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章 老婆V58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啊!”

    又是一声惨叫从顾若白嘴里传出来。乐文小说

    这一刻,原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纪茹茜身上。所以谁也没有看到顾意到底是什么时候走到了顾若白的身边,“咔嚓”几下就将顾若白的手脚全折断了。

    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样的伤不致命,但却最是疼痛难耐。

    顾意就维持着一个半蹲的姿势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如死狗一般的顾若白,他的声音极冷,极寒,仿佛来自地狱幽冥之处的寒气。

    “在顾家,我似乎沉默了太久,大概你们都忘记曾经的我有多么的残暴。现在,我就帮你们回忆一下。你们听好,我的人,你们骂不得,欺不得,辱不得,动不得,一丝一毫都不可以。否则,我不介意在顾家多养几个残废。”

    这一刻,他们同样的狂妄,同样的暴力,同样的狠,同样的因为彼此不惧一切。

    “若白!”

    “若白!”

    秋雅妍和蒋欣捷朝着顾若白跑过去,同时叫道。

    然而顾意却懒得再看他们一眼,径自走向纪茹茜。他朝着她温柔的一笑,然后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手,扔掉手帕,拉着他的手。不管众人或惊悚,或害怕,或恐惧,或怨恨……的目光,转身就往楼上走去。走到楼梯口,顾意突然又转过身,看向众人道:“在顾家,不以辈分论高低,只以成就论英雄。顾氏集团现在在我手上,你们谁有本事尽管来夺!但是只要顾氏集团一天在我手上,你们别来惹。惹我,死!惹茹茜,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这是警告,也是威胁。

    以前他可以忍,那是因为茹茜在压抑着他的恨。他不能冲动,不能冒险,他怕稍有不慎,会骨头都不剩。他还没有让茹茜爱上他,还没来得及给茹茜幸福,他怎么可以有事?

    可现在,茹茜在他身边。他这么努力,这么拼命的往上爬,拥有这无上权力。可如果还是让她受尽委曲,他怎么能忍?

    今天,是他和茹茜回到顾家的第一天。别的新婚夫妇,回到家里,那是温馨,幸福,满满的爱意。可他的茹茜呢?嫁给他的第一天,面对就是顾家的难堪,辱骂,嫌弃,委曲,伤害……这些人怎么配?他在这个家受过的那些苦,遭过的那些罪,他有怎么舍得让茹茜再去经历?

    所以今天,他们必须要先声夺人,必须让顾家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并不是好欺负的。否则,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朝他们叫板,什么人都敢欺负到茹茜头上来。

    这么多年,是该和顾家好好算算帐了。若不能为他所用,那便毁了吧!

    ……

    两人回到房间里,关上门。

    纪茹茜就有些忐忑的问道:“顾意,刚才我是不是太冲动了?我没有坏你什么事吧?”

    当时听着顾若白那些辱骂顾意的话,她真的是太生气了。她向来性子淡,除了上一回顾亦寒那事,这是她第二次这么生气,生气到只想以暴制暴,丝毫不顾及后果。

    顾意却是笑着朝纪茹茜竖起了大姆指,道:“老婆v587!”

    纪茹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真的是太生气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下次我尽量克制。”

    “就是要这样!凶残一点,再凶残一点!”顾意在纪茹茜的额头上印一吻,说道:“在顾家,什么都可以,唯独良善不可以;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残忍不可以没有。茹茜,你记住!在顾家,你不要有所顾忌。你只要不让自己受委曲就可以了,其他的让我来!”

    “好!”

    突然门铃响了,顾意松开纪茹茜的手,去开门。

    “uncle!”

    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欢呼着扑进了顾意的怀里。

    “angle!”

    而顾意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小女孩,伸手抱起她,直接举高,两人额头挨在一起,就咯咯的笑起来。

    接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看向顾意和纪茹茜叫道:“大哥,大嫂!”

    纪茹茜笑着朝他们点了点头,道:“你们好!”

    这一家三口,纪茹茜有印象。顾意和她说过,这是顾搏的第二个儿子,顾亦诚和他的老婆楚若盈,还有他们的女儿顾梦菲。而刚才,在蒋欣捷为难她的时候,楚若盈还替她说过话。

    “angle,到妈咪这里来!”

    楚若盈走向顾意,打算从顾意手里将顾梦菲抱过来。

    “no!我要和uncle一起玩。”

    顾梦菲死死的抱住顾意的脖子不撒手。

    “angle,你乖!爹地和uncle有事要谈。妈咪带你和伯母一起玩。”

    “no,no,no!”顾梦菲从顾意怀里抬起头,指着纪茹茜,气鼓鼓的道:“我讨厌她!uncle是我一个人的!”

    闻言,顾意和顾亦诚都哈哈大笑起来。

    纪茹茜摸了摸鼻子,表示情敌太多,她真的有点忙不过来。

    “顾梦菲,不许这么没礼貌!”

    楚若盈好笑,又好气。双手插腰,怒视着顾梦菲道。

    四岁的孩子,自然已经懂得看大人的脸色。每逢妈咪连名带姓的叫她中文名的时候,就说明妈咪生气了。

    “妈咪,对不起!”

    顾梦菲让顾意将她放下来,低垂着头,说道。

    楚若盈半蹲下来,与顾梦菲保持同等的高度,让顾梦菲不至于仰视她。

    “知道错了要干什么?”

    顾梦菲点了点头,迈着小短腿走向纪茹茜,站得笔直,说道:“伯母,对不起!刚才我不该对你没礼貌!”

    “没关系!angle,很乖!”

    “谢谢,伯母!”

    “坐!都站着干嘛呢?”

    顾意走到纪茹茜身旁,搂住她的腰,看向顾亦诚和楚若盈,说道。

    因为顾意喜静,所以他在顾家的房间不单单只有卧室,而是全套的。有书房和客厅,连带厨房和阳台都是单独的。

    几人在客厅里的沙发坐了下来,纪茹茜连忙沏了一壶茶,又拿了些水果给顾梦菲吃。

    “茹茜,别忙活了!坐我旁边来,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

    顾意见纪茹茜忙前忙后,连忙说道。

    “好!”

    纪茹茜在顾意的旁边坐了下来。

    “茹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叔叔的第二个儿子顾亦诚,他老婆楚若盈。若盈是楚家的女儿,也就是阿辰的妹妹。angle是亦诚和若盈的女儿,中文名叫顾梦菲。angle可是顾家,除了姑姑之外的第一个女儿,也是顾家的长曾孙女。”顾意又看向顾亦诚和楚若盈,说道:“这是我老婆,纪茹茜!”

    “大哥,好啦!我们都知道茹茜是你老婆。”

    楚若盈故意打趣顾意。

    顾亦诚也笑着道。

    “大哥,你这么久没有回来。一回来就这么轰动的冲冠一怒为红颜,我家阿盈都羡慕死了。我可就惨了,在你的光辉形象成为了不合格的老公。”

    “大嫂也很强悍!”楚若盈对着纪茹茜竖起了大姆指,夸张的道:“大嫂,我爱死你刚才的那股狠劲了!那些人就该狠狠修理。”

    纪茹茜被他们这么一说,连耳根都红了。

    顾意轻轻拍了拍纪茹茜的头,看向顾亦诚和楚若盈,说道:“你们打趣一下我就可以,不准取笑你大嫂,她脸皮薄。”

    “看!”楚若盈抬起手肘撞了一下顾亦诚,调皮的道:“大哥多护着大嫂,赶紧学着点!”

    “yes,madam!”

    顾亦诚朝着楚若盈行了一个军礼。

    “yes,sir!”

    顾梦菲本来坐在沙发上吃香蕉,看到顾亦诚的模样,突然“蹭”的爬起来,学着他的样子,也朝他行了一个军礼。

    屋子里又是一阵大笑。

    “大哥,顾亦峰和顾若凌这几天都会回来。我听爷爷的意思,似乎有打算让顾若凌进入顾氏集团的意思。而顾亦峰的势力在军方,却突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怕是也不简单。你小心!”

    顾亦诚突然说道。

    顾意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心里有数。反倒是你,要小心顾亦峰。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谢谢!”

    ……

    坐了一会儿之后,顾亦诚一家三门就起身离开了。纪茹茜拿了一些从三亚带回来的特产,让他们带回去吃。

    关上门之后,纪茹茜就问道:“顾意,顾亦诚是顾亦寒的哥哥?”

    “嗯。”顾意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他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亦诚的母亲当年也是清清白白跟着叔叔的,可是到死都没能进顾家的门,亦诚这些年也不容易。”

    “所以他和顾亦寒不是一伙的吧?”

    这才是纪茹茜最关心的问题,对顾亦寒她始终心有余悸。虽然他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可是毕竟是亲兄弟。

    “不是!在顾家,除了姑姑,你还可以相信亦诚和若盈,其他人都不能信。”

    “嗯。”纪茹茜点了点头,又问道:“那顾亦寒呢?这次怎么没见他?”

    顾意冷冷的笑道:“他估计还在养伤。没有一年半载,怕是回来不了。”

    ……

    纪茹茜睡了一会午觉起来,就接到了安乐打来的电话。

    “茹茜,你怎么一声不吭就结婚了?收到你的信息,我吓了一大跳,以为是什么诈骗短信呢。”

    纪茹茜因为没有打算办婚礼,所以她和顾意去登记结婚的时候,她谁也没说。直到今天比较闲一点,她才给几个好朋友发了短信。

    “突然想结就结了。”

    “连婚礼都不办?”

    “嗯,暂时不办。顾家这边比较特殊,只能暂时先这样了。”

    半晌,安乐都没有说话。

    “乐乐?”

    纪茹茜见一直没有声音传来,问了一声。

    “嗯,我在。茹茜,你一定很爱很爱顾意吧?”

    结婚毕竟是一个女人一生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甚至一生只有一次。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她的婚礼是举世而盛大的?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披上嫁纱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她的婚姻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呢?

    纪茹茜也不例外,她也有这样简单而美好的愿望。然而为了顾意,她却放弃了她的原则,舍弃了她的愿望。

    “嗯,很爱很爱他。”纪茹茜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乐乐,我想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遇到一个这么爱我,而我又刚好那么爱他的人了。所以,哪怕再苦,受再多的委曲,我也还是很想,很想嫁给他。”

    “茹茜,恭喜!祝你幸福!一定要幸福!”

    “我很幸福!”

    ……

    顾渊的房间。

    伴随着关门声的是砸东西的声音。

    “该死的孽种!”

    顾渊一回到房间里,神色就变得疯狂,又扭曲。

    “别气了!气坏了身体不值得。这个孽种,对我们一直不都是这个态度吗?你早该习惯才是。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这个孽种,还不都是你的种。”

    秋雅妍站在顾渊的身后,讽刺道。

    “好了!”顾渊声音蹙冷,说道:“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早知道这个孽种,会这么大逆不道,在那时就该掐死他。”

    秋雅妍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若凌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渊突然又问道。

    “后天的航班,大后天上午就能到。”

    “若白根本不成器,要想夺回顾氏集团只能靠若凌了。我跟爸说了,爸已经同意让若凌进顾氏集团上班了,我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

    “嗯。”秋雅妍冷冷的道:“爸也真是的,明摆着偏袒那个孽种。今天我们若白受了那么重的伤,他都不管不问,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蠢货!”顾渊破口大骂:“除了抱怨,你还会什么?有时间抱怨,不如花点时间好好教导你那不成器的儿子,少给老子闯点祸!”

    “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也有份的。你这个作父亲的难道不应该好好教导他吗?”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想到顾若白今天遭的那些罪,秋雅妍就开始哭起来。

    “哭!就知道哭!”顾渊暴躁的直拍桌子,朝着秋雅妍吼道:“秋雅妍,我告诉你,这里是顾家。我就算再不济,也是顾云帆的儿子,还轮不到你来质问我。”

    秋雅妍立刻就不敢再哭了,低着头,道:“是!我不敢。”

    秋雅妍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以夫为天,嫁进顾家这样的豪门更是需要依附顾渊而活。哪怕这几年,顾渊在顾家失势了,她也丝毫不敢忤逆他。

    顾渊冷哼一声,又说道:“我记得你好像有个侄女叫秋韵。”

    “是的。”

    “秋韵和景琛是男女朋友关系,景琛可是那个孽种的左膀右臂。你从秋韵那边想想办法,我们必须帮着若凌砍掉那个孽种的左膀右臂。”

    “好!”

    ……

    顾搏房间。

    云念兮洗完澡出来,见顾搏一直坐在沙发上出神,连她走到沙发旁边都发觉,就问道:“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我觉得顾意娶了纪茹茜这个小门小户的女人,对我们来说其实也不是坏事。”

    顾搏答道。

    听到“顾意”二字,云念兮目光蹙冷,那张美艳的脸上瞬间似染上了冰霜,说道:“管他干什么?我的寒儿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我恨不得杀了他。”

    “念兮,小不忍则乱大谋。况且那件事如果真要说错,也是错在顾亦寒。那个混帐竟然对顾意……”

    顾搏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不管!”云念兮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冷冷的道:“不管怎么说,顾意也不该对我们寒儿下那么重的手。我一定要替寒儿报仇。”

    “好了,好了!”顾搏轻拍着云念兮的背,安慰道:“再忍一忍。在顾家,想要对付他的人多了去了。我们又何必要去当那只强头鸟呢?看着他们斗个你死我活,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

    “所以你才在这个时候让亦峰回来?”

    “亦峰长年呆在军队,也是时候回来理一理顾家的事情了。在顾家,除了顾意,其他人都不足为惧。所以现在,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

    吃过晚饭之后,顾意就被管家张祥请去了顾云帆的书房。

    顾意进去的时候,顾云帆正在写毛笔字。只见一张一张的白纸上,都是一个大大的“静”字。顾意知道,顾云帆每逢心乱的时候,就会在书房里写毛笔字。

    顾意直接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边等边看顾云帆写毛笔字。

    待顾云帆抬起头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顾意,顾若凌和顾亦峰这几天都会回来。你知道吗?”

    顾云帆说道。

    “我知道!”

    顾意点了点头,脸上神色淡淡,语气也是淡淡的。

    “顾若凌回来之后就到顾氏集团上班,给他挂一个副总的职位。”

    “好!”

    “你没有意见?”

    顾云帆似乎有些惊讶顾意居然会这么容易就答应。

    “没有!况且就算我真有意见,也阻止不了。顾氏集团毕竟是顾家的企业,顾若凌姓顾。所以他到顾氏集团上班,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希望以后你们几兄弟能和睦相处,一起将我们顾家发扬光大。”

    顾意冷冷的一笑,“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又何必要自欺欺人呢?你以为你那孙子就是省油的灯?和睦相处?别说笑了!我今天想和他们和睦相处,明天我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顾意,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一定要活在怨恨中?放过他们,也放过你自己,你毕竟流着顾家的血。”

    顾云帆语重深长的说道。

    顾意唇角勾出一抹冰冷的笑,如霜似雪。

    “我放过他们,谁又能放过我?他们又岂会放过我?”

    “唉……”顾云帆叹了一口气,却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移了话题,说道:“纪茹茜到底是谁?”

    今天纪茹茜的那一番话,也许许多人都不相信,以为是她在夸大其词。但是他却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以他对纪茹茜的了解,纪茹茜是很谨慎的人。所以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必定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

    “顾意,白家能给你什么,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娶雨墨对你来是一笔多大的助力,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顾家这一群子孙中,我确实属意你为顾家的继承人。可是这一次,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想要继承顾家,光有我的支持还不够。失去白家,你就已经失了一半的先机。这样的道理,不需要我来告诉你吧?”

    顾意冷哼一声,不屑的道:“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需要依靠女人。”

    “混帐东西!”顾云帆气得脸色铁青,拿起书桌上的砚台就朝着顾意扔过去,怒声道:“不知道审时夺势的男人,才最愚蠢!顾亦峰也要回来了,别以为在顾家就你聪明,能干,那也是一个狠角色。为了一个女人,将自己至于这样的险地,有你后悔的!”

    顾意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坚定的道:“娶不到茹茜我才会后悔一辈子。你放心,那一天永远也不会来。”

    “滚!”

    顾云帆觉得再和顾意谈下去,他随时有可能会被气中风。

    红颜祸水啊!一个纪茹茜,他精心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就已经是“面目全非”。

    该死的!

    顾意也懒得和顾云帆这老顽固多说,转身就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

    顾云帆又突然阻止了他。

    “怎么了?”

    顾意回过头,问道。

    “雨墨那丫头约你明天上午十点在星空俱乐部见面,她已经知道你结婚了。”

    ------题外话------

    抱歉,今天就只有这么多了,实在是卡文。因为进入新的一卷,我的脑子里的情节比较混乱,我怕这么匆忙的下笔,会毁掉我心中的故事。所以,对不起,这几天可能不能万更,我需要好好构思一下,理一理。

    但是我会尽快恢复万更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1章老婆V587!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