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3章 沐家玩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小姐,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当初的慕遥会变成现在的楚北辰,当年的那一场大火就是拜你的老公沐风所赐,你现在还会为了他跪下来求我吗?”

    叶舒凝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纪勤道。

    她在为楚北辰抱不平,她心疼楚北辰遭遇的那些苦难,她怜惜楚北辰在过去那段感情里所受到的伤害。

    纪勤脸上的神色很精彩,先是震惊,接着是不可置信,然后开始犹豫,最后变成坚定。

    “我会!”

    在爱情里,你总会偏心着那个你爱的人。所以这一刻,哪怕知道当年是沐风亲手拆散了她和慕遥,但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她爱上了沐风,而慕遥现在也拥有了好的家世,喜欢的姑娘,这没什么不好的。过去不可追,最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与其纠缠着那么回不去的过去,不如怜惜眼前人。

    “你知道楚北辰在那场大火中全身烧伤的程度是百分之五十吗?你知道他在逃出那场大火之后做了三十八次整型手术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吗?你知道他现在依旧全身都是病痛,全是那场大火留下的后遗症吗?听说,你当时以为慕遥已经死了,所以曾经自杀过许多次,是你现在的老公沐风陪着你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你就不觉得他很恶心,很可怕吗?哪怕他曾经用那样卑鄙的手段葬送了你的爱情,害死了你爱的人,骗了你的真心,你依旧还是要为了这个男人跪下来求我吗?”

    “我会!”

    这一次,纪勤没有犹豫,而且是毫不迟疑。

    她承认她很自私,如果说当初她还没有爱上沐风之前,她就已经知道了真相,那么她会为慕遥奋不顾身。可是现在她爱上了沐风,她不能没有沐风,那么她只能为沐风奋不顾身,抛弃过往,漠视道德。

    而楚北辰这一刻却在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以往的那些过去,他从不敢去回想,那是午夜梦回永远挥之不去的恶梦。可现在那些惨痛的片段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敢去想起那一天的那场大火,第一次敢去回想起在美国治疗的那半年。

    因为叶舒凝,给了他无尚的勇气。

    他的女人,为他迎战纪勤;他的女人,为他愤愤不平;他的女人,痛他所痛。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顾意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有老婆,你有吗?”是啊!有老婆,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有一个人,她爱着你,怜惜着你,保护着你,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这一瞬,他突然觉得老天爷原来还是眷顾和厚待他的。原来这所有的磨难,只不过都是为了让他遇到叶舒凝。他记得有一个词,叫温柔了岁月。原来真的会有一个人来到你的身边,温柔你的岁月,抚平你的创伤,只要你愿意去等待。

    “纪勤,你真悲哀!你起来吧!我原谅你!这一跪,你跪的不是我,而是楚北辰。这是沐风欠他的,这是你在替沐风赎罪。”

    叶舒凝看向纪勤的目光是怜悯的,也是同情的。

    “慕遥,对不起!”

    这一句话,是纪勤想要对楚北辰说的,也是她替沐风在向楚北辰道歉。

    “楚北辰,帮她!”

    叶舒凝看向楚北辰,伸手紧握住他的手,微笑着道。

    “好!”楚北辰回握住叶舒凝的手,脸上是温柔足以的腻死人的笑容。目光一转,看向纪勤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纪勤,我只能想办法让你和沐风见上一面。如果你想要救沐风,就去求纪茹茜吧!沐风这一次,得罪的是闻人家。豪丽酒店的倒闭,与沐风脱不了干系。如果纪茹茜肯帮你,由她出面去和闻人杰谈,也许沐风还会有一线生机。”

    “谢谢你!”纪勤脸上露出了喜色,微微一顿,又道:“还有对不起!”

    “我帮你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舒凝。至于这一声对不起,也大可不必,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和沐风。我们之间不死不休,这一次,我放过你们,只是下一次,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还是谢谢你!”

    送走了纪勤之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楚北辰和叶舒凝了。

    “boss娘娘,果然是最英明的!”

    叶舒凝爬到楚北辰的腿上坐下,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道。

    “你又悟出什么真理来了呢?”

    楚北辰任她在他怀里作乱,笑得温柔。

    “你看,纪勤对沐风那个渣男的疯狂和痴情劲。你说要是沐风就这么玩完了,有什么意思?被最爱的人背叛,伤害才是最痛苦的吧?你不是恨这个女人吗?那就等着她慢慢作死,等着她被她最爱的人伤害,背叛,折磨。死不过是一了百了,生不如死才是最残忍的。至于沐风,你不是告诉了boss娘娘一个故事吗?boss娘娘不是说会给你一个惊喜吗?所以,我们就等着这对痴女怨男相爱相杀,等着沐风悔不当初,等着沐风生不如死。放心!如果这些还不够,我一定再去放两把火的,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

    叶舒凝脸上依旧带着笑,只说出来的话,却无比的阴冷和残忍。

    “谢谢!谢谢上天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

    楚北辰突然抱紧了叶舒凝,头埋在她的胸前,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舒凝的错觉,她似乎感觉到了胸口的衣服染上了些许湿气。她伸手回握住楚北辰,紧紧的,用力的。这个男人,她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对他就只有心疼,深深的心疼。

    “楚北辰,所以你是喜欢我的吧?所以你是爱我爱到不可自拔,天荒地老的吧?比爱以前的纪勤还多的吧?”

    她突然就说道。

    “叶舒凝,你是猪吗?我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楚北辰瞬间又暴躁了,什么低落的情绪都没有了。

    “没有,我就确认一下而已嘛!”叶舒凝讪讪的笑,道:“那我们这事算是确定下来了吧?”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你又想捣弄什么妖蛾子?你是不是还是不肯相信我?老子的贞操真的还在,你需要验身吗?”

    楚北辰觉得这叶小白兔怎么瞬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现在整个都看不明白她了。

    “不是!我就是想,既然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那你跟我回家见见我父母吧?”

    叶舒凝的声音越来越低,明显的低气不足。

    “你不说你是孤儿吗?”

    叶舒凝轻咳了两声,道:“那个,我是骗你的!”

    “等等!”楚北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你也姓叶,我记得上回老头子好像和我说,给我物色了一个未婚妻,叫叶什么来着。”

    “那个,其实就是我。”

    叶舒凝头越垂越低,声音也越来越低。

    “所以是你和老头子合起来算计了我?”

    “嗯,也可以这么说。”

    “所以你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喜欢我,是吧?”

    “呃?”

    这思维,她还真有点跟不上啊!

    “所以我不是捡了一只小白兔,而是挑一头大灰狼?”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算了!原谅你了,谁让我就喜欢呢。”

    “那还在等什么?快躺好!乖乖让我享受,我其实垂涎你这副身材好久了!”

    “你看中的居然是老子的身体?”

    ……

    咖啡厅。

    纪勤与纪茹茜相对而坐,纪茹茜低着头慢慢的搅拌着杯中的咖啡,等着纪勤先开口。

    纪勤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茹茜,从她们坐下来开始,已经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可是她却不曾从纪茹茜脸上看到一丝的不耐烦。一直以来,她和纪茹茜之间,沉不住气的永远都是她。

    “纪茹茜,我们做个交易吧?”

    最终还是纪勤先打破了沉默。

    “什么交易?”

    纪茹茜这才抬起头,身体微微后仰,看向纪勤,问道。

    “我要救沐风,你要什么?”

    纪勤直接道明了她的来意,她与纪茹茜之间已经没必要拐弯抹角了,两看相厌,早已经是仇人,彼此已经是心知肚明了。

    “如果我说,我要整个纪氏集团,你愿意给吗?”

    纪茹茜挑眉一笑,说道。

    “纪茹茜,你别狮子大开口!”

    纪勤很激动,猛是站起来,指着纪茹茜,大声说道。

    纪茹茜却是神色淡淡,脸上依旧是轻浅的笑容。

    “有句话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还没开始交易呢,你难道就要甩门而出吗?我这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你至于这么激动吗?快坐下!”

    纪勤这才又重新坐下,又站了起来,猛得一拍桌子,大声的叫道:“纪茹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纪茹茜直接端起咖啡就往纪勤脸上泼,冷冷的道:“纪勤,你搞清楚,你现在是有求于我!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

    “你……”

    纪勤一抹脸上的咖啡,白色的衬衣上满是污渍,指着纪茹茜的手指抖啊抖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来我们在这态度上就不能达成共识,那么就不需要再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纪茹茜转身就往外走。

    “纪茹茜!”

    纪勤气得直跺脚。

    可纪茹茜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脚步未停。

    “对不起!纪茹茜,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无理道歉!”

    纪茹茜停下脚步,勾唇一笑,重新坐回座位上,道:“早这么识时务,我们也许已经谈完合作了。”

    “我去一下洗手间!”

    纪勤一边抽出纸巾擦衬衣上的污渍,一边往洗手间走去。

    纪茹茜看到她拿着纸巾的手背上青筋乍现,嘴角微勾。

    纪茹茜从来都是谈判桌上的高手,所谓的先声夺人很重要。

    不一会儿,纪勤就从洗手间回来了。因为咖啡弄得满衬衣都是,根本就没办法清洗,她只得披上外套。

    纪勤坐下来之后,纪茹茜就开口说道:“纪勤,依沐风现在的情况来看,沐氏集团是绝对保不住的。所以如果要我帮你,我要沐氏集团。我也不会白要你们的,沐氏集团按市场估价贱卖给我。这是我最后的底线,我丝毫不会让步。如果你不同意,那么这笔交易也没有谈下去了的必要了。另外,我再无偿卖给你一个消息,沐风这次惹出来的事情可不小,你随时做好用三分之一个纪氏集团去填补的准备。”

    纪勤全身一震,脸上微有骇色,却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救出沐风,沐氏集团我可以作主贱卖给你。”

    对于纪勤来说,这只不过是要钱,还是要人的选择题。如果沐风出了事,沐氏集团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就像纪茹茜所说的,依现在沐风的情况来说,沐氏集团怕是再难有翻身的可能。所以如果一个支离破碎的沐氏集团能换来沐风的安全无恙,倒也不亏。

    “口说无凭,合作达成之时,我们双方共同签署一份合同。”

    纪茹茜十分的谨慎,曾经在纪勤手上吃过的亏,让她不敢掉以轻心。

    “好!”

    “前不久,豪丽酒店财务总监携巨款私逃的事情,你应该也听说过吧?”纪茹茜抬眸看了纪勤一眼,见她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而沐风正是这起案件真正的背后黑手,现在警方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另外,我们如意酒店近期的中毒事故以及公司人员携款私逃,也全都是沐风在背后操纵的。三项大罪压在沐风的头上,所以这次的案子十分刺手。”

    “纪茹茜是你,对不对?这些事情都是你查出来的?证据也是你提供给警方的,对不对?”

    连日来的奔走一无所获,现在纪勤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纪茹茜在从中作梗。

    “呵呵!”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是我又怎么样?难道我不应该吗?他用那些卑鄙的手段来算计我,我为什么不能反击?我为什么要让他逍遥法外?如果他不犯法,我还能栽赃他不成?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怨不得任何人,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太愚蠢。”

    此时纪勤纵是心有不甘,纵是恨不得吃纪茹茜的肉,喝她的血,也只能暂且忍下。

    “那要如何才能救出阿风?”

    “关键在闻人杰那里,如果你能顺利说服他放弃起诉沐风,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否则,以沐风现在所犯的罪行,他就等着将牢底坐穿吧?”

    纪茹茜道。

    “我知道你有办法,就别卖关子了,直说吧!”

    通常敌人也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纪勤自然是了解纪茹茜的。

    “我帮你约闻人杰吧!你和他先谈一谈,我再从中帮你疏通疏通,只能边走边看了。”

    “好!”

    ……

    警察局。

    沐风在被关押的第十天,纪勤终于见到了沐风。

    楚家不愧是“将军之家”,在楚北辰的安排下,纪勤是在审讯室里,没有任何警察看守的情况下,与沐风单独见了面。

    “阿风!”

    纪勤一见到沐风,就抱着他大哭起来。这十几天以来的担心,焦虑,无助,辛苦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出来。

    “小勤。”

    沐风抱住纪勤也红了眼,十几天没日没夜的审问,除了那些冷漠,只会问着机械问题的警察,他没有机会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让他几度疯狂和绝望。

    “阿风,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

    纪勤平静之后,推开沐风,擦干脸上的泪水,说道。

    “嗯。”

    “阿风,我去找过纪茹茜。她说,前不久豪丽酒店的财务总监携款私逃,如意酒店的中毒案以及公司人员携款私逃,都是你策划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纪勤其实对于纪茹茜的话是半信半疑的,所以需要沐风帮她确定她心里的疑惑。

    沐风点了点头。

    纪勤闭了闭眼,眼中又有泪水流下来,再睁开眼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阿风,你怎么这么糊涂,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吗?我们动用了沐家,纪家,安家所有的关系,甚至连你一面都差点见不到。”

    “小勤,我不想坐牢,你一定要救我!”

    沐风眼中满满皆是悔恨,拉住纪勤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纪勤紧紧握住沐风的手,正色的道:“阿风,你听我说。这事是纪茹茜从中作梗,我已经和她达成了合作,并且在她的安排下与闻人杰也谈过了。他们的意思是,豪丽酒店亏空的那笔巨款,我们翻一番赔偿给豪丽集团,那么闻人杰会考虑不起诉你。另外沐氏集团需要贱卖给纪茹茜,纪茹茜会想办法帮我们疏通关系,尽量替你减刑。”

    沐风脸上的神色巨变,原本满怀希望的眼中顿时暗淡无光。豪丽酒店那笔款项如果还要翻一番,那将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以现在沐氏集团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偿还。

    “小勤,那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沐氏集团加上沐家,也偿还不起。”

    “先前豪丽酒店那笔款现在还剩多少?”

    “最多不会超过三分之一,我投资了一些海外的项目。”

    纪勤微微一顿,方道:“阿风,在我看来,再多的钱也没有你来得重要。所以,纪茹茜要沐氏集团,我们就给她,至于豪丽酒店那边的赔偿,变卖了沐氏集团和沐家名下的产业,如果还不够,都由我来替你凑。公司和房产没了都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们夫妻一心,迟早有一天可以再赚回来。”

    “嗯,好,谢谢你!小勤。”

    沐风嘴里说着“好”,脸上神色也是感激的,但是其实他的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纪勤口口声声说爱他,什么再多的钱也没有他来得重要,其实都是骗他的,原来纪勤也是这么肤浅的人。沐氏集团和沐家名下的产业都变卖了,那他还有什么?既然是夫妻,为什么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失去所有呢?纪氏集团为什么就不能再出多点力,至少帮他保住沐氏集团也好啊!

    什么纪茹茜要沐氏集团?其实纪茹茜要的只怕是纪氏集团吧?所以纪勤就将沐氏集团推出来,果然是人心隔肚皮,还真是应了那名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刻,哪怕他心有怨恨,却也只能暗自忍下。不管他是要报仇也好,他是要夺回他所有的一切也罢,最起码他必须得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而这些,现在都必须要仰仗纪勤。

    不得不说,这就是纪茹茜高明的地方,将人心算计的分毫不差。对于沐风这样自私自利的男人,他永远首先想的都只有自己。对于纪勤的付出,因为没有达到他心里所期望的,所以他不但不会感激,只会怀疑,变本加厉的索取更多。

    “那好,文件和合同我都拟好了,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签字。你这边确认好了,纪茹茜和闻人杰那边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好!”

    “老公,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你等我!”

    “谢谢你,小勤。”

    ……

    在纪勤同纪茹茜做完沐氏集团的交接,并且确认闻人杰那边的赔偿已经全部到帐时,纪茹茜又给纪勤打了一通电话。

    “纪勤,我和豪丽酒店这边都将会撤消对沐风的起诉,采取庭外合解的方式。但是现在警方手上握有沐风犯罪的证据,所以沐风要想什么法律责任都不负,可能有点难度。当然这也要看你的能力了,你如果能想办法去疏通一下关系,或者是让人替沐风顶罪,也沐风所受的刑罚就会轻很多。我想在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更在行。”

    “好!我知道了!”

    ……

    三天之后,警察对外公开了沐氏集团总裁沐风的调查结果。确认沐风以非法手段,采取恶性竟争,直接导致了如意酒店食物中毒的事故,造成多名消费者受害,以故意伤人罪判处沐氏集团前总裁沐风有期徒刑一年。至于先前传得沸沸扬扬的豪丽集团和如意酒店相关人员携款私逃这两起案件,却未作说明。

    当记者追问到这两起案件是否与沐风有关联时,警方的回答却很官方,表示这两起案件因证据不足,双方已经采取了庭外合解的方式。

    随着沐风这个案子的尘埃落定,更是打响了如意酒店的知名度。原来并不是如意酒店的食品安全卫生存在问题,如意酒店是被同行给陷害的。而如意酒店作为受害者的同时,却是首先考虑公众和消费者的利益,承担了本不该他们承担的责任。这样的商家,可敬可佩。而如意酒店本来因为中毒事故受到影响的业绩,开始迅速的飙升。

    半个月之后,纪茹茜宣布退出如意酒店,而豪丽集团将会全面控股如意酒店,如意酒店重新更名为豪丽酒店,再度回归到豪丽集团,也再度回到当初的辉煌。而纪茹茜出任原沐氏集团的董事长,与宁远集团联合控股沐氏集团,将沐氏集团更名为如意集团。同时,豪丽集团,宁远集团,如意集团签署了合作议协,联合组成全国性质的酒店联盟,互帮互利,共同缔造良好的商业环境。

    a市名流圈中,赫赫有名的沐家,就此被连根拔起,不复存在。

    尤记得,当初沐家毁婚,婚礼当场抛弃纪茹茜,改娶现任的纪氏总裁纪勤。

    尤记得,当初纪茹茜被冤枉,被陷害,净身出户,离开了她一手带上颠峰的纪氏集团。

    尤记得,纪茹茜在宣布息影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我暂时退出娱乐圈是因为我想回到那个让我跪着走出来的地方,我想在商界找回我丢失的尊严。

    而现在,纪茹茜坐在沐氏集团总裁办公室,成为了新一任的总裁。而沐家,却是“家破人亡”。沐家已破,那么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纪家呢?

    宁远集团。

    宁易伟正在看财经栏目关于纪茹茜的报导,当记者问到纪茹茜,为什么这么钟情“如意”这两个字?为什么两次都会用到这两个字来命名自己的公司?

    纪茹茜说,纪茹茜和顾意,所以才会有如意这两字。

    宁易伟听到纪茹茜这样的回答,差点就直接砸了电脑。

    该死的,顾意!

    想到这一出,他就来气。你明明是他们宁远集团和纪茹茜联合控股的沐氏集团,为什么改名就一定非得叫如意集团呢?

    他还想着为自己那个傻弟弟争取点机会,没想到顾意那条狐狸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收购了一部分宁远集团的股票,而且数目还不少。

    顾意是这么解释的,茹茜一个弱女子和你这头狼合作,我定然是不放心的。谁知道你会不会背后捅她一刀,所以我手上的这点股权就是茹茜的护身符,你要是敢在背后阴茹茜,那么我就绝对有能力阴了你的宁远集团。不过,现在你很讲信用,这一点我很喜欢。所以我手上的这些股权就按市场价再高百分之三,全部买给你。但是,我另外还有一个条件。你和茹茜控股的沐氏集团以后就改名叫如意集团吧?如意这两字,我还是挺喜欢的。

    听听!这他娘的说的到底是什么话?纪茹茜是一个弱女子?纪茹茜要是狠起来,不是一个,就是十个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比如沐风就是最好的例子。你喜欢如意这两个字,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三,我能说这样的价格是天价吗?我能拒绝吗?

    可是他除了打落牙齿和血吐,还能怎么办?那些股权如果在别人的手上,他也许还不会担心,可是如果落在顾意这头“鳄鱼”的手上,他要是不立刻买回来,他必定寝食难安。

    所以他辛苦了这一遭,整个就是在为顾意作嫁衣,这让他怎么能不捶胸顿足,咬牙切齿呢?

    唉!傻弟弟啊,难怪你会输给顾意啊!这还真是一点都不亏,你和别人那段数差的可不止一点点。

    ……

    a市监狱。

    纪茹茜第二次来探视沐风,第一次沐风拒而不见,纪茹茜什么都说没就回去。

    而沐风在纪茹茜离开之后,开始在监狱中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排挤,本就艰辛的服刑生活更加的苦不堪言。而原先那些对他挺照顾的狱警和狱友,也开始变着法子刁难和欺负他。

    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他之所以在狱中过得还算不错,有一部分是因为纪茹茜的原因。

    他不停的写信,用尽各种办法给纪茹茜传递消息,要求见纪茹茜一面。

    半个月之后,纪茹茜终于愿意来见他了。

    “茹茜,谢谢你!”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监狱生活,让沐风吃尽了苦头。不管你曾经多么的意气风华,在那个地方你也只能伏低做小。

    “不必,毕竟我们也算相识一场。”

    纪茹茜神色淡淡,语气也是淡淡的。

    “茹茜,这阵子我一直在想,但是我实在是想不出,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我自问与杨展之间的一些交易都十分谨惧,不可能留下任何的证据。”

    这是沐风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也是他一直想问纪茹茜的问题。他知道他能见一次纪茹茜不容易,所以趁着这一次,他想解答他心中长久以来的疑问,他想知道他到底输在哪里?

    “沐风,你既然能在我身边安排人,我难道就不能在你身边安排人吗?”

    纪茹茜笑着道。

    “是谁?”

    “宋瑞。”

    “原来是他!藏得可真深啊!”

    “我奉劝你一句,所谓成王败蔻,所以我希望你就算以后出去了,也不要去找宋瑞的麻烦,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他是我保下的人,相信你也应该知道,惹怒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明白!”沐风点头,宋瑞只是一个小角色,他如果要报复找上宋瑞也没有意义,他还不至于这么糊涂。“对了,你上次要见我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纪茹茜脸上的神色瞬冷,唇边绽放出一抹冰冷的笑。

    “沐风,我来跟你讲一个故事。一个你和我的故事。”

    ------题外话------

    现在,我来跟你们讲一个故事,一个我经常要票,又要不到的故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3章沐家玩完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