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3章 这是大嫂送给你的见面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意转身,脚步匆匆,背影凛冽,似携寒冰之气而去,势不可挡。

    众人纷纷起身,尾随顾意而去。

    只有顾亦峰坐着没动,他看看顾意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勾唇一笑。

    顾意,许久不见,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不知你是否喜欢?

    半个小时之后,顾意几乎找遍了所有顾家能找的地方,最后来到了射击场。他远远的看到顾渊的轮椅,停在射击场的草坪上。

    他一步步往里走,脚步却如灌了铅一般,全身都在发抖。

    茹茜,千万不要有事。

    然而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不禁一愣,一瞬间竟有些回不过神来。

    躺在地上的竟然是顾渊和云念夕!

    一床薄薄的毛毯盖在他们的身上,顾渊裸着上身,而云念兮领口衣衫半开。两人都是昏迷的,顾渊以一个亲昵的姿势搂着云念兮。

    纵使没有更加不堪的画面,但是大嫂与小叔……在顾家这样的豪门中,这样的画面足矣!

    “妈!”

    “爸!”

    “顾渊!”

    顾亦峰,顾若凌,秋雅妍同时开口,一起跑了过去。

    顾若凌脱了外套,披在顾渊身上,掀开毯子,松了一口气,幸好两人下身的裤子都是完好的。他将顾渊抱起来,放到轮椅上。

    而顾亦峰却是抱着云念兮往外走,他的目光如碎了的冰渣一般,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今天的事,如果谁敢乱嚼舌根,我就直接毙了他!”

    “今天的事,谁都不准乱说,都给我把嘴巴给我闭紧了,否则家法伺候!”

    顾云帆握着拐仗的手背上青筋乍现,接着顾亦峰的话,说道。

    像顾家这样的豪门,处事原则,不外乎就是家丑不可外扬。

    顾意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只觉无比可笑。对于他来说,是谁都无所谓,只要不是茹茜就好。心里依旧在担心,茹茜到底在哪里?

    突然他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他有些急切的接起电话,甚至都没有去看是谁打来的。

    “顾意,我在房间里,你快过来!”

    电话里传来了纪茹茜的声音。

    “等我!”

    顾意的心里一沉,拔腿就往外跑,那样的急切,那样的慌张。因为他听到纪茹茜牙齿打颤的声音,他不知道纪茹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气喘吁吁的打开门,又是一惊,模糊的血迹从客厅蔓延到卧室。

    “茹茜!”

    他叫道,声音也在发抖。

    没有人回应他,而他已经来到了卧室。他全身一震,那双蔚蓝色的眸子悉数凝满了黑暗和恸心彻骨的痛。

    他的茹茜,靠着床坐在地上,领口的衣衫半开,脸上是不正常的绯色。她的双手紧紧握拳,鲜血从她的指缝里不停的往外流。

    “茹茜!”

    顾意只觉一股寒气直接从脚底升到头顶,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他半跪在地上,伸手就去握纪茹茜的手。

    “顾意?”

    纪茹茜睁开眼,迷离的看向顾意。仿佛是下意识的,她的双手就往身后躲。

    “是我!你的手怎么了?给我看……”

    顾意还没有说完,纪茹茜就已经凑了过去,吻上他的唇。

    “唔……茹茜!”

    顾意被突然袭击,有些猝不及防。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很担心纪茹茜手上的伤,根本就没心思……

    纪茹茜却完全不管他,而是主动,急切,疯狂,掠夺的吻着他,那般的用力。

    如果是以往,这样时刻,顾意断然不会再有其他的心思。可是这一刻,心中奔腾的*却终究是抵不过他对纪茹茜的担心。以往的这一刻,他早已经是“色令智昏”。然而此时,他却是该死的清醒。他的鼻间飘散着血腥味,他看到他洁白的领口在她手指抚过之后,变得血迹斑斑。

    “茹茜,我先给你包扎伤口。”

    他推开她,动作是轻柔的,因为怕会弄疼她。

    纪茹茜突然被推开,有一瞬间的恍神。她喘着粗气,就那样愣愣的看着顾意。她的脸更红了,连呼吸也是滚烫的。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此时更加的勾人。她的嘴唇微微撅着,因为刚刚的拥吻,仿佛被渡上了一层蜜色,水润润的,迷人而又充满了诱惑。

    “顾意,热!”

    纪茹茜一只手去扯自己的领口,另一只拉着顾意的手就要往她的脖子上送。声音软软的,看向顾意的目光透着请求。

    顾意全身一震,目光蹙冷,双手握紧了纪茹茜的手,低头,直接翻过来一看。一双手,每个手指上都有一个小图钉般大小的伤口。有的伤口还在流血,有的伤口上面的鲜血已经凝固了。

    这一刻,顾意只觉他的心似乎也被小图钉给钉了无数下,生疼生疼的。

    他正准备起身去拿医院箱,纪茹茜却是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如无尾熊一般挂他的身上。

    “顾意,我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手上也只是小伤,可是我被顾亦峰下了药。我,我,我快忍不住了!”

    说着说着,纪茹茜的声音就不自觉的带上了哭音。

    因为手指上钻心的痛,所以哪怕体内药力强劲,纪茹茜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丝的理智。可是也却因为忍耐的太久,让她越来越难受。

    “对不起!”

    顾意轻抚着纪茹茜的脸,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刻,他心疼着,也内疚着,自责着。

    对不起,又让你置于这样的险地!

    对不起,还是没能好好保护你!

    “没关系!”

    顾意打横抱起纪茹茜,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因为珍惜,所以很温柔很温柔。

    “砰!”

    然而顾意是温柔,纪茹茜却是急切而粗暴。她一个翻身直接将顾意推倒。

    顾意微微一愣,看着这样的姿势……伸手似想去推纪茹茜,但手伸到一半,突然就放下了。

    想要纵容着她,宠着她,多一点,更多一点!

    任她的双手在他的身上为所欲为,任她肆无忌惮,都随她。这一刻,只要她快乐,只要她高兴,他的那一点微小的心思不重要!

    ……

    顾搏的房间。

    顾亦峰抱着云念兮回来时,顾搏也刚从外面回来。

    原本今天他是和云念兮一起去和朋友吃饭的。但是因为顾亦峰今天回来,所以云念兮想回家陪儿子吃饭,就提前回来了。而他就留下来和朋友一起吃完午饭才回来。

    “出了什么事?”

    见到云念兮是被顾亦峰抱着回来的,他有些惊讶的问道。

    顾亦峰脸上的神色很难看,没有说话。只抱着云念兮往卧室里走去,然后轻轻的将云念兮放到床上。他正准备替她盖好被子时,云念兮突然就睁开了眼。

    “啊!”

    一声尖叫,云念兮猛得坐起来,双手护胸,一脸的惊恐,直往后退。

    “念兮!”

    顾搏听到尖叫声,急忙赶了过来。

    “妈!”

    顾亦峰依旧维持着半弯腰的姿势,看向云念兮,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走开!走开!顾渊,你给我走开!”

    然而云念兮却似乎被困在什么不好的记忆中,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混沌的。

    “念兮!”

    顾搏目光蹙冷,看了顾亦峰一眼,薄唇轻抿。

    “不要!不要!走开!”

    云念兮双手抱膝,全身都在发抖,已经开哭了起来。

    “念兮,是我!我是顾搏!别怕!”

    顾搏坐到床上,用力的按住云念兮的手,逼着她正视自己。

    “顾搏?”

    云念兮慢慢的抬起头,看向顾搏,目光开始清明起来,意识终于恢复了。她扑进他的怀里,开始大哭起来。

    “别怕,没事,都过去了!”

    顾搏将她搂住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

    好不容易将云念兮哄睡了,顾搏替她盖好棉被,才起身看了一眼站在床前低垂的头的顾亦峰,说道:“跟我出来!”

    声音里是无尽的冷和无尽的寒。

    “好!”

    顾亦峰跟在顾搏身后走了出来,两人来到偏房。虽然出来的时候,已经将卧室的门关上了,但是顾搏还是又将偏房的门也一起关上了。

    “跪下!”

    顾搏冷冷的看着顾亦峰说道。

    顾亦峰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跪了下来。

    “你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应该是纪茹茜和顾渊躺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妈和顾渊……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可是两人都是衣衫不整。”

    顾亦峰不敢直视顾搏的眼睛,吞吞吐吐的说道。

    “混帐东西!”

    顾搏一脚就朝着顾亦峰踹了过去,已经是怒极。

    “对不起!爸,是我低估了纪茹茜。”

    顾亦峰没有躲开,而是生生受了顾搏一脚,闷吭一声,爬起来,又跪在顾搏面前,说道。

    “亦峰,轻敌可是兵家之大忌。”

    “对不起!爸,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

    其实顾亦峰没有说的是,哪怕这一刻,他依旧不明白,为什么纪茹茜明明种了药性极猛的迷幻药,为什么他明明亲手将纪茹茜交给了顾渊,最后却会变成他的母亲和顾渊……

    顾搏没有说话,而是起身从书房拿出来一条藤鞭。二话不说,一鞭子就直接朝着顾亦峰的背上打过去。下手极重,毫不留情。

    而顾亦峰就那样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的受了那一鞭。

    随即第二鞭又落下,顾亦峰依旧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起来吧!亦峰,这是惩罚,我打你,是要你记住今天这个教训,记住今天你妈因你的失策所受的侮辱。”

    顾搏叹了一口气,这是他精心培养出来,最得意的儿子,没想到第一次就栽在纪茹茜那个女人身上。不止亦峰,连他也轻敌了。顾意的女人又怎么会简单呢?

    “是!爸!”

    这一刻,深深的挫败感围绕着顾亦峰。同时,也更是激起他的都斗志。

    纪茹茜,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

    一场欢爱之后,纪茹茜昏昏入睡,而顾意却是早早的醒来。

    他抱着纪茹茜来到浴室,放了热水,替她洗澡。茹茜爱干净,每每欢爱之后,一醒来都会先洗澡。今天的她,却是太累了,中途都睡过去好几回。

    他没有将她放进浴缸里,而是将她抱在怀里。因为他担心她的双手会沾到水,她手指上的伤口因为鲜血凝固,已经没有再流血了,但是却还没来得及包扎。

    虽然他并不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但是看到那一幕幕,他已经差不多能猜到事情的大概了。顾亦峰对茹茜下了迷幻药,然后再利用顾渊对他的恨,让顾渊去玷污茹茜。

    多么阴险而又狠毒的算计!如果真的让顾渊得逞,茹茜怕是只能独自忍下这份委曲,什么也不能说。再怎么说,顾渊都是他的父亲。否则,一旦事迹败露,茹茜该怎么自处?

    他不知道茹茜到底是怎样从顾亦峰手上逃脱,还反过来算计了云念兮和顾渊。但是茹茜中了迷幻药是真,所以他猜茹茜手指上的伤很有可能是她自己用钉子刺破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

    十指连心,要有多艰难才能对自己下得去这样的狠手?

    所以他不敢擅自替纪茹茜包扎,在那样危急的时刻,她用来刺破手指的钢钉一定也是随手捡来的。他怕简单的包扎,会留下什么病根。所以她手指上的伤口必须要消毒,好好包扎才行。

    他动作轻柔,眼神专注,仔细的用温水清洗她全身上下。这一刻,哪怕他触摸到的是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入眼处就是她姣好的曲线,她最私密的领域也暴露在他的面前,他却任何*都没有。看到她白嫩的肌肤上到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他是如此高兴,因为这是独属于他和她的,只有他能对她做的事情;看到此刻如此娇美的她,他是如此的骄傲,因为这么美的她是他的;看到她伤痕累累的双手,他是如此的心疼……这一刻,光顾着高兴,骄傲,心疼……根本没有空想其他。

    谁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至少顾意就不是。男人从来就不缺自制力,只是单看他愿不愿为了那个女人去忍耐而已。

    洗完澡之后,顾意就替纪茹茜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才让顾山宝进来,替她包扎伤口。

    顾山宝进来的时候,顾意正在收拾房间。

    顾山宝毕竟是过来人,一进来,看到满屋狼藉的模样,自然就明白这里刚才经历了什么。

    “啧啧!这是刚破处,还是浴血奋战?”

    顾山宝眼尖的看到顾意还没得及换下衬衫领上的血渍,惊讶的道。

    顾意顺着顾山宝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衣领,磨了磨牙,道:“那是茹茜手指上的血,她一双手都受了伤,你快替她消毒,然后包扎一下伤口。”

    “现在知道急了,早干嘛去了?光顾着干那事,都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的媳妇?”

    顾山宝冷哼一声。

    “顾亦峰给茹茜下了迷幻药。”

    顾意目光蹙冷,声音也是极冷。

    顾山宝也是聪明人,自然很快就将所有事情联系了起来。

    “所以原本他们的计划是茹茜和顾渊……该死!好狠毒!那茹茜是怎么逃出来,还反算计了他们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茹茜是为了抵制药性,才弄伤自己的。”

    “茹茜和你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有点像!”

    顾山宝一边拿过医药箱开始忙活起来,一边说道。

    顾意从床上将纪茹茜抱起来,纪茹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顾意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茹茜,我让姑姑在帮你包扎伤口。”

    “嗯。”

    纪茹茜动了一下,就在顾意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又开始睡起来。

    “我说你们刚才到底是有多疯狂?”

    顾山宝鄙视的看了顾意一眼。

    “干你的活,轻点!不要说话,别吵到茹茜睡觉。”

    顾意双手捂住纪茹茜的耳朵,对着顾山宝说道。

    顾山宝随手将手中的棉签和镊子掉在一旁,拍了拍手,说道:“我告诉你,老娘现在决定罢工!”

    “姑姑!”

    顾山宝冷哼一声,“现在知道老娘是你姑姑了?我以为老娘才是你的侄子呢?”

    “姑姑,我就是着急,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顾意难得服软。

    “这还差不多!”

    顾山宝挑眉一笑,表示她这个侄子从小到大就一点都不可爱。她想欺负欺负他,却从来都没成功过。

    她重新拿起镊子和棉签开始替纪茹茜处理伤口,酒精碰到伤口有些痛,睡梦中的纪茹茜不禁皱了皱眉,顾意顿时又心疼。

    “姑姑,你不能轻点吗?你到底会不会?”

    “要不你自己来?”

    顾山宝摊了摊手,一副随时打算拂袖而去的模样。

    “姑姑,拜托你轻一点。茹茜怕痛。”

    “哼!”

    ……

    晚饭的时候,纪茹茜才醒来。

    顾意没有下楼去吃饭,而是简单的做了几个菜,打算等纪茹茜醒来一起吃。

    纪茹茜醒来感觉身上清清爽爽的,知道一定是顾意帮她洗过澡了。她手上的伤口也已经包扎好了,果然有顾意,她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哇!好香!”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就闻到了菜香味。

    “饿了么?”

    “有点!”

    纪茹茜站在厨房门口,笑着道。

    “你去客厅里看一会电视,马上就好了!”

    “哦!”

    很快,顾意就端着饭菜出来了。

    纪茹茜看向包裹着严实的双手,有些犯难了。

    她要怎么吃饭?

    “我喂你吧!”

    顾意笑了笑,道。

    “嗯!”

    就这样,一双筷子一个碗,顾意喂纪茹茜吃一口,然后他自己吃一口,边吃边聊起来。

    “茹茜,你是怎么反过来算计到顾渊和云念兮的呢?毕竟你那时还种了顾亦峰下的药。”

    “顾亦峰轻敌了呗!”纪茹茜笑了笑,轻松的道:“我在练功房碰到了顾亦峰,他约我一起去玩射击。我拒绝了,然后他就偷袭了我。虽然我没有他的速度快,但是我也不是全无准备。在他劈晕我之前,我其有还是有防备的。所以我当时根本就是在装晕,在他拿出那瓶药放到我的鼻子下面时,我其实只吸进去了一点点。后来他将我扛到了射击场,再后来顾渊就来了,然后他就离开了射击场。我用钢钉擢伤了手指,保持清醒,顾渊毕竟只是一个残废,我哪不是全盛状态对付他还是措措有余的。在我敲晕了顾渊正准备离开时,就碰到了刚好来寻顾亦峰的云念兮。礼上往来,我自然要回敬一下顾亦峰。”

    纪茹茜说的轻松,顾意却是听得胆战心惊的。这个中曲折,稍有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保护你!”

    纪茹茜感觉到顾意浓浓的低落感,她凑过去,也不管嘴巴上是否有油渍,就在顾意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没关系!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他们都以为我是你的软肋,也是你的弱点。其实不是的,我是你的软肋,但是不是你的弱点。他们休想利用我来威胁你,所以别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我会好好的陪着你!也不会任何人伤害你的。”

    “嗯,你一定要好好的陪着我!”

    顾意重复道。

    “一定会的。”

    ……

    第二天早上,纪茹茜和顾意一起去晨跑。

    所谓冤家路窄,就是一出顾家的大门他们就碰到了同样也在晨跑的顾亦峰。

    “大哥,大嫂,早!”

    顾亦峰若无其事的同顾意和纪茹茜打招呼。

    “早!”

    “早!”

    顾意和纪茹茜点了点头,道了一声早安。

    在顾家就是这样,哪怕你心里再厌恶一个人,表面上还得装得若无其事。

    于是三人一起并排着往前跑,纪茹茜在中间,顾意和顾亦峰在两边的位置上。

    “大嫂,好算计!”

    三人并排跑了一段之后,顾亦峰侧过头,看向纪茹茜,轻声说道。

    “多谢夸奖!第一次见面,这是大嫂送给你的见面礼,可还喜欢?”

    纪茹茜笑着道。

    “你……”

    顾亦峰被纪茹茜的话呛得无话可说了。

    原本他还想送顾意一份见面礼来着,结果他没给顾意送成,反倒是他自己被纪茹茜送了一份见面礼。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呢?

    “唉!你都没句感谢!”纪茹茜叹了一口气,表示有点遗憾。“其实你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我,如果我也像你一样丧心病狂,那么也许你会多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不一定。”

    纪茹茜既然能让顾渊和云念兮“睡”一起,那么真让他们发生点什么,也不是不可能的。

    “纪、茹、茜!”

    这一刻,绕是顾亦峰这样克制的人,也动了怒。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道。

    “世界这么美妙,你不该如此暴躁!”

    纪茹茜却是淡淡的笑道。

    “对待大嫂有要礼貌,你爸没有教过你吗?”

    顾意挑眉看向顾亦峰,冷冷的道。

    顾亦峰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纪茹茜和顾意马上就超过他,远远的将他甩到了身后。

    顾亦峰看着前面即使跑步,也是手拉着手的两人,冷冷的一笑。

    这次回来,除了夺权,他又找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纪茹茜!还真是越来越意思了!

    将顾亦峰甩出好远之后,顾意和纪茹茜才慢下来。

    “顾亦峰,你是什么打算?”

    以纪茹茜对顾意的了解,她都差点哪啥了,顾意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的。

    顾意伸手揉了一下纪茹茜的头,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这个做大嫂的都送了见面礼,我这个大哥又怎么好意思空手呢?”

    ……

    最近几天,顾家怪事不断。

    秋雅妍的母亲生病了,所以她回了娘家看望自己的母亲。说来也奇怪,自从秋雅妍回了秋家之后,顾渊居然每天早上都是从佣人的房间里醒来的。

    像顾家这种豪门,原本主子看上姿色上等的保姆之类女佣人也是常有的事情。毕竟这会秋雅妍不在家里,顾渊寂寞难耐也说得过去。又或者说平时秋雅妍管得太严,这会趁着她不在偷偷腥,也是可以的。

    可奇怪的是,顾渊醒来的地方不是女佣人的房间,竟全是男佣人的房间,确切的说全是男佣人的床上。而且一天好几天,每天都是如此。更令人奇怪的是,顾渊对此竟然完全没有印象。表示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明明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换了一个地方。

    这样的现象太诡异了!顾家下人们人人自危,有好几个小伙子已经向管家提出了辞职。一时间,更是谣言满天飞。都说顾渊是个gey,越老越变态。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别的男人房间里?还好巧不巧的睡在那个男人的床上?骗谁呢?全都是他在撒谎,只不过是为了掩盖他猥琐的真面目而已。

    秋雅妍火急火急的从秋家赶了回来,当天晚上她一夜好眠,可是明明和她一起上床睡觉的顾渊第二天早上又出现在别的男人床上。

    这下不止顾家的下人们,连顾云帆都开始重视起这件事情来。于是顾云帆给顾亦峰下了死命令,让他替顾渊守夜,有任何异动立刻报告给他知道。毕竟顾亦峰作为特种兵上校,是顾家身手最好的人。顾云帆不相信世上有神鬼一说,所以他觉得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操纵。所以顾云帆是希望凭着顾亦峰的身手,能顺利逮住幕后之人。

    就这样,顾亦峰替顾渊守了一个星期的夜。一个星期相安无事,再也没有出现任何奇怪的现象。于是顾亦峰替顾渊守夜暂时告一段落,只是没有想到守夜结束的当晚,大约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顾渊竟然趁着秋雅妍上厕所的时候,自己推着轮椅去了顾亦峰的房间。

    虽然顾亦峰住在二楼,但是顾家因为顾忌到顾渊的楼,所以都是有电梯的。顾渊残废已经好几年了,但是生活还是可以自理的。

    顾亦峰毕竟在部队呆了那么多年,警惕性极高。所以顾渊一进他的房间,就被他发现了。那一晚的后半宿,顾家灯火通明,顾家人轮番上阵审问顾渊。

    可是顾渊的回答同以前一样,他表示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连家庭医生都惊动,还有顾山宝这个医学天才都一并进来替顾渊看病。可诊断结果是,顾渊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这下连顾云帆都不得不开始怀疑,顾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虽然顾渊坚决否认,可是众人看他的目光明显就变了。特别是顾意,说什么在这个家,顾渊最恨的就是他。万一顾渊一个兽性大发,睡他床上来了怎么办?

    他表示很害怕,竟吵着当晚就要搬出去住。虽说最后被顾云帆一顿臭骂,此事不了了知。但是经顾意这么一闹,这事就变得更加传乎其神了。原本只有三分像,一下子就变成七分像了。

    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纵使顾云帆再三交待,不准在家里讨论。可是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两人喜欢八卦,顾渊有特殊癖好的言论在顾家下人里面传开。

    这一阵子,顾渊的处境可谓非常的糟糕。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他,连下人都在背后议论他。一般来说,人的承受力总是有一个限度的。在一天下午,顾渊终于爆发了。他用极为残暴的手段惩罚了一个议论他的下人,虽说最后没有闹出人命,但是那血腥的手法,却太过触目惊心,令人后怕。

    顾渊的行为越来越诡异,越来越像一个变态。顾云帆越来越担心,甚至都为顾渊请来了心理医生。

    ……

    同时,顾若凌也已经去了顾氏集团上班,挂得职称是财务副总。

    顾若凌在工作上还是很有能力的,而且他也不比顾若白,他懂得审时度势。虽说,顾若凌也和顾意不对盘,但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从不主动去挑衅顾意。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你找我?”

    顾若凌在接到厉诚的电话之后,直接来到了顾意的办公室。他并不认为自己与顾意之间存在之兄弟之情,所以除非必要场合,他们从不以兄弟相称。

    “坐!喝什么茶?”

    顾意抬手指了指办公室的沙发,说道。

    “都可以!如果有龙井,就给我泡一杯龙井吧!”

    “我记得白雨墨好像也喜欢喝龙井吧?”

    顾意正在泡茶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顾若凌。

    顾若凌微微一愣,没有说话。

    顾意却根本不需要他问答,又说道:“顾若凌,你其实喜欢白雨墨吧?”

    顾若凌震惊的看着顾意,他自认为对白雨墨的心思隐藏的极好。而且连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他其实和白雨墨认识已经差不多十年了。甚至这十多年,白雨墨都不曾察觉到他的心意。顾意怎么会知道的?

    “那又如何?”

    顾若凌的语气很强硬,可是心里却有些害怕。顾意他太可怕了!

    “不如何!”顾意将泡好的龙井递给顾若凌,笑着道:“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小心顾亦峰。”

    “你什么意思?”

    涉及到白雨墨的事情,顾若凌就开始方寸大乱。

    “你难道不知道叔叔最近和白家走得极近吗?顾家以后由谁当家作主还是未知数,谁说顾亦峰就没有可能呢?我已经是很明确的拒绝了白家,你说在我们顾家,除了我,白家最有可能会选谁?”

    顾意淡淡的道。

    “你会这么好心?”

    顾若凌对于顾意的戒备心还是极重的。

    “我当然没有这么好心!”顾意直言不讳,“我只是不想白雨墨嫁给顾亦峰而已。毕竟比起顾亦峰,你还是差了点。所以白雨墨嫁给顾亦峰,比白雨墨嫁给你对我的威胁要大的多。所以如果白雨墨最终一定还是得嫁进我们顾家,我比较希望她能嫁给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我就是来提醒一下。可别到时被人抢了老婆,后悔都来不及。”

    ……

    顾家。

    顾渊自己推着轮椅到花园里散步,刚好碰到顾亦峰在跑步。

    原本顾亦峰围着花园在跑圈,只当他看到顾渊进来时,就停下了脚步,往外走。

    “顾亦峰!”

    最近这一段时间,顾渊被这样异样的目光逼得快崩溃了,这时见到顾亦峰对自己的态度,更是愤怒不已。

    “大伯,什么事?”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伯?你这是对待长辈应该有的态度吗?”

    顾渊很愤怒,情绪有些激动。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很忙,就先走了!”

    声落,顾亦峰转身就要往外走。

    “顾亦峰!”顾渊大声的叫道:“我不就是那天晚上去了你的房间吗?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至于这样避我如洪水猛兽一般吗?难道你还真的以为我看上了你不成?”

    这一阵子,顾渊遭受了太多的质疑。所以他急需有一个宣泄口,急需有一个人可以试着来相信他。

    可惜这样的话听在顾亦峰耳里,那是另外一番意思。原本,他对于顾渊这样诡异的现象不以为意,以为八成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可是现在听到顾渊说出这样的话出来,他还真的是开始怀疑顾渊的性取向问题了。毕竟这阵子顾渊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一些手段也越来越变态。

    所以,他还是离顾渊远一点为好。

    顾亦峰没有回答顾渊,而是一声不吭的出了花园。

    ……

    三天后的晚上。

    顾亦峰参加同学聚会回来,因为喝了酒,所以他是直接打的出租车回家。只是出租车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就坏了,光是修理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原本他以来高速公司上很难打到车,没想到那天晚上他的运气却很好,竟然碰到一辆回程的出租车。

    于是,他就直接坐进了这辆出租车里。坐进车里不久,他就感觉头晕晕,眼皮直打架,很想睡觉。车里很安静,开始他还硬撑着,慢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就在车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车子已经停了下来,驾驶位上的司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打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双腿却一软,直接就跌坐在地上。

    他心里顿时一惊,这时才发觉不但是手脚,全身都没什么力气。

    他一定是被下药了!

    该死的!

    是他疏忽了!不在部队连警惕性都低了。竟然就这样被人给暗算了,连是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连忙去摸手机,幸好手机还在。他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码,准备将电话打给顾搏。

    “砰!”

    可惜他的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就被人抢走了,直接扔了出去。

    因为中了药的原因,他的注意力没办法完全集中。所以连周围有人,都没有发觉。

    只见七八个人朝着他走了过来,将他团团围住。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哪怕此时危机四伏,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顾亦峰都没有慌,依旧很镇定。

    ------题外话------

    今天早上四点不到被一只老鼠吵醒,一直睡不着,索性就爬起来码字了。

    唉!好困!

    求用票票将这只老鼠砸死,或者用票票再次召唤这只老鼠,这样也许,可能明天我依旧能早起,然后再次万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3章这是大嫂送给你的见面礼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