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 顾意,救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家。

    纪勤从纪氏集团失魂落魄的回来之后,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安雅和纪安邦一番安慰,劝说无果之后,只得让她一个人先静一静,没有再去打扰她。

    现在已经进入秋季,天气比较凉爽,初秋是比较舒服的时节。

    而纪勤躺在床上,却盖着一床厚厚的棉被。其实室内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然而她却只觉得冷,仿佛躺在冰冷的雪地里一般。

    前世,她只活到二十九岁。二十九年的岁月,她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前二十年她是在孤儿院里渡过的,孤独,绝望,被抛弃同她如影随行。后九年,除了和慕遥在一起的那三年过的是简单而单纯的日子,但是贫穷却始终包围着他们。而有生之年,余下的六年里,她一直是见不得光的小三,是沐风养在外面的情妇。明明她那么恨纪茹茜,却要在纪茹茜面前扮演好闺蜜的模样;明明她那么深爱着沐风,却要眼睁睁的看着沐风娶纪茹茜,还要笑着对他们说,祝你们幸福……纵使最后她顺利让纪茹茜失去了所有,可是她还没来得享受,就被顾意给活活的凌迟至死。

    前世的她,活得小心翼翼,活得卑微,那么辛苦,那么艰难,可最后她又得到了什么呢?反而是纪茹茜占着她的身份那么多年,享受着她的父母的爱,享受着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纪家千金的身份,直到死的那一刻她依旧是沐太太。而她孤苦无依二十多年,争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更是卑微了一辈子,到最后她什么也没有得到,还是输给了纪茹茜。

    重活一世,得天独厚是她,明明她已经改变了前世自己悲惨的命运,她名正言顺的回到了纪家,成为了纪氏集团的总裁,如愿嫁给了沐风,成为了沐太太。可为什么到现在失去所有的依旧是她?她又输给了纪茹茜。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纪茹茜,为什么你总是这样英魂不散?为什么无论我如何用尽心力,却依旧是逃不掉败给你的命运?

    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只不过是想要守护我自己的幸福,我到底有什么错?明明是你对不起我,明明是你亏欠我。

    不!

    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

    错的明明是纪茹茜,为什么她可以拥有一切?她又凭什么能够这样幸福?

    纪、茹、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绝不!

    ……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纪茹茜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眼睛虽然红红的,却化了淡妆,整个人也似乎活了过来。

    “小勤,你没事吧?”

    安雅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纪勤,拉着她的手,满脸的心疼和关心。

    “妈,让你担心了,我没事,你放心!”

    纪勤握住了安雅的手,神色平静的道。

    安雅轻拍纪勤的手,脸上神色欣慰,带着淡淡的喜悦。

    “那就好!吃晚饭了,你去楼上叫你爸下来吃饭。”

    “嗯,好!”

    纪勤转身往楼上走去,还没上楼梯,安雅突然又叫住了她。

    “小勤!”

    “妈,什么事?”

    纪勤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

    “我就是想告诉你,爸爸妈妈都很爱你,你是我们的骄傲。你现在还很年轻,失败一次其实没有什么。我和你爸爸,还有外公一家都会帮你,我相信迟早有一天,纪氏集团一定会重新回到你的手里。”

    安雅笑着道。

    哪怕失去了纪氏集团,她和纪安邦都很痛心。可是比起一个纪氏集团,纪勤更重要。而且失去纪氏集团,纪勤甚至比他们更不好受。所以就算心里再怎么难过,也没有在纪勤面前表露分毫,更舍不得责备她一句。

    “妈,谢谢你!我会努力的,我也爱你们!”

    纪勤垂在两边的手猝然握拳收紧,只要没有纪茹茜,一切都会好起来。

    吃完晚饭之后,纪勤在客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回到了卧室去休息。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无法入眠。九点多的时候,她爬了起来,拿起手机,给沐风打电话。

    “什么事?”

    电话接通之后,沐风冷漠的声音响起。

    “阿风,明天上午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谈一谈。”

    纪勤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去在意沐风对她的冷漠,故作平静的道。

    “我没空,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说。”

    沐风不耐烦的道。

    当你开始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她说什么,她做什么都是错。此时的沐风对纪勤就是如此。

    “阿风,你一定要对我这么无情吗?就算徐水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失踪真的和我妈有关,难道我对你的好,都不能换来你的原谅吗?你就为了一个徐水心,要和我离婚?你扪心自问,这些年,我何曾有过一丝一毫对不住你的地方?沐氏集团被纪茹茜害得破产,是谁为你四处奔走,为你去填补闻人家那边的漏洞?你入狱的时候,又是谁四处打点,去给楚北辰下跪,去求纪茹茜,想尽办法为你减刑?你坐牢的日子,又是谁为你照顾父母,对你不离不弃?你出狱之后,又是谁为了你的自尊,瞒着父母将手中的股权转移一半到你的名下?全是我,全是我纪勤!可是你回报我的是什么?伙同纪茹茜,算计我,夺走了纪氏集团。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纪勤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下来,边哭边说道。

    “纪勤,够了!”沐风直接打断了纪勤的话,冷冷的道:“这些话我不想听。因为这些加起来,通通都抵不过因为你,让我失去了纪茹茜。”

    “你说什么?你到底什么意思?”

    纪勤声音蹙冷,十分的激动。

    “因、为、我、爱、的、人、是、纪、茹、茜!”

    沐风唯恐纪勤听得不够清楚,一字一句的道。

    “不!你在撒谎!你怎么会爱上纪茹茜?不会的,不会的!”

    纪勤的声音都在发抖,深深的恐惧感向她袭来。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纪茹茜?沐风怎么可以爱上纪茹茜?

    纵使徐水心当初那么嚣张,甚至怀上了沐风的孩子,她都没有像现在这般害怕。就像安雅说的,男人偷腥十有**,她甚至可以容忍沐风在外面养女人,可是却无法接受沐风爱上纪茹茜。

    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有资格来破坏她的幸福,唯有纪茹茜不配。

    “信不信随你!”

    “告诉我为什么?”

    纪勤的心在滴血。

    “你不配知道。”

    对于他和纪茹茜那段往事,是沐风心里最美好的回忆。然而却因为纪勤,让他永远的错失了纪茹茜。这是他的私心,那只是他和纪茹茜所独有回忆,他不想同任何人分享,更不愿意和纪勤这个罪魁祸首分享。

    “哈哈哈!阿风,你好狠!”

    纪勤突然就大笑起来,笑自己,也笑沐风。

    “我会请律师将离婚协议书寄给你!离婚,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

    然而沐风却已经没有了耐心再和纪勤说下去了,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休想!我不会签字,我到死都不会签字!”

    纪勤握着手机,大声的吼道。说完,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为什么连沐风也要这样对她?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有虚名的沐太太的名份,为什么却还是不可以?

    她咬着手背,低声着哭着。她不敢哭太大声,怕会惊动父母。只是哭着哭着,她只觉一阵反胃,不适感翻江倒海的袭来。她立马跑进浴室,扶着马桶就开始吐了起来。

    她晚饭吃得少,这一吐什么都吐出来了。她浑身无力,就那样靠着马桶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想动。

    突然手机铃声在卧室里响了起来,纪勤不想接,任它在那里响。

    可是对方却似乎极有耐心,纪勤不接,他就一直打。

    十几分钟之后,纪勤才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走到客厅,捡起丢在地上的手机,按下接听键,虚弱的道:“喂!”

    “你是纪勤小姐吗?”

    电话里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我是纪勤,你是谁?”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她叫纪茹茜,就可以了。”

    “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来帮你一起对付纪茹茜的。”

    “好!”

    没有多问一句,甚至连对方是谁,是敌是友都不知道,纪勤就答应了。

    因为此时对于纪勤来说,哪怕是与魔鬼交易,会赔上她自己,只要可以让纪茹茜痛苦不堪,失去所有,她都在所不惜。

    ……

    香格里拉餐厅,纪勤约纪茹茜在这里见面。

    纪茹茜进来时,纪勤已经到了。

    原本纪勤打电话给纪茹茜时,纪茹茜直接就拒绝了。因为她不认为自己和纪勤还有坐下来好好谈话的必要,可是纪勤却说,她知道一个秘密是关于顾意的。然后纪茹茜就来了,不管纪勤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因为事关顾意,所以她必须来。

    如她是顾意的软肋一般,顾意也同样是她的软肋。事关顾意,她不敢掉以轻心。

    纪茹茜在纪勤的对面坐下来,面前已经放好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纪茹茜拿起咖啡勺慢慢的搅拌杯中的咖啡,却不急着喝,也不说话,而是等着纪勤先开口。

    “纪茹茜,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好奇,我所知道有关顾意的那个秘密是什么吗?”

    纪勤开口说道,声音里满满都是愤怒,她真的很讨厌纪茹茜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一副冷静的模样。

    “好奇,所以我来了!”

    纪茹茜搅拌咖啡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纪勤,说道。

    “阿风说他爱的人是你。”

    说出这句话,纪勤的心很痛。可是说不出为什么,她却很想知道纪茹茜听到这句话之后是什么反应

    纪茹茜站了起来,拿起放到桌上的包包,转身就要往外走,根本懒得再和纪勤废话。

    “纪茹茜!”

    纪勤也站了起来,冷声叫道。

    纪茹茜转过身,沉声道:“纪勤,对于沐风这个男人,我没有任何兴趣。我现在很忙,没空陪你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今天是为顾意而来的,如果你一定要这样东拉西扯,那我们也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

    “你和沐风的那场婚礼上,让你失去所有的主谋是顾意。”

    纪勤嘴角绽放出一朵冰花,冷笑着道。

    纪茹茜这才重新在座位上坐下来,闻言,微微一怔,仅是一瞬间,脸上就恢复了平静。

    “纪勤,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这样离间的戏码,你不觉得太小儿科了吗?”

    “是么?”纪勤冷冷的笑,仿佛看可怜虫一般看着纪茹茜,说道:“你知道rx国际真正的老板是顾意吗?rx不就是你名字拼音的首写字母吗?”

    她重生在沐风与纪茹茜婚礼的八个月前,那时的她,就算带着两世的记忆,得天独厚,可终究还不够强大,时间也太短。她唯一能仰仗的只有沐风对她的爱,所以想要阻止沐风娶纪茹茜,想要彻底扳倒纪茹茜还太难。

    在她一筹莫展时,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那声音是处理过,所以即使后来她想查,也根本查不到对方是谁。但是对方却给她寄来了纪茹茜与蓝朵一起喝咖啡的照片,甚至纪茹茜签的那份文件,这其中存在的一些暗箱操作,也是在那人的帮忙下完成的。

    纪茹茜与沐风的婚礼上,纪茹茜顷刻间失去所有,盗窃商业机密,挪用公款,净身出户,遭受到最重的一击。如果说这里面有一半是因为她,那么另外一半的原因绝对是因为那个人。因为这一局,自始至终都是那个人主导的,而她只是执行而已。

    原本她一直都不知道那个帮她的人是顾意,事后她也曾试着去查过,却无从查起。但是昨天晚上,她接到的那一通陌生电话,那人告诉她,在沐风与纪茹茜的婚礼上帮她的人是顾意,而rx国际幕后的老板也是顾意。

    虽然她对昨晚那一通陌生的电话是半信半疑,毕竟以顾意前世和今生对纪茹茜的深情,他根本就没有道理帮她。然而反过来一想,以顾意对纪茹茜的执念,他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得到纪茹茜,却也不是不可能。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而她相不相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话必定能顺利的离间纪茹茜和顾意。只要能让纪茹茜不好过,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无聊!”

    纪茹茜站起来,冷冷的道。

    “纪茹茜,我是不是无聊,你心里清楚。我一直以为你很幸福,原来一切都只是假象。被最爱的人算计,是不是很可悲?你现在是不是觉得顾意很可怕?顾意是真的爱你,还是另有目的,我真的很怀疑。”

    纪勤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是笑里藏冷。

    “纪勤,这是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先不说你这些话的可信度有多高,就算这是真的又怎么样?哪怕真的是顾意算计了我又如何?我反而要谢谢他,谢谢他让我离开了沐风。顾意再怎么可怕,至少他不会像沐风那样在外面找女人,在背后捅你一刀。所以今天,还真的是谢谢你能告诉我真相。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知道,原来顾意在那么早之前就已经那么爱我了呢?而且我很现在很幸福,至少比你要幸福。”

    纪茹茜神色淡淡,语气淡淡。

    “你……”

    纪勤猛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得直跺脚。她原本想要狠狠的打击纪茹茜,没想到却反被纪茹茜掐住了痛处。

    纪茹茜没有再说话,拿起包包,转身就走。

    纪勤看着纪茹茜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口,猛得将纪茹茜面前的咖啡扫落在地。

    该死的,纪茹茜!居然这么谨慎?为什么不把咖啡喝了再走?这样一来,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展开?

    纪茹茜出了餐厅之后,原本不慌不忙的脚步,变得急切了几分,脸上的淡然瞬间龟裂。

    那些反击纪勤的话,只不过是她在自欺欺人,在假装毫不在乎而已。因为她不想让纪勤看到她的软弱,更不想外人对顾意说三道四。其实她知道,纪勤的那一番话的可信度很高。可即使如此,那也只是她和顾意之间的事情,外人没有资格说顾意半句不是,她也不会在外人面前说顾意半句的不是。

    其实顾意的可疑,她一早就发现了。只是她却不想去深究,很想去相信顾意。顾意认识她在五年之前,而且他早就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只是她不知道而已。顾意对她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了解她更胜于她自己。甚至沐风对她的不忠,以顾意的能耐怕是早就知道。可是他迟不出现,早不出现,偏偏在她最狼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不遗余力,不求回报的帮她。这又怎么会不可疑呢?

    她记得,前一阵子蓝朵还特意打电话告诉她,说原来顾意竟然是rx国际的幕后老板。当时她不以为然,此时想来,不禁阵阵心寒。她和沐风结婚那一天,原本蓝朵是一定要来参加婚礼的,结果临时接到公司的通知,派她到国外去出差。现在看来,这所有的巧合都和顾意脱不了干系。如果蓝朵能来参加她的婚礼,那么也许那一天她就有可能不会背上盗窃商业机密的罪名。

    她曾经在帮顾意打扫房间的时候,看到他看的那一本《恋爱攻略》上面追求心有所属的女人的攻略,而顾意在“不破不立,近水楼台先得月,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这几句话上,着重作了标记。帮着纪勤,让她遭受来自亲情,爱情,友情最重的一击,失去所有,让她对所有人都失望。而他在适时的出现,救了她,适时的向她伸出援手,然后一步步诱她住进了他的家。之后,便是以柔情,步步攻心,让她爱上他。

    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顾意真的很可怕。她一直以为,她拥有的是这世间最美好的感情。难道她真的错了吗?她一直认为,感情是很单纯,纯粹的东西。可是为什么到了顾意这里,连感情都可以拿来算计?

    顾意,现在的我,还能相信你是真的那么那么的爱我吗?

    在她与顾意的这段感情里,她一直以为,顾意是付出最多的那一个。所以一直以来,她都一直在努力,努力让自己多爱顾意一点。然而这一刻,她是真的慌了,也怕了。她曾经在一夜之间,遭受了亲情,爱情,友情的背叛,顾意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治愈了她。可是当初的沐风,她并不爱。而亲情和友情的缺失,却因为顾意的存在而被填补了。

    可如果,现在伤害她的人变成了顾意,她还能像当初那样云淡风轻吗?答案是否定的,她想,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这段感情里,如果顾意抽身离开,她这一生都会永无天日。

    ……

    停!

    心里有一个声音阻止了她继续乱想下去。

    纪茹茜,不要再胡思乱想,你应该相信顾意,你应该去听他亲口说。

    这一刻,纪茹茜心里很乱。她加快了车速,只想快点见到顾意。

    高速公路上,她不断的提速。

    突然她的目光猝然睁大,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对面的两辆大卡车就朝着她冲了过来。

    “轰!”

    她的小车被大卡车给撞到了护栏边上,原本她一个紧急刹车刚好让她的车停了下来。可是一辆小轿车又从她的后面撞了过来,她的车猛得往前冲,直接撞破了护栅,冲了下去。

    她从公路上冲下去时,看到了那个小轿车上开车的是纪勤。还听到纪勤说,纪茹茜,你去死吧!

    随即失重感袭来,她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头,但是却感觉全身的骨头似要散架了一般。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剧痛,哪怕头上鲜血直流,她却没有晕过去。

    她咬牙,挣扎的拿出手机,按了一个“1”,直接将电话拨给顾意。

    “顾意,救我!”

    然后,她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题外话------

    亲爱的们,看到这里,你们不要急,请相信我是亲妈,请等我为你们揭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7章顾意,救我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