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4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想要干什么?”一群人里为首的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猥琐的说道:“当然是干你!顾先生说,很讨厌你目中无人的态度。很想让你尝一尝在身下的滋味,可惜他的身份不允许。所以让我们务必好好享用你!顾先生还说,他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所以务必让我们将全过程拍下来,他一定会好好观摩观摩。”

    “老大,客人交待过,不能泄露他的信息。”

    人群中一个小伙子开口说道。

    “啪!”

    那个为首的男人猛得一巴掌拍向那小伙子的头顶,骂道:“蠢货!我们不说谁会知道?要是遭人报复,他也好替我们分担一些。收了那么点钱,还想我们替他保守秘密,没门!”

    顾亦峰目光瞬冷,双手紧握成拳。

    顾渊!

    除了顾渊那个变态,他想不出还有谁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来。

    “上!”

    随着为首的那个男人一声令下,众人就已经朝着顾亦峰扑了过来,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滚开!”

    顾亦峰一声暴喝,撑着要站起来。可惜却是全身无力,再一次跌倒。

    那些人里有年轻的小伙子,有中年的男人。可看向顾亦峰的目光却满满都是**,直让顾亦峰恶心不已。

    “啊!”

    那些男人一个接一个的朝着顾亦峰扑了上去,顾亦峰双目赤红,脸色铁青,可此时哪怕他再恨,再怨,也抵不过他全身无力的现实。纵使他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使出那些凌厉的招式。哪怕他的身手再彪悍,可此时使出来却是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的杀伤力。而那些男人风涌而上,他被那些男人按住手脚动弹不得。

    这一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前所未有的绝望,他宁愿死!

    ……

    一个小时之后,顾家,顾渊的房间。

    他正准备去睡觉时,手机突然收到一条信息。信息的内容很简单: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后面附上了一个邮箱地址。

    顾渊原本不想理会,可耐不住好奇心,还是打开电脑,登陆了那个邮箱。

    邮箱里只有一段礼频,他点开视频,目光瞬间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里面的画面――顾亦峰被一群男人……

    “砰!”

    突然猛得一声巨响,房门被大力的揣开。顾渊还没来得及关闭视频,便看到满身狼狈,浑身是血的顾亦峰走了进来。

    “顾亦峰!”

    顾亦峰手上拿着手枪,一步一步朝着顾渊走过来。每走一步,白色的地板上就留下一个血印。他目光里凝满了黑暗,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里面悉数全是杀气。

    “你……”

    “砰!”

    顾渊的声音和枪声同时响起。

    顾亦峰朝着顾渊开了一枪,而顾渊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已经倒下。顾渊睁着眼,到死都不能瞑目,到死都不知道顾亦峰为什么要杀他。

    “砰,砰,砰!”

    而顾亦峰似乎不解恨,又似乎怕顾渊没有死透,对着地上的尸体又补了三枪。

    “啊!”

    一声尖叫,是刚好准备进屋休息的秋雅妍。

    顾亦峰转身看向站在门口全身都在发抖的秋雅妍,目光冷洌而空茫,手上的枪还在冒烟。

    “杀人啦!杀人啦!”

    秋雅妍转身往外跑,边跑边喊。

    “杀人”两字似乎让顾亦峰混浊的意识开始恢复清明,此时他那凝满杀气的双眼里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愣。尔后,他冷冷的一笑,那是如厉鬼索命时那种森冷的笑。

    他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向此时躺在地上已无气息,却是死不瞑目的顾渊,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开始干呕起来。

    杀,杀,杀……

    全部都杀光!

    那些人该死!顾渊更该死!

    少年进入部队,十几年的军旅生涯的磨练,他从来认为自己冷静,理智。可就在今晚,当那些男人朝着他扑过来,他怨,他恨,他绝望,他宁愿死!

    那一双双肮脏的手抚上他的脸,扯他的衣服,按住他的手脚……那些记忆太过惨痛,痛到他不忍去回忆。

    那是怎样的耻辱,怎么样的绝望,他不知道,他找不到任何一个词去形容。他只知道,那一刻,他愿意赔上自己的所有与魔鬼交易,杀光他们,杀光这些丧心病狂的人!

    然而,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他在慌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手突然摸到别在腰间的一把微型手枪。今天去参加同学聚会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出门时,就随手带上了。

    “砰!”

    他杀了一个俯在他身上的男人。

    众人一惊,而他却没有给那些反应和逃跑的机会,接连又开了几枪。

    这一刻,哪怕他明白,他不应该杀人。作为军人,杀人是要进军事法庭的。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这些人死,通通都死!

    他接连又杀了几个男人之后,剩下的几个男人不敢再对他怎么样,拔腿就跑。其实这个时刻他,已经算是安全了。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杀人。然而经历了那样的绝望之后,他又哪里还会有理智?

    他一个不留,杀光了那些人。如此,他犹自还不解恨。他的药性慢慢过去,力气也开始慢慢恢复。他捡起那些人掉在地上的瑞士军刀,一刀又一刀的往那些人身上捅,鲜血溅在他的身上,他只觉无比畅快。

    原来鞭尸是这样的感觉!可是即使这样,也难以解除他的心头之恨。

    还有顾渊!顾渊最该死!

    这一刻,死也难以消除他的怨恨,唯有用鲜血祭奠他所受的耻辱。

    ……

    “爸!”

    “亦峰!”

    在秋雅妍的叫声之后,顾家的人悉数赶来,来到了顾渊的房间门口。

    然而这样的一幕,却让人心惊不已。

    顾若凌跑过去,抱起顾渊,地上已经流淌了一地的鲜血。

    而顾搏和云念兮双双扶起顾亦峰,满脸的震惊和痛心。

    “顾亦峰,你这个畜生!”

    顾若凌抱着顾渊,冷洌的目光看向顾亦峰,声声控斥。

    “他该死!”

    顾亦峰的目光是空洞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声音却是说不出的冷。

    “啪!”

    顾搏一记耳光朝着顾亦峰打过去,出手极重,直接将顾亦峰掀翻在地。

    “住口!”

    顾亦峰没有躲,也不看顾搏,爬起来却依旧在自言自语的道:“他该死!”

    “混帐!”

    顾搏扬手又要打顾亦峰,却被云念兮握住了手。

    “够了!你没见他也受了刺激吗?他没见他现在神智不清醒吗?”

    声落,云念兮就抱着顾亦峰哭起来。

    而顾若凌抱着顾渊也在哭,他不管别人怎么看顾渊,可在他心里,顾渊就只是很疼爱他的爸爸。爸爸从小就最疼他,所以不比顾家其他的孩子,他是在爸爸的呵护和疼爱下长大的。以前的爸爸在顾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后来,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爸爸残废了,同时也大病了一场。而一直由爸爸掌管的顾氏集团,被顾意趁虚而入,夺下了经营权。

    那时的他,还在国外读书。对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根本不知道,也没有能力替爸爸守护住顾氏集团。他知道夺回顾氏集团的经营权一直以来都是爸爸的心愿,爸爸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所以他拼命用功,努力的学习,就是不想让爸爸失望。

    他发誓他一定要从顾意手中夺回顾氏集团,可是爸爸去没有等到那一天。他还没有让爸爸扬眉吐气,还没有替爸爸达成心愿,爸爸就已经不在了。

    站在门口的纪茹茜突然别过脸,不忍再看这样的一幕。哪怕明知道这两人都是罪有应得,可听到这样凄惨的哭声,还是有些不忍心。

    顾意看向她,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将她拥进怀里。

    “爷爷!”

    楚若盈一声惊叫,连忙伸手和顾亦诚一起扶起晕过去的顾云帆。

    顾云帆现在年纪大了,晚上一般都睡得早。听到枪响时,他已经是睡下了。所以他是最后一个赶来的,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自然没有注意到他。

    ……

    顾云帆需要住院休养,所以顾渊的丧事是由顾搏主持的。

    顾渊的丧事办得极低调,对外宣称是突然病逝。而那天晚上在现场的所有人,都被一一警告过,对于这件事必须守口如瓶,顾家的下人更是被封了口。

    一条人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逝,甚至连个说法都没有。

    家丑不可怕,死一个人也不算什么,但是却不能因此动了顾家的根本。

    而被顾亦峰枪杀的那些男人,也被顾搏疏通关系瞒了下来。那些人以意外身亡而结案,而顾亦峰即使手上有那么多人命,却依旧安然无恙,甚至对他的前途没有丝毫的影响。

    ……

    顾亦峰的房间。

    从那晚之后,顾亦峰就再也没有出过这个房间。哪怕是顾渊的丧礼,他也没有露面。他也几乎是不说话,就那样安静的坐在房间里。窗子遮得严严实产的,晚上也不喜欢开灯。开始那两天,他几乎吃不进去任何东西,吃什么就吐什么。后来,他慢慢的能吃一些稀饭,但是却吃得极少。

    “亦峰,你一整天粒米未进。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你多少吃一点,好不好?”

    云念兮收走了中午送进来,到现在却原封未动的饭菜,又端了一些热腾腾的饭菜进来,说道。

    “嗯。”

    云念兮目光一亮,连忙筷子和碗递给他。

    顾亦峰接过碗筷,开始扒饭。他似乎是饿了,吃得有点快。

    “别光顾着扒饭,多吃点菜!”

    云念兮拿起筷子,夹了些菜放过顾亦峰的碗里。

    “嗯。”

    顾亦峰吃完一碗饭之后,说道:“妈,还有吗?”

    “有!当然有!你等一等!”

    云念兮别提有多高兴了,也不叫佣人,连跳带跑的出了门,去给顾亦峰拿饭。

    不一会儿,云念兮就端着满满一大碗白米饭回来了。

    “谢谢妈!”

    顾亦峰接过那一大碗白米饭,又吃了起来。

    “乖儿子!”

    云念兮脸上满满都是笑容,眼中却含着泪。那一晚之后,顾亦峰第一次开口说那么多话,饭量也增加了不少。

    “妈,顾渊的丧礼结束了吗?”

    顾亦峰一边吃,一边问道。他的语气很平静,似乎那晚的事情已经不能再对他造成影响了。

    云念兮微微一愣,抬眸看向顾亦峰。见脸上神色平静,才松了一口气,开口答道:“嗯,结束了!放心!我和你爸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那些人……”顾亦峰微微一顿,那些太过惨痛的记忆,哪怕他用尽心力,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介怀。“也结案了吗?”

    “嗯,按意外死亡结案了。”

    虽然顾亦峰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闭口不谈,但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云念兮也能猜到个大概。她和顾搏都很心疼顾亦峰,虽说他的手段确实太血腥,更不该杀人,但是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只要是个人都没办法冷静。

    “谢谢你!妈!这段时间你和爸辛苦了,是我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顾亦峰很快又吃完了一碗饭,放下碗筷,说道。

    “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见外话。只要你能好起来,妈妈再辛苦也值得。”

    云念兮站起来,用力的抱紧顾亦峰,眼泪就流了下来。终于雨过天晴了,她的儿子已经走出阴影,振作起来了。

    “妈,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爸在家吗?我想见见他。”

    “我就这去叫他。”

    ……

    这一阵子,顾搏因为顾亦峰的事情忙前忙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惟恐一个不慎,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这会听到云念兮说顾亦峰要见他,他连忙就赶了回来。

    “亦峰!”

    顾搏见到此时明显比几天前精神了许多的顾亦峰也是一喜。

    顾亦峰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就朝着顾搏跪了下来。

    “爸,对不起!是我太冲动,才酿成了大错。”

    这几天,顾亦峰也想了许多。那天晚上,是他太冲动,才忽略了许多细节。这几天冷静下来,他才理清了许多想不通的地方。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这一切,根本就是顾意设的局。而他和顾渊都只不过是那棋盘上的两颗棋子而已。

    现在想来,当初顾家那些有关顾渊诡异的事情,一定都是出自顾意的手笔。这只是顾意的第一步,他想要他和顾家所有人都怀疑顾渊是个gey。这样一来,当那些人说到“顾先生”时,他就会先入为主的怀疑是顾渊从中作的手脚,想要害他。

    冷静之后,他才发现,他认为这整件事情的幕后之人是顾渊其实存在许多的疑点。比如,顾渊怎么会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的呢?如今的顾渊早已经不复当年,在顾家最多只不过是一个废人,根本就没有这样能耐;比如,顾渊双腿不方便,那么他又是用什么办法对他下药的呢?他不认为顾渊身边有这样高明的人;比如,那天晚上他明明杀光了所有人,那段视频又是谁传给顾渊的呢?更重要的一点是,顾渊最恨的是顾意,所以在对付他之前,他一定会先对付顾意,甚至,顾渊曾经不止一次的向他表明过联手一起对付顾意的意图。所以他不认为顾渊有非对他下手不可的理由,而且顾渊根本就没有理由用这样的方式来毁了他。

    然而顾意却不一样,顾意有这样的能耐,更有这样做的动机。想当年,他曾因为顾亦寒算计过顾意。他想那时的顾意一定也像他一样那么绝望过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向来是顾意最喜欢用的手法。

    呵呵!顾意,你可真狠!

    虽然到最后那些男人并没有得逞,可是只要想到那天晚上,他就会想起那些男人肮脏的双手,令人作呕的嘴脸。想到他被那些人压在身下,被那些人摸过的身体,他就恨不得将那些人剁成肉酱。当然,也包括顾意这个始作俑者。

    那样的绝望,生不如死!

    顾意,我一定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想清楚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顾搏对于这件事,自然要比顾亦峰看得透彻。

    “是!我绝不会放过顾意!”

    “亦峰,比起顾意,你还是需要多磨练。顾意足够隐忍,也足够狠。而你,真应该和他好好学一学。”

    顾搏叹了一口气,说道。

    “爸,我明白!”

    “嗯,起来吧!以后的路还很长,现在还不算晚。”

    顾亦峰站了起来,又道:“爸,我想好了,我要娶白雨墨。”

    原本,他还没有回来,顾搏就和他谈过这件事情。白家是四大财团都想拉拢的对象,而顾意竟然蠢到为了一个戏子将白雨墨往外推,而失去了一个大靠山。在顾家,如果有白家的支持,那么他们的胜算就会多至少三分之一。虽说白雨墨确实喜欢的是顾意,可惜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顾意甘愿断了白家这条后路,那么这自然就是他的机会。

    他也有他的骄傲。他对于一个心里爱着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甚至还是他很讨厌的人的女人没有兴趣。可是这一刻,却是今非昔比。如果说,以前他只是讨厌顾意,那么现在他就是恨顾意。只要能让顾意失去所有,生不如死,尝到绝望的滋味,娶一个不爱他的女人又算什么呢?

    顾搏微微一愣,然后欣慰的一笑,拍了拍顾亦峰的肩膀,说道:“不愧是我顾搏的儿子!我明天就去和白政勋谈,等着我的好消息!”

    “好!”

    ……

    白家,书房。

    “爸,你找我?”

    白雨墨推门而入,见白政勋正在批阅文件,就走到他的身后,开始给他按摩起来。

    “嗯。”白政勋取下眼镜,微微后仰靠在皮椅上,说道:“雨墨,今天爸和顾搏一起吃了顿饭。他希望我们白家能考虑考虑他的儿子顾亦峰。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顾亦峰?”白雨墨正在帮着白政勋按摩肩膀的手一顿,说道:“就是那个g国最年轻的上校,他似乎还是特种兵出身。”

    “嗯,就是他。”

    “爸,那你怎么看?”

    白政勋微一沉吟,方道:“说实话,在顾家我最看好的是顾意。但是这个顾亦峰也是一个狠角色,而且还有顾搏这个父亲为他出谋划策。如果再加上我们白家,顾亦峰在顾家的胜算更大。”

    “那爸的意思是希望我嫁给顾亦峰吗?”

    白政勋侧过头,握住了白雨墨的手,将她拉到跟前。说道:“雨墨,爸爸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幸福。虽说,爸爸确实看好顾家,毕竟与顾家联姻确实能给我们白家带来可观的利益。但是要不要嫁,你自己来决定,爸爸不会勉强你。爸爸担心你嫁给顾亦峰会比较为难,毕竟你喜欢顾意这是顾家众所周知的事情。顾家并不是我们白家唯一的选择,像容家,或者其他的名门,只要你喜欢,都是可以的。”

    “容家?容锐么?”

    说到容家,白雨墨第一个想到就是容锐。在京都,这个容锐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

    “嗯。容家的容锐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很显然,白政勋也比较看好容锐。

    白雨墨却摇了摇头,说道:“比起容锐,顾亦峰更好控制。爸,没关系!我觉得嫁给顾亦峰也不错。毕竟顾家的人,我都比较熟悉,而且顾爷爷又那么喜欢我。”

    “雨墨,婚姻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可要想清楚。你实话告诉爸爸,你嫁给顾亦峰,是不是还对顾意余情未了?”

    这才是白政勋最担心的问题,如果雨墨怀着这样的心思嫁给顾亦峰,顾亦峰又岂是省油的灯?

    “爸爸,顾意既然已经结婚了,那我对他的感情也就过去了。你放心!我不会去插足别人的婚姻。我愿意嫁给顾亦峰是因为顾家能给我们白家带来很大的利益,作为您的女儿,我必须要为白家打算。”

    “那就好!”

    ……

    餐厅。

    顾若凌最近因为顾渊的死有些消沉,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直到接到白雨墨的电话,他才出来。

    “若凌,你还好吧?”

    白雨墨看着明显瘦了一圈的顾若凌,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顾若凌抬眸看向白雨墨,说道:“雨墨,你今天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白雨墨微微一顿,说道:“若凌,我要结婚了!”

    “你说什么?”

    顾若凌太过激动,慌乱之下将面前的咖啡都打翻了。

    “若凌,小心!”

    白雨墨连忙站起来,抽出纸巾替顾若凌擦拭身上的咖啡。

    顾若凌却拂开了她拿着纸巾的手,说道:“雨墨,你刚才说什么?”

    “我要结婚了!”

    白雨墨说道。

    “嫁给谁?”

    顾若凌声音蹙冷。

    “顾亦峰。”

    顾意说的没有错,果然是顾亦峰。他的爸爸尸骨未寒,顾亦峰竟然就要娶雨墨?杀了他的父亲不算,现在连雨墨也要抢走吗?

    “为什么是他?”

    白雨墨苦涩的一笑,道:“若凌,你该知道,身在大家族的我们,婚姻从来都是由不得自己的。”

    “因为白家要和顾家联姻?”

    白雨墨点了点头。

    顾若凌却突然拉住了白雨墨的手,目光灼灼的看向她,说道:“雨墨,既然你一定要嫁进顾家,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我也姓顾,我也是顾家人。”

    “你,你,你什么意思?”

    白雨墨全身一震,似乎有些慌张,连忙抽回自己的手,结结巴巴的说道。

    “雨墨,我爱你,整整十年。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若凌,我……”

    白雨墨微垂着头,轻咬着嘴唇,似乎根本就不敢正视顾若凌。

    “一定要是顾亦峰吗?我不可以吗?在顾家,有什么是顾亦峰有,而我没有的吗?你告诉我,我千方百计,不择手段也一定为你夺过来。”

    顾若凌双手握住白雨墨的肩膀,逼着她看向自己,说道。

    一直都知道,她喜欢的是顾意。所以不得不将心意深藏,以好哥们的身份陪在她的身边。她以为她会嫁给顾意,会很幸福,所以从不曾为自己争取分毫。可现在她却为了家族,选择了无爱的婚姻。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他呢?至少他爱她,他会好好珍惜她,而顾亦峰甚至都不曾见过她。

    白雨墨往后退了几步,与顾若凌保持一定的距离。抬头看向他,坚定的说道:“若凌,谢谢!但是对不起,不可以!因为你是不一样的。嫁给顾亦峰是交易,我们互相利用……”

    顾若凌却打断了白雨墨的话,说道:“如果我甘愿被你利用呢?”

    白雨墨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捂着嘴,摇了摇头,说道:“不可以!若凌,我不能这样伤害你!”

    雨墨,为什么这份不一样,却不能为我换来一个爱你的机会?

    ……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意看向坐在沙发上一直不说话的顾若凌,问道:“什么事?说吧!”

    顾若凌抬眸看了顾意一眼,却依旧没有说话。

    “这么久还没有考虑好吗?”

    顾意笑着道。

    那样自信的笑容,仿佛他已经洞悉了一切。

    “我想和你合作,一起对付顾亦峰。”

    半晌,顾若凌才说道。

    他的语气很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哦?”顾意似乎并不惊讶,又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杀父夺爱之仇,难道还不足以让我想要报仇吗?”

    顾若凌冷冷的道。

    “白雨墨是自愿嫁给顾亦峰的。”

    顾意毫不留情的道出了残忍的事实。

    “那又如何?”顾若凌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满满都是坚决之色。“在顾家,你不可能再娶雨墨。如果没有了顾亦峰,那么就只有我能娶雨墨。而且顾亦峰杀了我们的父亲,难道还不足以让我们联手报杀父之仇吗?”

    顾意冷冷的一笑,道:“你错了!那只是你的父亲,不是我的父亲。顾渊从来恨不得我死,更加不需要我替他报仇。顾亦峰能杀了顾渊,我其实很感谢他。”

    “可是你要顾家,不是吗?而顾亦峰却阻碍了你。”

    “好!合作愉快!”

    ……

    咖啡厅。

    白雨墨与顾亦峰相对而坐。

    两人的婚期已经确定下来了,但是这却是准新郎和准新娘的第一次见面。

    “你好!我是顾亦峰。”

    “你好!我是白雨墨。”

    两人互相自我介绍之后,顾亦峰开始进入正题。

    “白小姐,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件事情想和你确认。”

    白雨墨微微一笑,说道:“我们都已经快结婚,还叫白小姐,这可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这样吧!你叫我雨墨,我叫你亦峰。可以吗?”

    “好!”

    白雨墨托着下巴,看向顾亦峰,笑着道:“亦峰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雨墨,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婚姻并不纯粹,存在着利益关系,但这却是我们共同的选择。不瞒你说,娶你是为了在对付顾意时多一个筹码。我知道你以前喜欢顾意,我并不介意,但我希望顾意变成你的过去式。因为我不希望我未来的老婆对我的敌人念念不忘,甚至有可能会在背后捅我一刀。”

    顾亦峰说道。

    白雨墨喝了一口咖啡,擦了擦嘴,郑重的说道:“亦峰,婚姻对我来说,并不是儿戏。既然嫁给你,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你是我选的,我就不会后悔。我以前确实喜欢过顾意,但是在他结婚以后,他就已经变成了过去式。我白雨墨再不济,也不可能无耻的去当第三者。虽然现在我并不爱你,但是同样的,你也不爱我。身在这样的家庭里,有许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选择的。我们无法改变环境,那只好改变自己。所以,我们都试着去爱彼此,可以吗?这段婚姻,也许它的开始并不美好,但是我们可以努力让它变得幸福。你觉得呢?不管如何,我都会帮你,绝对不会背叛你,这一点请你放心!”

    这一刻,顾亦峰开始重新审视白雨墨。不得不说,他很欣赏白雨墨的聪明和通透。

    倾城牡丹,国色天香,果真名不虚传。

    “好!”

    ……

    顾家已经开始准备顾亦峰和白雨墨的婚礼,到处张灯结彩,十分的热闹。

    因为纪茹茜的手还没有完全好,所以顾意这几天都没去公司上班,在家陪着纪茹茜。

    纪茹茜这几天过得很舒坦,顾意把她当太皇太后一样的伺候。

    纪茹茜坐在顾意的怀里在看电视,她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嘴里在吃着葡萄,而顾意在喂她。

    看了一会儿,里面插播了一段广告。纪茹茜调整了一下坐姿,寻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顾意的怀里。

    “顾意,这白雨墨兜兜转转还是嫁进了你们顾家。”

    “嗯,现在也是你的顾家。”

    顾意将一颗葡萄塞进纪茹茜的嘴里,显然对于白雨墨这个话题兴趣不大。

    “白雨墨一口一个意哥哥,一口一个嫂子。现在好啦!你真的成她大哥,我也真的成了她嫂子。”

    纪茹茜酸酸的道。

    想着白雨墨一口一个意哥哥叫了这么多年,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意哥哥?索性改口叫情哥哥好了!

    “醋啦?”

    顾意突然就来了兴致,笑着说道。

    纪茹茜摇了摇头,说道:“不醋!这么没水准的事情一般都是你来做的,我怎么会做呢?”

    “茹茜,你让我高兴一下,你会少块肉么?”

    顾意很受打击。

    “不会!不过因为吃醋了,所以不可能让你高兴。”

    纪茹茜一本正经的道。

    “宝贝,我真的是爱死你这个模样了!”

    顾意搂着纪茹茜,用力的亲了一口,说道。

    两人坐在沙发上厮磨了一阵,纪茹茜突然又说道:“我总觉得这个白雨墨不简单,你们顾家三位黄金单身汉,现在可是都和她有些关系了。这关系还真是有点意思。你看!顾若凌喜欢白雨墨,而白雨墨喜欢你,可最后她却嫁给了顾亦峰。”

    “白雨墨确实不简单!”

    ------题外话------

    今天真的不是一般的卡文,但是还是更了九千字。可见我果真是爱你们的,而且是长长久久。

    520快乐!爱你们!

    你们爱不爱我呢?所以掏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4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