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章 水深的顾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完,纪茹茜转身就走,懒得再多留片刻。她不想听纪安邦那些不堪的话,哪怕她早已经不在意这段亲情,可还是会觉得委曲。明明她也同样流着纪家的血,为什么纪安邦却能对她如此狠心?

    纪茹茜转身离开,其他股东包括沐风在内,也跟在她身后准备往外走。

    “沐风!”

    安雅微微推开纪勤,走向沐风。

    沐风脚步一顿,站着没有动。

    “啪!”

    安雅一记耳光朝着沐风甩过去。

    沐风猝不及防,生生受了这一记重重的耳光。

    “阿风!”

    谁都没有想到,神思有些恍惚的纪勤会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沐风的面前。

    “小勤,你给我走开!今天我一定要打醒这条白眼狼!”

    安雅十分的气愤和痛心,比起纪茹茜,沐风的背叛让她更痛心。沐风不但背叛的是纪家,更重要的是他辜负了纪勤。

    “妈,我不要!”

    纪勤却张开双手,死死的护着沐风。

    沐风伸手推开纪勤,站到安雅面前,脸上毫无愧色,冷冷的道:“纪夫人,这是你欠心水和她肚子里孩子的,也是你们纪家,欠我的。”

    “你……”

    安雅气得直发抖,一记耳光又朝着沐风甩了过去。

    有了第一次,沐风自然就有了防备。伸手擒住安雅的手,用力的一甩。

    “纪夫人,请自重!”

    安雅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上。

    “妈!”

    纪勤手足无措的又跑去扶安雅。

    安雅推开纪勤,自己爬了起来,目光如淬了毒一般看向沐风,突然就笑了,是那种森冷的笑。

    “沐风,我再说最后一遍,徐水心的失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为了一个婊子,你居然伤害了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这样辜负小勤,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沐风冷冷的笑,道:“我沐风也许会做错事,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后悔。”

    “阿风,我……”

    纪勤楚楚可怜的看向沐风,伸手准备去拉沐风的手。虽然沐风就在刚才给了她最重的一击,可是她已经失去了纪氏集团,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哪怕沐风做错了事情,而且错得离谱,可是她却依旧还是想要原谅他,因为她再也不能失去沐风了。

    然而沐风却避开了纪勤的手,冷冷的道:“纪勤,我们离婚吧!”

    这一刻,他对纪勤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他恨安雅,恨纪家,因为就是他们害死了水心和他的第一个孩子。他也怨纪勤,如果不是纪勤,他又怎么会错认纪茹茜?如果他早知道纪茹茜才是他一直在找的那个小女孩,他又怎么会错过纪茹茜?明明曾经他才是离纪茹茜最近的那个人,可却因为纪勤的介入,让他与心中最初的美好背道而驰。

    他想,他曾经是真的爱过纪勤,但那也只是曾经。他错认了纪勤,所以才会爱上纪勤。但现在当他知道真相时,他却真的后悔爱过她。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会好好的珍惜纪茹茜。所以,到了现在,他和纪勤之间到底还剩下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我不同意!”

    纪勤全身一震,看向沐风,斩钉截铁的道。

    ……

    京都,顾家,书房。

    “先生,收购纪氏集团的是纪茹茜,并不是少爷。所以传闻中的mr顾应该不是少爷。”

    管家张祥正在向顾渊汇报他查到的事实。

    “少爷?那个孽种也配称少爷?顾家的家谱上从来都没有他的名字。张管家,你可是在顾家呆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了,难道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顾渊声音蹙冷,原本平和的气息瞬间变得杀气凛凛。

    “先生,这是老爷子的意思,我不敢违背。”

    张祥微垂着头,语气不卑不亢。

    顾渊冷哼一声,满是不屑的道:“爸真是越来越糊涂了。那个孽种一肚子的坏水,恨不得顾家所有人都死。连我这个父亲都不认那个孽种,他这个做爷爷怎么就这么爱多管闲事呢?”

    “先生,少爷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您这样……”

    “亲生儿子?”顾渊冷冷的笑,道:“你有见过哪个亲生儿子成天尽想着算计自己的父亲,巴不得自己的父亲早点死的吗?那个孽种从我手中夺走顾氏集团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我是他的父亲。在那个孽种的心里,有拿我当父亲吗?我真是后悔啊,当年为什么就要一时心软留下这个孽种,我真该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掐死他。”

    张祥没有再说话,此时他也不敢说什么。他的目光掠过坐在轮椅上被截去双腿的顾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当年那件事情之后,顾渊就生了一场大病。很多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顾意,他却一直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仇视。哪怕顾意曾经对他做过的许多事情,他都已经不再记得了。甚至这两年,顾渊在顾家被架空,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却还是在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顾意,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他在顾家当了三十多年的管家,知道许多顾家的秘密。如顾渊与顾意这对父子之间的恩恩怨怨,明知道顾渊如果再一意孤行,最后他有可能连废人都做不了,然而此时他却什么都不能说。顾意是他见过最狠的人,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狠。除了当年那件事,顾意在顾家一直低调着,也隐忍着。可是他却并不认为是顾意好欺负,或者是无能。相反,顾意绝对是顾家最可怕的人。

    “听说那个孽种最近对一个戏子很痴迷。那个戏子叫什么来着?”

    顾渊又问道。

    “纪茹茜。”

    张祥答道。

    “纪茹茜?你刚才说收购纪氏集团的人也叫纪茹茜,她们是同一个人吗?”

    “是的!”

    “呵呵!”顾渊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突然就笑了起来。“好一出瞒天过海之计!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所以那个孽种一定就是华尔街的那个风云人物mr顾。他可藏得真深,这么多年,他竟然就这样骗过了我们所有人。”

    “先生,目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外界现在都在猜测纪茹茜才是那条‘金融鳄鱼’mr顾,毕竟纪茹茜曾经一手将纪氏集团推上了颠峰,让原本濒临破产的纪氏集团成为了a市的经济龙脉。所以纪茹茜在商场上,确实很有天赋。”

    “我好像记得纪氏集团的总裁纪勤与那个叫纪茹茜的还有些恩怨,这两年她们斗得十分厉害。”

    顾渊却突然转移了话题,说道。

    “嗯,是的!纪勤和纪茹茜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这两人之间的恩怨说来话来,抢父母,抢男人,抢纪家,抢纪氏集团。总之,这两人现在已经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不过,现在来说,胜出的是纪茹茜。毕竟目前来说纪勤才是那个被追着打的人。”

    “我听说这个孽种为了那个戏子,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可没少做。看来这纪茹茜,就是那个孽种唯一的弱点啊!”顾渊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纪勤是吧?看来这回,我得好好利用利用这个十分有力的外力。”

    “先生,这……”

    “张管家,你在顾家呆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件事,如果让老爷子知道,我虽然现在在顾家并不得势,但是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顾渊警告道。

    “是,先生,我明白!”

    ……

    顾云帆的卧室。

    刚才还向顾渊保证过的张祥,此时正将刚才顾渊的打算一五一十的全告诉顾云帆。他微微低着头,语气也十分恭敬。对顾云帆和顾渊,明明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对顾渊是敷衍,而对顾云帆才是真正的恭敬。

    “不要阻止他,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实在不行,就帮他一把。纪茹茜这个女人,肯定会抢累顾意,必定为成为顾家强大的绊脚石。而且雨墨那个丫头也快回来了,白家这门亲事我是一定要结的。绝不能因为纪茹茜的存在,而失了白家的支持。纪茹茜始终是一个祸害,如果这次能借着顾渊的手除掉她,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顾云帆微一沉吟之后,才说道。

    “好的,我明白!”

    “务必做得隐蔽一些,别让顾意知道。”

    “好!”

    张祥正准备退出去时,顾云帆又问道:“顾渊最近有想起来什么吗?”

    “应该是没有,记忆一直是断断续续的。只是他对顾意少爷,却是一直恨之入骨。不过刚才,他有说到是顾意少爷从他手中夺走了顾氏集团。”

    “通知医生再给他做一次全身检查,查一查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他为什么又会想起来这些?”

    “好!”

    “他现在还有在吃医生开的药吗?”

    “有的,每天都是我亲自端到他的面前,然后亲眼看到他吃下去的。”

    “嗯,一定要密切的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一旦他有想起来什么,一定要立刻告诉我,我会马上安排医生再给他动手术。”

    “是!”

    ……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在下午,不用练车,可以休息两天。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6章水深的顾家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