让着她一点,让她笑容多一点。这样于他来说,才算真正的赢。

    一整个晚上,也许纪茹茜的兴奋是因为胜利的喜悦,但是顾意的喜悦却在于,纪茹茜脸上的笑容。

    你欢喜,故我欢喜。

    结果纪茹茜因为晚上太兴奋,第二天早上根本起不来。而顾意定的是凌晨三点的闹钟,因为四点半正是日出的时候。他们起床到走到山顶大约需要一个多小时,时间上还是有些紧迫的。

    可是纪茹茜一直抱着被子不肯起床,光是哄她起床就已经用了半个多小时,再耗下去就来不及了。最主要的是明天他们就要回a市了,以后想要再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凡是纪茹茜的心愿,他都希望一一替她做到,何况还是一个这么简单的心愿?

    于是顾意替纪茹茜换了衣服,然后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背着她出门去了。依旧是那天他们爬的那座山,海拔一千多米。一个人爬上去自然要比背着一个人上去要轻松许多,而顾意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脚步尽量迈得平稳,以免吵醒纪茹茜。他的额头上不停的有汗珠滴下来,可脸上却带着温柔又宠溺的笑容。一路上也有许多和他们一样到山顶看日出的游客,看到趴在顾意背上呼呼大睡的纪茹茜都羡慕不已。特别是那些小情侣们,小女生对着自己的小男友开始抱怨,还拿出手机要给顾意拍照。

    顾意却是朝着他们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说道:“别吵,她在睡觉!”

    然后继续背着纪茹茜往上爬,对于周遭那些投在纪茹茜身上羡慕的目光,他只是点头微笑。

    茹茜,我但望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被全世界所羡慕。

    他们到达山顶时,顾意连衣服都汗湿了,时间也刚刚好。

    顾意找了一个好的位置抱着纪茹茜坐下来,然后叫醒她。

    纪茹茜却是轻哼了两声,又趴在顾意的怀里睡着了。

    “小懒猪,起床了!”

    顾意捏住她的鼻子,笑着道。

    纪茹茜没法呼吸了,猛得惊醒,却是不知道身在何处。赶紧揉了揉眼睛,迷糊的道:“这是哪里?”

    “日出!快看!”

    顾意一手搂着她,一手指向天幕,道。

    纪茹茜抬眸,只见第一束光线划开了天幕,东方慢慢的泛起了鱼肚白。下一瞬,她便侧过了脸,没有再看日出,而是看向顾意。

    日出固然美,但是却没有她身边的人珍贵。

    那是纪茹茜长这么大第一次看日出,可她却傻傻的只看着身边的男人,迷了眼,醉了心,周遭再美的景色也入不了她的眼。因为有一个男人在那一天因为她随口的一句话,傻傻的背着她爬上了一千多米海拔的山峰,只为让她日出。却不知道,再美的日出,也比不过此刻他汗流夹背的狼狈

    她说,顾意,我只想看着你,一直。

    ------题外话------

    因为我在努力万更,所以这几天的更新都会在下午,具体时间我只能说是下午五点之前。

    哪个前天收到一张三分的评价票,我想应该是有的读者不知道规则,再说一下,评价票请五分(经典必读),不然一张评价票就相当于是浪费了,拜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8章甜蜜蜜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