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章 我的世界满满都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所有人皆是一愣,目光齐刷刷的看向白流苏。。しwxs520。乐文小说

    白流苏轻咳了两声,来掩视她的尴尬,摊了摊手,说道:“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阿琛才不敢呢。”

    楚北辰却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故意说道。

    “谁说我不敢!”

    声落,景琛就已经双手捧起了白流苏的脸,吻落下。如风卷云涌一般,狠狠的吻上了白流苏的唇。

    而白流苏显然被景琛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住了,她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来不及反应。这一刻,就算景琛将她捏圆搓扁,估计她也感觉不到。

    “一秒,两秒,三秒……十二秒!”

    楚北辰站在一旁替景琛计时,表示对于这样的现场直播很有兴趣。

    景琛放开白流苏时,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毕竟这都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吻,没有经验,吻技也很生疏。

    “啧啧啧!才十二秒?”顾意对于景琛这样的成绩十分的鄙视,拍了拍胸脯,自信的道:“看我的!”

    说完,他就搂着纪茹茜开始亲起来。

    “楚北辰,我们也表演给流苏看看。”

    叶舒凝看了顾意和纪茹茜一眼,笑着说道。

    “好啊!”楚北辰笑得合不拢嘴,挑眉看向景琛,说道:“阿琛,学着点!”

    于是又一对吻上了。

    顾意他们三人都是高尔夫俱乐部的高级vip会员,所以每次打球都有专属的场地。所以这会球场上其实就只有他们几个人,没有外人在场。

    景琛看了看顾意,又看了看楚北辰。原本气喘吁吁的他,呼吸更急促了。当然,他是被气的。

    太可恶了!

    什么叫看我的?难道他的就不够看吗?

    什么叫学着点?他又不是不会,需要学吗?

    不就是接个吻吗?竟然一个个都看不起他?士可忍,孰不可忍!

    不是要比赛吗?来啊!哼!笑到最后的才算赢!

    于是景琛继顾意和楚北辰之后,也搂着白流苏开始亲起来。

    白流苏又是一震,只觉这些人都疯了!不过,她真的好欢喜,好欢喜!这样的时刻,可遇而不可求。哪怕明知景琛只是因为一时意气之争,她也已经很满足了。

    ……

    结果那场比赛谁输谁赢,没有人知道。因为顾意和楚北辰都只顾着享受温香软玉在怀的*好滋味,至于那什么比赛早就抛到九宵云外去了。至于景琛,虽然他不似顾意和楚北辰专注,可是他注重的是比赛的结果。所以顾意和楚北辰没有停止,他又怎么会停止呢?

    到最后,其他人都乐在其中,只有景琛一人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

    中午的时候,几人选了一家环境不错的餐厅吃午饭。

    因为有了前面一番亲密的互动,所以哪怕害羞的纪茹茜,吃饭的时候与顾意还是腻歪腻歪的,更别提楚北辰和叶舒凝了。

    而景琛和白流苏这两个超级大的电灯泡,却是十分的不自在。景琛刚才被顾意和楚北辰激得失去了理智,现在冷静下来,才发觉刚才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混帐。所以此时,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白流苏,根本不敢面对她。

    白流苏脸蛋红通通的,连耳根都还是红的,也不敢看景琛,想到刚才他们两人……,她就面红耳赤,整张脸都烧起来了。

    “刚才对不起!”

    最终还是景琛先开的口。

    白流苏微微一愣,她心里如明镜一般,知道景琛是为刚才亲她的行为道歉。她想,她是真的很爱这个男人,竟然舍不得他为难一丝一毫?

    “没关系!只是一个游戏,玩玩而已,谁会当真?而且你知道我的职业是演员,对于演员来说演吻戏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

    她看向景琛,微微笑着,只眼里的那抹苦涩却掩藏的极好。

    她自然不会告诉景琛,她拍的所有吻戏都是错位。所以这一次,是她的初吻。

    “总之,对不起!”

    景琛依旧还是很愧疚。

    “唉呀!”白流苏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伸手搭上景琛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说道:“我们不是好哥们吗?这点小事不值得一提!不要一副像是欠了我几千万的模样,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如果你实在是愧疚,不然你给我三千万,就当买了我的吻。怎么样?”

    “你去死!”

    ……

    吃完饭之后,外面开始下大暴雨,原本下午的出玩计划只得暂时搁浅。而周末左右也没什么事,几人一商量,决定先在这里避避雨,等雨小点再安排其他的活动。

    服务员将餐桌收拾干净之后,纪茹茜提议男女组队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这回倒是所有人都表示赞同。因为他们坐的是单独的包厢,所以玩得再嗨也不会打扰到别人,更不会被别人打扰。

    他们找来了一根筷子,在筷子的尾端做了一个记号。筷子转动,有记号的一端指向谁,谁就接受惩罚,由转动筷子的人来定惩罚的规则。

    从左至由,先从顾意和纪茹茜开始。

    “宝贝,你来转!”

    顾意说道。

    “好!”

    纪茹茜拿起筷子,随意的一转,最后有记号的那一端指向了楚北辰和叶舒凝。

    “这样吧!既然我们是男女组队玩的游戏,我们再增加一点互动。除了真心话和大冒险,被惩罚方还可以接受惩罚方的提问,但问题必须是围绕着被惩罚方男女两人之间展开的。比如现在,舒凝你们这一队除了真心话和大冒险之外,还可以接受我的提问。我可以指定你们中的一人来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你们的答案正确,那么就算过关。如果你们的答案错误,就由你们中间没有被指定回答问题的那一个人来接受惩罚。”

    纪茹茜又提议道。

    “好!”

    “好!”

    大家都表示同意。

    “好!那现在开始了,我提问,楚北辰你来回答。”纪茹茜看向楚北辰和叶舒凝,说道:“舒凝小学毕业什么学校?”

    楚北辰看向叶舒凝,迷茫的摇了摇头。

    “舒凝接受惩罚!”

    其他人开始起哄。

    “这算哪门子的问题?太刁钻了!这样的问题,我敢说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回答的出来。我要求换一道题。”

    楚北辰出师不利,他觉得面子上很挂不住,想要蒙混过关。

    “顾意就能!”

    纪茹茜自豪的道。

    “茹茜,你骗我们的吧?”

    楚北辰还真不相信,又不是搞人口普查的,连对方小学毕业的学校都知道。

    “那就试试 奔腿丬缈聪蚬艘猓ψ庞值溃骸肮艘猓乙丫湎潞?诹耍憧傻煤煤帽硐帧!

    “新华小学。”

    顾意根本就不用想,答案就脱口而出。

    “正确!”

    纪茹茜打了一个响指,脸上笑容满满。

    “顾意,你诓我们的吧?谁知道你是不是随便报了一所小学的名字呢?还是说茹茜故意帮你作弊呢?”

    楚北辰依旧不相信。

    “茹茜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曾经代表新华小学参加过全国性的书法比赛,荣获小学生组的一等奖。你如果不信,可以在网上查查看,当年的视频应该还有。”

    对于楚北辰的置疑,顾意这回的脾气倒是出奇的好。

    楚北辰拿出手机开始上网查,网上还真的有记录。全国书法比赛小学生组一等奖获得者,新华小学六年级纪茹茜。

    纪茹茜握住了顾意的手,朝着他甜甜的一笑。虽然早就知道顾意一定知道,但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那种雀跃,如立云端的心情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美妙。

    叶舒凝朝着顾意竖起了大姆指,朝楚北辰竖着小姆指,表示狠狠的鄙视他。

    “顾意,你要不要这么神?再来再来!我今天还就不信这邪了!”

    被自己喜欢的女人一鄙视,楚北辰更不服气,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扳回一局。

    “可以!你随便提,只要是关于茹茜的。”

    顾意微微仰在椅子上,一副奉陪到底的模样。

    “小叶子,帮我上网将茹茜的档案调出来。”

    楚北辰这回可不敢再小视顾意了,必须事先做好充足的准备。

    “ok!”

    对于叶舒凝这样的黑客高手来说,查一个档案,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搞定。

    几分钟之后,叶舒凝将手机给了楚北辰,纪茹茜个人详细资料的页面已经打开了。

    “茹茜,最喜欢什么颜色?”

    顾意目光淡淡的扫过楚北辰,眼里的神色明明就是鄙视。

    连自己最爱的女人的喜好都不知道,傻叉!

    “她最喜欢紫色,但是最适合的是红色。”

    “茹茜写的第一本小说叫什么?这本小说中通篇只有一句台词的那个女配叫什么名字?”

    “《谁主江山》,那个女配叫云兮。”

    顾意挑眉一笑,他那五年的读者可不是白当的。茹茜的所有小说,他都看过不下十遍。这样的问题,想难倒他,差的火候可不止一点点。

    “茹茜初三下学期的数学老师叫什么名字?”

    “茹茜初三下学期的数学老师有两个,一个叫温兰,一个叫候搏文。温兰才算是茹茜真正的数学老师,因为温兰那半年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所以才请候搏文来代课。不过候搏文最后因为猥琐女学生,而被取消了教师资格证,到公安局蹲了三个月。”

    “靠!这你都知道?”

    楚北辰惊的差点就摔掉了手机,这个问题是他故意设下的隐阱。只要顾意稍稍疏忽,或者说知道的不是很清楚,这个问题就会回答错误,或者回答的不全面,这样都算是顾意错。

    顾意冷哼一声,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毕竟候搏文那丫是他送进监狱的,谁让他居然敢肖想茹茜呢?

    “换我来!换我来!”

    叶舒凝见楚北辰连连失利,决定亲自上阵。

    “好吧!”

    楚北辰彻底的泄了气。

    尼玛的!这顾意到底是不是人?整一个复读机一样的。要不要这么逆天?

    “茹茜上个月是什么时候来大姨妈的?你和茹茜同时回答。”

    叶舒凝说道。

    “十五号。”

    “十五号。”

    顾意和纪茹茜异口同声的道。

    楚北辰这媳妇的智商和楚北辰还是挺般配的,笑话!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你的初吻是几岁?对象是谁?”

    “二十七岁,纪茹茜。”

    顾意的轻咳了几声,耳垂有些红。

    “你初恋对象是谁?”

    “纪茹茜。”

    “你的梦中情人是哪种类型的女人?”

    “纪茹茜。”

    “你一直念念不忘的一位异性的名字?原因?”

    “纪茹茜,因为是她。”

    “你最怕失去的是什么?”

    “纪茹茜。”

    “你最爱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纪茹茜,只爱纪茹茜,只有纪茹茜。”

    “既然你二十七岁才献出你的初吻,那你在这之前出现男性冲动时,yy的对象是谁?”

    “纪茹茜。”

    ……

    一连串的问题下来,所有的答案都是纪茹茜。从青葱少年到现在,甚至以后白发苍苍时,他的世界满满都是一个叫纪茹茜的女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他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叫纪茹茜的女人,从来都没有任何人来过,而他也从来不允让任何人进来。

    前世今生,我都守着这一方净土,一直等到你的到来。我用全部的自己,整颗心来爱你。

    一场真心话大冒险,成了顾意的专场。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顾意。哪怕在十几岁就认识了顾意的景琛,这一刻也是震惊的。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顾意的心里藏着一个女人。但是他不知道,顾意竟然早已用情至深。一个人到底要多爱另一个人,才会像顾意这样无论经历过什么,都始终不改初心,让你填充满他的整个世界,再也看不到别处的风景,至此终年。

    后来纪茹茜问顾意,“等待的那些年,你不寂寞吗?没有过不甘心,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吗?”

    顾意说,“我怎么会放弃?为什么会不甘心?又怎么可能会寂寞呢?你在我心里,满满的。”

    顾意给了她,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让她再也不能看别人一眼。

    ……

    这一边,纪茹茜幸福满满,感动的都快哭了。

    另一边,楚北辰可就受罪了。

    “老板,刚才你问顾意的问题,你将茹茜的名字换成我的,再问答一遍,怎么样?”

    叶舒凝凉凉的说道。

    楚北辰暗道一声遭,叶舒凝一般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改口叫他老板。而且现在关键是,刚才他问顾意的那些问题,如果放在叶舒凝身上,他是真的一个也回答不出来。

    “舒凝,那个……”

    他讪讪的说道。

    “不知道是吧!一个都回答不出来是吧?”叶舒凝也学着他的样子,讪讪的笑道:“我想我是真的应该考虑换个男朋友了。”

    “叶舒凝,你敢!”

    楚北辰咬牙切齿大声的说道。

    “你还敢吼我?”

    叶舒凝比楚北辰的声音更大。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楚北辰表示这无理取闹的女人真可怕,可是就算无理取闹他又能怎么办呢?谁让他爱这个女人呢?除了宝贝似的哄着,其他的什么他也舍不得。

    “楚北辰,凶女人算个什么本事?有种你学学顾意的深情啊!”

    叶舒凝酸酸的道。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学顾意的深情。”

    楚北辰知道,叶舒凝这是羡慕了。顾意和纪茹茜那样的感情,大概全世界的情侣都会羡慕吧?但是感情的模样从来都有千百种,他和叶舒凝,也许他们不是彼此的最初,但是千帆过尽,满身伤痕累累才找到彼此,谁又能说这不是爱情呢?纵使它不似顾意与纪茹茜感情那般美好,可这便是楚北辰和叶舒凝爱情的模样。

    “这还差不多!以后好好表现!”

    其实叶舒凝也就耍耍小性子,不是真的和楚北辰生气。这一点叶舒凝知道,楚北辰也知道。

    “是!以后一定好好表现。”

    楚北辰继续哄着怀中的小女人,目光却不停的瞪顾意。

    都是你这个祸害!

    你看!你给我们男人树立了一个多么“不好”的榜样啊!

    ……

    雨小了一些之后,几人就一起来到了ktv。

    白流苏和叶舒凝在ktv包厢里那都是麦霸极的人物,不过今天因为有纪茹茜在,她们都一致认为应该由纪茹茜来开场,毕竟纪茹茜是出过专辑,开过全国巡回演唱会的天后。哪怕现在纪茹茜已经离开了演艺圈一年多了,她的歌迷却是只增无减。

    纪茹茜不好再推辞,于是点了一首《天暗下来你就是光》开始唱起来。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需要唱歌,这首歌总是纪茹茜不二的选择。她似乎对于这首歌特别的偏爱,也对!毕竟这首歌是她亲自填词,为顾意而写的歌。这一首歌,是她专为顾意而唱的。其他的歌曲,是作为天后的纪茹茜献给万千歌迷的。只有这一首歌,是给顾意的,是属于顾意所独有的。而她其实很想为顾意一个人唱歌,只唱歌给他一个人听。

    一曲毕,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纪茹茜的音色依旧很好,再加上她心底浓郁的感情,这首歌被她诠释的完美至极。自从她成名之后,这首歌被许多人翻唱过。其中也不乏音色美妙的歌手,可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将这首歌的情感表现的如她这般淋漓尽致。

    “顾意,来一首!顾意,来一首!”

    几人开始起哄,要顾意也唱一首。谁都看得出来,纪茹茜这首歌是为顾意为唱的。所以顾意当然也要有所表示。

    对于楚北辰和景琛这样熟悉顾意的人来说,他们却是更希望听听顾意唱歌。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们还真的从来没有听过顾意唱歌。以前顾意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娱乐活动,过得就像个苦行僧一般。而现在,他虽然偶尔来玩一玩,但是从来都是免开金口。像今天这样的好机会,可是百年难得一见。

    “顾意,你唱一首吧!我也想听。”

    纪茹茜已经放下话筒在顾意身旁坐下来了,她侧过头,俯在顾意耳边,轻声的说道。

    “好吧!”

    顾意这才站起来,走到点歌机旁,点了一首《最浪漫的事》。

    虽然这首歌的曲调轻柔,其实由女声来唱更合适。可是顾意唱起来,却一点也不突兀。他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唱起这首歌来却是有着另外一番韵味。就像一坛美酒一般,仿佛经过了经年累月的酝酿,芳香四溢,韵味无穷。

    这首歌是上次和纪茹茜去度假村的时候,纪茹茜唱给他听的。他只听她唱过一次,就学会了。他很喜欢这首歌的意境,因为这样美的竟境是他所渴望的。

    爱情在他心里由来已久,他们早已经深爱彼此,交付真心。所以现在对他来说,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和她一起慢慢变老,白首不相离。

    “小叶子,你看茹茜都给顾意写歌了。要不你也给我写一首吧?”

    楚北辰看着那两人,顾意即使在唱歌,目光也依旧不离纪茹茜。而纪茹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与顾意深情的对视,跟着顾意的节奏轻轻的哼着。这样的一对爱侣,不说叶舒凝,连他这样的男人都羡慕不已。只是看着他们,你就会感觉到飘荡在周围的幸福。

    叶舒凝原本专心在听顾意唱歌,闻言,转过头,看向楚北辰,轻哼一声,说道:“乖!别闹了啊!你要是也和顾意一样,初恋,梦中情人等等所有与异性有关的一切话题都是我。别说是一首,就是一百首,我也能给你写出来。”

    楚北辰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突然就能理解古时周瑜的悲哀了――既生瑜,何生亮?他楚北辰整个就是一绿叶,用来衬托顾意的。

    他叹了一口气,心情很忧伤。

    舒凝,我又怎么会知道我会遇见你?如果我早知道会遇见你,我一定会守住我所有的美好年华,直到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给你我的全部,毫不保留。

    顾意唱完之后,几人又起哄要他们再合唱一首情歌。纪茹茜却执意不肯,其实再合唱一首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她知道白流苏和叶舒凝都很喜欢唱歌,所以不想一直霸着话筒不放。大家一起出来玩,应该也要顾虑一下别人的情绪。

    “你们先唱,我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先。你们赶紧去点歌嗨起来,可别冷场了。”

    纪茹茜笑着说道。

    见纪茹茜执意不肯,白流苏和叶舒凝才起身去点歌。

    顾意坐在纪茹茜身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无比的欣慰。

    他的茹茜,有着一颗玲珑的心。

    白流苏和叶舒凝这两麦霸轮番飙歌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累了。将话筒丢给景琛和楚北辰,两人开始玩筛子。

    纪茹茜不会玩,但看着似乎很有意思,所以问了一下具体的规则,也加入了她们。

    开始顾意只是坐在旁边看她玩,没想到白流苏和叶舒凝虽然年纪不大,却都是玩筛子的高手。而纪茹茜只是一个新手,刚开始玩不熟悉,所以根本就不是白流苏和叶舒凝的对手。

    一连玩了六把,纪茹茜就输了五把。输了的人要喝酒,而顾意自然是不会允许纪茹茜喝酒的。所以纪茹茜被罚喝的酒,都是由顾意代劳的。

    “姐夫,帮茹茜姐喝也不是不行。下把开始,茹茜姐喝一杯,姐夫就要喝三杯才可以!”

    白流苏见有顾意帮着纪茹茜喝酒,就开始起哄。

    “好!”

    顾意不顾纪茹茜不停的拉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答应。他却想也不想,就满口答应。

    “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纪茹茜小声的说道:“不然,我不玩了。免得老是输,害你被罚喝酒。”

    “没关系,我帮你!”

    顾意握住纪茹茜的手,笑着道。

    “你会吗?”

    “嗯。”

    原本是不会的,不过刚才看着她们玩了几把之后,就会了。

    “好!我们一起打败她们。”

    纪茹茜顿时兴致高昂起来。

    纪茹茜的性子有时像个孩子一样,好胜心极强。比如上次和他下围棋的时候,比如现在这会,一个无关紧要的游戏的胜利,都会让她雀跃不已。

    这样就能高兴,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他怎么会不满足她呢?

    “好!”

    我怎么舍得看着你被她们欺负?哪怕只是一个游戏,都舍不得。

    有了顾意的加入,纪茹茜就再也没有输过,反而是白流苏和叶舒凝开始连连吃憋。

    “阿琛,你快来帮我。我快不行了!”

    白流苏在一连喝了十几杯啤酒之后,严重认识到“敌强我弱”的局势,立马开始请救兵。

    “楚北辰,你也坐我旁边来帮我。”

    叶舒凝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没有白流苏喝的多,但是却是她玩筛子以来,输的最惨的时候。

    景琛和楚北辰收到求救之后,各自坐到白流苏和叶舒凝的身后,开始充当军师。

    白流苏和叶舒凝因为在顾意面前输得太惨,所以这回心照不宣的打算联手一起对付顾意――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顾意给灌醉。

    玩了两把之后,纪茹茜就看出了端倪。白流苏和叶舒凝明明就在作弊。

    “你们在作弊!这不公平!”

    纪茹茜按住顾意正准备摇的筛子,说道。

    顾意却拍了拍她的手背,将她的手挪开,笑着道:“无妨!”

    他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知道你们在作弊,我让你作弊。可即使这样,你们也未必能赢我。

    这绝对是*裸的鄙视!

    这回不但是白流苏和叶舒凝,连楚北辰和景琛都不服气了。

    顾意太看不起人了!

    于是楚北辰和景琛也不当军师了,都加入了进来,开始一起玩。

    结果最先倒下的是白流苏,接着景琛也醉倒了。而顾意面前的三杯啤酒只喝了一杯,也就是说玩了这么多把,顾意总共就输了一把。

    “就这样吧!”

    顾意以一敌四,成功放倒两个,输赢已定。再玩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顾意,你是筛子王吗?”

    叶舒凝自认为她玩筛子还可以,至少她进出ktv玩过这么多次,输得次数极少。像今天这样输得这么惨的,更是从来都没有过。所以,顾意一定是个高手。

    “不是,我就是刚才看着你们玩才学会的。”

    叶舒凝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要不要这么打击人?这么逆天的智商,到底还让不让人活?

    其实叶舒凝不知道,顾意也是作弊的。

    顾意让她们作弊,但没有说他自己就不作弊。

    前世他混于市井六年,当了六年的乞丐。为了生存,什么样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没做过。赌搏场上的那些障眼法,他更是熟门熟路。那些手法骗不过专业人士,但是来骗骗她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顾意和叶舒凝去了洗手间,纪茹茜和楚北辰坐在包厢里等他们一起回去。

    “茹茜,对于纪勤,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楚北辰突然问道。

    “怎么突然这样问?”

    纪茹茜最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世上,根本就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事情。哪怕是纪勤害得她出了车祸,差点丧命。她原本想要和纪勤算算帐,也只得暂时先放一放。

    “纪勤在顾意的手上,他没有告诉你吗?”

    纪茹茜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知道这回事。纪勤这个女人,三番五次要置她于死地。不说她,顾意也一定不会放过她。不过这不是重点,她疑惑的是楚北辰问这个干嘛?难道他想为纪勤求情?

    “你的意思是……”

    “我想让你去和顾意说一下,将纪勤交给我来……”

    楚北辰的话还没有说完,纪茹茜就急切的打断了他的话。

    “你想要放过纪勤?”

    楚北辰微微笑着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同样的错误,我犯过一次,绝不会再犯第二次。纪勤这个女人是生是死,早就已经和我没有了任何关系。我要对付的是沐风,而纪勤这个女人也只剩这点用处了。纪勤总归不过一个死,不如让她死得更有价值一点。你说呢?”

    “我只有一个要求,纪勤必须死。”

    纪茹茜冷冷的道。

    如果说,顾意没有告诉她,有关他们前世的故情,她也许会通过法律的手段将纪勤送进监狱。可是现在,她知道了有关前世的种种,虽然那些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但是她相信那些事情都曾真实的存在过。所以现在,她不敢再冒险,说她狠毒也好,冷血也罢,这一次她决不会再放过纪勤。留下纪勤这个祸害,于她始终是夜长梦多。

    她可以残忍,但是绝不允许有任何人再来破坏她和顾意的幸福。

    顾意说,茹茜,你要学着狠一点。从一刻开始,她要学习残忍。哪怕是为了顾意,她也必须做到。

    “放心!她会生不如死。”

    楚北辰冷漠的道。

    “嗯。那我会试着和顾意说说看。”

    “谢谢你!”

    “到时要处理的干净一些,别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手上沾了人命,终归是不好。”

    “放心!我明白,不会的。”

    ……

    因为楚北辰和景琛他们住的酒店顺路,所以他们就一道先将景琛和白流苏送回酒店。而顾意和纪茹茜开着车回盛世华庭。

    走到半路,天气已经放晴了。车子经过市区街道,因为是周末,再加上雨过天晴,特别的舒服,所以很热闹。

    “停一下车!”

    纪茹茜突然打开车窗,说道。

    “怎么了?”

    顾意虽然不知道纪茹茜为什么突然要停车,却减了车速。一边四处找可以停车的地方,一边问道。

    “我想吃那个冰糖葫芦。”

    “你等一下。这里不好停车,我先找个能停车的地方。”

    “不用,你就停一下。我自己去买,马上就回来了。”

    “那也行,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在这里等你。”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

    纪茹茜笑着下了车。

    顾意看着纪茹茜走向那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收回了注视纪茹茜的视线,开始接电话。

    等他接完电话时,纪茹茜已经拿着两串冰糖葫芦回来了。

    他替纪茹茜打开车门,她坐上来之后,又替她系好安全带。才发动车子,继续往回走。

    “你要吃吗?”

    纪茹茜并没有先吃,而是递了一串给顾意,问道。

    “不用了!我不爱吃这些东西。”

    顾意摇了摇头,说道。

    “好吧!那我就一个人吃光了!”

    “少吃点!吃多了对牙齿不好。”

    “那你帮我吃一串吧?”

    “我……”

    顾意实在是不喜欢吃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而且冰糖葫芦的口感也确实不太好。况且一个大男人举着一串冰糖葫芦在大街上吃,他觉得那模样真的很滑稽。

    “那怎么办?扔了又舍不得,看到在我眼前我又会想吃。我看我还是两串一起吃了吧!”

    “给我吧!”

    顾意只得咬牙接过那一串冰糖葫芦。

    纪茹茜咬了一颗冰糖葫芦,开始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对顾意说道:“酸酸甜甜的,味道很不错的。你吃吃看。”

    顾意如临大刑般咬了一颗,眉毛拧成一条线,吃得一脸的痛苦。似乎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不好吃?”

    “嗯,不是一般的难吃。”

    顾意点头,却依旧痛苦的在嚼着那颗冰糖葫芦。

    “那赶紧吐掉啊!”

    “可以吗?你刚才不是说扔掉不舍得吗?”

    “傻瓜!”纪茹茜抢过顾意手上还剩下三颗的那一串冰糖葫芦,连同她自己手中没有吃完的那一串,一半扔进了街道旁的垃圾筒里。“不喜欢吃干嘛要委曲自己?”

    “我感觉你很想让我吃的样子。虽然冰糖葫芦难吃了点,但是吃一串又不会怎么样?”

    顾意轻轻抚了抚纪茹茜的乱发,笑着道。

    “我以为你喜欢吃酸的东西。”

    “我喜欢吃酸的东西?”

    “嗯。”纪茹茜点了点头,又道:“醋王爱吃醋,毕竟醋那么酸。”

    “宝贝,你故意的吧?”

    顾意知道纪茹茜是故意捉弄他,倒也不生气,声音依旧温柔。

    “是啊!我就是故意……”逗一下你,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就吃了。

    纪茹茜的话还没有说完,顾意就打断了她的话。

    “看!承认了吧!你是我的。”

    “不是……我……”

    纪茹茜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当。

    “还说不是,你刚才不是自己说你是顾意的吗?”

    “你捉弄我?”

    纪茹茜说着,就要从副驾驶位上伸手去挠顾意的痒。

    “宝贝,别闹,我在开车。等回家了,再随你处置,好不好?”

    “好吧!”

    纪茹茜也只是逗着他玩玩而已。

    “乖啊!”

    “顾意,楚北辰说纪勤现在在你手上,他希望我们能将纪勤交给他去处理。他说,纪勤对他还有用。”

    纪茹茜乖乖坐好之后,又开始说道。

    顾意突然就将车子靠在路边停了下来,神色凝重的看向纪茹茜说道:“茹茜,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其实纪勤,也是重生的。”

    ------题外话------

    抱歉,有点卡,所以更晚了。万更,可以要票吗?

    推荐好友唐家姑娘文文《重生之天才亡灵师》链接:http://。520xs/info/691930。html

    简介:这是一个禀赋异能的重生女在复仇的道路中,遇到同样禀赋异能、牛叉闪闪的精分男主,并被他夺走芳心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64章我的世界满满都是你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