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0 章 什么是豪门?我就是豪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就凭他?”

    顾意的声音蹙冷。?乐?文?小说 lwxs520

    顾山宝叹了一口气,声音稍微柔和了一点。

    “阿意,不可轻敌。这次顾家可是摆了好大的一桌鸿门宴,等着你和你的媳妇儿。这大戏园好久没唱大戏了,这不又要开始了吗?”

    “姑姑,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坐今天上午的航班回来,到时让我媳妇儿给你敬茶。”

    “好!”

    顾意挂断电话之后,站在窗前久久沉思,一直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老公。”

    纪茹茜其实已经站在门口看了顾意很久,原本是打算不去打扰他,后来却是舍不得他一个人沉浸在悲伤中。她走过去,从背后搂住了顾意的腰,温柔的道。

    “没事!”顾意转过身,轻轻拍了拍纪茹茜的头,笑着道:“对不起,宝贝!我们不能再在三亚玩了,今天上午就得回顾家。”

    “好!”纪茹茜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并没有失望。“顾家出了什么事吗?”

    “嗯,确实出了一点事。”

    “好!”

    ……

    京都,顾家。

    车子在一栋欧式风格的豪宅前停了下来,顾意拒绝了司机替他搬运行李,而是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拉着纪茹茜的手,往里走。

    这是纪茹茜第一次来顾家,眼前的房子如果用更准备的词来形象,可以称之为宫殿。听顾意说,在这里放眼望去,只要眼睛都看到的地方,都是属于顾家所私有的。她的目光扫过四周,这里所有的一切,只要是被贴上顾家标签的东西,比如车子,房子……都可以用顶级豪华和奢侈来形容。

    顾意在顾家的大门口站定,侧过头,朝着纪茹茜微微一笑,放开拉着她手的手,抚了抚她的乱发,道:“别怕!有我在!”

    纪茹茜也朝着他绽出甜甜的笑容,点了点头,道:“我不怕!”

    顾意抬手正打算按门铃,庄严的大门从里面打开,有两人各立于大门两边。

    纪茹茜抬眸看过去,长长的大厅两边的位置上都坐满了男男女女,大约有十几张陌生的面孔。而大厅的正中央坐着顾云帆,冷洌的目光远远的看过来,停在她的身上。

    纪茹茜却是毫不畏惧的迎上顾云帆的目光,朝着他挑眉一笑。

    怎么样?最后还是我劈开了你们顾家的大门,成为了你们顾家名正言顺的孙媳妇。

    顾意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大厅,纪茹茜也跟着他迈开了步伐。

    “少爷,老爷子吩咐:顾家的大门,只能少爷您一个人进去。”

    管家张祥走了出来,站定在大厅门口,拦住了顾意和纪茹茜。

    顾意握着纪茹茜的手紧了紧,冷冷的一笑。他突然就放开了纪茹茜的手,开始脱外套。他将外套交给纪茹茜,然后对着她笑了笑道:“乖!别看!闭上眼睛。”

    纪茹茜微愣,根本不明白顾意要干什么。

    顾意朝着大厅里看了一眼,说道:“姑姑,拜托你了!”

    声落,顾意便直接在大门口跪了下来,迎上顾云帆目光,说道:“我甘愿承受家法!”

    顾家家法:顾家子孙,若有因男女私情,而罔顾家族利益者,五鞭刑。

    “顾意,你确定吗?”

    顾云帆的声音从大厅里传出来,带着浓浓的怒气。

    “我确定!”顾意抬眸看向顾云帆,答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五鞭刑换茹茜名正言顺走进顾家,我不亏。”

    顾云帆冷哼一声,说道:“张祥,执行家法!”

    “是!”

    “不要!顾意不要!”

    纪茹茜伸手就要去拉顾意,虽然她并不知道顾家的家法到底是什么玩意?可是鞭刑两字却让她直打寒颤。

    “姑姑!”

    顾意没有看纪茹茜,而是冲着大厅里叫道。

    顾山宝急冲冲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旁边似有人想要阻止她,她却用力的甩开了对方的手,就朝着大门口走了过来,搂住了纪茹茜,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放心吧!只是受些罪,顾意不会有事。”

    说话间,已经有人搬来了三条高脚的长凳,长凳并排整齐的放在门口。顾意整个人趴在长凳上,接着便见张祥拿着藤鞭走了过来,旁边还有人端着一盆水。藤鞭似是被水浸泡过,看着极有韧性。

    张祥在顾意面前站定,说道:“少爷,得罪了!”

    “动手吧!”

    “啪!”

    一鞭下去,纪茹茜整个人全身一震,握着顾山宝的手猝然收紧。而顾意却是一声不吭的趴在那里,除了受那一鞭时动了一下,便再没了动静。

    张祥将藤鞭放到旁边那人端着的水盆里浸了浸,挥起鞭子又朝着顾意的背上一鞭打下去。

    “啪!”

    又是一声响,顾意穿着的那件白色衬衣破裂,出现了一道深紫色的鞭痕,隐隐可见皮肉,那样的触目惊心。

    纪茹茜闭了闭跟,不敢再看,牙齿用力的咬着嘴唇,压下想要冲过去的冲动。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绝不能去给顾意添乱。否则,顾意这鞭刑就白受了。

    “啪!”

    “啪!”

    第三鞭和第四鞭连接打下去,背上重叠的地方已经是皮开肉裂,血肉模糊,鲜血直流。似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顾意那件白衬衫就已经是血迹斑斑。

    “嘭!”

    第五鞭落下,这是最撕心裂肺的一鞭。背上受过鞭打的旁边是一圈於紫色的,碰一下就仿佛被抽打一千下一般,更何况是用藤鞭用力的抽打。

    这一刻,哪怕是隐忍如顾意,也是抽气声连连,整个人都在颤抖。

    “顾意!”

    纪茹茜和顾山宝连忙走过去,扶起顾意。

    纪茹茜轻轻的替顾意扶上外套,双手都在发抖。嘴唇都咬破了,却还是没能忍住,眼泪直往下掉。

    顾意伸手替纪茹茜擦了擦眼泪,轻扯嘴角,勉强的朝着她笑了笑,道:“别担心,我没事!”

    大门口长凳已经撤走,连血迹都清理干净了。

    顾意牵着纪茹茜,顾山宝站在纪茹茜的旁边,走了进去。

    顾意目不斜视,拉着纪茹茜就往右边的第一个位置上而去。

    纪茹茜这才开始打量大厅两旁坐着的人。她记得顾意和她说过,在顾家如果遇上比较正式的场合,等级观念分得特别清楚,每个人所在的座位就代表着他们的身份。

    她从大厅左边的位置上依次看过去,左边的第一个位置上坐着一个气质冷洌的中年男人,第二个位置上坐着一个优雅的女人。虽然没有见过顾家的人,但是她已经猜到了这一定就是声名赫赫的顾将军夫妇,顾搏和云念兮。顾山宝坐在第三个位置上,后面的位置上都是一些年轻的男女。虽然纪茹茜在之前就已经大致的了解过顾家的人,但是对于这年轻一辈,她并不是很熟悉,所以无法对号入座。

    她的目光一转,看向大厅的右边。第一个位置是空的,显然这个位置应该是顾意的。而顾意的下首是一个坐着轮椅的中年男人,眉眼间和顾搏有几分相似。对于这个人,纪茹茜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顾渊。在顾家,只有顾渊是坐轮椅的。顾渊的下首坐着的那个美艳的女人应该就是顾渊的老婆秋雅妍。后面的位置上依旧坐着的是几名年轻的男女。

    然而这长长的两排座位,只要是顾家的人,不管是顾家的女儿,还是嫁进顾家的女人,连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都坐在左边的最末端的位置上。而她作为顾意的妻子,顾家的长孙媳妇,居然连个座位都没有?

    很明显,顾家人并不承认她这个孙媳妇。

    “张管家,还不去给少奶奶搬一张椅子过来?”

    顾山宝开口说道。

    张祥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顾云帆,显然在等待顾云帆的指示。

    “不必!”顾意在右边的第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拉着纪茹茜的手,直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说道:“茹茜和我坐一张椅子就可以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从顾家这个座位就可以看出来,顾云帆是顾家的当权者,而顾搏与顾意一左一右,是平起平坐的。在顾家,不以辈分论高低,而是以成就论英雄。所以哪怕顾意其实只是一个后辈,按辈分他其实在顾渊和顾山宝之下。但是凭着他掌管整个顾氏集团,手中握着顾家的经济命脉,他就足以和顾搏平起平坐,位置在顾渊和顾山宝之上。

    顾意是顾家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哪怕他的身份并不光彩,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可是在顾家,除了顾云帆,无人敢对他有微词。最近两年更是风头更劲,手段也更加的凶狠了,哪怕是与他平起平坐的顾搏都不得不礼让他三分。

    此时顾意竟然让纪茹茜和他坐同一张椅子,这样的用意很明显,他在宣示纪茹茜在顾家与他有着同等的权力,是与他平起平坐的。而不是像其他嫁进顾家的女人一样,都是居于顾家的男人之后的。

    “这个女人凭什么?”

    坐在右边最末端位置上的女人站起来,不服气的说道。

    闻言,顾意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却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瞄那个女人一下。蒋欣捷这个女人,嫁进顾家这么多年,依旧是没有丝毫的长进。除了被人当靶子使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就凭纪茹茜是我顾意的妻子。”

    顾意这一句话掷地有声,不但是说给蒋欣捷听的,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

    一直以来,顾意在顾家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像顾家现在这样正式的场合,他一般很少出现,他也很少回顾家。除了当年以雷霆之势,手段残忍的从顾渊手中夺下顾氏集团的经营权。其他时候,他在顾家一直都很低调。今天还是顾意继那次之后,第一次以强势的态度出现在顾家人的面前。

    “顾若白,管好你的老婆。”顾意坐在位置上没有动,手猛得一拍桌子,看向顾若白,只目光的收尾处却是秋雅妍,冷声道:“在顾家,还轮不到你们来置疑我!”

    顾若白是顾渊与正室秋雅妍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向来和顾意极不对盘。如果没有顾意,他就会是顾家名正言顺的嫡子长孙。可没想到却半路杀出来一个顾意,比他大几天也就算了,一个私生子竟然还能在顾家指手划脚,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这让他如何能甘心?

    所以但凡有顾意出现的场合,这一对夫妻就喜欢蹦哒两下,来膈应顾意。以往顾意通常就只当在看戏,懒得和他们计较。只是龙有逆鳞,今天他们居然敢跟茹茜叫板?那他又岂是好欺负的?

    当然,顾意也知道。顾若白和蒋欣捷这两人其实就只是一个靶子,背后兴风作浪的人其实是秋雅妍。所以在顾家就是这么悲哀,所谓的骨肉亲情,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爷爷,你看这个野……”

    顾若白不服气,拍案而起。

    “坐下!”

    顾云帆还没发话,秋雅妍就冷声呵斥道。

    顾意勾唇一笑,他其实很期待顾若白这蠢蛋继续骂下去。谁不知道,在顾家顾云帆最讨厌别人骂他野种?就算他是一个私生子,可他的身份在顾家却是一个忌讳。

    “妈……”

    “都给我坐下!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让外人看了笑话。”

    坐在主位上的顾云帆开口说道。

    只是他这看似呵责顾若白的话,实则是在打纪茹茜的脸。他所指的外人,除了纪茹茜还会有谁呢?

    闻言,顾意目光一冷,看向顾云帆,嘴角却勾着笑,道:“爷爷,我觉得现在您那遗嘱应该改一改。毕竟我现在已经娶了媳妇,我媳妇少说也应该持有顾氏集团百分之八的股权。您觉得呢?”

    此言一出,大厅里顿时如炸开了锅一般。

    “我不同意!”

    “这个女人凭什么?”

    “同样是孙媳妇,为什么我就只有百分之三?”

    “爸,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可得给我多留点。”

    ……

    果然在顾家,对于遗产的争议,永远都是最热闹一个话题。孙子,孙媳妇,儿子,儿媳妇,竟然连女儿也来凑热闹。众人齐上阵,如果此时没有人来阻止,一定能打得头破血流。

    “够了!老子还没死!”

    顾云帆猛得一拍桌子,气得直发抖。

    大厅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而顾意嘴角带笑,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幕大戏。

    顾意这明明就是*裸的威胁!

    你如果敢不承认茹茜是顾家的孙媳妇,那我就让顾家开始唱豪门争家产的大戏。

    原本顾意当年能从顾渊手中夺下顾氏集团的经营权,顾云帆也很意外。他也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正视顾意的。然而顾意却是潜伏已久,不动则已,动则惊人。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顾意拿捏着顾氏集团的命脉,他不得不做出让步,与顾意签订了秘密协议让他持有顾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

    这份协议只有他和顾意知道,为此,他不得不修改原先所立的遗嘱,减少顾家人手中所继承的股权分额。然而这些事情,顾家人都是不知道的。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来,顾家将永无宁日。

    “来!茹茜,我们去给爷爷敬茶!”

    顾意见顾云帆那副颓败的模样,就知道威胁凑效了。连忙趁热打铁,让这事在所有人面前尘埃落定。

    顾意和纪茹茜走到顾云帆面前,就有下人用托盘端来了两杯茶。他们各捧着一杯茶,朝着顾云帆跪了下来。

    “爷爷,请喝茶!”

    “爷爷,请喝茶!”

    顾云帆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气得脸色铁青,可却不得不接过茶,每杯喝了一口,笑着道:“你们都乖!快起来吧!”

    “谢谢,爷爷!”

    “谢谢,爷爷!”

    顾意和纪茹茜站起来,顾云帆似乎很疲倦,就倚在座位上闭上了眼。也不管顾意和纪茹茜到底有没有在,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爷爷,你还没给见面礼。”

    顾意却偏偏不让顾云帆如意,你不想见着我们是吧?我偏偏就是不走。我偏偏就是要膈应你!谁让你给茹茜难堪的?

    我娶个媳妇儿我容易吗?都过了九九八十一难了,好不容易将媳妇抱回家,你还得来给我添堵。

    顾云帆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见面礼?老子一点也不想和你们见面,给个屁的见面礼。

    然而在顾家,作戏你就得作全套。哪怕你再讨厌一个人,也得对着他笑,这是顾家每个人都必备的技能。

    “你看爷爷真是老糊涂了!连见面礼都忘了!张祥,快去我书房把那对玉如意拿出来!”

    顾云帆心在滴血,其实他连一毛钱都不想给。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是再不愿意也得忍着。毕竟作为顾家的掌权者,这气度不能丢。

    “爷爷,茹茜比较喜欢玉手镯。你不是没送我们结婚礼物吗?你房里那对玉手镯也一并送给我们,就当结婚礼物吧?”

    顾意又说道。

    顾云帆觉得,他立马就要昏倒了。这个混蛋结婚都瞒着他,现在居然还敢来跟他要结婚礼物?

    “老头子,你不会这么小气吧?茹茜可是你的长孙媳妇啊!你居然连对玉手镯都舍不得送?”顾山宝适时的开口,一脸的鄙视。“算了!侄儿,他不送姑姑给你送。我可丢不起这个脸!这顾家如今难道是要倒了吗?怎么变得这么寒碜?”

    这话一说出来,顾云帆就是心里再不想,也没招了。不说顾家丢不起这个脸,他顾云帆也丢不起这个脸!

    “顾山宝,你给我闭嘴!”顾云帆手中的拐杖敲得“咚咚咚”响,可见他有多么的生气。“我说了不送了吗?你在那里瞎嚷嚷什么啊!我到底造得什么孽,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赔钱货?”

    “这事和我没关系,不然你去问问我妈?”

    顾山宝耸了耸肩,随手拿起茶几旁的点心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说道。

    “顾、山、宝!”

    顾云帆气得直跺脚。

    孽女!你妈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让我去问她,我去哪里问?这不明摆就是诅我早死吗?

    在顾家,也只有顾山宝敢去惹顾云帆。

    顾山宝作势掏了掏耳朵,假装没有听到。看向顾意和纪茹茜说道:“侄子,侄媳妇,快到姑姑这里来敬茶!”

    “好!”

    顾意于是拉着纪茹茜又去了给顾山宝敬茶。

    顾山宝看纪茹茜,却是怎么看怎么喜欢。不但给他们一人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还额外给他们一人准备了一份厚礼。

    接着,顾意又带着纪茹茜去向顾搏夫妇敬茶。顾搏夫妇这边完了之后,他就再没有动作了。带着纪茹茜就回到了座位上,压根就没有看顾渊和秋雅妍夫妇一眼。

    “顾意,你为什么不向我爸妈敬茶?”

    顾若白这个“靶子”又站起来说道。

    按理来说,顾意确实应该向顾渊和秋雅妍敬茶。毕竟顾渊是他的父亲,而秋雅妍是他名义上的母亲。哪里有连叔叔,姑姑都敬茶,却不向自己的父母敬茶的道理?顾意这明明就是当众当顾渊和秋雅妍的脸。

    顾意看向顾若白,冷冷的一笑,道:“你都说是你爸妈了,我为什么要敬茶?”

    “你……”

    “顾意,你这个孽种……”

    一直沉着脸的顾渊也终于按捺不住了,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就朝着顾意砸过去。

    顾意目光蹙冷,推开纪茹茜就要站起来。

    在这个家,顾意谁都可以忍。唯独顾渊,他一丝一毫都不会忍让。

    而纪茹茜连忙伸手接住了顾渊扔过来的杯子,随手放在桌子上。然后拉住了顾意的手,见他一副要发作的表情,朝着他摇了摇头。

    她明白他心中的恨,可是此时他背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她不想继续耗在这里。她只希望这边快点完,她好去给顾意包扎伤口。

    “爸,顾意也太不像话了!”

    秋雅妍看着顾意,冷冷的道。

    “够了!都散了,今天这事到此为止!今天是茹茜第一次到顾家来,中午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顾云帆对这样无休止的争吵也是烦不甚烦,这么多年,顾家就没有一天是安静的。

    顾云帆发话了,顾渊他们就算是再不甘心,也只得作罢。

    顾意余怒未消,本不想就这样算了,却被纪茹茜拉着上楼去了。

    两人来到顾意在顾家的房间,纪茹茜立刻把医药箱搬了出来。

    “顾意,你背上的伤口必须马上处理,我先帮你把外套脱下来。你不要动,免得碰到伤口。”

    “没有关系,一点小伤,我可以自己来!”

    纪茹茜却按住了顾意的肩膀,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来帮你!”

    其实外套只是披在顾意身上,要脱下来很容易,他只要随意的动动肩膀就可以了。可是纪茹茜却不放心,担心会触动到他背上的伤口。

    当纪茹茜动作轻柔的脱下顾意的外套时,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

    身后突然就没了动静,顾意回过头,便看到纪茹茜泪流满面的站在那里。

    “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

    顾意心疼的不得了,伸手就要去抱纪茹茜,连背上的伤口都顾不上了。

    “嘶!”

    只是他的手才伸出来,就扯动了背上的伤口,让他痛的叫出了声来。

    “不要动!我求你不要动!会扯到伤口的。”纪茹茜按住顾意的手,都不敢用力,连指尖都在颤抖。她一边擦脸上的泪水,一边说道:“你管我干什么?不行!你这伤口太严重了,我们马上去医院。一刻也不能耽搁。”

    纪茹茜又心疼又慌张,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别担心,一点小伤而已……”

    虽然后背确实火辣辣的痛,可是这样的小伤对顾意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什么叫一点小伤?”纪茹茜的眼泪又开始不停的往下掉,朝着顾意大声的吼道:“你知道那伤口有多深吗?皮开肉裂,整个后背都是血。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不疼,我疼!”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你放心,其实我以前受过更重的伤,不是也好好的吗……”

    说到一半,顾意才惊觉失言,立刻住了嘴。

    “什么叫你以前受过更重的伤?”

    “唉哟!”

    顾意一声呼痛,纪茹茜哪里还记得要追问的事情,注意力立马就被转移到顾意的伤口上了。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裂开了?我们立刻去医院!”

    说话间,纪茹茜就要去扶顾意。

    “不用!姑姑是医生,让姑姑来替我包扎。”

    “好!我立刻去叫姑姑来,你忍着点!”

    纪茹茜不敢耽搁片刻,就急冲冲的往楼下跑去。

    不一会儿,纪茹茜就拖着顾山宝进来了。

    “侄媳妇,你慢点,慢点!”

    不但纪茹茜急喘吁吁的,连顾山宝也是气喘吁吁的。

    “姑姑,他伤得很严重,很痛!”

    纪茹茜别提有多心疼了。

    顾山宝踩着双高跟鞋,走到顾意身边,伸手拨开他后面衣服看了看伤口,一脸无所谓的道:“放心!死不了!”

    “姑姑,你快给他处理伤口,流了好多血。”

    纪茹茜却是着急的不得了。

    顾山宝打开医药箱,一边从里面拿出工具,一边对着顾意说道:“兔崽子,眼光不错!娶了一个这么会心疼人的媳妇。”

    “那当然!”顾意一脸的骄傲,笑得仿佛能开出一朵花来。下一瞬,他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啊!”

    “姑姑,你轻点!”

    纪茹茜在一旁看的也是胆战心惊的,顾山宝处理伤口的动作太粗鲁。

    顾山宝朝着纪茹茜笑了笑,道:“侄媳妇,你别担心!其实也没有多痛,他是故意装的,就是想让你心疼!你看他多阴险!”

    “啊!姑姑,你这一定是在伺机报复!”

    顾意惨叫声连连。

    “怎么会呢?”顾山宝阴恻恻的笑道:“我这是在救死扶伤,不要侮辱我高尚的职业。”

    ……

    等顾山宝替顾意包扎好伤口之后,不但顾意出了一身汗,纪茹茜也是满头大汗。

    “侄媳妇,你其实不必这么的视死于归。这小子从小到大的伤口都是我替他包扎的,你看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而且全身上下连道疤都没有。”

    顾山宝拿过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水,看着纪茹茜,笑道。

    “谢谢你!姑姑!”

    纪茹茜觉得,顾意真可怜,原来竟是从小被摧残到大的。

    “好了!你们小两口慢慢温存,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顾山宝离开之后,纪茹茜才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宽松的衣服替顾意换上。然后又将房间给收拾了一遍,才在顾意的旁边坐下来,道:“顾意,早知道要遭这样的罪,我们不如不结婚。”

    “宝贝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这么快就反悔嫁给我了吗?”

    顾意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

    纪茹茜摇了摇头,目光有些黯淡。

    “我只是觉得我们以前那样就很好,结不结婚其实没什么两样。如果我们没有结婚,你今天就不会伤得这么重。名分对我来说,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像妈妈和爸爸那样,其实也很好。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何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呢?”

    顾意明白纪茹茜,她不是不在意名分,她只是更在意他。

    “傻瓜!不将你绑在身边,冠上我的姓氏,我又怎么能放心呢?这点伤真的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将你顺利娶进门,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都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你跳下去了,那我怎么办?”

    纪茹茜气鼓鼓的看着顾意,说道。

    “放心!跳下去了,我也一定能爬上来的。不将你绑在我的裤腰带上,我怎么能放心?”

    顾意伸手轻轻的抚过纪茹茜的脸,笑着道。

    纪茹茜轻轻的虚靠在顾意的怀里,声音里满满都是心疼。

    “顾意,在这样一个家,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嗯。”

    只有在纪茹茜面前,顾意才会将他的脆弱表现出来。

    “那些欺负过你的人,以后我替你收拾他!”

    “好!”

    “以后我陪着你,辛苦,困难我们一起担!”

    “好!”

    “顾家欠你的,我们慢慢讨,来日方长!”

    “好!”

    ……

    正午十二点。

    顾意和纪茹茜从楼上下来时,饭桌上已经坐满了人,就等着他们俩下来就开饭了。

    “唉哟!这少奶奶就是不一样,连吃个饭都得我们这一家人子等着。我们这些小辈等一等也就算了,爷爷,爸妈,叔叔婶婶可都是长辈呢。”

    蒋欣捷阴阳怪气的说道。

    “二嫂,大嫂初来乍到,你就少说两句吧!”

    楚若盈看向纪茹茜微微一笑,然后看向蒋欣捷说道。

    “怎么我还不能说了吗?”

    蒋欣捷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茹茜,顾家有顾家的规矩。你既然嫁进了我们顾家,就要守我们顾家的规矩。”

    “靶子”谢场之后,自然就该幕后之人来唱戏了。秋雅妍接着蒋欣捷的话说道。

    “顾夫人,我知道了!”

    顾意自然见不得纪茹茜受丝毫的委曲,正打算替她出头时,纪茹茜却握住了他的手,抢先说道。

    纵使秋雅妍以当家主母的身份自居,对着纪茹茜训话。纪茹茜却根本不买帐,一声“顾夫人”就将她嚣张的气焰直接压下。

    顾意从来不拿秋雅妍当母亲,哪怕只是做做表面工夫,也不愿意。所以纪茹茜,自然是随了顾意。

    “你……”

    顾云帆见又要吵起来,连忙开口说道:“好了!都少说两句,坐下来吃饭!”

    一张大大的方桌,依旧是顾云帆坐在正中间,其他人在两边坐下来。

    顾云帆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说道:“吃饭吧!”

    众人才纷纷拿起筷子,低头开始吃起来。明明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却彼此都不说话。连那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都是不吵不闹的,安静的吃饭。

    顾意坐在纪茹茜的旁边,自己倒没怎么吃,而是不停的替纪茹茜布菜,时不时问她味道怎么样,哪一种菜需不需再吃一点。

    “爷爷,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没教养的东西?都不知道食不言的道理吗?”

    顾若白似乎被顾意和纪茹茜恶心到了,都吃不下饭了,直接扔了筷子。

    “顾意,这不是你的弟弟吗?”纪茹茜却一点都不生气,而是微微笑着道:“你说我们要是东西,你这个弟弟又是什么呢?”

    “应该不是东西!不对,是东西!还是不对,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顾意也笑着道。

    两人这夫唱妇随,配合的天衣无缝。

    顾若白这人没什么本事,性格却特别的暴躁。此时被顾意这么一讽刺,哪里还忍得住。

    “顾意,你他娘的就是个野种。你才不是个东西!”

    一瞬间,餐桌上更安静了。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看向顾云帆,以往顾云帆都会出面维护顾意。然而今天,顾云帆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吃饭。

    顾若白说完才有点后怕的看向顾云帆,见他一声不吭,便没了顾虑,胆子也瞬间大了起来。骂了顾意还不算,居然又指着纪茹茜的鼻子骂起来。

    “纪小姐,你不用拿眼睛瞪我。你也高尚不到哪里去,左右不过一个戏子,也不知道爬上了多少人的床。也只有顾意那个野种,才会眼浊看上你这种货色。别以为顾意看上你,你就能在我们顾家耀武扬威……”

    后面的话,顾意已经听不下去了,正打算出手时。纪茹茜却先他一步,朝着顾若白扑了过去。因为顾若白就坐在纪茹茜的旁边,所以纪茹茜猛得一扑,两人就连人带椅一起往后仰在地上。

    “啊!”

    只听一声惨叫,纪茹茜手上的刀叉直接就贯穿了顾若白的手掌。

    然而纪茹茜却似乎依旧不解恨,猛得用力的一扯桌布,餐桌上的饭菜全部掉了下来,整个大厅里一片狼籍。

    她一脚将顾若白踢开,站起来,猛得一拳捶向那张方桌。“啪”的一声,那张方桌的正中央瞬间便出现了一条裂缝。

    “你们都给我听好,你们顾家在我眼里连狗屎都不如,如果不是因为顾意,我连看一眼都嫌多余。我嫁进你们顾家,对你们顾家的财产,权势,以及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兴趣,压根就懒得多看一眼。我陪嫁的嫁妆足以闪瞎你们的狗眼,别以为是我纪茹茜攀上了你们顾家这颗高枝。相反,是你们顾家高攀我!什么是豪门?我就是豪门。

    顾意是你们顾家的长孙,而我是你们顾家的长孙媳妇。秋雅妍,我称你一声顾夫人,算是对你客气。说得难听点,你不过就是顾家养的闲人。麻烦你,以后好好的教导教导你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别忘了在顾家,到底是谁在赚钱养活你们,到底谁才是你们的衣食父母。

    以后如果我再听到,有人在我面前骂顾意一句。今天的顾若白就是你们的下场,或者今天这样的惩罚太轻,不够血腥,不够刺激,那直接剁了喂狗会不会更省事呢?今天,我狠先放在这里,不信你们就试试?”

    ------题外话------

    每次新的一卷,总是要卡好几天。因为有许多伏笔要先想好,许多新人物要出场。不好意思,大家多谅解一下。

    然后,昨天俺就发发牢骚,谢谢亲爱的们的安慰,今天心情棒棒哒。

    求个票!有了票票我才能当豪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0章什么是豪门?我就是豪门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