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章 因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纪茹茜创办的这家公司叫mg公司,而且规模还不小,公司的总部设置在a市,但是却在g国四个生活水平较低,劳动力廉价,交通却比较发达的城市分别建有厂房,设置了生产基地。

    目前,mg公司只做国内市场。纪茹茜对电线电缆这个行业,可不比酒店行业,那是熟门熟路。即使是纪勤,在纪茹茜面前也不得不称她一声“老师”。所以mg公司虽然刚成立不久,但是不管是从技术,还是经营管理上来说,都比较成熟。甚至陶放还不动声色的从纪氏集团旗下的分公司中挖走了一大批技术骨干和经营管理人才。所以mg公司的起点比一般的公司要高,哪怕它只有半年的历史,也不容小觑。

    纪茹茜居然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在她的眼皮底下强大了起来,竟然已经成长到快要同她并肩的高度,而她竟后知后觉的现在才发现?

    怎么会这样?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纪勤拉上窗帘,拔掉电话线,将手机关机,关上门,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想。想这段时间以来发来的所有事情。这是纪勤的习惯,当她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时候,她需要的是绝对的安静。

    沐氏集团没了,沐家倒了,沐风进了监狱,而纪氏集团也同样是元气大伤。反观纪茹茜却是名利双收,不但在娱乐圈混得风升水起,而且现在沐氏集团也是纪茹茜的,还创办了规模庞大的mg公司。

    以前想不通的许多问题,似乎突然全部都有了答案。纪茹茜当初在走投无路时,没有选择她最擅长的电线电缆行业,而是突然就进入了对于她们来说都陌生的娱乐圈。纪茹茜从娱乐圈转战商场,也没有选择她最擅长的电线电缆行业,而是突然就迈进了酒店行列……

    原来纪茹茜自始至终的目的都是她和纪氏集团。

    纪茹茜喜欢《孙子兵法》,并且深谙其道。以前她当纪茹茜助理的时候,就曾见过她兵不刃血的将竞争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她怎么会忘记,纪茹茜在商场上从来都是一头伺机而动的狼。纪茹茜也从来都是最有耐心的人,这一局棋,她从一开始就在布局,可她却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第一步:声东击西。纪茹茜当初从纪氏集团净身出户,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在被她斩断了所有的退路,连工作都找不到时候,她没有愤怒,也没有冲动,而是选择了忍耐,选择了等待。因为那时的纪茹茜实力太弱,根本不能直面纪氏集团和她。

    如果纪茹茜在那个时候,就明目张胆的站在她的对立面,那么纪茹茜会一直一无所有。因为她不会允许纪茹茜成长,所以纪茹茜才会避其锋芒,选择了进入娱乐圈。这个世界上行业有千千万万,却不得不说娱乐圈是最容易一夜成名的地方。而且娱乐圈可以满足纪茹茜自身所有的优势,更重要的是娱乐圈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也是她最看不上的行业。她纵是有心,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算看到纪茹茜成名,她也根本就瞧不上。

    第二步:围魏救赵。纪茹茜在从娱乐圈转战商场时,根基尚浅,所以她进入了她完全陌生的酒店行业,让她暂时放松了警惕。可是五一节的那场价格战开始,便是一环连着一环,她步步为营,步步皆计,步步皆局,直至将沐风逼入死胡同,直至让沐氏集团不复存在,逼得她不得不出手救沐风。纪氏集团填进去的那笔巨款,让纪氏集团元气大伤。而她更是焦头难额,疏于防备。mg公司就是选择在这个时刻,趁虚而入,突然的崛起,瞬息长成。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都在沾沾自喜。看着纪茹茜如蝼蚁一般,在她的脚下慢慢的爬着。她不高兴的时候踹她两脚,看着她在夹缝中求生,看着她好不容易获得的一点成功被击溃,那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情!可是哪一次纪茹茜不是全身而退,哪一次她不是被纪茹茜压着打,哪一次纪茹茜不是让劣势化作利箭直射她。可恨她太过自信,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直到现在纪茹茜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她才发现,她才明白。

    这一路走来,她一路走,却是一路失。楚北辰从爱她到恨她,直到现在不择手段的对付她;她还失去了她的名声,现在在名流圈里纪勤已经成为了一个笑柄;她失去了沐氏集团,沐家,她的夫家,原本这应该是她最大的助力;还有沐风对她的爱,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夫妻之间的情分还剩多少?

    原来,除了纪氏集团和纪家,她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

    原来,她和纪茹茜的战争早就已经开始了。可是纪茹茜都已经直逼城门了,她才幡然醒悟。那么,她只有破斧沉舟,背水一战,放手一搏。

    纪茹茜,这一次,我们就做个彻底的了断吧!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盛世华庭。

    纪茹茜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财经报纸,边吃边看。

    而顾意坐在一旁在给她削苹果,顾意很快就削好一个苹果,放到一边的果盘里,目光掠过纪茹茜,看到她又在看伦敦的最新铜价。

    “茹茜,你最近似乎经常在关注国际铜价的走势。怎么打算做回你的老本行吗?”

    顾意说道。

    纪茹茜咬苹果的动作一顿,将报纸扔在一边,摸了摸后脑勺道:“顾意,我冒似还没有告诉过你,我前阵子刚注册了一家叫做mg的新公司,是做电线电缆的。”

    闻言,顾意摸着下巴笑得很阴险,也不说话。

    “你笑什么?”

    纪茹茜轻轻的推了推顾意,笑着道。

    “我觉得纪勤要倒大霉了,纪氏集团马上就要变成我的了。”

    “纪氏集团怎么就要变成你的呢?”

    纪茹茜表示不能理解,纪氏集团就算是要易主,也应该是她的,好吧?

    “你赔嫁的嫁妆,最后不是我的,是谁的?”

    顾意搂着纪茹茜,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

    “顾意,我可没说要嫁给你啊!”

    纪茹茜别开脸,不理顾意,嘴角却勾着笑。

    “宝贝儿,你就别口是心非了,你也别想抵赖。收拾完纪勤,我们就结婚。”

    “哪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嫁给你啊!”

    纪茹茜撅着嘴,佯装一副不乐意的模样,可眼角眉峭却都是笑意。

    “放心!宝贝,只要你点头,我定摘星星月亮给你!”

    声落,顾意就吻上了纪茹茜的唇。

    两人在沙发上一阵闹腾之后,顾意突然搂着纪茹茜坐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宝贝儿,我发现你真的很凶残。”

    “哦?”纪茹茜扬眉一笑,道:“那你说说看,我到底怎么个凶残法?”

    “很久很久以前……”顾意摇头晃脑,似在讲故事一般。“我无意中在你的抽屉里看到几张便签,上面写着声东击西,避其锋芒,击其惰归,断其羽翼,围魏救赵,攻其不备,绝地反击。宝贝儿,兵法学得不错,用得也不错。现在是已经到了绝对反击的时候了吗?”

    “点赞!”纪茹茜朝着顾意竖起了大姆指,道:“顾意,我很庆幸我的对手不是你!”

    “宝贝儿,请相信,你如果要对付我一定是不费吹灰之力。你只要往那一站,我一定投械投降。”

    顾意把玩着纪茹茜垂落在肩上的头发,微微笑着道。

    “昏君!”

    纪茹茜手指半弯,轻敲着顾意的头,调皮的道。

    “古来只有昏君最性福!”

    顾意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声音低沉。

    纪茹茜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古代的昏君都是遗臭万年的,怎么就最幸福了呢?

    “啊!顾意,你干什么?”

    下一瞬,顾意已经将纪茹茜打横抱了起来。

    顾意低下头,俯在纪茹茜的耳边,轻声道:“当然是干昏君该干的事。”

    “顾意,你……”

    而顾意的吻已经落下。

    他说:“茹茜,你是我的骄傲!”

    他的姑娘,运筹唯握,决战千里;他的姑娘,从来都不是一只羊,而是最凶残,最强悍的一匹狼;他的姑娘,已经长成,必将光芒万丈。

    ……

    一番运动之后,就已经到了晚餐时间。

    纪茹茜觉得顾意真的是焉坏焉坏的,她明明就那么纯洁,可自从和顾意在一起之后,这白日宣淫的事情可没少做,特么变得越来越无耻了!

    向往常一样,顾意做好饭,两人一起吃。

    吃到一半,纪茹茜的手机提示有重要邮件。她打开一看,是陶放发过的一些重要资料。她大约的看了一下,那份资料有点长,有几十页,估计没有一两个小时看不完。在办公上面,手机始终没有电脑方便。只是她公司里的电脑没有带回来,家里的电脑昨天又坏了还在修。

    “顾意,借你的电脑给我用一下。”

    “嗯,好!开机密码是你名字的拼音加五二零。”

    纪茹茜嘴角微抽,没想到顾意也会设这么幼稚的密码啊?

    “好!我吃饱了,先去忙了,你慢吃!”

    “晚点我给你准备宵夜吧!”

    顾意知道纪茹茜肯定最多只吃了一个七分饱,可是说她又不会听,所以只得晚点再给她备点夜宵。

    “好!”

    纪茹茜来到书房,打开了顾意的电脑。输入开机密码之后,就直接进入了电脑的主界面。

    她正准备点开网站时,qq登陆的对话框弹了出来。顾意似乎经常用这个qq,是设置的系统默认密码自动登陆。

    她的鼠标已经点到了qq右上角的那个关闭的图标,正准备关掉时,手突然一顿。这个qq的图像和帐号都太熟悉,几乎是一眼,她就认出了来这是她的一个读者――“老婆我来带你回家”。

    心里有些答案呼之欲出,让她几欲泪下。她点开了qq对话框上面的“确定”的图标,登入了顾意的qq。果然,qq的昵称是“老婆我来带你回家”。

    qq的联系人里面只有一个组别――最重要的人,也只有一好友,就是她。她的qq昵称上面备注着“老婆大人”。

    qq群组倒是有好几个,却全是她的读者群以及她的粉丝后援团。

    她点开他的qq记录,最近的一次聊天记录是昨天晚上,读者群里有几个读者出现了一些分岐,他在调解。

    虽然她qq在线的时间不多,但是她知道“老婆我来带你回家”这个读者绝对是群里最活跃的一个,只要她一上线,第一个知道的绝对是他。每天不管她在不在线,他总会私q给她道一声“早安”和“晚安”。直到去年她生日那一天,才停止了这种习惯。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他在qq上面将她设置成了特别关心的人,在群组里也是设置成特别关注的人。所以她只要一上线,系统就会有提示。

    这几年,她有多忙,顾意就有多忙,甚至比她更忙。可是他那么忙,却将她的读者群管里的井井有条,每一次活动的举办都十分的圆满。她甚至可以想象,顾意为了她的这些琐事,又有多少个夜晚不眠不休。

    她写文已经六年了,他是她的第一个读者,也是陪伴她最久的读者。无人问津的那两年,如果没有他,也许她早就已经放弃了最初的梦想。有人说,最长情的告白是久伴。原来这些年,顾意的告白早已至,而她却现在才知道。

    这些年,她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他说,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

    他说,我喜欢你的文,但我更爱你这个人。

    他说,别怕!那些人只是在嫉妒你。有我在,我会为你迎战所有人。

    他说,我会陪着你,一直。

    他说,清者自清,信你的人,始终都会信你。如我,信你如同我自己。

    他说,爱你太轻,惟愿你不惧风雨,永远绽放。

    ……

    她拉开椅子,跑了出去。顾意正在厨房里洗碗,她从背后用力的抱紧他。

    “怎么了?”

    顾意欲转过身,纪茹茜却按住了他的肩膀。

    “别动,让我抱抱你!”

    顾意果然就没有再动,轻笑着道:“怎么了?是不是又看到哪个电视剧被感动了?”

    纪茹茜摇了摇头,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顾意的衣服上。

    “茹茜,你怎么了?你在哭?”

    顾意又要转过身来。

    纪茹茜却是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哽咽的道:“嗯,我被一个人感动了。”

    顾意没有说话,在等纪茹茜继续往下说。

    “顾意,我愿意和你回家!”

    纪茹茜道。

    顾意微愣,已经明白,将沾了油渍的双手放在水龙头下洗干净,淡淡的笑道:“你发现了?”

    “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顾意转过身,伸手替纪茹茜擦干脸上的眼泪,那双蔚蓝的眸子里满满皆是柔情。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你啊!”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你,在我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

    京都,顾氏集团总部。

    “副总,我刚接到调令,明天到总裁办报到,将会有新的人过来接替我现在的工作。”

    当了景琛三年助理的张祈接过他签好的文件,然后对他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景琛有些惊讶,他根本完全不知情,这也太突然了!

    “是顾总裁直接给我发的邮件,邮件也有发给你,你可能还没来得及看。”

    张祈答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等一等,我打电话给总裁确认一下。”

    “好!”

    张祈出去之后,景琛就给顾意打了电话。

    “哥,我看到你发给我的邮件,怎么突然想到要给我换助理呢?张祈我用的挺顺手的,再招一个新助理,又得磨合很久。”

    “阿琛,你的新助理是白流苏。”

    “我不同意!”

    “阿琛,这事没得商量。茹茜难得开口请我帮忙,我不可能会拒绝。”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做兄弟的说一句公道话,秋韵并不适合你。”

    ……

    挂断了顾意的电话之后,景琛烦躁的扯了扯头发,靠着办公桌站了许久,然后又将电话拨给了纪茹茜。

    “阿琛。”

    “茹茜,白流苏的事情,我想和你打个商量,可以吗?”

    纪茹茜叹了一口气,接到景琛的电话,她就已经猜到,景琛肯定是为了白流苏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

    “茹茜,白流苏已经造成了我很大的困扰。而且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我不可能会接受她。你这样不是在帮她,只会让她越陷越深。”

    景琛的话很直接,也很绝情。

    “阿琛,这些道理我又何尝不知道?流苏她是个通彻的姑娘,她又何尝不知道?可你知道她是怎么对我说的吗?”纪茹茜微微一怔,才接着说道:“她说,茹茜,我拜托你!我只是想有一个离他更近机会,也许近了,我就死心了。”

    半晌,景琛都没有说话。

    “所以,阿琛,给一个让她死心的机会,好吗?”

    “好!”

    ……

    第二天,白流苏就到了顾氏集团的总部上班。

    景琛对白流苏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就是有点心烦。其实以前,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倒追他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一次向现在这样让他心慌。

    说不出为什么,虽然他与白流苏的接触并不多,但是他却能感觉到她感情的浓烈。

    所以,虽然他嘴上答应了纪茹茜,可是心底里却是希望白流苏能在工作上出一些错误,那他就有借口开除她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是,上班的第一天,白流苏就很努力。

    当方祈带着白流苏来见他时,白流苏只是淡淡的笑着,没有丝毫过激的行为,仿佛他们真的只是第一次见面一般。

    她说,副总,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会让你失望的。

    原本他对于白流苏这个助理是没什么期待的,反正是哥硬塞给他的,他就当菩萨供着。他也不期望她能替他分担多少工作,只要她不要每天围在他身边,打扰他工作就好了。

    可是这一天,他除了与白流苏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几乎就没见到白流苏的身影。这样的情况有点反常,他还特意打电话给方祈去问了问情况。方祈告诉他,白流苏很认真的在他和交接。方祈还和他开玩笑说,副总,总裁果然是英明的,白小姐一定会成为你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助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白流苏已经完全能胜任助理的工作了。景琛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她和他保持着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她没有逾越一步。而这半个月以来,白流苏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他有比上班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的习惯,可是自从白流苏担任他助理的第二天开始,他每天到公司都会看到白流苏已经坐到她的座位上在忙碌,而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他的中文不是很好,虽然沟通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文档,尤其是过长的文档很吃力。可是最近与顾氏集团合作的一个客户所有的文件都是中文和法文两个版本,听说这个客户的董事长对英文这门语言有些偏见,所以他们公司从来不用英文。可是偏偏他的法文也不太好,他原本还想着请公司的人先将文件翻译一遍。可没想到白流苏却早就替他翻译好了,哪怕是对方发过来的一封邮件,她都会作好英文的备注。

    每天不管多晚,白流苏都会等到他下班之后,她才会下班。就像当初方祈说的,白小姐一定会成为你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助理。他工作上的许多小习惯,哪怕是与他共事三年的方祈都不知道,可是白流苏却似乎比他自己还清楚。这半个月以来,可以说是他工作以来最轻松的半个月。因为白流苏替他分担了一大部分工作,他们之间的合作更是从未有过的默契。

    对于有些事情,白流苏没有提过,他也没有提。他们都很努力的将彼此的关系,维持在普通的同事上。撇开私事不谈,他真的是很喜欢这样的助理。

    ……

    接到白流苏的电话是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景琛在公司加班。这是白流苏来到顾氏工作之后,第一次私人时间给他打电话,他有些惊讶。

    “流苏,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他们之间的相处,已经不似最开始那样陌生了。他对她,也不似最开始那样排斥了。毕竟他们现在是极有默契的工作伙伴。

    “阿琛,我想和你聊一聊,可以吗?”

    这也是这一个月以来,白流苏第一次直呼他的姓名,在公司她一般都是叫他“副总”。

    “好!”

    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其实除了第一次见面,他们从来没有坐在一起好好说过话,所以一次把事情说开也好。

    咖啡厅。

    景琛到达咖啡厅时,白流苏已经喝完了一杯摩卡。

    他在白流苏的对面坐下来,白流苏对着他微微一笑,道:“谢谢你能来!”

    景琛微微一顿,这一刻,他才发现白流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了。他记得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可不是现在这个模样的。她有的任性,有的霸道。她骄傲,也自信。可现在,她那张青涩却也靓丽的脸上,明明就添了一抹温柔。

    “摩卡可以吗?”

    “好!”

    景琛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摩卡也是他最喜欢的咖啡。

    “服务员,来一杯热的摩卡,少放一些巧克力。”

    白流苏朝着服务员招了招手,道。

    服务员很快就将摩卡送了上来,景琛低着头慢慢的喝。

    “阿琛,对不起!前段时间因为我的不成熟造成了你的困扰。请放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白流苏开口说道。

    显然白流苏指的是,她刚到京都时,到处找景琛,而景琛四处躲着她的事情。

    景琛抬起头,看向白流苏,微微笑着道:“没关系,我接受你的道歉,并且原谅你!”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景琛对于白流苏的许多看法也在慢慢改观。而且当初他也不是真的就生她的气,只是因为白流苏与纪茹茜的关系,他不能真的拿她怎么样,可是又烦她老是缠着他。所以惹不起这位姑奶奶,只得躲着她。

    “今天,我就是想和你说,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我最近其实也想了许多,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而且吧!我这人向来没什么耐心,也没什么毅力,做什么事情一般都是三分钟热度。比如喜欢你,倒追你这件事情,我现在就已经没什么激情了。茹茜说,我毕竟是年纪小,还是小孩子心性,哪里真的懂什么爱情。我想也是。所以我今天才会特意约你出来,把事情说开,免得以后我们工作的时候,你总是不自在。放心,我真的不会再缠着你了。”

    景琛松了一口气,毕竟这真的是他最乐见的事情。

    “不过,工作上可不能三分钟热度。”

    “扑哧!”

    白流苏被景琛故意装出来的一副严肃又高深的模样给逗笑了,景琛的长相本就是那种温润如玉那一种,只是有着一双冷洌的冰眸。但是他戴上眼镜之后,就遮住了他眼睛里的冷意,反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斯文。所以温润而斯文的他,脸上出现那种严肃又高深的表情,怎么看都极有违和感,十分的滑稽。

    “喂,白助理,你这样嘲笑你的领导,真的好吗?”

    事情说开了,景琛和白流苏的相处突然就变得自然起来。

    “报告领导,小的不敢!”白流苏好不容易忍住笑意,又道:“那以后,我们私下里可就是朋友了。是吧?”

    “当然!嫂子的娘家人,必须好好的抱大腿。”

    白流苏托着下巴看向景琛,笑嘻嘻的道:“大腿太粗,小蛮腰给你抱吧!”

    声落,两人又都笑了起来。

    其实他们在很多方面还挺像的。

    “领导,以后你可得罩着小的。毕竟我在这京都可是人生地不熟的,就认识你这么一个活的。”

    白流苏又道。

    “必须的!这样吧!上班我是领导,下班你是领导。你可是皇亲国戚,我要是不将你这姑娘伺候好,哥一定得抽我的筋。”

    景琛豪气的道。

    “你说的啊!”白流苏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朝着景琛伸出手掌,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景琛立刻伸出手掌同白流苏击掌为盟。

    那一天,景琛离开之后,白流苏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了很久。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侧头任阳光肆意的洒在脸上,脸上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今天,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所谓,兵者诡道也,攻心为上。

    阿琛,你从来都不了解我。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固执,一样的有耐心。一如你对她,一如我对你。

    人生那么长,我们慢慢来,我从来不缺的就是耐心。

    ------题外话------

    卡文,谁借我一块豆腐去撞一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5章因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