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5章 纪勤,必须死!(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说什么?”

    纪茹茜原本微仰在坐椅上,闻言全身一震,“蹭”得一下坐直,不可置信的看向顾意,问道。『贰何摹盒 核|

    “纪勤也是重生的。”

    顾意又重复了一遍。

    “你怎么会知道?”

    纪茹茜深吸了好几口气,慢慢的平复了情绪,才说道。

    “原本按照前世的轨迹,纪勤是在你手中夺过纪氏集团的经营权之后才发现你的身世。而这一世,纪勤却提前了好几年知道真相。我本来以来,是因为我的重生,发生了蝴蝶效应。但是,后来的很多事情却让我越来越怀疑。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天,我和你回纪家时,纪勤当时看到我那一瞬的表情。纪勤很怕我,甚至可以说对我很恐惧。按照常理说,那一次纪勤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我,我长得很可怕吗?她至于怕成那样?

    还有我们在超市碰到她和沐风的那一次,纪勤不是说我是私生子吗?这一世,我的身世在顾家是一个忌讳。甚至在顾家,知道的人都不多。纪勤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纪勤的不雅视频出现在网络上的那一次,是我安排楚北辰去接近她,拍下那些相片的。原本那一次纪勤中了容锐给她下的药,可是在身体的冲动之下,她竟然在最后一刻推开了楚北辰,用酒瓶将自己敲晕了。前世的纪勤可没有这么聪明,也不可能对自己这么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让一个人突然性情大变?

    最近的一次是我请人扮女鬼吓纪勤的时候,纪勤当时以为那个女鬼是沈芸,吓得半死,当场就晕了过去。她醒来之后,我制造了一些假象,利用她心里的恐惧对她做了一系列的心理暗示。当时她有短暂的几个瞬间思维混乱,精神失常。她那时说了一句话――不!你是顾意!你想杀我!一刀又一刀,割我的肉,好多血!啊!好疼啊!救命啊!前世我就是这样一刀一刀的杀了她,这件事只有她和我知道。然而现在,纪勤又怎么会有关于那件事情的记忆?

    从我开始拥有自己的势力开始,沐风和纪勤的所有消息我都是了如指掌的。纪勤是在你和沐风婚礼的八个月前开始性情大变的,我开始并没有注意。后来我将心里所有的怀疑联系起来,基本就可以确定纪勤应该也是重生的。只是她没有我幸运,她应该只重生在你和沐风婚礼的八个月前。”

    “我一直想不通,纪勤对我哪里来那么大的恨?处处和我作对,哪怕我一无所有时,她也还是不肯放过我。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纪勤是携两世的怨恨,势必与我不死不休。”因为前面有顾意的重生,已经给纪茹茜打了一剂强心针。所以她对于纪勤的重生倒也不惊讶,而是很轻松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反而解了她长久以来心中的疑惑。“那她知道你也是重生的吗?”

    这才是纪茹茜最担心的事情。

    “应该不知道。我毕竟比她早重生那么久,而且一直以来我都很谨慎,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过一丝破绽。如果她知道我也是重生的,不可能在纪氏集团被你收购时,什么都不做。”

    顾意说道。

    “嗯,那就好!”纪茹茜点了点头,又道:“那么对于纪勤,你的意见是……”

    纪勤竟然也是重生的,这让纪茹茜阵阵心惊。这一世纪勤得天独厚,什么都有。如果没有顾意,今生她的结局不会比前世好到哪里去。她曾经对纪勤说,顾意在手,天下我有。当时只是为了气纪勤,夸大其词。现在才知,原来顾意真的是给了她整个天下。原本她什么都没有,但是因为顾意在,她便什么都有了。

    “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顾意冷冷的说道。

    对于纪勤这个女人,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从来都没有打算放过她。只不过今生,他学会了隐忍,也学会了保护自己。因为这一世他有要保护的人,他想活得更长久。即便是为了纪茹茜,他也要更加的珍重自己。所以像前世那样,为了报仇而赔上自己的愚蠢行为,再也不会出现。

    “纪勤,必须死!”

    当时纪茹茜也是这样对楚北辰说的,只不过现在比当初更坚决。不说纪勤与她前世的恩怨,就冲纪勤是重生而来的这一点,她就万万留不得。这样的纪勤太危险,她和纪勤早已经是不死不休。只要纪勤还活在这个世上,她就不可能会安生,她就一定会想尽一切方法来对付她。所以与其给纪勤机会来害她,不如她先下手为强。她与纪勤纠缠了这么久,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

    “将纪勤交给阿辰也好,免得脏了你的手。”

    “好!让楚北辰小心一点,看好纪勤,别让她逃走了。”

    “你放心!我会亲眼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如果出现意外,我不介意亲手送她上路。”

    “好!”

    ……

    纪氏集团。

    纪茹茜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助理唐薇就急匆匆推门而入,神色慌张的道:“总裁,老总裁和总裁夫人来了,马上就要到您的办公室,我拦不住他们。”

    纪茹茜抬眸看了唐薇一眼,目光微冷。

    “唐薇,你收拾一下,到人事部去结算工资,下午你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总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唐薇双眼瞬间盈满了泪水,委曲的看着纪茹茜。

    “我的身边不需要左右摇摆的墙头草,这个理由够不够?”

    纪茹茜冷冷的道。

    她刚接手纪氏集团不久,正在对集团内部进行大清理。唐薇是纪勤当上总裁之后招进来的,原本她看着唐薇工作能力还不错,打算观察一阵子看看。她不止一次交待过唐薇,这段时间她不见纪家的任何人。可是眼下很明显,唐薇和纪勤私下还是有些交情的,不然她也不会任纪安邦和安雅闯进来。作为一名有着六年工作经验的总裁助理,如果真心想要拦住一个人,又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唐薇才刚出去,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随即纪安邦的声音响起。

    “纪茹茜!”

    纪茹茜坐在椅子上没动,见到纪安邦和安雅走进来,脸上的神色很平静。她伸手指了指房间里的沙发,说道:“纪先生,纪夫人,请坐!”

    “纪茹茜,小勤在哪里?”

    纪安邦觉得眼前的一切很刺眼,他辛苦创下的纪氏集团,曾经属于他的位置上,现在坐着那个贱人的女儿。他纪家的基业,没能留给他最疼爱的女儿,却喂了一头白眼狼。所以他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如果不是因为小勤,他甚至也懒得多看纪茹茜一眼。他一坐下来,就直接道明了来意。

    纪茹茜没有说话,连看都没有看纪安邦一眼。而是站起来,走到门口,将门关上。然后又走到茶几旁,开始沏茶。

    “纪茹茜!”

    然而哪怕是纪安邦有求于人,哪怕只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便已经极不耐烦了。

    纪茹茜端着茶杯的手一顿,随即只听“砰”的一声,纪茹茜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摔向地上。

    “纪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纪勤是你们纪家的女儿,现在警察也在满世界找她。你这样莫名其妙的跑来向我要人,你不觉得可笑吗?”

    “纪茹茜,你别给我装!你一定知道小勤在哪里?”

    安雅一开口就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纪茹茜冷冷的笑道:“纪夫人,难道怀疑我会窝藏逃犯?你们别忘了,是纪勤差点害死我。如果我知道她在哪里,我早就将她送进了警察局。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还会包庇她吧?”

    “你敢!”

    纪安邦猛得站起来,大声的说道。

    “你看我敢不敢?这个年头,难道犯法都不用负法律责任的吗?纪勤三番五次的要置我于死地,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放过她?我不怕告诉你们,这一次,纪勤必死无疑。”

    纪茹茜迎上纪安邦的目光,毫不畏惧,声音冰冷的道。

    “贱人!”

    安雅扬手一记耳光就朝着纪茹茜甩过去。

    “啪!”

    而纪茹茜却是一手握住了安雅的手,另一只手直接一耳光扇在安雅的脸上,道:“纪夫人,这一耳光是还你们当日在婚礼上打我的那一耳光。你们没资格打我,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你们纪家的女儿。”她往后用力的一甩,安雅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她目光一转,看向纪安邦,冷冷的道:“纪先生,当年那个不被你期待的,你恨不得想要掐死的孩子,她早就已经死了。而我与你们纪家没有任何关系,也根本就不是你的私生女。我为纪氏集团工作五年,我被你们的女儿诬陷,陷害失去所有,背负莫须有的罪名,甚至差点送命。这些,都足以让我还清你们纪家对我的养育之恩。所以不要再一副我欠你们纪家,我的母亲欠你们纪家高高在上的姿态。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逼得我对你赶尽杀绝。”

    “你撒谎!”

    纪安邦犹自不相信。

    “纪先生,你是a型血,而我是rh阴性ab型血。你现在还认为我们有血缘关系吗?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信不信随便你们。”

    纪茹茜说道。

    纪安邦全身似脱力一般,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原本他们今天来找纪茹茜,那点血缘关系是他们唯一的依仗。不管怎么说,纪茹茜和纪勤是亲姐妹,毕竟血浓于水。如果纪茹茜能念在这份亲情上,退一步,那纪勤就还有救。然而,现在纪茹茜却告诉他,她与纪家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这样一来,他们连握在手里唯一的筹码都失去了。

    “纪先生,纪夫人,大门在那里,好走不送!我很忙,请不要再在这里打扰我工作。”

    眼前的这两个人,曾经是她最敬爱和最尊敬的父母。但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终于是耗尽了她对他们所有的爱。所以纪安邦与安雅,在她的眼里早就已经成为了陌生人。哪怕她无法对他们狠心,却也吝啬给予他们一丝温情。

    “不!我的小勤该怎么办?”安雅原本就跌坐在地上,此时竟然就跪爬着朝纪茹茜过走来,拉住纪茹茜的手,哀求道:“纪总裁,以前是我们不对,我向你道歉!我求求你放过小勤,好不好?我保证这次以后,我带着她躲得远远的,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我保证她再也不会威胁到你。”她微微一顿,然后又开始朝纪茹茜磕头,一下又一下重重的磕在地上,哭着求着道:“求求你,放过小勤!”

    这一瞬,哪怕纪茹茜恨不得纪勤死,也不禁因为安雅的举动而有些动容。

    可怜天下父母心!纪勤,你可知道,你有一个很爱你的母亲。原本你可以很幸福,可现在你犯的错,却让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低下头,跪在我的面前来为你赎罪,求情。

    “纪夫人,我帮不了你。你该去求的是法官。”

    纪茹茜承认这一刻,她确实是心软了。可是看到这一刻的安雅,让她想到了她的亲生母亲,那个为了她,三十多年都一直戴着面纱,不敢以真容示人的苦命女人。她怕这一刻,她的心软,他日她的母亲会成为第二个安雅。她怕她如果放过纪勤,他日便会是她的母亲跪在纪勤的面前。

    她在纪勤手上吃过太多的亏,哪怕是为了那些爱她的人,她也必须要残忍!

    楚家地牢。

    像楚家这样的“将军之家”能屹立多年不倒,自然有着它所独有的存在方式。比如楚家每年都会从孤儿院挑选一批身体素质和资质都极佳的孩子,在孩子自愿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训练。最后能通过楚家所有考试的孩子,楚家会根据他们自身的优势,分配进入军队中。而这批人以后都会成为楚家的心腹。所以楚家的地下室是一个很大的训练基地,里面是模拟现代特种兵训练基地模式而建造的,各种刑具,牢房应有尽有。

    纪勤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目光警惕的扫过四周。一个陌生的新环境,看来在她昏迷的时候,已经被换了地方。

    纪茹茜发生车祸的第二天,她就被人给绑架了。开始她怀疑绑架她的人是顾意,可是她被绑来之后除了看守她的人,没有见过任何的其他人。除了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昏睡,她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因为她昏睡的时间比较多,所以现在离她被绑架的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其实也并不清楚。

    她从那间阴暗的房间里醒过来开始,除了穿在身上的衣服,身边什么也没有。而且她被绑架的这些天,也没有任何人和她说过一句话。原本她还想从看守她的人口中打听一些外面的情况,可是纵使她使劲全身解数,那人却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多看她一眼。所以她现在对于目前的情况,对方的目的,绑架她的人是谁一概不知。

    她从地上站起来,开始仔细的打量她现在所在地方。这个地方比她先前所呆的那间房环境要好许多,至少现在这个地方很大,比较干净,不会潮湿,更不会有那种难闻的气味。不知道是光线的问题,还是只是现在天刚亮,从唯一的小窗口射进来的光线比较微弱。借着那些微弱的光线,她模糊的看到房间的光线照不到的那个角落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

    她咬牙,双手紧紧握拳,朝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沐风!

    当她走近那个角落,她便闻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她前世今生刻入骨髓的气息。

    “沐风!”

    她一边用力的摇着躺在地上的沐风,一边叫道。

    沐风的手指动了一下,接着他睁开了眼,猛得推开了纪勤。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因为光线的问题,再加上突然从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醒过来,所以他并没有认出纪勤。

    纪勤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她连忙爬起来,往有光线的地方走了几步,让沐风可以看到她,然后才说道:“阿风,我是纪勤。”

    沐风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纪勤走了过来。微弱的光线下,沐风的眼里满满都是冷意。

    “纪勤,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纪勤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醒过来的。我已经被绑架好多天了,他们应该是在我的饮食中下了药,所以我一直都在昏睡。我以前不是被关在这里的,这会醒来才发现被换了地方。你是什么时候被关到这里来的?”

    “昨天晚上我下班回家,被人在后面敲晕了,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了。”

    沐风答道。

    闻言,纪勤一喜,有些激动的拉住沐风的手,问道:“那你快和我说说外面的情况?我爸妈知道我失踪了吗?他们有在找我吗?绑匪有没有打电话给我爸妈……”

    纪勤的话还没有说完,沐风就甩掉纪勤的手,冷冷的道:“找你?不但你的爸妈在找你,警察也在找你。这几天的新闻,你都是头版头条。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居然敢开车去撞茹茜?茹茜已经报了警,现在你是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警察到处在找你。”

    “纪茹茜居然没有死?”

    纪勤不可置信的问道。

    该死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连人带车一起摔下去,竟然都没有摔死纪茹茜?

    “贱人!”

    沐风一记耳光朝着纪勤甩过去,力道极大,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沐风,你干什么?”

    纪勤抚着脸,愤怒的看着沐风,大声的叫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那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变得面目全非。他亲切叫着茹茜,却叫她贱人。仅仅只是一个称呼,就已经让她痛的不能呼吸了。

    “我干什么?”沐风冷冷的道:“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干了什么?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恶毒?纪勤,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以为你善良柔弱;鬼迷心窍才会为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去伤害茹茜。我警告过你,不要再去动茹茜。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这一次幸好茹茜命大,如果她有个万一,我要你的命。”

    “哈哈哈!”纪勤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恶毒?你鬼迷心窍?沐风,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到底是谁让我变成现在这样恶毒的模样?当初如果你没有横插一脚,害死慕遥,我现在也许已经和他结了婚,过着平淡又幸福的小日子。当初你明知道纪茹茜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来招惹我?又是谁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他很爱很爱我,只是忌惮于纪家而不能和我在一起。我背叛了友情,出卖了我的良心,受尽唾骂,成为你和纪茹茜感情的第三者。我没名没分,躲躲藏藏,当你的情妇那么多年。我这么的委曲,到底又是因为谁?你现在居然说我恶毒,你当初是鬼迷心窍?这些话,你当年为什么不说?”

    “纪勤,别说的这么好听。你以为我还是那么傻,你掉两滴眼泪,扮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连篇吗?你敢说你就没有私心,没有野心吗?你嫉妒并怨恨着茹茜,一直以来你都只是在利用我,利用我来伤害茹茜,利用我得到纪氏集团,利用我回到纪家。承认吧!纪勤,你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爱我。你只是不甘心,你只是见不得茹茜好。所以只要是她的东西,你都要抢。”

    沐风冷笑着道。

    “我没有!”纪勤伸手去拉沐风的手,大声的说道:“阿风,你相信我,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沐风却大力的甩开了纪勤的手,看向纪勤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温度,声音也是如霜似雪一般。

    “纪勤,别装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半个字。”

    因为纪勤,他永远的失去了纪茹茜;因为纪勤,他没能保住他的第一个孩子。如果当初他没有和纪勤在一起,那么现在他不会失去沐氏集团,沐家也不会倒,他依旧还会是曾经那个天子骄子沐风。可惜他却错信了纪勤,因为一个纪勤,他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啪,啪,啪!”

    突然牢房的门被打开,楚北辰一边鼓掌,一边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楚北辰!”

    “慕遥!”

    沐风和纪勤同时叫道。

    “好精彩的一幕戏,两位不继续吗?可是我还没有看过瘾怎么办?”

    楚北辰冷冷的笑道。

    “楚北辰,你想干什么?”

    沐风看向楚北辰,沉声道。

    “你说呢?”

    楚北辰依旧在笑,却是笑里藏冷。

    “楚北辰,我警告你,绑架是犯法的。”

    “哈哈哈!”楚北辰突然就大笑了起来,声音里是无尽的凉。“当年的你,难道不知道杀人也是犯法的吗?”

    “你……”

    “我、是、来、向、你、讨、债、的!”

    楚北辰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沐风猛得后退好几步,那一瞬,他被楚北辰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给冻得全身发抖。他知道,这一次,他怕是在劫难逃。

    “慕遥,那你为什么要将我绑来?”

    纪勤开口说道。

    楚北辰却突然笑了,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看向纪勤,只目光的收尾处却是沐风。

    “啧啧!看来有句话说的没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纪小姐这么快就想同沐先生撇清关系吗?看来沐先生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纪小姐其实并不爱你,她真的只是不甘心而已。毕竟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她从来最爱的都只有她自己。”

    其实原本纪勤只是下意识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毕竟她所了解的慕遥,并不是会对女人下手的人。慕遥将她绑来这么多天,始终都不出现,难道真是为了报复沐风?只有知道了他的目的,才能想办法自救,完全没有同沐风撇清关系的意思。可是经楚北辰这么一曲解,这些话听在原本就怀疑纪勤的沐风耳里,自然就变了味。

    “贱人!”

    很显然,沐风听信了楚北辰的话。

    “我没有!”

    纪勤委屈的咬着嘴唇说道。

    然而这一刻,这样的话却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说来,我还真的应该感谢当年的沐先生。如果不是你,也许现在在危难关头,被撇下的就不是沐先生,而是我了。这样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吧?”

    楚北辰继续煽阴火。

    “楚北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纪勤朝着楚北辰大声的吼道。

    楚北辰冷冷的笑道:“我就是想知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到底有多情深意重?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午夜梦回,看着躺在自己枕边的人,你们难道就不亏吗?说来,你们还真的是绝配。纪小姐,千方百计,不择手段从茹茜手上抢走了沐先生。而沐先生,费尽心思,卑鄙无耻的从我手里抢走了纪小姐。一对插足于别人感情的贱人,第三者就这样结合在了一起。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会有多幸福?可惜,你们让我失望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报应!你们费尽心思抢来的,结果又怎么样?到最后却是两看相厌,我真的是替你们感到悲哀!”

    “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茹茜,纪勤只不过是她的替身,是我错认了纪勤。”

    沐风冷漠的说道。

    “哈哈哈!”楚北辰又开始笑起来,只觉无比讽刺。“纪勤,这样的答案,我还满意吗?”

    “呵呵!替身?纪茹茜的替身?”纪勤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沐风,我为你赌上了所有,你现在竟然说我是纪茹茜的替身?”

    楚北辰觉得他已经没有必要再挑拨下去了,沐风与纪勤之间早已经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这样一来,当年的苦他才没有白受。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能看到这对贱人生不如死,互相折磨。

    “沐风,我不怕告诉你。你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楚家的地牢,我要你们死,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当然,我也有的是办法为自己脱罪。当年,你欠我一条命。现在以命还一命。今天你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你们自己选,谁生谁死?”

    声落,楚北辰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随即地牢的门被关上,一把微型的消音手枪从窗口扔了进来。

    沐风立刻就跑过去,捡起了地上的手枪。

    “阿风,你想干什么?”

    纪勤瞬间回过神来,看向沐风的眼里满满都是绝望。

    “纪勤,你去死吧!活着的机会留给我!”

    沐风拿枪对准了纪勤,无情的说道。

    “好!”

    纪勤答得毫不犹豫,甚至连思考都不用。

    如果纪勤拒绝,或者与沐风争论,也许沐风此时就会立刻开枪。可是现在,纪勤竟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答应了,这让沐风惊讶不已。他愣愣的看着纪勤,脑海中一片空白。

    而纪勤却是趁着沐风走神的这一刻,突然扑过来,将沐风按倒在地上,抢过他手中的手枪,半跪在地上,拿着枪口对准了沐风的太阳穴。

    “别动,否则我就开枪!”

    “小勤,你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说!”

    沐风真的就不敢再动了,双手举起,却在微微发抖。

    “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如果有半句虚言……”纪勤微微一顿,枪口用力朝着沐风的太阳穴顶了顶,冷冷的道:“我就立刻杀了你。”

    “你别乱动,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沐风吓得半死,生怕纪勤一个手滑,那就什么都完了。

    “你爱过我吗?”

    “爱过!”

    “你爱纪茹茜?”

    “爱!纪茹茜是我以前一直在找的一个人,她小时候曾经救过我的命。你以前脖子上带着那条纪茹茜送给你的项链,其实是我的。所以当初我才会把你当成了她,才会不择手段也要从慕遥手中将你抢过来。”

    “所以你现在心里爱着的人是纪茹茜?”

    “嗯,是她!”

    “那我算什么?”

    “我不知道。”

    半晌之后,纪勤都没有再说话。她拿着枪的手背上青筋乍现,脸色苍白如雪,眼泪止不住的流,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嘴唇已经被她咬出血,可她却依旧还是用力的咬在伤口上。

    比起心里的痛,这一点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勤?”

    沐风见纪勤突然不说话,心里又害怕了起来,生怕纪勤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朝他开了枪。

    “嗯。阿风,你想活吗?”

    “想!”

    沐风直点头。

    “如果现在是纪茹茜站在你的面前,你们两人只能活一个,你也会让她去死吗?”

    许久沐风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沉思。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纪勤手里的手枪又动了动,表明她的耐心有限。

    “不会!我会让她活!”沐风摇了摇头,坚定的道:“因为当年是我欠她一条命。”

    “哈哈哈!你欠她一条命?”纪勤突然就大声的笑起来,苦涩的道:“沐风,你可知你欠了我两世的幸福?你可知我爱了你多久?”

    沐风没有再说话,这样的问题,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一瞬,看到这样的纪勤,他的心突然就狠狠的痛了一下。他想,对于纪勤他终究还是会心软的吧?可是与自己的性命比起来,那一瞬的心软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阿风,你知道前世在那场车祸中,你用自己的身体将我护在怀里。将生的机会留给了我吗?”

    沐风没有听懂纪勤的话,这一刻,他只担心自己的安危,从而忽略了太多的细节。

    一直以来,纪勤都以为自己这一世得天独厚,什么都有。直到这一刻,她才幡然醒悟。如果可以,她宁愿一直活在前世。如果可以,她宁愿她没有重活一世。至少前世她得到了沐风全部的爱,至少前世她曾有一刻是幸福的。而这一世,她看似什么都有,可到最后,她又得到了什么呢?这一生,她争了大半辈子,结果争到最后却失去了所有。

    妈妈不止一次的问她,沐风到底有什么好?她这样委曲求全到底值不值得?是啊!沐风到底有什么好呢?沐风真的算不上是一个好男人,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她,可是每每她却总是说服自己轻易的原谅了他。因为她永远也忘不了,前世在纪茹茜开车撞向他们的车子的那一刻,沐风将自己紧紧的护在怀里。最后她只是一些皮外伤,而沐风却被撞得面目全非。

    也许因为前世她欠了沐风一条命,所以这一世的重生她就是来还债的。就这样吧!她真的好累好累。沐风说,他想活。可她却已经不想活了。原本她有一个好消息想要告诉沐风,她想,也许沐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们还能重新开始。可是这一刻,当沐风拿枪对准她的那一刻,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同样的生死关心,前世,沐风紧紧的将她护在怀里;而这一生,他们却是拔枪相向。这两世,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沐风好好的爱一场,能和他明正言顺幸福的在一起。如今,她苦苦追寻的,于她已经是遥不可及,永远也不可能得到。那么是生是死,于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沐风说,因为他欠纪茹茜一条命,所以如果两个人只能活一个,他会将生的机会留给纪茹茜。那么如果这一次我将生的机会让给你,是不是就算你欠我一条命?是不是你活着的时候就能永远的记住我呢?甚至有一天幡然醒悟时才会后悔莫及呢?

    她的另一只手突然抚在了小腹上,虽然眼泪一直在流,却突然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孩子,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妈妈很累很累,妈妈带你一起离开这个充满了罪恶世界。

    也许就像楚北辰说的,她从来都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其实原本她可以不用死,沐风也可以不用死,甚至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可以不用死,因为她知道有一个有关顾意致命的秘密。她本来打算找个机会用这个秘密来和顾意交易的,只是现在,她却已经不需要这个机会了。所以在这最后的时刻,她自私的选择了赔上自己和肚子里孩子。

    沐风,我用我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的命,换你一命。我赌上我的所有,我要你后悔莫及,我要你永远记得我,我要你知道只有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阿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以用它来威胁顾意……”

    纪勤突然俯在沐风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沐风一边听着,一边防备着纪勤。

    当纪勤的尾音落下时,他看到纪勤的手指已经按住了板机,她还是准备朝他开枪。

    原来一切都是骗他的,纪勤又怎么会真的将生的机会让给他呢?

    他原本就举起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了纪勤拿枪的手。

    然而他却没有发觉,最开始纪勤是用一只手禁锢了他的双手,让他根本就不能动弹。但是现在,不止是他的双手,连他的身体都已经是可以活动自如了。

    “砰!”

    一声枪响,纪勤应声倒下,子弹打在她的太阳穴上,而她嘴角却勾着笑。

    ------题外话------

    那个我不是偷懒,我今天是四点半起来码字的,只是我又一次高估我码字的速度,说一声抱歉。

    下午要去练车,明天考试,所有明天的更新请关注明天的评论区。

    咳咳!掏票掏票!今天这样的情节,兜里有票的赶紧掏出来,不然我哭给你们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65章纪勤,必须死!(精)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