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和顾意回来之后,医院打电话给了顾意,让他到医院拿检查报告。顾意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好公司那边有急事等着他回去处理,于是纪茹茜就独自去了医院拿检查报告。

    当初她和顾意是在军区总院检查的,印象中她和顾意每次进医院都是进的军区总院。顾意在军方似乎也极有关系,她感觉军区总院的医生似乎都有的怕他。

    她到医院之后,接待她的是军区总院的刘院长。刘院长先是将她的检查报告递给她,告诉她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各项身体指数基本达标,只有胃不太好,要多注意调养。

    她刚松了一口气,刘院长却拿出了顾意的检查报告。

    “纪小姐,你要先做好心里准备。”

    刘院长的话,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上。

    “是不是顾意的抑郁症还没好?”

    就像她的胃不好是顾意的心病一样,顾意的抑郁症也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心病。

    “抑郁症?”刘院长有些惊讶,嘴角微抽,心想那小子怎么可能得抑郁症?他要是都能患上抑郁症,那全世界的人估计都该进精神病院了。“顾先生没有患过抑郁症。”

    “哦!”

    纪茹茜悬着心放下的同时,也在心里狠狠的给顾意记上了一笔。

    居然敢骗我?

    “可是……”

    刘院长的声音又响起。

    “可是什么?”

    纪茹茜这会总算开始理解顾意,为什么每次对着这位刘院长总是没有好脸色。这人真的是很欠揍啊!拜托!他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呢?

    “顾先生曾经受过一次伤,接触了放射线。后期没有好好休养,所以留下了一些后遗症。所以他现在的身体某些机能存在一些问题。”

    纪茹茜只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响,有一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原本有点生气顾意居然敢骗她,这时那点小事早就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她虽然对医学方面的知识不是很懂,却是知道放射线对人体的危害是极大的。她猛得站起来,揪着刘院长的衣领,急切的道:“到底存在什么问题?说清楚,说详细,快点!”

    这回纪茹茜是真真急了,实在是受不了刘院长这慢腾腾的性子。

    刘院长吓了一大跳,差点就直接从椅子栽了下去。

    “你先放手,我说我说!”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纪茹茜这会可没什么好脸色,顾意都有生命危险了,她还在意什么形象。

    刘院长往后退了退,心想这姑娘看着脾气挺好的,怎么也和顾小子一样脾气这么暴躁呢?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就是目前来说会影响生育。”

    “对身体有没有伤害?会不会得什么不治之症之类的?”

    纪茹茜确实是被那什么放射线给吓到了,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不会,当时他虽然确实接触了放射线,但是及时的做了治疗。只是后期没有好好调养,对身体造成了一些损伤。”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没法生育,还是以后都没办法生育呢?”

    “只是暂时的,只要经过治疗,治愈的机会很大。”

    “有多大?”

    “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这事他知道吗?”

    “不知道,这不正准备告诉他吗?”

    “那需要住院治疗吗?”

    “那倒不用,他的情况算不上严重。药物治疗配合饮食保键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这事先不要告诉顾意,也不准外泄出去。”

    “好!”

    纪茹茜拿着检查报告出了军区总院,她开着车,并没有回家,而是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她需要静下来,好好的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事绝不能让顾意知道,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要是知道了,得多伤他自尊,又得多伤心啊!男人一般最在意的就是这种事,尤其在自己的女人面前。

    可是如果不告诉顾意,怎么样才能让他配合治疗呢?

    那天下午,纪茹茜在咖啡厅里整整坐了两个小时,然后又开着车,去了一趟医院,才回到家。

    她到家的时候,顾意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纪茹茜和顾意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她压根就不知道,因为她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

    顾意端着两盘菜出来的时候,就见纪茹茜坐在沙发上走神,神色暗淡。

    “茹茜,怎么了?”

    顾意连忙将盘子放到桌子,走到纪茹茜旁边坐下来,拉着她的手,问道。

    纪茹茜看向顾意,也不说话,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

    “宝贝,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呢?出了什么事?”

    顾意将纪茹茜拥进怀里,柔声的安慰着。

    纪茹茜还是不说话,只是趴在顾意的怀里哭。

    顾意看到纪茹茜的眼泪,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就跟别人拿着刀往他心口捅一般,生疼生疼的。

    “是不是检查报告出了什么问题?你把报告拿给我看看?”

    “顾意,医生说我不能怀小宝宝。”

    纪茹茜从顾意的怀里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顾意,说道。

    而顾意反而松一口气,对于他来说,只要纪茹茜好好的,其他的都是小事。

    “你先别哭,慢慢说,具体和我说说,到底是什么问题?”

    纪茹茜从包包里面拿出她的检查报告递给顾意,说道:“医生说我宫寒,很难受孕。”

    顾意仔细了看过检查报告之后,轻轻拍了拍纪茹茜的背,道:“茹茜你别担心,医生说的是很难,不是不能。只要我们积极的接受治疗,还是有希望的。”

    “顾意,如果我不能怀宝宝,那该怎么办?”

    纪茹茜似乎很害怕,毕竟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就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女人。就算是从来理智的纪茹茜,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免不了乱了方寸。

    “一定可以的,别担心!”

    其实对于顾意而言,她能不能生小孩都没有关系。他要的是她,没有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这一刻,茹茜这么伤心,他能做的只是用尽一切办法也必然要治好她。

    “真的吗?”

    纪茹茜依旧还是不放心。

    顾意伸手替纪茹茜擦了擦泪水,温柔的道:“放心,明天我就陪你去医院。军区总院那边我很熟,一定让最好的医生来给你治疗。军区总院如果不行,我们再找其他的的医生。总之,我保证,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好吗?”

    “好!”

    ……

    第二天,顾意就和纪茹茜一起去了一趟军区总院,接待他们的依旧是刘院长。顾意从刘院长那里详细的了解了纪茹茜的情况,寻问需要注意的事项,并一一记下。

    刘院长拍着胸脯向顾意保证,只要他们积极配合治疗,怀上孩子是早晚的事情。他给纪茹茜开了药,同时也建议顾意也能喝一些补药,因为顾意的检查报告上显示,他虽然身体健康,但是因为先前的那一场事故,还是对身体有些影响。

    “什么事故?你先前出过什么事?”

    纪茹茜拉着顾意的衣袖,担心的问道。

    顾意瞪了刘院长一眼,轻轻拍了拍纪茹茜的手,道:“之前受过一点小伤,别担心,不碍事。我按照医生的指示,吃些补药就会好的。”

    顾意的身体一直很强壮,其实在他自己看来根本没有吃什么补药的必要。他这么健康的体魄居然还要吃补药,说出去简直就是打军区总院的脸。但是此时,刘院长嘴快,说了那场事故。他怕纪茹茜再继续追问一下,只好违心的答应。

    刘院长撇了撇嘴,你瞪我干嘛?我又不知道她不知道?但是却碍于顾意的“淫威”,连忙附和道:“是的,不是什么大事,一点小伤而已。”

    什么小伤?差点去了半条命了。不是都说医者父母心吗?他这样撒谎真的好吗?

    “好的!”

    纪茹茜这才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刘院长给他们介绍了一名老中医,宫寒之类的症状重在调养,所以中医疗法治愈的可能性更大。老中医是刘院长的师傅,替纪茹茜和顾意号脉之后,就给他们各开了十几副药,另外还让他们配合食疗。并告诉他们,症状并不严重,吃完这几十副药再来检查一次,应该到时就差不多能全愈了。

    听到老中医这样的话,顾意和纪茹茜都松了一口气。纪茹茜这回特别的上心,一回到家里,就开始煎药,忙前忙后的。顾意想帮忙,她都不让。

    第一副药煎好之后,按照医生的指示,药汁必须要多且浓效果才会更好。所以纪茹茜和他每人都是一大碗,颜色黑黑的,像墨汁似的,还带着刺鼻的药味。

    顾意一看到桌上那一大碗,就皱了眉。虽然他在医院同意开些补药回来,但是他其实压根就没打算真的喝。他自己的身体他清楚,根本就没有进补的必要。这回看到这黑黑的一大碗,别说喝,他闻到那气味就想吐。

    “顾意,来!一起把药喝了!”

    反而是平时最讨厌喝药的纪茹茜,这回倒是特别的乖。

    “茹茜,那个……你先喝,我还有点工作要忙。我忙完再来喝。”

    顾意转身就要往书房里走去。

    纪茹茜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道:“身体要紧,先喝了药再去工作。”

    顾意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时间来不及了,大家都在等着我开视频会议。这样,我把这碗药端到身间里去喝。”

    说完,顾意就伸出去手去端桌上的药碗。他的手还没够到碗,纪茹茜的手就覆了上来。

    “顾意,你其实是不想喝这药吧?”

    “茹茜,我身体很好,真的没必要……”

    顾意知道瞒不过纪茹茜,这才说了实话。

    “顾意!”纪茹茜却急切的打断了他,说道:“你曾经要我向你保证,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让你担心。今天我同样也想要你向我保证,你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会让我担心。医生的话总是有道理的,你平时工作那么忙,熬夜几乎是家常便饭,你别仗着自己年轻,就这样不管不顾。听医生的话,总不会错。你就当是陪陪我,好不好?你不是说,会和我一起共苦的吗?这么苦的药,我也不想喝,你陪着我一起喝,我喝起来也快一些。你陪我,好不好?”

    “好吧!”

    顾意真的是很无奈,真的不想喝。可是看着纪茹茜那期盼的模样,总是不忍心拂了她的意。只得眼一闭,眉毛拧成一条线,忍着不适,一口将一大碗药汁喝完。

    而纪茹茜见顾意一滴不剩的喝完了也松了一口气,才端起她的那一碗慢慢的喝。她其实也同顾意一样,闻着那药味就想吐,可是却没叫一声苦,很乖巧的喝完了一大碗。

    “你先去忙吧!我正在熬汤,熬好了等一下叫你。”

    “不是刚吃完午饭吗?怎么就喝汤?”

    顾意疑惑的问道。

    “医生不是建议我们要配合食疗吗?我特意炖了狗脊狗肉汤给你补身体的,你等下多喝点。到时晚饭少吃点就成。”

    “嗯。”

    顾意没有多想就进了书房。

    ……

    顾氏集团那边突然又忙碌起来了,顾意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而纪茹茜反倒比较清闲,每天都会在家做好饭等顾意回来吃,每天都会煎好药,和顾意一起喝完,才会去上班。有时中午还会熬些汤送到顾意公司去,一定要亲眼看到他吃完才走。

    “茹茜,你们酒店最近都不忙吗?”

    在纪茹茜连续好几个中午都来顾氏集团送汤,而顾意吃得看到肉就想吐的时候,顾意终于忍不住问道。

    “嗯,不是很忙。”

    “不应该啊!你们酒店最近的业绩不是很好吗?”

    纪茹茜点头道:“嗯,是不错!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步入正轨了,我这个总经理自然就可以清闲一点了。”

    “好吧!”

    顾意似乎对此并不是十分高兴,也并不乐见。

    “怎么啦?”

    “我就是想说,你其实可以不用来给我送这些吃的。你好不容易才不用那么忙,应该多休息。我这天天吃,也确实有点腻,我们都休息几天,怎么样?”

    “那我明天给你炖些清淡些的东西来吧!医生说喝药期间,食疗也是必不可少的。”

    顾意:……

    其实纪茹茜没有告诉顾意,她其实也很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可是不管堆积了多少工作没有做,她依旧是到点就下班。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顾意更重要。只要顾意的身体能好起来,她苦点累点都没什么。

    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十几天。医生开的药,也已经吃了一大半。顾意表示吃够了肉,也吃够了苦药。

    在纪茹茜又一次将一大碗药汁放到顾意面前时,顾意终于又开始老话重提了。

    “茹茜,你看我已经连续喝了十几天的补药了。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是生龙活虎,补的都快流鼻血了。所以这药真的不用再喝了。”

    纪茹茜已经端起了她的那一碗药正准备喝,闻言,又放下了碗,看向顾意道:“顾意,我想要你陪我着我一起喝。”

    其实纪茹茜真的难得有这么任性的时候,顾意也真的很想宠着她。可是那药汁真是超极难喝,比让他挨一颗枪子都难受。而且他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喝这些补药,补汤,他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病?

    “我……”

    纪茹茜看了顾意一眼,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一下,垂着头说道:“那我也不要再喝了。”

    这下顾意慌了,半蹲下来,握着纪茹茜的手,一下又一下轻轻的吻着。

    “茹茜,对不起!是我不好,我陪你一起喝。好不好?”

    这个时候的顾意恨不得甩自己两耳光,茹茜那症状不说她的身体本身,她心里本来就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阵子他工作太忙,不但没有好好照顾她,反而要她忙前忙后天天来操心他的身体。他真的是罪该万死。茹茜每天也是和他一样喝一大碗,她从不叫苦,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怕喝药,他也好意说得出口?

    “我们都好好听医生的话,好不好?”

    纪茹茜看向顾意,眼里带着淡淡的哀求。

    “好!”

    ……

    慢慢的,顾意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开始他还没注意,时间久了,他发现纪茹茜给他炖的汤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壮阳。比如鳖肉银耳汤,羊腰汤,鹿鞭巴戟天汤……

    难道说他这阵子都没有满足她?可他明明将她折腾的够狠啊!

    这阵子,她更是对他下了禁令,不准喝酒,不准抽烟。她以前可没这么严厉啊!

    有时候,茹茜接电话还特意躲着他。以前她可是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她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呢?

    更奇怪的是,有一次他看到茹茜半夜起床,将他托人从国外买回来治宫寒的药丸给倒进了下水道里。

    茹茜到底是怎么了?

    他思来想去,将这阵子发生的所有事情联系起来,觉得茹茜似乎是从拿到检查报告开始行为变得有些怪异的。

    所以这问题一定还是出在医院里,或者是那份检查报告上。

    他在纪茹茜去上班之后,去了一趟军区总院,与刘院长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

    可真相却让他,差点落泪。

    那一天,他一个人在医院走廓的长椅上坐了很久,很久。

    原来真正不育的是他,健康的是茹茜。

    他不知道茹茜是抗着怎样的压力,才会趴在他的怀里哭着告诉他,顾意,医生说我不能怀小宝宝;他也不知道那么怕苦的茹茜,到底是怎样做到一声不吭,陪着他天天喝那么苦的药;他更不知道在他烦恼药好苦,那些补汤好腻的时候,茹茜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费多少的心思,才能在他面前装得若无其事,才能不被他察觉到异样。

    他伸手往口袋里掏,很想抽烟。可是口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最近茹茜管他管得特别严,每天他去上班之前,她都会搜一遍他的衣服口袋,如果发现他口袋里有烟会立即没收。他下班回家的时候,她也会例行检查,如果闻到烟味或者酒味,晚上就罚他睡书房。

    一切的异常都有了解释,可他却现在才发现。

    这十多天,茹茜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说过一声累。比起被蒙在鼓里的他,她所要承受的太多太多。

    “啪!”

    顾意扬手一记耳光甩在自己脸上,没有用多大的力度,怕力道太重留下痕迹,纪茹茜会发现。

    这一耳光是愧疚,也是悔恨,更是惩罚。

    幸好这会走廊上并没有人,否则被别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然而这些都并不是他所在意的,他唯一在意的是他为什么现在才知道?

    突然间,他很想见纪茹茜,想立刻看到她,抱抱她。

    他站起来,出了医院,开车去了纪茹茜的酒店。

    这是他第一次来如意酒店,在工作上他们之间都是心照不宣,各做各的,除非对方开口,否则绝不会插手对方工作上的事情。

    现在的如意酒店已经是焕然一新,旅客出出进进,好不热闹。

    因为顾意曾经那一场几乎是轰动全城的记者招待会,所以如意酒店的员工几乎都是认识顾意的。见顾意走进来,前台小姐热情的问道:“顾先生,那边有纪总的专属电梯,您可以直接上去。或者您需要我打电话通知纪总吗?”

    “谢谢!不必,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顾意朝着纪茹茜的专属电梯走了过去。

    到了第十八层,他问了一下工作人员,然后就直接向纪茹茜的办公室走去。

    纪茹茜正在开会,办公室的门并没有锁。于是他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布置的与家里的书房差不多,以大气和舒适为主。他在纪茹茜的皮椅上坐下来,办公桌很大,整整齐齐的放了一些她的办公用品。桌上唯一的私人物件就是一个摆台,摆台里面是她和他上次在山顶看日出时拍的相片。

    他搂着她,目视着前方,看着天边壮丽的美景。而她坐在他怀里,微微侧着身,看向他,目光缱绻,无限温柔。

    这张照片当时是被同行的一个游客抓拍的,那名游客很热情,一直在说这张相片拍得很好,很有感觉,还用手机将相片传给他们。

    他和她也觉得这张相片拍得不错,所以就留下了来。没想到茹茜却还偷偷的去洗了出来,放到她的办公室里。

    他拿过摆台,捣开了一下,就将相片取了出来。手不经意间摸到相片的背面,似乎有点凹凸不平。他将相片翻过来,才发现上面写着字。

    你在看风景,而我在看你――纪茹茜

    上面的字是纪茹茜的笔迹,他的手指抚过那十个字,嘴角勾起。眼前仿佛浮现出了茹茜俯在桌前,拿着笔书写这几个字时的情景。

    她一定是嘴角带着笑,那双潋滟的眸子里也漾着星星点点的笑意,脸颊有些微红,一笔一画用心的写。

    那一刻,她一定在想他。

    他随手拿起桌上的钢笔,扬眉一笑,然后也在那上面留下了他的笔迹。

    春风十里,不如你――顾意

    他正准备将相片放回去的时候,又发现摆台里面还有相片。他一张一张取下来看,同样的全是他们的合照。每一张相片上,她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他却是表情各异,有他板着脸的时候,有他微微笑着的时候,有他搞怪的时候,有他高冷严肃的时候……

    无数个他,却始终只有一个微微笑着的她。

    情到深处是包容,不管是怎么样的他,她终始微笑着,并包容着。

    茹茜,你总说,不知道是你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会遇到我。其实你错了,是我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遇到一个你。

    不枉我这一生信佛,拜佛,终于求得一个你。

    ……

    “怀悠,稍后整理一下,将会议记录发到我的邮箱里。”

    纪茹茜走到她的办公室门口,并没有急着推开门,而是回过头对方怀悠,说道。

    “好!”

    纪茹茜推开门,便见到坐在她的皮椅上的顾意,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揉了揉眼睛。

    “茹茜。”

    顾意却已经站起来,朝着她走了过来。

    “顾意,你怎么来了?”

    纪茹茜有些惊讶,眼角的笑意却瞬间荡开。

    “想你了,就来看看你!”

    顾意伸手抱紧了纪茹茜,声音温柔的仿佛阳春三月的春风。

    纪茹茜笑了笑,回抱住顾意,道:“今天早上我们才从家里离开的,又不是十天半个月没见到面。”

    “嗯,可是还是想,很想,很想。”

    顾意却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一样,抱着纪茹茜不放手。

    “好啦!我知道了,我也想你。先放手,这是在公司,会被别人笑话的。”

    纪茹茜轻推着顾意,声音不自觉的带着娇羞。

    “不放!我抱抱自己的老婆怎么啦?”

    某人又开始耍无赖。

    “好,好,好!你随便抱!”

    纪茹茜实在是拿顾意没办法。

    顾意突然将纪茹茜打横抱起,纪茹茜差点惊呼出声。在她以为顾意会将她抱进里面的休息室时,顾意却将她放到了皮椅上,让她坐了下来。

    “茹茜,你累吗?我帮你揉一揉吧?”

    纪茹茜还没有反应过来,顾意的双手就已经按住了她的肩膀,给她揉了起来。

    “茹茜,对不起!这几天公司太忙,都没有好好照顾你。”

    纪茹茜这一阵子确实是精神高度紧张,工作上如此,回到家里也不敢放松,还真是挺累的。虽然顾意的手法并不专业,但是揉起来还是挺舒服的。

    “没关系啦!我这么大一个人哪里还需要你照顾呢?”

    “以后你不用急着赶回家煎药了,我反正近来都会很闲,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安心的工作!”

    顾意却很固执,依旧在耿耿于怀。

    “那个煎药还是我来吧!你一定没有我细心。我们俩都在喝药,可别搞混了就麻烦了!”

    纪茹茜微微一怔,才说道。

    其实她哪里是担心这些,他是怕顾意看到药方会起疑心。

    她的担心都写在脸上,顾意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她千辛万苦也要维护他的尊严,他怎么舍得让她的辛苦白费呢?她的良苦用心,不该被辜负。

    “好吧!”

    他自然不会告诉她,他已经知道了真相。

    没有关系,既然她不想让他知道,他就当作不知道吧!

    ……

    京都,这是白流苏跟着景琛来到这里的第十五天。

    这十五天,她只见过景琛一次。那是她在景琛工作的地方不吃不喝等了整整一天,才逮到的他。可是他们还没说上三句话,他就上了公司的车走了。他们是当天晚上到的京都,景琛将她安置在顾意的私人别墅里,就不见了踪影。

    这半个月,她在京都几乎成为了一个笑柄。京都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一个外来人口在京都满世界的找景琛,而景琛却是满世界的躲着她。在京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对景三少痴心妄想,死缠烂打。

    白流苏是一个乐观的姑娘,她想,其实没有关系,这样至少让景琛的朋友都知道了她,至少让景琛知道她不是说着玩玩而已,她是真的在追他,真的不惧艰难。

    京都的天气永远只有夏天和冬天,所以夏初的京都就已经是酷暑时节了。

    夏季是白流苏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夏季的阳光总是那么灿烂,因为夏季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吃着她爱吃的冰淇淋。

    流苏姑娘虽然逮不到景三少心里很忧伤,可是好不容易来一趟京都,再怎么说也该好好逛一逛这g国最繁华的城市。

    哼!景琛同学一点也不可爱,不就是仗着她对京都不熟悉吗?等她在京都混熟了,看他还能往哪里跑?

    前一刻,还满脸阴云,一下子就放晴了。她收拾了一下,就背着包包逛街去了。她一个人走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或成对成对,或三三两两,似乎只有她是一个人。突然间就有些想家了,想念a市的朋友和家人。

    她买了一个草莓味的冰淇淋,边走边吃。这是一直以来,她最爱吃的口味。只是此时吃起来,却似乎没有那么甜了。她也是一个固执的姑娘,吃一个不觉得甜,她就再吃一个,吃到甜为止。

    当她吃到第三个冰淇淋时,她刚好经过一家咖啡厅。然后她也终于尝到了冰淇淋的甜,甚至是从未有过的甜,因为她看到景琛坐在那家咖啡厅里。

    他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拿着一本杂志在看,依旧带着黑框的眼镜。细碎的阳光散在他的身边,仿佛在他身上踱上了一层温柔的色泽。他看得很专注,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白流苏想,如果她会法术,这一刻她一定要变成他手中的那本书,让他也能这么专注的看着她。

    他似乎在等人,中间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没有任何的不耐,又低下头继续看书。

    他在看书,隔着玻璃,白流苏在外面看他,那样的专注,却舍不得惊扰这一刻温柔的他。

    只是下一秒,白流苏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了。

    她的视线里,景琛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隔着玻璃,白流苏听不到他们说话,可是那一瞬,对于那个女人,她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温柔了岁月。

    对!温柔,那是一个足以温柔岁月的女人。

    她记得景琛说过,他有喜欢的人。她想,景琛喜欢的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吧!

    她从景琛眼里看到他见到这个女人时的雀跃,温柔,柔情,甚至是爱意。那样的目光,就如她看着景琛的时候是一样的。

    他们坐在那里只喝了一杯咖啡,那个女人似乎不怎么爱说话,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景琛在说,而她只是点头,或者微笑着。可是即使是如此,那样的他和那样的她,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依旧美好的如一幅画卷。

    白流苏第一次知道,原来景琛还是这么健谈,这么爱笑的人。或者只能说,他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是如此这般模样。

    他的温柔,他的微笑,只给他喜欢的人。

    喝完咖啡之后,他们相拥着,一路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咖啡厅。

    白流苏站在外面看着他们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只觉羡慕。她站在那里徘徊了许久,手中的冰淇淋都化了,她才走进那家咖啡厅。

    她在那个女人刚才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服务员正好在收拾杯子。

    “我想买下那个杯子,可以吗?”

    白流苏突然抬头对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以为她听错了,对着白流苏扬了扬手中的杯子,问道:“您要这个杯子吗?”

    这是刚才一个客人用过的杯子,她原本正打算收拾下去洗干净。

    “嗯,就是那个杯子。”

    “可以的,那我去给您洗干净吧?”

    “不用,就这样给我吧!”

    因为这是景琛用过的杯子,如果洗干净,便再也没有他的味道了。

    服务员虽然觉得眼前这个客人非常奇怪,但是良好的素养让她没有多问,而是收拾了其他的东西退了下去。

    白流苏将那个杯子放在一边,点了一份冰淇淋,坐在那里吃起来。

    她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吐槽。

    这家店的冰淇淋真难吃,怎么一点都不甜,怎么这么苦?以后再也不来这家店吃冰淇淋了。

    那一天,她在那家咖啡厅坐了一个下午。她吃了好几份冰淇淋,都是苦的,苦不堪言。

    她吃着吃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边吃边哭,边哭边告诉自己:“白流苏,放弃,好不好?你看他有喜欢的人,你看他那么喜欢那个人。所以放弃,好不好?”

    可是怎么办?他那么喜欢那个人,而她却那么喜欢他。

    这一刻,她才知道。京都,g国最繁华的城市,只是却终究只是别人的繁华,于她却只不过是虚无飘渺梦一场。

    ……

    a市。

    宁易伟最近表示有点不顺心,他没有想到纪茹茜那个女人竟然那么凶猛,半年不到就将沐氏集团给整得元气大伤。如果说先前还有沐氏酒店在前面顶着,现在纪茹茜踢走了沐氏酒店,是不是就该轮到宁远集团呢?毕竟纪茹茜那个女人,一看就是很有野心的人。她不可能只守不攻,不可能甘心第二的。

    所以,宁远集团冒似有些危险了。

    想着想着,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他拿出手机,电话是沐风打来的。

    “沐总!”

    他按下接听键,笑着道。

    “宁总,近来如意酒店风头正劲,似乎有直逼帝豪酒店的势头。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沐风并没有绕弯子,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是啊!我这不正愁着吗?不过,我想现在更愁的应该是沐总你吧?”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

    沐风道出了他打这通电话的最终目的。

    “哦?可是我又为什么要和你合作呢?”

    宁易伟从来都是如此狡猾,不动声色。

    “宁总,如今我们沐氏酒店元气大伤。而纪茹茜的背后现在是几十家酒店组成的酒店联盟,当初沐氏酒店就是这样被她挤下来的。难道帝豪酒店也想走沐氏酒店的老路吗?毕竟就算我们联手挤垮了如意酒店,至少短期内我们沐氏酒店绝对无法威胁到你们帝豪酒店,但如意酒店可不一样。我了解纪茹茜,她在商场上从来都是一头肆意抢夺的狼。”

    半晌,宁易伟都没有说话,他似乎在思考。而沐风也没有催,静静的等着他的回复。

    “好!”

    许久之后,宁易伟才开口说道。

    ……

    ------题外话------

    看在俺最近这么勤奋的份上,打个商量,各位妹子,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不养文可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9章春风十里,不如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