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1章 我就是这么小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则声明发布之后,立刻为如意酒店赢得了一大片的赞誉声。

    很明显,如意酒店针对这次事故的危机公关做得非常好,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如意酒店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天,就积极了采取了十分有效的措施,稳住了局面。

    这样的速度更是让沐风始料不及,以致于他许多落井下石的手段还没来得及使出来,对方却已经先让事态得到了控制。

    于是沐风慌了!

    他好不容易说服宁易伟同他合作,说好的宁易伟在明,他在暗。他保证会给纪茹茜最重的一击,只有他这边让纪茹茜元气大伤,宁易伟才能趁虚而入。可是现在,如意酒店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可却未能彻底的击倒如意酒店,反而为如意酒店赢得一大片的喝彩声,更是提高了如意酒店在消费者心中的信誉。

    这次的中毒事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之所以会如此顺利算计到如意酒店,算计到纪茹茜,只不过是攻其不备。可一旦打草惊蛇,纪茹茜必定会有所防备,下次想要故伎重施自然就再难成功。而且这一次,他不惜动用了还是当初他的父亲在豪丽酒店埋下的那一颗最深的棋子。

    多么好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不!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好时机从他眼前溜走,如果这一次不能彻底搞垮如意酒店,击垮纪茹茜,那么沐氏酒店将会被纪茹茜一直踩在脚下,以后也将再难有翻身的机会。

    纪茹茜和他,再已经是不死不休。当年的情分早已经不在了,所以就算他不出手,纪茹茜也绝不会放过他,放过沐氏酒店。

    所以必须趁着纪茹茜现在还未察觉,食物中毒事件还未平息,如意酒店内忧外患之时,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让纪茹茜措手不及,让如意酒店彻底失信于所有人。

    现在所有人最关心的无非是食物中毒事件之后的赔偿问题,如果如意酒店成了一具空壳,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到时纪茹茜就算是有通天之能,也怕是无力回天。

    思及此,他立刻关上办公室的门,拿出私人手机开始打电话。

    “沐先生。”

    “我想要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是……”

    “沐先生,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我为你做完这最后一件事情之后,我和你们沐家再无任何瓜葛。”

    “好!”

    ……

    如意酒店中毒事件警方依旧还在调查,具体的进度警方采取了保密的方针,暂时并没有对外公开。如意酒店也已经开始正式营业,同时国家卫生监管部门对于食物的检测也即将进入尾声。而那一百五十名受害者其中一部分因为都是轻度中毒,所以也都已经痊愈出院了。只有少数几个中毒程度比较严重的受害者还在住院,但是情况已经开始好转。

    这一起中毒事件,危机处理工作已经是进入尾声。现在就只差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受害者应得的赔偿。甚至如意酒店还同当天举办婚宴的主人达成了共识,如意酒店的所有赔偿只单独针对当日中毒的所有受害者,只要如意酒店的赔偿能令所有受害者满意,婚宴的主人将不再追究如意酒店的任何责任,并且因如意酒店的中毒事故所造成婚宴主人的损失,他们可以自行承担。

    如意酒店。

    纪茹茜正召集各部门主管在开会,商讨有关受害者的赔偿事宜。

    同样的会议室,同样是上次到会的九个人,只这一次的气氛却异常的沉重。纪茹茜是最早到的会议室,她坐在坐议桌的正中央,陆续有人进来,她却一直垂着头在沉思,自始至终都只有那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她似乎在做着很艰难的决择。

    “正式开会之后,我先告诉大家一个消息。”

    沉默了许久之后,纪茹茜终于抬起头,说道。

    众人没有说话,齐齐看向纪茹茜,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我接到了警察局方局长的电话,他告诉我警方已经确认了这起事故的真凶,是我们酒店的人。”纪茹茜微微一顿,目光扫过众人,将他们脸上各异的表情记下,然后又继续说道:“现在我不说是谁,你自己站出来。看在我们曾经一起拼搏,一起共事的份上,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你能主动承认,那么坦白从宽,我会放弃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但是如果一定要我说出来,那么警察现在已经在来酒店的路上,最后你只能到警察局去说。”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神色凝重,但也依旧没有人站出来。

    这几天,警察确实到酒店找所有人问过当天的情况,酒店的每一名员工,警察都单独审问过。

    纪茹茜双手撑着下巴,犀利的目光扫过众人,却没有在某一个人身上多作停留。那个人到底谁,根本无法从纪茹茜脸上窥探出分毫。

    “我再问最后一遍,有没有人自己站出来?”

    纪茹茜站起来,声音微沉。

    会议室里面静悄悄的,静得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气氛异样的紧张和沉重,但是所有人都不动如山。

    “好,很好!”

    纪茹茜冷冷的笑,道。

    “纪总,直接报警吧!对于这种出卖酒店的人,绝不能姑息。”

    杨展率先站起来,说道。

    “是的,绝不能姑息。”

    其他人也纷纷开始附和。

    “陈洁雪,你告诉我,上菜的时候,你一个行政经理,怎么会出现在厨房里?上其他菜的时候都不见你,只有这道海鲜经过你的手传出去,却偏偏出了问题呢?”

    纪茹茜冷冷的看着陈洁雪,眼里全是怀疑和失望。

    “纪总,当时林经理那边极缺人手。我本来是和蓝媚一起去厨房帮忙的,可是蓝媚客房部那边临时出了点事,她没去成,我就一个人去了。我去的时候,正好厨房里出了这道菜。敢情我好心去厨房帮忙,还帮出事端来了?”

    陈洁雪向来对纪茹茜有些偏见,此时更是义愤填膺。

    “去厨房帮忙本来是我的主意,我在对讲机中听到林经理在请求各部门支援人手,所以就去邀了洁雪一起。”

    蓝媚站起来,说道。

    “相信大家都知道,易大师每次炒出来的菜,都有自己先尝的习惯。当天易大师因为有些轻微的感冒,所以每道菜出锅之后,他不但自己尝过味道,还请配菜的师傅也帮忙试过。酒席上的那道海鲜,是同一锅炒出来。而易大师和几位配菜的师傅都没有食物中毒的迹象,很显然这说明那道海鲜是炒出来之后,在传往餐桌上这中间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警察审问过所有传菜的工作人员,以及查看过酒店所有的监控记录。只有你,陈洁雪最有作案的时间,也最有作案的动机。”

    纪茹茜道。

    “不!你冤枉我!我没有!”

    陈洁雪一直摇头,情绪很激动。

    “陈洁雪,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到警局去和警察说吧!至于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酒店,到底又是何人所指使的,相信也只有到了警察局你才会说真话!”纪茹茜却似乎已经是耐心尽失,看向方怀悠,道:“怀悠,去请警察进来!”

    “不!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做过!纪总,我是被冤枉的……”

    陈洁雪却犹自在挣扎,目光求助的看向众人。

    可是谁都没有站出来替她说一句话,连和她最要好的蓝媚,也不曾为她说过一句话。

    警察走进来,直接将吵闹不休的陈洁雪给带走了。

    会议室瞬间恢复了平静,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讨论这起事故后续的赔偿问题。”

    纪茹茜似乎很疲倦,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很痛心。所以对于陈洁雪并没有过多的言辞,对于她出卖酒店的行为也不想多谈。她揉了揉太阳穴,便开始了这次会议的主题。

    “方总监,上次你告诉我目前酒店能调动的所有资金是一千万,银行那边谈得怎么样?有愿意贷款给我们的银行吗?”

    “纪总,对不起!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银行,用尽了各种方法,但是银行那边现在都处于观望阶段。没有银行愿意贷款给我们。”

    方怡脸带歉意的,答道。

    “这样吧!你明天再去和汇丰银行谈。我们用酒店作抵押,这样一来应该就能贷到一些钱了。”

    纪茹茜微一沉思,答道。

    “纪总,这……”

    这样的做法虽然暂时能解如意酒店燃眉之急,但是同样的风险也很大。一旦如意酒店无法在银行规定时间内偿还贷款,那么银行有权将酒店的经营权收归己有,甚至进行拍卖。

    所有人神色都很凝重,面露忧色。

    “不必再说了!就按我说的去办!这次的事故,我们酒店必须负全责,必须要给予消费者合理的赔偿。不管如意酒店目前经营状况如何,效率如何,这都是我们必须要去做的。哪怕如意酒店会因此不负存在,但是该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要承担到底。而且赔偿问题,也是这次事故的重中之重。只要处理好了赔偿问题,我们如意酒店才有可能重新站起来占领市场。否则,如意酒店虽存尤亡。只有真正过了这一劫,我们才有机会他日再战。”

    纪茹茜目光扫过众人,复又看向方怡,脸上透着坚定,语气也十分坚决。

    “好!”

    “杨副总,薜副总,这段时间你们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在这次事故中,你们说服了婚宴主人让他在赔偿上面作出了妥协和让步,为公司节约了一大笔赔偿金,这让我很满意。所以,接下来有关受害者赔偿的一切事务都交由你们全权处理。我相信以你们的能力,同样能让我满意。现在初步预估,加上银行那边的贷款,酒店所能调动的所有资金大约在三千万左右。这段时间你们可能要辛苦一点,请务必逐个拜访那些受害者,了解他们的意向。我希望赔偿的金额控制在这三千万以内,同样又能让每一个消费者满意。当然一切还是以消费者的意愿为前提,如果钱不够,你们可以提出来,我再想办法。”

    纪茹茜看向杨展和薜涛,说道。

    “好!”

    “好!”

    “蓝经理,请务必好好协助杨副总和薜副总。”

    “好!”

    “那就这样,散会吧!”

    ……

    盛世华庭。

    纪茹茜正在准备晚餐,因为顾意今天要在公司班,所以纪茹茜打算亲自下厨给他做顿晚餐。

    “叮当叮当!”

    突然门铃响了,纪茹茜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心想难道顾意是没带钥匙?

    一打开门,便被丹尼斯李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李丹尼?”

    纪茹茜有些惊讶,被丹尼斯李抱着也有些不自在,推开他,道。

    “姐姐,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丹尼斯李笑着道。

    “当然想!你怎么来了?”

    纪茹茜打开门,请丹尼斯李进去。

    “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丹尼斯李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的助理也随后拖着行李箱跟了进来。

    纪茹茜看到丹尼斯李的行李箱有些疑惑,问道:“这是……”

    丹尼斯李顺着纪茹茜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行李箱,笑着道:“是这样的,我打算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

    纪茹茜有些为难,顾意绝对不会答应的。

    丹尼斯李一眼就看出了纪茹茜的为难是因为顾意,皱眉道:“姐夫,不会这么小气吧?”

    纪茹茜心想,你真是太不了解他了。那醋罐子在这方面,那心眼比针还小。

    “嗯,我就是这么小气。”

    纪茹茜还没来得及回答,顾意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顾意,你回来了!”

    纪茹茜抬眸,便见站在门口的顾意,她的眉眼也顿时飞扬了起来。

    “宝贝在做饭吗?”

    他绝对是故意的,故意当着丹尼斯李的面秀恩爱。

    “是的!今天的晚餐很丰富,刚好李丹尼也来了,你们都有口福了。”

    纪茹茜点头,笑着道。

    “他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顾意这明明就是逐客令。

    丹尼斯李却仿佛是听不懂顾意的意思一样,立刻眉开颜笑的道:“当然!我还没尝过姐姐的手艺,这回一定得好好尝尝。姐姐,有我最爱吃的回锅肉吗?”

    “不知道你要来,没有准备。”纪茹茜微微一顿,看向顾意,道:“其实回锅肉倒也不难,这样吧!顾意,你帮我去市场买些五花肉回来吧!”

    “为什么要我去?谁要吃就谁去!”

    顾某人对于丹尼斯李这种大灯泡兼情敌可没什么好脸色,赏你顿饭吃已经算是好的了,居然还要我去给你跑腿?

    没门!

    “姐姐,我是客人。”

    丹尼斯李表示顾意越是不愿意去,他就越是要让他去。哼!让你牛逼哄哄的,让你在我面前秀恩爱。

    “是啊!顾意,李丹尼是客人!”纪茹茜一边说一边将顾意往外推,“快去,快去!”

    “姐姐,你还有什么菜没炒吗?我帮你一起啊!”

    丹尼斯李欠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顾意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丢给他一记“小子,你给我等着!”的白眼。

    顾意很快就将五花肉买回来了,丹尼斯李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顾意打心底里不愿搭理他,可是这大灯泡老在他和茹茜面前晃又实在是无比碍眼。看他这架势似乎还真打算在这里长住,笑话!他绝对不会同意!

    “你来这里干什么?”

    考虑再三,顾意还是在丹斯李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打算和他进行一次深刻的谈话。

    丹尼斯李看向顾意,勾唇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是极!”顾意阴恻恻的笑道:“你当然可以选择不说。不过你相不相信,也许明天早上你一睁开眼,你可能会在某个不知名的荒岛上。”

    “你威胁我?”

    顾意点头,笑着道:“还好,你并不傻,知道我在威胁你!”

    “我告诉姐姐!”

    丹尼斯李表示绝不买帐。

    “请便!”顾意摊了摊手,鄙夷的道:“果然就是一个小屁孩啊!”他微微一顿,学着丹尼斯李的口吻说道:“我告诉姐姐!唉哟!这是还没断奶吗?要是男人,就像个男人一样来解决问题。”

    丹尼斯李冷哼一声,道:“顾意,你别激我!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哼!老男人不足为惧!”

    老男人?指的是他!

    妈的!他二十九岁是有多老?

    “我生龙活虎,金枪不倒,一夜七次,你能吗?”顾意挑衅的道:“哦!我忘了,像你这种小雏儿自然不懂这个中美妙。而且说不定你不举,也就一辈子也尝不到这种个中美妙滋味也说不定。”

    “顾意,你不要脸!”

    丹尼斯李气结,脸都涨得通红。

    “所以我夜夜笙歌,与茹茜共赴巫山**,而你只能自摸!”

    “你……”

    丹尼斯李站起来,指着顾意,手指抖啊抖的,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第一回合,顾意完胜。

    果然,比无耻,顾意若称天下第二,没人敢称天下第一。

    ……

    回锅肉出炉之后,三人开始吃饭。

    纪茹茜觉得她的旁边不是坐着两大男人,而是两巨婴。

    “李丹尼,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因为丹尼斯李是客人,所以她上桌就先给他夹了菜。她刚给丹尼斯李夹了一块回锅肉,肉还没放到他锅里,就半路被顾意拦截,给吃进了顾意的嘴里。

    “好吃,味道不错!”

    顾意竖起大姆指,称赞。

    于是下一秒,那一盘回锅肉就已经被丹尼斯李直接给挪到他的面前,然后端起盘子就倒去了一大半。接着,顾意不甘示弱,抢过那剩下的半盘,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一大盘回锅肉,纪茹茜表示她就只闻其香,不知其味,然后盘子就已经是空空如也了。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纪茹茜于是没有再给任何人夹菜,免得她一个不留情,这两巨婴会直接打起来。

    “宝贝,你给我夹点青菜。”

    顾意见纪茹茜不动,决定主动出击。

    正牌男友必须比这捡来的便宜弟弟享受更好,更多的待遇。

    纪茹茜低头吃饭,装作没听到,懒得理顾意这幼稚鬼。

    丹尼斯李看了顾意一眼,低头闷闷的笑。

    姐姐,不搭理你哦!

    顾意倒也不生气,依旧是笑眯眯的,夹了一些青菜放进纪茹茜的碗里,道:“宝贝,这是你爱吃的空心菜,多吃点!”

    “嗯。”

    纪茹茜淡淡的应道。

    “姐,这辣子鸡好吃,你多吃一点!”

    丹尼斯李也连忙给纪茹茜夹了些菜。

    于是,两巨婴的争夺又开始了。你一筷,我一筷,你夹一点,我夹一点。很快,纪茹茜的碗里就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而餐桌上的菜却少了一大半。

    纪茹茜猛得放下筷子,看向那两巨婴,问道:“你们把我当猪养?”

    “没有!”

    “没有!”

    两巨婴异口同声的道。

    纪茹茜将那一大碗菜往中间一推,道:“我是吃不了这么多,还是你们分着吃了吧!别浪费了!”

    “不要!”

    “不要!”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道。

    “为什么?”

    “他太脏!”

    “他太脏!”

    呵呵,还真是神同步!

    “我觉得你们都脏!”

    纪茹茜表示很生气,愤而离席。

    这一局,顾意没赢,丹尼斯李也没赢,算是平局。

    ……

    吃完饭之后,顾意洗碗,纪茹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丹尼斯李将行李箱翻了一个底朝天,拿出好几张银行卡递给纪茹茜。

    “干嘛?”

    纪茹茜没接,问道。

    “姐姐,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的。你们商场上的事情我也太懂,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知道酒店发生那样的事故,你必定是急需钱来周转的。这些钱就当是我借给你的,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还给我。”

    丹尼斯李答道。

    “你特意从m国赶来,就因为这事?”

    “当然!姐姐,都进警察局了,我能不担心吗?”

    丹尼斯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谢谢!”

    纪茹茜鼻子一酸,有点想哭,因为这份飘洋过海来之不易的心意。

    丹尼斯李在纪茹茜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搭在纪茹茜的肩膀上,道:“姐姐,你别太拼,也别让自己太辛苦。我可以做姐姐的提款机,也可以养着姐姐。不管等待你的将是什么,姐姐都不必害怕。我们都是你的后路,都是你最强硬的靠山。也许我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许我们互相讨厌对方,但是我们想要保护的是同一个人,我们希望她永远都开开心心。”

    顾意站在厨房的门口,没有出声,也没有出去。原本在丹尼斯李那双咸猪手搭在茹茜的肩膀上,他就很想冲出去,但是丹尼斯李说出口的话却让他止住了脚步。

    虽然什么我可以养着你,这样的话让他很不顺耳,让他抓狂。

    笑话!他的老婆,他不会自己养,轮得到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吗?

    不过,他知道在茹茜心里,缺失的亲情让她一度很遗憾。这小子,却可以弥补茹茜心里的缺失,满足她对亲情的渴望。

    算了,让他占点便宜吧!谁让我是这小子的姐夫呢,让着他点!

    ……

    纪茹茜接到宁易伟的电话时,正在开会。

    她看到手机上的号码时,没有立即接听,而是站起来出了会议室,回到办公室关上门,才按下了接听键。

    “纪总!”

    纪茹茜非常的谨慎,哪怕按下了接听键,也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在等对方先开口。

    “宁总!”

    确认是宁易伟之后,她才开口说道。

    “你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那个藏在你们内部的人有眉目了吗?我试着探过沐风的口风,可是沐风很谨慎,而且他对我也不是完全相信。他什么都不肯说,只说让我作好准备,如意酒店马上将会摔大跟头。看来他又打算使些肮脏的手段来对付你了。”

    纪茹茜笑道:“放心!如意酒店虽然受了重创,但是暂时还倒不了。依他的性格,也确实是该出手了。我还怕他不来了呢?我现在这不正等着他来吗?”

    “看来纪总很有把握,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就是打电话来提醒一下纪总,小心沐风那个小人。”

    “宁总费心了,合作以来,宁总头一回这么急切,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纪茹茜这口气明显就是在讽刺宁易伟。

    当初纪茹茜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说服宁易伟同她合作的,宁易伟这条狐狸,明明也有相互合作的意愿,却故意吊着她,故意各种刁难她。所以现在,纪茹茜这是还在为当初的事情记恨他。

    他倒是也不恼,而是笑着说:“我其实还真不太想打这通电话,毕竟如果你和沐风要是真能两败俱伤,我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的。只是我那个傻弟弟啊,我都快被他烦死了。现在你这还没事呢,他就已经是鸡犬不宁了。估计你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我就得真成他仇人了。”

    “宁浩?”

    “除了那个傻蛋还有谁?”

    “对他,我唯一能说的只有谢谢和抱歉!另外,我希望在我们合作上,宁总不要带任何的私人感情。我们公归公,私归私,这样最好!”

    纪茹茜在感情上,从来果断,却也最是残忍。

    ……

    “怀悠,我听说杨副总与蓝媚似乎是情侣关系。”

    纪茹茜突然这样问方怀悠。

    方怀悠瞪大了眼,有些惊讶的看着纪茹茜,道:“茹茜,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这就奇怪了,他们平常在公司一直是上下属的关系,从来没见过有一丝暧昧啊!这应该不是真的吧?”

    “是么?”

    纪茹茜想到刚才她在洗手间听到陈洁雪的一个下属在替陈洁雪打抱不平,陈洁雪和杨展是大学同学,陈洁雪喜欢杨展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想到,陈洁雪追了杨展这么多年,竟然被她最好的朋友蓝媚撬了墙角。她说,我刚才看到他们两人在杨副总的办公室干那事。

    “嗯,我觉得这消息十有**是假的。像我这种专业八卦一百年的人,都没听到一点风声,这太不科学了!难道他们竟藏得这么深,这也太可怕了!”

    方怀悠半开玩笑,半正经的道。

    “好的,我知道了!让杨副总,薜副总,蓝经理,还有方总监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另外,我要去国外谈个业务,估计要一周才能回来,你帮我订今天下午飞往c国的机票。”

    “茹茜,先前没听说你要去出差啊!怎么突然就要去这么久?”

    “我临时决定去的。”

    “好!”

    纪茹茜因为要到c国出差一周,时间紧迫,所以将如意酒店的管理权暂时交给杨展。连同这次事故的赔偿的款项,也全权交给杨展管理,让他有绝对的支配权。

    纪茹茜说,希望一周之后我回来,这次事故的所有善后问题已经圆满解决了,而我也能给酒店带来新的业务。

    没想到,在纪茹茜出差的第一天下午,如意酒店就出了事!

    ------题外话------

    因为下周三又要去练车,所以正在努力的存稿。

    神啊,赐我点存稿吧!拜托,拜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1章我就是这么小气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