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章 小叶子VS纪小白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杨展与蓝媚利用职权,从如意酒店卷走了三千万,那是纪茹茜将酒店抵押给银行才借来的钱。

    一时间,所有人都慌了。他们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豪丽酒店,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倒闭了。

    但是事情却在当天晚上发生了逆转,杨展与蓝媚在出境时,被警察逮捕。

    经过审问,杨展和蓝媚对于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对于指使之人却只字不谈。

    晚上九点,纪茹茜出现在警察局,单独见了杨展。

    明明应该在c国出差的人,却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用说也知道,他们这是中了纪茹茜的请君入瓮之计。

    “纪总,好算计!”

    此时杨展已经是想通了所有的一切,在恨自己大意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纪茹茜的聪明,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

    “杨副总也不耐,隐藏的这么深!”

    纪茹茜在杨展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笑着道。

    “我很好奇,纪总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人脏并获,杨展也就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了。而且他自己做过的事情,他自己清楚,以他的罪行,怕是再难走不出这道门了。所以此时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愿望,只是希望纪茹茜能解了他心里的疑惑。

    “当时,我说警察局已经查到了在海鲜上动手脚的人的时候,其他人目光都是迷茫和游离的,只有你和蓝媚不一样。蓝媚当时看向的是陈洁雪,而你看向的是蓝媚。在海鲜上动手脚,其实原本是你指使蓝媚去干的,只是蓝媚很聪明,让陈洁雪做了替死鬼。当然那时的我还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但是当我无意中知道,你和蓝媚是情侣关系之后,我想我可以动手了。”

    纪茹茜说道。

    “我不明白的是,就算你知道我是在海鲜上动手脚的人,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会携款私逃呢?”

    这是最让杨展困惑的问题,也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我不仅知道你会携款私逃,我还知道你是沐风的人。”纪茹茜微微笑着道:“沐风想联合宁易伟搞垮如意酒店,只是他为什么不想一想,既然都是合作,宁易伟为什么不选择能给他带来更大利益的如意酒店呢?沐风并不知道,在他找上宁易伟之前,我已经和宁易伟达成了合作。所以我一早就知道,我们酒店有沐风的人,而且宁易伟也早就透了口风给我。只是你藏得太深,而沐风又一直很谨慎,我开始并没有头绪。我就算处处防备,因为我在明,你在暗,还是被你钻了空子。

    沐风的目的很简单,他要的无非是我失去所有。所以食物中毒那起事故我故意将事情闹大,故意要警方介入,甚至冒险将酒店推至风尖浪口。为的只不过是想要你们以为,如意酒店已经是风雨飘摇,摇摇欲坠。最后借着警方的手,将陈洁雪定为嫌疑人。为的自然是让你们放松警惕,好方便你们尽快动手。一个食物中毒案太轻,还不致于治沐风的罪。但是再加上两个携巨款私逃,沐风想要脱罪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两个携巨款私逃?”

    杨展眼中隐有骇意,声音微微有些发抖。

    纪茹茜却在笑,却是笑里藏冷。

    “杨副总,明人不说暗话,先前的豪丽酒店,现在的如意酒店。沐风想要故伎重施,问过我同意吗?”

    “豪丽酒店那笔巨款与我无关,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豪丽酒店的财务总监陆晨干的,你不要含血喷人。”

    杨展脸上的神色敛尽,瞬间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那一瞬的慌张只是镜花水月。

    纪茹茜冷冷的笑道:“杨副总,不要这么急着否认。所谓法网灰灰,疏而不漏。先听听这段录音再说,而且你也别将闻人老董事长当装傻子。”

    说完,纪茹茜就拿出手机,然后给杨展放了一段录音。

    “沐先生,我今晚就会离开a市,按照我们的约定,如意酒店这三千万归我,豪丽酒店当初的那笔巨款归你,从此我们两清,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杨展,也许你不需要,但是我还是想说,谢谢你!”

    “如果没有当年你的父亲沐鸿先生对我的资助,我现在也许会是街头的某个小混混。所以我为沐氏做的这些,全当是报答当年沐鸿先生对我的再造之恩。”

    “预祝你在国外的新生活有一个好的开始。”

    ……

    杨展脸上的淡然龟裂,脸色苍白的看着纪茹茜,道:“你怎么会有……”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录音?”纪茹茜笑着道:“我身边有沐风的人,难道沐风身边就没有我的人吗?”

    “那你今天来找我目的是?”

    如果说在这之前,杨展还抱着希望也许他能侥幸脱罪,那么这一刻,他已经是万念俱灰。这一次不止是他,恐怕沐风也将会是凶多吉少。

    “我来问问你,愿不愿意指证沐风?如果你铁了心要包庇沐风,我光有这段录音还是不够的。”

    纪茹茜如实以告,直接开门见山。

    “不!这件事与沐先生无关,一切都是我主导的。”

    杨展十分的谨慎,担心纪茹茜又会录音,所以从和纪茹茜谈话开始,就没有说出半句对沐风不利的话。现在,更是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杨展,你最好考虑清楚。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应该为蓝媚打算打算。如果你愿意指证沐风,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至少我能保下蓝媚。而你,我也会替你争取减刑。”

    不得不说,纪茹茜善于拿捏别人的软肋,更是直击了杨展唯一的弱点。

    杨展是孤儿,这些年一直孤身一人。哪怕他在很早以前就喜欢着蓝媚,却因为还未还清沐家的恩情,将心意深藏心底,始终不曾表露分毫。直到这次,他打算离开a市,潜往国外,才对蓝媚表明了心意。所以如果说杨展还有顾虑,那么必定是蓝媚。

    “你……”

    这一刻,杨展悔不当初。当初他本就不同意将蓝媚牵扯进来,可是蓝媚在知道他的过去之后,一定要帮他,一定和他一起承担。

    她说,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要蹲监狱就一起去蹲监狱。

    多么好的姑娘,却要因为他葬送了一生。

    “杨展,你该庆幸,庆幸我还愿意同你交易,庆幸我还愿意帮你。”纪茹茜站起来,说道:“沐家值不值得你如此,你自己想清楚。是要继续愚忠下去,还是选择你和蓝媚的未来,你考虑清楚。对于我来说,没有你的证词,我只不过是麻烦一点。这一次,沐风逃不掉的。我最多给你三天的时间,过期不候。”

    声落,纪茹茜转身就要往外走。

    “我答应你!”

    杨展双手抱头伏在桌上,痛苦不堪,却又无可奈何。

    ……

    第二天上午,警察以非法竟争,造成他人伤害罪等几项罪名拘留沐氏集团总裁沐风。并冻结了沐氏集团以及沐家几位主要家庭成员的帐户。

    而警局在拘留沐风之后,就采取的是绝对保密的方式。秘密看押,秘密审问,在调查还未结束之前,禁止探视,禁止保释。

    沐氏集团旗下所有的酒店被迫暂时停业,各大媒体报纸争相报导,有关沐氏集团的新闻占据各大媒体报纸的头版头条。因为警局的调查并未公开,所以各种报道都只是媒体的揣测。一时间,各种版本,各种传闻,铺天盖地的袭来――《沐氏集团即将倒闭》,《沐氏集团总裁沐风涉嫌多项罪名,疑似已入狱》,《沐氏集团沐风疑为替人顶罪》,《沐氏集团陷入危机,纪氏集团袖手旁观》……

    沐家,纪家,安家都在动用所有的关系为沐风奔走,却依旧未能见到沐风一面。只知道这起案件牵连甚广,秦市长,楚家,还有四大家族之一的闻人家等等几大势力都介入了其中。警方的态度很强硬,在这起案件上始终守口如瓶。很显然在这个时候,警方的态度代表的就是那几大势力的态度。他们的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没有人知道。

    纪勤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到底从哪里下手。她甚至连沐风现在到底犯的是什么罪都不知道,每天带着律师一趟又一趟的跑警察局,却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焦虑,无助,绝望折磨着她,只不过才几天下来,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圈。

    沐家。

    自从沐风出事之后,董雅琴整日以泪洗面,哭哭啼啼的。而沐鸿整日在外为沐风奔波,满身疲惫回到家中不是舒适和放松,而是更加的压抑和沉重。几日来的焦虑,疲惫,积劳成疾,沐鸿也病倒了。

    纪勤急急忙忙赶回家,还没有看到公公,一进门就被董雅琴扇了一耳光。

    “婆婆,你干什么?”

    纪勤抚着脸,愣在原地,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干什么?”董雅琴冷冷的道:“你这个扫把星还有脸回来,害死了我的孙子,害得我的儿子进了监狱,现在又来害我老公。”

    “我没有!”

    纪勤委曲的直掉眼泪,自从沐风出事之后,她其实很少回来沐家,也不想回到这个家。没有沐风的沐家变得空空荡荡的,而婆婆整天唉声叹气,哭哭啼啼的,还时不时找她闹一闹。她承受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还要应付婆婆的无理取闹,她早就已经倦了。所以她搬回了纪家,尽量少出现在婆婆的面前。

    “就是你这个扫把星,害人精,害了我们沐家。现在我们沐家要倒了,你指不定怎么偷着乐。我儿子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这种女人。”

    董雅琴指着纪勤的鼻子继续骂道。

    “婆婆,我没有,我也在想办法救阿风。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出阿风的,我拜托你,别在说这些伤人的话,好吗?现在阿风出事了,我们就是彼此的依靠,我们都坚强一点,我们都不要放弃,我们一起努力让沐家渡过这次难关,好吗?”

    纪勤累了,也不想再和董雅琴吵下去了。在这样的时刻,她也没有精力吵。

    “呵呵!说的倒是比唱得还好听!”董雅琴冷笑道:“你们纪家不是a市的经济龙脉吗?你们纪家在a市不是一手遮天吗?为什么这么多天,却连见阿风一面都不能?别演戏了,纪勤!你根本就没尽全力,还是你压根就没出力。你怕是早就在外面有人了,打算一脚踢走我儿子吧?你这个贱人!”

    董雅琴的话一句比一句伤人,纪勤已经是听不下去了。她转身就走,可董雅琴却依旧不罢休,追在她身后不停的骂。她双手捂着耳朵,不想再听董雅琴的骂声,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与她大打出手。

    这样的时刻,她不能再招惹事非,她如果再出事,谁还能救沐风?

    阿风,阿风……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呼唤着沐风的名字,她需要给自己勇气,她需要给自己力量。她不能倒下,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那一天,纪勤一个人坐在公园里的花坛上哭了很久,很久。

    发泄完之后,她擦干眼泪,终于还是拨了一通电话给楚北辰。哪怕她明白希望渺小,但是还是想要试一试,现在楚北辰是她唯一的希望。

    上一次,她的情况也同现在的沐风一样。当初就是楚北辰出面,她才能无罪释放。现在,如果楚北辰肯出面,那么也许沐风还有救。

    汇灵集团。

    纪勤脚步沉重来到了汇灵集团的前台,她将电话打给楚北辰,打了十几通,却一直无人接听。没有办法,她只能到他的公司来找他。

    这几天到处都是沐氏集团的新闻,而纪勤这个沐氏集团总裁夫人自然也免不了出现在新闻里。所以前台小姐自然也是认识纪勤。

    在纪勤提出要见楚北辰,又没有预约时,前台小姐当即就拒绝了纪勤。

    纪勤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得坐在前台等,希望在楚北辰下班的时候能见到他一面。

    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汇灵集团的员工陆陆续续的离开公司,却始终未见楚北辰下来。

    纪勤又站起来,问道:“小姐,请问你们楚总是不是还没有下班?”

    前台小姐正在收拾东西,也准备下班。闻言,看了纪勤一眼,道:“楚总出差了,下午没在公司。”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纪勤目光一冷,质问道。

    “你又没问我?”

    前台小姐却是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

    “你……”

    两人在前台差点吵起来。

    “怎么回事?”

    正好这时叶舒凝从电梯里走出来,见两人神色都不太对,看着纪勤又有点眼熟,这才问道。

    “叶助理,这位纪小姐无理取闹,没有预约一定要见楚总。”

    前台小姐瞪了纪勤一眼,道。

    “你认识我?”

    前台小姐嘴角勾出一道讽刺的弧度,阴阳怪气的道:“沐氏集团的总裁夫人,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叶舒凝顿时目光一亮,妈妈咪啊,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的纪小白花,纪勤啊!

    “你好!我叫叶舒凝,是楚总的助理。刚才招待不周,请莫见怪。请问你找楚总有什么事情呢?”

    叶舒凝十分友好的朝着纪勤伸出手,客气而有礼的道。

    “你好,叶助理,我叫纪勤,是楚总的朋友,我有些事情想同他单独谈。”

    纪勤伸手同叶舒凝握手,脸上带着微笑。

    “哦!这样啊!”叶舒凝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才说道:“可是楚总去外地出差了,要明天上午才能回来。要不,你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楚总回来以后我请他联系你。”

    “好的,谢谢你!”

    这下纪勤心里又重新升起了一线希望,楚北辰应该是在外地出差,不方便接她的电话吧!原本她想说,楚北辰应该有她的电话。但是想到之前她和楚北辰已经闹翻,所以他可能删掉了她的联系方式也不一定。所以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名片,并在上面写上她的私人手机号码,交给了叶舒凝。

    “不客气!那纪小姐就先回去吧!等楚总回来,我一定会转告他的。”

    叶舒凝脸上依旧带着甜甜的笑容,声音也很甜美。

    “好的,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叶助理!那再见!”

    “嗯,再见!纪小姐慢走!”

    叶舒凝笑着朝纪勤挥了挥手,在纪勤看不到的地方,看着纪勤的名片笑得不怀好意。

    嘻嘻,今晚有的玩了!

    老板,你老是欺负我,那我只好欺负一下你的初恋情人,不必感谢我!

    从纪勤回到家里开始,她的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不断的有信息进来,而且全是一些诈骗信息。

    纪勤懒得理会,将手机扔在一旁,开始处理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

    一晃就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纪勤的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正准备梳洗一下,上床睡觉,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她没多想,按下了接听键。

    “亲,你寂寞吗?想要一夜情吗?”

    低沉的男声响起。

    “神经病!”

    纪勤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依旧是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好,我是xx公司介绍与你相亲的男士,我有房有车,但是离过婚……”

    纪勤又挂断了电话。

    她才挂断电话,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

    “小姐,我还没有说完,你为什么就挂了电话?”

    “有病!”

    纪勤气得脸色铁青,直接掐断了电话。

    可是那人又将电话拨了过来,纪勤懒得再接,直接掐断。可是那人却是耐心十足的继续接着打,纪勤终于忍不住,接起电话,大声的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什么公司,我也不需要相亲。”

    “你肯定是嫌弃我,对不对?你和那些女人一样,没一个好东西。我这就去死你们看!”

    纪勤吓得脸色惨白,急急忙忙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得远远的,任它怎么响,也不敢再去接电话。

    纪勤冲完凉出来,手机还在不停的响。她本来拿起手机打算关机,可屏幕上突然显示出一条信息。

    “我是楚北辰,赶紧接电话!”

    她没有多想,也没有留意发信息的号码和打电话的是不是同一个号码,连忙按下了按听键。

    “美丽的小姐,我在xx网站上看到你的征婚广告……”

    纪勤气得差点直接摔了手机。

    她咬牙,将电话拨给了那刚才发信息的那个号码。

    铃声响了三下之后,电话被接起。

    “我是徐水心,你是谁?”

    那声音轻飘飘的,此时夜深人静时听来,更加的恐怖。

    纪勤没说话,手心全是汗,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纪勤,你还我的命来!你还我孩子的命来!”

    可是对方却知道她是谁,声音突然变得冷厉而凄惨。

    “啊!”纪勤直接扔了电话,跑了出去。“妈,妈,妈!”

    她大声的叫安雅,再也不敢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了。

    “小勤,怎么了?”

    安雅披着衣服,从屋里走出来问道。

    “有鬼,有鬼!”

    纪勤紧紧的抱着安雅,开始哭起来。

    “别怕,是不是做恶梦了?”

    安雅轻轻拍着纪勤的背,柔声的安慰道。

    “妈,今晚你陪我睡,好不好?”

    纪勤不知道如何告诉安雅,刚才那一通诡异的电话。

    “好,妈妈陪你睡。”

    ……

    第二天上午,纪勤依旧没有接到楚北辰的电话。她那个私人的手机号码,她不敢再用,直接将卡给剪了。她想,楚北辰会不会打了她那个私人的电话,她没有接到呢?所以下午,她又去了汇灵集团。

    前台小姐倒是很机灵,见到纪勤之后,就直接给叶舒凝打了电话。

    于是小叶子同学,满面春风的下来了,十分客气又友好的将纪勤请进了楚北辰的办公室。

    楚北辰一回到公司,就召集了各部门主管在开会。当他开完会,一回到办公室,便见纪勤坐在叶舒凝的座位上,而叶舒凝正站在一旁给她沏茶。

    “起来!”

    他目光一冷,大步朝着纪勤走了过来,声音也很冷。

    “老板,我没坐。”

    叶舒凝答道,

    好家伙!老板生气了,我再装一下可怜。

    “纪勤,我叫你站起来!”

    楚北辰已经走到了纪勤的面前,抬脚就去踹纪勤坐着的那张皮椅。如果不是纪勤起的快,连人带椅都会被楚北辰踢倒在地上。

    “慕遥!”

    “闭嘴!”楚北辰冷声打断了纪勤的手,目光一转,看向站在一旁,手里还捧着茶壶,垂着头的叶舒凝。猛得就她手中的茶壶抢过来,重重的搁到茶几上,道:“以后除了我,你不准给别人沏茶。现在坐到我的位置上去。”

    “哦!”

    叶舒凝很乖巧的走到总经理的位置上坐下,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觉得总经理的椅子就是不一样,好高大上啊!

    “你来干什么?”

    楚北辰看着叶舒凝已经坐下来之后,才收回目光,自己在沙发上坐下,看向纪勤冷冷的道。

    使唤我的女人,坐我女人的位子,你配吗?

    “慕遥,我……”

    纪勤走近楚北辰,打算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楚北辰却打断了她的话,“我叫你坐了吗?我的办公室不配带座位,有话就站着说!”

    “老板,那我也站着吧!”

    某人表示什么都不知道,她就是不小心拉了一下仇恨值而已。

    “给我坐好!”

    楚北辰虽然语气不太好,但是脸上却满满都是宠溺。

    纪勤了解楚北辰,他看那个笨丫头的眼神,就如他看当年的自己一样。

    他也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他也不再爱她了吗?

    “纪小姐,有什么话就快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楚北辰不停的抬起手腕看时间,脸上的神色十分的不耐烦。

    “慕遥,我想请你帮帮沐风。”

    纪勤站在沙发旁,微垂着头,楚楚可怜的道。

    “老板,慕遥是谁?”

    叶舒凝趴在桌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纪勤,很傻很天真的问道。

    “叶小姐,我们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打岔?”

    纪勤不悦的道。

    “哦!”

    叶舒凝立马坐直了身体,正襟危坐,不敢再说话了。

    “小叶子,你过来!”

    楚北辰却突然朝着叶舒凝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旁边来。

    叶舒凝很乖顺,楚北辰让她往东,她就往东。一接到命令,立马就在楚北辰的身旁坐了下来。

    “纪小姐,要我帮沐风也不是不可以。先为你刚才的无理向舒凝道歉,她如果原谅你,我就帮你!”

    楚北辰低着头拉着叶舒凝的手指在玩,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瞟纪勤一眼。

    前一刻,纪勤还在为沐风终于有救了而高兴;下一秒,楚北辰就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可恨的是,叶舒凝那个笨丫头竟然还火上浇油,直接将她打入了地狱。

    “老板,别人说负荆请罪。现在没有荆条,那就跪着吧!”

    “好主意!”

    楚北辰摸了摸叶舒凝的头,笑着道。

    “你们欺人太甚!”

    纪勤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掐住掌心,牙齿咬破了嘴唇才让自己没有甩门而出。

    “老板,她又凶我!她是坏女人,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我才不要原谅她。”

    叶舒凝撅着嘴,一副快哭了的模样。

    “乖,我等会就替你出气哦!”

    楚北辰看向纪勤时,脸上已经不再是对着叶舒凝的温柔,唯有冷洌。“纪小姐,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又凭什么帮你?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还会念着我们之间那点旧情吧?那点旧情你早就用光了,不是?我们之间除了还能交易之外,无偿帮忙,反倒惹得一身骚这样的事情,我做过一次,难道还会傻到再做一次?所以要我替你出力,你就必须付出代价,比如你如果能哄得我的女人开心……”

    oh,my,god!

    我的女人,这是指她?

    老板的意思是,她直接从太监晋升成正宫娘娘了吗?

    哼!楚暴君,就是楚暴君。就这样擅自主张,都不问一下她同不同意的吗?

    “老板,你的女人是谁?”

    某人明知顾问。

    “你说呢?”

    楚北辰笑眯眯的看着叶舒凝,道。

    “不会是纪小姐吧?毕竟她是你的初恋……”

    叶舒凝故意装傻。

    “小叶子,你皮痒,想挨打,是不是?”

    楚北辰用力的敲了一下叶舒凝的头,以示惩罚。

    “哦!我知道了!”叶舒凝摸着下巴甜甜的笑,道:“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对不对?”

    “哼!”

    楚北辰冷哼一声。

    “但是我不会答应你的!”

    叶舒凝又说道。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被别的女人用过了,不干净!”

    “叶舒凝,谁告诉你我被别的女人用过了,老子的贞操还在!”

    楚北辰暴跳如雷。

    “原来纪小姐只培养了你,并没有享用你啊!”叶舒凝伸手轻挑起楚北辰的下巴,然后看向纪勤,不再是一直以来那种天然呆的表情,而是那种懒懒的,狡诈的笑。“纪小姐,谢谢你替我培养出这样优质的男人,我会好好享用的!”

    “老子先享用了你!”

    楚北辰直接将叶舒凝推倒在沙发上。

    “你的初恋还在呢。”

    叶舒凝却是一点都不害怕,推开楚北辰,笑眯眯的道。

    “纪小姐,你怎么还在?你没见我们正急着办事吗?”

    要不是叶舒凝提醒他,他都差点将纪勤这号人物给忘记了。

    所谓,我爱你的时候,你就是个宝;我不爱你的时候,你就是根草。此时的纪勤,于楚北辰来说就是如此。

    而这一刻,于纪勤来说最悲哀的是,她的前男友,当着她的面对另外的女人表白,同另外的女人秀恩爱。而她居然还幻想着他还爱着自己,还自以为是的想用感情来牵制住他。

    最后,打的却是自己的脸。

    可是哪怕,她已经清清楚楚的明白,楚北辰早就已经对她不屑一顾,但是为了沐风,她却不得不低下头去求他。因为她别无他法,楚北辰是现在沐风唯一的希望。除了楚北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找谁?

    “叶小姐,我求你,求你原谅我刚才的无理!”

    纪勤直接朝着叶舒凝跪了下来,说道。

    ------题外话------

    明天大概,可能,应该有好戏!

    快买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2章小叶子VS纪小白花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