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章 顾意,我们结婚吧!(卷二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您好,顾老先生。”

    纪茹茜微微一愣,恭敬的道。

    “纪小姐,下午三点你有空吗?我们单独见个面,怎么样?”

    顾云帆特意提到“单独见面”,他的意思很明显,关于他和纪茹茜见面的事情,他并不希望顾意知道。

    “好!”

    ……

    下午三点,香格里拉餐厅。

    纪茹茜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她和顾云帆约好的包厢,半个小时之后,顾云帆也到了。

    “顾老先生!”

    纪茹茜站起来,有礼的相迎。

    “请坐!”

    顾云帆在纪茹茜对面的座位上坐下来。

    此时,纪茹茜才开始打量眼前这位顾家的当权者。一身中山装,头发已经半白,脸上有着岁月洗礼留下的痕迹,一双眼睛却闪着精光。他虽然举着拐仗,可是脚步却不紧不慢,周身散发着属于上位者,不怒而威的气势。

    同时,顾云帆也在打量纪茹茜。纪茹茜本人比在电视上看到的更漂亮,无双美貌,姣好的身段,天生尤物,也难怪顾意会被她迷得团团转?一个女人,如果是光有美貌,而没有智慧的花瓶,那么不足为惧。可偏偏纪茹茜却不但有美貌,还有智慧。

    两年前,她以那样狼狈的姿态从纪家净身出户。然而现在,纪家倒了,沐家也倒了。纪氏集团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手里,而沐氏集团也被她收入囊中。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非死即伤。如当初的沈芸,陆子墨,池碧;现在的沐风,纪勤,他们哪一个没有背景,哪一个不是曾经压纪茹茜一头,可是最后却都被纪茹茜这个弱势者所击败。那么多条人命,可纪茹茜的手上却不曾沾染到一丝的鲜血。兵不刃血,这样的手段才是最高明的。

    虽然他确实很欣赏纪茹茜,也承认她的能力。可是放在顾家,她却还不够看。所以一开始他并没有将纪茹茜放在心上,然而他没有想到,顾意竟然已经偷偷在准备婚礼了。这么多年以来,顾意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所以他虽然早就知道纪茹茜的存在,可是却一直以为顾意只是玩玩而已。毕竟这么多年,顾意身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他有时都怀疑顾意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隐疾,所以当他知道顾意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时,他隐隐还是有些高兴的。顾意终于开窍了,这样挺好。毕竟作为顾家的男人,女人也是你手上一个重要的筹码。可是纪茹茜这样身份的女人,玩玩可以。要想娶进顾家,门都没有。

    “听说你现在和顾意是男女朋友关系?”

    顾云帆收回打量纪茹茜的目光之后,开口说道。

    “是的!”

    纪茹茜点了点头,答道。

    “你以为你凭什么能得顾意另眼相待?”

    如果刚才顾云帆的语调是平静的,那么现在他就已经开始变得盛气凌人了。

    纪茹茜抬眸看了顾云帆一眼,笑了笑,反问道:“顾老先生,以为我凭什么呢?”

    “你想嫁入我们顾家?”

    顾云帆目光一冷,又问道。

    “不想!”纪茹茜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又道:“我只想嫁给顾意。”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我压根就看不上你们顾家。

    “你……”

    顾云帆猛得一拍桌子,手指指着纪茹茜,气得直发抖。多年来,习惯了在顾家高高在上,无人敢忤逆他。然而这一刻,却轻易的被纪茹茜给激怒了。

    “顾老先生,不要动怒嘛!毕竟生气对身体不好。”

    纪茹茜却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气,原本由顾云帆主导的这场谈判,似乎才开始,就被纪茹茜占了上风。

    “俗话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纪小姐,你直说,离开顾意你要多少钱?”

    顾云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只不过一瞬,他便恢复了平静。

    纪茹茜放在桌上的手猝然握紧,她自然知道顾云帆这是含沙射影的在骂她。然而面对顾云帆这样的老江湖,动怒是大忌。她微微后仰,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舒服一点的坐姿,微微笑着道:“这就要看在顾老先生心里,他值多少钱了?”

    “五千万?”

    顾云帆试探性的问道。

    纪茹茜低头吃着甜点,不说话。

    “一亿!”

    顾云帆开始加码。

    纪茹茜还是低着头继续吃甜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一亿五千万!”

    顾云帆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猝然紧握成拳,继续加价。

    而纪茹茜依旧是无动于衷,仿佛没有听到顾云帆说的话一般。她觉得这里的甜点很好吃,反正别人请客,她要趁着这个机会多吃一点。

    “两亿!”顾云帆猛得站起来,手中的拐仗敲击着地面,咚咚咚的响。愤怒的道:“纪茹茜,你别太过份!敬酒不吃,吃罚酒!”

    “顾老先生,别激动!生气容易升血压!”纪茹茜这才从面前的甜点上抬起头,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有些懵懂,有点惊讶的道:“原来顾意这么廉价,竟然只值两亿?我以为凭着顾意的身价,再怎么着也得抵半个顾家才是呢?”

    “砰砰砰……”

    是碟子和盘子接连摔落到地上的声音,顾云帆手中的拐杖猛得朝桌上一扫,一桌的菜肴都被扫落到地上。

    “纪茹茜,你左右不过一个戏子。半个顾家,凭你也配?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你那点手段,在我这里还不够看。贪心不足蛇吞象,别逼得我毁了你!”

    顾云帆冷冷的道。

    纪茹茜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冷冷的笑道:“戏子?你们顾家不就是一个大戏园吗?戏子进大戏园继续唱戏,再合适不过了。顾老先生,以为呢?”她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顾老先生,我敬你是长辈,顾意的爷爷。才会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可是你左一个戏子,右一个婊子的。你不觉得你失了一个作为长辈的风度吗?”

    纪茹茜的声音冷冷清清的,语气也是不卑不亢的。却仿佛是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顾云帆的脸上,直打得他脸红耳赤。

    “纪小姐,顾意不会娶你,而顾家也绝不可能接受你这样的媳妇。顾意有未婚妻,她叫白雨墨。g国赫赫有名的白家你应该听说过吧?倾城牡丹,国色天香,指的就是白家的白雨墨。雨墨才是最适合顾意的人,也是顾家公认的媳妇。雨墨不是你一个私生女能比的,雨墨能给顾意的,你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办到。所以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顾意,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如果你能识相点,支票随你开。如果非得逼得我出手,到最后你什么也不可能得到。”

    半晌,顾云帆已经平静下来了,才说道。

    未婚妻,最适合顾意的女人,公认的媳妇,私生女。这样的词让纪茹茜很不舒服,她有点生气了。

    呵呵,未婚妻?不是还未婚么?

    “顾老先生,我想你今天找错了人,你应该找的是顾意。你不用来警告我,也不用来威胁我,更不必拿钱来买通我。今天只要顾意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要娶白家那朵倾城牡丹,我绝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绝不会再纠缠他。但是如果顾意对我不离不弃,那么你顾家就是铜墙铁壁,龙潭虎穴又如何?我就是不择手段也要破墙而入,谁也不能阻挡!”

    声落,纪茹茜转身就走。走到门口,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又说道:“顾老先生,走得时候记得结帐,砸坏的东西也记得要照价赔偿,毕竟你们顾家那么有钱。”

    ……

    纪茹茜从香格里拉餐厅出来之后,没有开车,而是一个人沿着街道慢慢的走。

    顾意竟然还有一个未婚妻?竟然还是他的家人公认的媳妇?

    今天是她第一次见到顾意的家人,顾家的当权者顾云帆。真的是一个让人很讨厌,很讨厌的老头子。她突然就有些心疼顾意,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里。前世的悲惨和今生的辛苦,都是拜顾家所赐。

    顾家,她真的很不喜欢,很不喜欢。可是顾意,她却是非要不可。

    呵呵!去他的未婚妻,去他的公认的媳妇。不是还未婚吗?不还只是公认而已吗?如果她成为顾意真正的妻子呢?看这些人还怎么敢到她面前叫嚣?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电话是顾意打来的。

    “顾意。”

    “茹茜,你在哪里?”

    电话里传来了顾意焦急的声音。

    纪茹茜握着手机,看了看四周,说道:“我在香格里拉餐厅这边的樟香路,刚好我没有开车,你过来接我吧?”

    “好!你就站在原地,不要动,等着我来接你。”

    顾意似乎很着急,说话间纪茹茜已经听到了他发动车子的声音。

    “好!”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顾意的车子停在了纪茹茜的面前。

    车门打开,顾意快步的走到纪茹茜的面前,握着她的双手,上下左右来回仔细的看,喘着粗气说道:“茹茜,你没事吧?顾云帆没对你怎么样吧?”

    纪茹茜这才发现,顾意竟是满头大汗,可见他过来的有多么着急。她就着衣袖替顾意轻拭额头上的汗珠,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他是不是逼着你离开我?你没有答应他什么吧?”

    顾意是接到顾家那边传来的消息,直接从公司赶过来的。顾云帆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他害怕茹茜会在顾云帆面前吃亏,更怕茹茜会听信从顾云帆嘴里说出来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从而一气之下答应顾云帆什么。

    纪茹茜微微一笑,道:“他说你有一个未婚妻叫白雨墨,是倾城牡丹,国色天香。他说白雨墨是顾家公认的媳妇,是最适合你的人。他还说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让我尽快离开你。只要我肯放手,价钱谁我开。”

    “所以……”

    哪怕他与茹茜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可这一刻,他依旧会惶惶不安,他竟然有点害怕听到茹茜的答案。他害怕茹茜的答案,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因爱故生怖,因爱故生恐。也许就是这样的道理吧?

    “我说……”纪茹茜那双桃花眼里漾着潋滟的笑意,仿佛突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顾意,我们结婚吧!”

    “你说什么?”

    那一瞬,顾意的心突然就提到了噪子里,一下放下去,然后又猛得提起来,可谓惊心动魄。

    茹茜连白雨墨是谁都没有问,她是那样的相信他。

    “顾意,我们结婚吧!不用盛世的婚礼,也不需要宴请宾客。什么都可以不需要,一切从简。只要你和我,一起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纪茹茜淡淡的道。

    她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的起伏,因为那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她愿意,她如此坚定,她永不会后悔。

    婚姻的本身其实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所以只要是他和她在一起,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你……”顾意想说什么,却终是欲言又止。因为他明白,这是茹茜所给予他最珍贵的心意。哪怕他本不愿意如此委曲她,可是却更不愿意辜负她的心意。“好!”

    如今横在他们面前的困难还有很多,如茹茜的身世,如顾家……低调的婚礼,确实是目前来说最明智的选择。其实他应该再等等,等处理完面前这些困难,至少等到可以给她一个像样的婚礼的时候,可是他早就已经迫不急待了。

    茹茜,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茹茜,对不起,今日先委曲你,婚礼先欠下,他日我一定会给你一场盛世大婚。

    顾意拉着纪茹茜的手,转身坐上了车。

    上车之后,顾意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而是给厉诚打了一通电话。让他帮忙订两张最快飞往爱尔兰的机票。

    纪茹茜有些惊讶,问道:“不是去民政局登记吗?”

    “当然是去登记。”

    “那你订两张去爱尔兰的机票干嘛?”

    “我们去爱尔兰登记结婚。”

    ……

    纪茹茜没有问顾意为什么要去爱尔兰登记结婚,因为她相信顾意总有他的理由。

    当他们来到爱尔兰的办公大厅之后,发现液晶屏幕上显示的结婚须知:本处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不办理离婚登记。

    纪茹茜并不了解爱尔兰这个国家,所以看到这样的须知有些奇怪,问道:“顾意,为什么这里只办理结婚登记,而不办理离婚登记?那如果一对夫妻要离婚,怎么办?”

    顾意却中是笑而不语,拉着纪茹茜就朝着办理结婚登记的窗口走去。

    两人出示了证件之后,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在爱尔兰,男女双方在结婚时可以协商婚姻关系的期限,从一年到一百年不等。期限届满后若有继续生活的意愿,可以办理延期登记手续。而且婚姻登记费用也是根据姻婚期限的时间呈比例递减的。最短的期限为一年,但是费用最昂贵:两千英镑。但如果结婚的期限是一百年,那么登记费用仅仅零点五英镑。

    “现在请你们双方商定选择你们婚姻关系的期限。”

    工作人员打开电脑档案,开始替他们办理登记。

    “当然是一百年。”

    纪茹茜觉得这个国家的程序真奇怪,这样的问题还用问吗?

    “没有再久一点的期限吗?一百年有点短。”

    顾意也表示不满意,怎么才一百年?

    工作人员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对黄皮肤的男女。工作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见到嫌婚姻限期太短的人。爱尔兰是个信奉天主教的国家,禁止离婚。所以只要是爱尔兰的本土人士无一不对婚姻大事十分慎重,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虽然在爱尔兰也有人在登记时选择婚姻关系的期限为一百年,但是像眼前这对男女这么果断,这么毫不犹豫,还真是第一次。尤其是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竟然会觉得一百年还太短?到底是怎样的深情,才会让他们如此自信,他们可以共度百年?

    “先生,不好意思!目前的最长期限是一百年。不过你们在期限届满后若有继续生活的意愿,到时还可以办理延期登记手续。”

    “那现在可以一并办理延期登记手续吗?”

    顾意又问道。

    “这个……”

    工作人员有些为难,这样的事情不说她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估计整个爱尔兰怕都没有出现过。

    “喂!你钻什么牛角尖啦?现在我都二十多岁了,一百年之后我们怕是都不在了。你还要办个结婚证干什么嘛?”

    纪茹茜俯在顾意的耳边轻声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你的下一个一百年,我当然要提前定下。万一又来一只阿猫阿狗抢了我的先,怎么办?”

    顾意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纪茹茜表示很头疼,她怎么就碰上顾意这么一个腹黑的家伙呢?

    “先生,小姐,你们好!我刚才已经请示过领导。我们的法律上并没有规定不能提前办理延期登记手续。”

    工作人员说道。

    “宝贝,你说那我们延期多少年呢?”

    顾意笑着朝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然后侧头看向纪茹茜,问道。

    “你自己决定吧!”

    “一百年?两百年?一千年?”顾意突然又目光一转,看向那名工作人员问道:“一定要选年限吗?不能是永久性的吗?”

    顾意觉得真要规定一个时限,似乎怎么选择都觉得太短。

    ……

    那一天,爱尔兰的办公大厅,通过一级一级的申请,给顾意和纪茹茜开了先例。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同时办理了延期登记手续,并且延期登记的时限是永久。因此,他们还上了爱尔兰的头版头条。当然,这是后话。

    当他们领完结婚证之后,纪茹茜才明白顾意为什么千里迢迢选择了到爱尔兰登记结婚。因为在爱尔兰,是禁止离婚的。

    而他们的结婚证竟然就只是一张纸条,上面仅写着法官的祝福:

    尊敬的先生,太太: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右腿对左腿,左眼对右眼,右脑对左脑究竟应该承担起怎样的责任和义务。其实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因为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为彼此的快乐而快乐。所以,让这张粉红色的小纸条送去我对你们百年婚姻的最美好的祝愿!祝你们幸福!――市首席法官

    纪茹茜看着这张粉红色的小纸条一愣一愣的,结婚证长成这样,她也是醉了!

    可是顾意却非常的满意,人还没回国,就打电话给厉诚,要他帮忙去裱一个框。balabala讲了一堆关于那个框要如何精美,如何如何……镶金镶银也不过如此。

    “你要干什么?”

    纪茹茜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把我们的结婚证裱起来,挂在我们家里最显眼的地方。以后我看谁还敢偷窥你,你现在可是我永久性的私人所有品。”

    顾意摸着手中的小纸条,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纪茹茜觉得她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

    “走吧!左手左腿左眼左脑,我们回家!”

    顾意拉起纪茹茜的手,春风得意的往外走。

    左手左腿左眼左脑?这是在称呼她?

    “那个你什么意思?”

    顾意道:“结婚证书上面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一体的。所以你现在就是我的左手,左腿,左眼,左脑,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顾意,你够了啊!”

    这什么跟什么?太难听了!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顾意见纪茹茜气呼呼的,不敢再造次,哄道:“好啦!宝贝,是我的错,我的错。好不好?这种事我们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以后叫老婆,好不好?”

    “嗯。”

    “那你也叫声老公给我听听。”

    “老公!”

    “再叫一声!”

    “老公!”

    “再叫一声!”

    “我叫你妹!”

    ……

    a市,如意酒店。

    这次是顾意作东,请闻人杰,闻人琰,许诺一起吃饭。严格来说,他是请爷爷,准岳父,准岳母一起吃饭。

    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但是却迟迟不见闻人杰三人的身影。纪茹茜已经打了好几通电话去催了,可每次他们都说已经在路上了。

    纪茹茜又要打电话去催,顾意却阻止了她。

    “没关系!我们再等等!做小辈的等一等长辈,本来就是应该的。”

    顾意知道,他们三人是故意迟到的。毕竟他就这样不声不响,甚至连场婚礼都没有,就娶走了他们心爱的女儿。虽然这是茹茜的主意,可是他们不好拿茹茜怎么样,只好将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他的身上。

    对此,他十分理解,也很乐意。因为这本就是他应该承受的,哪怕他们合起来打他一顿,他也绝不会还手,别说让他多等个一时半会。毕竟在这件事上,他做的确实有够混帐的。

    “对不起!他们是因为我……”

    纪茹茜自然也明白这个中的缘因。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确实是我委曲了你。多等一会,又不会怎么样?没关系的!”

    顾意将纪茹茜拥进怀里,安慰道。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闻人杰他们三人才姗姗来迟。

    “爷爷,爸,妈,你们来了!快请坐!”

    顾意连忙站起来相迎,满脸的笑容,脸上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闻人杰冷哼一声,不搭理顾意,自顾自的坐在一旁生闷气。

    而闻人琰和许诺也不说话,脸色微沉的坐了下来。

    “爷爷,爸,妈,你们是要先坐一会儿,还是马上开始吃饭呢?”

    顾意倒是也不介意他们的冷脸,依旧是笑脸相迎。

    “我们今天可不是来吃饭的……”

    许诺冷声道。

    “小诺!”

    闻人琰打断了她的话。

    “你拉着我干什么?”

    许诺侧过头狠狠的瞪了闻人琰一眼。

    闻人琰握住她的手,看向纪茹茜道:“宝贝女儿,你去问问什么时候可以上菜?”

    很显然,他们要支走纪茹茜,给顾意来个三堂会审。

    “哦!好!”

    纪茹茜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对闻人琰说道:“爸,妈,爷爷,去登记结婚是我的意思。你们要是不高兴,就骂我吧!和顾意没关系。我就非他不可,非他不嫁,我就是这么着急的想要嫁给他。你们不准为难他!”

    “看看!这傻丫头说的什么话?真是气死老子了!”闻人杰抚着胸口,直喘粗气,朝着坐在他旁边的闻人琰就是一脚踹过去,道:“全都是遗传了你这外向的性子!没出息的东西!”

    闻人琰摸了摸了鼻子,觉得很无辜,很委曲。别人都是子代父受过,怎么到了他这里,他这个父亲还得代女儿受过呢?

    “小茜,你先出去!”

    许诺目光扫过闻人琰,然后又看向纪茹茜,说道。

    “茹茜,没关系!你先问问什么时候可以上菜?”

    顾意见纪茹茜站着不动,也开口说道。

    “好吧!”

    纪茹茜一离开,闻人杰手中的拐杖就直朝着顾意而去。顾意没有躲,而是生生受了这一棍之后,他就朝着他们三人跪了下来。

    “爷爷,爸,妈,对不起!没有经过你们的允许,就娶了茹茜。”

    闻人杰又扬起拐杖朝着顾意又是一下打了过去,生气的道:“混帐东西!现在知道道歉,早干什么去了?”

    “对不起!当时太高兴,一时间什么都忘记了。”

    顾意这倒说的是真话,当时只顾得上一股儿想着如何快点去登记,快点如茹茜变成他的老婆,其他的事情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闻人杰气得吹胡子瞪眼,手中的拐杖又要朝着顾意打。闻人琰却伸手握住了他的拐杖,说道:“爸,可以了!再打下去,下心你孙女记恨你。”

    闻人杰冷哼一声,这才收回了拐杖。

    “为什么连婚礼都不办?”

    这才是许诺最在意的事情,她这一生,与闻人琰不可能会有婚礼。他们只能这样没名没份的在一起,甚至这样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极奢侈的事情。为什么她的女儿也要步她的后尘?连结个婚都要偷偷摸摸的?

    “妈,对不起!因为顾家的一些原因,也因为茹茜的身世,所以我和茹茜商量,婚礼最好暂时不要公开。但是请你们放心,我向你们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对茹茜,一定会很爱很爱她,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曲。婚礼现在不能办,但是我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给她一场盛世大婚,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茹茜嫁给了我,嫁进了顾意。请你们相信我!”

    顾意依旧跪在地上,言辞切切的道。

    “顾意,你先起来吧!”闻人琰将顾意扶了起来,郑重的说道:“顾意,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这二十多年,我没有尽到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这一辈子,我亏欠最多的就是这个女儿。这一次,你确实是让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你让我们做父母的怎么放心将她交给你?可是我们能怎么办?她那么护着你,如果我们真的阻止你们在一起,她怕是会怨恨我们一辈子。”他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顾意,你听好!现在我将我最心爱的宝贝女儿交给你。如果你敢让她伤心,让她掉一滴眼泪,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曲。我不惜一切代价,也势必踏平你顾家的大门。现在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请求你,请你务必给她幸福,请你务必好好待她。”

    “爸,请放心将茹茜交给我,我一定会给她幸福。我向你们保证,茹茜是你们的心头宝,也一定是我的心头宝。”

    顾意又朝着闻人琰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响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磕头是请求,更是感谢,这一跪是承诺。

    而许诺却已经是红了眼,趴在闻人琰的肩膀上开始哭起来。

    “我许家的女儿难道还不配嫁进顾家吗?顾家欺人太甚!”

    许诺始终对此耿耿于怀,因为她受过那样的罪,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吃那样的苦。

    “别说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女儿能幸福,那些虚礼你就别计较了。”闻人琰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快擦干眼泪,等会女儿进来看到你副模样,她心里也会难过。”

    “嗯。”

    而此时的纪茹茜站在门外,早已经是泪流满面。里面的一举一动,她看得明明白白,也听得清清楚楚。里面都是她挚爱的人,不管是顾意的那一跪,还是闻人琰作为父亲的请求,或者说许诺的眼泪,闻人琰对顾意动手,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因为他们都深深的爱着她。

    所以她是真的很幸福,很幸福。那一点点委曲,比起她现在的幸福,实在是微不足道。

    纪茹茜收拾好情绪之后,才重新回到了包间里。随之,服务员也将菜送上来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吃饭,谁也没有再提纪茹茜与顾意私自登记结婚的事情。

    “丫头,以后在顾家如果受了什么委曲,尽管十倍百倍的给我还回去。不要怕!天塌下来,都有爷爷替你顶着。顾家固然是大家族,可是我们闻人家也不是好惹的。”

    吃到一半,闻人杰开口说道。

    “小茜,爷爷说的对!闻人家和许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顾家那老头子敢给你脸色,你就直接打他的脸,出了事,有妈给你兜着。”

    许诺接口说道。

    “宝贝女儿,其他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就算嫁出去了,闻人家和许家也永远都是你的家。有空就常回来看看我们,受了什么委曲也别憋在心里,一定要告诉我们。”

    闻人琰也说道。

    “爷爷,爸,妈,我知道!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很好很好的。”

    ……

    京都,顾家,花园。

    一身鲜红色汉服的白雨墨正在给园里的牡丹花浇水。

    “丫头,你怎么又偷偷进了我的花园?”

    顾云帆本来是来花园里散步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许久不见的白雨墨。对于白雨墨,他是怎么看,怎么满意,所以见到她心情也变好了。

    白雨墨从小就是个野丫头,每次来顾家都不走正门,喜欢翻墙而入。

    “顾爷爷!”

    白雨墨丢下手中的洒水壶,双手牵起两边的衣摆,就朝着顾云帆跑了过来,直接将顾云帆抱了一个满怀。

    “唉哟!你慢点!顾爷爷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啊!”

    顾云帆嘴里说的呵斥的话,眼里却满满都是宠溺。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是见着顾爷爷太激动了吗?我可想顾爷爷了。顾爷爷,你没事吧?”

    白雨墨立马往后退了退,将顾云帆仔细的打量了一遍,生怕因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让顾云帆有个好歹。

    顾云帆一记暴粟敲在白雨墨的头上,佯怒道:“这么久都不来看顾爷爷,还说想我?真是该打!”

    白雨墨摸了摸被打的头顶,讪讪笑道:“我这不是人在国外吗?你看我一回来,不就就来向顾爷爷请安了吗?”

    说着,还朝着顾云帆行了一个汉朝的请安礼。

    “你这丫头,怎么今天又扮起古人来了呢?”

    顾云帆脸上一直都带着慈祥的笑容,说道。

    “那个最近迷上了汉服。”白雨墨在原地转了一圈,笑着道:“顾爷爷,你看我这套衣服是不是很漂亮?”

    “漂亮!我们家雨墨丫头穿什么都好看。”

    “那是必须的!”白雨墨自信满满的说道:“怎么没见到意哥哥?意哥哥没在家吗?”

    白雨墨开始东张西望,四处看。

    “原来雨墨偷溜进我的花园,是来找我家顾小子的啊!”顾云帆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伤心的说道:“我还以为雨墨是来看我这个老头子的呢?”

    “我当然是来看顾爷爷的啊!我就是随便问问。”

    白雨墨突然就红了脸。

    “哦!随便问问啊!”

    顾云帆故意阴阳怪气的说道。

    “顾爷爷,你取笑我!”

    ……

    盛世华庭。

    顾意和纪茹茜正在看电视,突然顾意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到是顾云帆打来的,便将电视的音量调低,然后直接将手机开了免提。

    “什么事?”

    对于顾云帆去找纪茹茜的事情,顾意表示很生气,所以对顾云帆自然不可能有好脸色。

    “你什么时候回顾家一趟?”

    而顾云帆似乎心情很不错,对于顾意的不礼貌,也没跟他计较。

    “没空!”

    “雨墨那丫头回来了,总嚷着怎么都不见你回家?”

    顾意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刚才就开了免提呢?他看向纪茹茜,纪茹茜正在吃苹果,脸上的神色毫无异样。他松了一口气,不悦的道:“白雨墨和我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了我没空!”

    “现在公司那边没什么大案子,你能有什么事?”

    顾云帆这回的耐心出奇的好。

    “我在忙着度蜜月。”

    “你说什么?”

    顾云帆似乎很激动,电话里传来“砰砰砰”的响声,也不知道他打翻了什么东西。

    “我说我正在度蜜月。”

    “蜜月?”

    顾云帆还是不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哦!我忘了通知你了,我前几天和茹茜已经登记结婚了。等我度完蜜月就带着你的孙媳妇回顾家来看你。好啦!我现在正忙着呢。先不说了!”

    顾意也不管那边顾云帆已经气得直跳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见顾意接完了电话,纪茹茜侧头看向他,问道:“你打算去度蜜月?”

    “原本没有这个想法,不过就在刚才我突然就决定去了。”

    顾意接着纪茹茜,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

    ------题外话------

    嗷!大封推了,万更一个!

    万更可以求评价票,求月票吗?

    ps:刚才看到两条评论,什以淘宝兼职的,大家不要相信,都是骗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67章顾意,我们结婚吧!(卷二完)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