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8章 以爱之名,宠你入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医院,手术室的灯亮着,纪茹茜正在动手术。

    顾意满身鲜血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垂着头,额头间厚重的流海遮住了他的双眼,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

    阳光透着窗户细碎的撒在他的身上,他的投影印在墙壁上,他双手合十,似乎在祈祷着什么。他的手指在发抖,不安到墙上的影子都在微微颤抖。

    茹茜,不要有事!求你,一定要为我撑住!

    当他赶到事故现场时,车上的玻璃全部都被震碎了,而纪茹茜就那样趴在满是玻璃碎片的车里。走近车旁,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而纪茹茜身上那件羽白色的雪纺衫,已经变成了一件血衣。

    那一瞬,他只觉剧烈的痛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维。他甚至不敢去碰茹茜。他好怕,他触碰到的是茹茜冰冷的身体。他好怕,他来迟了。

    明明只有几步距离,他就可以抱住茹茜。可是他竟然就突然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仿佛一瞬间,他连走路都不会了。

    幸好当时景琛在,是他将茹茜从车里抱出来的。

    他说,哥,茹茜还有气息,你别怕!

    那一刻,他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欣喜若狂!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茹茜倒在他的面前,而他却无能为力。

    那种蚀骨的痛,撕裂着他。那种绝望,仿佛随时都会吞噬他,让他想要毁灭全世界。

    如果茹茜有个好歹,他该怎么办?

    “哥,你放心吧!茹茜不会有事的。”

    景琛办好住院手术之后,来到了手术室外面,陪着顾意一起等。

    “是啊!给茹茜姐动手术的医生都是国内医术最精湛的,茹茜姐一定会没事的。”

    白流苏这次是跟着景琛一起到a市来出差的,没想到就碰到纪茹茜出了车祸。

    顾意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宛如雕像一般,仿佛没有听到景琛和白流苏说的话。

    景琛叹了一口气,在顾意的身边坐了下来。他知道,在没有确定纪茹茜安全之前,顾意就会一直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比起上一次纪茹茜出车祸,这一刻的顾意让景琛更加的害怕。

    对!是害怕!

    这么多年的兄弟,他见过顾意凶残,冷血,冷酷,无情……的时刻,却唯独没有见过全身笼罩着死灰般绝望气息的顾意。

    当年如果没有顾意,就没有现在的他。他们都是从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那一次顾意为了救他,独自一人引爆了对方的杀伤性极强的核武器。在他被送往医院里,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

    那一次,他们所有人都以为顾意会撑不下去。然而他还是活了下来,他永远无法忘记顾意进手术室时说的那一句话。

    他说,那些人还活着,我怎么能死?

    哪怕是那么艰难的时刻,他都咬牙挺了过来。然而现在,那么强大的顾意却想要放弃自己。

    如果纪茹茜有个万一,顾意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不敢想。

    在接到纪茹茜电话之后,顾意就一路飙车。一直以来,顾意从来不开快车。反而是他和容锐喜欢飙车的快感,可哪怕是他们这样习惯了开快车的人,坐在顾意的车上,也被这样的车速惊到了。

    顾意,根本就是在玩命!

    在送纪茹茜来医院的路上,顾意已经没办法再开车了。他的手一直在发抖,几度都抱不稳纪茹茜。

    然而哪怕他已经慌到极致,怕到极致,但是在安排纪茹茜治疗的相关事宜时,那个颓废,失去理智的他却仿佛瞬间清醒了过来。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十分妥当,小到每一个小细节。

    在纪茹茜被送进手术室时,他握住了主治医生的手,言词恳切,眼里满满都是哀求。

    “拜托,救她,一定要救她!”

    顾意从不求人,然而因为纪茹茜,他却愿意低下头颅,甚至还惟恐不够。

    突然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护士急匆匆的从里面走出来。

    “怎么样?”

    坐在长椅上静到连呼吸都低不可闻的顾意,立刻站了起来,迎向那名护士,焦急的问道。

    “患者是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医院里面根本没有这种血液,要从别的医院调过来。”

    护士边说边往医务室走去。

    顾意微微一愣,茹茜怎么会是rh阴性ab型血,他记得上次他从军区总院看到茹茜的身体检查报告,明明就是a型血,而且纪安邦也是a型血。

    他立刻追到医务室,刚才那个护士正在联络a市的其他医院,调集rh阴性ab型血液。

    “你说纪茹茜是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你确定没有弄错?”

    护士被顾意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寒气吓得连握在手中的电话掉下来都不自知,往后退了两步,才结结巴巴的道:“没,没弄错!纪茹茜患者确实是rh阴性ab型血。”

    “那还不赶紧联系其他的医院送血液过来。”

    顾意见那名护士木讷的一动不动的站着,大声的吼道。

    “是,是,是!”

    护士被顾意的大嗓门吓了一大跳,连连点头。

    顾意从医务室出来之后,就给军区总院的刘院长打了一通电话。

    “纪茹茜是不是是rh阴性ab型血?”

    电话那端微微一顿,之后才答道。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搞错了?”

    “少他妈给我瞎扯,纪茹茜现在正在动手术。如果因为血型而误了事,我要你的命!”

    顾意气得直接爆了粗口,话里带着杀气。

    “是的,纪茹茜确实是rh阴性ab型血。”

    刘院长这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不敢再继续隐瞒下去。

    “我不管是谁让你这么做的,现在,立刻,马上打电话给那个人。告诉他,纪茹茜现在很危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给我调一些rh阴性ab型血过来。”

    说完,顾意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白流苏刚好上完洗手间出来,见顾意和景琛神色都十分凝重,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你们的脸色怎么都这么难看?”

    她问道。

    “茹茜是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目前医院的血库里没有这种血型的血。而且已经联络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这种血液,医院还在继续寻找。”

    说话的是景琛,此时的顾意根本没心思理其他的任何事情。

    “我就是rh阴性ab型血,我可以给茹茜输血。”

    白流苏目光一亮,说道。

    “真的吗?”

    顾意话时难掩激动。

    “是真的,我这就去化验室验血。”

    “谢谢你!”

    景琛和白流苏去了化验室,而顾意又来到了医务室。医务室有一个小姑娘在值班,他二话不说就抢了对方的电话,然后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开始输入一连串的指令。

    十几分钟之后,电脑上便出现一份分布在g国各地rh阴性ab型血的名单。顾意按着鼠标的手一顿,鼠标的箭头来回的在“闻人琰”,“闻人杰”,“闻人羽”这三个名字之间跳动。

    闻人家的人,似乎大多都是rh阴性型血。

    他将这份名单传到自己的手机,然后回到了手术室门口继续等待。白流苏已经进了手术室,景琛守在门口,见到顾意回来,说道:“哥,你放心!已经检查过了。流苏确定和茹茜的血型是匹配的,流苏已经进去给茹茜输血了。”

    “嗯。”顾意将手机递给景琛,说道:“你帮我联系一下里面几个离a市比较近的rh阴性ab型血的人,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让我去给他们下跪,也务必让他们同意给茹茜输血。茹茜失血过多,我担心白流苏一个人会不够。”

    “好!”

    景琛接过顾意的手机,开始联络与纪茹茜有着相同血型的人。

    手术室外只剩顾意一个人,焦急的等待,每一秒钟于他都是煎熬。

    二十分钟之后,手术室的门再度打开,还是刚才那个护士神色匆忙的从里面走出来。

    顾意看那个护士的神色就知道,怕是不好,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患者失血过多,血液又不够了……”

    那名护士还没有说完,顾意就已经跑了出去,边喊边叫:“景琛……”

    顾意因为太着急,也没有注意看,与对面跑进来的女人撞了一个满怀,两人都跌倒在地上。奇怪的是那个女人跌倒时却是死死护着手中的一个大大的袋子。然而他们似乎都有急事,谁都没有多说话,更无暇顾及对方,立刻爬起来,一个继续往医务室去,一个往手术室跑去。

    “纪茹茜是不是在这里动手术室?”

    顾意已经快跑到走廊的尽头,拐进去就是医务室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脚步一顿,跑了回来。

    “我是来送rh阴性ab型血的。”

    那个女人说话间就已经从大袋子里拿出了几个小血袋。

    “你是谁?”

    顾意谨慎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太阳帽,一副大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她半张脸,看不清她的长像,但是他的声音很熟悉。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能救纪茹茜。”

    那个女人回过头看了顾意一眼,又迅速的别过脸,还扶了扶墨镜。

    “我凭什么信你?”

    顾意的心里其实很着急,但是却又不敢不谨慎。这突然冒出来的陌生女人,藏头缩尾,谁知道她是不是别有用心的人?

    “我是纪茹茜的亲生母亲。”

    那个女人咬了咬嘴唇,垂在一边的手紧了紧,急切的道。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没有什么比女儿的性命更重要。

    “拿她的血液去化验。”

    顾意微微一愣,却依旧是半信半疑,看向那个护士说道。

    护士接过那个女人手中的血袋往化验室去了,顾意这才对那个女人说道:“我们谈一谈!”

    ……

    半个小时之后,手术结束,而纪茹茜也已经脱离了危险,转入了普通病房。

    纪茹茜身上的麻醉剂没有完全退去,她还没有醒来。顾意一身狼狈的坐在病床前,一瞬不瞬的看着纪茹茜,生怕一眨眼,她就会突然消失了一般。

    突然纪茹茜的手指动了动,接着纪茹茜睁开了眼。

    “医生,医生,她醒了!”

    而顾意已经激动的站了起来,带翻了坐着的椅子,朝着门口大声的喊道。

    很快,医生和护士全部都进来了,围在了纪茹茜病床前,开始给她进行详细的检查。

    十几分钟之后,一位年老的医生放下听诊器,说道:“身体各项指标都没有问题,请放心!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只要休养几天?”

    顾意对于医生的话十分的怀疑,他抱着纪茹茜来医院的路上,纪茹茜多处伤口大量出血,根本就止不住。

    医生点了点头,道:“嗯,纪小姐这次算是幸运,并未伤及内脏。只是一些外伤,只不过有几处伤口伤及了动脉,导致失血过多。”

    “你确定?车子是在高速公路上冲下去的,那个山崖有点高,坡度也有点急。确定真的只是皮外伤?”

    顾意犹自在担心。

    “我确定!可能是车子比较好,对纪小姐起到了很大的保护作用。”

    医生斩钉截铁的道。

    “好,我知道了!你们出去吧!”

    医生和护士皆松了一口气,赶紧的出了病房。毕竟顾意这号人物真的是很难伺候的,听说这是某个政治背景强大的大人物,稍有不慎他们连饭碗都保不住。而且这个大人物脾气似乎不太好,特别是那位小姐还在动手术的时候,吓得他们大气都不敢说。

    纪茹茜听完医生的话,也松了一口气。医生的话让想起了当初她去买车的时候,原本她只打算买一台几十万的车。反正就是一个交通工具,也没必要买太贵。但是顾意坚持要买贵的,而且替她选了性能和构造方面最好的。现在她不得不庆幸,当初幸好顾意的坚持,才让她这次能在车祸中捡回了一条命。

    “顾意,我饿了,想喝些粥。”

    纪茹茜抬眸看向顾意,见他满身狼狈愣愣的傻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便开口说道。

    “哦!好,好,好!我马上去给你买。你等我!”

    顾意往外退,边退边说道。退到门口,拔腿就往外跑,却因为跑得太急,差点就撞到门。

    “扑哧!”

    看着顾意这滑稽的模样,纪茹茜忍不住就笑出了声。

    顾意摸着后脑勺冲着纪茹茜傻傻的笑,又重复道:“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好!慢点,先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了。”

    纪茹茜也笑着道。

    顾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纪茹茜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隐藏在嘴角的那一抹苦涩蔓延开来。

    其实她不是真的饿,她只是想支开顾意,好好的想一想,她该怎么和顾意说。

    顾意说的马上真的很快,几分钟顾意就提着粥和一碗鸡汤回来了。

    “这么快?”

    纪茹茜笑着道。

    “嗯,想快点见到你。”顾意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来,将粥和鸡汤放到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一个小瓷碗,先盛了一些汤,轻轻吹了吹,才用勺子送到纪茹茜的嘴边,说道:“先喝汤!”

    纪茹茜本想说她可以自己来,可看到顾意脸上那温柔的神色,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他。

    两人都没有说话,顾意安静的喂着纪茹茜,而纪茹茜却是安静的喝着汤。

    吃完大半碗之后,纪茹茜突然抬眸看向顾意,说道:“顾意,出车祸之前,我去见了纪勤。”

    “嗯。”

    顾意一边喂纪茹茜喝汤,一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纪勤说,当初我和沐风那场婚礼上,我被陷害,你才是主谋。”

    纪茹茜神色淡淡,语气淡淡,似乎在和顾意闲话家常一般。

    顾意正准备喂纪茹茜的手一顿,手中的瓷碗从手上掉了下来,溅了他满身的汤,他却不自知,只是愣愣的看着纪茹茜,脸上是纪茹茜从未见过的慌乱。

    “顾意?”

    纪茹茜叫他。

    顾意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先停在纪茹茜身上,伸手就去拂她的衣服。

    “对不起,有没有烫到你?”

    “我没事,你快看看你有没有烫到脚?”

    “没关系!”

    顾意的目光都没有往脚上看,就答道。

    “我不相信她,我想要你亲口告诉我。只要你说,我就信。”

    纪茹茜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

    “所以你才会这么急着赶回来,因为车速太快,才出的车祸?”

    顾意不答反问。

    纪茹茜点头,又摇头。

    “我确实想让急着赶回来,所以开了快车。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之所以会出祸是因为纪勤开车撞了我。”

    “对不起!”

    此时,比起纪勤,顾意更恨他自己。

    “你不必自责,这不怪你,只是意外而已。”

    看着顾意颓废的模样,纪茹茜就心疼了。

    “你和沐风婚礼上的那一场阴谋,我确实有份。可以说确实是我帮着纪勤,一起促成了那场陷害你的阴谋。当然,就算没有我,沐风和纪勤也依旧会狼狈为奸,而我只是想要那些事情提前发生,只是想要阻止你和沐风的婚礼。”

    顾意微垂着头,不敢看纪茹茜的眼睛,声音越说越低,还带着微微的颤音。

    他不想骗纪茹茜,也不会骗她。既然她问起了,那么他就一定会如实以告,哪怕后果是他无法承担的。

    “顾意,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会背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她不怪顾意破坏了那场婚礼,也不怪顾意同纪勤合作,甚至她也可以原谅他对她的算计。她告诉自己,顾意是因为爱她,虽然手段有些不光彩,她有一点点生气。但是没有关系,她原谅他这一次。可是为什么他还要伙同纪勤一起来陷害她,让她背负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顾意,你说你爱我,很久以前就爱。你如果真的爱我,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变得那么惨?看着我伤心,落寞,失去所有,你就不心疼吗?

    在顾意面前,她其实能坚持的原则不多。顾意是否爱她,这才是她真正最在意的。可是这一刻,尽管她在极力的给自己信心,可是还是会害怕。

    这一刻的纪茹茜,无疑是气愤的。顾意的回答,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顾意算计了她,从一开始,而她竟然被骗了这么久?这一瞬,她是该生气的,该大声的朝着顾意吼,该发泄她心中的愤怒和不满。可是对着顾意,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出来。连质问他,她都舍不得。

    纪茹茜,你可真是没有出息啊!

    “茹茜,如果没有当初纪家对你的狠心,你现在还能这样绝决吗?”

    顾意问道。

    纪茹茜摇头,肯定的道:“不能!”

    她被纪家二老宠在手心里二十多年,她对纪家二老的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抹去的。哪怕当时她知道自己与安雅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在她心里安雅却更胜于她的亲生母亲。在她看到dna亲子鉴定报告的那一刻,她甚至想她可以将占着纪勤的所有东西都还给她,只要纪家还要她。她亲生母亲欠下的债,她可以在纪家做牛做马慢慢还。

    如果不是纪勤对她步步紧逼,纪家二老因为纪勤做出来的那些事情,让她寒了心,那么也许现在她还会对纪家不忍,对纪氏集团不忍,甚至很有可能因为纪家二老的缘故,而对纪勤不忍,步步退让。

    “茹茜,你有时候太固执,比如在亲情上,你绝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除了要阻止你嫁给沐风,我还要你和纪家断的干干净净。”

    顾意始终低着头,声音很淡,也很静。

    纪茹茜目光看向天花板,脸色有些白,声音低低的道:“顾意,你爱我吗?”

    顾意猝然抬眸,看向纪茹茜,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声音,又开始颤抖。

    “爱!”

    这一个字,他说得很重,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到底什么才是爱?顾意!你爱我,所以狠心这样算计我,伤害我,让我痛吗?你爱我,所以就可以不管我愿不愿意就这样替我做决定吗?顾意,你真的爱我吗?”

    纪茹茜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掉下来。她痛心的是,为什么连顾意也要这样来逼她?

    顾意看着纪茹茜的眼泪,一滴两滴……往下掉,仿佛落进他的心窝,一下一下擢得他生疼生疼。他微仰在椅子上,伸手捂住了双眼,仿佛看不到纪茹茜的眼泪,他的心就不会那么痛一般。

    “茹茜,我爱你,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以爱为名,宠你入局,是我今生唯一的愿望。从我在这个世上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在想着如何算计你的心。”

    纪茹茜一怔,脑子里有些混乱,一时间根本弄不明白顾意话里的意思。她挣扎的想要坐起来,可是因为手脚上都有伤口,她起得有些艰难。

    而顾意听到动静,连忙伸手准备去扶她。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去。

    “顾意,你混蛋!没看到我起不来吗?你为什么不扶我?”

    纪茹茜看到顾意的退缩,突然间就恼了,大声的吼道。

    顾意原本黯淡的眸子突然间一亮,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连忙伸手扶着纪茹茜坐好。

    “你刚才说什么前世今世?”

    纪茹茜问道。

    “茹茜,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题外话------

    下一章的标题是:顾意的前世今生

    内容是什么,不用我多说吧?是不是你们想看的,都有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8章以爱之名,宠你入局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