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章 顾意的前世今生(一)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一个小男孩,从小就没有父亲,跟着母亲在乡下生活了六年。在他六岁半的时候,突然生了一场大病,需要一笔巨额的医药费才能进行手术。这对于本就清贫如洗的母子俩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的母亲跪在医院求了院长三天三夜,院长才答应让他先住院几天,医药费后面再补给医院。

    他住进医院之后,他的母亲就消失了两天一夜,回来的时候,母亲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母亲告诉他,那是他的爸爸。他的爸爸叫顾渊,而他以后也要改名叫顾意。

    后来,他顺利的进行了手术,康复之后他和母亲,跟着那个男人搬进了一栋很大,很豪华的别墅里。搬进那栋别墅的第一天,他吃了有生以来最丰盛的一顿晚餐。他以为以后他会有一个很爱他的爸爸,这是他幸福生活的开始,却没有想到他已经一脚迈进了地狱里。

    那个男人,那个叫顾渊的男人,将他们母子带进顾家之后,就不再管他们。他和他的母亲在顾家过得连个下人都不如,与其说他们是人,不如说他们是顾家养的两条狗。

    也是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个叫顾渊的男人是顾家的大少爷,而他只是不被顾家承认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是那个男人喝醉强暴之后才怀上他的。那时,他经常听到顾家的那些下人骂他野种,骂他的母亲是不要脸的小三。当时他不懂这两个字眼代表的是什么,后来当他明白时,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那时的顾家还算人丁兴旺,有着一大家子人。顾云帆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而顾渊和顾搏都已经成了家。而他,就是顾家这一群人最好的“玩伴”。高兴的时候,踩他两脚,不高兴的时候,揍他一顿。他们喜欢看他与狗争食,喜欢听他向狗一样朝他们摇尾乞怜……哪怕是顾家的一个下人,都可以拿他当狗一样的使唤。因为如果他不乖乖听话,那么他和他的母亲就会连剩菜残羹都吃不到。

    在顾家,他从来就没有尊严,甚至连猪狗都不如。

    就这样,他在顾家被玩弄,被欺压,被践踏长到了八岁。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除了第一天他们来到顾家之外,他便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叫顾渊的男人。

    八岁那一年的晚上,那个叫顾渊的男人突然又出现在他们母子面前。他和母亲大吵了一架,然后他和他的母亲就被几名大汉敲晕带走了。他记得很清楚,那个晚上下着大雨。他和母亲被绑住手脚丢在顾家的地道里。而顾渊,那个被称为他父亲的男人,不停的往他们母子身上淋着汽油,竟是要活活烧死他们。

    他的母亲爬到顾渊的脚下,朝他磕头,磕破了额头不停的求他,求顾渊放过只有八岁的他。

    而顾渊那头禽兽,竟然让那几个大汉剥光了他母亲所有的衣服,就那样在他的面前一遍又一遍的凌虐了他的母亲。

    他看到母亲全身都在发抖,他看到母亲将嘴唇都咬出血,却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听到他的母亲声音里带着笑,对他说:“小意,闭上眼睛,别看!妈妈没事,你爸爸只是喝醉了。”

    当顾渊发泄完一脚踢开他的母亲,他以为终于可以结束了。

    可顾渊却对那几名大汉说:“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享用。”

    接着,那几名大汉便一起扑向他的母亲。他虽然那时只有八岁,即使懵懂,但是却知道那些人在欺负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很痛苦。

    他爬到顾渊面前,抱住他的腿,求他。

    “爸爸,你救救妈妈,求你救救妈妈。”

    这是他来到顾家之后,第二次叫顾渊爸爸。

    然而顾渊却又是一脚踢开了他,冷声道:“闭嘴!你这个孽种!”

    他忍着身上的痛,又爬到顾渊的脚下,学着母亲的样子,对着他磕头。

    “求你救救我妈妈,你烧死我,烧死我!放过我妈妈。”

    那时小小年纪的他,早已经学会了看人的脸色。他不知道顾渊为什么不喜欢他,也不知道顾渊为什么突然之间变了一个模样,更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错,顾渊要烧死他。如果他的死,可以让这些人不再欺负他的妈妈,他觉得死也没什么。

    “不!你放过小意,他是无辜的,都是我的错!”

    他的妈妈被那几个男人压在地上,她的眼角有泪,她的手指被地上的碎石磨破了皮,鲜血淋淋,她的眼神那样的空洞。她明明那样痛苦,明明在受着凌迟之苦,可是她心心念念的却依旧是他。

    突然他被顾意揪着衣领整个提了起来,顾渊的脸上是冰冷的笑,声音也是如霜似雪。

    “想死?哈哈哈!我突然就改变主意了。就这样死,可真是太便宜你们了。这个地道里没有水,没有食物,也不会有任何人来。不过,这个地道的尽头是通往郊外的。如果你们能走出去,兴许还能活。”

    说完,他被顾渊如狗一般的丢在地上。然后顾渊带着那几名大汉离开了地道,他爬到母亲旁边,捡起地上的衣服盖在母亲身上。

    “妈妈!”

    八岁的他,除了哭,他不知道怎么样渲泄他的害怕和恐惧。

    母亲挣扎着坐起来,顾不得身上的伤痕累累,穿上了还算完好的外衣,紧紧的抱住他,轻轻的摸着他的头,说道:“小意,别哭!你是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妈妈的声音很虚弱,他不想让妈妈再担心他,所以忍着没有再哭。

    “小意,你听我说。这个地道的尽头确实是通往郊外的,所以我们只要再撑几天,走出去,我们就都不必死,我们就可以离开顾家。你答应妈妈,你不会放弃,你一定要走出去,可以吗?”

    母亲捧着他的脸,用尽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段话说完。

    “好!”

    “那我们现在就走,你扶妈妈起来。”

    “好!”

    ……

    他不知道顾家这个地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地道里有灯。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他们至少能看见路。他扶着妈妈一步一步往前走,他的力气太小,而妈妈太虚弱,好几次他们都差点跌倒。但是他们谁都没说放弃,咬着牙又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妈妈说,小意,我们少说话,要保持体力。

    妈妈说,小意,这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我们能靠的只有自己,我们要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撑下去。

    妈妈说,小意,只要我们不放弃,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他们没日没夜的走,不敢休息,也不能休息。那条地道有多长他不知道,他们又走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他只是很饿,很饿,很渴,很渴。可是他不敢说,因为他知道妈妈也和他一样。他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他的双腿已经没有一丝力气。这一刻,他反而很希望在一开始就被顾渊烧死。因为死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突然就晕了过去。他醒来的时候,嘴里有着浓浓的血腥味,而且竟奇异般的恢复了一丝力气。

    妈妈说:“小意,我们的运气很好,刚才我逮到一只老鼠。所以我喂你吃了一点老鼠肉,虽然是生吃的,你别嫌弃,但是充饥还是可以的。”

    他问:“妈妈,你吃了吗?”

    妈妈说:“我也吃了。来!我们继续走,别放弃,不用多久,我们就可以走到尽头了。”

    “好!”

    他相信妈妈的话,他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出口。因为现在原本有灯光的地道,到了这一段电灯已经全部损坏了,变得漆黑漆黑的。他想,他们一定是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

    他们掺扶着继续往前走,他不但又饥又渴,还很困。所以虽然脚下不停的迈着步子,其实意识却是混沌的。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在叫着饿,然后他的嘴里就多了一根手指,他下意识的就去吸吮着,腥甜的液体就流进了他的喉咙里。

    后面的这一段路,他们越走越慢,而妈妈也越来越虚弱。终于妈妈彻底的倒了下来,再也爬不起来了。

    妈妈躺在地上,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抚着他的脸,说道:“小意,妈妈走不动了。对不起,妈妈没办法陪你走出去了。你听妈妈说,妈妈的外衣口袋里有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妈妈刚才在你睡着的时候,咬死了的一只老鼠。妈妈已经帮你放好了血,剥了皮。你带着那个袋子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如果渴了,累了就拿出来吃。妈妈恨顾渊,也恨整个顾家,所以你一定要活着走出去。好好活着,替妈妈报仇。你可以答应妈妈吗?”

    “妈妈,我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

    “小意,你听话!妈妈快死了,但是妈妈希望你能活着。妈妈要你活着替我报仇,否则我死不瞑目。你不能满足妈妈最后的心愿吗?”

    “我能!我答应你!”

    他不知道那时小小的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

    他的声音落下,妈妈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带着妈妈给他留下的食物,继续往前走。他没有再回头,也不敢再回头。他无数次的跌倒,又无数次的爬起来。他忍着恶心,吃那些生肉,喝那些血。后来妈妈留给他的食物吃完,他开始自己找食物。为了充饥,他吃过地上的泥巴,地道里凡是他能找到的,活的东西,他都捉来吃。到最后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找任何东西了,他开始喝自己的血。他也没有力气再走路了,双脚上面布满了血泡被磨破,鲜血淋淋。他就慢慢的往外爬,他一定要活着,他要为妈妈报仇,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

    终于他的眼前慢慢出现了亮光,他已经走到了地道的尽头。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顾渊竟会在那个出口等着他。

    原本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可是见到顾渊那一刻,也许是因为仇恨,他竟奇迹般的就充满了力量。他跑向顾渊,扑向他,小小的他整个儿挂在顾渊的身上,然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口就咬掉了顾渊的耳朵。

    他被顾渊大力的甩在地上,而顾渊的耳朵还含在他的嘴里。他用力的将那只耳朵咬碎,吞进了肚子里,哪怕那一刻,他全身如散了架一般,他脸上却在笑。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了,但是能让他在临死这一刻,喝顾渊的血,食顾渊的肉,他已经很满足了。

    妈妈,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

    等他再一次睁开眼,却是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似乎是躺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他想要坐起来,却撞到了头。他伸手摸了摸,发现四面都是木制的板子。

    他闻到了泥土的气息,而四周的空气很稀薄,他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他用力的拍打着木板,用力的推上面的木板,泥土就顺着木板的空隙簌簌的往下掉,他还感觉到泥土松动的感觉。

    他手脚并用,用尽全身的力气推上面的木板,可是却完全没用。无助,绝望,痛苦,窒息包围着他。那时的他,只不过只有八岁。八岁的他,力量那么小,在那样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害怕,他恐惧,他不停的哭。

    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似乎连眼泪都哭干了。他已经筋疲力尽,连呼吸都变得越来越困难,准备等死时。兴许是他命不该绝,他听到上面传来了脚步声。

    他又重新燃起了求生的希望,他开始扯着嗓子对着上面喊。最后他被一个经过乱葬岗的老乞丐挖开泥土,从一口破棺材里面救了出来。

    后来,他便开始跟着那名老乞丐一起乞讨。十四岁的时候,他被顾云帆接回了顾家。他从乞丐变成了顾家的少爷,虽然他依旧摆脱不了私生子的命运。可是比起风餐露宿,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在顾家至少能吃饱饭。

    纵使他在顾家依旧会被那些人欺负,但是那时的他已经学会了反抗。因为他已经不再害怕,也没有想要保护的人,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他仅有的只剩一条贱命,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有一次,顾家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小孩,说他脏,骂他是野种,还甩了他一耳光。晚上的时候,他从厨房里拿着菜刀在那个小男孩身上砍了十几刀。

    最后,听说是顾家花了一大笔钱,而他被送进了少管所。

    其实没有人知道,这已经不是他杀的第一个人了。从他被那个老乞丐从乱葬岗救起来开始,他就已经变得心里阴暗和嗜血。当乞丐的那四年,最开始他还会害怕,可当他第一次杀了一个欺负他的乞丐,将他剁成肉泥之后,他只感觉到快感,他甚至渴望鲜血。

    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当乞丐的时候,曾经回过一次顾家那条地道。原本,他只是想去帮他的母亲收尸,打算好好安葬他的母亲。可是在那里,他竟然发现他母亲的右脚竟然没有了。他顺着地道往回走,地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他还在半路,捡到一把匕首,上面依旧有着干涸的血迹。

    那一刻,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能顺利从那条地道上逃出来,是因为一路上母亲都在给他喂食鲜血。而母亲最后留给他的食物,也不是老鼠肉和老鼠血,而是母亲自己的血和肉。他竟然食了自己亲生母亲的肉,喝了她的血?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母亲就不会死。

    这样的他,早已经是禽兽不如。从知道真相那一刻,他的心理就已经极近扭曲。一个连自己亲生母亲的肉都吃,血都喝的变态,你还能期待他有人性吗?

    顾家逼得他,失去了人性,连禽兽都不如。所以他才会乖乖的跟着顾云帆回到顾家,他回顾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顾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只是在顾家的这一年,他始终没有机会,他终究是太渺小了。

    他在少管所一呆就是四年,这四年,只有顾云帆来看过他两次。看着他的室友总是会有亲人,朋友来看望他,而他却连羡慕都不敢。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早已经是孑然一身,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也很清醒。

    在少管所的四年,有专门的人对他进行心理治疗和辅导。他在少管所的第四年,认识了他的心里辅导老师。在这之前,他一共吓跑了十名心里辅导老师。但是顾家有钱,他吓跑一个,顾云帆就为他再找一个。直到那个比他还小两岁,有着一双世间最潋滟桃花眼的小姑娘出现在他的眼前,她叫纪茹茜。

    他六岁就开始和那些欺负他的同龄孩子打架,自命身手不凡。原本,他打算像对付前十名心里辅导老师一样,动动拳头吓跑她。可是就是那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竟然单手就将他撂倒了。他当然不服气,爬起来要和她再打。

    整整一个下午,他和纪茹茜打了很多场。然而却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被撂倒,一次又一次的爬起来再被撂倒,最后累到爬不起来的依旧是他。

    而纪茹茜却是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愉快的磕瓜子。她一边磕,还一边说道:“徒儿,快来给为师磕头。”

    有人说,一眼万年。他想,纪茹茜应该就是他的一眼万年吧!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看到了这世界上最灿烂的笑容,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从那以后,十六岁的她,成了十八的他的老师。纪茹茜教会了他许多东西,比如说善良,比如说隐忍……太多太多。如果说八岁以后,他就已经身在地狱,永无天日。那么纪茹茜,就是他唯一的救赎。

    纪茹茜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她会亲手给他准备饭菜;她会在放假的时候来探望他;她会在他受伤的时候替她包扎伤口;她会在他取得进步的时候,紧紧的拥抱他,说“顾意,你真棒!”;她很耐心的教导他,把他当成朋友,而不是怪物……

    母亲离开之后,他第一次不是因为仇恨而对这个世界有了眷恋。他不想再杀人,他努力的克服心里的障碍,他想要变得更好。他想看到那个女孩永远对着他笑,他不想让那个女孩不开心,更不想她失望。

    那时的他想,如果可以,他其实愿意一辈子呆在少管所。虽然在那里他没有自由,但是有她。她能偶尔来看看他,陪陪他,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只是满了十八岁之后,他还是从少管所出来了。而纪如茜也在那一年年底,去了英国留学。

    她去英国的前一天晚上,和他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她说,顾意,你要好好的。

    她说,顾意,你答应我,你不会再做犯法的事情。

    她说,顾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你就是我罩的,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

    她说,顾意,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好人。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许多的不公,但是我们要学会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如果所有人都以暴制暴,那么这个社会就会乱了套。

    她说,顾意,怨怨相报何时了,你别再怨恨了,好吗?你的人生还很长,如果一直活在仇恨中,这样的人生未免太过可惜。

    ……

    而他回到了顾家,他想努力做一个好人。纪茹茜的存在,压抑着他对顾家的恨。他想要变得强大,第一次他去求了顾云帆――这个在顾家唯一还愿意搭理他,并没有放弃他的爷爷。他求顾云帆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从乱葬岗爬起来那一刻,他就发过誓,这一生他绝不会再向顾家人低头。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顾云帆因此让他进入了顾氏集团工作。虽然他必须从基层做起,但是纪茹茜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用尽心力,却不能成功的事情。他已经迈开了第一步,他想要纪茹茜更近一点。

    就这样,他在顾家相安无事过了五年。这五年,他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他从一名车间的操作人员,做到了部门经理。顾家那些人依旧不喜欢他,会时不时的挤兑他,但是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有勇无谋的顾意。就像纪茹茜说的,兵不刃血才是最高明的反击。

    纪茹茜也快要回国了。这五年,他们并不是常常联系,因为他们都太忙。她在忙着学业,而他在忙着工作。纪茹茜打电话告诉他回国的日子,那一天,他特意请了一天假,穿上他认为最帅气的衣服,去理发店理了发才到机场去接她。甚至为了这一天,他准备了一个月。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和纪茹茜一起回来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原本顾氏集团的重心是在京都,但是因为纪茹茜在a市,而且当初顾家为了掩人耳目,疏通关系让他进了a市的少管所。所以他进入顾氏集团工作两年之后,就申请调到了a市这边顾氏集团的分公司了。

    他知道那个男人叫沐风,是a市酒店业巨头沐家的独子,未来沐氏集团的接班人。天之骄子,高高在上,雄厚的家世背景,高学历,青年才俊,风度翩翩。反观他,顾家的私生子,他杀过人,进过监狱,心里阴暗,满心仇恨,全身罪孽。这样的沐风和这样的他,傻子都会选沐风。

    纪茹茜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沐风。他笑着和沐风握手,他说,男才女貌,真是天生一对。其实他原本想要告诉纪茹茜的话,并不是这些。他想告诉她,很早之前,他就喜欢她。很早之前,他就想告诉她,他不要她当他的老师。他想要她当他的女朋友,他想要她做他未来的老婆。他想和她一起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但是这一刻,看到这样优秀的沐风,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的纪茹茜。他退缩了,他心里的话再也说不出口。纪茹茜出国之前,他不敢表明心意。因为那时的他一无所有,她那么好,而他那么坏,他连喜欢她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他却是不想表明心意,因为舍不得去打扰她的幸福。

    他想,其实就这样也很好。纪茹茜那么好,值得被更好的对待。纪茹茜于他,本就是他痴心妄想,本就是他从上帝那里偷来的幸福。这一生,幸福与他无缘。然而只要纪茹茜能幸福,他又何必执着于到底是谁给她的幸福呢?这一生,能看着纪茹茜幸福,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后来,他慢慢的与纪茹茜疏远了。他不想这么做,却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有一次,他听到纪茹茜和沐风因为他在吵架。他知道沐风看不起他,不希望纪茹茜和他过多的接触。他这一生,受尽冷遇,他早就已经不在乎了。他在乎的只不过一个纪茹茜,而纪茹茜永远都不会嫌弃他。

    他不想纪茹茜为难,更不想有一天自己会忍不住去破坏她的幸福。毕竟他那么坏,如果有一天,他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意,他会不会不择手段,罔顾纪茹茜的心意,而将她抢过来呢?他不敢保证。所以他这样的恶魔,还是离纪茹茜越远越好。远远的看着她幸福,就好!

    三年后,纪茹茜嫁给了沐风。而这一年,他几乎与纪茹茜断了所有的联系。周围的人,包括纪勤在内,都以为纪茹茜是在婚后才认识他的,其实不是。他们相识在很早以后,比沐风更早。只不过,他没有沐风幸运而已。

    那是一场很盛大的婚礼,他混在人群着中,看着她披上嫁衣,送她出嫁,看着她和沐风走上红毯,成为沐风的妻子。他看到她脸上那样灿烂而幸福的笑容,他知道那一刻,她很幸福,而他很满足。

    他用自己所有积蓄,在海边买了一套别墅,送给她当结婚礼物。因为她以前说过,她喜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沐风名下的房产,没有一处是在海边的。

    他说,老师,谢谢你当年对我再造之恩,请收下我的这份心意。

    其实,老师是他最不愿意放在她身上的称呼,然而这一刻,却只有老师这个称呼,于他最恰当。因为只有老师这个称呼,才会让她收下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纪茹茜和沐风结婚之后,住进了他们的婚房。而他也在他们婚房的隔壁,买了一套房子。他会住在他们的隔壁,不是他对纪茹茜不死心,想要偷窥她。当然,在他心里他永远不可能对纪茹茜死心。但是他对纪茹茜这份心意,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其他人都不会知道。

    比邻而居,只不过是想离她近一点。每天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她或忙碌,或悠闲的身影。兴许他们偶尔还会在电梯里碰到对方,然后笑着和对方打一声招呼――真巧,你也住在这里。或者当她需要帮忙,而她的身边又恰好没有人的时候,他可以第一时间赶到替她解燃眉之急。他想,就这样看着她结婚,生子,直至老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不能和她永结同心,以另一种方式陪着她老去,也算是一起白头偕老吧?

    然而一场变故,却打破了这所有的一切。那时纪茹茜已经怀孕了,她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而他也同样期待。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是纪茹茜的孩子。他想,那个孩子一定会和纪茹茜一样善良,一定也有着一双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最动听的声音。光是想到这些,他就好欢喜。

    但是他没有想到,在纪茹茜最艰难的时刻,却发现了沐风出轨,而沐风出轨的对象竟然是纪茹茜最好的朋友纪勤。甚至这两人竟然趁着纪茹茜怀孕在家养胎的时候,狼狈为奸,将纪氏集团占为己有。纪勤那个女人更是丧心病狂的害得纪茹茜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

    而他和纪茹茜发现的都太迟,那时的他,虽然在顾家已经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是顾家那边的一些事情,绊住他。等他从顾家那边抽身,却已经是太迟了。最后哪怕他用尽心力,也没能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而纪茹茜一直以来太善良,不够狠。所以才会给他沐风和纪勤这对奸夫淫妇可趁之机。

    纪茹茜的世界顷刻间被颠覆,失去了爱情,友情,事业,连最后的希望――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也没有保住。她瞬间崩溃了,他的一次疏忽,让纪茹茜离开了他的视线。他没有想到那时的纪茹茜已经那么绝决了,她开着车直接撞向了沐风和纪勤的车。因为那时的纪茹茜已经失去所有,连同纪家。因为那时纪勤披露了一个真相,纪茹茜竟然只是纪家的私生女,而纪勤才是真正的纪家千金。

    那时的纪茹茜,所能仰仗的东西几乎没有,除了赔上自己,和他们同归于尽,她再也没有其他可以报仇的方法了。

    曾经善良的她对他说,顾意,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好人。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许多的不公,但是我们要学会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如果所有人都以暴制暴,那么这个社会就会乱了套。

    顾意,怨怨相报何时了,你别再怨恨了,好吗?你的人生还很长,如果一直活在仇恨中,这样的人生未免太过可惜。

    她教会他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她教会他放下仇恨。可是到最后她却抛弃了曾经的信念,宁愿赔上自己,也要报仇。她是那样淡然,善良的一个女人,可是最后却被那对贱人逼得以暴制暴,含恨而终,死不瞑目。

    纪茹茜和沐风都死在那场车祸中,只有纪勤活了下来。而纪勤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沐风在发生车祸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纪勤。

    后来,他用一个月的时间查清了事情的始末。沐风这个男人竟然在和纪茹茜结婚之前就同纪勤有了奸情。他甚至根本不爱纪茹茜,他野心勃勃,要的只不过是纪茹茜手中的纪氏集团。

    沐风,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一定要抢走她?抢走她,你又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她?

    那一刻,他好恨,真的好恨,当初他为什么不能勇敢一点,当初他为什么没有不择手段的带走她?

    他安葬了纪茹茜,将她葬在一处很高的山峰上,而山峰下面是浩瀚的大海。他在她墓地的周围种满了菊花,提前预付了五十年的费用请人专门为她打理。

    茹茜,生前我没有立场给你一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死后,便将你葬在这一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

    在他的墓前,他依旧送上的是一束满天星。他这一生,能给她送花的机会不多。但是每一次,他送给她的花都是满天星。他记得有一次,她还问过他,为什么要送满天星?当时他只是笑而不答。

    茹茜,现在我告诉。因为满天星的花语是,甘愿只当配角。

    这一生,我甘愿只当配角,只要你幸福。

    他去找了纪勤,因为他知道,茹茜一定想要纪勤死。茹茜都已经不在了,他又怎么会容忍纪勤这个贱人活着呢?那些伤害过茹茜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绑架了纪勤,却没有立刻弄死她。而是用尽了他所能想到最残忍的方法,慢慢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纪勤不停的求他,求他一刀结果了她。可是他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让她死去呢?他一刀一刀慢慢的割,慢慢的剐,让她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哪怕最后纪勤被他折磨死了,他也还是不解恨。他疯狂的将纪勤剁成肉泥,然后抛尸荒野。

    纪勤,生前,你让茹茜失去家。死后,我便让你魂无所依。

    茹茜,纪勤欠你的,我替你来讨。

    曾经被纪茹茜治愈的阴暗开始疯长,他又找到了以前被嗜血的快感。以前的他,也许会害怕。然而这一刻的他,却只怕自己不够疯狂。他已成魔,早已无所畏惧。这个世界上,能压抑他心中怨恨的人,已经不在了。

    报仇,是他唯一的目的。

    在纪勤之后,他又杀死了沐风的父母。如果不是他们生出沐风那样的狼心狗肺的畜生,茹茜怎么会被伤得支离破碎?

    所以,他们也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他们应该下去,给茹茜赔罪。

    还有纪家二老,在继沐风的父母之后,他也一并杀了。就是因为他们在知道真相之后,对茹茜的狠心,才会让茹茜万念俱灰,选择了和沐风与纪勤同归于尽。茹茜是那么的重亲情,那么乐观的人。如果不是被逼得生无可恋,她又怎么会选择那么狠心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所以,这两人也该死!枉费茹茜叫了他们那么多年的爸妈,他们也该下去赎罪。

    最后一个是顾渊,他已经没有力气了,所以没有再折磨他,而是一刀下去就要了他的命。

    收拾完这些人之后,他自杀在纪茹茜的墓前。

    他知道,在他杀了这么多人以后,他不可能再逃过法律的制裁。而他,其实早就已经不想活了。为茹茜报了仇,这世上再也就没有他可以留恋的人和事了。

    那些害过茹茜的人都下去了,他怕茹茜一个人在下面会寂寞,会受欺负,所以他要下去陪她。

    茹茜,如果有来生,我不会只做配角。

    茹茜,如果有来生,我会很勇敢,我会紧紧的抓住你,永远不会放手。

    茹茜,如果有来生,你不会再有机会逃离我。

    茹茜,如果有来生,倾尽所有,我也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茹茜,如果有来生,你一定会是我的。

    这是他死前,脑海中唯一残留的意识。

    如果有来生……

    ------题外话------

    万更啦,万更啦!俺就是这么一个心软的人啊啊啊

    不要再叫我多更啦,不要再催我啦,我真的尽量啦!

    我又要去练车啦,我再不存点稿,就要断更啦!

    不多说啦!票票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9章顾意的前世今生(一)重要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