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 茹茜,是我的良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星空俱乐部。『贰何摹盒 核|

    白雨墨看到顾意时,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了。

    因为顾意并不是独自来赴约的,他是带着一个女人一起来的。

    白雨墨看到顾意搂着那个女人,神色温柔似水,隐着天日不可见的宠溺。那是她从不曾见过温柔的顾意,至少在她面前从未见过的顾意。她便已经猜到,站在顾意旁边的女人,应该就是纪茹茜,顾意现在的太太。

    “意哥哥!”

    白雨墨朝着顾意和纪茹茜挥了挥手,失态仅是一瞬,立刻脸上便是笑容轻扬。

    顾意皱了皱眉,瞄了一眼纪茹茜,见她脸色如常,才朝着白雨墨点了点头。

    他记得以前偶尔几次和白雨墨吃饭,她都喜欢订雅间的座位,怎么今天却订的是大厅的座位呢?

    “意哥哥,想必这位一定是嫂子吧?快请坐!”

    白雨墨连忙站起来,笑着相迎。

    “谢谢!”

    纪茹茜语气淡淡,脸上笑容清浅。

    “茹茜,这位是白家小姐,白雨墨。”坐下来之后,顾意替她们作了相互介绍。“白雨墨,这是我老婆,纪茹茜。”

    顾意话里的疏离是显而易而。

    “你好!白小姐!”

    “嫂子,你好!”

    纪茹茜和白雨墨握手,同时开口说道,然而纪茹茜的话里也同样带着疏离感。

    当纪茹茜收回手,坐下时,心思却是微微一动。白家的大小姐,不应该是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吗?为什么白雨墨的手掌里却有老茧?

    “意哥哥,不能吃辣,所以我点了粤菜。不知道嫂子喜欢吃什么?”

    白雨墨笑着道。

    纪茹茜觉得这一声又一声的“意哥哥”,听着还真是有些刺耳。

    “她喜欢吃辣,再点几道湘菜吧!”

    顾意抢先答道。

    白雨墨微微一笑,说道:“意哥哥与嫂子的口味还真是天差地别呢。”

    “嗯,我喜欢重口味!”

    纪茹茜笑了笑,说道。

    “我就喜欢你重口味。”

    顾意毫不掩视对纪茹茜的宠溺。

    “意哥哥和嫂子的感情真好!可真让人羡慕!”

    “白小姐条件这么好,想必追白小姐的人一定不少吧?”

    “嫂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的事情意哥哥最清楚了,从小到大,那些我喜欢的,或者是喜欢我的,到最后都成了哥们。我爸总在担心我,怕我嫁不出去。”

    白雨墨托着下巴,无奈的道。

    “白小姐说笑了!”

    “茹茜,先吃饭!这里的湘菜不错,你尝尝!”

    说话间,菜就已经上齐了,顾意给纪茹茜夹了些菜,说道。

    “好!”

    “对了!”白雨墨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筷子又放下,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顾意,说道:“意哥哥,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你这保密工作可做得真好,居然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把婚给结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都不通知我?虽然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很遗憾,但礼物我还是准备了的。祝你们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我这不是迫不急待,怕茹茜跑了吗?”

    顾意接过礼物,看向纪茹茜,目光温柔的仿佛一地明月光。

    “嫂子可真幸福!意哥哥可不是会轻易动心的哦!”白雨墨调皮的道:“嫂子,你教教我,你到底是怎么将意哥哥给收服的?”

    这一刻的白雨墨,就像一个小妹妹一般,对着纪茹茜撒娇。

    “是我追的她,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好不容易才抱得美人归。所以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先来后到。”

    顾意目光灼灼的看向纪茹茜,深情的道。

    “嫂子,这个哲学家是谁?意哥哥不会被人调包了吧?”

    白雨墨故作惊讶状。

    “间接性抽风,请无视!”

    纪茹茜瞪了顾意一眼,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老婆……”

    顾意可怜兮兮的看着纪茹茜,一脸的委曲。

    “哈哈哈!”白雨墨却是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啊!嫂子,意哥哥可是很凶残的哦!没想到在你面前就是一只小绵羊。我偷偷告诉你,意哥哥以前可是视女人为洪水猛兽的,从来避而远之。”

    “所以我的出现,让这条万年光棍从良了!”

    ……

    一顿饭下来,白雨墨和纪茹茜都是有说有笑的,似乎聊得很开心,餐桌上的氛围非常的好。白雨墨和纪茹茜都是搏学又健谈的人,有着许多共同话题,随随便便都能说到一起去。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原本纪茹茜已经准备好了一堆的应对之策。然而此时碰到白雨墨,竟然是全无用武之地。

    “意哥哥,我今天约你出来,其实是有些话想对你说。”

    吃完饭之后,白雨墨才说道。

    “需要我回避吗?”

    纪茹茜觉得她是很识趣的。

    “当然不用!”白雨墨还没有说话,顾意就已经拉住了纪茹茜的手,抢先答道:“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听的。”

    “是啊!当着嫂子的面说更合适。”

    白雨墨附和道。

    “嗯。”

    “嫂子,我先向你道个歉。我确实喜欢意哥哥,但是请你放心,我不会来破坏你们的感情。当然,你们的感情也不是我能破坏的了的。不管是我所受的教育,还是对我自己来说,我都不可能成为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这是我的骄傲。今天我约意哥哥出来,就是想当面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既然意哥哥已经结了婚,那么我对意哥哥的感情也会止于此。我和意哥哥认识了十几年,我不想因为一场没有结果的暗恋,失去这段友谊。”白雨墨脸上带着笑,看向纪茹茜,目光澄清,没有任何杂质,声音却带着淡淡的请求。“嫂子,我和意哥哥还可以做朋友吗?”

    “当然可以!我看起来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纪茹茜朝着白雨墨灿烂的一笑,道。

    “那就好,谢谢你们!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好!”

    ……

    顾意和纪茹茜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回家拿换洗衣服的蒋欣捷。

    蒋欣捷嫁进顾家进,顾意已经夺得了顾氏集团的经营权。所以当初由顾意主导的那场“顾家的政变”,她并没有见过。这件事情,在顾家也是一个忌讳,甚少有人敢提起。所以她其实并没有亲眼目睹顾意的狠,这几年顾意呆在顾家的时间很少,面对顾若白的挑衅,每每都是无视。然而顾意的不屑出手,看在蒋欣捷眼里那就是退让。

    所以哪怕昨天顾若白被纪茹茜和顾意打得半残,蒋欣捷这个女人也依旧不知收敛。因为在她看来,顾意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纪茹茜那个女人也就是一个乡野村妇。这样的出身和背景,她蒋家都瞧不上,更何况是顶g国半边天的顾家?这两人有什么可牛逼的?不就是仗着老爷子向着他们么?纸老虎而已,她才不怕!

    所谓无知者无畏,说的便是蒋欣捷。

    “顾意,若白是被你们打伤的。他现在躺在医院里,什么都要钱。这笔钱必须由你来出!”

    原本顾意和纪茹茜打算越过蒋欣捷直接上楼,可蒋欣捷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咄咄逼人的道。

    “好啊!你要多少?”

    顾意双手环胸,看向蒋欣捷冷笑着道。

    “五千万!”

    蒋欣捷见顾意居然这么好说话,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此时不狮子大开口,更待何时?

    “弟妹,好好去医院照顾顾若白。晚点,我就烧给你们。”

    纪茹茜抢在顾意开口之前,微笑着道。

    “你们……”

    纪茹茜懒得再理会蒋欣捷,拉着顾意就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对于蒋欣捷这样胸大无脑,整天被人拿枪使,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的蠢货。顾意和纪茹茜都认为留着闲来无事,逗逗趣就可以了,没必要较真。

    纪茹茜似乎是突然想了什么事情,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蒋欣捷说道:“对了,刚才我在外面听到一则非常有意思的消息。听说蒋家近来正在变卖古董,抵押房产,想必弟妹最近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所以你借着顾若白那点事,对我们狮子大开口,我们倒也能理解。不过,我还是提醒弟妹一句。弟妹可千万要多注意……毕竟爷爷最是痛恨吃里扒外的人。”

    声落,纪茹茜和顾意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而蒋欣捷站在那里,脸色惨白,满脸的惊慌失措。

    ……

    机场。

    顾若凌拖着行李箱走出来,远远的便见到白雨墨站在接机处翘首以待。

    “雨墨!”

    他朝着白雨墨的方向挥了挥手,神色冷凝的俊脸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若凌!”

    白雨墨踮着脚,脸上的笑容晕开,也朝着他挥了挥手。

    顾若凌的脚步急促了几分,直接翻栏杆而出,搂着白雨墨的肩膀,边往外走,边说道:“雨墨,我很够意思吧?知道你要来接我,我连我妈要来接机,都推掉了。”

    而白雨墨对于顾若凌这样亲密的行为似乎一点也不反感,而是将手搭在他的背上,甜甜一笑,道:“好哥们!”

    顾若凌的神色微暗,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只眼角的一抹苦涩隐藏的极好。

    “必须的!”

    “国民好闺蜜!”

    白雨墨侧过头,朝着顾若凌竖起了大姆指,笑着道。

    两人就这样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机场。

    而在他们的身后,顾亦峰正拖着行李箱从出口走出来。他看着顾若凌与白雨墨一副哥俩好的模样,诡异的一笑。

    有的意思!

    白家的倾城牡丹原来竟和顾若凌也这么要好?她不是喜欢顾意么?

    ……

    顾亦峰十五岁就进入了部队当兵,十几年的军队生涯养成了他**,律已的性格。再加上有一个身为将军的父亲,所以不管是顾搏,还是云念兮从来都不骄纵顾亦峰。

    所以不管是他从家里去部队,还是从部队回家,从来都是独自一人,从来就没有送机,接机的先例。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三少爷,您回来了!”

    顾亦峰拖着行李箱走进顾家的大门,便有顾家的佣人迎上来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

    “嗯。”

    “先生和太太出去了,但是太太交待过,他们会回来和您一起吃午饭。”

    “好!”

    于是顾亦峰就先去见了顾云帆。

    “爷爷!”

    顾亦峰推开书房的门,却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书房的门口,叫道。

    顾云帆正戴着老花镜在看书,闻言,抬起头,朝门口看了过来,说道:“亦峰回来了?快进来!”

    顾亦峰得到顾云帆的允许之后,才走进来。

    “坐!”

    顾云帆又说道。

    顾亦峰才在书房里的沙发上坐下来。

    “有两年没回来了吧?”

    “是两年零三个月。”

    “在部队还好吗?”

    “不错!”

    “我记得你现在的军衔已经是上校了吧?”

    “嗯。”

    “这次是回家休假的吗?”

    “年假。”

    “这次打算在家里呆多久?”

    “看情况。”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顾亦峰一如继往的惜字如金。而顾云帆从来都看不懂他这个孙子,就如他从来看不懂顾意一般。

    这一瞬,他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而他的儿子,孙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他们都非池中物,然而顾家那个最高的位置却只有一个,他只怕最后顾家会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

    顾亦峰从顾云帆的书房里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练功房。这是他在部队养成的习惯,每天都必须要训练。

    顾家的练功房这两年,除了顾亦诚和楚若盈,其他人一般都很少去。顾亦峰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一张新面孔,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惊讶也仅是一瞬,顾亦峰立刻就已经猜到了眼前这个陌生女人的身份――纪茹茜,顾意刚娶进门的老婆。听说顾意为了这个女人,罔顾家族利益,自愿承受家法,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可没少做。

    而纪茹茜也看到了顾亦峰,在顾家的这几天,她已经将顾家的所有人都了解清楚了。不管是在顾家的人,还是在外的人。她虽然没有见过顾亦峰,但是却见过他的相片。所以此时,她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顾亦峰。

    会在这里碰到顾亦峰,她也有些惊讶。顾意今天去了顾氏集团总部上班,她闲来无事,想着好久没有锻炼了,和若盈打听了一下,便独自来了这里。

    “大嫂,你好!我是顾亦峰。”

    纪茹茜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大嫂竟然知道我?”

    顾亦峰有些惊讶,毕竟他已经两年没有回顾家了。

    “你不也知道我吗?”

    纪茹茜笑着反问道。

    “大嫂也来锻炼?”

    “反正无事,出一身汗,舒服一些。”纪茹茜边说边开始穿外套,“我差不多了,先走了!”

    “大嫂喜欢射击么?有没有兴趣一起玩玩?”

    顾亦峰却突然说道。

    “没兴趣!”

    纪茹茜耸了耸肩,直接拒绝。

    “我觉得大嫂应该对顾亦寒这个人比较感兴趣,也许我可以替大嫂解答心中的疑问。”

    顾亦峰似乎知道纪茹茜一定会答应,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往射击场走去。

    “不好意思,顾亦寒我也同样没有兴趣。”

    纪茹茜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顾亦峰微微一愣,停下脚步,回过头时,纪茹茜已经走到了练功房的门口。

    纪茹茜只觉背后风声一起,顾亦峰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她还没来得反应,便只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顾亦峰嘴角勾出一抹森冷的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黄色的小瓶子,屏息揭开盖,放到纪茹茜的鼻子下面。接着,他将那只黄色的小瓶子盖好,扛起纪茹茜就往射击场而去。

    ……

    顾渊的房间。

    顾渊推着轮椅从外面回来,刚关上门,顾亦峰就从暗处走了出来。

    “大伯。”

    “亦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

    “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

    顾渊戒备的看着顾亦峰,说道。

    顾亦峰脸上的神色依旧是冷冷的,道:“我来替大伯达成一个心愿。”

    “什么意思?”

    “大伯恨顾意,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吧?”

    顾亦峰却是不答反问。

    “你到底想干什么?”

    “都说只有敌人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既然大伯这么恨顾意,应该知道他现在最在意什么吧?”

    “你的意思是……”

    顾渊似乎有些明白顾亦峰话里的意思了。

    “你猜,如果毁了他最在意的人,他会怎么样?”

    两人俯身轻声的说着什么,顾渊的神色狰狞而疯狂。顾亦峰的脸隐在暗处,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

    中午的时候,顾意从公司回家吃午饭。

    以前的时候,顾意一年到头都难得回顾家吃顿饭。而现在,因为纪茹茜在顾家,所以他几乎每顿饭都会回来吃。

    他走进来时,佣人们已经在布置餐具了。他记得今天顾亦峰和顾若凌都会回来,所以中午又是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饭。

    他换了鞋,往楼上走去。来到他和纪茹茜的房间里,没有看到纪茹茜。他于是拿出手机给纪茹茜打电话,可纪茹茜的手机却在卧室的床上响了起来。

    茹茜去了哪里?怎么连手机都没有带?

    他连忙往外走,在走廊里刚好就碰到了楚若盈带着顾梦菲下楼去吃饭。

    “若盈,你有看到茹茜吗?”

    “上午茹茜说想去运动一下,她应该是去了练功房的,难道还没有回来?”

    “那我去练功房找找看。”

    顾意立刻快步往练功房走去,可练功房里依旧没有看到纪茹茜。他目光扫过四周,发现练功房的器材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很显然一定是纪茹茜来这里运动过。

    突然他的鼻翼一动,目光蹙冷。虽然空气中飘散的药味极淡,可是他还是闻出来了。这种药他曾经接触过,属军工用品里药性极猛的一种迷幻药。

    茹茜!

    顾意拔腿就往外跑,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来到正厅里,餐桌上已经坐满了一大桌子的人。他的目光扫过四周,除了他,茹茜,顾渊,顾搏夫妇,还有正在住院的顾若白夫妻不在,顾家的其他人都在。

    “uncle,快来吃饭了!”

    顾梦菲看到顾意,高兴的叫道。

    而顾意却没有看顾梦菲,就直接往正厅最左边的那间房跑过去。

    众人微微一愣,因为顾渊的腿不方便,所以只有他是住在一楼的,而顾意这会去的正是顾渊的房间。

    “砰!”

    顾意一脚就踹开了房间的门,顾渊并没有在里面。他不死心,跑进房间里到处看,到处乱弄。

    “顾意,你干什么?这是我的房间,你到底发的什么疯?”

    秋雅妍跑了过来,朝着他大声的吼道。

    “顾渊,在哪里?”

    顾意的声音极冷,宛如九尺之冰,足以冰冻千里。

    “我,我,我不知道!”

    这一瞬,秋雅妍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顾意,仿佛是来自地狱索命的厉鬼。

    “顾渊,在哪里?”

    顾意猛得推开秋雅妍,拼命的狂奔来到了餐桌前。

    一桌人神色各异,却没有人说话。

    “我再问最后一遍,顾渊在哪里?”

    顾意直接掀了桌子,眼中杀气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

    “阿意!”

    顾山宝站了起来,走向顾意。

    而顾意却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转身就走。听到顾山宝叫他,他回过头,目光扫过众人,突然就笑了,声音如淬了毒一般。

    “姑姑,茹茜,是我的良心。如果她有事……”

    后面的话顾意没有说完,但是这样的话无不让在场的人胆战心惊。

    一个人如果没有了良心,那么会是怎样的疯狂?

    ------题外话------

    下一章,看我们茹茜如何扭转乾坤!

    so,求个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2章茹茜,是我的良心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