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章 茹茜的身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间回到纪茹茜动手术的时刻。

    咖啡厅。

    顾意与那个自称是纪茹茜亲生母亲的女人相对而坐,那个女人坐下来之后,并没有取下帽子和墨镜,而是目光谨慎的扫过四周,说道:“这里安全吗?”

    顾意明白她的意思,她所说的安全是指是否有监控设备。

    “你坐的地方很安全,是整间咖啡厅的死角。”

    一般来说,正规而又上档次的咖啡厅确实都会安装摄像头。摄像头这种小儿科的监控设备,对于顾意来说自然不在话下。所以纵使摄像头装得很隐蔽,但是凭着顾意的灵敏一进门自然就能找出摄像头所在的准确位置。

    在来的路上,顾意已经想起来了。眼前这个藏头缩尾的女人就是当初他和纪茹茜一起去旅游时,碰上的那一对夫妇。那个女人的声音,他记得。两次,这个女人都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显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透露身份。所以他才会选定这个座位,好方便他们谈话。

    “谢谢!”

    那个女人感激的看了顾意一眼,然后才取下帽子和墨镜。

    眼前的女人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面容与纪茹茜有着七分相似,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与纪茹茜简直是如出一辙。妖娆,美艳,连眉眼间的冷傲都同纪茹茜丝毫不差。除了皮肤有些苍白,几乎从她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这样相似的一张脸,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茹茜的美貌,完全是遗传了眼前这个女人。顾意觉得,他真的不用再怀疑眼前这个女人话里的真实性了。现在他唯一的疑惑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太过年轻了些。甚至比起母女,她和纪茹茜看起来,更像姐妹。

    “你好,我是许诺。”

    “顾意。”

    两人都先简单的作了自我介绍。

    “我知道你。”

    许诺说道,

    “你是许家的人?”

    “嗯。”许诺点了点头,又道:“你看起来很惊讶?”

    顾意挑眉看向许诺,眼里闪过一抹冷色。

    “我惊讶的是作为四大财团之一的许家,难道连个女儿都养不起吗?居然堕落到要送人的地步?”

    顾家,闻人家,许家,容家是g国的四大财团,不论是从财力,还是权力上来说,在g国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茹茜会是许家的女儿,顾意还真是有点惊讶,同时也很愤怒。

    茹茜既然是许家的女儿,为什么前世直到她悲惨的死去,许家都不曾有人出面为她讨回公道。当时哪怕许家能给她一点微小的帮助,茹茜又何至于会万念俱灰,用最决绝的方式与那对贱人同归于尽呢?

    如果说前世太遥远,那么今生呢?许家家大业大,难道就单单容不下一个茹茜吗?任她流落在外,受尽委曲,自生自灭,许家何曾管过她分毫?

    “对不起!我有苦衷。”

    许诺微垂着头,此时哪怕面对的只是顾意的质问,她都觉得无地自容,因为她确实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你该道歉的是茹茜,而不是我。”

    顾意声音有点硬,也有点冷。

    面对着一张和茹茜有着七分相似的脸,如果真要搁狠话,顾意还真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只是他那点隐恻之心,自然还是比不过他心中的愤怒以及他对茹茜的心疼。

    “茹茜的父亲是闻人琰。”

    许诺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你说什么?”

    饶是冷静如顾意,此时听到许诺的话也是全身一震,差点就打翻了面前咖啡。

    “茹茜是四大财团之一闻人家的女儿。”

    许诺唯恐自己说的不够清楚,又详细的重复说了一遍。

    g国的政体有些复杂,是由四大党派共同执政的。显而易见,四大财团的背后各自都代表着一个党派,并且有着各自的利益。四大党派表面上十分和睦,其实暗地里却斗得你死我活。对于执政党来说,他既然防止党派之间的争斗太过激烈,从而引起内战;又要防止党派之间太过和睦,联手合作将他位下台。所以四大财团除了在生意有所往来之外,都是各自为阵。而且财团之间的联姻就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双方心照不宣的事情。一旦两大财团之间联姻,不但影响的是各大党派之间的利益,而且会引起执政党疯狂的打压,以及其他财务的排挤。

    众所周知,四大财团中闻人家与许家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就像宿敌一样。闻人家和许家曾因为争夺市场而大大出手,最后是两败俱伤,甚至还闹出了人命,许家和闻人家还各损失了一个儿子。闻人杰失去了他最小的儿子,而许家却是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这一刻,顾意想到的不是许家与闻人家那些恩恩怨怨,而是他和纪茹茜。他没有想到纪茹茜的背景竟然这么强悍。原本一个许家和闻人家就已经够乱的了,现在再加上一个顾家。他和纪茹茜只不过是谈个恋爱而已,这就要掀了g国的天么?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许诺见顾意一直没说话,又说道。

    她很清楚,她的女儿很爱顾意。所以想要求得女儿的原谅,顾意绝对是一个突破点。

    “嗯。”

    许诺和闻人琰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的,那时许诺十六岁,闻人琰十九岁,那时许家和闻人家还维持着表面的和睦,没有那些恩恩怨怨。

    一个是法律系的才女,一个是经营管理系的天才。那时候许诺不叫许诺,叫徐诺,她随的母亲的姓。而闻人琰也不叫闻人琰,叫闻琰。郎才女貌,他们一见倾心,心心相惜,就那样毫无悬念,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爱情,曾是风靡学校的一段佳话。

    那是一段很美好的日子,他们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粘在一起。他们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一起谈理想,一起勾划着属于他们最美好的未来,一起做着许多的事情。学校的每个角落,几乎都有他们相拥走过的身影,有着属于他们简单却又美好的回忆。

    那两年是她这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没有尔虞我诈的阴谋,没有家族的重任,没有所谓的利益纠葛,没有恩怨情仇。只有他和她,单纯的徐诺,简简单单的闻琰。他们相爱,所以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

    十八岁那年,她被家里一通电话召回国。同样的,闻琰也因为家里出了急事要回国。他们坐的是同一个班次的航班,从机场出来之后,她往左,闻琰往右。那时她并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背道而驰,分道扬镳。

    大哥的葬礼上,她看到了闻人杰和闻琰。那时的闻琰是以闻家接班人的身份出现在许家的葬礼上的,多么的可笑,她的大哥就是死在闻人杰最小的儿子手上,而闻人杰竟然还敢带着他的另一个儿子出现在她大哥的葬礼上。那时,她才知道,原来闻琰其实叫闻人琰,是闻人家的长子。

    而闻人琰也看到了她,失去了大哥之后,她便是许家唯一的接班人。闻人家的长子,许家的女儿,不说家族之间的忌讳,他们之间隔着的还有两条至亲之人的性命。她的大哥,他的弟弟。这样的鸿沟如何才能迈过去?这样的爱情如何还能继续?

    父母很明确的告诉她,许家与闻人家不死不休。他们说,小诺,作好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家族的准备。这便是许诺的命。

    葬礼结束之后,她瞒着所有人约了闻人琰出来见面。那一瞬,一对彼此深爱的爱侣,竟然相对无言,无话可说。那一晚,她和闻人琰都喝了很多酒,生在那样的大家族里,他们都知道有时候有些事却是由不得他们作主的。他们彼此心里都明白,他们之间不会有未来,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以爱人的身份坐在彼此的面前。他们有着各自需要背负的责任,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的命运。

    其实那一晚,她去见闻人琰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许诺奉献给许家,而徐诺留给闻人琰。所以她通过一些非法手段买了一些药放到闻人琰的酒,那一晚他们极尽缠绵,极尽疯狂,彻底拥有了彼此。那一晚,她只想做徐诺,只当他是闻琰。而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将会彻底做回许诺,而且以后都会是许诺。

    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晚她竟然会怀孕。根本就不用犹豫,她就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在她看来,这是老天爷对她的恩赐,让她那无疾而终的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开花结果。她打算一个人偷偷的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甚至连闻人琰她都打算瞒着。她怕闻人琰会选择不要这个孩子,而她却是非要不可。

    怀孕的那一年,真的很辛苦。她要防备着她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她的父母。她照常工作,甚至不能露出一丝破绽。她未婚先孕,父母必定会追查到底。她害怕父母会知道她与闻人琰的那段感情,更怕父母猜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闻人琰的。父母有多疼大哥,就有多恨闻人家的人。父母一旦知道真相,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能再有生机。

    肚子开始微微显形时,她费尽心思骗过了父母,以到美国视察工作为由,离开了父母的视线,暗中到美国养胎,准备生产。她没有想到,她那么小心翼翼的瞒过了所有人,竟然没有骗过闻人琰。也对,他们曾经是最熟悉彼此的人,只要有心,对方哪怕一丝一毫的异样都会发现。

    闻人琰追到了美国,她不得已只得告诉他真相。庆幸的是,闻人琰也非常期待这个孩子,同样的欣喜若狂。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她平安的生下了这个孩子,顺利的瞒过了闻人家和许家的所有人。

    在孩子还未生下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商量过孩子的抚养问题。虽然他们很想自己抚养,想看着他们的孩子在眼前一天一天的长大,可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他们不敢冒险,更怕真相披露的那一天,会给他们的孩子带来灭顶之灾。

    一次偶尔的机会,她知道她的父亲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女。那个女人和她的容貌有几分相似,更巧的是那个女人竟然还怀上了纪家的孩子,而且预产期也和她差不多。她和闻人琰商量过,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之后,她就将他们的孩子与那个女人的孩子交换掉,哪怕他们的孩子将会顶着私生女过一辈子,也总比夹在许家与闻人家中间,因为两家的恩怨,各党派之间的利益而丢掉性命要强。至于那个女人的孩子,他们会放在身边好好扶养,必要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孩子将会代替他们的女儿去死。她知道他们这样很自私,可是为了他们的女儿,别说是自私,哪怕是犯法她也不会退缩。

    然而她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会将她的孩子与纪家原配夫人的孩子对换。她没有那么善良去多管闲事,反而是乐见其成。而那个女人的孩子因为体弱,生下来一天不到就死了。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就这样,她和闻人琰的孩子,成为了纪家的女儿。

    这些年,她和闻人琰各自担着家族的重担。明面上,许家和闻人家斗得你死我活,实则从来都只是虚张声势,她四十五岁至今未嫁,而闻人琰也至今未娶。纵使他们不能在一起,却同样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捍卫他们之间的那段爱情。这么多年,他们没有一天不想念他们的孩子。可是纵使再思念,也不敢去看她,怕打扰她平静的生活,更怕因此让她惹上祸端。

    她的女儿和她太像了,这些年,她出门从来都是佩戴头纱,很少露出脸来。她就是怕有心人从她们太过相似的容颜上看出端倪来。对于她来说,她只要她的女儿平平安安的长大,哪怕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她再不希望她的女儿像她和闻人琰一样,背负着家庭的重担,过着别人安排好的人生。就算她永远不能再见她的女儿,就算这辈子她都没有机会听她的女儿亲口叫她一声妈,她都甘愿。

    ……

    “所以当初纪勤给纪家的那份dna检查报告是你动的手脚,我和茹茜去军区总院检查的报告,茹茜的血型不对,也是你授意的?”

    知道许诺的身份之后,自然就能联想到后面的种种异常。

    “是我!”

    “你们可真狠心!就那样袖手旁观的看着茹茜遭罪,挣扎,受尽委曲。”

    顾意冷冷的道。

    对待纪茹茜的事情,他的感情总是会先于理智。哪怕他知道纪茹茜的父母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还是心疼纪茹茜,还是不能原谅他们。

    “我不能!”

    许诺咬着嘴唇,声音轻颤却坚决。

    这世上哪里有父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子的受罪而无动于衷的呢?茹茜人生的低谷,她也总是彻夜难眠,每每被恶梦惊醒。可是她再难过,再痛苦,她也得忍着,她不能。

    “那次旅游的时候,你身边那个叫闻琰的男人,就是闻人琰吧?可是我怎么记得闻人家的长子闻人琰在去年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呢?”

    顾意又问道。

    “闻人家的闻人琰确实是死了,活着的是闻琰。我和他都已经四十多岁了,这一生我们再没有第三个四十年了。所以我们的余生我们想真正的为自己活一次,那次车祸是闻人琰自己安排的,就是为了假死瞒过所有人。”

    许诺没有丝毫的隐瞒,而是全盘托出。因为她知道,她可以相信顾意。

    顾意觉得这未来的岳母娘和岳父还是很对他味口的,根本就不是纪家那两渔村的人类所能比的。因为前世他曾那样辛苦的爱过一个人,求而不得,舍而不能。所以他敬佩一切对爱情执着的人,如当初的安伯辰,现在的闻人琰和许诺。所以哪怕看在他们对爱情执着的份上,他也得说服茹茜原谅他们。

    “那么你们现在对茹茜是什么打算?继续隐瞒,还是打算认回她这个亲生女儿?”

    “如果茹茜肯原谅我们对不合格的父母,我们当然希望可以同她相认。至于我们以前一直在担心的问题,现在闻琰已经算是脱离了闻人家,许家与闻人家的恩怨也就不可能再牵扯到茹茜。而且现在茹茜有你,我相信你能保护她。”

    有人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而顾意却觉得,这女婿看丈母娘,也是越看越顺眼。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茹茜和你们相认,她可以享受闻人家和许家给的便利,却不必承担这两家的责任。对吗?”

    “嗯。”

    ……

    顾意将那天与许诺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纪茹茜之后,纪茹茜竟然是出奇的平静,而且还有心情和顾意开玩笑。

    “顾意,这么说我现在竟然算是皇亲国戚了?”

    “可以这么说!”

    两大财团之后,说皇亲国戚可是一点也不夸张。

    “这样一来,我做你们顾家的媳妇,该是够格了吧?”

    纪茹茜笑着道。

    “傻!”顾意一个暴粟轻敲在纪茹茜的额头,不悦的道:“何必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你是我求来的,谁若阻止,我杀谁。”

    “不要这么暴力,毕竟我们都是文明人,我们应该以德服人。”

    纪茹茜似笑非笑的道。

    “以德服人?”顾意挑眉,说道:“那么高雅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有?”

    “我是觉得,我背后的两大财团,再加上你,怎么着也算是三大财团联手。难道我们凭着这样的德行还不足以服众?”

    纪茹茜纯真又无害的说道。

    “错!”顾意朝着纪茹茜摇了摇头,说道:“应该算是四大财团联手。”

    “四大财团联手?怎么说?”

    “容家迟早会是容锐的。”

    “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顾意握紧了纪茹茜的手,说道:“茹茜,只要有我在,你不用怕。”

    “好!”

    “茹茜,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呢?”

    顾意突然说道。

    “呃?”

    对于顾意这样的神转折,纪茹茜表示一时半会,她还真是没有反应过来。

    “你希望我们的婚礼是什么样的?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喜欢在国内办,还是国外办?希望简单一些,还是热闹一些?不过,我觉得我们的婚礼应该要还是越盛大,越隆重越好。我娶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婆,必须让全世界都知道,必须让所有人都来祝福我们。现在你已经找到你的亲生父母,到时一定得请他们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虽然他们的身份可能有些麻烦,但是我会想办法……”

    根本就不用纪茹茜回答,顾意就已经喋喋不休的开始计划了。

    “顾意,对于他们,我还需要想一想。”

    纪茹茜却打断了顾意的话。

    “茹茜,你怨他们吗?”

    “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我想先见见他们,可以吗?”

    “好!我来帮你安排。”

    ……

    ------题外话------

    又开始练车了,顾醋醋,请务必保佑我一次性通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61章茹茜的身世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